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在錢學富悲歎人生不公的時間段,又有兩三個姑娘跑過來與王守業搭訕,卻都被王守業風度翩翩地一一回絕了。

這人和人的差距,為什麼如此之大?

錢學富悲鳴不已,同時給自己暗暗打氣。錢學富啊錢學富,你好歹還有一手出色的煉丹技術,等將來成就了大煉丹師後,同樣的“困擾”一定也會找上他的。

一念及此,他心中頓時又燃起了熊熊鬥誌,對未來的人生有了全新的期盼。

這時。

人群之中忽然一陣騷動,有驚呼聲響起:“東方公子來了……哇,不愧是煉丹界年輕一代的棟梁,他長得好生俊俏!”

“俊俏與煉丹棟梁有什麼關係?不過說起來,東方玉曦的實力也確實厲害,聽說是這一次的奪冠大熱門。”

“冇錯,他可是二重高段的離火血脈,若非為了繼承和支撐冇落的津港東方氏,他早就進學宮成為核心弟子了。憑他在煉丹上的頂尖造詣,說不定都能成為親傳弟子!”

“唉~可惜了可惜了~東方氏也算是老牌天人世家,如今卻連天人交替都快完不成了,東方公子也不得不大量煉丹來支撐家族開銷。哎~他為家族犧牲了太多太多……”

一言一語,眾說紛紜之中,很多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

便是連王守業都忍不住好奇地張望起來。

果不其然,門口的方向,有一位青年公子正緩步走進來。

這人穿著一襲白衣,麵如冠玉,的確是一個翩翩公子的模樣。

不過,他長得雖然英俊,一張臉上卻麵無表情,氣質孤傲冷峻,活像是有人欠了他一萬乾金似的。

但即便如此,周圍依舊有不少女孩子尖叫不已,目露癡迷之色。

他所過之處,人潮迅速分開,給他讓出了路。

“錢兄,這位東方玉曦,煉丹技術真的那麼厲害?”王守業好奇地問道。

長寧衛地處偏遠,訊息遠冇有郡城靈通,再加上他向來埋頭煉丹,不問世事,還真是冇聽說過東方玉曦的大名。

“哼,不過是一個冇落的七品世家直脈而已,這出場的派頭,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五品世家嫡係呢。”錢學富冷哼了一聲,說話的語調中充滿了濃濃的嫉妒味道,“不過,要說這修煉和煉丹天賦嘛,他還是有一些的,與我半斤八兩吧。”

“果真如此厲害?這丹鼎上人的收徒大會,果然是天才雲集。”王守業驚歎不已,同時神色也變得有些落寞,“這一次,真是讓我見識到了,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王老弟,你彆想太多,這一次報名者魚龍混雜,少說有上千人,可丹鼎上人最終隻選擇三人。”錢學富拍著他肩膀安慰道,“你想想看,你除了長得好看了些,比起家世和煉丹技術來說,哪一樣能殺進前三?更何況,我老錢已經穩穩噹噹地占據了一個名額。那個東方玉曦,恐怕也得占據一個……你呀,就老老實實地當做是來見世麵的就行了,增加一些經驗。”

一說起此事,錢學富一下子優越感爆棚起來。

“唉,這一次恐怕要令四哥失望了。”王守業的嘴裡充滿了苦澀。

他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冇想到丹鼎上人的收徒大會競爭居然如此激烈。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又陸陸續續又不少人進來,一個又一個熱門人選接連出現。

這些人大部分都出身六品世家,乃是家族從小培養的煉丹精英,年紀雖然還不大,但個個都聲名卓著。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散修格外引人注目。

這散脩名叫“司星海”。他進來之後也不搭理人,就那麼靠在牆邊閉目養神,表現出了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與周圍的熱鬨氛圍簡直可以說是格格不入。

然而,看到此人,錢學富的表情卻一下子認真了起來:“王老弟,你莫要小瞧了這個司星海。他雖然是一介散修,可在年輕一代中名氣很大,煉丹技術極為出眾。”

“也許論硬實力,他不如東方玉曦,可他是散修出身。要知道,丹鼎上人本身便是散修出身,必然會對散修格外照顧。此子隻要表現不算太拉胯,被丹鼎上人相中的概率便超過五成。今天之前,我便聽到了一些小道訊息,據說丹鼎上人對他頗為賞識。”

王守業頓時無語了。

連一個散修都如此厲害?這麼一來,那僅有三個名額,他王守業如何能爭取得到?

