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是誰?”盧笑笑摟著王守哲胳膊,對王珞靜瞪著眼睛說,“還不快點放開我守哲表哥的手,女孩子家家也不害臊。”

長寧衛地區,大部分世家的女子,取名的話都不怎麼排字輩,比較隨心所欲。平安王氏因為源遠流長,宙軒老祖親自定下了女子字輩,此等規矩自然也延續了下來。

“我是四哥哥的妹妹,四哥哥最寵我了。”王珞靜絲毫不退讓地挽住了另外一邊,嘲諷說,“我看你纔不害臊,一見麵就往四哥哥懷裡撲。”

“你騙人,守哲表哥最寵我。”盧笑笑氣鼓鼓地說,“每次見麵,守哲表哥都會給我帶禮物。”

“四哥哥對我纔是最好的,前天還送了一個紫晶靈蜂蜂巢給我玩,值兩百多乾金呢。”王珞靜昂著頭,一副炫耀的模樣。

“守哲表哥,我也要紫晶靈蜂蜂巢。”盧笑笑有種一下子被比下去的感覺,開始拉住王守哲撒嬌起來。她平常嬌生慣養,估計壓根就不懂什麼是紫晶靈蜂。

“呃……”王守哲頓即有些無語,怎麼剛一見麵,兩個小丫頭就因為他給掐起來了?尤其是珞靜,論年齡實際上要比盧笑笑小一歲呢,平常挺乖巧的,這時候卻爭寵起來。

“守哲,你真買了個紫晶靈蜂巢給孩子玩?”一旁陪著的小舅盧正傑也是吃驚不已,“也太奢侈浪費了,我這下看你怎麼過你表妹這一關。”

兩百多乾金,無論是對王氏還是盧氏,都已經是一筆钜款了。就像六叔王定海的捕魚大隊,十艘船一年風裡來雨裡去,辛辛苦苦才能盈利約莫兩百乾金。

身為王氏支柱產業之一豐穀農莊,兩百戶佃農,數千畝農田,如此規模運作一年得利不過六七百乾金,這還是賬麵利益。

這一次來盧氏,禮物也是準備了一些,但確實都是些小玩意兒。

“小舅,這事彆有隱情。”王守哲苦笑不已,“要不,你來勸勸表妹?現在把我賣了,我也買不到紫晶靈蜂蜂巢啊。”

“我可冇本事勸她。”盧正傑急忙搖頭說,“這丫頭平日裡最受寵了,就連老祖都寵她,大哥拿她都冇辦法。守哲,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老祖都寵她?

王守哲有些發懵,盧氏老祖盧明升,那是盧氏明字輩的嫡係,如今已經過百歲了吧?輩分血脈上,是王守哲的外曾祖父。

各大玄武世家的老祖,大部分都不怎麼喜歡露麵。平常一個個都是閉關潛修,滿心想著再進一步,隻有一些大事件纔會出來鎮場。

王守哲活了十八年,依稀記得見過明升老祖的次數屈指可數,被主動召見的次數隻有一次,那就是他七歲時測出資質不錯,被明升老祖召見,誇讚了幾句賞賜了些資源。

要知道,王守哲資質已經將近中品了,卻僅有此等待遇。盧笑笑這小丫頭,何德何能,竟然能讓曾祖寵她……

不過事已至此,他可拿不出價值兩百乾金的禮物,就算拿得出也捨不得送,隻得對盧笑笑敷衍了一句:“笑笑啊,那蜂巢是表哥撿漏來的……”

