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什麼!?”左丘冠玉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個巴掌般,猶若冠玉般的臉上一下漲紅了起來,怒意蹭蹭蹭地升騰而起,“王守哲!你你你,你竟敢對我如此說話?”

“嗬嗬~”王守哲喝了口茶,慢條斯理道,“可是冠玉家主,先好膽與我如此說話的,我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敢在我麵前擺譜?”

“隻要我堅持不肯和談,以你左丘氏的家底,究竟能撐得住多少年?家大業大,固然是威勢赫赫,可每年的開銷你們撐得住麼?或者可以減少天人交替,紫府交替數量嘛。也可以令族人們省吃儉用些,那樣也能多撐些年景。”

“隻可惜,再怎麼節約,也改變不了從此衰敗的命運。”

王守哲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利箭一般,一根接著一根插到了左丘冠玉的心口上。

“你們王氏,就不怕我們左丘氏翻臉?”左丘冠玉的氣勢升騰而起,眼神中殺機騰騰,“以我左丘氏的實力,滅你王氏易如反掌。”

“嗬嗬~”王守哲嗤笑了一聲,看向了太史安康道,“郡守大人,咱們大乾之律法,什麼時候變成了高品世家可以恣意滅殺低品世家了?”

太史安康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對左丘冠玉警告道:“你們左丘氏,當我們隴左郡郡守府不存在麼?更何況,你既然調查過王氏,自然應該知道璃瑤小姐的名頭,她可是天河真人的愛徒,堂堂大天驕之姿。”

大天驕,光是這個名頭,實際上就已經能令很多紫府境修士都為之忌憚了。更彆提,對方還有一個神通境院長師尊。

你左丘氏就算想仗勢欺人一番,也得考慮一下璃瑤小姐吧?一百多年後,她便是紫府上人了,數百年後,便是神通真人了。

“此外,王氏也不是無根無基之輩。”太史安康道,“其家族成員,有不少都拜有紫府境師尊,主脈也是堂堂大乾王氏!”

能冠以大乾二字的世家,至少得是三品世家,或是曾經是三品世家。

像慶安左丘氏雖然貴為四品,又是在慶安郡幾近一手遮天的存在,卻也隻能冠以慶安二字。貿貿然直接冠以大乾二字,必然會遭人恥笑。

就像王氏冠以長寧二字,卻不能隨意冠隴左。而隴左王氏,曾經是五品世家,如今雖然衰敗,卻也依舊能頂著隴左二字。

一提起大乾王氏,左丘冠玉的臉色更為難看了幾分。雖說情報顯示,如今的長寧王氏和大乾主脈並冇有什麼來往,然而若是事情真的鬨大了,保不齊會有人去大乾走走關係。

例如王璃瑤若是跑去大乾王氏,以她大天驕之姿必然受到款待。

也正是種種顧忌,才讓左丘氏有些束手束腳……

就在此時。

一隻未曾開口的慶安郡守烏定海打圓場道:“好了好了,說起來大家都是年少氣盛,有些口舌之爭也在所難免。冠玉家主,說起此事來還是你左丘氏想要談判,就莫要再擺四品世家的譜了。該讓步的讓讓步,莫要氣意用事。”

“郡守大人說的對。”左丘冠玉拱手道謝,隨後又是擺出一副儒雅翩翩的姿態,“守哲家主,適才冠玉孟浪了。這樣吧,說起來此事終究是我左丘氏先行掀起了商戰。我左丘氏先表個態,以後飛輦市場的價格,由守達商行說了算,這做生意嘛,就得大家一起賺錢,何必憑白便宜了旁人?”

他先前以勢壓人,實則也是一種策略。若真能鎮得住王氏,豈非美哉?即便鎮不住,也不會少塊肉。這不,一見到王氏強硬,左丘冠玉立即改變了策略。

“好主意。”王守哲笑盈盈地說道,“那我們守達商行,也介入一下慶安郡的飛輦市場,價格商量著來。至於糧種生意嘛,也可以一起做。你們儘管往我們隴左賣,我們也隨意往你們慶安賣。”

“冠玉家主既然如此豪爽,將飛輦市場定價權給了守達商行。我王守哲,自然也不是小氣之人。”王守哲同樣一副豪氣沖天的模樣道,“糧種價格由你們左丘氏來定,我王氏絕對不多賣一個角子。”

左丘冠玉表情一滯,心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要是我們左丘氏的糧種在同等價格下,能競爭得過你們王氏的糧種,老子至於萬裡迢迢跑過來被你侮辱麼?

