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翌日。

王守哲等人略作休息後,今天便分開行動。

其他方向主要都是萱芙老祖幫忙帶領,她浩浩蕩蕩的引著大家走了。

而王守哲這一邊,則由王守心帶著去長春穀。

他名義上屬於長春上人門下的外道學子,修煉的長春真訣僅有煉氣篇。如今他靈台境的境界已經穩固,入手長春真訣靈台篇,已成了當務之急。

行不出半個時辰。

王守心便領著他到了一處山坳外,到此後,他拱手歉然道:“守哲賢弟,為了避免誤會,我就不送你進去了。長春真人門下,脾氣都不錯,略作打探就能找到授道殿。”

避免誤會?

王守哲微微有些詫異,卻也冇有深究,還禮道:“多謝守心兄。”

隨後,王守心補充了一句道:“還有一點需要謹記。學宮中不論身世,守哲莫要隨意透露自己的家世。一來是學宮禁止此事。二來,也不至於因為學生之間的矛盾而牽連到家族。”

關於此點,王守哲先前也曾聽說過。你要願意的話,甚至可以改個名字。不過,改名字就算了,意義不大。

當即拱手道:“守心兄,我曉得了。”

如此,兩人就此拜彆。

王守哲走入那長春穀內,霎時間視野開闊了起來。

這一大片廣袤的峽穀之中,陽光明媚而不灼。

植被成林,綠木蔥蔥,花田中奇花異卉隨風搖曳。

還有一群一群馴養後的靈峰,在靈花叢中來回穿梭,采摘靈蜜傳播授粉,到處都是一片鳥語花香。

好一派農家氣象。

不,確切的說是仙農氣象。

人一走進此穀,便覺到處都是生機盎然的氣息,連呼吸都覺得格外順暢清新。

據說這長春穀,坐落著一條頂級的木係靈脈上。因此哪怕在此居住,時間久了都有延年益壽,百病不侵的功效。

長春穀弟子們人數很多,但是他們都各忙各的,分佈在各處的田間低頭忙忙碌碌著。種植著種種靈植、靈果、靈花、靈草。

不遠處,田間有一位老農。

他鬍子花白,頭戴著鬥笠,正在小心翼翼地鋤著靈田間的草。

王守哲上前拱手道:“這位師長,敢問咱們長春穀的授道殿怎麼走?”

那老頭抬頭瞅了一眼王守哲,嗬嗬一笑道:“小夥子,你這找授道殿做什麼?”

王守哲客氣回道:“在下乃長春穀外道學子,修煉到了靈台境,按照規矩前來參加考覈,並領取長春真訣的靈台篇。”

他說話間,手一抹間,手中多了一個小酒葫蘆,裡麵灌著幾斤上好的靈酒。

塞給了那老農道:“還請師長指點明路。”

老頭眼睛一亮,打開酒葫蘆喝了兩口酒,滿意的哈了口氣道:“酒很一般。但是你這小夥子年紀輕輕,倒是挺上道,合我胃口。”說著,便隨口與他指了路。

拜彆老農後。

王守哲一路順著田間地頭,又邁過山間小溪,靈桃花林,靈魚魚塘等等。

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才抵達老農所說之地。

這一路過來嗎,倒是也讓他領略了長春穀的不凡之處,當真是三步一靈田,舉目皆靈種。

眼前。

這是一座古樸厚重的大殿,也很符合長春穀的風格。

便是那木質迴廊結構中,都是一片鬱鬱蔥蔥,點綴著一些美麗的奇花異卉。

大殿正門門楣上方,有一塊巨大的匾額,在那花團錦簇之中,隱隱露出了三個燙金大字——【授道殿】。

“看樣子,就在這裡了。”王守哲暗忖道。

當即,他整了整衣冠,然後拿出鏡子照了一下。

嗯,依舊是那麼的豐神俊朗,玉樹臨風。這一下他放心了。

隨後,他又檢查了一下儲物戒指中,早已準備好的種種禮物。裡麵各種風格口味的東西應有儘有,隨時都能拿得出來。

這叫什麼?這叫有備而來。

多種方案,他都已經準備好。

哪怕是那授道殿的執事師兄,有心刁難的話,王守哲也能憑著他的本事擺平。

“唉~”成年人做事,就是那麼靠譜。

王守哲思量之間,氣度沉穩地邁入了授道殿大門,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

“咦?”

這個授道殿內場麵,與他想象中完全不同。

在他想象中,傳道授業之地應當端莊大氣,沉穩有度,充滿了書卷氣息和曆史底蘊。

卻不想。

這裡到處都是一片田園風格,他們用木板釘成了一個一個正方形的箱子,錯落有致地擺放著,裡麵裝載著各種各樣的泥土,長著各式各樣的莊稼。

此外也有一些各種各樣的小型陣法,製造和模擬各種溫度變化以及光照。

每一塊室內“田壟”附近,都會有那麼一兩個身穿的長春穀服飾的弟子,正在興致勃勃的討論著。

或者說又有一人低頭蹲在那邊,盯著一株植物仔細的看,心無旁騖專注至極。

這……

如此場麵,讓王守哲有些震驚。他著實有些找不到,哪個纔是授道殿的執事師兄?

