-

……

對於其它穿越者而言,都有金手指係統。隻要默唸一下係統,就能調用各種數據麵板一目瞭然。

不過冇有金手指係統輔助,王守哲現在已經不怕了,有了六叔王定海的經曆,他逐漸發現自己和這個世界的“土著”,在眼界,思維等方麵有著巨大的差彆。

譬如文化知識方麵,他穿越前不過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二本大學生畢業,上了幾年普普通通的班。放在地球上,不過是茫茫人海中不起眼的一員。

拋開幼兒園不談。小學六年,初高中六年,大學四年!專業係統性學習知識的時間就達到了十六年,從文學音樂、語言哲學、天文地理,曆史政治,再有數理化計算機等等。

大部分的知識,也許都已經沉澱進了大腦底層記憶之中,但就是這些大量而一時想不起來的知識,形成了王守哲相對土著更加優秀的獨特眼界,思維邏輯。

此外,他穿越前各種網文、短視頻、資訊已經繁衍到極致,手機一刷天就黑了,再一刷天就亮了。

每天都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識點在悄無聲息地增加。

“也許這些,就是我的金手指吧。”王守哲喃喃了一句,眼中放著光芒,“至於係統麵板,解決起來也不難,至多自己建立一個需要經常更新維護的土麵板就行。”

麵板模式就參考一些玩過的三流建設類網遊麵板就行。

不過在建立麵板之前,還得親自深入去瞭解一下整個家族的結構,以及具體細節。雖說他融合了前身的記憶,但是前身不過十八歲。

大量的時間就是在學習和修煉,對家族事務瞭解極淺。

隻是知道,家族最重要的支柱產業是三個農莊,分彆是“豐穀農莊”,“興盛農莊”,以及“欣茂蠶莊”,這三大農莊對家族的重要程度,是要遠遠超過捕魚大隊這種產業的。

每一個農莊的收成,對家族都極其重要,因此三大農莊,目前都是由家族三位經驗豐富的宵字輩族老在管理。

今天,王守哲決定先走訪一下比較近的豐穀農莊,那是宵字輩的王宵誌長老在鎮守打理。

“王貴,備馬車。”王守哲定下了主意,便吩咐了一句。

王貴喏了一聲,急忙退下準備去了。

王守哲則是不緊不慢地向正門口走去,同時腦子不停歇,思量著一些關於豐穀農莊的事情。剛走到中庭時,卻聽到一聲俏生生的女子招呼聲音:“四哥哥好。”

王守哲側目望去,卻見一大一小兩個女孩正站在不遠處。大的那個正值妙齡,穿了一身淡藍色勁裝,長得挺好看。

小的那個才十一二歲的模樣,梳著羊角辮子,也打扮的挺漂亮。隻是因為膽小而躲在大女孩後麵,卻又止不住好奇地偷看王守哲。

比較奇特的是,兩女各自揹著一個形狀古怪的大箱子,看上去有些沉甸甸的。手中也各自提著一柄劍,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原來是珞彤四妹和珞靜五妹啊。”王守哲一眼就認出了她們,笑著招呼說,“看你們打扮得挺漂亮,是準備出門嗎?”

大的那個叫王珞彤,現年十七歲。小的那個叫王珞靜,隻有十二歲。她們都是和王守哲一樣,屬於宙軒老祖傳下來的第七代子嗣。

玄武家族的女眷和華夏古代不一樣,雖然最終的命運還是聯姻,但是在雲英未嫁前是擁有不小自主權的。她們和男子一樣,接受優質的教育,修煉,甚至可以參與到族產經營中去。

“四哥哥。”王珞彤又是斂斂一禮,眼神中訝異之色一閃而逝,“最近農莊已近收成,爺爺比較忙冇空回來,我帶珞靜去探望探望他。”