“哇!守哲表哥不喜歡我了,嗚嗚,表哥欺負人。”一聽自己冇有,盧笑笑頓時覺得被徹底比下去了,哭著就跑回了屋子。

而王珞靜卻是挽著王守哲的胳膊,一副戰勝“壞人”的得意模樣,惹得王守哲翻了一下白眼,還真是個小丫頭片子,連這種醋都吃。

不過這種事情就是小插曲,王守哲也不在意。

隨後,在小舅盧正傑的帶領下,王守哲、王珞靜兩人一起到了盧氏主宅的正廳。

而與此同時,盧氏家族族長盧正雄,以及其正妻王氏,已經穿上正裝在其間守候。

盧正雄已經五十幾歲了,長著國字臉,留著三縷鬍子,顯得頗為氣度不凡。

而其正妻盧王氏,正是王守哲的嫡親大姑——王琉靈,她的實際歲數已經五十多歲了,但是保養不錯和打扮下,端坐其上就是箇中年美婦。

“守哲帶家中五妹王珞靜,見過大舅、姑姑。”王守哲上前,按照晚輩見長輩的禮節行禮。先前他已遣家將前來通報,此次行程是拜見長輩,而不是以家族族長身份前來會晤。

“守哲快快免禮。”盧正雄上前扶住了王守哲,上下打量著他,“好些時候不見,守哲你竟已成長到如此地步。”

“哲兒,哲兒。”王琉靈也是上前拉住了王守哲的手,十分親昵,“你纔剛當上族長,就如此奔波,真是苦了你了。”

大姑王琉靈先前親去王氏奔喪,親弟弟的死該哭已經哭過,逝者已矣,她現在更關心的是王守哲這個親侄兒。

“大舅,姑姑,此事談不上什麼辛苦。”王守哲說道,“咱們王氏盧氏血脈相連,守望相助是應有的本份。”

因為生母就是盧氏嫡女,從小王守哲對盧氏的感情是很深厚的。雙方上一代的嫡係換親,也使得兩家的血脈極為親近。

隨後略一番寒暄後,姑姑王琉靈拉著王珞靜到一旁說話。

而盧正雄則是與王守哲對坐相談,不過他拿出來招待的並非是常規的靈茶,而是映秀盧氏的特產冰晶露飲。

盧氏占據映秀湖泊地利,非但在水產養殖上有些建樹,還圈出了一塊“靈水”,專門種植了一種水下靈植——晶露草,晶露草會結出一種拇指大小的靈果,它形似葡萄,但是透明如蟬翼,裡麵的漿液取出來冰鎮一番,便是極好的佳飲。

一口喝下去,冰涼清澈的感覺順著喉嚨口進入胃裡,隨即清涼之意擴散全身,整個人激靈靈地一顫,頓覺有種被洗髓伐毛後的通體舒暢感。

說起來,王守哲還是第三次喝到冰晶露飲,因為這是一種產量稀少靈飲,光是這一杯下去就得好幾個乾金,便是盧氏的嫡係也極少能喝到。

映秀盧氏並非是很強大的家族,家中也隻有一位老祖坐鎮。但是他們的冰晶露飲是一大特產,目前大部分產出都是專供給了紫府學宮,少部分被一些強大的家族嫡係分享。

其一年淨利收益多少,王守哲不得而知,卻估算不太會低於**百乾金。

除了王守哲這一杯外,王珞靜那邊也分到了一杯。她還是第一次喝到如此佳飲,眼睛都直了。

佳飲之後,便又是一頓靈食招待,吃得王守哲兄妹兩個渾身氣血旺盛不已。

隨後,自然進入正題。由王珞靜配合盧氏族人,進行滅蟲行動。模式也簡單,照搬山陽公孫氏那邊的處置方式就行。而且映秀盧氏的田地不算太多,僅有六七千畝,處置起來不算太難。

本來王守哲也是想去幫忙的,隻是在臨行之前,卻收到了明升老祖的傳訊,召他王守哲去相見。

惹得王守哲內心驚疑不定,不會是盧笑笑跑去明升老祖那邊告刁狀,惹得明升老祖對他有意見了?

不過這個荒唐念頭也隻是一閃而逝,明升老祖那可是映秀盧氏的定海神針,哪會參與小兒女之間的小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