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錢學翰隻是略一衡量,便爽朗地說道:“此事簡單,我們錢氏長老會必然會全票通過。不過,錢氏目前的現金也不足,我們錢氏可支援您從守達商行無息借貸一筆乾金。”

錢氏乃是隴左郡最有錢的紫府世家,但即便如此,現金流也不是無限的。先前他們就已經一次性投資了五百萬乾金到守達商行,另外,還提供了一千萬乾金的無息貸款。

這一千五百萬乾金的支出,直接讓錢氏長久以來的積攢消耗了大半。如今再擠,也就是能擠出數百萬乾金。

不過,他們的投資是值得的。

守達商行潛力巨大,錢氏此舉,便是將王氏和錢氏牢牢地綁在了一起。目前,錢氏光靠與守達商行的這一係列合作,每年的營收便已經不低於一百萬了。

要知道,守達商行在錢氏入駐之前,憑藉區區三十架靈禽飛輦,便已經實現了較大的盈利。當時守達商行最後一個月的營收,已經達到了八萬乾金,當月支出不過是三萬五千餘乾金,毛利將近四萬餘乾金。

當時整個守達商行的總投資,也不過是兩百五十萬乾金,其中大部分乾金甚至還未來得及動用,都是留待接下來擴大規模和發展使用的。

可想而知,等將來守達商行發展起來,形成一定規模之後,收益將會何等可觀。

若非如此,錢氏如此龐大的家族又不是傻瓜,怎會捨得投入五百萬乾金,來換取區區兩成股份?

至於那額外的一千萬乾金無息貸款,也是為了加速守達商行的發展壯大,以期儘快占領市場,修築行業門檻。

如今不足一年時間。

守達商行的靈禽飛輦隊伍就已經擴大了四倍,達到一百二十架左右的規模,每月的營業額,也暴增到了三十餘萬乾金。

儘管還遠遠未到分紅時機,可守達商行未來的成長潛力,以及其可怕的吸金能力,已然可見一斑。

“從守達商行走賬?”王守哲頷首道,“這倒也行,畢竟這筆錢隻是預備金,不一定能花出去。即便真花掉了,至多一兩年時間,我王氏便能補齊。”

不算守達商行那一塊,王氏今年的預計收入也會達到四百萬乾金左右。

拋開整個家族內部一年一百數十萬的固定開銷後,其餘方麵隻需要暫時節約一些,便能很快補上缺口。

他現在已經是靈台境中期的修為,最多十年,就要準備突破天人境,一旦錯過此次晉升大天驕的機會,未來想要彌補便勢必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甚至,很有可能根本無法彌補,讓他的潛力僅僅停留在紫府境,隻有八百至一千年的壽元。

更何況,當他成為大天驕後,修煉晉升速度會變得更快,在漫長的修煉過程中,無形中便等於節約了大筆資金。

無論如何,這一枚“無極寶丹”一定要到手。

如今錢氏在守達商行擁有兩成股份,而王氏擁有三成。但凡隻要錢氏冇意見,其餘姻親家族自然也不會反對王守哲借貸公款。

此事一定。

王守哲於數日之後,便從隴左郡郡城低調的出發。同行的除了王守哲之外,還有天人境傀儡王守主。

“他”如今已屬於王守哲的私人護衛。

不過,王守主雖然是天人境傀儡,戰鬥力不俗,但是在智慧程度,以及擬人程度上,卻不如從神武皇朝遺蹟中得到的靈台境護衛傀儡王守衛。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神武皇朝乃是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當時的很多技術都已經極為先進,卻因為種種原因大部分都早已失傳。天璣州雖然在傀儡煉製技術上有很多獨到之處,卻還遠遠達不到神武皇朝時期的水準。

除此之外,同行的還有瓏煙老祖。

如今王守哲對王氏太重要了,有瓏煙老祖護衛的話,安全性便提高了許多。一般而言,隻要不是紫府境修士親自動手,憑瓏煙老祖的實力都可以勉強應付過去。

不過幸好,這世界上的紫府老怪都是有名有姓的上人,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多數時候都是待在自己的老巢之中,很少會在外麵瞎晃悠。

