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一位新出場的女子,當然就是王氏大婦柳若藍了。

她的一雙清眸專注地掃視著金沙灘全場,表情嚴肅,眼眸之中也帶著一絲凝重。

今日這一局,是她夫君王守哲籌謀了許久的大局,也關乎到整個長寧衛格局的改變,各世家之間的命運轉折和變化。

雖然一直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可此事關係重大,容不得有半點差錯,自然也是重重佈置。

而此刻,亂石灘上,手握“龍虎降魔尺”的前馬皇甫氏開山老祖皇甫晉元,也抵擋住了長寧徐氏北辰老祖的“鎮龍碑”。

他周身燃燒著赤色火焰,任憑“鎮龍碑”威勢滔天,壓得他渾身青筋暴起,也冇有退後半步。

“康平,你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見孫子站著不動,他咬著牙低聲叱喝。

“爺爺!”

皇甫康平眼眶發紅,悲痛不已。

他恨不能自己留下斷後,但他心裡卻知道,此時不是矯情之時。

今日之事,明顯落入了對方的陷阱之中,大勢已去。

他這個家族第二老祖若是再折損在此,整個前馬皇甫氏將一落千丈,甚至很難再有翻身餘地。

強忍著心中悲痛,皇甫康平立刻翻身跨上了那隻赤血鳩,摸了摸它腦袋:“老夥計啊老夥計~今天全靠你了。”

年少之時,他就展露出了不俗的馭獸術天賦。

因此,他爺爺皇甫晉元不惜親自去求華燁老祖,藉著華燁老祖的麵子,並耗費了巨大的代價,才從漠南皇甫氏手裡弄來了一枚凶獸赤血鳩的卵,孵化後交給了他照顧和撫養。

如今上百年過去了,曾經的少年皇甫康平成長為了靈台境中期的老祖,而那一隻赤血鳩雛鳥,也成長為了一隻三階靈獸。

其中所耗費的資源和心血,不計其數。但是對八品世家來說,擁有一頭三階靈獸也是一樁強大的鎮族底蘊。

畢竟,但凡靈獸,壽元都非常長,至少可鎮守家族數百年。

這不,這一頭三階赤血鳩,在這關鍵時刻就派上了用處。

“喳哢哢~!”

赤血鳩仰頭髮出了一聲渾厚的嘶鳴,隨即展開數丈寬的羽翼,雙翅一振便猛地竄上了天空,載著皇甫康平向遠處掠去。

這就是世家和陰煞宗這種門派的不同之處。陰煞宗三人突破逃命都是各管各的,全憑自己的本事和運氣。

而前馬皇甫氏的兩位老祖,卻是血脈相連,情誼極厚的爺孫倆,在關鍵時刻,皇甫晉元可以犧牲自己為皇甫康平擋住勁敵,協助他逃命。

因為忌憚巡防營兵卒的弓箭手,皇甫康平不敢高飛,幾乎是擦著江麵向遠處飛掠。

赤血鳩飛掠速度極快,幾乎眨眼間,他便已到了十多丈開外。

夜色朦朧之中,金沙江上一片靜謐,除了水流撞擊灘塗發出的“嘩嘩”聲之外,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

皇甫康平鬆了口氣。

正在苦苦抵擋北辰老祖的皇甫晉元見狀,眼中也劃過一抹欣慰。

他壽元無多,能保住更有前途的孫兒,也算是為前馬皇甫氏留下了幾分元氣。隻要主家天人皇甫氏不倒,他們就依舊是八品世家。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放鬆下來的時候。

驀地。

異變陡生!

一個巨大的漩渦驀然出現在了金沙江的水麵之上。那漩渦寬逾十多丈,幾乎覆蓋了金沙江三分之一的水麵寬度!

從天空中看下去,就好似江麵上突然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眼睛。

更令皇甫康平心生寒意的是,那隻巨大眼睛的中心,還有一隻巨大的元水靈龜。

靈龜背上,正站著一位藍衣女子。

她的腳尖隻是虛虛地點在龜甲上,整個人如同踏虛而行,飄飄淼淼,淩然若仙。

而此刻,她正仰頭看著天空中的皇甫康平!

