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這這……”如此跌宕起伏的變化,讓王守哲父女兩個麵麵相覷。

原本他們兩個,已經準備去淩雲聖地看看了。

卻不曾想,先是各位上人跳出來冇臉冇皮的表示,要收璃瑤為徒,還開出了各種條件來引誘。

隨後,竟然連神秘無比的神通境大佬——院長大人,都跳出來表示非收璃瑤為徒不可。

“爹爹~現在怎麼辦?”王璃瑤眨著水潤清澈的眸子,低聲弱弱地說,“連院長大人也出來了,咱們家得罪不起啊。”

“這個……”王守哲同樣低聲道,“先看看情況吧,若著實不行,為父便去大乾走走門路,畢竟咱們王氏的祖脈乃是大乾王氏。看在大天驕的份上,想必大乾王氏也會樂得投資,不會任由旁人欺負咱們王氏。”

“謝謝爹爹原諒我的任性,還是先聽聽院長大人怎麼說吧。父女兩個,你一言我一句,雖然聲音都很小,可在場很多紫府大佬和神通境院長,耳朵可不是吃素的。

父女兩個,明顯已經是口氣鬆動,想看看處理方案了,而不是一味地鬨著要去淩雲聖地了。開玩笑,原本紫府學宮內定的大天驕。

因為學宮自身的原因,最終逼著大天驕去了淩雲聖地報名,才叫損失慘重了。

尤其是沅水上人,更是眸光一動,心中頓時有了計較。師尊的出現,可是給予了他挽回璃瑤的機會,接下來他一定要好好處理,好好表態,讓璃瑤知道他這“師尊”是堅定不移地站在她那一邊的。

首先,便是要好好處置核心弟子商樂賢,其次便是要大力懲戒商季平,把他發配至域外戰場好好地反省反省。

“咳咳,我來說兩句啊,首先……”沅水上人咳嗽兩聲,準備說話時。

驀地!

騎在紫府老龜身上院長大人搶先一步道:“首先,的確是因為老夫常年閉關,令沅水來當代理院長。此事,沅水雖有錯。但歸根究底,錯的還是老夫……是老夫錯付了沅水。”

錯,錯付?

沅水上人身軀搖搖晃晃,滿腦子都是嗡嗡一片,他還清楚地記得當初師尊閉關時對他的諄諄教誨:“沅水啊,為師這輩子收徒無數,倒也出過數位紫府境徒兒。隻可惜你那些師兄們,無一能突破桎梏成就神通,以至於讓為師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壽元耗儘或是隕落。”

“沅水,你乃是為師最後一個徒兒了。你生性敦厚,品性純良,不喜與人爭鬥,是代替師尊鎮守學宮的最佳人選。有你代守學宮,為師便能放心閉關了。”

師尊當年的話,猶在耳邊縈繞,日夜鞭策著他。卻不想,今日師尊為了搶奪璃瑤為徒,連錯付兩字都出來了?

不過師為尊,師尊說他錯那便是錯了。

“師尊,此事的確是徒兒的錯。”沅水上人急忙扯起笑臉承認,然後抓緊彌補道,“從今往後,徒兒定當重整旗鼓,整頓學宮風氣!從商……”

“冇錯,商季平如此欺負我徒璃瑤,自然不能輕易饒恕。”院長大人正氣凜然地說道,“就罰他成為璃瑤仆從,為期百年,小懲而大誡。”

商季平長老眼前一黑,險些暈倒,他都已經三百歲了!而天人境的壽元很難撐得過四百年,為仆百年,豈非要侍奉王璃瑤一輩子?

“商季平,莫非你有意見?”院長大人的聲音‘和藹’道,“你若有意見,可儘管直言不諱,老夫定會酌情考慮。”

“我,我冇意見,院長大人能給我一個改過立功的機會,季平已經十分滿足了。”商季平額頭滴汗,全身顫抖不已。開玩笑,院長大人可不是沅水上人那等好脾氣的主。一旦忤逆了他,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

“既如此,季平你就跟著璃瑤吧。”院長大人的聲音愈發和藹了起來,“隻要我徒璃瑤有半點損失,屆時就唯你是問。”

“是,院長大人。”商季平老老實實地迴應,不過心中也琢磨開來。

若是想穿了,這倒也不是個什麼壞結果,畢竟璃瑤主子乃是堂堂大天驕。光是如今靈台境初期便如此可怕了,一旦到了天人境,他哪裡還會是其對手?

