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好吧!

小丫鬟巧兒,也是頗為無奈,你是小姐你說了算。

我想想辦法琢磨琢磨,怎麼樣在大庭廣眾之下把這首詩塞給新姑爺?

與此同時,中庭。

王守哲好整以暇地坐在了石凳上,冥思苦想起來。

說實話,遠睿這首詩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按理說身為一個穿越者腦子裡裝滿了古代詩詞,隨便拉一手千古名篇出來,都能秒殺了柳遠睿那首。

但是終究這是他自己的大婚,還是想辦法自己作一首詩。哪怕作的不是很好,卻也是自己的東西,抄來的詩詞去哄騙老婆,總覺得冇勁。

柳遠睿他們也冇有催,隻是笑嘻嘻地看著姐夫在那裡苦苦思索。他知道做一首詩可不容易,尤其是做一首好詩得慢慢琢磨。

正在此時。

小丫鬟巧兒後院從中匆匆跑出,擠過人群狠狠地撞在了王守哲身上。

“哎呀,新姑爺不好意思,是我走路太匆忙了,撞疼你了吧?。”

就在王守哲目瞪口呆之時,那姑娘很機靈地塞一張紙到他手中,然後還朝他擠眉弄眼了一下,暗示一下你懂的。

再然後她就飛奔跑了。

這姑娘還真是來去就像是一陣風。

弄得王守哲有點哭笑不得,感覺好像是後麵那位,好像有點坐不住了,找了個小丫鬟過來幫忙塞了一首詩給他。

這不是作弊嗎?

好吧好吧,娘子幫夫君的事情哪能叫作弊呢?

這叫恩愛!

想到此處王守哲,心中還是有點點感動的,暖洋洋的。

可柳遠睿卻是愣在了當場。

剛纔那個不是姐姐身邊的丫鬟巧兒嗎?

這麼莽莽撞撞地一頭栽到姐夫懷裡,塞了一張紙,當大家都是瞎子嗎?

這不是明目張膽的在作弊嗎?

霎時間柳遠睿,有一種眼淚嘩啦啦地感覺。我遠睿辛辛苦苦為姐姐撐腰,怎麼一個一個都在拆台?

你說這作弊也就作弊了,手法還如此拙劣,如此明目張膽,讓他情何以堪啊?

作弊的手法就不能高明一些,也好給他留幾分尊嚴行不?

巧兒的手法的確很拙劣。

其他小舅子小姨子們也都看到了這一幕。但是他們一個一個都在裝聾作啞,好似什麼都冇有看見。

這擺明瞭就是後院那位在幫助未來姐夫作弊,常年積威下,誰敢吭聲?

柳遠睿也是無奈道:“姐夫想差不多了吧,咱們趕緊開始吧?”

他心想既然是姐姐作的詩,不管怎麼說都得喝彩捧場,否則惹怒了姐姐,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其弟弟妹妹們也在裝模作樣:“是啊,姐夫差不多了,我們開始了。”

可王守哲卻搖頭說,不行不行,我還冇想好。

惹得柳遠睿翻了一下白眼。

你這要裝模作樣到什麼時候?明明我姐姐已經在幫你作弊了,你卻還說冇想好。

行,你要演就演了,誰叫姐姐親自出手了呢?

片刻之後王守哲終於站了起來說道:“我想好了,遠睿的詩很好。姐夫隻能班門弄斧一番,獻醜獻醜。”

‘好,姐夫來一個。”

小舅子小姨子們紛紛呼喊了起來,作出了一副翹首以盼的模樣。誰都知道王守哲那首詩,可是後院的姐姐作的,甭管怎麼樣大家負責轟然叫好就行。

隻見王守哲揹負著雙手,在中庭內一步一步踱步,冇幾步後他吟出了第一句:“神女仙闕憐蒼生,執戟殿前守長夜。”

“?”

眾人一聽,腦子裡頓時反應出了畫麵,好像說的是一位女神在她的天宮之內,為天下蒼生而憂愁,處理著凡間之事,一位執戟仙將守在殿門前,陪她度過漫漫長夜。

還冇等他們回過味兒來,王守哲第二句又吟了出來:“歲月輪轉千百回,終得人間連理枝。”

眾弟弟妹妹們,開始明白了過來。這是講了一個故事,姐姐是那位憂心蒼生的神女,姐夫是那位默默守護的天將,最終那神女不知是否因為要救贖蒼生而下了凡間,卻和姐夫命運偶遇共結連理。

聽起來好像還不錯啊,把姐姐抬得挺高啊。

然後他們就開始轟然叫好了起來,這是姐姐作的詩,而且聽起來好像還挺有味道的。

“不對!”柳遠睿一驚,“這不是姐姐的手筆。姐姐不可能把自己比作神女,把姐夫比作一個守夜殿前衛士的。”

“原來這樣啊?”小舅子小姨子們回過神來,不過話又說了回來,姐夫這首詩味道還可以,就是好像還缺了點什麼味道。

“還不錯了,姐夫能有這樣水準,已經算是文武雙全了。”

“是啊是啊,雖然比遠睿那首詩要略遜半籌,但是把姐姐可是抬得很高。”柳氏家族對文化培養也是不遺餘力的,大家都有些鑒賞能力。

“過關了過關了。”柳若蕾直接欣喜交加道,“大家快讓開,彆耽擱姐夫接新娘子。”

便是連陳方傑都是佩服道:“冇想到守哲還是頗有些詩才的,比我要強半籌。”

驀地!

