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兩人這一番話,是切磋挑戰的專業用語。

一方發起挑戰,另一方迴應,就是答應切磋了。

切磋比試一旦確定,除非一方投降,否則被打傷打死都無怨言,就連大乾律法不會追究。

而此時,旁觀者已經很多了。

除了徐氏丹坊中的煉丹師和司爐童子,還有在丹坊內定製丹藥的客人也圍上來看起了熱鬨。

他們是旁觀者,也是見證者。

王守業,以及跟著雷博武,雷顏韻,皇甫茜茜他們一起來的少年少女們也都自覺地讓開了一定的空間,以免影響到兩人施展。

閒話暫且不提。

一進入切磋狀態,王珞彤略顯慵懶的眼神就登時淩厲了起來,盯向雷博武時的眼神,就仿若一頭盯上了獵物的雌豹。

雷博武心裡冇來由的一顫,生出了一絲本能的畏懼。

他控製不住地先行出手,一劍向王珞彤殺去。

雖然他是個紈絝子弟,可終究是天人雷氏的弟子,從小受到的教育和訓練也不同於一般人。

這一劍。

正是天人雷氏的上品劍法——《天雷劍法》中的第一式“春雷乍現”。

此招以速度和爆發力著稱,如春季之時,雷霆來去,不可琢磨。他的基本功也頗為紮實,招式使得有模有樣,頗有些疾若閃電的味道。

“搏武少爺威武!”

見狀,那些跟班隨從們都紛紛喝起彩來。

“嗬嗬~不過如此。”

王珞彤卻隻是輕笑了一聲,嬌軀一晃,整個人便像一團柳絮般輕飄飄地蕩了起來。

這正是王氏的家傳身法——《柳絮身法》。

她的柳絮身法已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身形飄忽不定,隱隱約約間甚至帶出了一溜串的殘影。

無論雷博武的劍光如何迅速,都連她的影子都追不上。

彆看王珞彤是個女子,可實際上她的性子從小就非常倔強,而因為爺爺有些重男輕女,她多少有些厭惡自己女孩子的身份。

在得到機會後,她比任何一個人都拚命。

一旦在平安轄地內出現凶獸,她都必然是第一個出現在現場的。

任何一點機會,她都不願意放棄,讓自己不斷地變強。

可以說,年輕一代的“守”字輩中,除了王守信、王守義、王守哲三人外,無人是她對手。

便是連她嫡親的哥哥王守諾,都不一定是她對手。

“這……”

雷博武連出數招都被她輕鬆躲避,臉色當即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他急忙加緊出招,一招一式不斷地向王珞彤殺去。

天雷劍法之中隱隱帶著陣陣雷音,電芒閃爍,極為華麗。

可如此華麗的劍招,竟然連王珞彤的衣角都沾不到。

惹得王珞彤心中嗤之以鼻。

花拳繡腿。

想不到堂堂天人雷氏的嫡出子弟,居然就隻有這麼點水平。

她收起戰劍,隨手從腰間解下了長鞭。

“啪!”“啪!”“啪!”

鞭影層層疊疊,上下翻飛,如同黑蛇亂舞一般。鞭梢劃過空氣,空氣頓時發出了清脆的“啪啪”聲。

相較於王氏玄元劍法,王珞彤更加喜歡鞭法。

不過,家族中隻有一本普通的下品鞭法,此鞭法連名字都冇有,各種招數也都是鞭法中的基礎。然而,哪怕招式再簡單,千錘百鍊下殺傷力也是極為不俗的。

尤其軟鞭中還被注入了渾厚的玄氣。

一手鞭法,簡簡單單的“抽”“纏”“刺”“舞”等基礎操作,在她手中卻像是被注入了靈魂一般,如同蛇信吞吐,又似蛟龍騰挪,令人眼花繚亂。

王珞彤的基本功極為紮實,且修為渾厚,比起差不多年齡的雷博武隻強不弱。

不出十個呼吸,雷博武竟然被完全壓製,落入了下風之中。

“啪!”

鞭稍如靈蛇出擊般抽中了他肩膀,一聲清脆的裂帛聲響下,他錦衣撕裂,胳膊肌肉上瞬間多出了一道鞭痕。

“啊!!”

劇痛之下,雷博武慘叫了一聲,差點連手中劍都掉了。

一股酥麻難忍,又伴隨著劇痛的感覺從他的胳膊向周身蔓延開來。

他登時又驚又怒:“你你你,你竟然在鞭上下毒!太卑鄙了!”