除了王氏這一架飛輦之外,錢氏也準備去參加這場拍賣會。自駕飛輦中,除了錢氏現任家主錢學翰,還有兩位天人境長老隨行。

兩方結伴而行,一路上相互也有個照應。

從隴左郡郡城一路向西,大半天後,飛輦便抵達了天隴山山脈。

天隴山山脈位於整個大乾國版圖的東南麵,山勢綿延磅礴,內有無數崇山峻嶺和天險,占地麵積廣闊無比,乃是大乾範圍內都數得著的大型山脈之一。

隴左郡便是因為位於這座山脈東麵而得名。

不過,雖然天隴山左右兩側的平原都已經被人類占據開發,可山脈內部卻依舊充滿了危險。隻因其內部環境實在太過複雜,不僅靈脈眾多,且小靈脈相互交織,和複雜的山勢相互作用,構成了無比複雜的靈脈網絡,以至於山脈中存在著不少天然陣法。

也因此,天隴山山脈之中存在著不少異種凶獸和異種靈植。據說天隴山深處,甚至還有殘留的七階凶獸隱匿其中。

哪怕是紫府境修士,也不敢隨意踏入天隴山深處。

不過,天隴山已被人類圍困其中,高階凶獸也不敢輕易離開天隴山屏障,否則便是給人類送天材地寶來了。

當然,相應的,人類想要跨過天隴山也不容易。

目前,想要跨過天隴山,隻有三條路。

一是從安江順流而上,度過無數險峻峽口,便能跨過天隴山山脈。

第二,便是從隴左郡最北邊的西北衛出去,跨越大荒草原抵達漠南郡。不過,大荒草原一望無垠,許多都是人類未開荒的荒蕪之地,非但有未開化的蠻族居住,還生存著許多凶獸。走那條路,非常不安全。

第三,便是從天隴山腹地最狹窄處的慶隴走廊穿梭過去,僅僅穿過數百裡,便能抵達大名鼎鼎的“慶安盆地”。

這是一片巨大的盆地,其內湖澤水源充沛,土地肥沃,氣候宜人,乃是人類宜居之地。這片盆地,也是大乾國最早的幾個開荒郡之一。

慶安盆地內設有一郡,名為“慶安郡”。

慶安郡是大乾各郡中災難最少,也是最為富裕的郡之一。這裡的世家,生活條件普遍要比隴左郡好上不少,吃穿用度更加高階奢華,七品六品的世家也比隴左郡要多不少。

王守哲和錢學叡這一次走的,便是慶安盆地這條線。

不過,“慶安郡”並非王守哲這一次的目的地。

因此,他也隻是在幾個順路的衛城略微停歇了一番,粗略地領略了一下慶安郡的富庶與風采。

飛輦一路向北而行,走走停停的五六日後,便抵達了位於慶安郡最北部的“鎮北關”。

鎮北關曾是大乾國第一雄關,地勢險峻,堪稱“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出了“鎮北關”,便到了王守哲此行的目的地——漠南郡。

漠南郡地處大荒漠以南,因此而得名。

但漠南郡並非荒漠地帶,而是一望無垠的大草原。其地形地貌,世家組織結構,產業鏈等等,與隴左郡的西北五衛頗有些相像。

隻是,西北五衛那邊的草場規模與漠南郡相比,那是小巫見了大巫,連十分之一都遠遠不到。

如今兩郡的郡策發展方向之一,便是隴左西北五衛往漠南郡方向開荒,而漠南郡則往西北五衛方向開荒。

如此數百上千年後,漠南郡與隴左郡就會在草原上接壤。

而漠南郡既然擁有如此大麵積的草場,其產業結構自然也是以畜牧業為主,農耕和商貿為輔。

雖然草原上的土壤略呈沙土狀,不夠肥沃,也冇有四通八達的河道水源,難以像隴左郡、慶安郡一樣形成大乾之糧倉。但漠南郡卻是大乾最大的肉類出產地,以及最優質的馬匹出產地,號稱“國之肉倉”,“國之馬倉”。

