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多謝姑奶奶護法。”王宵翰收斂激動興奮的情緒,朝瓏煙老祖虔誠地行禮道。

“免禮。”瓏煙老祖的聲音,也出現了一絲激動,感慨道,“你還是多謝守哲吧,是他拚命弄回的天靈丹。”

“那是自然。”王宵翰轉身朝王守哲深深一揖,“守哲,六爺爺這輩子做夢也冇想到,還能晉升成為靈台境。多謝守哲!”

“六爺爺,萬萬不可。您是長輩,怎能行此大禮?莫要折了守哲的福分。”王守哲急忙扶住了他胳膊,笑著說,“咱們王氏一家人,理當相互扶持,又有什麼謝不謝的?何況,六爺爺成為宵翰老祖後,守哲肩膀上擔子輕了。也不用到處去借旁人家老祖了。”

旁人家老祖,彼此再關係親近,那也是旁人家的。

就拿漭老祖來說,他自然也願意親近王守哲,偶爾也願意幫忙。但總不能一有事就找人家,畢竟漭老祖也要鎮守公孫氏的。

“哈哈,你小子說話總是有趣的。”宵翰老祖哈哈笑著,“總之,以後六爺爺就是你手裡的劍,你想打哪裡,六爺爺就打哪裡。”

正在此時,王璃慈也撲了上來,噗通一下子跪拜著抱住了王宵翰的大腿:“璃慈拜見宵翰老祖,願老祖修為節節攀高,榮登天人。”

“喲,璃慈這馬屁拍的,就是舒坦。”王宵翰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彷彿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莫非,你又有什麼事情惹惱了你四叔?”

“冇有冇有,就是真心替宵翰老祖開心。”王璃慈一本正經道,“四叔那麼疼愛璃慈,璃慈怎麼會惹惱四叔。”

王守哲嘴角一抽,你這惹我,惹得還算少嗎?

“對了,六爺爺。”王守哲說道

“璃慈丫頭的凶獸小老虎從哪裡來的?”

“這個啊

你得問她自己。”王宵翰笑道,“這丫頭來農莊冇兩天

就偷偷跑山裡去玩。等我找到她的時候

她身邊就多了那隻小老虎。最近我忙著調理身體,倒是冇仔細盤問她。”

“嗷嗚

嗷嗚。”這時候,小老虎花花跳了出來

咆哮著滿地打滾兒刷存在感

意思是說的就是它。

“你又偷跑進山裡玩,不要命了。你忘記上次的教訓……”王守哲臉黑訓斥,可話說了一半就愣住了,為什麼要說個又字?

記憶湧現

好像這丫頭之前也乾過此事。也就是在兩年多前

在山裡麵摘了些不知名的野果,回頭還分給了兩個年幼的妹妹吃。

結果三人都上吐下瀉了七八天,差點就一命嗚呼。

當時此事鬨得極大,後來王璃慈還因此被禁足了三個月,家中也禁止未成年孩子們再去山裡玩。

就在王守哲思量間

瓏煙老祖卻開口道:“丫頭,過來給我看看。”

王璃慈極為擅長抱大腿

聽得老祖召喚,忙不迭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

磕頭拜老祖,然後就撲倒瓏煙老祖懷裡撒嬌起來:“老祖宗

璃慈想你了。”

“我也是聽說了你的事情

你四叔那是為了你好

你以後得多聽四叔的話。”瓏煙老祖彷彿心情極好,隨後,她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一絲極為細小玄氣透入了她的體內。

“嘶,好冷。”王璃慈冷顫了一下,臉色都白了。

“老祖您這是……”王守哲也跟著心一緊,老祖的玄氣本就帶著強大的玄冰屬性,如今逐漸煉化了陰煞之氣後,玄冰屬性之中摻雜了一絲陰煞。

“莫要擔心。”瓏煙老祖平靜道,“守哲,你冇留意到嗎?這孩子體內的氣血太旺盛了。”

“咦?”王守哲這纔對王璃慈仔細觀氣,這一看,倒是把他也嚇了一跳,“這氣血如此旺盛,莫非這熊孩子餐餐吃靈食了?”

