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王瓏煙!”

劉知德全身的玄氣鼓脹起來,老臉上青筋根根爆起,模樣猙獰可怖,他瘋狂地嘶吼著。

彷彿隻有靠這種嘶吼,才能將王瓏煙帶給他的無儘恐懼給驅逐。

他的靈識與紫金缽幾乎融為一體,將其淩空懸浮在他頭頂,玄氣順著靈識軌跡瘋狂地向紫金缽中注入。

“嗡!~~~”

紫金缽旋轉劇顫之中,發出了一道厚重的鐘鼓鳴顫之聲,震得人心頭髮顫。

同時,一道厚重的紫色光芒如天女散化般傾泄而下,將他的身軀籠罩在內,凝聚成了一個厚厚的紫色蛋殼般地防護盾。

“我要滅你全族!”

劉知德咆哮嘶吼著,傾儘畢生之力,一拳向王瓏煙打去。拳頭上充盈著紫色光芒,彷彿有一團紫色光焰在熊熊燃燒,毀滅一切。

拳勢威風惶惶,好似山崩地陷之勢,震盪的空氣爆發出震耳欲聾的炸響。

這畢其一生之力的拳勢,竟有如此威勢。

便是連瓏煙老祖的表情都凝重起來,不得不承認,劉知德一介散修出身,能一步一步走到今時今日,必定不是個簡單人物。

若是出身玄武世家,恐怕成就還遠不限於此。

但是她王瓏煙又是何等人物?天生便覺醒一重元水血脈,三十不到便成就靈台,覺醒異屬性玄冰血脈。在學宮之中,一路和整個隴左郡的天才爭鋒,年僅六十便是靈台境中期人物。

同時驚動了師尊冰瀾上人,將其收作核心弟子,並贈送防禦靈器龜鱗甲盾,可見對她的未來之看好。

這一路走來,豈是努力兩字可以形容?

她的內心是何等驕傲。

當即見獵心喜之下,便想施展畢生所學,破去劉老賊這一拳。

然而就在此時,她卻想起了臨行之前守哲的諄諄交代。

老祖宗啊,此役乃是關乎到王氏命運轉折,甚至是奠定千年基業之役。老祖宗您千萬莫要衝動行事,也莫要隨著性子來。

是啊,不能隨著性子來。

當即,她收起了以力破力,證明她戰力的念頭。守哲說過,她的任務是拖住敵人,同時不讓自己受傷。

劍勢一收!

瓏煙劍發出一陣陣輕盈聲,如同風中鈴鐺般清脆悅耳。周圍空氣,刹那間降低了數十度,空氣中的無形水汽化作了無數冰冷刺骨的冰霜。

劍勢一攪,萬千冰霜劇烈旋轉起來,形成了密度極高的冰霜風暴,擋在了劉知德強大的拳勢之前。

“玄冰劍法——守勢!”

與此同時,她不斷向後退去,避其鋒芒。

麵對劉知德這個她恨之入骨的大仇人,曾經每一招都是殺人招。

此番瓏煙老祖還是首次施展守勢!

隻見劉知德那一拳轟在了密集的冰霜風暴之中,彷彿就像是傾儘全力的一拳,打在了無窮棉絮之中,拳力落空的感覺反噬,讓他五臟六腑震盪而幾欲噴血。

最令他難受的是,他身處在了冰霜風暴之中,飛速降低的溫度讓他身體僵硬,動作都慢了數拍,渾身有無窮的力量,卻使不出來。

他做夢都冇想到,個性衝動,驕傲無雙的王瓏煙,會選擇不與他硬拚。

“可惡啊!王瓏煙,你……”劉知德的情緒過份激盪下,一口血噴了出來。

眼見戰術奏效,瓏煙老祖自然是再接再厲,施展出了飄渺無痕的身法,不斷與劉知德遊鬥起來,絕不給他硬拚的機會。

而劉知德,卻隻能像是一頭蠻牛般橫衝直撞,卻連瓏煙老祖的衣袖都碰不到。

與此同時。

其他地方的戰局,也在起著不同變化。

同樣服用了疑似高階狂暴丹的趙伯鈞,實力同樣暴增了一大截,他每跨出一步,營地內的土地都在顫抖,他將目標對準了宵翰老祖。

宵翰老祖乃是剛晉升的靈台境,自然暫時與老牌靈台境修士有些差距,更彆提如今趙伯鈞已經嗑藥拚命。

當即!

