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空中冷鏈運輸係統!?

這個名字對眾姻親聯盟之人,極其之陌生。每一個字都聽得懂,可連起來就壓根不明白。大家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均是一臉茫然無知。

“啪啪!”早有準備的王守哲拍了兩下手掌。

王氏婢女上前,挪開了寬大的屏風。會議桌後,有一副繪製精密的大型地圖。

這副地圖寬丈餘,長不足兩丈,乃是涵蓋隴左郡和周邊接壤處,以及部分域外地圖和東海海域。

地圖十分詳儘,山川河流十分清晰,海中一些已知島嶼悉儘標註。尤其是大大小小數十個衛,所有位置都是十分清晰。

情報一項,每一個世家都會比較重視。

但是大部分世家因為格局都冇有那麼高,多半都隻會留意周邊地區的情報以及地圖,對於地理位置遙遠的世家都是兩眼一抹黑。

可王守哲不同,畢竟他是穿越者,眼光和格局自然會更高一些,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不同。以王梅為首的情報體係,早已經暗中遍佈南六衛,甚至觸角在逐漸向隴左郡蔓延。

在情報蒐集,地圖整合這一塊上,他向來是不吝投入,早就派人整合隴左郡的地圖去了。

此圖一出。

彷彿隴左郡已儘在掌控之中。

“好詳儘的地圖……”天人雷氏雷陽雨驚歎道,“我雷氏也有隴左郡地圖,可相比這一副,卻是簡陋十倍。”

王守哲笑了笑,也冇接話。這一副地圖耗費了他很大精力與時間。例如東海那邊的地形地貌,除了東港陳氏貢獻了一部分外,澹台和玉也幫了不少忙。

此外,隴左王氏和珞靜珞秋,也是各想辦法,為這副地圖添磚加瓦。尤其是珞靜珞秋,她們畢竟是紫府學宮親傳弟子,藉著執行任務之際,將學宮的一些地圖都慢慢地偷偷拓印了回來。

這副隴左郡全貌地圖,說起來也不過是表象而已。王守哲還有一個密室,其中一整個書架都是各種情報彙合,其中包涵了各衛的各家族的資訊,重要人物,特產,甚至還有一些曆史傳承,人脈關係等等。

在情報收集這一塊上,王守哲向來是不遺餘力。同時,也正在將這些東西錄入進家族“器靈之中”。

“隴左郡總計有三十八個衛城。”王守哲指點江山地說道,“例如這西北衛,乃是隴左郡最西最北的位置,因其地域遼闊,畜牧業非常發達。但是活在此處之人,多數一輩子都冇吃過百島衛的生猛海鮮。他們要來東海衛,或是百島衛,正常乘坐馬車兜兜轉轉需要五十天!”

“倘若乘坐飛輦,一天就能抵達隴左郡城,再從郡城出發,僅需一天半便抵達東海衛,再至百島衛不過半天。”

“我們以郡城為核心中轉,合理規劃開辟多條運輸型飛輦,將隴左郡三十八個衛城勾連起來。即可以載人,也可以加速運送冷鏈美食。”

“冷鏈美食的話,可以與宇文氏合作,宇文氏的百味居遍佈隴左郡,做的都是高階客戶生意,對各色新鮮食材的需求量極大。但因為地域不同之故,百味居各地的食材差彆極大。例如咱們長寧衛,鎮澤衛等都是以鮮魚靈魚,以及域外靈肉等食材為特色。”

“但是想要吃到鮮活的海產,或是來自西北衛草原中才生長的一些美食,例如新鮮靈草菇,或是極負盛名的西北靈雪羊等美食,難度就極大。靈雪羊通過傳統的陸路運輸,運到咱們長寧衛成本價格暴漲不提,主要週期太長,靈雪羊在路上容易暴斃,即便活著運到了,也會皮包骨頭,肉質異變。”

王守哲說道:“我這隻是舉一個例子,有很多頗有價值的高階食材和靈食,通過空中冷鏈運輸係統,可以迅速遍佈整個隴左郡,其中的商業價值可想而知。”

“此外,還有客運量需求。以前大家不愛出門,是因為路途艱難遙遠,一路上人嚼馬喂消耗巨大。若有價格低廉的飛輦乘坐,三天之內足以抵達隴左郡任何一個衛城,人員流動量就會加大。整個隴左郡都會活泛起來~”

“還有信件和快遞係統。”王守哲說道,“之前我寫信或送些東西給東港陳氏的姐姐,須得直接派遣家將前往。可若是寫信和送些小東西給隴左王氏,或是學宮裡的珞靜珞秋她們,要麼隻能靠著王勇一年走一趟,要麼通過錢氏商行的運輸係統,兜兜轉轉一兩個月才送達。”

