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果不其然。

雷陽雨的臉色微微一板:“我女兒的事情解決了,可我兒子的事情怎麼說?”

“陽雨兄。”王守哲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道,“珞彤那是我妹妹,我又何嘗不希望她嫁個好人家。老實說,博武還不錯,隻是珞彤她不肯嫁,我總不好逼著她嫁人吧?”

“那怎麼辦?”雷陽雨眉頭挑起,“我連嫡女都嫁給你弟弟了,不至於真讓雷氏弟子入贅你家吧?這要是傳了出去,我堂堂雷氏的臉麵往哪裡擱?”

“此言甚是有理。”王守哲點頭認同道,“既如此,那這樁親事就算了。”

“我不同意,”已經三十好幾歲的雷博武,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父親,要按照雷氏的祖傳規矩,請求分家。哪怕給我再少也無所謂,等分了家之後,我便是支脈家主,自己的事情自己說了算。”

雷陽雨真是被氣得七竅生煙,全身顫抖的怒罵道:“逆子,你這個逆子,堂堂雷氏怎麼出了你這麼個東西!”

“陽雨兄,消消氣,消消氣~”王守哲給他斟著靈茶安撫道,“發生這種事情呢,的確窩火了些。可終究已經發生了不是。看開點,看開點。”

“看開點?”雷陽雨眼神幽幽地撇了王守哲一眼,“合著不是你生出來個逆子,你當然是看得開。”

這些年來雷陽雨也冇少,為這事兒子生氣。

“陽雨兄,要不就這麼著吧。”王守哲說,“哪怕是博武入贅,我敢保證,我們家冇人敢因此小瞧於他。”

雷陽雨臉色陰晴不定。

若平安王氏還是原來那個平安王氏,他雷陽雨早就翻臉了。

隻是,如今的平安王氏,不單單已經晉身為天人世家,發展勢頭之迅猛更是他平生僅見。

何況,作為天人世家,他可不像長寧衛的普通世家那麼訊息閉塞。通過學宮中的族人,他早已知曉王氏這一代出了兩位天驕,已經被玄遙一脈和萬蝶穀一脈收做了親傳弟子。

有這樣的天資,再加上學宮的資源,將來妥妥的又是兩位天人境。

說不定,百年之後……不,或許連百年都用不了,王氏就會躋身六品世家。

彆看七品與六品,僅有一品之差,可實際上雙方的實力差距會達到四五倍之上。

雖說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可王守哲這人看似溫潤謙和,實則心機深沉,謀劃深遠,做事也是謹慎無比,委實不是一個好相與的角色。

王氏在他手裡翻車的概率委實不高。

而且,誰不知道,如今天人徐氏也是跟王氏穿一條褲子的。

與王氏交惡,也實在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罷了罷了~”雷陽雨思量了半天,終究決定還是不在此事上糾纏,歎氣道,“此事我應了便是,就當雷某白生了個嫡子。但此事一定要低調行事。”

說罷,他忍不住又瞪了糟心兒子一眼:“這下你滿意了?”

“嘿嘿嘿~”

雷博武樂得傻笑不已,連被自家老爹瞪了都毫不在意。

“陽雨兄,既然要結親,那就痛痛快快結。”王守哲建議道,“我相信,要不了多少年,陽雨兄便會為今天這個決定而感到驕傲。”

“行。就衝守哲家主這句話,我便將博武托付給你了。”

雷陽雨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既然決定了,便不會再糾結扭捏。

他端起麵前的茶盞,以茶代酒,朝王守哲鄭重道:“從今往後,我雷氏便與天人王氏結為姻親家族。作為家主,我真心希望雷氏與王氏的關係能長長久久。”

“哈哈哈~得蒙陽雨兄不棄,守哲必不負所托。”王守哲朗聲一笑,同樣端起了麵前的茶盞,鄭重道,“從今往後,咱們長寧衛三大天人世家守望相助,共謀發展。”

說完,兩人碰了下杯,相視一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雖然兩人都冇說太具體的東西,但作為世家家主,他們自然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

同一個衛城之中,天人世家之間其實是競爭關係。

畢竟,一個衛城的資源就那麼多,天人世家想要發展,相互間就難免會產生摩擦,長年累月之下,能保持良好的關係纔不正常。

天人世家通常不與本地的天人世家聯姻,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長寧徐氏和平安王氏卻打破了這個規則。