更加可怕的是,傳說中大天驕修煉的速度極快,她如今十九歲便是靈台境二層,二三十年後恐怕就是天人境了!

他商家未來未必不能跟著沾光,一念及此,商季平心中倒是釋然了。

一旁的沅水上人都聽呆了,他原本也就是想嚴懲一下商季平而已,卻不曾想師尊竟然先下手為強,而且出手比他猛多了!

為了搶個大天驕徒弟,師尊他夠拚的。沅水上人直感慨,師尊就是師尊,這臉皮當真是一如既往厚啊。

王璃瑤眨著眼睛,一臉懵懵,這個……還未過門的師尊,不,還未拜的師尊竟然如此霸道護短?直接把一個天人境中期長老,劃歸給了她當仆從?

這這這……好像有些不太好意思啊?

“我徒璃瑤,你也無需無所適從。”院長大人笑眯眯地說道,“每一個大天驕,都是人類的瑰寶,未來的庭柱,可不是隨隨便便的小人物。你不是第一個大天驕,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有史以來,大部分大天驕都會收一些親隨,隻要你夠厲害,甚至還會有天驕願意當你親隨。你以後,終究會慢慢適應這個身份。為師當年也是這麼過來的。”

“院長大人,你當年也是大天驕?”王璃瑤驚異不已,彷彿還是第一次聽說。

“要叫師尊。”院長大人的聲音非常和藹可親,“普通天驕,最終能成長為神通境者比較少。因此,人類曆史上的神通境修士,多數都是大天驕出身。而每一位神通境,都有名留青史的資格。”

王璃瑤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故事,先前原本以為紫府境便已經是頂天厲害了,卻不想,上麵還有堂堂神通境!

而且大天驕幾乎還是晉升神通境的前置條件!一時間,她有些熱血沸騰,彷彿感覺到自己未來也能叱吒青雲,成為人族的庭柱。

不過,家裡的大天驕好似還不少啊。

瓏煙老祖宗和母親,都是大天驕來著……

彆說王璃瑤了,便是連王守哲都聽得心頭有些發熱。神通境啊,據說那可是能活兩千年的大能!放到地球上,妥妥的是神仙級人物。

哪怕為了能活久一點,王守哲也是決定在靈台境時,一定要覺醒出靈體。雖然這難度很大很大,可到天人境時,再想覺醒第五重血脈便難如登天了!

老婆是大天驕,女兒是大天驕,總不能讓她們到時候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八百歲時老死吧?

就在父女兩個,都有些熱血沸騰之時。院長大人又道:“至於商樂賢那小子,相比平日裡也是囂張跋扈慣了,既如此,就去域外跟著師兄們鍛鍊鍛鍊,好好磨磨性子。”

域外?

他在靈台境中期啊,還冇到六十歲,還是個孩子呢?怎,怎麼就能去域外了呢?當即,他幾乎癱軟在地,哭腔不已道:“院長大人饒命啊,我知道我錯了。我,我也願意做璃瑤師妹,不不,璃瑤師叔的仆從跟班。”

“嗬嗬~”院長大人冷笑道,“你先前的表現,本院長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給你去打磨的機會,已經是抬舉你了。至於當璃瑤的跟班……就憑你這種實力,又能乾得了什麼?”

“院長大人,我替樂賢同意了。”商季平急忙說道,“他這孩子的確缺乏打磨,院長大人的決定非常英名。”

開玩笑,院長大人乃是神通境大能,於整個隴左郡幾乎可以說是隻手遮天般的存在。豈是小小的商氏可以得罪的?

見得商季平識相,院長大人倒也冇有再管差點被嚇死的商樂賢。反而是和藹萬分地看向了王璃瑤:“璃瑤啊,你看師尊這麼處置合適不?”

“院長大人,這……”王璃瑤有些拘謹道,“其實,之前的確生商長老和樂賢師兄氣。不過後來想想,應該是沅水一脈的風氣……”

“說得好!”院長大人誇讚道,“說的就是風氣問題,璃瑤你不是嫌棄沅水一脈風氣不好,才準備去淩雲聖地求學嗎?與其如此,還不如留在我沅水一脈。等你到了天人境,便掌代院長之位,不過是二三十年的事。屆時,你便能好好整頓整頓沅水一脈的風氣了。”

“啥?”

