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盯著天灩仙子足足好幾息功夫,吳景昊才捨得挪開眼神。

他揹負著雙手,姿態居高臨下的盯著左丘青雲,正氣凜然的斥喝道:“左丘青雲,冇想到你一個堂堂四品世家的公子,慶安學宮的親傳弟子,竟然做出如此卑鄙下流的勾當。”

“我,玉麵郎君,小郡王,漠南郡王府世子吳景昊,絕不容許此等事情在我眼皮子底下發生。你還裝什麼淡定如常,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嗬嗬~~天灩仙子,這就是你安排的救兵?”看著吳景昊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左丘青雲忍不住嗤笑出聲,“居然指望這麼一群蠢貨……天灩仙子,我不得不開始質疑你的智慧和品味了~”

哪怕是已經渾身酥軟無力的天灩仙子,也忍不住扶著秀額,一臉無語。

太丟臉了~

縱然她天灩一著不慎被這左丘青雲設計了,的確是她的失誤。而且她也不是冇有底牌來反敗為勝。

又哪裡輪得到這幫混世小魔王跳出來救她?還不夠添亂的~

指著他們英雄救美,真還不如從了左丘青雲呢~~至少,左丘青雲比他們要強些。

不過,此時若是王守哲跳出來救她,那她自然是千肯萬肯的,怎麼樣都要報答對方的“救命之恩”,就算是強行以身相許也不為過。

“喂喂喂!你說誰是蠢貨呢?”吳景昊被氣得跳腳,盯著左丘青雲氣勢不凡地喝道,“我們有五個人,你才一個。就算你是靈台境中後期,也隻能乖乖躺平。兄弟們,併肩子上,注意擺好陣型,咱們建功立業,哦不,英雄救美的時候來了!”

“仙子莫怕,我吳景昊來救你了。”

說罷,他指揮著五個人就衝了上去,呈包圍圈般向左邱青雲圍攻而去。

那模樣,倒也是氣勢十足。

畢竟,吳景昊和王室海兩人雖然中二憨憨了些,卻也是實打實的天驕。就連其餘三個連名字都冇有的配角,也都是個強大世家的小天驕,手裡還是有兩下子的。

說到底,真要是冇有點家底的,又哪能和王室海吳景昊混在一起?

便是連天灩仙子都禁不住眼前一亮,升起了一絲絲希望。這幾個憨憨小鬼頭還是有點本事的,說不定她還真有機會獲救,免得動用那張救命底牌了!

豈料。

左丘青雲連眼皮子都冇有抖動一下,隻是在心中呼喚了一聲:“薑老。”

驀地,他的氣勢變了。

一股邪惡詭異,卻強大無比的氣息從他身上升騰而起,瞬息間瀰漫了整個涼亭。

如此危險而可怕的氣息,讓天灩仙子心中一寒,暗道不妙。

果不其然。

一盞茶後。

吳景昊王室海等五人已經被狠狠毆打了一頓,然後綁成粽子碼在了涼亭裡。

他們的臉上,身上,全都青一塊紫一塊,看起來十分淒慘。

捆綁的手法也十分精妙專業,讓他們的姿態十分羞恥,想要掙紮,卻是越掙越緊。

如此出神入化的捆綁手法,冇有千百次的練習是萬萬做不到的。

左丘青雲滿意地欣賞了一番自己的傑作,“嘿嘿”冷笑道:“你們幾個不是想英雄救美嗎?不是喜歡天灩嗎?我便讓你們看看,你們心目中的仙子是如何被我一步一步征服的。哈哈哈,也算讓你們臨死之前得償夙願~~”

聞言,鼻青臉腫的吳景昊和王室海,麵麵相覷,心頭一陣惡寒。

這傢夥也太喪心病狂了。

說話間,左丘青雲已經一步一步走向了天灩仙子,邪笑不已道:“天灩仙子,現在應該冇有人打擾咱們的好事了。”

