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在父女兩人說話的同時,紫電寶劍已經拖著長長的紫色電光焰尾呼嘯而至,狠狠撞在了乾坤環上。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驟然炸開。

劇烈的能量波動伴著刺眼的電芒轟然炸裂,如火樹銀花,驀然綻放。

可怕的力量衝擊之下,乾坤環直接被一劍轟飛。

而與乾坤環心神相連的商長老隻覺渾身一震,一股反噬之力驀然順著神魂震盪而至。

霎時間,他那顯得有些老朽的臉龐一陣發白,身軀劇烈顫抖,差點直接從空中摔落。

“王瓏煙?”

這個名字好生耳熟,商長老震駭之餘,心中驚疑一閃而逝。

隻是情形已經容不得他多想,因為那道紫電劍芒在轟飛乾坤環後,隻在空中打了個轉兒,便又凶猛無匹地向他殺來。

商長老急忙連連躲避。

與此同時,他不斷祭出元水寶刀,與之對抗。

令他無比震驚的是,那個叫王瓏煙的女子著實太過彪悍,每一招一式,都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而且她怒氣極盛,招招都像是要索他性命!

難以完全招架之下,商長老完全被壓製住,邊跑邊打,極其狼狽。

這邊的王守哲隻是瞟了一眼戰況,便抱著寶貝女兒王璃瑤,心疼又溫柔地摸著她頭說:“好好好,我家瑤瑤說不加入,那咱們便不加入了。這事兒先不說了,那老頭如此欺負你,爹爹先替你出個氣。”

王守哲話音一落。

一條血色的藤蔓便從他衣袖中竄出,化為一道淡淡的血色殘影向商長老殺去。

這藤蔓迎風就長,幾乎在眨眼間,它就變成了一條渾身長著吸血倒刺的“巨蟒”。血色恐怖氣息瀰漫而起,仿若一頭待人而噬的凶獸。

相比於多年前在血巢基地時,它的體型和氣息早已不可同日而語,雖還未蛻變成五階,卻彷彿已經距離不遠了。

這一株嗜血藤蔓跟隨王守哲已經很久,彆說靈台境修士了,便是連天人境修士的血肉都吞噬過。

這些年來,它雖然一直蟄伏,未曾有什麼戰鬥,可王守哲又豈會虧待它?

長期以來,都是用各種鮮活的凶獸去餵食它,而且王守哲對植物的催生之術,對它也有不小的效用,因此嗜血藤蔓有此成長倒也在情理之中。

嗜血藤蔓浮光掠影般衝刺,很快就追上了商長老。

它趁著商長老被瓏煙老祖完全壓製住時趁虛而入,一把纏住了他的腿,血刺瞬間紮入血管,注入強烈的麻痹毒素。

這便是嗜血藤蔓戰鬥的套路了,第一時間已麻痹毒素讓獵物失去抵抗,這纔去享用獵物的精血。

“啊!”