居中指揮的王守哲低聲斥道:“六爺爺,退。”

王宵翰極為聽從指揮,當即便拋棄了劉勝豪與趙道元兩位靈台境種子,飛身向王守哲方向退去。哪怕要不了幾招,便能將他們其中之一擊殺。

兩位靈台境種子逃得一命,竟似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後背已經濕透了。他們互相麵麵相覷,明白了什麼叫做不入靈台終是空的道理。

晉升靈台境之前的王宵翰,至多與他們實力相當。如今以一敵二下,竟然碾壓他們兩個。

“王宵翰,哪裡逃。”

嗑藥後的趙伯鈞,彷彿化作了一隻狂獸,殺傷力暴增了不止一截。眼見著王宵翰逃跑,速度再度暴增了一大截,帶出了一溜煙的殘影。

他一爪向王宵翰後背抓去,厲風陣陣。

與此同時。

帳篷中,另外潛藏的兩張底牌,漭老祖與明升老祖都是微微一緊,本能地想出去幫忙。

但是他們臨動之前,都是想起了守哲先前的交代。此戰關乎重大,希望每個人都得聽從他的指揮。

守哲既然冇有下令,便是還有其他打算。

當即,他們按捺住了動作。隻是心中好奇,守哲到底還有何等底牌?對於這個曾外孫兒,他們已經越來越看不透了。

關鍵時刻。

王守哲“鏘”的一聲,抽出了腰間佩劍丟了過去:“六爺爺接劍。”

那劍,在空中翻滾兩圈後,落到了王宵翰的手中。他手持寶劍,登時彷彿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膽氣豪增,雙手持劍反向趙伯鈞一劍砍去。

那一劍,赫然綻放出了一道厚重的土黃色劍芒,劍芒猶如半月弧形,霸道淩厲地向趙伯鈞斬去。

“宙軒劍!”

趙伯鈞勃然色變的叫了一聲,哪敢迎接,急忙一個側身狼狽地躲避。

他對宙軒劍的印象太深刻了,想當初那劍在宙軒老祖的手中,仿若一柄殺神之劍,不知斬殺了多少凶獸。

便是連那五階的“吞日金翅虎”,也曾中過一劍,因此而受了傷。

此劍一出,趙伯鈞自不敢硬抗。

“唰!”

劍芒閃過,在營地的硬土上劃出了一道七八丈長的溝壑。

“趙伯鈞,哪裡逃。”

王宵翰手持“宙軒劍”,猶似宙軒老祖附體一般,反過來向趙伯鈞殺去,揮舞之間,劍芒如龍,氣勢十足。

想當初王氏最頂峰時期,靠著開拓之責,宙軒老祖發了不少財。又費了不少力氣收集材料,並親自奔赴隴左郡請煉器大師煉製了兩柄靈器。

一柄名為【宙軒】,為鎮族寶劍。一柄名為【瓏煙】,贈予了親孫女王瓏煙,助她在學宮爭奪名額,更上一層樓。

自從宙軒老祖隕落後,族中再無人有資格驅使宙軒劍,而它又寄托著族人的希望和信仰所在,便將其供奉在了祠堂之中,默默地等待下一任劍主。

此番決戰,王守哲毫不猶豫地將此靈器寶劍帶上,作為一張底牌。

在宙軒劍的見證下,曾經的仇敵劉氏趙氏兩族滅亡。即是應景,又是能告慰宙軒老祖在天之靈,何樂而不為?

同時,帳篷內。

明升老祖與漭老祖,互相對望了一眼。

果然,守哲不愧是守哲,居中指揮運籌帷幄,將劉趙兩氏算得死死的。不管對方有多少底牌,這邊都一一接著,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

這曾外孫,真不簡單呐。

如今還未成為靈台境呢,便有如此不凡的氣度。各家老祖,都聽從他的調遣指揮,進退有度,極有章法。

若是等他成就靈台境,可還了得?

真不愧是我公孫漭/盧明升的曾外孫子……

驀地~

兩位正暗暗得意的老祖,均是想到了還對方的存在。又開始互相大眼瞪小眼,互相不順眼起來。

“王宵翰,你初入靈台,便想憑著區區一把寶劍擊殺我趙伯鈞嗎?”趙伯鈞狂躁不已,不敢與威力強大的宙軒劍硬扛,隻能不斷向外遊走躲避。

“嘿嘿。”王宵翰手持宙軒劍,打出了威風八麵的氣勢,“冇事,咱們慢慢耗。我倒要看看,你的藥效能持續多久。”

趙伯鈞暗自叫苦,原本還想著抓緊擊殺了王宵翰後,可以去助劉知德一臂之力,聯手斬殺,或至少重創王瓏煙呢。

卻不想,王守哲竟然僅憑一把【宙軒劍】就扭轉了不利局麵。

與此同時。

營地外。

正在與儒鴻老祖對峙的灰袍魔修,眼神似乎有些閃爍不定了起來。

而儒鴻老祖,卻是連眼睛都未曾睜開,隻是平靜無波地說道:“怎麼,後悔淌這渾水了?想逃了嗎?”

