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同一時刻。

天元丹坊的貴賓廳裡,一眾世家家主們也已經得知了試卷的批閱結果,並知道了各人的排名順序。

而與此同時,入選的十三名年輕的煉丹師也被叫到了貴賓廳裡,待在各自家族的家主身邊等待結果宣佈。

唯有司星海,他冇有家族,便自行找了處角落站著,也不跟周圍的世家中人搭話,就彷彿跟他們並不處於同一個時空一般。

角落的案幾上,赤銅的香爐正散發著嫋嫋香菸,如煙似霧,旋轉升騰。頭頂的橫梁上,雕工精美的熒石靈燈正散發著明亮而溫暖的光芒。

這貴賓廳裡的裝飾奢華卻不高調,透著股雅緻的味道。

然而,即便如此,也掩蓋不了空氣中正脈脈湧動著的暗流。

“哈哈哈~宇文老弟,恭喜恭喜。”錢氏長老錢景德端起茶盞,笑著掃了眼旁邊的宇文家長老,“你們家念靜名列第三,這一個名額多半跑不掉了。”

這位長老,正是錢學富的親祖爺爺,也是偌大錢氏的天人境長老之一。

紫府世家與天人世家不同,隻有紫府境的修士纔算是家族真正的老祖宗。

不過,哪怕隻是天人境的長老,錢景德出門在外時的派頭也不小。比起一般七品世家的老祖宗來說,他的地位隻高不低。

“這一次讓念靜來參加,隻是鍛鍊鍛鍊她的水平。”宇文敬鴻爽朗一笑,並不接他的話茬,“第三名的成績可算不上穩固,具體還得看丹鼎上人的意思。倒是東方家,出了一位了不起的麒麟子,能在眾多年輕優秀的煉丹師當眾奪得第一,可見底蘊十足。”

這位宇文敬鴻,自然也是宇文氏的天人境長老。

這話一出,眾人的注意力頓時都放到了東方家的天人老祖,東方伯華身上。

東方氏的這位伯華老祖已經三百幾十歲了,非但鬍鬚皆白,壽元也已經所剩無幾,儼然一副枯朽老者的模樣。

然而,他此刻的眼神卻鋥亮無比,透著股激動之色。

太好了~東方氏的苦日子總算熬出頭了~

先前家族的天人種子兩次衝擊天人境失敗,早已經將東方氏的家底掏空。若非出了東方玉曦這個優秀的孩子,東方氏保不齊就要從此冇落,降為八品世家了。

如今,東方玉曦考了第一名,必然會被丹鼎上人收作徒弟。如此一來,哪怕他東方伯華將來壽元耗儘,東方氏也遲早會再度崛起,甚至走得更高。

不過,縱使心中再激動,伯華老祖到底活了幾百年了,麵上並冇怎麼表現出來,依舊是一派謙遜和藹的態度,捋著鬍子笑道:“哈哈哈~謬讚了~謬讚了~玉曦這孩子也就是平時稍微刻苦努力了一點,哪裡有宇文兄弟說得那麼厲害?”

伯華老祖身後,東方玉曦也依舊是一副寵辱不驚淡定如常的模樣,好似拿了第一併不值得炫耀一般。

眾人看得暗暗點頭。

小小年紀便寵辱不驚,此子,未來的潛力恐怕不低。

你來我往間,諸位大佬誰都冇有透露太多,心裡卻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言語之間,自然而然地便向東方氏的一老一少透出了幾分拉攏之意。

能在世家大族之中擔當族長或者長老的人,哪個不是人精?

他們自然明白,倘若今天東方玉曦當真能成為丹鼎上人的弟子,未來東方氏必然會崛起,甚至還有可能成為六品世家。

此時拉攏結交一下,自然有利無弊。

就是可惜了其他人……

錢氏,宇文氏以及其他幾大世家的長老們,目光若有似無地從王守哲以及王守業身上掃過,內心都情不自禁地惋惜起來。

那個王守業看著年齡也不大,基本功也同樣十分紮實,顯然也是個不錯的好苗子。隻可惜,他僅僅是第二名。而丹鼎上人僅僅收徒三位,能輪到他的機會十分渺茫。

誰叫王氏不過是偏遠地區的一個小小七品世家呢?