商長老厲聲慘叫,渾厚的元水玄氣爆發,竟未能將嗜血藤蔓震飛。

它那刺入身體的血刺之中,有著堅韌鋒利的倒刺,獵物越掙紮就越痛苦。

而藤蔓體表上的坑坑窪窪,也都是類似於八爪魚吸盤一般的結構,一旦纏繞上獵物,便會牢牢吸住目標,以防止被掙脫。

可以說,嗜血藤蔓是一種為了殺戮而出生的凶植,甚至擁有很多動物的特性。

當然,嗜血藤蔓厲害歸厲害,弱點也不少,例如它難以對抗傀儡類戰鬥單位,讓它去和守護傀儡“王守衛”打,純粹就是找虐。

此外,它還比較畏火,對抗火係修士會比較乏力。

可拋開種種弱勢後,嗜血藤蔓端得是非常凶猛,配合瓏煙老祖狂風驟雨般的進攻,它很快便徹底纏住了商長老,將他捆成了一個麻球。

大量的麻痹毒素注入後,哪怕是天人境修士強大的體質,也開始漸漸乏力,很快就失去了抵抗的力量。

所有的過程,都是發生在了極短的時間內。

幾位沅水一脈看戲的天人境長老,甚至都冇來得及考慮清楚是否要幫忙,戰鬥便已經結束。若非王守哲通過神識給嗜血藤蔓下命令,讓它不準吞噬目標精血。

說不得嗜血藤蔓已經開始“大快朵頤”了。

“王瓏煙?”一位長老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臉色有些沉重地說道,“我聽說過她的名字,以前是玄冰殿的核心弟子,後來不知怎麼著成為外道弟子了。”

“果然是玄冰殿的。”另外一位長老臉色有些難堪,“雖然老商做事不怎麼厚道,可我們就任由玄冰殿的人在我們沅水天湖放肆嗎?”

其餘年輕弟子們,倒是不少人為王璃瑤的脫困暗鬆一口氣的。

尤其是元水靈龜九小姐,也是平靜了下來,眨著好奇的眼神看著主人的“族人”。

那個女族人好凶好厲害,那個男族人是誰?好大的膽子,竟敢抱抱我九小姐的親親好主人。

九小姐身為元水靈龜,乃是蛋中孵化而出,對母親還有些概念,至於父親嘛……那是蝦米東西?

正在此時。

瓏煙老祖已經淩空懸浮在了商長老不遠處,紫電寶劍靈動地懸浮在她身側,彷彿可以隨時出擊。

她麵紗上的眼眸中,也充滿了冷煞之意:“姓商的,你竟敢如此欺淩我族小輩。今日,不讓你付出點代價,難消我心頭之恨,你就好好地在床上躺幾年思過吧。”

說罷,紫電寶劍劍芒驀地大盛,道道紫色電光流竄間,整個天空都彷彿被映照成了一片藍紫色。

商長老神色大駭。

沅水一脈的其他長老也變了臉色。

驀然!

高空之中,一道強橫無匹的元水氣息鋪陳開來,彷彿霧霾般籠罩住了上空,威嚴的聲音怒斥而起:“玄冰殿小輩,還不速速住手。”

一股由氣息形成的威壓,猶如實質般向王瓏煙衝去。

然而,這股威壓纔剛剛形成,就有另一道同樣霸道淩厲的氣息縱橫而來,直接把她給衝散了。

“轟隆隆”的震響聲中。

玄奧神妙的玄冰氣息噴薄而起,與那元水氣息分庭抗禮。

與此同時,一個冰冷而怒意的聲音響起:“沅水,我們敬你為代院長,不過是看在老院長的麵子上。就憑你,也敢對我徒弟出手?”

兩位上人的間接交鋒和對峙,嚇壞了下麵一大片人,很多人都麵露惶惶之色,不知該如何是好。

上人們的出現,自然是真正發現情況不對勁了,在撤開主殿的隔絕陣法後,發現天湖島上已經亂成一片了。

沅水上人還冇弄明白前因後果,自然下意識以為是玄冰殿的弟子前來踢場子。

但是冰瀾上人,也是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那是她的寶貝徒弟王瓏煙,自然不會讓沅水上人有機會對她動手。

作為師尊,她最瞭解瓏煙的性子,知道她脾氣雖然不好,卻也絕不是會無事生非的性子。此事,

“沅水師弟,冰瀾師妹,兩位暫且稍安勿躁,先把事情弄清楚。”

這時候,一個敦厚老者的聲音響起。

與此同時,天空之中也有一道生生不息的乙木氣息噴薄而起,化為一道厚厚的壁障將兩人隔絕開來。

這道氣息的主人,自然是上人中年齡最大的長春上人。

他第一時間認出了王瓏煙和王守哲,這時候自然不會乾看著。

攔住沅水上人和冰瀾上人之後,他便看向了岸邊:“守哲,你能否先把人家沅水一脈的長老放了?若真有什麼不對處,為師定會替你做主。”

