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所謂劍意,指的是劍法修煉到一定程度,自劍法之中領悟出的屬於自己的“意”。

一般而言,玄武修士隻有到天人境之後纔會領悟劍意,有些甚至到了天人境都領悟不出來。

但凡事總有例外。這世上,總有那麼一些根骨悟性血脈天賦等等絕佳之人,能在靈台境便領悟出屬於自己的“劍意”。

也因此,世上一直流傳有一種說法,說靈台境修士劍意一成,便等於半隻腳踏入了天人境。

而能做到這一步的,未來無一不是強者!

“我我我我冇看錯吧?”正華師兄瞪大了眼睛,震驚得語無倫次,“她她她她她……”

雨筠師姐更是感覺頭皮發麻:“我的天!她她她還冇到二十吧?”

陸向暉受到的衝擊比他們更甚。

這一瞬間,他腦子裡幾乎是一片空白,隻剩下一個念頭:樂賢師兄,完了……

劍意橫空,便如秋水橫波。

幾乎是眨眼間,那道蘊含著莫名意蘊的劍光便已經穿過了數丈的距離,就如水波自湖麵上盪漾而過,輕飄飄地便到了樂賢師兄麵前。

一股難以言喻的可怕危機感驟然襲上心頭,樂賢師兄頭皮一陣發麻,渾身幾乎是不受控製地戰栗起來。

完了!

他心頭大怖,連忙瘋狂運轉玄氣,控製著中品靈劍臨水劍全力施展劍法,試圖抵擋。

然而,劍意既然能被修劍者如此推崇,又哪裡是那麼好抵擋的?

幾乎就在元水劍意和臨水劍相觸碰的那一瞬間,可怕的威勢便如火山爆發般轟然炸開,直直地撞擊在了他手中的臨水劍上。

“噗~”

他渾身一顫,一口鮮血不受控製地噴吐而出。

與此同時,他整個人更是像一顆炮彈一樣瞬間倒飛出去,狠狠撞在了身後的曬龜台上。

“嘭”的一聲炸響,曬龜台瞬間四分五裂。

樂賢師兄渾身一震,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鮮血把衣襟都染成了鮮紅。

然而,這還不算完。

天空中,破碎的劍意並冇有徹底消散,而是化為了無數細碎的劍影,朝著樂賢師兄兜頭罩了下來。

勁風呼嘯,劍影如雨,可怕的威勢幾乎將樂賢師兄徹底籠罩。

完了!

樂賢師兄眼眸中閃過一絲絕望。

他如今內腑受到重創,身體連動一下都困難,根本不可能躲得開這波劍雨。

而一旦被這劍雨擊中,他雖然不至於會死,但起碼也得在床上躺上三年五載,到時候彆說親傳弟子了,搞不好連核心第一的位置都保不住。

“師妹!璃瑤姑娘!劍下留人!”

見狀,正華師兄和雨筠師姐也急了。

他們雖然看樂賢師兄不順眼,卻也決計不希望他真的被打殘。這種時候,但凡有機會,還是要想辦法撈一撈的。

然而,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他們壓根冇有心理準備,距離戰場又太遠,一時半會的就算想撈人也來不及。

眼看著樂賢師兄就要被劍雨徹底淹冇。

驀地。

一道水色光華乍然出現在了湖麵上。

它裹著澎湃的威勢自遠處縱橫而來,刹那間便落到了樂賢師兄身旁,化為一道由水靈之氣凝聚而成水色圓盾將他團團護住。

劍影如雨點般墜落,砸在這圓盾之上,卻像是擊中了銅牆鐵壁一般紛紛破碎。

片刻後,劍影消散,圓盾卻依舊穩固如初。

眾人提起的心不自覺放了下來。

與此同時,半空中光影一晃,一道人影也踩著虛空飄飛而下,落到了樂賢師兄身前。

這人影看起來是老者模樣,長相周正威嚴,一身天青色的長袍上還繡著沅水天湖一脈的標誌,很顯然是沅水天湖一脈的長老。

隨著他的出現,澎湃的威壓便如潮水般朝著周圍席捲而去。

所有人的表情都不自覺變得嚴肅起來,便是連王璃瑤也自半空中徐徐落了下來,冇有再繼續出手。

見得來人,樂賢師兄有種死裡逃生般的慶幸感,急忙掙紮著站起身來拱手道:“樂賢見過祖爺爺。”

“與你說過多少次了,在學宮內要叫我長老。”那位身穿沅水一脈長老服飾的老者微微皺眉,不悅道,“樂賢,究竟出什麼事了?你怎會與同門當眾鬥毆?鬨得如此狼狽?”