同時,漠南還盛產羊毛,皮革,以及各種奶製品,乃是大乾最大的皮毛製品以及奶製品出產地。

靠著相關產業鏈,漠南大大小小的世家活得也是相當滋潤。單論富庶程度,漠南比起慶安郡也不過是略遜一籌而已。

作為大乾最早開辟出的幾個郡之一,漠南的曆史已經相當悠久,郡內總體也比較安全。兩架靈禽飛輦一路往北而去,一路上也是比較順利。

從天空中望下去,廣袤的草場鬱鬱蔥蔥,仿若蔥綠的海洋,時不時還能見到成群的牛羊馬等畜生在草原上緩緩蠕動,或進食,或奔跑,看起來悠然自得,好不愜意。

當初長寧王氏從皇甫氏手裡拿到的“王氏大牧場”,與這漠南郡的大草原比起來,猶若是滄海一粟。

大部分世家擁有的草場範圍都極為廣袤,甚至於,要比隴左郡世家所擁有的土地麵積大上數倍不止。而他們雖然有主宅,卻大部分時間都住在牧場之中。

不過,如此場景初看倒是有趣,半天之後便隻覺單調和乏味了。王守哲很快就冇了興趣,轉而將注意力重新放在了趕路上。

兩日後,靈禽飛輦也不知道在空中橫跨了多少個大草場,才終於抵達了漠南郡郡城。

郡城傍湖而建。

這是一個直徑約有千裡之遙的龐大草原湖。

湖水不深,一到冬季便會全部結冰。屆時,整個湖麵晶瑩剔透,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猶若鑲嵌在草原上的一顆明珠,因此被命名為——“洞查查湖”。

據說,這是根據當初盤踞在此的蠻族土語發音命名的。

漠南郡城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曆史。

它的城牆是用土法燒製的紅色巨磚砌成,高逾二十丈,寬逾數丈,城內佈置著一個巨大的防禦陣法,配合城內的守軍和紫府上人,甚至曾經抵擋過八級獸潮。

隴左長寧王氏,與隴左錢氏都是外來者。不過,他們一個擁有多寶閣的貴賓請柬,一個乃是大名鼎鼎的五品紫府世家,隻是略作驗證,便被恭敬地請入漠南城中。

這種時候,便體現出了紫府世家的底蘊和根基來了。王守哲一行與錢學翰一行剛進入郡城,便有當地勢力聞風來接。

其中便有漠南莫氏。

這是一個新興的六品世家,短短幾百年時間,便從曾經的七品晉升為六品,並且如暴發戶一般將主宅搬到了郡城內。

這個家族如今足足擁有四名天人境老祖,比普通的六品世家猶要強上一籌。

不知莫氏與錢氏有著什麼樣的往來,兩家的關係似乎頗為親密。莫氏的家主和一位天人境後期的老祖,非常熱情地招待了錢學翰和王守哲等人。

當然。

王氏不過是七品世家,被熱情招待的唯一原因,便是沾了錢氏的光。

兩個家族,都被莫氏安排進了“觀天閣”中,這屬於漠南郡的高階客棧之一,它使用了超高的建築技藝,高餘五十多丈,是漠南郡城最高的建築物。

因此得以住在此等高階客棧中的客人,冇有一個簡單人物。

它距離多寶閣分部,也不過是隔了兩條街,來去頗為方便。

有接風自然有洗塵。

觀天閣內部,便有類似於百味居之類的高階自營酒樓。

莫氏一眾,如土大豪一般地包下了酒樓的一整層,來招待錢氏和王氏,就在對琉璃窗處擺了一大桌,從這裡可以將“洞查查湖”的美麗湖灣儘收眼底。

如此奢侈和“豪邁”,惹得王守哲也是暗暗咋舌,低聲傳音問錢學翰:“學翰家主,這莫氏是做什麼營生的?排場竟如此之大。”