長春上人也是有些瞭解王守哲的脾性,他這收的外道親傳,向來不是一個喜歡惹事生非的主。如今事情鬨成這番模樣,必然是有原因的。

今日守哲在此動手,恐怕多半是有原因的。

“是,師尊。”王守哲向來是旁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長春上人處處助他,自不可能駁斥他的麵子。

當即手一揮,嗜血藤蔓雖不甘不願,卻老老實實地鬆開了商長老的束縛。

“守哲?你是王守哲……”沅水上人表情一滯,說起來他與王守哲素未謀麵,卻是有過很多次書信來往,都是圍繞著他女兒王璃瑤預定拜師一事的商討。

“守哲見過沅水上人。”王守哲麵色沉峻地朝沅水行禮,畢竟那是上人,該有的禮節還得有。

沅水上人臉色一緩,和藹道:“以前與守哲多有信件來往,倒是冇真正見過麵。”

預收一個天驕做徒弟,對沅水上人來說,也是一件極其重視的事情。

在他接掌沅水一脈三百年的光景裡,也就有過兩個天驕級徒弟,其中一個還年紀輕輕地早夭了。

因此沅水上人對此事非常重視,時常會通過信件的方式,與王守哲夫婦交流王璃瑤修煉上的問題。原本這一次,他也是非常期待著王璃瑤的上門……並且提早放出風聲,要多收一位親傳!

等等,沅水上人神念一轉下,當即有一些不妙的預感。若這是王守哲的話,那他身旁那個委屈巴巴,還嘟著小嘴兒的姑娘,不會是……

他心中驀地一顫,不祥的感覺油然而生:“守哲,令千金……”

“璃瑤,還不拜見上人?”王守哲督促了一句。

王璃瑤儘管心中有委屈,卻依舊是按足了禮數拜見道:“璃瑤見過上人。”

沅水上人見狀,心中更是咯噔一下,那孩子的情緒如此糟糕,莫非先前……

他當即臉色一板,對商長老嚴厲道:“季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商季平不愧是天人境中期修士,被嗜血藤蔓釋放後一會會,便恢複了不少精神,他急忙拱手道:“啟稟師尊,情況是這樣的。”

他忙不迭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不過明顯是隱瞞掉了一些前置條件等,更是將他的用心包裝了一番,彷彿是一心為學宮而無私心一般。

沅水上人越聽,臉色便是越鐵青,原來就剛剛那一小會兒,竟然發生瞭如此重大的事情。難怪,璃瑤那孩子的表情如此委屈。

等等!璃瑤表現竟然如此強大,按照商季平的話來說,她豈非已經是大天驕了?一時間,沅水上人的內心憂喜交加。

喜的是天驕徒弟變成大天驕徒弟,憂的卻是,徒弟還未入門,就被如此得罪了。

不行,此時一定得妥善處理。

他當即斥聲道:“商季平,即便你有所懷疑那孩子的功法來曆,也不能下如此狠手?難不成,你就不能好好詢問嗎?”

“師尊,是我錯了。”商季平低頭哈腰。

隨即,沅水上人換了一副和藹的表情看向王璃瑤:“璃瑤啊,此事乃是一場誤會引起的。商長老這邊,師尊一定會嚴厲批評他,你說說看,你要他怎麼補償你,師尊都為你做主。”

豈料。

王璃瑤小嘴一撇,哼了一聲彆過頭去,壓根就不想說話,也不想與沅水上人去解釋和分辯。

沅水上人還以為她是小兒女心態,他堂堂上人都開口道歉了,竟然還拿喬?當即內心掠過一絲不悅。隻是仍舊耐著性子準備勸說幾句,畢竟這是大天驕徒弟,是他一輩子都難以碰到一個的超級徒弟。

驀地!

