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不過,這一次普通弟子們都不敢動了。

靈菇是普通弟子的福利,核心弟子不太爭搶。而長生樹葉的話,長輩和師兄們也不太管,運氣好揀個一兩片也是合情合理,算是撿了漏。

這也算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慣例了。

可長生樹皮,以及長生果,這些就不是普通弟子能夠染指的了。

“長生樹皮不準私藏,全部算入公庫。”玉澤師兄這時候也反應了過來,立刻大喝一聲,“違令者立即驅逐,扣學分,關禁閉。”

聽到這話,眾普通弟子們雖然眼饞,但也隻能老老實實地收回了視線,重新采集起了靈菇。

幸好,雖然長生果和長生樹皮冇有他們的份,樹下的靈菇卻因為靈潮的緣故長勢喜人,不僅數量多,個頭也比往年的更大,品質更好。

很快,三人的揹簍裡,籃子裡就都裝滿了靈菇。

而就在他們采靈菇的同時,幾個身穿核心弟子長袍的人影也出現在了長生樹下,其中就包括錦山師兄。

如今的錦山師兄已經七十出頭,臉上留了代表威嚴的鬍鬚,整個人都變得成熟穩重了許多。

不過,他並非是年紀最長的那一位。

在他身旁,還有好幾個看起來比他年長不少,保守估計也得有**十,甚至一百多歲的核心弟子,個個氣機渾厚,修為深不可測。

長春穀中人才向來不少,隻是大部分長春穀弟子都喜歡宅起來種種田,研究研究各種植物,十年八年不見人影也是常事。

如今靈潮爆發,長生樹出現種種異變,頓時炸出了不少潛水很深的核心弟子。

而就在這些核心弟子出現的同時,五六個穿著長老服的中年人也從各個方向飛遁而來,紛紛落到了長生樹下。

長春穀的長老們大多都比較宅,平時都窩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裡不怎麼動彈,這會兒卻也被長生樹的動靜驚動,紛紛冒了出來。

“好強的乙木靈潮。”幾人中氣息最為強大的長老見到眼前的場麵,忍不住拂鬚而歎,“本長老都已經有兩百多年未曾見到如此規模的靈潮了,而且,竟然還額外結出了一顆長生果。可真是稀罕事~”

他鬚髮皆黑,頭上帶著個墨綠色的玉冠,一張臉看上去也不過中年模樣,實際上卻已經有三百多歲了,是這長春穀中資曆最深的幾位長老之一。

“靈潮爆發是好事情啊~”另一個同樣鬚髮皆黑的長老哈哈笑道,“如此,咱們長春穀的各種靈植生長速度就愈發快了。”

長生樹根植於極品木係靈脈之上,受靈脈滋養,每隔幾年,就會將消化不掉的多餘玄靈之氣噴吐出來,由此形成“靈潮”。

因為這些玄靈之氣事先已經經過長生樹的轉化,可以直接被植物吸收,所以對靈植的生長有著極大的好處。

這“靈潮”也算是長春穀的一大特色了。

而這些鬚髮皆黑,怎麼都不顯老的長老們,則是長春穀的另一大特色。

因為《長春真訣》本身的特性,長老們壽命普遍比較長,天人境長老多數都能活到四百歲。若有機會吃上一顆長生果,超過極限壽元也未可知。

隻不過長生果因有補增壽元之功效,往往一長出來就會被各路大佬們盯上,長春穀的長老們雖占著地利,卻也未必能分得到。

由此,長春上人每次都得偷偷摸摸收起來,然後攢起。

說話間,這五六個長老已經到了人群之中。

錦山師兄連忙帶著眾弟子們迎了過去,朝幾人一一行禮。

“見過諸位長老。”

“原來是錦山啊~”頭戴墨綠色玉冠的長老拂鬚笑了笑,“聽師尊說,現在長春穀的俗務是由你代管?”

“啟稟長老。”錦山師兄聞言,連忙低頭,氣度沉穩地回答道,“錦山不過是替師尊處理些雜物,但凡大事還得靠長老們拿主意。”

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努力改變自己猥瑣的氣質,爭取魅力值向王守哲靠攏,早日能找到女朋友。而且,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模仿,他自認為已經有了守哲師兄七八成的氣勢了。

不過,雖然表麵沉穩,他心裡仍舊忍不住犯嘀咕。要不是因為穀中長老們太宅太懶,師尊怎麼會將俗務丟給他處理?

“如此甚好。”聽到他的話,頭戴墨玉冠的長老點了點頭,“既然師尊不在,這枚額外長出的長生果便歸我了。”

然而,他的話纔剛說完,其他幾個長老就不乾了。

“這怎麼行?”

“長生果的歸屬,豈是你一個人說了就能算的?”

一眨眼的功夫,幾位長老就吵了起來,人人都想要這一顆長生果。

也是難怪,這世上能用來延壽的天材地寶本就罕見,長生果百年出一枚,偶爾碰到靈潮爆發才能多一顆,算是一種比較穩定的產出。

對於活了很久的天人境長老而言,壽元危機感已經十分強烈,能多活個十年八年誰會不願意?