“守哲家主說笑了。”左丘冠玉硬扯著一抹笑意。

“是你先說笑的。”王守哲玩味般地似笑非笑。

“那依照守哲家主的意思是?”左丘冠玉頓覺那王守哲真不好惹,索性試探道,“此事可有解決腹案?”

“解決方案自然是有的。”王守哲也懶得與他繞圈子了,“第一,你們慶豐商行的飛輦業務全麵解散,由我們守達商行全麵接手飛輦以及業務和債務。”

左丘冠玉嘴角一抽,要不要這麼很?而且如此過份的條件,竟然還隻是第一……

“第二,對我們的守達商行,開放慶安郡的飛輦市場。”王守哲雲淡風輕地說道,“率先完成這兩個條件,就能表達你們的誠意,可以與我王氏商談糧種之事了。”

如此兩個凶猛的條件,竟然還隻是前置條件?

哪怕是郡守烏定海,都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守哲家主,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吃相是不是太難看了?做事總得留一線,莫要太過份了。”

此言一出。

不能王守哲開口,郡守太史安康就哈哈大笑了起來:“烏定海啊烏定海,你這話老子怎麼就聽著那麼耳熟呢?一年前,我親自去慶安郡找你商量時,也是與你說得這番話吧?”

“你烏定海,當時是怎麼回答我的?太史啊太史,人家那是正經的商業競爭,乃是惠民之好事,還說老子鹹吃蘿蔔淡操心。”

“咱們守哲家主的糧種低價賣給慶安郡大大小小世家,豈非也是惠國惠民之大好事?”

烏定海的臉火辣辣般的疼,當初他怎麼懟的太史安康,人家現在加倍奉還。而且他還不能學他拂袖離去,否則的話,左丘氏遲早會完蛋,完蛋之前,說不定會乾出點什麼瘋狂之事。

那他烏定海的日子就過到頭了。

出瞭如此大紕漏,以陛下如今愈發敏感的個性下,多半會把他發配域外戰場去當炮灰了。

“太史郡守。”烏定海此事已脫身不得,隻得硬著頭陪笑著說道,“此事的確是小弟不對,小弟與你賠禮道歉。”

“爽!”

太史安康就像是大熱天吃了冰塊一般,從頭爽到了尾。念及此處,他再看向王守哲的眼神,愈發多了些歡喜和器重。

長寧王氏在此子手中,當大興啊。

“這兩個條件,雖然聽起來有些苛刻。”烏定海陪笑著圓場說,“不過,終究還是左丘氏聽信了小人讒言,主動惹起了爭端。若是在糧種一道上,有合理之安排,我們慶安方麵未必不能答應。”

“郡守!此等條件……”左丘冠玉焦急道。

“冠玉家主。”烏定海頓足棒喝道,“你怎麼事到如今還不明白呢?你們左丘氏如今已經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哪有什麼談判的資格?當務之急,不如好生商量一番,如何解決糧種爭端問題,此乃你左丘氏存在的根基啊。”

左丘冠玉如遭雷擊,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好半晌後纔有些回神過來。其實他心中何嘗不知……隻是四品世家的名頭太響了,高高在上習慣了。

向來都隻有他們掌旁人命運。

一時間,心底根本無法完全接受命脈被掐在一個區區七品家族的手中。

好半晌之後,他才從頹然中恢複了些氣度:“守哲家主,那兩個條件我們左丘氏也能答應。隻是,你們在我慶安郡販賣的幾種糧種,我們左丘氏願意花大價錢買下培育權。一口價,五百萬乾金買斷五個糧種在慶安郡的培育和銷售權。”

“否則,我們左丘氏寧願魚死網破,到時候事態會如何發生,便聽天由命吧。”

說到最後一句時,左丘冠玉的氣魄也是升騰而起,四品世家終歸是四品世家,尊嚴和驕傲還是有的。

王守哲也看出來了,花錢買下糧種在慶安郡的培育和銷售權,已是左丘氏的最後底線了。

否則,若僅僅是王氏退出慶安郡市場,先不說嚐到甜頭的慶安各世家乾不乾,說不定哪一天王氏強盛後,又殺來個回馬槍。

不過,拿下培育和銷售權是底線,但是價格卻不是底線。王守哲對此,也早就有過估算,也曾經調查過左丘氏的財力。

“慶安郡內的培育和銷售權,我們王氏可以賣給你們左丘氏。”王守哲喝著茶,不待左丘冠玉有喜色,卻又說道,“先一次性支付五千萬乾金慶安郡壟斷費,隨後每年支付兩百萬乾金的授權費。”

說起來,左丘氏不想魚死網破,難道王氏就想麼?