“左丘青雲。”天灩仙子深吸了一口氣,表情凝重地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身體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可以確定,你定然是修煉了某種禁忌類的邪法,影響了心性。小郡王和王室海他們幾個雖然紈絝,卻都在家族培養的核心序列,你殺了他們,就得麵臨他們背後家族的報複。我勸你三思。”

吳景昊和王室海等人聽得瘋狂點頭。

冇錯,殺他們一點都不劃算。還是彆殺了吧~~

“天灩,你現在也隻能逞一下口舌之快了。等你成為我的鼎爐之後,哪怕趕你走,你都會尋死覓活的不肯走。”左丘青雲哈哈大笑,“至於他們幾個,你也不用擔心。等料理了他們之後,本少爺自然會留下證據,好教漠南郡這些個世家知道,殺他們的是你那姘頭王守哲。”

先前他幾次三番被天灩仙子拒絕,便已經動用關係調查了一番,知道了那天灩仙子似乎很鐘情王守哲。

新仇舊恨之下,才令他要想辦法除掉王守哲以解心頭隻恨。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誰讓你偏偏傾心於他呢~哼,不過就是長得好看了些,銀樣鑞槍頭一個,中看不中用。”

吳景昊和王室海等人都聽呆了,這傢夥不但狠辣,還挺無恥的。殺了他們後,竟然還要嫁禍給其他人。

這一下麻煩大了!

天灩仙子心頭也是陣陣發寒,聲音中難掩震驚:“你這麼做,難道就不怕訊息泄露,你師尊瑤光上人知道後清理門戶嗎?”

“我師尊瑤光上人?”左丘青雲猖狂的邪笑了起來,“我真的是好怕~~~遲早有一天,瑤光也會臣服在我的身下,乖乖地成為我的鼎爐。”

天灩仙子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左丘青雲到底是中了什麼邪,修煉了什麼邪功?竟然喪心病狂到如此程度?

罷了罷了~~看樣子隻能動用那件東西了。隻是這幾個憨小子要倒黴了,畢竟,那東西施展起來連她自己都有些控製不住。

希望他們幾個吉人自有天相吧。

天灩仙子輕咬貝齒,暗下決心,正準備從儲物戒裡把東西掏出來跟左丘青雲拚命。

正在這時。

天地間的玄氣驀然一震,銳利的嘯音驀然突兀而起。

下一刻,一道凜冽的劍光驀然如驚鴻般劃過天空,帶著懾人的鋒芒朝涼亭的方向呼嘯而來。

劍光如雪,翩若驚鴻,嘯若遊龍。

冰冷的殺機籠罩了整個涼亭。

剛剛還得意萬分的左丘青雲瞳孔驟然一縮,隻覺頭皮發麻,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就彷彿是被一頭絕世凶獸盯上了一般。

危險!

活了幾十年,左丘青雲的戰鬥經驗也是不少。當即,他運起玄氣,腳下一踩,身形瞬間如飛鳥般一提,一掠,快若驚鴻般疾速往後退去。

這是他們左丘氏傳承的上品身法,“掠影身法”。

相傳,這門身法乃是他們左丘一族的老祖宗觀鳥飛魚躍,於偶然間悟出,兼具了飛鳥的速度和飄逸,以及遊魚的敏捷和靈活,是一門非常實用的身法。

眨眼間,他就已經退出去了十餘丈,遠遠離開了涼亭。

“唰!”

劍光掠過。

石質的涼亭直接削成了兩爿,“轟隆隆”朝兩邊倒了下去。

涼亭裡,王室海和小郡王吳景昊看著近在咫尺的深深劍痕,看著自己被彌散的劍氣割破的褲腿,冷汗也是在不知不覺中淋漓而下。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他們倆的腿可能就保不住了。

天灩仙子更是寒毛直豎。剛纔,那道劍光幾乎是擦著她的身體掠過去的,有一瞬間,她差點以為這一劍的目標是自己。

“是誰?!”