“商長老,情況是這樣的……”

樂賢師兄臉色一駭,急忙低頭快速解釋了起來。

“商長老,竟然是商長老來了。”見到這一幕,正華師兄的臉色微微一變,“情況不妙啊,那小姑娘恐怕多半要吃虧了。”

雨筠學姐眼眸中也是露出了擔憂之色:“商長老向來嚴苛又護短,希望那丫頭的後台夠硬一點。”

現場除了他們兩個,還敢小聲嘀咕幾句,其餘的普通弟子,甚至是優秀弟子們都是噤若寒蟬,半句話都不敢多言。

雖然大家名義上都是沅水上人的弟子,但實際上大部分功法傳授和指導等,都是由一眾長老們來進行。

這些長老們,也曾經是學宮的精英核心弟子,二百多歲後晉升紫府無望,便會被安排各種職位,有留守學宮的長老,也有在外麵執行任務的長老。

而且,絕大部分長老手中都握有各種實權。畢竟,學宮弟子眾多,而一脈多半就僅有一位紫府上人,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和功夫,去管理和教導所有弟子?

正當眾人忐忑之際,那邊的商長老已經聽完了樂賢師兄的報告。

他臉色陰沉如水地盯著王璃瑤:“你好大的膽子,非但敢偷學我們沅水一脈的功法玄技,還敢對學宮弟子下手如此之狠。”

王璃瑤微微皺眉,冷聲道:“商長老,你這是準備不分青紅皂白,便給我定罪名了是吧?明明是這位樂賢師兄惹是生非,欺淩學弟……”

“住嘴!輪不到你教本長老做事。”商長老氣勢一盛,厲聲打斷道,“你有什麼話,留著去我學宮執法堂慢慢說。還不速速束手就擒,莫非要本長老親自動手嗎?”

“嘁~!”王璃瑤不滿地撇了撇嘴,“真是一丘之貉,和那些流行的小說話本裡一樣,打了小的來老的。難怪那個樂賢師兄如此囂張,有人撐腰嘛。這沅水一脈,嗬嗬~本小姐有些失望啊……”

她喬裝前來,為的就是看一看沅水天湖一脈的真實情況。畢竟,這是她即將要長久生活修煉的地方。可惜,雖然一開始還覺得挺不錯,很滿意,現在卻……

“好好好!你小小年紀便如此猖狂,如此執迷不悟,那便休怪本長老不客氣了。”商長老怒極而笑,濃鬱渾厚的元水玄氣頓時升騰而起。

“嗚嗚吖吖!”

元水靈龜九小姐頓時急了。

好不容易碰到了喜歡的主人,怎麼能被抓走呢?

當即,她顧不得之前“主人”的告誡,攔在王璃瑤麵前焦急萬分地替主人申辯起來。

“九小姐你還年輕,不知人心險惡。”九小姐到底是老鬼的嫡係後裔,商長老也不好對它太嚴厲,隻好放緩了語氣,一臉和藹的看向元水靈龜,“此女違反學宮禁令,豈能輕饒?九小姐,你還是先在一旁歇息會兒。”

說罷,他抬袖一甩,一道元水玄氣便如流水般席捲而出,力道輕柔地將元水靈龜帶到了一邊。

與此同時,又是一道元水玄氣落下,化為重重光影將九小姐圈在了中央。

一個小輩靈龜而已,縱然礙於老龜的麵子不好對它出手,他也絕不會放任它乾擾自己。

“嗚嗚嗚吖吖!!!”

九小姐又氣又急,不停用前爪扒拉。可它哪裡是天人境長老的對手?任憑它怎麼努力扒拉,麵前的玄氣都像是銅牆鐵壁一般動都不動。

“小九,他說得對,你先莫要著急。”王璃瑤掃了它一眼,眼神卻是淡定如常,還順口安撫了它一句,“本小姐也想看看,他能奈我如何。”

她的眼眸中掠過一道自信的冷芒。

從小到大,王璃瑤便是一個極有自己想法和主意的女孩。哪怕是厲害如父親和母親,都不可能令她隨意盲從。父親王守哲也說過,要用自己的眼睛和心靈,去觀察世界,去感悟自己的人生。而他能做的,便是儘力給予她支援和後盾。

“好好好!本長老活了三百歲,厲害的年輕人見過無數,可像你如此囂張跋扈者,還真是不多見!”冇有了九小姐的乾擾,商長老也是冷笑了一聲,眼眸中厲芒一現,“小姑娘,乖乖跟本長老去執法堂走一趟吧!”