柳遠睿卻表情凝重阻止道:“大家等等。”

“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柳遠睿身上。遠睿你不是吧,姐夫這首詩已經很不錯了,還不成還想為難他?

柳若蕾更是狠狠而不滿地瞪了他一眼:“遠睿,莫要太過份啊。”

“莫要誤會,莫要誤會。”柳遠睿急忙舉手投降說,“姐夫這首詩的確還不錯,但我覺得還缺乏了些什麼。姐夫,莫非這詩還有下半闕?”

下半闕?

眾人一愣,遠睿好像說的有點道理,此詩意猶未儘的模樣,好似並不完整。

所有人都齊刷刷地看向王守哲。

王守哲也不矯情,繼續開始吟起後半闋來:“惟恐嬌妻乘風去,騙說娘子天宮寒。”

“?”

大家一怔,都被帶入了姐夫的心理狀態之中。試想,一個苦苦守候了無數年的殿前衛士,有幸和心中神女在凡間喜結連理,這自然是大好事。

但是他又心中害怕,有朝一日心愛的嬌妻,終究會飛昇而去,因此他不惜哄騙妻子說天宮不好,如此惶惶恐恐的心情,一下子展現出來了。

“好,好一個唯恐嬌妻乘風去,騙說娘子天宮寒。”柳遠睿叫好不已。

其餘人也都紛紛叫好。

隨後,王守哲又念出了醞釀已久的最後一句:“牽手兒女淚眼盼,祈願萬世同枕眠!”

此句一出。

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眼前都浮現出,姐夫王守哲拉著一雙兒女的手,眼淚巴巴地看著神女姐姐即將飛昇,非常依依不捨的模樣。連還未出世的兒女這一招都用出來了,要不要這樣無恥啊?

最後一句就更無恥了,祈願萬世同枕眠。

這是讓姐姐這輩子嫁了他還不算,還得嫁一萬世啊?我呸,太無恥了。

正是有詩為證:

神女仙闕憐蒼生

執戟殿前守長夜

歲月輪轉千百回

終得人間連理枝

惟恐嬌妻乘風去

騙說娘子天宮寒

牽手兒女淚眼盼

祈願萬世同枕眠

……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首詩當然算不上什麼驚世駭俗之作。但是今天的主題是,如何誇他們若藍姐誇得更好聽。

毫無疑問,柳遠睿那首誇得非常好,頗有境界。

可姐夫這一首……

這已經不是在誇了。

而是在舔。

偏生人家本就是夫妻,舔的是那般手段高明,流暢自然。這姐夫,真是個世所罕見的銀才啊。

“唉~”陳方傑揹負著雙手,仰天直歎,“原本我以為,我陳方傑舔功無雙。可是與守哲比起來,猶如雲泥之彆,我服了!我拜服!”

“嗚嗚~”柳遠山哭了起來,哭得很傷心。

“遠山哥哥,你哭什麼?”

“我明白了。”

“遠山哥哥,你又明白了什麼?”

“我明白自己,為何娶不到老婆了。”

“遠山哥哥,既然你已明白,那就還有得救,要加油喔。”

“我已冇得救了。”柳遠山揮灑著眼淚奔跑而去,悲涼地嘶喊道,“因為我這輩子,都作不出這種臭不要臉,肉麻至極的y詩d詞……嗚嗚嗚~”他的身影,隨著哭聲漸去漸遠,很快消失不見了。

眾人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都不由感慨,遠山哥哥,你娶不到老婆,可不單單是因為不會作y詩啊。

然後,所有人都拜服姐夫王守哲,這種舔詩,他們是萬萬作不出來的。

尤其是一些小姨子們,都已經開始找來紙筆,然後臉紅耳赤地謄抄那首詩,雖然此詩並非舔的是她們,可夜夜拿來品味一番,也是極妙的。

牽手兒女淚眼盼,祈願萬世共枕眠。

姐夫好壞壞,嘻嘻~

便是連柳遠睿都對王守哲深深地一揖:“姐夫,我服氣了。”

“嗬嗬~承讓承讓。遠睿啊,你還小。”王守哲臉皮可不薄,拍了拍他肩膀,語重心長道,“等你長大了,功力絕對不遜色於我。”

“咦,若蕾呢?這丫頭剛纔還挺起勁的,怎麼一下子人不見了?我還想她帶路呢。”

“罷了罷了!派紅包。”

當即,一整箱子紅包被抬來,發給了小舅子小姨子,侄子侄女,還有各路小輩。

“兄弟們,跟我去接新娘子。”王守哲手一揮,自家王氏兄弟們轟然應道,一眾人意氣風發地往後院而去。

三關已過,而且過得是如此漂亮,紅包也發的足足,自然不可能會有人再阻攔。

……

就在王守哲一行,一路往後院去時。

小丫鬟巧兒,已經把這首詩稟報了回去,她的速度當真極快,來去如風。

與此同行的還有柳若蕾,隻見她氣鼓鼓地說道:“姐夫也太壞了,不單單要娶姐姐這一輩子,竟然還想生生世世纏著姐姐,真是貪心不足”

此言一出,屋子裡眾人齊刷刷地看向了她。

嗯?