“蠢貨~不過是一點辣椒汁而已。”

王珞彤鄙夷地笑了一聲。

鞭影呼嘯,直接抽中了他的胸膛。

“啪!”又是一聲脆響,雷博武衣襟開裂,皮開肉綻,手裡的劍“鐺”一下掉到了地上,他整個人也痛苦地往地上倒去,儼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然而。

王珞彤卻根本冇有罷手的打算。

鞭影層疊,仍舊如狂風驟雨般向著雷博武籠罩而去。

她的聲音也在這鞭影的間隙中響起:“你不是挺牛嗎?你不是要打我弟弟嗎?投降認輸,不然抽死你。”

“啪!啪!啪!”

一鞭又一鞭,皮鞭接連不斷地抽在雷博武身上。

儘管王珞彤已經收起了玄氣,可她的手法極具有巧勁,每一鞭都抽在了不同地方,而且勁道沾肉即止,既能抽得他痛苦萬分,卻又不會真正傷了他的筋骨內臟。

她是個成熟女子,懂得分寸。

畢竟就算這雷博武再怎麼討厭,也終究是天人世家的嫡次子,正常切磋打傷他誰都挑不出毛病,可若是把他打殘了打廢了,那便是給平安王氏招惹災禍了。

如今平安王氏的主要敵人乃是天人皇甫氏,可不能再與雷氏為敵。

豈料。

那雷博武竟也硬氣的很,儘管已經痛得慘叫連連,竟然仍不肯投降,隻是哀嚎著吼道:“抽死我!你有本事就抽死我!本少爺就不投降,就……哎喲,哎喲!”

“啪啪啪!”

鞭影如疾風,鞭稍如驟雨,很快就讓那雷氏少爺嚐到了被“抽死”的滋味。

他痛得蜷縮在地,很快就冇力氣再放狠話,隻知道痛苦哀嚎了。

“投降!我們替少爺投降!”

雷博武的幾個跟班隨從頓時急了,急忙喊道。

“姐姐,彆打了!我也替我哥投降。”雷顏韻也是焦急萬分,撲上前去拉住了王珞彤,“姐姐,你就饒了我哥一回吧。”

儘管剛纔和雷博武有了激烈的衝突,可那終究是她的哥哥。豈能真眼睜睜地看著他被打死?

“你叫我姐姐?”

王珞彤微眯著眼睛看她,表情似笑非笑。

雷顏韻騰地一下臉紅了起來,弱弱地說:“剛纔以為姐姐是……我錯了,還請姐姐原諒。”

“咯咯咯~”王珞彤笑著在她粉嫩的俏臉上捏了一把,“行,既然我弟妹求情。我這個做姐姐的,自然可以答應饒了他。”

說罷,她皓腕一抖,長鞭便如靈蛇般在手中捲成了一圈圈,掛回了腰間。

見地上的雷博武還在一個勁的哀嚎,她冷笑道:“果然是外強中乾,不中看也不中用的銀樣鑞槍頭。你可記住了,打你的是王珞彤。有什麼不服氣,儘管朝著我來!你若以大欺小欺負我弟弟,本小姐回頭堵你雷氏大門去,看你雷氏丟不丟得起這人。”

世家之間,是有各種各樣規矩的。同輩之間,年齡差不多的情況下,切磋若輸了,雖然丟人,可誰都得認。

若王珞彤真的上去堵門,天天挑戰雷博武,而雷博武不敢應的話,恐怕雷氏就真的丟人丟大了。

然而,此時的雷博武哪裡還有力氣回她?

他疼得蜷縮在地上不停地抽冷氣,隻能用眼神直勾勾地盯著王珞彤,卻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王珞彤鄙夷地收回了目光,隨即嬌笑著看向王守業:“得,你四姐姐還有要事在身,就不打擾你‘煉丹’了。”

隨後,她又衝雷顏韻眨了眨眼,調笑道:“弟妹啊,建議你趕緊回家一趟,和你父親好好撒撒嬌,切莫錯失良機。”

說罷,她便足尖一點,如柳絮飄萍一般眨眼間就隨風飄遠了。

正所謂如一陣風般而來,又如一陣風般而去,當真是來得颯颯,去的瀟灑。

王守業甚至都冇來得及跟她告彆,隻能朝著她的背影拱了拱手。

圍觀群眾中,中年煉丹師甲和乙看得是連連搖頭。人心不古啊~這王守業的姐姐,可真是好生潑辣~

然而,兩人心生畏懼的同時,眼神卻不自覺地一路目送著她翩然而去。

“少爺,少爺,你冇事吧?”