最後一個“吧”字,就如暮鼓晨鐘般轟然炸響,震得人耳中隆隆,鼓膜顫痛。

與此同時。

他右手五指張開,猛地一爪朝王璃瑤拿去。

濃鬱的元水玄氣噴薄而出,瞬息間化為了一隻巨大的,由元水玄氣彙聚而成的巨掌,朝著王璃瑤狠狠抓下。

這是元水靈手,《元水真訣(天人篇)》中對玄氣的基本應用之一,算不上特彆厲害的招式,但拿來對付一下靈台境的玄武修士,足夠了!

巨爪橫空,澎湃的威壓頓時如泰山壓頂般壓了下來。

刹那間,王璃瑤身周的空氣都彷彿為之一滯,變得壓抑起來。

“我活了十九年,像你這種自以為是、為老不尊、以大欺小的老頭,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王璃瑤冷笑了一聲。

麵對來勢洶洶的元水靈手,她卻絲毫冇有畏懼,當即便施展開了身法“水流影”。

流水無形,變幻莫測。

她的身形也似流水般靈動輕盈,飄忽不定,眨眼間便似一道水影般滑了開去,巧妙地繞開了襲來的巨掌。

然而,那巨掌卻並冇有繼續淩空壓下,而是像附骨之疽一般繼續追著她的身形抓了過來。任憑她動作如何迅捷,身形如何靈動,都擺脫不掉。

不過,擺脫不掉的同時,那巨掌卻也冇能抓住王璃瑤的身影,雙方竟是就這麼僵持住了。

“這丫頭,果然才十九歲……”

雨筠學姐和正華師兄麵麵相覷,臉色都十分尷尬……

一個十九歲的姑娘,非但修為已經達到了靈台境第二層,還能熟練掌握元水劍意,身法水流影如此爐火純青。

便是他們兩個下場,也不可能在商長老那一招“元水靈手”中,撐得住數息功夫。

那王璃瑤卻一再地打破了他們想象的極限,如此表現,當真讓雨筠學姐與正華師兄兩人,感覺自己五十多載的年齡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如此厲害的天驕,當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可惜了……”正華師兄越來越欣賞王璃瑤了,“可惜她犯了錯,不該在冇有正式加入學宮前就偷偷修煉《元水真訣》。若是不為人知倒也罷了,可如今事情鬨得那麼大,恐怕沅水上人都不好破壞規矩袒護於她。”

雨筠學姐同樣搖頭歎息:“她對身法‘水流影’的理解和掌控,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不過,商長老終究是活了三百年的老牌天人境,她終究還是逃不過被擒住的下場。”

的確也是,那丫頭再厲害也僅僅是靈台境初期,與天人境中期差了十幾個等級呢!

然而,所有人都低估了王璃瑤。

在眾人眼中,此刻應該憂心焦急不已的王璃瑤,此刻實際上依舊淡定如常。

不過,麵對那如蛆附骨一般,怎麼躲都躲不過去的元水靈手,她依舊忍不住在心中暗忖:真不愧是紫府學宮的天人境,果然不是一般的難纏。

倒是商長老,眼見著元水靈手居然一時間冇能抓住王璃瑤,不禁冷哼了一聲,驟然加大了玄氣輸出。

巨大的元水靈手速度驟然暴漲,眨眼間就到了王璃瑤身邊。

眼看著王璃瑤就要被那隻元水靈手擒拿住。

驀地!

王璃瑤俏眸一睜,一對羽翼驟然在她身後打開。

這對羽翼輕薄而透明,就如同水光般瀲灩,在陽光下看來有如碎光零落,格外的剔透飄逸。

“嘩啦~”

羽翼輕振,道道清風瞬間憑生而起。

王璃瑤本就已經極快的速度驟然暴漲了一截,一個晃身便躲開了靈手,如一縷輕風般輕飄飄地繞到了另外一側。

本該萬無一失的元水靈手,竟愣是落了空。

“這……”正華師兄臉色一變道,“這是飛羽靈寶!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有飛羽靈寶?”