夜色下,她那張皎潔如明月的臉上平靜無波,冇有一絲表情,唯有眼眸深處劃過一抹凜然寒意。

“潮起。”

隻聽她櫻唇微張,輕輕吐出了兩個字。

話音落下,道道水藍色的玄氣瞬間以她為圓心呼嘯而出,江麵上瞬間有層層波濤激盪而起。

“嗡~”

元水靈珠也彷彿感覺到了什麼,飛快旋轉起來。

道道藍色光芒自靈珠內洶湧而出,源源不斷地湧入柳若藍體內,她身周盪漾的玄氣光澤瞬間由水藍化為深藍。

刹那間,激盪的波濤便化為了滔天巨浪,重重水幕沖天而起,其聲勢之浩大,幾乎遮蔽了整個夜空!

說時遲,那時快。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極短時間內。

“走!”

皇甫康平臉色大變,立刻駕馭著赤血鳩向上空暴掠而去。

可已經晚了。

赤血鳩的身形纔剛剛拔高不到三尺,巨大的水浪就已經如排山倒海一般,狠狠拍在了赤血鳩身上。

“轟~!”

水浪的衝擊力將赤血鳩和皇甫康平連人帶鳥一起從空中拍落,裹挾著捲入了金沙江中。

“康平!”

見得這一幕,皇甫晉元睚眥欲裂,咆哮著不顧一切就想去救援。

可他的意圖還未實現,就被徐氏的北辰老祖鎮壓牽製住了。

他震怒不已地狂暴道:“徐北辰,你給我讓開!”

“皇甫晉元。”北辰老祖驅動著鎮龍碑以力壓人,讓對方脫身不得,朗聲道,“你們勾結陰煞宗,搶奪他族財物,本就天理難容。今日還想逃得性命,簡直癡心妄想!”

“徐北辰!老夫和你拚了!”

皇甫晉元怒不可揭,一口精血噴在了龍虎降魔尺上。在精血的加持下,尺芒虛影再度膨脹數分,隱約間竟響起了龍吟虎嘯之聲。

龍虎降魔尺的威力,竟再度暴漲了一截!

北辰老祖的神色頓時凝重了幾分,鎮龍碑的威力也是一漲再漲,死死攔在住了皇甫晉元,不給他絲毫機會。

而就在皇甫晉元拚命的同時,金沙江中,皇甫康平已經率先從江中跳出。

他身上的黑色勁裝已經濕透,狼狽不已,但好歹是逃出來了。但是赤血鳩乃是空中飛禽,最懼怕的便是水。

它狼狽地在水中撲騰著,掙紮著,卻根本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逃出來。

“老夥計!”

皇甫康平焦急不已,當即踏水而去,一把抓向赤血鳩,想救它出水。

卻不想。

湍急的水流之中,一道丈餘直徑的巨大陰影早已悄無聲息,潛掠而至。

就在皇甫康平伸手的同時,那團陰影腦袋一探,瞬間如靈蛇出擊一般,“哢嚓”一下叼住了赤血鳩的脖子。

與此同時,它的身形迅速下沉,幾乎是眨眼間就叼著赤血鳩,硬生生將它拖入了水底。

這團陰影,自然是早已饞了赤血鳩許久的元水靈龜。

三階靈禽可是大補之物,向來嘴饞的它豈會錯失?

“老夥計!!!”

皇甫康平痛苦萬分。

赤血鳩已與他相伴百年,雙方感情之深不啻於血脈親人。

當即,他便想跳入水中去救赤血鳩。

卻不料,耳畔忽然傳來了一聲冰冷中帶著些慵懶的女子聲音。

“皇甫康平,我勸你莫要衝動。”

皇甫康平淩空踏水,驀然回頭,卻見一位氣質非凡的女子正腳踏江波,站在不遠處。

一顆水藍色的靈珠正繞著她緩緩旋轉。

在月色下看去,她一身的清靈之氣,靈動宛然,姿態嫻雅,眉眼間的神態卻悠然而輕鬆,好似是某個出來遊山玩水的世家大婦一般。

“是你!你究竟是誰?!”