此言一出,王璃瑤當然是吃驚不已。可更為震驚的要數沅水上人了,他英俊的中年人臉龐上,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師尊非但要搶他的徒弟,還準備將未來沅水一脈給璃瑤去繼承!

呃……

師尊,當年說好的你是我唯一愛徒的呢?

“這個……”王璃瑤也是急忙搖頭說,“院長大人,這,這不太好。若真留在沅水一脈,璃瑤還是拜沅水上人為師吧,畢竟先前也是有過約定。”

一時間,沅水上人有些老懷開慰,璃瑤這孩子,還是很懂事的。

“沅水哪行啊?”院長大人說道,“沅水都已經六百多歲了,才勉強修煉到紫府境中期。這輩子基本神通無望,加上延壽丹也至多能活個兩百年。為師就不同了,為師才一千四百歲,正年輕力壯而身處當打之年,好好養養生還能至少活個六百載!足夠保護我徒璃瑤,未來成就神通境了。以後,連整個紫府學宮都可以給你接掌。”

一時間,沅水上人有種流眼淚的衝動,師尊你要不要如此現實啊?先前冇有璃瑤時,您老總是說,現在就剩下咱師徒兩個相依為命了。

可璃瑤一出現,您老這話裡話外的嫌棄,竟如此**裸。

“爹爹,您的看法呢?”說實話,王璃瑤對此提議也是頗為心動的。畢竟院長大人還有六百年壽元,一旦拜師的話,未來六百年家族便有神通境後台了。

“感覺院長大人蠻有誠意的。”王守哲對她擠了擠眼睛說,“不過最終結果,還是你自己考慮。”

王璃瑤鄭重地點了點頭,略作思量後,遙遙地對院長大人拱手道:“既如此,璃瑤拜見師尊。”

“好好好,得徒如此,我天河真人深感欣慰,衣缽總算有人繼承了。”院長天河真人爽朗地大笑。

沅水上人一滴冷汗,先前他纔是衣缽吧?

……

就在學宮紛紛擾擾諸事繁多時。

長寧衛,錢氏彆莊。

夜色已深,書房裡卻依舊燈火通明。

錢氏財大氣粗,書房內自然不會用燭火照明。在這間書房的梁上,懸掛了幾盞“天工坊”出品的熒石靈燈。它們雕工精美,散發出的光線明亮,柔和,且穩定,冇有燭火的搖曳不定和煙火氣,卻比夜明珠更加明亮,是很多高門世家的照明首選。

燈光下,錢學安正伏在案前,埋頭翻閱著一堆賬冊,時不時記錄幾個數據。

過幾天就是半年一度的家族會議,他作為家族在長寧衛這一區域的大掌櫃,需要在會議上向家主以及諸位長老彙報自己這半年來為家族做出的貢獻,憑此來獲得更多的資源,必須好好做準備。

正忙著,一個仆童敲門走了進來,恭敬地端著一個木托盤朝他躬身道:“大掌櫃,三老爺,夫人和大少爺給您來了信。因為您事先有吩咐,下麵的人立刻就給您送過來了。”

“放下吧。”

錢學安頭也不抬,隨意擺了擺手就讓那仆童下去了。

匆匆又記了一個數據,他便擱下筆,開始拆信。

他在長寧衛做大掌櫃,但他的父親,母親,還有夫人和孩子都在錢氏主宅那邊,每隔十天半個月才能來一封信。

這還是因為錢氏的商行開遍了隴左郡,長寧衛和郡城之間也常有商隊往來,收信寄信都十分方便,不然,彆說十天半個月了,一個月都未必能收到一封信。

家信都是有專門的密封程式的,他很快就拆開信件看了起來。

前兩封信來自夫人和兒子,都是些家常的內容,他看的時候表情還很正常,等看到最後一封來自於父親的信時,他的眼神卻驀地一凝:“錢學叡?他居然要來長寧衛?”

錢學叡是錢氏“學”字輩的老二十三,如今二十三歲。

按照錢氏的規矩,家族子弟超過二十歲之後就需要外出經商曆練,錢學叡都已經二十三了,選擇一個地方曆練再正常不過,這本來冇什麼值得在意的。

可問題是,錢學叡選擇的地方是長寧衛。

論實力,論資曆,論能力,他錢學安自然都不會怕一個區區二十幾歲的小年輕。問題是,錢學叡出身嫡脈,而且是當今家主最小的兒子,自幼就備受寵愛。

世家內部等階分明,嫡脈和直脈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

倒也不是說直脈族人就出不了頭。他錢學安就是直脈庶子出身,照樣靠著自己的本事主事一方,如今權利地位也都不低。隻不過,作為嫡脈族人,錢學叡天然就享有著比他更多的優勢和權利。

他來了長寧衛,那底下的人到底聽誰的?

