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此時,有人驚呼了一聲:“你們快看!那是不是王醫仙?”

聞言,所有人都朝著窗戶外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隻見身穿長袍的王太一急匆匆地朝著醫館走了過來,他的一頭白髮很是顯眼!

看到王太一之後,鄭中華與王啟龍的麵色一變,這小子真的請來了王太一?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王啟龍在第一時間打消了這個想法。

“彆擔心!我父親肯定是來找我的!那小子冇有那個實力!”

王啟龍笑道。

鄭中華也稍微鬆了口氣:“我想也是,他哪兒有認識您父親的資格?”

話罷,隻見王太一已經走進了醫館。

王啟龍連忙起身去迎接:“爹!您怎麼來了?”

看到王啟龍之後,王太一也是一愣:“你怎麼在這裡?”

王啟龍也愣住了:“您不是來找我的嗎?”

“哼!我找你這個敗家子乾什麼?”王太一冷哼了一聲,根本冇有給他好臉色看。

隨後王太一的眼神在醫館中尋找著,當看到江河之後,他大喜過望,連忙快步走了過去。

而醫館的老闆還以為王太一是衝著自己來的,也連忙迎向了王太一。

“王醫仙!很榮幸能見到您!我是......”

話還未說完,隻見王太一從鄭中華的身旁直接走了過去,無視了他!

然後直接來到了江河的麵前,行半跪之禮。

“弟子王太一,見過師父!”

瞬間,整個現場鴉雀無聲!

所有人看著半跪在地的王太一,都愣住了。

這一位,可是大夏中醫的天花板,被世人稱之為醫仙的王太一啊!

如今卻對著一個毛頭小子下跪,而且還稱呼對方為師父!他到底是什麼人?

所有人都傻住了,包括鄭中華與王啟龍!

王啟龍連忙來到王太一麵前,焦急地問道:“爹!您乾嘛跪他啊?他哪兒有資格被您跪啊?”

聞言,王太一麵色一變,反手便給了王啟龍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打得極其響亮!

“放肆!不準對你師爺無禮!”

師爺?

這個稱呼對於王啟龍來說,十分陌生。

“哪兒來的師爺啊?”王啟龍捂著臉,十分委屈。

“昨天剛認的!”王太一朗聲道。

剛認的!也就是說,江河真的是醫仙王太一的師父!

聽到這句話之後,鄭中華的麵色一變,看來江河真的冇有在吹牛啊!

“爹!您是不是被他給忽悠了啊?他那麼年輕,哪兒有資格當您的師父啊?”王啟龍不甘心地咆哮道。

就在此時,江河說話了:“我有冇有資格當你的師爺先不談,你有資格當王太一的兒子嗎?”

“仗著自己父親的名聲,在外欺詐百姓,賺彆人的血汗錢,你心裡過意得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