如今的王氏正處在飛黃騰達的過程中,未來的前途無量。若非有必要,王守哲不願意和任何一個紫府世家硬杠。

左右不過是付出一些淘汰的糧種而已,即能獲得一大筆資金,以解決如今王氏乾金短缺的問題,也能解決守達商行的危機和擊退左丘氏,何樂而不為呢?

隻要給王氏發展的時間和空間,一兩百年後,王氏未必會懼怕和左丘氏正麵硬杠。

何況如今王氏缺錢,太缺錢了。

一個個的大天驕,天驕,小天驕們,家族老老少少們,每年消耗的數字都是海量。否則,王守哲何必剛開發完域外新安鎮,又瞄上了“青蘿衛”呢?

未來籌建開發青蘿衛,更是一個“慾壑難填”的大吞金獸。

王守哲的報價,頓時將左丘冠玉嚇壞了,他怒不可遏地咆哮:“守哲家主,就算勒索,也得有些底線,你當我們左丘氏是頭豬麼?一千萬,一千萬不能太多了,多一個角子,我們左丘氏……”

隨後。

兩個家主為了各自家族的利益,開始如菜市口攤販一般,斤斤計較著討價還價了起來。

這一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半個月。

終於,在左丘冠玉幾次三番掀桌子而去,又和家族老祖商量之後。

雙方終於協定了此次議和條件。

除了左丘氏全麵退出飛輦市場,並無條件開放安慶郡飛輦市場之外。左丘氏付出了兩千萬乾金現金,以及糧種總售價價格的一成作為使用權費。

這個合約維持一百年。

而王氏的糧種,在合約期間,不得出現在慶安郡內。

至此。

左丘氏掀起的一場巨大風波,便在此煙消雲散,算得上是“皆大歡喜”了。

……

又過了段時間。

慶安郡,左丘氏主宅,清雅居。

送走左丘冠玉,曉月回到青竹院,眉心不自覺便蹙了起來。

雖然剛纔左丘冠玉說得委婉,但意思卻相當明確:這一次左丘氏損失太大,後續針對錢氏和王氏的計劃,他們左丘氏不參與了,請策公子另請高明吧。至於租賃飛輦搭上的人情,左丘氏自會想辦法償還。

左丘冠玉話都說到了這份上,曉月自然也冇法勉強,隻能客氣一番之後將其送走。

說實話,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也連她也萬萬冇想到的。

世家之間的傾軋,自古以來拚的就是財力和實力。

一個擁有兩千年曆史的四品世家,族中強者無數,無論是財力,還是實力,都是隴左錢氏和長寧王氏加起來的好幾倍,按常理來說是絕不可能失敗的。

隴左錢氏和長寧王氏在這種局麵下,居然還能逆風翻盤,這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奇蹟”了,是可以寫進《隴左郡郡誌》的那種代表**跡。

哪怕在這過程中,錢氏和王氏那邊取了個巧,又事先有所準備,這結果依舊可以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而且,根據從洛玉清的【破曉】傳回的訊息來看,這次在和左丘氏以及曹氏的對抗中,居於主導地位的,居然不是他們一開始推測的隴左錢氏,而是長寧王氏。

更確切的說,是長寧王氏的家主——王守哲。

從頭到尾,隴左錢氏都是按照王守哲的計劃在執行,就彷彿十分篤定他一定能替錢氏扳回一城似的。

不經意間,曉月又回想起了洛玉清對王守哲此人的評價,說他“胸有丘壑,奇謀擅斷,謹慎周全”。

當時,她還覺得這評價略微有些高了。

如今看來,這評價竟還是低估了他。或許,應該在這評價之中再添上一句“不可以常理度之”。

像王守哲這樣的人,倘若是朋友,那當真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但若是當敵人,那可真的是……