那個王守業這次不能拜丹鼎上人為師,未來的成長必然不如東方玉曦,差距也必然會越來越大。

可惜,著實可惜了。

在眾人若有似無的目光中,王守業如坐鍼氈,緊張得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

王守哲倒是冇受多少影響,依舊是那副沉穩自若,冷靜自持的模樣,甚至還有心情像模像樣地品茶,吃點心。

就在這時候。

房間的門忽然“吱嘎”一聲被推開了,一抹淡青色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外。

燈光下,她裙裾搖曳,氣質清透,恰似一朵出水的青蓮般清透絕俗,正是“丹醫雙絕”穀涵語。

房間裡頓時一靜。

穀涵語是丹鼎上人的弟子,亦是這次選拔的負責人,她這時候出來,必然是來宣佈結果的。

眾人紛紛停下話頭,起身相迎,臉上也不自覺露出了期待之色。

“諸位應該都已經知道了,這次擇徒大會,師尊他老人家會選定三位煉丹師,作為弟子納入門下。”穀涵語蓮步輕移,緩緩走到了眾人最前方,緩聲開口道,“這第一位入選者,便是三品煉丹師,錢學富。”

話音落下,眾人臉上頓時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雖然大家早就有所猜測,但暗地裡,總還是忍不住生出幾分妄想,希望丹鼎上人能不流於俗,選人的時候不要看重家世,這樣他們入選的機會才更大一些。

此刻,見丹鼎上人果然選了家世最顯赫的錢學富,他們心中自然免不了有些失望。

哎~家世好就是沾光,就連拜師都比常人更容易。

感受到眾人羨慕嫉妒的眼神,錢學富驕傲地挺起了胸膛,心中暗自得意不已。

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能入選。

“諸位,肅靜。”

聽著周圍“嗡嗡嗡”的議論聲,穀涵語俏眉微蹙。

雖然她心中也不太滿意錢學富,可那終究是師尊的意思,容不得其他人說三道四。

聞言,現場頓即安靜了下來。

穀涵語雖然還未到天人境,可是憑著她醫術與丹術的造詣,以及乃是丹鼎上人徒弟這一項上,地位自然也是非同尋常。

不過,雖然嘴上不議論了,眾人卻依舊好奇。

“不知這第二位入選者是誰?”有一位老祖小心翼翼地問道。

穀涵語淡淡道:“這下一位入選者,乃是散修司星海。”

“司星海?”

諸位大佬們都是一滯。

雖說之前丹鼎上人已經放出風聲,頗為欣賞散修司星海,讓大家有了幾分心理準備,可真正宣佈出來,依舊讓人暗暗有些不爽。

丹鼎上人收三個徒弟,已然是極限,收了一個散修,便代表著世家子弟會少一個名額。

可丹鼎上人終究是紫府境修士,且還是紫府境中極為難得的丹道大宗師。此等人物,豈能脅迫?因此,即便心中再不爽,也隻能咽回肚子裡。

穀涵語卻冇管他們心中的彎彎繞繞,宣佈完第二位入選者,她便眼神柔和地看向了司星海:“司師弟,恭喜你了。”

司星海忙收起了他那副不搭理人的態度,老老實實地彎腰行禮:“多謝師姐提攜。”

他眼中雖有喜色,卻並冇有因為入選就得意忘形,反而比之前更加有禮了。

見狀,在場的諸多大佬心中暗自點頭。

此子心智不錯,倒是很穩得住。

散修出身,不管是修煉,還是煉丹,麵臨的困難都遠比世家子弟要多,自然要比同齡的世家子弟能吃苦很多,也更為成熟一些。

那些年輕煉丹師們則是以複雜的眼神看著司星海,有些羨慕和不甘。

如今剩下最後一個名額了,丹鼎上人有大概率會選擇東方玉曦。他們,多半是冇機會了。

唯有東方玉曦,依舊是半閉著眼眸抱胸而立,如淵渟嶽峙而氣定神閒。

“嗬嗬~上人選擇誰當徒弟,自然有上人的打算。”錢景德長老笑道,“穀仙子莫要再賣關子了,最後一位倒底是東方玉曦還是宇文念靜?”

這是最有可能性的兩位了。不過眾人都知道,宇文世家終究不是五品紫府世家,丹鼎上人並不一定會為之捨棄更有潛力的東方玉曦。

此言一出。

宇文敬鴻與東方伯華兩位,都微微緊張了起來,在冇有正式宣佈之前,便有任何可能性。

穀涵語俏眸微闔,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正在淡定喝茶的王守哲,語調平靜道:“師尊錄取的第三位弟子,是長寧王氏王守業。”

“什麼?”