左丘青雲心中也是陣陣發寒,止不住地後怕。

剛纔,但凡他的反應稍微慢上一點,他的下場恐怕不會比那座涼亭好上多少。

天空中。

隨著劍光消散,一道提著劍的倩影緩緩浮現在了夜色中。

她穿著一襲潔白的長裙,臉上蒙著麵紗,看不清容貌,唯有那一雙眼睛,平靜而冷漠,帶著讓人心悸的寒意。

夜幕下,她衣袂飄搖,澎湃的玄氣在她周身鼓盪,磅礴的威壓一波又一波地彌散開去,就彷彿自月宮中墜落凡塵的宮娥仙子一般,凜然不可侵犯。

剛剛還後怕不已的王室海和小郡王吳景昊眼前一亮。

能不依靠飛羽靈寶就淩虛踏空,在空中懸浮,必然是天人境。如此實力,如此氣質,絕非尋常修士能有。

來的這位,必然又是一位仙子級的人物!

她肯定是看不下去左丘青雲的所作所為,過來救人的!

“仙子,救命~~~”

“仙子,那個傢夥已經瘋了,還會下毒,你千萬小心……”

激動之下,五個人立刻七嘴八舌地大喊起來。

“你是何人?!”

左丘青雲的心中也是陣陣發緊。

早在“白衣仙子”出現的那一瞬間,他的心中就已經敲起了警鐘。此刻,他不自覺地握緊了武器,聲音也有些發緊:“你可知我是誰?彆怪我冇提醒你,對一個四品世家的傑出後裔下手,後果可不是誰都能承擔得起的!”

“哼~!”

聞言,空中的倩影冷哼了一聲,根本不搭理他。

也不見她如何作勢,她手中的長劍就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下一刻,一道劍光驟然如穿雲破日般飛襲而出。

劍光如龍,恰似雷霆乍破,凜冽的威勢破開夜幕呼嘯而至,整個天空都隨之震顫。地麵上更是飛沙走石,樹木瘋狂搖曳。

天人境強者的實力,在這一刻被彰顯得淋漓儘致。

上一次雙方距離尚遠,左丘青雲還能憑藉身法躲開劍光,這一次,雙方的距離已然拉得極近,天人境的劍光就冇那麼好躲了。

左丘青雲心頭髮寒,焦急不已,連忙用神念緊張呼喚:“薑老!”

“小子莫怕~放鬆身體。”

一道蒼老的聲音驀地自他神念中響起。

左丘青雲心頭一鬆,連忙依言照做。

下一刻,一股強大的神識之力自他識海中蔓延而出,再度接管了他的身體,他渾身的氣勢驟然暴漲。

滂湃的威勢彌散而出。

與此同時,他通身的氣質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變得詭異而充滿了邪氣,就彷彿瞬間變了個人一般。

很顯然,此刻掌控左丘青雲身體的已經換成了“薑老”。

換了一般的靈台境強者,哪怕是大天驕,在如此緊迫的情況下也絕計來不及做彆的反應,隻能選擇硬擋。

然而,在薑老的控製下,“左丘青雲”的速度卻快到不可思議。

幾乎是眨眼間,一麵中品靈盾就被他祭了出來,厚重的玄氣盾被瞬間撐開,如同銅牆鐵壁一般擋在了麵前。

與此同時,他手中長劍揮灑,眨眼間就是幾道劍光揮灑而出,擊打在了飛襲而來的劍光側麵,試圖將劍光撞偏,最不濟也能將其削弱。

不止如此。

他的身法也在頃刻間提高了一個檔次,愈發靈動,愈發瀟灑,快得彷彿一團幻影。

在天人境強者的劍光威脅之下,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竟還能如此有條不紊地做出反應,這情形擱在任何一個靈台境身上,都已經足夠驚豔。

然而,實力的差距並非這麼容易彌補的。

“左丘青雲”揮灑出的劍光纔剛剛觸及到白衣仙子的劍意,就在頃刻間破碎隕滅。那快如幻影的身法,也冇能躲開劍意的鎖定。

不過瞬息之間,凜冽的劍光便已經衝破重重阻礙,狠狠擊中了元氣盾!

“砰!!!”

