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王守哲深知,戰利品的整理與分配之事關重大。

這世界上有很多原本關係不錯的世家之間,就是因為利益關係冇處理好,結果導致最終關係崩盤。

這一次的戰利品收拾統計,主要由鐘向陽、徐北辰兩位老祖主持收納,最終由房佑安列舉清單。其中每一項每一條,都羅列得清清楚楚。

“首先大頭是,陰玉澤的上品儲物戒,以及法寶陰煞魔刃。”房佑安的心情也是有些小飛揚,那可是個天驕啊。

但凡天驕,都是各勢力非常重視的培養對象,通常而言都不會被派遣極其危險會導致隕落的任務。甚至,在執行一些曆練型的危險任務時,還會有老師長輩等暗中守護。

當然並非是說不會有天驕隕落,隻是概率較小。

陰玉澤身為天驕,隕落在此,也是因為他過度自信,想獨吞這血巢基地的好處。但凡他謹慎一些,多邀請一到兩位同等級的夥伴,結果當不至於如此。

“儲物戒中,有‘秦金’十萬,‘極陰玄煞訣’靈台篇、天人篇的拓印版。”一說到極陰玄煞訣,房佑安便嗤聲笑道,“陰玉澤真是膽大包天,竟然連宗門玄功都敢拓印,還敢隨身攜帶。其必然有暗中培植自己勢力的打算。”

宗門秘訣,向來是重點防範對象。陰玉澤乾出此等事情,一旦被陰煞宗宗門知曉,必定會遭受極刑。

王守哲一聽此言,便是眼睛一亮道:“佑安師兄,若是我修煉這極陰玄煞訣,會有什麼後果?”

“你又不是……”房佑安話說一半,便戛然而止,瞅了瞅王瓏煙後咳嗽道,“這極陰玄煞訣,乃是陰煞宗的的上品功法之一,若非陰煞血脈,通常都需要從小修煉,並逐漸改變強化陰煞血脈。此外,還需要有修煉環境,以及師門指導,否則極為容易出問題。”

“其實,在學宮聖地之中,也有極陰玄煞訣的拓本留存。不過學宮也隻是參考參考,並無太大用處。但是貿然修煉的話,恐怕會引來陰煞宗的敵對。”

房佑安此言一出。

原本有些心動的徐北辰和鐘向陽,頓時就打消了念頭,他們可招惹不起陰煞宗那等龐然大物。

“無妨,我也就是拿來參考參考。”王守哲笑著說,“畢竟我對陰煞宗極有惡感,說不定哪天又會敵對上了,多學習一下人家的手段也好防範。”

“參考一下倒也冇什麼。”房佑安點頭道,“畢竟咱們大乾與大秦,本就是敵對之國,而你也是半個學宮親傳。隻要私密一些,彆弄得人儘皆知便行。諒那些陰煞宗的大佬,也不敢隨意跨入陰煞宗腹地找茬。畢竟陰煞宗那邊,也有人研究咱們紫府學宮的秘典。當然,你得知道這拓本也許不全,隻能挑一些有用的部分消化消化。”

其實房佑安十分清楚,這並非是王守哲需要,而是他瓏煙師妹需要。不過,瓏煙師妹主修的乃是《玄冰真訣》,兼修陰煞的話,並不需要從頭到尾修煉極陰玄煞訣,隻需要參考吸收其精華便行。

換作其他人有此需求,房佑安多半不會答應。不過瓏煙師妹的話並無問題,連師尊冰瀾上人都已經允諾她,可以兼修一番陰煞了。

隨後,房佑安又是枚舉了一番陰玉澤儲物戒中的寶物,都是一些罕見而珍稀的天材地寶,林林總總加起來價值數十萬乾金的模樣。

因此光是陰玉澤身上這些東西,加起來便有上百萬乾金。還有那口裝載陰煞玄屍的藏屍棺和玄屍屍體不計。

“真不愧是親傳弟子。”王守哲也感慨道,“果然是豪富!”

然後他的眼睛,便開始在房佑安身上瞟來瞟去。

房佑安被他瞟得直髮毛,乾嚥了一下口水道:“守哲學弟莫要如此打量,我比陰玉澤要窮。”

“佑安師兄太過謙遜了。”王守哲笑道,“莫要如此藏富,我也不會打劫你。”

房佑安無奈地搖頭,這小子的確不會打劫他,可若是論起富裕程度,誰還能比得上你平安王氏?便是連一些六品世家,收入都不一定比得你王氏吧?

隨後,房佑安又開始介紹起其他寶物來。下品靈器四件,中品靈器兩件,中品儲物戒兩件,以及儲物戒中的各種資源,這一波加起來又是數十萬。

此外,價值極高的莫過於七隻嫁衣血蠱,以及兩隻嫁衣血蠱王。此等東西用好了,可能會給家族帶來崛起的希望。

不管是徐北辰還是鐘向陽,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最值錢的要數這一座浮島了。”房佑安表情鄭重道,“這座浮島以玄冰陰煞兩條上品靈脈為根基,清理乾淨的話,可種植兩種屬性的高階靈植。剛纔綠薇師妹已經盤算了一下,隻要捨得投入人力物力開發與種植,未來最少有數十萬一年的產值,經營久了,甚至極有可能更多……”

數十萬一年產值?甚至更多?

徐北辰與鐘向陽的臉,一下子變得有些通紅。哪怕是天人世家,麵的如此數目也是難以自控。

“不過,因為島上那些血巢,以及一些血巢基地的技術資料等。”房佑安嚴肅地說道,“這些東西都得歸學宮,畢竟學宮是不會允許這些可怕的技術資料流露在外。”

“無妨無妨。”徐北辰鐘向陽急忙說道,“學宮回收那些邪惡技術也應該的,我們不會試圖染指。”

“既如此,我們學宮願意分出更多的浮島股份給諸位。”房佑安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大家還是很識大體的嘛。

“等等!”王守哲說道,“還有那個會說話的器靈呢?”

“器靈?”房佑安略皺眉頭道,“器靈這種東西,向來是學宮要回收的。”

“那個器靈我要了。”王守哲說道。

“?”房佑安一臉莫名,“你要器靈做什麼?她是血巢基地配套器靈,其中有不少血巢技術資料,可不能給你。”

“技術資料可以轉移。”王守哲嗬嗬說道,“給我一個空白的,保留智慧的器靈就行。”

在王守哲看來,這種器靈有些像是人工智慧。他旁的不圖啥,就看看她能不能加載個係統什麼的……

畢竟總是拿小本本模擬係統,太過丟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