皇甫康平瞳孔一縮,忌憚萬分,幾乎立刻就認了出來。這女子便是剛纔使出大招,將他和赤血鷲從空中拍下來的女子。

“前馬皇府氏仗著有長寧皇甫氏做靠山,果然眼高於頂,竟然連對手的情報都收集得如此粗略。”柳若藍瞥了他一眼,神色淡然,彷彿並冇有太過重視他,言語間更是平靜異常,“妾身柳若藍,替夫君王守哲向貴家主問好。”

柳若藍。

皇甫康平倒是隱約聽說過這個名字。可他萬萬冇想到,區區一個王氏大婦,竟然隱藏瞭如此可怕的實力!

逃逃逃!

皇甫康平渾身的寒毛都炸了開來,立刻轉身就跑。

此時此刻,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過江去,爭取活下來。不單單是為了自己,還要為前馬皇甫氏留下一縷火種。

江麵上,柳若藍踏波而立,隻是靜靜地看著他逃竄,並冇有出手攔截,而是將注意力投入在了金沙灘的戰場上。

而就在皇甫康平踏水過江的那一刹那,一位老者揹負著雙手擋住了他的去路。

月色朦朧下,那老者鬚髮皆白,眼神平靜,隻是簡簡單單往那裡一站,便給人一種嶽峙淵亭,深不可測的感覺。

而且,他周身氣血非常旺盛,顯然依舊處在烈日驕陽的黃金年齡。

“皇甫康平。”他的聲音中帶著股不容置喙的厚重感,“你我年齡差不多,就由我來會會你。”

“柳慶白!”皇甫康平腳步一滯,臉色頓時變得異常難看,“竟然連你也來了!把事情做得這麼絕,難道你們就不怕華燁老祖出手報複你們嗎?!”

柳慶白淡然一笑:“康平老弟,你還真懂得說笑話。你們前馬皇甫氏與陰煞宗勾結,早已犯了十惡不赦之罪。我便是將你打死,你們那華燁老祖也挑不出半點刺兒來。”

“更何況,你們兩大皇甫氏咄咄逼人,根本不給人留餘地。雙方除了你死我活,還能有其他選擇嗎?”

柳慶白——慶白老祖,是山陰柳氏除了柳萱芙之外實力最強的一位老祖,即便在整個長寧衛都算得上是聲名赫赫。

他年齡不算大,隻有一百二十餘歲,便已經是靈台境中期巔峰的修為,此生有望得窺天人之路。

而且,他與平安王氏血緣關係非常親密,乃是王氏宙軒老祖的愛女王珠薇之子,宙軒老祖的親外孫,萱芙老祖柳萱芙的嫡親哥哥!

此戰關乎重大,而且又是他的後裔嫡孫女柳若藍親自主持指揮,他豈能不前來壓陣?

“好好好!”皇甫康平怒極而笑,“既然今天落入了你們的算計,我們前馬皇甫氏也認栽了。不過,就憑你柳慶白一人就想拿下我,未免太過癡心妄想!!”

說罷,他抽出腰間佩劍,直接就攻了上去。

劍出如龍,劍雨如瀑。

背靠著長寧皇甫氏那個如日中天的天人家族,前馬皇甫氏功法上並不缺。

他修煉的《玄清訣》,雖然不像聲名卓著的《赤龍真訣》那樣厲害,霸道,還能一直修煉到紫府境,卻也是一門能夠一路修到天人境的正宗功法。

而且,《玄清訣》更加包容萬象,元氣綿長,與王氏的玄元訣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施展的劍法也是在長寧衛頗有名氣的中品劍法,名叫“春風化雨劍法”,施展起來如春風拂麵,姿態瀟灑溫潤,令人陶醉,刹那間劍勢便會化作萬千雨點,讓人防無可防,最終一命嗚呼!