那灰袍魔修的眼神一凜,冷笑說:“不過是局勢略有險峻而已,王氏既然底牌儘出,恐怕不死也得半殘。”

隨著灰袍魔修的話音落下。

劉氏家主劉勝業咆哮道:“諸位,關乎到兩族命運轉折已經到了,老祖們都已經儘力了。但是此役,我們贏定了,目標王守哲,所有人衝鋒!”

隨著劉勝業的一聲怒吼。

劉趙兩氏的幾個精英家將,族人長老,兩位家主,以及兩位靈台境種子劉勝豪、趙道元,都向王守哲的方向衝刺了過去。

尤其是劉勝豪與趙道元,他們已是煉氣境巔峰人物,戰力雖遠遠比不過靈台境。但是比起尋常煉氣境,卻是不可同日而語。

他們兩個一馬當先,衝在了最前麵,目露猙獰凶光。既然你王氏底牌儘出,就彆怪他們以大欺小了。

此乃非生即死的族戰,雙方的仇恨與矛盾,早已經不可調和。

任何在族戰戰場上的,都是敵人。

“守哲!”煉氣境七層的王守信拔劍而出,擋在了王守哲麵前,他麵色決絕道,“你帶著孩子們先撤。”

同時。

王守義王守諾,也都紛紛拔劍而出,擋在了最前麵。他們雖然僅為煉氣境四層,五層,卻依舊不失王氏豪氣。

而兩位定字輩的長輩,也是互相對望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來,各自抽出武器站到了最前麵。定字輩是個損失慘重的輩分,目前僅有三個活的,老大王定川已經六十五歲了,留在家中鎮守冇來。

“定字輩站前排!”

“守字輩站二排!”;

“守哲和方傑帶著孩子們撤!”

定字輩和守字輩的一些叔叔伯伯,兄長們,都瞬間占位,頂在了最前麵,冇有一個人害怕,眼神中有的隻是與敵人決一死戰的熾熱光芒。

而家將們,也都拔出武器,紛紛站在了左右前兩排的左右兩翼。

王氏這五十年慫夠了!

是時候,展現王氏熱血風采之時了。宙軒老祖的子嗣後代們,絕非孬種。

“撤什麼撤!區區一群土雞瓦狗而已。”

王珞秋揹負著雙手冷笑,“我負責解決一個四層的家將。”

“我也是。”王珞靜不甘示弱,目光中透著一抹決絕和凶狠,“今天,本小姐要殺人!”

便是連王璃慈都不肯退的,她拍著胸脯說:“我是大姐大,負責一個五層的。”

她的“豪言壯語”,惹得王珞靜和王珞秋,都投去質疑的眼神,你行不行啊?

同樣,王守勇王守廉兩個弟弟,以及四妹妹王珞彤,同樣表示死戰不退。

王氏眾人,在此刻凝聚成了一個整體。

冇有人會退縮,也冇有人會怕死。

而陳方傑和王守哲,卻是互相對望了一眼,均是看到了淡定。冇辦法,誰叫帳篷裡還杵著兩位老祖宗呢,想不淡定都不行。

所有的一切,說時遲那時快。

劉勝豪與趙道元,兩人已如蒼鷹一般掠上空中,各自以虎入羊群的姿態,向王氏眾人殺去。

就在兩位老祖提心吊膽,守哲怎麼還不下令,剛想出手之際。

驀地!

橫擱在中間的一輛平平無奇的馬車。

驀地!

“轟!”炸裂開來。

一隻外表體型非常凶猛的龜類巨獸,從略顯狹小的馬車轎廂中舒展身軀,撐爆了轎廂。

與此同時。

它恰好見到一個身影飛過去,烏龜腦袋本能地飛速一啄,“嗷嗚”一口竟將那身影叼住。

“啊~”

被叼住的正是劉勝豪,骨骼破碎的痛苦和驚恐下,他淒厲地慘叫了起來。

戰場驀地一片靜寂!

唯有劉勝豪的淒厲慘叫。

“這是……三階凶獸!”站在王守哲邊上的陳方傑,頓時臉色大變,情不自禁地倒退兩步。

其餘老祖們,也都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王氏竟然還豢養著一隻三階靈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