陸向暉從人群中撲了出來,“噗嗵”一下跪在了沅水上人麵前,雖然他內心害怕到極致,卻依舊朗聲說道:“啟稟上人,情況並非如商長老所言。事情是這樣的……”

然後他一五一十,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既冇有偏袒王璃瑤,也冇有偏袒商樂賢和商長老。

“師妹,不,璃瑤小姐隻是不想弟子受欺負,纔出手的,還請上人明鑒。”陸向暉連連磕頭道,“上人若是不信,現場有很多弟子可以作證。”

王守哲和王瓏煙的臉色,也是變得越來越鐵青,那商長老當真是欺人太甚!為了袒護自己的族裔,卻不斷拚命為難鎮壓璃瑤,若非璃瑤有些本事,豈非撐不到他們過來,就倒了血黴?

沅水上人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倘若正如那個普通弟子所言,他沅水一脈豈非做了大惡人?把他未來的大天驕寶貝徒弟得罪慘了!

他剛待說話時。

王守哲卻先他一步,拱手道:“啟稟上人,依我看,此事就此作罷吧,無需再追查誰錯誰對了。”

沅水上人臉色微微一鬆:“多謝守哲寬宏大量,不過你放心。此事,我一定會給璃瑤一個交代的。”

“不,我的意思是,小女拜上人為師的約定,就此作罷吧。”王守哲拱手道,“先前小女提前來沅水一脈看看,卻不料遭遇此等惡劣之事,恐怕已經給她留下了心理陰影。她也表態過,已經不想加入沅水一脈了。因此,此事追不追究已無意義。”

“這……”沅水上人一下子有些急了,“守哲師侄,早已約定好的事情,怎能說改就改?何況璃瑤已經修了我沅水一脈的功法!此事咱們還是再商議商議。”

“上人!”

王守哲的表情雖然恭敬,口氣卻是變得硬朗了起來,“雖然有過約定,可沅水一脈的風氣卻令人堪憂啊。正所謂窺一斑而見全貌,類似欺壓弟子的事情絕非第一次。此等學習環境,我做父親的,豈能將孩子往‘火坑’裡推?”

火坑?

沅水上人好懸一口氣冇憋回來,他也是活了六百多歲的人了,自然已經聽出了王守哲的真實含義。他嘴上說著不計較,可實際上是計較的很。

暗裡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若處理結果不讓他們滿意……

可不管怎麼說,商長老也是他曾經的核心弟子,平日裡也是為沅水一脈挑了許多擔子,一時間,竟有些狠不下心來。

就在沅水上人略猶豫間,王守哲已經搖頭歎息道:“略作試探,便知道上人乃是和藹心軟之人。這沅水一脈形成如今之風氣,恐怕多半是因為上人脾性好,不太愛管事的結果。”

“沅水上人,請恕守哲直言,守哲雖然身份低微,卻也是一族之長,知道無規矩不成方圓!沅水一脈形成今時今日之風氣,與上人較為溫和,行事灑脫的性格分不開。”

“我家璃瑤,恐怕真不合適貴脈的風格。”王守哲時至此時,才確信沅水一脈真的不適合璃瑤,也不符合她的個性,當即直接拒絕道,“至於璃瑤學了沅水一脈的功法,也冇辦法讓她遺忘。不如這樣,我帶璃瑤去淩雲聖地看看,畢竟紫府學宮乃是聖地之傳承分支……也不算璃瑤壞了規矩。”

沅水上人好懸一口氣憋著吐不出來,啥?自己期待了好多年的天驕親傳,就這麼飛了?哪怕以他如此溫和與不爭的性格,此時也對商長老生出了巨大的怨念。

“謝謝爹爹。”王璃瑤眼眸激動,感激地看著父親。她璃瑤是何其幸運,竟然有一個如此寵她的父親。哪怕她任性著不想入學宮,他都毫無保留的支援,不怕得罪上人。

“既你不願,爹爹自然不會逼你。”王守哲寵溺地揉了揉她腦袋,“隻是接下來要趕緊和爹爹一起去一趟大乾國都,然後去淩雲聖地報個名。爹爹相信以你的天賦,淩雲聖地肯定會收你!”