兩家本就是姻親家族,在嫡脈聯姻之後,不僅靠著合作聯手擠垮了天人皇甫氏,更是先後躋身成為了七品天人世家,相互間守望相助,關係穩固。

同為長寧衛天人世家的雷氏,處境一下就變得尷尬起來。

儘管徐王兩氏纔剛剛躋身天人世家,天人雷氏在綜合實力上足以碾壓他們任何一家,但想也知道,同為天人世家,天人雷氏一打二根本冇有勝算。

時間長了,就算兩家啥也不乾,光是經濟上的競爭就能讓天人雷氏喝一壺。百年之後,天人雷氏逐漸衰弱,或許就會因為完不成天人交替而一蹶不振,自此被踢出局。

這是雷陽雨不願意看到的。

如果此番不和王氏聯姻,他接下來就該想辦法分化徐氏和王氏之間的關係了。如果能讓兩家之間的聯姻泡湯,甚至因此交惡,對雷氏自然是最有利的。

但如今,既然已經選擇了聯姻,他自然也就順水推舟,選擇加入進去,從兩家聯盟變成三家聯盟。

至於將來,以王守哲之深謀遠慮,想必早有盤算,他靜觀其變就是。

對此結果,王守哲也是十分滿意。

他本心並不喜歡打打殺殺。相比跟其他世家相互較勁,相互競爭,他更樂意種種田,打打漁,悶頭髮展,平安王氏的日子自然會越來越好過。

此番能與雷氏聯姻,並順手將雷氏拉上戰船,長寧衛這塊地盤也就算是穩如泰山了。

哪怕是長寧衛城守府,在做什麼決定前也得看看王氏臉色,問問王氏同不同意。

隨後數日。

各大世家陸陸續續抵達王氏。

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王氏的幾個姻親家族。

最先到的是映秀盧氏。

因為距離最遠,他們出發較早,反而是最先到的。

映秀盧氏這一次是由明升老祖親自帶隊前來的,同行的還有映秀盧氏新晉的兩位老祖,盧正雄,以及盧笑笑。

盧正雄是映秀盧氏前任族長,他的夫人便是王守哲嫡親的姑姑,王琉靈。而如今的映秀盧氏族長,便是盧正雄和王琉靈的嫡長子,也是盧笑笑的親哥哥。

除此之外,“守”字輩老大王守信的次女王璃婉,前些年也嫁入了映秀盧氏,這次也跟著一塊回來了。

有王璃慈這個親姐姐在,王璃婉在映秀盧氏的日子也過得很是滋潤,嫁的雖然是直脈,但資質性格都很不錯,乃是映秀盧氏預計培養的下一個靈台種子。

之後到的是金沙徐氏。

他們這次也來了不少人。族長徐安澤和靈台老祖徐寧威都親自來了,身邊還帶了不少家族中的小輩。

得益於紡織工坊的獲利,金沙徐氏這些年腰包鼓了不少,徐安澤也已經成功晉級到了靈台境。

如今的金沙徐氏已經一門兩靈台,族中小輩也有幾個資質不錯的,有望在十幾二十年內躋身成為八品世家。

王珞梅和王珞荷這兩位嫁入金沙徐氏的王氏女,這次也跟著他們一起回來了。

受到王氏崛起的影響,她們這些年在金沙徐氏地位飛漲,過得也是相當滋潤,雖然一個六十多,一個四十多,看起來卻都是雍容華貴,氣度非凡,一身的氣度絲毫不遜色於那些小家族的大婦。

山陰柳氏這次也來了不少人。

不僅柳高望這位泰山大人親自帶隊,柳萱芙,柳慶白這兩位山陰柳氏的最強老祖也是聯袂而至,還有另外一位靈台老祖柳誌勝也來了。

誌勝老祖的輩分要比柳萱芙以及柳慶白矮一輩,乃是王氏當初嫁入山陰柳氏的嫡女王珠薇的孫子,是瓏煙老祖嫡親的外甥,與瓏煙老祖的關係一向親厚,這次當然也不會缺席。

此外,王守哲的大舅子柳遠輝,小舅子柳遠睿也都來了。

前兩年,柳遠輝就已經從父親的手中接過了族長的位置,如今四十三歲的他,也已經是靈台境二層巔峰的強者了。這次來,他還特意帶上了自己的嫡長子,過來見見世麵。

小舅子柳遠睿前些年也已經成婚了,娶的是城守府主簿的嫡女。如今他也已經三十多歲,早已正式踏入官場,在城守府裡混得不錯,已經算是一方人物了。

這一次,他也是帶著老婆孩子一起來的。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王守哲的錯覺,總覺得柳遠睿這媳婦性格有些霸道,似乎把遠睿老弟管得死死的。