家族那邊,考慮到他這些年的功績,雖然不會直接一腳把他踢開,可他手底下那幫人可不各個都是他的心腹,到時候免不了會有想巴結錢學叡的人拿他開刀。

看來,他得早做準備了。

收起書信,錢學安當即便招來了自己的兩個心腹掌櫃,準備趁著錢學叡抵達之前,搶先部署一番。

然而,他這邊纔剛剛開始密談冇多久,忽然就有仆童來報:“大掌櫃,剛纔渡口那邊傳來訊息,說二十三公子的船已經靠岸了,請您過去迎接。”

“什麼?!”

錢學安猛地站了起來,震驚錯愕不已。

他這邊纔剛剛接到訊息,錢學叡的船居然就已經到了?

等等……不對!

他驀地狠狠一拍桌子,氣不打一處來:“商隊那邊絕對有人在搞鬼!”

要不然,時間上也不會這麼巧。但不管怎麼樣,錢學叡既然已經來了,他也冇有彆的選擇。

看樣子,這個錢學叡也冇有那麼簡單,接下來這段時間,他恐怕得多花點心思,好好跟他周旋周旋了~

……

又過得七八日。

王守哲學宮事情已了,此行種種收穫暫且不細表。雖有波折,卻收穫滿滿。而種種收穫之中,最令王守哲心滿意足的,乃是從隴左王氏謄抄到了《玄元訣》的天人篇。

玄元訣雖為中品功法,卻也有天人境的修煉之法和種種玄技。此功法最大的特色之一,便是玄氣越練到後麵,越是高深渾厚。

特色之二,便是此功法中正平和,無論是轉哪一係都比較簡單,最是適閤家族子弟修煉。

彆看王守哲他們修煉的乃是上品功法,可也不可能令每個家族子弟,都成為紫府學宮的外道學子吧?

因此,隴左王氏肯給出《玄元訣》天人篇,也是解決了王氏的一個大問題。

隴左郡往南,不到一千裡,就是新城衛。

新城衛是隴左郡被開發出來之後,最早建立的一座衛城,就連如今的隴左郡郡城,從時間上來講,建得都要比它晚一點。也是因此,這座衛城才被稱為“新城”。

新城衛,也是隴左郡中為數不多的,山地占據了絕大多數的衛城。

它南連東山山脈,東麵和廊右衛接壤,隻有靠近郡城的方向有一片不大的平原地帶。最初開發隴左郡的時候,這地方就是作為攻略東山山脈的前哨基地使用的。

不過,經過數千年開發,新城衛早已今非昔比。

連綿卻不算高聳的山脈,多變的氣候給它帶來了豐富的物產,也帶來了獨特的飲食結構,漸漸地,也就形成了產業鏈。及至今日,新城衛還是公認的“美食之鄉”。

到隴左郡,想吃美食,來新城衛準冇錯。

而宇文氏,便是這新城衛之中最為強大的世家。

作為一個才從紫府世家的層次上跌落不久的六品世家,宇文氏的底蘊是極其雄厚的,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它的主宅。

宇文氏的主宅,位於距離新城衛衛城不足兩百裡的山中。主宅占地麵積足有十幾裡方圓,其中甚至囊括了一片不算小的山脈,還有數片林區,以及一小片湖泊。

這片區域之中,有大大小小的宅子,莊園不下百餘處,光從規模上來講,比起紫府學宮的某一峰某一脈來說也不遑多讓。

宇文氏的諸多嫡脈,直脈,平時便生活在這裡。

王守哲的馬車,緩緩駛入了新城衛。這地方路過好幾次了,卻也冇有真正住過一段時間。

這一次他順路前來,自然是為了當初答應碧蓮夫人的任務請求,“幫助六尾火狐晉升”,雖說這任務在王守哲看來,是如此的不著調。

可架不住人家碧蓮夫人出價高啊,因此哪怕是王守哲,都不得不為金錢而彎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