曉月揉了揉眉心,有些頭疼。

罷了~既然事已至此,多思也是無益,還不如想想怎麼善後吧~

寒月仙朝和大乾之間隔著廣袤的颶風洋,訊息流通困難,主人暫時無法得知大乾的情況。但主人總有一天會從寒月仙朝回來的,她總得給主人一個交代。

想到這裡,她快步回了房間。

很快,一青一白兩隻信鳥便自她房間的視窗飛出,撲騰著翅膀飛向了高空。

……

遼遠郡,曹氏主宅。

從曹邦彥的院子裡出來,曹幼卿心情有些不太好。

不知不覺,距離邦彥被抓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年。這段時間,整個曹氏上下為了應對調查使的調查,都忙得是焦頭爛額,自顧無暇。

好在,調查使總算是被送走了,邦彥也成功贖出來了,這件事情也算是就此告一段落。

然而,對她來說,這件事卻遠遠還冇完。

曹幼卿的目光掃過周圍。

這一路走來,周圍時不時便會有曹氏族人走過,表麵上看,大家對她依舊恭敬如初,但她心裡清楚,大家雖然明麵上不說,但暗地裡肯定都在埋怨她。

否則,自己看過去的時候,他們又何必閃躲?

這一次,曹氏的損失實在太大了。

六百萬乾金哪怕對於曹氏這樣的紫府世家來說,也是一筆钜款。為了籌措這筆資金,曹邦寧不得不壓縮了給族人的資源供給,甚至還賣掉了好幾艘船。族人們豈能不怨恨她?

而且,這次被推出去頂罪的那幾位長老,基本都是族內年紀比較大的。他們大多數已經超過三百歲,膝下子子孫孫起碼也有好幾十了,本身就已經是那一脈老祖宗級彆的人物。

雖說這次是為了家族,不得不犧牲,邦寧侄兒也許諾過會給予他們補償,他們又豈會一點怨言都冇有?

如此種種,對曹幼卿而言都是一種難言的壓力。

越是細想,她的心情就越是壓抑。族人們對她的態度越是閃躲,她的心情就愈發糟糕。

這種情緒,一直到來到了老祖的琨梧居,才稍微好了一點。

曹氏的老祖名為“曹琨昊”,今年已經將近六百歲。近些年來,隨著壽元大限越來越近,他精力大不如前,已經不怎麼出來活動了,大部分時間都在琨梧居內閉關。

不過,哪怕老祖在閉關,這琨梧居曹幼卿想來的時候,也是隨時可以來的。

跟往常一樣推門進去,曹幼卿一抬頭,就看到了坐在院子裡曬太陽的琨昊老祖。

跟幾十年前相比,如今的他已經老態儘顯,不僅頭髮已經一片雪白,就連臉上都已經有了許多皺紋,看起來就像是凡間的七八十歲的老人一般。

“老祖宗。”

見到那熟悉的人影,不知怎麼,曹幼卿心裡的委屈一下子就湧了上來。

她身形一晃便到了老祖的躺椅前,跪在旁邊的草地上,撒嬌般地抱住了他的胳膊,委委屈屈道:“老祖宗,我不甘心,真的是不甘心呐~~”

“哎~”

琨昊老祖歎了口氣,緩緩睜開了略顯渾濁的眼睛。

雖然一直冇有出麵,但作為曹氏唯一的紫府老祖,他豈能不知道這段時間家裡發生了什麼?

伸手摸了摸曹幼卿的腦袋,他寵溺道:“你這孩子,敗便敗了。以你如今的實力,隻要好好修煉,要不了百年便能成就紫府,未來還有的是機會。如今咱們曹氏,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老祖宗,從小到大您最寵我了。您知道我的個性,若是這一關過不去,怕是會被心魔糾纏,屆時天道問心那一關怕是難渡。”曹幼卿眼神中掠過一抹憤恨,“千算萬算,都是我小瞧了那王守哲。此人不除,日後必是一個禍害。等他成了紫府,我曹氏必遭其害。”

“唉~你這孩子……罷了罷了,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此人不除,的確是個巨大的隱患。”琨昊老祖想到王氏那個年輕的家主,臉色也不自覺變得鄭重起來,“不過,此事得慎重為之。除非有萬全把握,決不能輕易打草驚蛇。”

他的眼眸深處,也是掠過一抹殺機。

“老祖宗,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失敗了。”

一想起王守哲,曹幼卿便忍不住咬牙切齒,那張清妍而美豔的臉蛋上也滿是憤恨之色。

雖然洛玉清那丫頭總在主上麵前打小報告,非常討厭,但跟王守哲比起來,卻根本算不上什麼了。

這一次,她說不得要親自去找一趟洛玉清那臭丫頭,讓她幫忙盯著王守哲了。

她就不信,王守哲冇有落單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