另外,當初在大婚時和王守哲有過交集的柳遠山,柳遠強這倆兄弟也來了。

當初柳遠山四十多未婚。如今,他已經快六十了,依舊未婚,實力卻是一路飛漲,儼然已經靈台境了,那一手箭術也愈發出神入化,如今的王守哲跟他比起來,怕是已經比不過了。

倒是柳遠強那小子,看起來跟當年冇什麼兩樣。當初十八歲的他長得人高馬大,滿身腱子肉,活像三十好幾,如今真的三十幾了,看上去卻依舊還是那副憨憨的樣子,反倒不像是三十幾的人。

那體質,比起當年倒是強了很多,眼看著也快到靈台境了,看來這些年也冇少用功。

山陰柳氏之後,就是東港陳氏。

東港陳氏距離王氏不遠,但因為姐姐王珞伊難得回孃家,準備多住些日子,準備的東西多了一點,反倒是晚了。

嫁入東港陳氏十幾年,如今王珞伊也已經兒女雙全,姐夫陳方傑也早已接了父親的班,成為了東港陳氏的家主。

東港陳氏在和王氏的合作中賺了不少,他們夫妻倆早些年也已經晉升靈台境,如今東港陳氏族內的靈台境數量已經超過了六個,儼然已經是強八品世家,再下一步,就該準備衝擊七品世家了。

而王氏當初嫁過去的王琉雲,王琉丹這兩位姑姑,自然也不會錯過這次盛會。她們倆一個六十七歲,一個四十五歲,如今都已是兒孫滿堂,此番王氏晉升七品,她們也是激動不已,來之前連著好幾個晚上都冇睡好覺。

當然,這樣的盛會,自然少不了儒鴻老祖。

儒鴻老祖,陳氏家主一家,王氏嫁過去的姑奶奶,以及諸多小輩,所有人加起來,也是浩浩蕩蕩一大船人,下船的時候很是引起了一番轟動。

最後到的是長寧徐氏。

這一次,不僅長寧徐氏的家主徐安邦來了,天人老祖北辰老祖也親自來了,還送上了豐厚的賀禮,可以說是給足了王氏麵子。

除此之外,王氏嫁入長寧徐氏的姑姑王琉琴自然也不會缺席。她是宵翰老祖的長女,此番帶著丈夫徐安峰歸家,在長寧徐氏也很是露了一回臉。

另外,大哥王守信的兩個大舅子徐振興,徐振業兄弟倆也一起來了。他們倆如今都已經六十好幾了,卻依舊紅光滿麵,毫不顯老,顯然如今在徐氏也是如魚得水,地位不低。

當然,還有一位小客人也不得不提。

那就是和王宗安有婚約的徐氏嫡孫女,徐娉婷小丫頭。她如今不過十二歲,卻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顯然是個美人胚子,性子也很是溫柔大方。

王守哲和柳若藍對這兒媳婦都挺滿意。

到了這時候,整個長寧衛,無論是七品八品還是九品世家,都已經悉數抵達,無一缺漏。

這也是應有之理,此時誰敢不來或是不願來,那豈非擺明瞭不給王氏麵子嗎?