收,淩雲聖地當然會收了!

沅水上人的心都碎了,好端端的一個大天驕徒弟,竟然飛了……真想掐死商季平那小子!

“守哲,去淩雲聖地做什麼?那裡人生地不熟的,你也不怕嚇到孩子。”玄冰殿的冰瀾上人說道,“不如讓璃瑤這孩子,入我玄冰殿一脈,我冰瀾保證絕對不虧待她。”

守哲?

王守哲一激靈,還是第一次聽到冰瀾上人如此“親切和藹”地稱呼他。顯然,冰瀾上人也看出了璃瑤大天驕的血脈天賦,趁機開始出手爭奪了。

“我倒是覺得,長春一脈挺合適的。”長春上人也是心動不已道,“我們長春一脈旁的不多,就是有錢有丹藥,可助璃瑤迅速成長。至於功法,依舊修煉玄水真訣挺好,大不了我給她造個修煉陣法。”

麵對一個大天驕徒弟,哪怕是長春上人這把老骨頭,也是禁不住誘惑。

“長春,璃瑤你就彆爭了,太不適合你們長春穀了。”幻蝶夫人咯咯咯嬌笑不已道,“不如入我萬蝶穀,可是有很多小姐姐陪你玩喲。”

隨之,便是連玄遙上人都開口嘗試著拉攏了一下,雖然他明知道機率太低了,可總得開口嘗試一下吧?

萬一,人家大天驕小姐就喜歡劍意呢?他的開山劍意,本就是一絕……

隨著一個個上人們跳出來,爭相拉攏討好王璃瑤。

沅水上人的臉色越來越尷尬和鐵青,他內定的徒弟不但從天驕變成了大天驕,還就這麼從手中滑走了……

真想掐死商樂賢和商季平啊。若是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索性提早點表態,堅決站在璃瑤一邊,嚴肅處理一乾相關人等!

大天驕徒弟啊,整個紫府學宮目前就一個……

驀地!

正在此時。

平靜的沅水天湖中,一道驚濤駭浪噴湧而出,一隻體格雄壯如山的烏龜緩緩浮出水麵。

“紫府老龜?”

眾位上人頓即臉色一變,表情變得極其嚴肅和恭敬了起來。

隻見那如同小山般的七階元水靈龜身上,還站著一個瘦瘦小小的人,哪怕他冇有放出任何氣勢,都會令人感覺到高山仰止一般的威勢。

“我沅水一脈的大天驕,誰也彆想搶走。”老者人未至,聲音已至。

“院長大人!”幾位上人急忙恭敬的行禮。

“師尊。”沅水上人心中大喜過望,此事竟然驚動了一直在閉關的師尊,既然師尊都出來開口了,此事妥了!

哈哈哈,璃瑤始終還是我沅水上人的徒弟。

璃瑤你放心吧,師尊一定會好好教導你,助你名列青史。

“先前一幕,本院長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沅水,你當真是大錯特錯了。”院長的聲音在空中朗朗響起,“反而是我徒璃瑤,非但冇錯,還堅持正義,絕不向惡勢力妥協,令為師深感欣慰。”

“師尊說得對……等等!”沅水上人剛應了半句,可馬上感覺不對勁了,師尊說什麼?我徒璃瑤?師尊是口誤了嗎?

“師尊,璃瑤可是我徒兒。”沅水上人小聲地抗議著。

“不,璃瑤是我徒兒。”院長的聲音無比認真,有些嚴厲道,“沅水你莫要再亂了輩分,以後要叫她璃瑤師妹!”

“璃,璃瑤師妹?”沅水上人身形一晃,差點從空中摔下來,腦袋中一片轟鳴,命運如此跌宕起伏嗎?好端端的璃瑤徒兒,竟陰差陽錯地變成了璃瑤師妹?

商樂賢,商季平!本上人放不過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