在王珞彤的印象中,四哥王守哲向來是比較嚴肅的,兄妹之間碰麵,至多就是互相招呼一聲後就匆匆離去,哪有像現在這般如沐春風地誇讚她們。

王守哲想起,王珞彤和王珞靜都是族老四爺爺王宵誌的孫女,她們的父親是定字輩的老四王定邦,不過四叔王定邦在五年前便已經逝世。

王氏男丁的字輩排序按照,宇宸穹宵、定守宗室、不分嫡係直係統一排序。王守哲的父親王定嶽,是家族第六代定字輩老五,而王守哲是第七代守字輩男丁中的老四。不過王定嶽和王守哲,都是家族嫡係血脈,其它隻是直係血脈。

而王氏女子排序則是按照,珠瓏玲珍、琉珞璃瓔來排序,就像目前家中的頂梁柱瓏煙老祖王瓏煙,便是家中唯一一位還活著的第三代老祖宗。

王珞彤和王珞靜,則是第七代女字輩中的老四和老五。大娘公孫蕙的女兒王珞淼,則是排序老七。但是同樣,王珞淼屬於嫡女,在家族中身份地位要不一樣些。

家族發展越到後麵,字輩之間的年齡差距就會越大。

就像是王守哲這個第七代守字或珞字輩,年齡最大的男丁王守信已經四十三歲,比王定嶽年齡還大。而年齡最小的第七代王珞嵐,目前才五歲。

此外,第八代宗字輩和璃字輩也有不少了,其中以王宗衛年齡最大已經二十歲,但是他見到王珞靜和王珞嵐等小女娃,也得叫一聲姑姑。

閒話暫且不提。

王守哲略一思量便說:“你們是準備走過去嗎?我也正好要去豐穀農莊看看,如此,你們和我一輛馬車吧。”

他知道,家族現在日子愈發艱難,是不可能給兩個小女孩專門配備出行馬車的,更不可能配備家將。

這裡到豐穀農莊要十幾裡地,她們至少要走一兩個時辰。不過這一帶都是王氏的地盤,也是久經開發的熟地,倒不至於會有什麼危險。

而且身為王氏女眷,也不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

“謝謝四哥哥。”王珞彤有些受寵若驚,急忙道謝。王珞靜也顯得有些高興,脆生生地說,“四哥哥真好。”

“彆高興得太早,四哥一路上可是要考校你們學業修為的。”王守哲嗬嗬一笑。

“啊~”王珞彤和王珞靜姐妹兩個,頓時有些驚慌,尤其是王珞靜,漂亮的小臉蛋都有些垮了,一副委委屈屈,覺得還不如走過去的樣子。

不多片刻。

在四個家將騎著黃驃馬前後守護下,王守哲的馬車緩緩駛離了主宅。王珞靜年齡還小,又對王守哲十分敬畏,在馬車上有些坐立不安,小眼神時不時地瞟向小桌板上的零食。

王守哲因為要和兩位妹妹同行,剛剛讓王貴去拿了些蜜餞瓜果,就這麼擺放在馬車中間的小方桌上。

“珞彤,我看你氣息好像穩定在煉氣境二層巔峰,這已經多久了,是準備突破了吧?”王守哲遞了個洗淨的甜瓜過去,隨口問道。玄武者都會學些觀氣法門,尤其是在雙方境界差距較大的情況下,通常能輕鬆辨彆出對方的大致修為。

王珞彤身為女子,能在十七歲左右就修煉到這種層次,可見資質不差的同時也挺努力了。

“謝謝四哥哥。”王珞彤接過甜瓜,有些拘謹地回答著,“已經有兩個多月了,正在做些水磨工夫,爺爺說大概隻要三個月就能突破了。”

聞言,王守哲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太耽擱時機了,為何不用‘小培元丹’輔助突破?按照族規,你有權申領一枚。”

“這個……”王珞彤低著頭,有些緊張道,“爺爺說,現在家族資源太緊張了,要過些時候纔能有小培元丹。”

“纔不是呢。”王珞靜嘟起了小嘴,“爺爺說,哥哥現在已經是三層巔峰,比姐姐更需要小培元丹。”

“珞靜,不準胡說。”王珞彤有些焦急道。

“珞靜,你說。”王守哲表情有些凝重,“是不是王守諾欺負你們了?要真是如此,四哥哥教訓他去。”

他知道,王守諾是她們的嫡親哥哥,現在差不多二十歲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