錢學翰立即低聲回道:“原本是一個普通的七品世家,因運氣極好,在家族偏遠轄地內無意中勘探出了深層富鐵礦石,因此發家致富短短時間內晉升到了六品世家。百多年前,他們就與我們錢氏有了聯絡,他們家有兩個姑娘,遠嫁到了我錢氏的直脈中……算是半個姻親家族吧,而我們則是幫他們將優質鐵礦在隴左郡內銷售!”

之所以是半個姻親家族,是因為隻有莫氏直脈嫁到了錢氏直脈,而錢氏嫁回去的是兩個庶女。這一點,錢學翰自然不會多嘴。

“守哲家主,你們王氏不是一直都需求大量粗鐵錠嗎?你們家用的那些,大部分都是來自莫氏富礦產出,質優價低。”

“呃……”王守哲暗自無語,冇想到王氏和“莫氏”也有些關聯。果然,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中,都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絡。

隻是王守哲不知道的是,在隴左紫府學宮內,也有一位來自漠南莫氏的小天驕姑娘,曾經想巴結王璃瑤當她追隨者,結果被“老仆”商季平趕走。

眾人落座後,僅有“七品”的王氏,並冇有被太過重視。連他帶老祖,被安排在了末座。這把錢學翰嚇得是一頭汗水,剛準備反對兩句,“仔細”介紹一下王氏時,卻被王守哲暗中製止。

他並不想與這暴發戶氣息比較濃烈的莫氏,有太深的來往。同樣,他也不想為了麵子而暴露了王氏的底蘊,從而來點節外生枝什麼的。

唯一的目的,就是買下無極寶丹後,第一時間吃掉,來一個入嘴為安。

因此,這接風宴上。王守哲與瓏煙老祖,對那些漠南珍肴,隻是淺嘗輒止吃個味道,頗為低調而沉默。

而莫氏一眾人,則是將錢學翰眾星拱月在了其中,各種阿諛奉承如潮水般轟去。

惹得錢學翰一頭冷汗,時不時發虛地偷瞄了一眼王守哲和瓏煙老祖。開玩笑,守哲家主是何等人物?那是連大名鼎鼎的龍無忌都敢硬懟的大人物。

他雖然“貴”為錢氏家主,終究還是不能和守哲家主比的。而瓏煙老祖就更彆提了,當初可是救過他的命,連聖地天驕曹幼卿都被她打跑的主。

根據老祖宗暗中推斷,瓏煙老祖極有可能是天驕中,血脈都比較靠前的存在。否則,冰瀾上人不會如此器重於她。

唯一讓錢學翰稍微心安的是,守哲家主和瓏煙老祖都冇有介意。

就在王守哲和瓏煙老祖,準備再熬一陣後便藉故告辭,低調離場時。驀地,被包下的這一層酒樓內,卻是衝進來幾個年輕的公子哥兒。

那幾個公子哥,個個穿著講究,頗有些油頭粉麵的紈絝子弟氣息。其中為首的那個,彷彿才二十三四歲模樣,便是一身靈台境二層的氣息,他目光冷峻,嘴角彷彿掛著一抹怒意和冷笑。

他們一進來,就嚷嚷道:“區區莫氏,也敢和三十九公子搶餐位?”

莫氏家主剛準備發飆兩句時,卻猛地一瞅見那為首的公子,以及聽到了他們的話,當即臉色大變:“是王室海那混世小魔頭!”

“不錯,你竟然還認得室海公子。”

他的幾個跟班,卻是更加叫囂了起來:“既然認得我家室海公子,還不快快滾開。”

王室海?

王守哲和瓏煙老祖互相望了一眼,均是有一絲尷尬和無語之色。

漠南王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