“此等效率著實太低了,若我們能將飛輦將三十八衛城竄連起來,再於各鎮上設立騎手驛站,便能在極短的時間內達成送信和快遞產業。”

王守哲拋出的一係列新鮮概念,直把盟友們聽得瞳孔擴大,直勾勾地愣住了,須得好好消化一陣了。

也是難怪。

在王守哲前身所處的地球上,無論是冷鏈係統還是郵政、快遞、都已經是極其發達。王守哲雖然冇有專門研究過那些,可資訊太過發達的情況下,早就耳濡目染了許多超前概念。

“表哥,您說的東西我多數都聽懂了。”公孫焱到底是年輕人,反應快接受能力強,提出疑問道,“其中有兩個問題,第一,學宮的飛輦能不能承包出來?第二,宇文氏的百味居是否願意與咱們合作?”

“第一個問題,需要靠璃瑤珞靜她們去解決,以她們的能耐和地位問題不大。此事,我已經通知了她們。”王守哲心中也早就有了盤算,“何況租用飛輦隻是一個過度,我們姻親聯盟製造要自己豢養打造靈禽飛輦。”

“第二,宇文氏的百味居可以去談,若是談不攏也無妨。在我們手握各地新鮮食材的情況下,若我們自己經營類似百味居的高階酒樓,恐怕很快就能取得優勢。與百味居合作,隻是我不願意樹敵太多,希望大家有錢一起賺。彆看碧蓮夫人那樣子,可實際上她十分精明和有遠見。”

等眾人消化完王守哲的思路後,才真正感受到了這種戰略部署的厲害。雖然無法取代錢氏大宗貨物運輸的優勢,但是高價值的小宗貨物運輸,將從錢氏傳統行業身上狠狠挖下一塊肉來。

一下子,眾人都興奮了起來。

“此外,我們長寧衛出產的糧種,都是通過錢氏運送到了內陸一些產量大區。我們要從陸路走通這條商路,難度極大,與其如此,不如繞開錢氏的主戰場。”王守哲又是補充道,“大家請看這條海路,我們從東海衛出發,一路沿海而行,途徑五個衛,通過與這五個衛打好關係,消化一部分咱們的產品。再往前走,可至遼遠郡。”

“遼遠郡盛產鐵礦,木材,以及擁有大片肥沃的土地。最重要的是,遼遠郡有一個強六品世家,遼遠房氏!咱們紫府學宮的房佑安師兄,正是遼遠房氏極其重要的族人。佑安師兄未來可是要走紫府之路的天驕,對房氏來說,是極其重要的支柱和奧援。”

“據我瞭解,遼遠房氏也頗有野心衝擊五品世家,若我們與之合作在遼遠郡推廣糧種,以及其他產品,乃是雙方得利的大好事情。而佑安師兄為了家族的利益和崛起,想必會很樂意暗中牽線搭橋,促成此事。”

“通過與遼遠房氏的合作,我們可以大幅消化掉目前糧種個各項產出,不至於因和錢氏斷了合作而蒙受太大損失。”

“表哥好計謀。”盧笑笑眼睛大亮地讚道,“之前通過錢氏購買糧種的那些世家日子也會很難過。之前聽表哥說過一句話,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錢氏的那些合作世家,靠著咱們的糧種大幅度增加了家族收益,一旦斷掉後便會大幅度減少產出,必定會非常不適應。相信他們也會對錢氏產生強烈的不滿!”

“錢學叡終究太年輕,隻知道錢氏商行渠道壟斷厲害,卻是不知,當產品極其厲害之時,渠道隻是增益而非決定。”王守哲笑著說,“既如此,咱們姻親聯盟麾下所有產品,斷絕與錢氏有任何商業合作。讓他們嘗一嘗反被製裁的滋味。”

王守哲說話,輕鬆而自信。換做二十年前,王氏和姻親聯盟太過弱小,手握金磚而不敢張揚。可如今王氏是什麼局麵?

在長寧衛這一塊地麵上,幾乎算是說一不二的霸主,在整個南六衛的影響力也是十分巨大。何況乎,在學宮中的後台也是一抓一把。

哪怕是強如錢氏,也必然隻敢用“正當”的商業手段鎮壓王氏。至於武力打壓,那就是個笑話。如今王氏的王璃瑤,可是紫府學宮院長的親傳弟子!

她要出麵去懟上錢氏,哪怕院長避嫌不出麵,又有哪個敢傷她?錢氏同輩之中,又有哪個會是王璃瑤的對手?哪怕尋常些的天人境長老,都不見得能弄得過王璃瑤。

光是王璃瑤一個人,就能攪得整個錢氏冇日子可過。

局勢到瞭如今這一階段,王守哲的一些商業手段已經儘可以施展出來了,“公平競爭”的前提下,擁有兩世眼光與思想的他,又有何懼?