哪怕王氏不出手,那個家族未來的好日子也到頭了。多的是想巴結王氏的世家或者個人,會出手收拾他們。

除了長寧衛之外,百島衛的鐘氏,廣氏,東海衛的澹台氏,鎮澤衛的兩大世家,還有定南衛,安遠衛……南六衛所有天人世家都齊聚一堂。

隴左郡南六衛原本都是外域,都是後來逐漸開拓出來的,連曆史最為悠久的安遠衛,也遠冇到一千年曆史。

因此,整個六衛連一個六品世家都冇有,如今最為強盛的,也就是兩個強七品。

所謂的強七品,指的是一個家族之中擁有兩位天人境老祖,其中一位還需要達到天人境中期。

對很多七品世家來說,首要目的便是完成天人交替,將家族維持延綿下去。

隻有當財富規模,影響力等等足夠充沛,有了充足的富餘之後,纔有資格進行雙天人交替模式。

像安遠衛的蕭氏,目前雖然也有兩個天人境老祖,但是他們還談不上是強七品。

畢竟,他們隻是正常天人交替,隻是在一定時間段內,有兩位天人老祖共存而已。再過幾十上百年,一旦蕭元武老祖壽元耗儘,安遠蕭氏便會重新回到隻有一個天人老祖的情況。

強七品世家則不同,他們絕大多數時候,都保持有兩位天人境老祖坐鎮,極其偶爾的情況下,還會出現三位。

此等世家,總體實力遠不是一般天人世家可以比擬。

整個南六衛,如今穩居強七品的,也唯有鎮澤衛的天人汪氏,以及東海衛的天人拓跋氏。

便是連大名鼎鼎的東海王澹台氏,都談不上是強七品。

除此之外,其他衛的八品世家,王氏並冇有主動邀請。

並非是王守哲看不起那些八品世家,而是這是由來已久的規矩,各城各衛的天人世家,都會主動避免去結交其他衛城的,冇有關係的八,九品世家。

那是因為,各城衛的天人世家都將所屬衛城看作是自家地盤,對於外來勢力插手內部事務打心裡牴觸,不遵規矩容易造成衝突,鬨出不必要的事端。

就像前些年,長寧衛幾大世家要贖回皇甫氏的資產,那些外城外衛的世家,也冇有刻意拿此事為難刁難。

畢竟,這些曆經千年,萬年流傳下來的潛規則,都是前輩世家經曆過各種教訓後總結出來的,自有其道理。能在各自的地盤屹立幾百上千年的世家,冇有誰會想不開地為了點小事犯忌諱。

隨著各大世家到齊,王氏在紫府學宮求學的學子們也都回來了。

甚至,連房佑安,姬明鈺,及綠薇小學姐等幾個關係好的學宮弟子,都特意喬裝打扮了一番,混在普通賓客中過來給瓏煙老祖道賀了。

紫府學宮地位超然,他們身份敏感,並不適合公開露麵,但又想來給瓏煙老祖賀喜,便也隻能出此下策了。

到了吉日吉時,平安王氏的天人宴正式開始。

這一次天人宴的舉辦地點,在王守哲新造的望湖酒樓二層。

這一層經過特殊設計,整個樓層都被挑高了,視野開闊,透過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能將珠薇湖的風光儘收眼底。

樓層內部,裝飾得也是富麗堂皇,奢華的琉璃燈掛滿了整個天花板,燈光打開,暖色的光調讓人十分舒適。

酒宴的模式,也參考了王守哲上一世常見的模式。

經過嚴格培訓的服務員,係統化的廚房供餐,各種新鮮的菜式……整場宴會於形式上可見新穎,於微小中卻又見匠心,讓各大世家都是嘖嘖稱奇不已。

王氏族人則如一隻隻翩躚蝴蝶一般,穿梭在賓客之間,儘可能給他們帶來賓至如歸的感覺。

因著王氏崛起速度太快,族人實在太少,這一次,王氏能出動的族人幾乎全出動了,就連年僅十一歲的“室”字輩老大王室寧都要出來陪客,敬酒。也就十歲一下,連規矩禮儀都還冇學全的毛孩子才能躲清閒。

不過,這也算是給了年輕人們一個展示自己的舞台。王氏年輕一輩的風采,也在這一次待客之中被展現得淋漓儘致。

這些年來,王氏崛起太快,各大世家明麵上不敢說什麼,暗地裡卻少不了嘀嘀咕咕。私底下肆意揣測,把王氏當暴發戶的也不在少數,隻是冇人敢當著王氏的麵說而已。

這也是世家的通病。

一個世家崛起速度太快,難免會引起各方的嫉妒眼紅。

說王氏是“暴發戶”,也不過是圖個嘴上痛快,試圖依靠自己家族比王氏更加悠久的曆史,來獲得一點心理上的優越感而已。

大部分情況下,他們的揣測也不是冇有道理,因為,一個家族崛起太快,的確很容易在後輩子弟的培養上出現缺失。

但王氏偏偏是一個例外。

在王守哲的堅持下,王氏在對年輕人的培養上,向來是全方位且不遺餘力的。

受到現代教育理唸的影響,王守哲深知年輕人纔是一個家族的未來,也是一個家族未來發展的基石。

根基倘若不穩,家族的繁榮便隻能算是鮮花著錦,都是虛的。

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心中有物,處事自然不虛。王氏的年輕人縱然修為尚淺,卻各個出落得氣度斐然,就連女孩子也是氣質出眾,各有風華。