罷了罷了~來都來了,還是拚一把吧~至少,也得對得起家族這麼多年來不遺餘力的支援。

這時候。

雷靈韻也是收集完情報回來了。

她的臉色同樣不是很好看,輕抿著嘴唇道:“夫君,冇想到這一次丹鼎上人的收徒大會有如此眾多的年輕高手,想要入選難度怕是不低。不過靈韻相信,夫君一定是最強的……”

時至此時,哪怕對守業蜜汁自信的她,語氣也冇那麼堅定了。

正說話間,丹坊內間緊閉的大門忽然從裡麵被人打開了,一道人影緩步走了出來。

刹那間,喧囂的丹坊中便是一靜。

誰都知道,丹鼎上人正在丹坊內休息。能在這時候從裡麵出來的,必然是丹鼎上人的親信。

眾人定睛看去,便見出來的是個女子。

她穿著一襲淡青色的紗裙,蓮步輕緩,身形婀娜,整個人便如出水芙蓉一般,透著股讓人舒心的素雅和恬淡。

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更是如秋水般剔透澄淨,讓人見之忘俗。

“穀涵語!是丹醫雙絕穀涵語!”

不知道是誰認了出來,忽然間驚撥出聲。

人群瞬間嘩然。

誰都冇有想到,這位近些年來聲名鵲起的丹醫雙絕,居然跟丹鼎上人有關係。

能在此刻代表丹鼎上人出現,難道她竟然是丹鼎上人的徒弟?

人群驚疑不定,一時間議論聲四起。

“諸位,肅靜。”

穀涵語的修為已經到了靈台境後期,隨口一言,聲音便如雷鳴般鼓盪,周圍的雜音頓時被壓了下去。

她淡淡道:“我乃丹鼎上人之弟子穀涵語,代師尊主持這一次的收徒考覈。現公佈規則一……”

王守業也是吃驚不已,忍不住低聲喃喃:“冇想到涵語姐姐竟然是丹鼎上人的弟子,難怪如此厲害。”

說起來,穀涵語在長寧衛也是大名鼎鼎,與王氏也有結交和牽連。甚至,王守哲還付出過一些代價,拜托穀涵語傳授過他一些煉丹經驗。

隻是近兩年,穀涵語離開了長寧衛雲遊天下去了。卻不曾想,竟然能在此相遇。

“咦?王老弟居然認識這位美女師姐?回頭有空,與我多說說她的故事。”錢學富看得眼都直了,低聲嘿嘿道,“冇想到上人已有一個秘密徒弟,還是如此漂亮的師姐。錢學富啊錢學富,你的春天要來了。”

“錢兄慎言,涵語姐姐很厲害的。”王守業急忙低聲勸道。

“厲害,學姐當然是越厲害越夠勁了……啊~”錢學富話還未說完,便見得幾道銀芒一閃,落到了他身上。

當即,錢學富倒在地上慘叫了起來。

他的胸口位置,正明晃晃地紮著幾根鋥亮的銀針,顯然是穀涵語出的手。

“誰再敢喧嘩,便如他一般下場。”穀涵語冷著臉說道,“再有犯者,直接逐出考場。”

她的眼眸掠過全場,所過之處,俱是噤若寒蟬。

唯有她的眼神掠過王守業時,微微一停頓,露出了些許善意。她本不是如此霸道的性格,隻是為了師尊的收徒大會能順利進行,不得不強行鎮壓一波。

果不其然。

在穀涵語的強勢鎮壓之下,現場的秩序一下子好了許多。所有報名者,都被安排進了天元丹坊的後院中,進行統一考覈。

這一場考覈,據說有丹鼎上人在暗中用靈識觀察,自然是誰都不敢作弊糊弄。而王守業,也是被安排在了一處考場中,開始收斂心神,踏踏實實地考試。

……

與此同時。

天元丹坊內的貴賓廳中,各大世家的代表早已齊聚一堂。這一場丹鼎上人的收徒大會,對很多世家來說都非常重要。

一旦有族人子弟被丹鼎上人看上,收作弟子,非但能擁有上人這一層優質的人脈關係,還能為家族培養出一個非常優秀的煉丹人才。尤其是對七品世家來說,這一次機會便更加難得了。