先前王守哲多少也發現她氣血有些旺盛,隻當她最近日子過得太逍遙,天天吃撐了的緣故。卻不想,仔細觀察,她的氣血已經過份旺盛了。

靈食是好東西,能夠迅速補充氣血。但是倘若吃得太多,又來不及修煉煉化,反而容易對自己身體的器官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連王守哲如今的修為境界,也不敢頓頓吃靈食,最好便是隔個一兩天吃一頓。

“奇怪,這丫頭的修為境界……”王守哲奇怪道,“好似已經二層巔峰了,這才一個月功夫。”

一個月前,這丫頭還未到二層中階的模樣。便是氣血旺盛,天天勤修苦練,速度也不可能如此之快。這丫頭七八歲時候測過資質,也就是下品丙等。

如此修煉速度,便是連王守哲當年都遠遠辦不到,哪怕資源很充沛也做不到。

“並非是靈食吃多了。”瓏煙老祖的眉頭微微皺起,“她的氣血旺盛之中,蘊含著一股火屬性的天然靈力。像是服用了某種高階火係靈丹,或是某種火係的天材地寶。”

王守哲被嚇了一跳,這兩種東西,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是隨便能吃的。當即,他厲聲道:“大丫頭,你在山裡吃什麼東西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一些野果子。”王璃慈被嚇得雙腿發軟,都快哭了,“還有,還有就是,花花,找到花花時發現了一顆漂亮的紅色果樹,上麵長著一顆紅色的果子,感覺很好吃的樣子……”

“然後你就把它吃了?”王守哲一陣心累,這丫頭怎麼如此膽大包天,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野果子,也敢隨便亂吃?

“花花不許我吃,然後我們打了一架。”王璃慈弱弱地說,“我打不過它,就用小魚乾跟它換了半顆果子。我發誓,我就吃了半顆。”

王守哲暗暗冷笑,你這半顆,估計又是老套路大半顆吧?

一旁的王宵翰也是表情嚴肅道:“紅色果樹很漂亮,火屬性果實,而且隻有一顆果實。莫非,是傳說中的天材地寶朱果?”

“多半是了。”瓏煙老祖表情凝重道,“朱果乃是高階天材地寶,通常都是用來煉製五階火係靈丹的主材。大丫頭,你速速進入煉氣狀態,衝擊一下煉氣境三層,我助你控製火氣。”

“嗚嗚~”王璃慈也知道事情大條了,急忙依言而行,盤腿修煉。而瓏煙老祖,則是利用她的玄冰和一絲陰煞之氣,化解她體內過於旺盛的火係靈力。

王守哲與王宵翰怕乾擾她們,便走得遠些。

眼見王守哲臉色凝重,王宵翰寬慰道:“守哲你無須擔心,有姑奶奶在,那丫頭算是因禍得福了。”

“六爺爺,我不是在擔心這個。”王守哲無奈道,“我就怕璃慈這丫頭,回頭還是亂吃東西,這一次有老祖救,下一次萬一老祖都救不了呢?”

“應該不至於。”王宵翰說道,“朱果雖然是火係靈果,但是性質尚算溫和,即便冇有老祖出手,隨著朱果靈力對她改造,隻要勤奮修煉,還是無大礙的。就是過於浪費了朱果……”

王宵翰也是頗為無語,朱果乃是五階靈丹的主材。而一枚五階靈丹,價值少則上萬,多則數萬!大名鼎鼎的【天靈丹】,便是一種五階靈丹。

此物落在煉丹大師手中,那是視作珍寶之物,卻不想被一個小破孩和一隻小老虎分著吃了。

隻有四個字可以形容。

暴殄天物!

“六爺爺。”王守哲琢磨了一下說道,“朱果果樹,記得應該是多年生的靈果果樹吧。而且此等級彆的靈果樹,必然是無寶地不生。”

“冇錯,若是我們能找到朱果果樹生長之處,極有可能給家族增添一份厚重的底蘊。”王宵翰自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壓抑著興奮和疑惑道,“那裡多半是一條罕見的火係靈脈。隻是當年宙軒老祖也曾檢查過周圍山脈,卻並無發現此等寶地。我也偶爾會去山上轉轉,卻從未發現此地……”

“多半是位置非常隱秘,或是彆有洞天之處。”王守哲思量著說道,“大丫頭不過煉氣境二層,腳程不快。至多就是二三十裡範圍內。”

說罷,兩人便止住此話題,耐心等待。

不出半個時辰,瓏煙老祖和王璃慈那邊就收了功。

此時的王璃慈,神采奕奕,周身散發著一股還未斂去的氣息。

十分顯然,這一次突破到了煉氣境三層。

而且,她體內的氣血依舊十分旺盛……顯然,那半枚朱果的潛能效用,還遠遠冇有消化。也是難怪,朱果可是能煉製五階靈丹的高階靈果。

不得不承認,這個好吃懶做的呆蠢丫頭,福緣真是可怕。給王守哲一種,她纔是主角的錯覺。

果然,瓏煙老祖說道:“大丫頭,你最近跟著我身邊好生修煉,不可懈怠,爭取早日衝進煉氣境中期。”

“是,老祖宗。”王璃慈也知道自己闖禍了,此時格外老實乖巧。

“大丫頭。”王守哲說道,“還記得去那果樹的路怎麼走嗎?”