而且,尤為難得的是,這些年輕人雖然風采出眾,卻各個謙遜踏實,絲毫冇有因為王氏一時的繁榮就飄飄然。

各個世家都是見過世麵的,深知這樣的氣度唯有自幼精心教養,才能培養得出來。如果是一個兩個,還能說是偶然,各個出彩,便隻能是王氏的本事了。“暴發戶”三個字,更是無從談起。

一時間,素來自視甚高的天人家族們,也稍微收起了幾分輕視的心思。

這王氏既有如此氣象,這後勁,怕是還足著呢~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酒宴上的氣氛也漸漸變得越來越熱烈。

期間,瓏煙老祖還公開露了一下麵,和來訪的天人老祖切磋探討了一番修行之道,將酒宴的氣氛推向了最**。

一時間,整個望湖酒樓二層都沉浸在了一片歡聲笑語之中。

驀地。

珠薇湖上白霧大盛,飄渺的霧氣幾乎遮蔽了小半個湖麵。

霧氣朦朧之中,一聲悠長婉轉的龍吟聲驀然自天空中傳來,瞬息間響徹了雲霄。

與此同時,一條巨大的龍影伴著磅礴龍威出現在了霧氣之中,朝著望湖酒樓的方向飛馳而來。

磅礴的威勢伴著濃重的寒意和濕氣呼嘯而至,自敞開的視窗瘋狂湧入。

一瞬間,整個望湖酒樓二樓的溫度都下降了一大截,就連桌上的熱菜都頃刻間涼透了。

窗外,那龐大的體型和磅礴的龍威帶來的強大壓迫感,更是幾乎讓人窒息。

“玄冰罹蛟!”

在場有些見識的天人老祖紛紛臉色大變,吃驚不已。

“玄冰罹蛟”乃是冰屬性蛟龍之中的佼佼者,血脈強大,龍吟聲婉轉清越,有如冰錐擊罄,極有特點,因此也很容易分辨。

而擁有如此磅礴威勢的玄冰罹蛟,恐怕已然達到六階,但凡實力稍微弱一點的紫府上人,見了它都得繞道走,不願隨意招惹。

這頭玄冰罹蛟從哪裡來的?莫非是從域外而來?難不成是長寧王氏在域外得罪了某尊獸王?

一時間,眾人都是憂心忡忡,心頭不安。

當然,暗中幸災樂禍的也有不少。

彆看在場有那麼多天人老祖,但若是這頭玄冰罹蛟對王氏發動進攻的話,怕是冇幾個會伸出援手,大部分天人老祖都隻會作壁上觀。

“諸位莫慌。”

見大家人心浮動,王守哲適時站了出來,提醒他們道:“大家仔細看看,玄冰罹蛟頭上還站著一人。”

果不其然。

濃霧之中,玄冰罹蛟頭頂隱約可見有一人影負手而立。

罡風浮動,霧氣飄渺,他/她的身形看不分明,唯有那一身的氣勢如冰峰般凜冽,如霜雪般清寒,衣袂拂動間,那氣質出塵絕俗,竟恍若神仙中人。

讓人情不自禁便生出了敬仰膜拜之情。

“原來是大人物豢養的靈獸。”

見狀,眾人齊齊鬆了口氣,隨即卻又忍不住心生好奇。

“這來的到底是哪位大人?”

“無論那位大佬是誰,有資格站在玄冰罹蛟腦袋上的,都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眾人忍不住議論紛紛。

人群之中,幾個喬裝而來的學宮弟子麵麵相覷,皆是苦笑不已。

房佑安歎了口氣,心知再瞞下去已無必要,便乾脆站起來表明瞭身份:“諸位莫要緊張,這頭玄冰罹蛟乃是紫府學宮玄冰殿一脈的鎮殿靈獸。而那位騎在玄冰罹蛟頭頂的,乃是我師尊冰瀾上人!”

說著,他心中也是苦笑不迭。

他房佑安礙於學宮規矩,不得不隱藏身份參加宴席。結果他師尊倒好,一聲不吭就騎著玄冰罹蛟過來,還真是……

算了,弟子不言師過,還是想想怎麼善後吧~

“什麼?”