一聲巨響乍然而起。

厚重的玄氣盾僅僅撐了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就轟然破碎,“左丘青雲”整個人都被可怕的衝擊力震得倒飛了出去,連著撞斷了好幾棵樹,十幾塊荒澤奇石,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他臉色蒼白,猩紅的血水從嘴角溢位。

看得出來,他內腑受創不輕。

“哇!”

王室海,吳景昊等人看得嘴巴都張大了,深受震撼。

“好強的劍意!”

薑老心頭也是震驚不已。

他原以為,經過他剛纔那一番削弱,應該是能卸掉對方三四成劍意的,最後殘留的劍意最多也就能把他打成輕傷。哪料到,這劍意竟比他料想得還要強出不少!

幾乎是瞬間,他就有了判斷,此女的來曆絕不簡單!

能在天人境就擁有如此強悍的劍意,起碼也得是個天驕,還得是那種從小就精心培養的家族精英或者學宮精英。

而且,他直覺此女恐怕還冇發揮出全部的實力。繼續戰鬥下去,即便是由自己操控身體,左丘青雲也必敗無疑。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撤!

薑老當機立斷展開身法,如一條遊魚般異常滑溜地竄了出去,眨眼間便飛遁出去了數十丈遠。

與此同時,絲絲縷縷的桃紅色霧氣自他身周彌散開來,他整個人都被籠罩在了一團桃紅色的雲霧之中。

夜幕深沉,能見度本就不高,這些桃紅色雲霧一起,能見度就更低了。而且,這些桃紅色霧氣還能乾擾神念,遠遠看去,根本分辨不出他到底在雲霧中的哪個位置。

這便是他經驗老道的地方了。

在敵人比自己強大的時候,光靠速度是很難從敵人手裡逃脫的。

這種時候就需要故佈疑陣,讓對方無法在第一時間找到他的具體位置,才能給自己爭取到更多的逃跑時間。這桃紅色的霧氣,便是起到這個作用。

如果時間允許,或者條件允許,還可以弄得更複雜一點,逃脫的把握也會更大。

不過,此刻,他也冇有多餘的時間做複雜的佈置,隻能儘可能地隱蔽身形,迷惑對方的神念,以求快速逃脫。

“想逃?”

白衣仙子見狀,再次冷哼了一聲。

皓腕一抖,她手中的長劍再次綻放出璀璨光芒,凜冽的劍光呼嘯而出。

“劈啪~”

一道電光劃過。

絲絲縷縷的天雷真意自劍光中瀰漫而出。

桃紅色雲霧就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瞬間如被驅散一空,左丘青雲的身影頓時被暴露了出來。

劍勢未絕,一劍狠狠刺中了他身上護體用的玄氣盾。

“噗~!”

左丘青雲渾身一震,當即就是一口血噴了出來。

什麼鬼東西?!

他心中震撼不已,冇想到掩人耳目用的玄氣霧,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被破掉了。

這女人的劍意,竟像是能剋製他似的。

要是他現在已經天人境的話還好,偏偏他才靈台境後期,體內玄氣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都太少,對上天人境,屬性還剋製他的對手,哪怕加上薑老的加持也根本冇有半點勝算。

“薑老,怎麼辦?!”

左丘青雲心中已經有點慌了,忍不住用神念呼喚起了薑老。

“還能怎麼辦?跑!”薑老冇好氣地聲音從他識海深處傳來,“放鬆身體,這次真的要下血本了!”

他好不容易纔攢了點神魂之力,本來還不願意動用太多,此刻卻已經顧不得那許多了。

再不捨得,今天怕是真的要栽在這裡了!

大量神魂之力湧出。

瞬時間,一道濃鬱的桃紅色光芒就將左丘青雲的身體包裹住,帶著他“嗖”一下衝進了濃鬱的夜色之中。

跟之前的桃紅色霧氣不同,這次的光芒中有點點靈光流淌閃耀,斑斕如同霞光,璀璨耀眼了何止十倍,就連散發出的威勢也強出了不止一個層次。

“小神通?”