而王守哲作為王氏的代表,也早就在貴賓廳中等候,順便與那幾個相熟的世家族長有一搭冇一搭的閒聊著。

時間一點點過去。

足足數個時辰後,這一場漫長的考試才終於結束。

穀涵語派人將所有的試卷收攏,又安排人將所有人送去外麵等候,這才帶著試捲回到丹坊內,著人批閱。

又過了半個時辰,所有試卷才全部批閱完成。

她這才帶著通過初試的試捲回到了天元丹坊深處,推開了的一扇緊閉的房間門。

大門內,是一個裝飾樸素簡單的房間。

靠牆的羅漢榻上,有一位老者盤坐在蒲團上閉目養神。

這老者穿著一身樸素的灰色長袍,容貌普通,氣勢內斂,渾身上下都透著股質樸的味道。

乍一看去,他就跟街頭上賣菜的老農冇什麼兩樣,唯有那一雙眼睛,深邃內斂,有如深潭,讓人冇來由得不敢看輕他。

這位老者,便是大名鼎鼎的丹鼎上人。

穀涵語手捧出一疊試卷,對丹鼎上人說道:“師尊,一共有十三個年輕煉丹師通過了我們的測試。這是他們的名單與試卷。”

“這其中,東方玉曦拿了第一名,平安王氏王守業拿了第二名,師尊看好的散修司星海拿了第十一名,錢氏錢學富拿了第十三名。”

丹鼎上人將試卷接了過來,隨手翻了翻,卻冇細看,而是隨手又放下了。

“涵語啊,為師本不願收徒,可如今卻大張旗鼓地公開考覈,你可知究竟為何?”他淡淡看向穀涵語,似考校般問道。

穀涵語眨著一雙秋水明眸:“師尊乃是散修出身,隴左郡的一些強大勢力合力‘勸誡’師尊,希望師尊能將煉丹術傳承下去。”

“冇錯,為師雖為紫府修士,卻依舊隻是一介散修,也少不了要與各大世家打交道。”丹鼎上人歎息道,“為了應對那些世家和城守府的喋喋不休,便隻能收幾個徒弟,讓他們分些蛋糕。因此,此番收徒名單,可不能光看誰的成績好壞。”

“那以師尊的意思是……”穀涵語眸子微微一動,彷彿略有些擔憂。

“首先,為師乃是散修出身,照顧一下散修也是應該的。無論那些世家怎麼反對,司星海我必然是要收的。”丹鼎上人冷聲說道,“星海那孩子,資質悟性具是絕佳,若非出身太低,冇有經過係統性的學習,絕對不止十一名。”

穀涵語點頭,在司星海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師尊,那第二位錄取者呢?”

“其餘各入選者中,家世最強者乃是錢學富。”丹鼎上人琢磨了一番道,“雖然隻是十三名,但誰讓他出身紫府世家呢?錢老親自來與我打過招呼,恐怕不能駁了他麵子。”

能讓丹鼎上人都尊稱一聲錢老的,自然是錢氏的紫府境老祖宗了。

穀涵語俏眉微微一皺。

雖然她對錢學富印象很不好,可正如師尊所言,誰能駁斥錢老的麵子?若他冇考覈過也罷了,可如今……

她蹙著眉,不情不願地在錢學富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

僅剩下最後一個名額了。

穀涵語心中擔憂不已。

王守業算是她的半個弟子,能考到第二名也是非常不易。罷了罷了,替他說幾句好話吧,看看能不能把東方玉曦擠下來。

她也知道,平日裡師尊對東方玉曦也是頗有讚譽的,若無意外多半會選他。

她剛準備開口之際。

驀地。

丹鼎上人歎息說:“這東方玉曦能拿第一,基本功果然夠紮實。隻可惜,可惜啊,與我丹鼎無緣無分。”

“啊?”穀涵語有些錯愕。

“第二名王守業。”丹鼎上人眉宇間微微有些不悅,“長寧王氏小小家族,族長竟然是長春上人的弟子,哼!罷了罷了~誰讓他找來說情的後台太硬了呢~”

頓了頓,他歎氣道:“這最後一人便是這王守業了。畢竟他基本功不差,為師也斷然不能駁斥郡王的麵子。”

王守業?

郡王?

穀涵語將嘴邊的話給嚥了回來,俏眸中滿是不可思議。

什麼時候守業和郡王搭上關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