不得已間,他隻好找了一個模樣姣好的女弟子,來打探一番。

至於為何不找男弟子打探?原因當然也十分簡單。

王守哲長得如此器宇軒昂,相貌堂堂。若問男弟子,可能會招來嫉妒,容易出現不必要的矛盾。

此種麻煩當然是能規避就規避。

“這位學姐,打攪了。”王守哲打斷了一個正在種花的女子,風度翩翩地行禮。

“滾,哪個混……”那被打攪的女弟子,登時氣勢洶洶站起,準備破口罵人,卻不料見到王守哲後,登時愣了愣,然後紅著臉柔聲說,“這位學弟,你找我有什麼事兒?”

她的聲音說不出的溫柔,眼睛更是滴溜溜地上下打量著王守哲,還時不時的羞紅著臉低著頭。

這就是長的帥的好處了。

王守哲略微與她寒暄兩句後,便迴歸正題:“請問這位學姐,負責傳道的師兄在哪裡?”

“原來你是找錦山師兄啊?”那學姐微微有些失望,但還是說道,“我帶你去吧。”

然後她就領著王守哲往裡走去,一路到了一片複雜田壟處,對著一箇中年模樣男子冇好氣地說,“錦山師兄,有人找你。”

那錦山師兄外表看上去,約莫四五十歲的模樣,實際歲數未知。

長得那是平平無奇,眼神還有些小猥瑣。

穿著打扮更是毫不講究,身上沾滿了泥點子。他一瞥王守哲隨口問道:“小子,有什麼事?”

這態度談不上多好,一副很不耐煩的模樣。

這就是長得太帥的壞處了,容易被同性彆的弟子敵視。

王守哲早有準備,先是溫文爾雅恭謙地行了個禮:“在下王守哲,乃是長春門下的外道學子。如今晉升了靈台境,想來申領【長春真訣】功法後續的靈台篇,這是在下的身份腰牌,請……”

可王守哲的話還未說完,就被錦山師兄不耐煩地打斷道:“長春真訣,後續功法是吧?展現一下靈台境的氣勢。”

王守哲依言運轉玄氣,靈台境氣勢釋放出來一些。

那錦山師兄點點頭,然後他就從旁邊的那個破落書架中翻了翻,丟出一本書:“這便是長春真訣的靈台篇,你隻能在此看,不得帶出,記住後再說。”

然後他就再也不搭理王守哲,繼續專注在他的田壟上,研究著一種很快成熟的小麥。

竟然如此順利?

王守哲有些錯愕不已,還以為這是多難的事情呢。

他都準備了好幾種備選方案,怎麼著也得過三關斬四將吧?

好吧,簡單就簡單一點吧。

王守哲送上小禮物,拜謝了領路的學姐後。便找了塊乾淨地方,專注地記憶起長春真訣的靈台篇。

憑著他已經覺醒三層血脈的身體素質,記憶力等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再加上他本身心思細膩和智慧不凡。

不出一個時辰,長春真訣的靈台篇便被他牢牢記在了心裡,爛熟於胸。

這才把靈台篇還給了錦山師兄。

剛想做一半試驗的錦山師兄,拿過靈台篇就丟在一旁,不耐煩地對王守哲揮手道:“去去去,彆打擾我,我現在的研究到了關鍵時刻,馬上要成功了。”

王守哲往他的室內實驗田壟一瞅,那是一片十幾株小麥,正在灌漿抽穗即將成熟。而錦山師兄正在催動著渾厚的木係玄氣,催發著那些麥穗進入最後成熟期。

木係功法看來也有催生植物的作用,但是那速度著實太慢。比起王守哲當覺醒稀薄血脈的時候,尤要慢了數十倍。

而且看他十分吃力,身上蒸騰起了霧氣,一副玄氣不夠用的樣子。

“咦?”

王守哲看著那即將成熟的麥穗,還有粗壯的根莖,頓覺有點熟悉。

不等他說話。

錦山師兄邊催動著玄氣,便自言自語了起來:“哼!我就不信了。這小小的王氏7號麥種,我錦山弄不服你,這一次一定成功,讓你可以二次繁育。”

王氏7號麥種?

王守哲微微一愣,拍了拍額頭,忍不住好笑了起來。難怪那麥穗如此眼熟,這不是他**年前,培育的王氏7號麥種嗎?

這位錦山師兄,竟然想破解盜版他的王氏7號麥種。

還如此一副咬牙切齒,深仇大恨的模樣,估計是研究了好一陣了。

這不是在做無用功嗎?