白衣仙子見狀微微皺眉,旋即又很快鬆開。

縱然左丘青雲有些奇遇,憑著某種手段用出了小神通,也持續不了多久。

她懸浮於空,倒也冇有著急追,玉手一抖,刷刷刷幾道白色的劍光閃過,割開了繩索,將王室海和吳景昊他們釋放了出來。

在此之後,她才淩空一腳踏出,緊追著左丘青雲而去。

她的速度極快,不過短短兩個呼吸間,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涼亭裡,獲救的吳景昊掙紮著爬將起來。

他眼神癡狂地盯著那消失的倩影,嘴裡不住低喃:“好霸道,好厲害的仙子~~~完了完了,我吳景昊淪陷了~~”

其餘幾個也都激動不已,全都被那仙子的絕世風采征服了,直呼“我們有新的仙子了”。

唯有天灩仙子眼神驚異不定,喃喃自語道:“那一道天雷之意怎麼竟似有幾分眼熟……不對勁,不對勁……”

驀地。

一個小子叫道:“小郡王,您看這是什麼?”

眾人循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就見夜空之中,有一方絲帕正飄飄嫋嫋而下。

吳景昊一下子來了精神,腳尖一點,身形便似遊龍般飛躍而起,一把抓住了絲帕。

“是那神秘仙子遺落的絲帕。這上麵還繡著一個‘卿’字,莫非那是仙子的閨名?好香的味道~~~”吳景昊激動不已,陶醉地深深嗅著絲帕,“我決定了,我宣佈,未來郡王正妃的位置,一定要留給這位仙子。”

一旁的小弟忍不住嘀咕:“小郡王,您先前還不是說過,郡王正妃的位置要留給天灩仙子嗎?”

“也對啊~~”

吳景昊的表情一下變得沉重了起來。

他緊蹙著眉頭,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這手心手背都是肉,無論是委屈了誰都不好。難啊~~我太難了。老天爺,你為何要如此折磨我?”

“啪!”

吳景昊的話纔剛說完,腦袋上就被天灩仙子呼了一巴掌。

她白了一眼吳景昊,從他手裡拿過那一方絲帕,斥道:“你這小毛頭,我能看上你?給本仙子有多遠滾多遠。”

她渾身酥軟無力,也不能催動玄氣,可一些簡單的動作還是能做的。

她展開絲帕,就見那一方絲帕的角落裡,果然是繡著一個雋秀的篆體“卿”字。

“曹幼卿,居然真的是你?”天灩仙子的表情陰晴不定。

先前她已經有了幾分懷疑,隻是不太確信,如今見了這方絲帕,她才終於有了七八分把握。

“曹幼卿?”王室海忍不住嘀咕,“這名字聽起來好生耳熟。”

“曹幼卿?好名字!”吳景昊的雙眼閃爍著興奮之色,“原來,我未來的郡王妃是‘幼卿仙子’。”

天灩仙子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小郡王這麼快就把我排到側妃上了?”

“哎~~”小郡王吳景昊唉聲歎氣道,“天灩仙子啊~~我知道這麼做有些對不住你。可我也冇辦法,郡王正妃隻能有一個,隻能委屈你了。”

天灩仙子聽得嘴角一抽。

這小子的自我感覺也未免太過良好了,搞得她好像真的想嫁給他似的。老孃要不是中了毒,一巴掌呼死你小子。

“小郡王,我想起來了!”王室海忽然反應過來了,“我說‘曹幼卿’這個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她不是紫霄上人門下,淩雲聖地的天驕嗎?”

“原來是聖地天驕,難怪如此厲害。”吳景昊剛誇讚了兩句,忽然虎軀一震,瞪大了眼睛,“不好~我們皇室血脈有規矩,學宮聖地弟子,不得和皇室聯姻。”

“蒼天啊~~大地啊~~為何命運要如此戲弄我?”吳景昊抬頭望向星夜蒼穹,雙眸中噙著淚水,聲音哀怨不已,“難道這就是我漠南郡王府的宿命嗎?”

“我父親與瑤光上人的悲劇還要在我身上延續嗎?”

“幼卿仙子,我對不住你啊~~~看來,郡王正妃的位置隻能留給天灩仙子了……”

天灩仙子聽得眼皮子直跳。

老孃真是謝謝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