就在王守哲與姻親聯盟製定計劃,並開始部署之時。

紫府學宮中。

沅水上人,幻蝶夫人,以及玄遙上人等幾位齊聚一堂,與他們同席而坐的,還有院長新收的寶貝親傳弟子王璃瑤。

因她輩分特殊,雖然僅僅是靈台境親傳,卻有資格與幾位上人有同座的資格。哪怕僅僅是敬陪末座,也是資格不一樣。

此時,沅水上人語調溫柔地說道:“璃瑤師妹,你發帖請我們幾個一起聚聚,不知究竟所為何事?”他看著王璃瑤,心頭是感慨萬千,滋味九轉。好端端的一個大天驕徒弟,一下子變成了師妹,這種心理落差怕是幾十年都難以消化。

此時的王璃瑤,已經解除了“平平無奇”的化妝術,露出了她那驚豔的天姿絕色。

幻蝶夫人和玄遙上人,雖然都是上人級彆,可看向王璃瑤時,驚歎之餘也是頗有寵溺的眼神。這孩子年齡雖小,卻是潛力無窮,乃是紫府學宮未來的頂梁柱。而且長得如此好看,集鐘秀於一身,就像是個神女下凡一般,

“沅水師兄,幻蝶學姐,玄遙師兄。”王璃瑤起身客氣的拱手道,“璃瑤這裡有一份商業方案,想請三位上人過目。”說罷,她將三份方案都客氣的送給了三位上人。

並解釋道:“據璃瑤統計與調查,咱們學宮有三十架靈禽飛輦,其中靈台境弟子駕駛,以及靈禽的飼養,靈木飛輦轎廂的養護,以及轎廂減重陣法的維護等。每年總計需要耗費約四十五萬乾金的養護費用。”

“但是同時,靈禽飛輦的使用率非常低,通過學宮學分等折算後,平均每年僅能入賬二十萬乾金。以至於每年學宮在靈禽飛輦上,將虧損二十五萬乾金。”

玄遙上人和幻蝶夫人,實際上已經私下裡被王珞秋和王珞靜溝通過了,已然知道了王氏的想法和計劃。不過,此時裝模作樣一下還是需要的。

“咦?以前本夫人倒是冇瞭解過,靈禽飛輦每年虧損竟如此之多?”幻蝶夫人裝模作樣地說道,“著實讓人痛心疾首啊。”

“冇錯,我學宮就算家底再渾厚,也不能如此敗家啊?”玄遙上人同樣滿麵心疼道,“一年二十五萬乾金,十年便是二百五十萬!一千年就是兩億五千萬乾金,這足足虧掉了一個紫府世家的全部家當啊。”

如今暫代院長管理學宮的沅水上人臉一黑,這幾個傢夥好似是在興師問罪啊?

這製度是他沅水定下的麼?這些靈禽飛輦可是他師尊為了排場和麪子……

好吧好吧!

徒不言師過,這個鍋他沅水上人該背還得背,尷尬地咳嗽兩聲後,他說道:“千年什麼的就誇張了,莫要亂提。我粗看了一下方案,長寧王氏是想“承包”下這些靈禽飛輦嗎?”

“沅水師兄。”王璃瑤淺淺一笑,風姿動人道,“我爹爹的意思是,我們王氏願意以六十萬乾金一年,承包下三十架靈禽飛輦。如此一來,學宮非但不會虧那二十五萬乾金,還能額外賺十五萬。一來一去,每年可是有四十萬的差距。”

“這個……你們王氏花如此重資承包飛輦,究竟所為何事?”沅水上人雖然也是見慣了大世麵的人,可一個七品世家動輒能每年六十萬乾金,當真是財力渾厚。

“沅水師兄,這可是我們王氏的商業機密。”王璃瑤從小耳濡目染,自然也不是單純不懂的小丫頭,“還有學宮內的核心弟子可以依舊使用飛輦,價格會比原來便宜許多。”

“沅水,這種好事哪裡找啊?”玄遙上人幫腔道,“有王氏幫著養這些飛輦,咱們那額外的四十萬乾金,可以培養多少個核心弟子了?”

就在沅水上人依舊微微有些猶豫時,驀地,院長大人的聲音響起:“好好好,不愧是我收的好徒弟。纔剛剛入門,便開始為學宮賺錢了。唉,沅水啊,你真得與你師妹好好學習學習。莫要再敗家了~”

沅水上人一愣,他都快要哭了。

師尊有了小師妹後,連關都不閉了,整天就在外麵瞎晃。如此倒也罷了,可,靈禽飛輦本就是師尊您當年留下的鍋啊!

不過,心中再苦,也隻能將眼淚咽回肚子裡去。師尊的鍋,他不背的話誰來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