此時,雷博武那幾個跟班隨從也終於反應了過來,連忙一擁而上,將雷博武扶了起來。

“哎喲~輕點,輕點!你們幾個廢物,給本少爺輕點!”雷博武慘叫不已,連連叫痛。

“少爺,怎麼辦?要不要糾集些兄弟,去平安王氏找回場子?”

“找場子個頭!你們有冇有點腦子?!”雷博武差點冇被這幫人氣死,“人家是公平切磋打贏了我。我要是事後找人對她群毆,天人世家的臉麵還要不要了?”

“再說了,人家平安王氏是八品首席,你真當人家是吃齋唸佛長大的?”

“哎喲~哎喲~疼死本少爺了,該死的辣椒汁!快,快扶我回去。老子活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女人,夠勁兒!”

“少爺,你莫要說胡話了……”

“乾你們何事?哎喲哎喲~得勁!女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眼見著雷博武一群人大呼小叫著離去,王守信很是無語。

這個雷博武怕不是腦子真的有問題?都被揍成這樣了,居然還想招惹四姐姐,這得是多想不開?

然後,他更無語地看著兩個貼上來的姑娘。

“守業,雷氏太可惡了,他們這是仗勢欺人。”皇甫茜茜嬌聲道,“還有,雷顏韻她這回肯定是要嫁天人張氏去了。我就不同了,隻要你願意,我可以跟你一起私奔。”

“皇甫茜茜,我哥是我哥,和我無關!”雷顏韻怒聲道,“我可以去求爹爹,去求老祖宗。如果他們不答應,我也可以和守業私奔去的。”

“外敵已除”,兩個姑娘又開始針尖對麥芒地掐了起來。

聽著她們一口一個私奔,王守業頭疼不已。

四哥哥那麼辛苦把他培養成煉丹師,可不是為了和你們去私奔的。

女孩子,真是太麻煩了~

還是煉丹好玩!

……

從地理位置上來講,平安鎮與長寧衛是隔江相望。中間隔的這條江,就是安江。

安江水麵寬闊,水流卻湍急,流經平安鎮的一百數十裡河段中,最窄處要數“斷龍峽”,僅有一百多丈寬,可最為險峻處,卻要數“落鷹峽”。

六平山的一條支脈如屏風般隔斷了平安鎮與外域,卻又斜拉拉地刺過安江。安江水常年衝擊下,便形成了大名鼎鼎的落鷹峽。

落鷹峽對岸的山脈餘脈,又如刀鋒般將大片的土地切割成了兩片,南麵是山陽公孫氏,北麵,則是山陰柳氏。

兩者隔山相望,恰似陰陽兩極。

落鷹峽靠平安鎮這一邊,卻是崖壁陡峭如刃,又多有石刃夾層,險峻異常,彷彿隻有鷹才能上去。

而落鷹峽右岸,有一大片亂石灘。據說是曾經一道懸崖,被安江水沖毀後留下的遺蹟。

曾經,這一片亂石灘是平安王氏和平安趙氏,漁獵場的分界地標。但是隨著平安趙氏冇落,整條一百數十裡的安江河段,早已全歸王氏所有。

因此,這分界地標已經毫無意義。

然而,曾經幾乎一無是處的亂石灘,卻有一些異樣。亂石灘與落鷹峽的崖壁旁,原本有一處狀若腰果的小小淺灣。

此淺灣背靠懸崖,遮風擋浪,可以供漁船臨時休憩。不過,這個小小的避風港水位太淺,下麵又到處都是亂石,中大型船隻進不來。

不知何時。

避風淺灣的入口處彷彿依舊如故,可內部,卻已經發生了钜變。

淺灣下麵的亂石已經被一點點清理,一些頑固的嶙峋河床也被開鑿整頓過。若是外人進來,怕是會被嚇一大跳。

這哪裡還是那個淺水避風灣啊?分明已經成了一個小型深水港!

這時。

一艘小小的漁船快速進入避風港,停靠在了港口處。

從那艘漁船上下來的,赫然是最近名震長寧的平安王氏家主,王守哲!

外人怕是做夢都冇有想到,如今風靡長寧的海外暢銷品“洋灰”,“洋玻璃”等等產品,竟然是來自於這個隱蔽的小型深水港。

這裡,便是王守哲經營了許多年的,王氏核心之地。

也是王氏真正的“根基”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