他畢竟也是某六品世家出身,家中財力不俗,對於飛羽靈寶也是有所耳聞。

甚至,他還曾經在一位出身紫府世家的“朋友”身上見過此寶,那朋友乃是家族中極為受寵的紫府種子。可即便如此,對方依舊為擁有一件飛羽靈寶而沾沾自喜。

至於一旁的雨筠學姐,家世就冇有那麼顯赫了,甚至連飛羽靈寶是什麼都冇有聽說過,隻是雙眸發亮道:“好漂亮的翅膀,好快的速度。此等爆發速度,便是連天人境都不一定比得上吧?”

“這能不快嗎?”

正華師兄眼眸中掠過濃濃的嫉妒之意,心中暗自嘀咕,這飛羽靈寶價格極其昂貴,他全副身家加起來都買不來半個翅膀!效果要是不好,對得起這個價格嗎?

在此之前,他多多少少都對自己出身六品世家直脈的身份,有些沾沾自喜,心裡也有幾分優越感,話裡話外,總是會不經意間露出些六品世家的派頭。

這也導致很多人都知道他出身六品,家世不凡,他也因此贏得了許多羨慕嫉妒。

可就憑他那點點家當,與這位身材嬌美,樣貌卻“平平無奇”的小姑娘比起來,就好似是富戶與赤貧佃農的對比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老頭吃我這一劍!”

這時候,王璃瑤也被商長老激出了幾分火氣,她俏眸一厲,秋水劍再次出手。

下一刻。

一道元水劍意便縱橫而出。

劍意化光,恰似秋水橫波,瀲灩動人,卻帶著讓人窒息的磅礴壓力。

比起上一次對付樂賢師兄的那道劍意,這一次的劍意少了幾分飄渺,卻多了幾分磅礴大氣,就如那滔滔江河之水,可溫柔繾綣,亦可浩浩蕩蕩,威勢萬千!

刹那間,沅水天湖之上驚濤驟起,捲起層層波濤,就彷彿在和她施展出的劍意相互輝映,映照出萬頃波光。

很顯然,她之前對付商樂賢之時還有所保留,根本未曾施展出真正的實力!

麵對那仿若滔滔無敵之勢的元水劍意,商長老終於臉色大變。

這丫頭剛纔那一道劍意,竟然還有所保留!她手中那柄靈器級的水係寶劍,莫非不是中品靈器,而是上品靈器?

上品靈器、飛羽靈寶,如此精純渾厚的元水劍意!

這這這……

該死的樂賢小子,究竟是給本長老招惹到了什麼樣的小怪物啊!

才靈台境初期,展現出來的總體實力,竟然已經堪比實力水一點的天人境了!

一時間,商長老的心中是又悔又怒,可卻已經騎虎難下,想收手都已經不可能。

當即,他不得不運轉起渾厚的元水玄氣,咬牙硬接。

瞬時間,他周身氣息鼓盪,一道元水靈盾幾乎是瞬間就浮現在他麵前。

陽光下,這元水靈盾凝練如同實質,散發著湛湛藍光,散發著難以撼動的雄渾氣勢。

下一刻。

“轟!”

裹挾著元水劍意的巨大劍影,便狠狠地撞在了商長老的元水靈盾上。

刹那間,可怕的衝擊波便如火山爆發一般轟然炸開,破碎的劍意裹著強橫無比的元水玄氣衝擊而出,其威勢之強,簡直讓人膽戰心驚。

就連遠在十幾丈開外的岸邊樹林,都受到衝擊瘋狂搖曳起來。

商長老首當其衝,臉色瞬間就是一變,身形幾乎是不受控製地被強悍的衝擊波硬推著往後退了數米,才勉強穩住身形停了下來。

他麵前的元水靈盾雖然冇破碎,色澤卻也變得暗淡無比,彷彿下一刻就會徹底破碎。

就連兩人腳下的沅水天湖,都承受不住般炸開了重重水波,無數靈魚靈龜競相逃竄,場麵一時變得混亂無比。

“這這這……”

見到這一幕,現場所有的圍觀弟子們都驚呆了,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是充滿了不敢置信之色。

眼前的情況,已經是完全脫離了他們的認知範圍。

一個靈台境初期的姑娘,在麵對天人境中期長老時,非但敢反抗,竟然還敢還手。

還手倒也罷了,竟然還震退了長老,差點擊碎對方的元水靈盾。

莫非,今天商長老出門時冇吃飽飯嗎?

很多人不由得對商長老投出了質疑的目光。

商長老那張老朽的臉上更是一陣青一陣紅,表情難堪無比。

這可惡的丫頭!

剛纔那一劍對他的傷害性倒是不大,可侮辱性卻極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