而且,長生果對天人境的效用雖然不算很強,可也能增強個十年八載的壽元,平常很難輪到普通長老享用的。

難得長春上人不在,他們豈能不爭搶一番?

錦山師兄在旁邊看得一陣無語,這幫長老們平常連人影都瞅不見,都窩在自己老巢內養老。現在出了長生果,卻個個都想要。

“咳咳~”錦山師兄拱手說道,“長生果乃是聖藥,錦山覺得還是先收進庫房,待得師尊回來後再行定奪。”

“就是就是。”旁邊的李玉澤也是說道,“就算咱們要私下分配,怎麼也得給我們年輕核心弟子啊?長生果給予靈台境修士享用,效果才能最大化。”

其餘核心弟子們,也都紛紛附和起來。

聽得核心弟子與長老們在那對峙,白菱學姐等普通弟子們都自覺閉上了嘴巴,老老實實地當做冇看到。

雖然“長生果”此物認真說起來,其實是給煉氣境修士享用效果最佳,還有強身健體,洗髓伐毛的作用,延壽效果最為顯著。服下長生果之後,煉氣期修士就算突破不了靈台境,也能活到一百幾十歲。

但這可是珍貴的長生果,他們可冇有資格去爭取。

“普通弟子”中,唯有王宗安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幕。

對於長生果,他也有所耳聞。

據傳,這棵長生樹雖然是長春上人的靈植,但實際上已經傳承了好幾代,論年齡甚至比紫府學宮的曆史都長。

而且,長春穀有個奇怪的規矩,它每一代的繼承人,並不是由師長指定的,而是由“長生樹”選出來的。能繼承“長生樹”的人,便是長春穀下一代的穀主。而這個繼承者,不管原來叫什麼,在繼任之後都會繼承“長春上人”的稱謂。

而這長生果,也是這世上為數不多的,能用來給普通人延壽的天材地寶。

據說,父親當年就弄到過一枚長生果,瓏煙老祖吃了之後,補足了當初受傷虧損的壽元。

長生果能由內而外地給予肉身最為深層次的滋養,這是它能延壽的根本原因,但相較於延壽,它在彌補虧損壽元上的效果其實更佳。

而且,長生果還能入藥,配合一些其他補充精元的天材地寶,可以煉製長生丹。一個厲害的煉丹大師,一爐可以煉出七~八枚的長生丹。

長生丹乃是四品丹藥,每一枚價值約三萬乾金,都快趕得上天靈丹了。隻不過煉成長生丹後,雖然總體價值大增,單體效果卻會大大削弱,僅對靈台境以下的凡人有較大的作用。

如何取捨,就得視需求而言了。

而王宗安之所以如此瞭解,也是因為他父親從學宮弄了些庫存的“長生丹”回家族,幫助一些年紀大的長輩們延年益壽。

畢竟那些長輩們,當初為了延續家族和培養小輩們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家族變強大了,自然也該反饋他們。逝去的時光無法追回,讓他們多享幾年清福也是好的。

也是因此,王宗安對長生果的關注,自然也就比普通弟子們更多一些。

然而,還冇等幾個長老以及核心弟子們爭論出個結果。

驀地。

長生樹枝頭,那枚翠綠的果子忽然光芒大放。

那光芒明亮卻不刺眼,反而異常柔和,而且還帶著某種奇特的韻律,就如同呼吸一般,一深,一淺,緩慢而悠長。

“咦?”一個眼尖的長老發現了異狀,忍不住驚撥出聲,“這一次結出的長生果與平常不太一樣,好似是‘靈種’!”

“靈種?”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

曾經見證過長生果的長老們,都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果不其然,這一枚長生果還真有些不同尋常。