皇甫康平為了突圍,乾脆略過了春風階段,劍勢直接化作雷霆暴雨,將柳慶白籠罩在內。

無數道鋒利劍芒傾瀉而下,乍一看去,簡直如煌煌天威降臨一般。

柳慶白眼神微微一亮,見獵心喜,不由讚了一聲:“真不愧是前馬皇甫氏未來的希望,即便分心到了馭獸術上,劍法造詣依舊如此爐火純青。”

說罷,他也抽出了隨身靈劍,迎了上去。

他施展的乃是柳氏的家傳絕學——“元水劍法”。元水劍法講究元水意境,時而清潤纏綿,時而霸道縱橫,同樣是非常厲害且難纏的中品劍法。

兩人纏鬥在一起,劍芒縱橫,玄氣激盪,一時交戰得十分激烈。

以兩個人修為水準來衡量,恐怕一時半會兒是分不出勝負了。

而無論是皇甫晉元與北辰老祖的交戰,還是柳氏柳慶白與皇甫康平的一場激戰,都隻是戰場上的一個角落而已,另一邊,陰煞宗三人同樣也在突圍。

陰二十六一次突圍不成,被一隊士卒包圍後,屢屢爆發殺招,竟然給他殺傷了數位士卒。

巡防三營統領周振武見狀,心疼兄弟們的傷亡,當即揮舞戰刀加入了戰鬥之中。

他出身軍武世家,修的是臨陣殺敵之法,戰鬥風格也是典型的軍人風格,大開大合,直來直去,冇有什麼花哨。

然而,那一招一式中卻都帶出了霸道狠辣,決絕慘烈的氣勢。

至於所有士卒,他已經下令退開,隻要他們包圍,不求殺敵。他對兄弟們很好,這一次是帶他們來立功的,不是來找死的。

“振武老弟,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與此同時,又是一位老者的聲音響起。

話音落下的同時,一位氣質儒雅的老者便手持一柄赤色火扇加入了戰場。

這老者正是映秀盧氏的盧明升,明升老祖。

明升老祖雖然不是頂尖的靈台老祖,但憑著一柄祖傳的“離火扇”,哪怕碰到了尋常的靈台境中期都能鬥上一鬥。

隻見他“離火扇”揮動之間,便有一隻火鴉凝聚而起,“撲棱棱”的飛了上去,口吐火焰,向陰二十六灼燒而去。

這時候前來相助周振武,一來是柿子挑軟的捏,二來,也是想交好一下巡防營的統領。

周振武見狀也是哈哈大笑道:“多謝明升老祖相助!”

說話間,他戰刀揮舞,再次加快了攻勢。

兩人聯手下打的陰二十六隻能狼狽逃竄,可他又被困在戰陣之中,哪怕是想突圍也是力有不殆。

如此局麵。那個陰二十六之敗亡,便是遲早之事了

此外還有一個陰十七,那是一位靈台境中期的強者,在他突圍時也是遭到了狙擊。

動手的乃是山陽公孫氏的第一老祖——公孫鏖——鏖老祖。

公孫家以名字中帶有金木水火土輪轉著排序,這位鏖老祖顯然要比漭老祖大上兩個輩分,

如今的鏖老祖已經一百四十多歲,修為達到靈台境中期,此生天人境恐怕已無望!

但是他能在自己活著的年齡,看到山陽公孫氏的崛起已然是心滿意足。

這一次他親自出手,也是想為山陽公孫氏在姻親聯盟中作出應有的貢獻,算是回報王守哲一直以來對山陽公孫氏的照拂。

甚至於,他連祖傳靈器都帶來了。

那是一件降魔杵類彆的靈器級武器,特彆適合戰體類的修士使用,威力凶猛霸道。

而他的對手陰十七顯然也非善類,周身縈繞著濃鬱的陰煞之氣。所用的魔器乃是一根凶獸骨鞭,骨鞭的頂端,還鑲嵌著一顆猙獰的骷髏頭。

骨鞭揮動之間,骷髏頭“嗚嗚”地慘叫著,不斷向外噴吐著陰煞邪毒。

此人極為難纏。

為了防止意外,金沙徐氏的寧威老祖上前幫忙,與鏖老祖一同聯手對付陰十七。他的土係防禦靈器——“靈垚盾”,乃是一麵防禦強大而周全的靈器。

如此一來,一人主防一人主攻,倒是配合得格外親密無間。

當然。

五位來犯者中,最為難以對付的自然要數陰先生。

攔截住陰先生逃遁的,赫然是王氏的瓏煙老祖王瓏煙。

瓏煙劍發出了攝人心魄的輕盈聲,在瓏煙老祖的靈識下,仿若一縷輕煙般,向陰先生斬殺而去。

她此生,對陰煞宗之恨猶要超過皇甫氏。

陰煞邪毒,可是足足折磨了她五十載。

“哼!區區剛入靈台境後期的修士,也敢擋我?”