然後王守哲同情地看著他,忍不住勸了一句說:“師兄,王氏7號麥種,從根子上就不能二次繁育……”

然後錦山師兄冇好氣地瞪了他一樣,翻著白眼道。

“你一個小小的外道學子,懂個屁!?我這一次一定成功。”

那好吧,你慢慢玩,慢慢裝。唉,長得帥就是容易引起師兄之類的暴脾氣。

這一下王守哲不走了,環抱著雙手,好整以暇地等著錦山師兄的最終結果。

他催生速度太慢了。

王守哲足足等了一個時辰,百無聊賴地看他中間歇了好幾次。服用培元丹,吃便攜靈食,打坐補充玄氣等等。

這才勉強將最後一點工作完成,那十幾株王氏7號麥種徹底成熟。

然後他興奮而顫抖著將那些麥種脫粒,小心翼翼地浸泡在了,他特彆調配的營養水液中。

此時。

因為錦山師兄的實驗到了關鍵時刻,不少師兄弟師姐妹都圍了過來,想見證曆史的時刻。

“小子就讓你這外道弟子,好好看一看。我這長春上人門下核心弟子的厲害。”他自信滿滿的催動著淡青色玄氣升騰而出。

他的玄氣,散發出了一陣生機盎然的氣息,彷彿能促進萬物生長一般,裹住了營養液中的那些麥種。

豈料。

一刻鐘過去了,兩刻鐘過去了,錦山師兄的玄氣已經告罄。

然而那幾十粒麥種竟無一有任何反應。

周圍師兄弟們紛紛惋惜道:“錦山師兄,這一次又失敗了。看樣子那王氏7號麥種,還真是不簡單。”

“不可能,不可能!我這一次準備充足,思緒周全,提前啟用了它的生命因子後再種植的,營養液中也都采用了最珍貴的材料。”

不甘心下,他又吞服丹藥打坐回氣。

不多片刻,他又跳起,催生起來麥種來,卻依舊冇有反應。

這讓他滿頭大汗而臉色蒼白,苦惱了起來:“可惡的王氏7號麥種,究竟是什麼鬼玩意兒?我的二次栽培,究竟是哪裡出問題了?”

王守哲暗忖不已,你在這破解盜版我的糧種,破解不成還罵罵咧咧的,這世界上的產權保護意識果然差。

不過王守哲也就是看一看,驗證一下的確破解不了,並非是嘲諷他什麼。

這些長春穀弟子們,專研精神還是不錯的,據說滅蟲散也是出自他們之手。

就在他準備悄無聲息走人時。

驀然!

外麵傳了一聲叫喊聲:“大家快躲起來,小學姐來了。”

小學姐?就在王守哲詫異間。

一旁圍觀的師兄弟們瞬間冇了人影。

他們有的躲在了櫃子裡,有的索性把自己埋在了土裡。

更誇張的是,有一個人揭開一棵室內樹上的暗門,躲在了一棵樹裡。

便是連那錦山師兄也勃然色變,倉皇間擠進了藏書櫃後,還挪了兩個花盆以充當遮蓋物。

整個過程不過十來來息的功夫,快速的讓王守哲措手不及。

那小師姐究竟是誰,竟然如此可怕?

正在此時,門口衝進來一個看上去隻有二十幾歲,實際年齡未知的綠裙女子,長得倒是十分漂亮,卻不知為何誰都要躲她。

她人冇進來,聲音已進來,興奮地喊道:“諸位學弟學妹們,告訴大家一個好訊息。我的生命因子融合技術,已到了最關鍵的攻克階段。隻要誰肯配合我實驗,我可以給二道署名,一起分享……”

綠裙女子進來後發現整個授道殿中已經空無一人,唯有王守哲一臉茫然的看著她,話音戛然而止。

他冇處躲,也不知道要躲什麼。

兩人大眼瞪著小眼,氣氛不免有些凝重和奇怪。

然後,那綠裙女子上下打量著王守哲,好奇不已道:“你是今年新來的學子嗎?”

王守哲溫文爾雅地拱手道:“在下王守哲,乃是學宮外道學子。”

“外道學子?那是什麼?罷了罷了,看你長得英武不凡,本學姐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肯配合我實驗,把你的生命因子貢獻給我。”

“我就讓你與我一道署名,共享榮譽,名垂青史。”綠裙女子滿眼放光,興奮不已道,“我的生命因子融合技術,可是跨越時代的偉大技術,堪能與神武皇朝的技術媲美。”

從她一跑進來所有人,都跑掉躲掉來看。

就知道這學姐所謂的實驗配合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王守哲搖頭道:“在下對名垂青史,冇有任何興致,也不會做實驗。”

“學姐你好,學姐再見。”然後,王守哲頭也不回的出去。

“慢著!這個實驗很簡單”綠裙女子擋住了他,掏出一疊金票說,“隻要你拿出一點點生命因子給我,這疊金票就歸你了。”

王守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