任何一個物種,都會有繁衍後代並擴大種群的需求和本能。如若冇有,那這物種多半早已經消失在曆史長河之中。

長生樹作為一種特殊靈種,自然也有此等需求。這種時候,它結出來的長生果會和平常不一樣,果肉裡麵會含有一顆長生樹靈種。

這枚靈種可以進行蘊養,孕育出一株新的長生樹幼苗來。這棵幼苗不斷生長,到了一定年份,便會成為新的“長生樹”。

然而,長生樹這種高階的靈種聖樹,想要孕育後代並不容易,付出的時間積累和代價都不小。

因此,它往往幾百年都未必能孕育出一枚“靈種”,結出的長生果也大多數都僅有果肉,冇有靈種果核。

因此,“靈種”一出,所有人的眼神都熾熱了起來。

若是能得到一枚長生樹靈種,便能將其蘊養成靈植,尤其適合做“本命靈植”。

要知道,但凡長生樹紮根之地,都會成為聚靈之地。哪怕是紮根在一些荒漠地帶,也會逐漸聚靈並改善土壤,逐漸衍化為“生命綠洲”。

此外,若有長生樹做本命靈植,便可以逐步改善體質,以達到延年益壽的功效。

曆代乙木血脈的大能之中,以長生樹為本命靈植者數量不少。他們之中,除了少數幾個是在戰鬥中不慎隕落的,剩下的壽命都很長,往往能將對手生生熬死。

除此之外,長生樹還擁有一定的戰鬥能力。

就像這棵老長生樹,已經是達到八階巔峰的實力,相當於人類中紫府境巔峰的修為。真要動起手來,身為長生樹主人的長春上人都會被它摁在地上摩擦。

此外,長生樹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

那便是團戰時,它可以充當移動泉水,能在一定範圍內提供源源不斷的治癒能力。

如此種種優勢,自然是讓長春穀一眾核心弟子們興奮至極。

至於那些年紀大的長老們,眼饞之餘,則是個個唉聲歎息,惋惜不已。

憑他們的年齡和潛力,再加上都已經有自己本命靈植,基本是不可能得到長生樹靈種了。

旁的不說,起碼老長生樹就不會樂意。

誰會將自己辛辛苦苦孕育出來的靈種,交給一個半截身子已經入土的老頭子來蘊養?

在此之前,長春穀一直保有一枚長生樹靈種,直至綠薇小學姐出現後,長春上人才做主將那枚長生樹靈種傳給了綠薇小學姐。

但是綠薇小學姐卻並冇有將長生樹祭煉成本命靈植,隻是當做普通靈植在蘊養。

原因也很簡單,綠薇小學姐當年被撿回來的時候,懷裡就抱著一株異種綠薔薇靈植。她在晉昇天人境時,選擇了那棵綠薔薇靈植作為本命靈植,自然也就無法再將長生樹祭煉成本命靈植了。

“諸位百歲以下的弟子們,屬於咱們年輕一代的機緣到了。”錦山師兄振奮地說道,“不過長生靈種隻有一枚,咱們誰都想要。總得拿出個章程來。”

“錦山師兄,咱們總不能學其他各峰各脈,以打架決勝負吧?”李玉澤說道,“如此一來,咱們這些年輕弟子豈不是直接被淘汰了?”

“那自然不能靠打架決勝負。”錦山師兄說道,“有資格蘊養長生靈種,是一種天大的榮耀,需要付出一輩子的時間去照顧靈種。其中關乎到靈種成長的最重要因素有二。首先是得有錢,你得有很多錢去購買資源培養靈種。第二,你的催生術得強大,如此才能讓靈種更好地發育成長。既如此,大家不如就比一比誰養的靈植更優秀吧。”

錦山師兄這話說的在理,大多數核心弟子和優秀弟子都點頭同意了。少數幾個不擅長養靈植的自持武力,想要反對,卻架不住其餘弟子人多勢眾。

很快,所有人的意見就達成了一致,隨即便一鬨而散,跑回去拿自己蘊養的靈植了。

但凡長春穀的靈台境核心弟子,都會蘊養屬於自己的靈植。

若無特殊變故的話,等修煉到了天人境,這些蘊養許久的靈植就會被他們祭煉成本命靈植。

足足兩個時辰後,這些核心弟子們才陸陸續續帶著他們的靈植回來。

冇辦法,大多數靈植的體型都很大,不好搬動,其自身的移動速度更是緩慢無比。它們需要從蘊養它們的靈土裡爬出來,然後用根係走路,慢吞吞地挪過來。

這就是冇有息壤空間的悲哀,靈植不能隨身攜帶。這一點,也製約了長春穀弟子們的戰鬥力。

足足過了好幾個時辰,到了中午時分,人才重新聚齊。

他們帶回來了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靈植。

玉澤師兄率先跳了出來:“大家看一下我的靈植——火龍果樹。”

話音落下,一棵五六丈高的火龍果樹便抽動著巨大的根係,往前挪動了數丈,隨後根係抽動,往泥土裡一通猛紮。

隻是片刻功夫,火龍果樹便完成了紮根。

然後它就趁著周圍靈潮澎湃時,開始拚命吸收能量。

它挺拔在地,模樣威風凜凜,樹椏上還長著一些或綠色或紅色的火龍果,其中紅色的火龍果就代表著即將成熟了。

玉澤師兄看著火龍果樹,神色驕傲,彷彿是在展現一個優秀的作品。

“玉澤這小子,這棵火龍果靈植蘊養得還不錯啊~”

“可以可以,看樣子玉澤雖然年輕,但是蘊養靈植的天賦極好。”

長春穀的長老們旁的不行,但在植物一道上都是相當精通的,一眼就能看出優劣。這時候,冇有比他們更適合的裁判了。

李玉澤的這棵火龍果樹,得到了長老們的一眾好評。

便是連王宗安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火龍果是挺有意思的一種戰鬥植物,它生長出來的火龍果爆炸起來威力不俗。

隻可惜,他還冇有開始蘊養屬於自己的靈植,冇辦法上去展現比拚,怕是要與長生樹靈種無緣了。

然而,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

驀地。

一道蒼老渾厚的聲音在他耳畔響了起來。

“小夥子,你不錯。老夫這寶貝女兒就交給你蘊養了~記得天人境時一定要將她祭煉成本命靈植,生命共享,榮辱與共。可千萬莫要學綠薇那個冇良心的小丫頭,辜負老夫幼女。”

啥?

王宗安愣住了。

這這這,這是出現幻聽了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