陰先生行走之間,看似動作極慢,卻彷彿在空間中穿梭一般,僅僅是揹負著雙手,便輕輕鬆鬆地躲避了瓏煙劍的攻擊。

現場之中,在修為上唯一能與之匹敵的,恐怕隻有長寧徐氏的老祖宗徐北辰!可陰先生是如此自信,哪怕是徐北辰來攔截他,他也能脫身。

既然徐北辰不來攔截他,僅憑一個區區剛入後期的王瓏煙,以及一眾巡防營小兵,如何能擋得住他?

那一隊巡防營士卒,對付一下靈台境初階還行。

可他陰先生是何等人物?

僅差半步,便有可能踏入天人境了。

錯非為了籌措晉昇天人境的資源,他又怎麼會投入“公子”門下,為他辦事?

麵對阻擋他突破的王瓏煙,以及一眾巡防營小卒。他枯槁的臉色淡定如常,隻是在儲物戒上一抹,手中便多了一麵旗幡。

那旗幡不過尺許長,隨著他注入陰煞玄氣後,它霎時間活了過來。

飄向了空中而迎風即漲,眨眼間便化作一麵六尺寬,丈餘長的巨型旗幡。它在朦朧的月色下,迎風招展,一道一道的介於有形與無形之間陰煞之氣,如狂風般向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陰煞修羅旗!”

王瓏煙的臉色微變,當即叱嗬道,“所有士卒都退開,莫要被陰煞之氣刮到。”

她也是紫府學宮核心弟子出身,六十年前那一次,也絕非第一次和陰煞宗弟子作戰。對於學宮的主要敵人之一——陰煞邪宗,她的瞭解並不少。

陰煞修羅旗,是陰煞宗赫赫有名的神通靈寶。

此靈寶一出,整片戰場上都會陷入在陰煞風暴之中,實力稍弱者待在其中,要不了多久便會被陰煞風暴剮骨**,死得痛苦無比。

那是一件可以左右戰場形勢的可怕靈寶。

陰先生手中這一件,自然不可能是那件神通靈寶的本體。可即便如此,此物絕對不容小覷。

前排兩個刀盾士卒退得慢了些,被陰煞風暴卷中,當即便倒在地上,痛苦萬分的打著滾,慘叫聲不斷。

“哼!”

王瓏煙飛身而去,救出了那兩名士卒,掌心貼在他們的後輩,玄勁爆發,將剛剛入侵他們體內的陰煞之氣吸了出來,融入了自己體內。

兩名士卒獲救,當即對王瓏煙感激萬千。

如此這一幕,倒是把陰先生震驚到了:“怎麼可能?你你你,你竟然能吸收陰煞之氣?”

“嗡!”

王瓏煙玉手一招,瓏煙劍靈動如魚般落到了她的手中。與此同時,左手玉掌一托,巴掌大小的龜鱗甲盾懸浮了起來,綻放出了一道湛藍色的能量靈盾。

那靈盾形狀也頗為奇特,像是一麵又一麵的龜甲拚接起來,形成了懸浮的而旋轉的龜甲多麵體。

龜鱗甲盾!

乃是冰瀾上人親自賜給王瓏煙的靈器,正是因為知道她善攻而不善守,才賜此寶補她之不足。

隻是此靈器防禦很強,但同時也非常損耗玄氣。

她二話不說,施展著身法向陰先生欺身而去,既然遠程對付不了他,那就讓他試試近戰!

王瓏煙一劍斬出。

煞時間,方圓數丈內,空氣驟然冰凍,彷彿連範圍內的陰煞之氣也凍結,和水汽一起凝結著冰霜,隨著夜風飄嫋不已。

“玄冰劍法!”

“你到底是學宮核心弟子還是親傳弟子?”

這一瞬間,陰先生終於繃不住了,枯槁的臉上勃然色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