南六衛各天人老祖聞言都是吃驚不已。

先前也聽聞王氏跟學宮關係非淺,卻冇想到還有學宮弟子隱藏身份藏在賓客中。

更誇張的是,大名鼎鼎的冰瀾上人竟然會親自前來。

“竟然是師尊。”

瓏煙老祖也是萬萬冇想到,自家師尊會親自過來,還騎著玄冰罹蛟,搞出來這麼大的陣仗。

她激動不已,當即從視窗衝了出去,朝著玄冰罹蛟頭上的人影行了個大禮:“瓏煙拜見……”

“師尊”兩字剛要出口,卻又被她生生嚥了回去。

她不瞭解師尊真正的意圖,實在不敢在如此公開的場合叫出“師尊”二字。

畢竟,師尊乃是學宮的上人,要注意影響的。

然而,她不叫,冰瀾上人卻冇那麼多顧忌。

“瓏煙我徒。”

霧氣渺渺之中,傳來了冰瀾上人的聲音。

她的聲音威嚴中帶著一絲寵溺,語氣中帶著一抹笑意和驕傲:“你能破而後立,成就天人,為師深感欣慰。礙於學宮規矩,為師便不下來參與宴席了。”

一時間,在場的天人老祖都是噤若寒蟬,對於王氏的估算和評價都噌噌噌往上飆。

瓏煙老祖的後台竟然如此之猛,而且如此受寵。

底下的房佑安實在冇忍住,暗中翻了個白眼。

師尊,你這也叫礙於規矩?你騎著玄冰罹蛟,如此明火執仗地來給徒弟撐腰,當誰看不懂?

王守哲則是上前行禮道:“上人礙於規矩,不能參與宴席,守哲這就命人備上靈肴,上人可帶回去慢慢吃。”

豈料。

站在玄冰罹蛟上的冰瀾上人一聲冷哼:“王守哲,本上人與瓏煙徒兒說話,乾你何事?躲遠點,彆礙了我的眼。”

“額……”

王守哲一臉無語。

這冰瀾上人什麼都好,就是脾氣太大,特彆記仇,還斤斤計較。不就是得罪過她一下嗎?這都多少年了,還耿耿於懷。

不過,腹誹歸腹誹,他還是識相地躲遠了一點。

“瓏煙我徒,此寶乃是祝賀你晉昇天人的禮物。”冰瀾上人對瓏煙老祖的語調便格外親切起來。

說著,她隨手一揮,便有一道晶瑩寒芒自她袖中飛出,向著王瓏煙飄飄嫋嫋而去。

瓏煙老祖運起一道玄氣將它接下,定睛一看,發現竟然是一件冰晶色的鱗甲,拿在手中小巧玲瓏,寶光熠熠,頗為不凡。

一旁的房佑安羨慕不已:“竟然是‘玄冰罹蛟甲’。”

這“玄冰罹蛟甲”,是用玄冰罹蛟晉升六級靈獸前褪下的鱗甲,輔以各種珍貴材料煉製而成的法寶,雖然還達不到上品法寶的地步,卻是一件極為難得的防禦性中品法寶。

在玄冰殿的代代傳承之中,向來隻有極為受寵的親傳弟子,纔會被授予此甲。

房佑安和瓏煙老祖身為玄冰殿一脈的傳人,自然不會冇聽過這法寶的名頭。

“師尊,此物太過珍貴,我不能要。”瓏煙老祖急忙拒絕。

“無妨。”天空之中,冰瀾上人的聲音飄下,“此物乃是冰瀾殿代代相傳,等你無用之時,再歸還玄冰殿便是。”

“既如此,瓏煙便拜謝師尊厚愛。”瓏煙老祖感激的拜謝道。

她知道,師尊這是真心愛護她,怕她在外麵打架受傷殞命,這才賜了寶甲。

傳下寶甲後,冰瀾上人便騎著玄冰罹蛟翩然而去,湖麵上的冰霧也漸漸消散。

可未曾散去的,是那些天人老祖們對平安王氏的熱情。

其實在此之前,有好些個不熟悉平安王氏的天人老祖,心中或多或少,都對這剛剛晉升七品的世家有所看輕。

然而,經過這一出,南六衛又有哪個世家敢再小瞧王氏?

前前後後熱鬨了足有一個多月,這場天人宴纔算是徹底結束,長寧衛也終於漸漸歸於了平靜。

自此之後。

平安王氏便正式踏入了七品世家的行列,在南六衛站穩了腳跟。

也正是從這一天起,外界稱呼王氏,也鮮少再用“平安王氏”這個稱呼,而是改為稱呼“長寧王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