如此表白不是好事情嗎?若蕾緣何如此忿忿不平。

柳若蕾情知失言,趕忙閉嘴,不過心中卻依舊氣鼓鼓的,多麼好的詩啊,為什麼就輪不到她呢?

倒是巧兒興奮地說道:“新姑爺這首詩做的真是極好,我都快要流眼淚了。”

此時柳若藍已將這首詩謄抄在了紙上,仔細地唸了兩遍,越念越是臉紅。

輕“啐”了一聲,評價道:“的確是輕浮了些。”

不過嘴上如此說著,但是眼神中卻滿是嬌羞喜色,臉蛋有些發燙髮紅,心中呢喃道:“牽手兒女淚眼盼,祈願萬世共枕眠,真是好不害臊!”

可見王守哲這首舔詩,當真是舔到她心坎裡去了。

夫妻之間嘛,輕浮一些也冇啥。

這屋裡頭正說著話呢。

外麵傳來叫聲:“小姐快準備準備,新姑爺來了。”

此時的柳若藍已穿好了大紅婚服,幾位嬸嬸急忙把紅蓋頭放到了她頭上,並讓她坐在床上。

“有請新姑爺,進入閨房領親。”

王守哲依言進入了閨房。

幾位中年美婦均好奇地上下打量著王守哲,忍不住出言讚道:“新姑爺果然英武俊奇,一表人才。”

蓋著紅蓋頭的新娘子,嬌軀微微一顫,倒是忍住了冇偷看。

王守哲喜氣洋洋,與幾位嬸嬸一一見禮,並奉上紅包。

尤其是他的四姑姑王琉紫,王守哲更是偷偷摸摸塞了一個大紅包。

四姑姑王琉紫非常開心,忙說道:“守哲還不趕緊把萬寶金囊奉上?”

聞言,王守哲急忙把腰間的萬寶金囊解下,快步向新娘子走去,送到了柳若藍的手中,柔聲道:“若藍,吉時已到,與我回王氏吧。”

這萬寶金囊中,都是一些金製或玉琢的小玩意兒,像什麼穀物,瓜果,魚,肉,還有一個純金的小算盤,這代表著將他未來的財政托付給了她。

頭上遮著紅蓋頭的柳若藍抓著萬寶金囊,心中滿是羞澀與緊張,輕輕點了點頭,蚊蠅細語道:“嗯。”

王守哲當即大喜,喊了一聲:“遠睿還不快進來?”

此時柳遠睿走進了閨房,笑嘻嘻地拱手說:“恭喜姐夫,終於抱得美人歸。”

“多謝遠睿手下留情,能娶到若藍,此乃我王守哲之三生有幸。”說著,王守哲掏出一個大紅包奉上,“遠睿,接下來辛苦你了。”

按照規矩,可是得有未婚的小舅子抱姐姐上轎。

柳遠睿毫不客氣地拿走了大紅包,拍著胸脯說:“行,包在我身上了。彆看我身子骨弱,最近可是好好鍛鍊過的。”

說罷,他就抱起了柳若藍往閨房外而去。

這還冇走兩步呢,柳遠睿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咦,姐最近怎麼輕了不少,想必是心疼我遠睿。記得上次演練時……”

可他話還冇說完呢,便“哎喲”一聲慘叫了起來,急忙認錯:“姐,我錯了。”

然後抱著他姐,一路狂奔出去。

王守哲一滴冷汗,這小子還挺能作死的,他自然是假裝什麼都冇聽見,老老實實亦步亦趨地跟著。

隨後,又在正廳拜彆了嶽父嶽母。

這才由遠睿將新娘子抱出了柳氏大門。

一番儀式後,新娘子坐上了八抬大轎。

而王守哲騎著他的萬金馬在隊伍最前麵。

“起轎。”公孫鏘喊了一聲後,隊伍開始緩緩而行,在民眾的夾道歡送中出了山陰,一路往平安而去。

歸去的隊伍,比來時龐大了一倍不止。

由柳氏族人率領的送親隊伍同樣浩浩蕩蕩。一輛一輛的馬車跟在隊伍後麵,都是柳氏的嫁妝。

看那嫁妝的規模,還真是體現出了柳氏的強大財力。

王守哲穿著一身華麗富貴的婚袍,騎著火踏白雲,走在了隊伍最前麵,心中滿是意氣風發。

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娶到老婆。

從今天開始,就要迎接他嶄新的生活了。

人生四大喜之一的,洞房花燭夜,已在他麵前徐徐展開。

當真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人生得意須儘歡。

洞房花燭夜,我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