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任何玄武世家,都會有兢兢業業為家族做貢獻的族人子弟,自然也有可能出一些敗類族人。幸好平安王氏族規較嚴,又有先祖榮光和家族艱難生存的壓力,大部分族人都謹守自己的本份。

反而是第八代宗字輩,卻是出了一個不求上進的混帳東西。

“四弟,你現在是族長,不便牽扯進去。”王守義冷著臉說,“你稍後一下,我去去就來。”

說罷,他就氣沖沖地走了出去。

不多片刻,王守義就拖著一個二十郎當的青年走了進來。那個青年被打得鼻青臉腫,哭腔不已:“二叔,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您饒過我這一次吧,千萬彆告訴我父親!”

“你這小畜生。”王守義怒極,一腳踹得那青年著地滾了幾圈,“都墮落到這種地步了,還不肯反思,有臉求饒,想讓我包庇?”

哎喲喲!

青年哀嚎了兩聲後,剛想再哭求幾句時,猛地一抬頭瞅見了一個氣度非凡的青年正端坐著,麵無表情地盯著他。

青年頓即身軀一顫,如遭雷擊一般,眼神中露出了末日般的恐懼:“四,四四四叔!你你你你……”他身軀搖搖晃晃,幾乎要暈厥過去。這種時候,哪怕碰到他父親,也不想碰到四叔啊。

他父親頂多毒打他一頓,關上數月後出來又是一條好漢。

可這位……

“輸了多少?”王守哲冷漠地說道。

“這小畜生,這纔來我這一個多月,就欠了賭場整整二十乾金,加上他母親給他的私房錢,以及私自賣掉的一枚小培元丹,輸了足足四十乾金!”王守義的怒火在燃燒,家族這個魚檔族產,二三十號夥計忙裡忙外一年,才能賺個兩百多乾金的辛苦錢。

這小子倒好,竟然賭博輸掉四十乾金,這錢都能購買四枚“小培元丹”了。

“四叔,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青年癱軟在地,對王守哲連連磕頭不已,“求求四叔再給我一次機會。”

“機會,已經給過你太多機會了。”王守義怒聲道,“家族本來讓你在欣茂蠶莊,跟著大哥做事,好好學本事。你倒好,整日裡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還敢調戲良家婦女!隨後,你爺爺和你母親求情,讓你進了六叔船隊做事。你卻又嫌辛苦,偷偷跑我這裡來。我錯了,我真不該收留你!這長寧衛的花花世界讓你迷了眼睛。”

王守哲沉吟了片刻,才緩緩道:“宗衛,你是宗字輩老大。本應給家裡弟弟妹妹們做個表率,卻不想如此不堪。本來你是大哥的兒子,理當由大哥親自教育你。但是我王守哲身為嫡脈,腆為族長,也有權力和義務管教不成器的族人。”

“四,四叔!”王宗衛被嚇成了灘爛泥,“看在我父親的份上,我,我,我太爺爺的份上……”

“這樣吧,既然你喜歡賭,四叔就陪你賭一把。”王守哲麵無表情地說著,拿出了一枚乾金,在手心中一捏,“賭賭看乾金在我哪隻手裡?賭對了,今天的事情就當冇發生過。賭輸了我也不為難你,就要你一隻手,看在你太爺爺麵子上,以後你就安心在族內當個米蟲。”

“啥?”王宗衛嚇得眼淚都停住了,“四,四叔,我不賭,我不賭。”

“四……”王守義變了變臉色,剛想求情時,卻被王守哲一揮手阻止住,隻見他冷聲道,“今天就算是二老太爺王宵輝在這裡,你爺爺王定川,你父親王守信在這裡,也冇用。”

王守義一顫,下意識地閉上了嘴,不敢再求情。

雖然大家都是王氏族人,都是守字輩的兄弟。可王守哲人家是王氏家族的嫡脈,現在還是王氏族長身份,從小就身受瓏煙老祖寵愛,大家豈能一樣?

對王氏家族來說,即便是十個王宗衛這種混賬綁在一起,也不如王守哲一根手指頭重要。

震懾住了王守義後,王守哲繼續盯住了王宗衛,冷漠無比地說:“你不賭,四叔就當你認輸了,把手伸出來。”

“不不不,我賭,我賭。”王宗衛激動道,“我賭乾金在四叔右手裡。”

“嗬嗬~”王守哲眼中冷芒一閃,緩緩攤開了空蕩蕩的右手掌心,“宗衛啊,你輸了。”

“不,不要啊!四叔,再給我一次機會,一次!”王宗衛歇斯底裡地嚎叫了起來,“在左手,乾金在四叔左手裡。”

“你確定?”

“我確定,我確定!”

王守哲慢慢攤開左手掌心,依舊空空如也,他目光如利刃般盯著王宗衛:“宗衛,做人要講信譽,願賭也要服輸。王忠,王勇!”

“是,家主。”

兩位家將應聲而出,架起了癱成軟泥的王宗衛,他麵如死灰瑟瑟發抖,隻會說,四叔饒了我,饒了我。

“鏘!”

王守哲利劍出鞘,寒芒閃爍。

王守義已經不忍再看,扭過頭去。

“唰!”

王守哲一劍斬出,劍芒一閃而過,下一瞬間利劍已歸鞘。

“啊~~~~”王宗衛慘烈地尖叫,“我的手,我的手,冇了,冇了……”一股尿騷味瀰漫了出來。

王忠王勇兩個家將嫌棄地丟下了他,臉上佈滿了鄙夷之色,這宗衛少爺和家主都是宙軒老祖的血脈後裔,差距怎麼如此巨大?虧得這個王宗衛已經二十了,還比家主大上兩歲呢。

“啪!”王守義衝上去,一個巴掌把他的嚎叫拍斷,惱怒而嫌棄道,“行了,彆嚎了,丟人現眼的狗東西,還不快向你四叔道謝。”

“手,我的……還在,還在……”王宗衛眼淚鼻涕一大把,驚喜地狂叫,隨後朝王守哲連連拜謝,“謝四叔,謝四叔。我一定,一定好好做人,重新做人。”

“記住,你欠我一隻手,我保留隨時收回的權利。此外,你所有的修煉資源與俸祿都暫時褫奪,轉交給,唔~轉交給王珞彤使用。”王守哲不想再看見他,轉身離去,兩位家將也急忙跟上。

“謝四叔,謝四叔。”王宗衛哪裡敢反駁,連連磕頭。

王守義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宗衛,急忙追上了王守哲,歎息說:“四弟,我知曉你想教訓一下宗衛那小畜生的心思,不過……

“不過什麼?”王守哲冷笑說,“莫非二爺爺或是大哥,會來替他拿贏嗎?”

“我倒不是擔心爺爺和大哥他們。”王守義一臉無奈道,“你也知道,大嫂徐氏是出自長寧徐家的的直係血脈,自小嬌生慣養性格比較,那個……你褫奪了宗衛的資源是他罪有應得,她挑不出刺兒來。但是你將資源轉給珞彤妹妹使用,怕是大嫂會藉機鬨事。”

“不管大嫂出自徐氏還是柳氏,現在都是咱們王氏的人。”王守哲平靜道,“我相信大嫂出身偌大世家,必然是個知書明理的人,遲早會明白我的用苦良心。”

王守義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他明白大嫂徐氏雖然潑辣,卻未必真的敢和守哲杠上,心放了一大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