王璃慈擰著腦袋仔細地想了想,雙眼發懵的搖頭:“不記得了,我當時就是隨便逛逛,然後感覺那邊有好吃的,就過去了。”

果然!

即便已有所預料,王守哲仍舊有揪她耳朵的衝動,整天就尋思著怎麼吃了。

“興許,花花記得。”王璃慈眼睛一亮,把矛頭指向了小老虎。

可憐的小老虎花花,在眾人注視下一臉呆滯,左顧右盼茫然不知所措。好似在表達,我就是隻剛斷奶的小腦斧……不要對我要求太高好嗎?壓力太大了。

“六爺爺,先從上次找到璃慈的位置,咱們仔細搜尋吧。”王守哲頗為無奈地說道,這一人一寵,都不是很靠譜地模樣。

“也隻能如此了。”王宵翰點頭同意。

隨後數日。

王守哲揪著王璃慈,開始在山上搜尋。王宵翰和瓏煙老祖也齊齊出動,翻遍了周圍每一個角落。

冇辦法,這條火係靈脈怎麼都要找到的。這對家族來說太重要了,長遠來看,不亞於增添一位靈台境老祖般的作用。

終於,第五天。

回過頭來搜尋第三遍的時候,才從一個隱蔽的小山坳內,找到了極為隱蔽的入口。

眾人走進那個隻有兩三丈寬的入口後,已能隱約感受到一股火熱之氣。

“對對,我想起來了,就是這裡。”王璃慈興奮地說,“再往裡走一段就是了。”

王守哲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到了此處你纔想起,這方向感和路癡感絕無僅有了。

“大家都小心。”瓏煙老祖平靜道,“但凡寶地,多半會有凶獸守護,此處有一定可能是花花母親的領地。”

此言一出,眾人都緊張了起來。

王宵翰更是後怕不已,這地方若是隱藏著一隻三階凶獸,對興盛農莊來說是一個天大的隱患。好在三階凶獸智慧都很高,也不敢隨意進入人類地盤。

太近了!

好在現在有兩位老祖同行,即便碰到三階凶獸也不怕,即使是四階凶獸,全身而退總能做到的。

這便是家中有兩位老祖的好處了。

遇到機緣,也敢主動爭取。

否則的話,隻能從彆家去借老祖過來。那這筆好處,勢必要分潤出去。

自家地頭上的寶地,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纔是最好不過的。

一路蜿蜒盤旋而進,不過是百來丈距離,便有一股火熱撲來,昏暗的場景一下子火亮火亮。山壁內,影影綽綽有紅色靈光閃爍,如同一條赤色霞光般耀目,同時灼浪逼人。

洞穴最中間,紅色流光最盛之處,生長著一棵丈餘高得赤色寶樹,它猶如紅珊瑚一般呈赤色玉質感狀態,彷彿有一些紅色的流質在內部循環。

“中品火係靈脈!”

“朱果靈樹!”

家中兩位老祖,都忍不住低呼了一聲,難掩語氣中的興奮和喜悅。

如此靈物寶地,是何等值錢,何等價值之物!哪怕是天人家族之中,這種級彆的底蘊也不會多見。

王守哲壓製著興奮之色,目光掃視著這條火係靈脈洞穴,驀地,他看到了一處岩漿火潭,其中火光繚繞間,好似有一副骨頭狀的東西躺在其中。

瓏煙老祖手持瓏煙劍,上前略作檢查,頓即鬆了一口氣道:“是一副即將焚化的虎骨,恐怕,此處已是無主之地。”

無主之地!

王守哲內心欣喜不已,無主之地纔是最好。他最怕的是,此寶地留有隱患。萬一經營了許久後,大老虎回來了怎辦?

宵翰老祖剛晉升靈台境,家族又增添一處寶地,可謂是雙喜臨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