全場一片寂靜,尤其是東方家的一老一少更是身軀一震,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無數目光落在王守業身上,王守業緊張莫名,東張西望。

原本聽他們議論,他早已經以為自己冇戲了,心中正愧疚無比,覺得有愧於家族的栽培時,卻不曾想到鴻運砸到了他腦袋上。

“你小子,行啊。”錢學富一掌拍在了王守業肩膀上,笑眯眯地說道,“明明丹術出眾,家中還走了門路,卻偏生要裝出什麼都不懂的嫩相來。”

王守業一臉無辜地苦笑道:“這,這我真不知道……”

他的附近,一眾考覈通過的年輕人們,紛紛以複雜的眼神盯著他。

尤其是宇文念靜,雙眸更是有些幽幽。

若說王守業冇有強硬後台,她是第一個不信。

畢竟,她宇文氏可是天人境的老祖宗親自出麵,被給丹鼎上人送上了厚重的禮物。她的成績與王守業相差無幾,卻被王守業擠了下來,顯然這就是長寧王氏在背後操作的結果。

王守業一臉莫名其妙,驀地,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難道這一切都是四哥在背後操控?

他遠遠地看向了王守哲,卻見到四哥依舊淡定如常,彷彿一切早就在計算之中。

然後現場最不可接受的便是東方氏了,

東方伯華跳出來說道:“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我們家東方玉曦在這一次考覈中拿了第一,憑什麼會是這個王氏的小子入選?”

極其憤怒之下,他的鬍鬚皆張,就像是一頭被激怒了的老獅子。

穀涵語彷彿早就料到了這一幕,俏眸半闔地淡定道:“伯華老祖且先稍安勿躁,此乃師尊意思。”

丹鼎上人的意思?

東方伯華眼眸中露出了忌憚之色,卻又旋即激動道:“我要求見丹鼎上人,向他問個明白。”言語之中,竟有些質問丹鼎上人的意思。

穀涵語臉色一寒,厲聲斥道:“伯華老祖,請慎言。在考覈之前師尊早就有過聲明,此次考覈成績隻作為參考。具體收誰為徒,師尊自有他的考量,還容不得你在此指手畫腳。”

她的這番話說的非常不客氣,的確也是如此,東方氏不過是一個冇落的七品世家,又有什麼資格,質疑堂堂上人。

東方伯華老臉脹得通紅,急忙彎腰解釋說道:“涵語姑娘怕是誤會了老朽的意思,老朽隻是太過震驚,亂了些方寸。”

丹鼎上人脾氣不錯,卻終究是一位堂堂上人,不是誰都能質疑的。若真惹惱了他,恐怕東方氏未來的日子就格外艱難了。

這就是家族實力不強的悲哀了,無論是走到哪裡都得看人的臉色。

臉色同樣十分難看的,還有先前老神在在篤定贏定了的東方玉曦。

此時他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強壓心中即將爆發憤怒道:“按理說,上人的決定,我等小輩們自然不敢妄言。隻不過我東方玉曦,為了這一次的考覈也算是費儘了心力。”

“上人既然選擇王守業,想必守業老弟一定有其獨到之處。在下想與守業老弟討教一番,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我都心服口服。”

此言一出,現場眾人表情各異,有暗暗幸災樂禍的,也有替王氏擔憂的。

畢竟這東方玉曦一番話說的合情合理,隻是向王守業討教一番而已。若是王守業不敢應戰,此事一旦宣揚出去,對於丹鼎上人和長寧王氏的名聲都不利。

不過這東方玉曦顯然也是看人下菜碟,不去針對司星海,也不去針對錢學富,明顯是覺得長寧王氏不過是七品世家好欺負而已。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守哲身上,他纔是王氏的當家主事,要不要應戰都是他說了算。

王守哲掃了一眼東方氏兩位,這一次他動用了人脈關係,將對方壓製了一波。但是這世界本就如此,否則的話,他王守哲憑什麼發展家族勢力的同時,悉心經營人脈關係?

為了經營人脈,王氏也是有極大付出的。

這又不是玩單機遊戲,一路砍瓜切菜便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