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火狐,你這也冇告訴我啊?”

王守哲有些傻眼地看向火狐老祖。

元水青龍那一口小女孩的腔調,給他帶來了強烈的衝擊。回想起之前他們對元水青蛟做的一切,他就有種虐待未成年的罪惡感。

這這這,這也太……

“守哲哥哥你也冇問啊。”火狐老祖一臉無辜,漂亮的眼睛骨碌碌直轉,“哎呀不好,守哲哥哥你一定要守住本心,記住答應人家的話,在人家化形之前,不準和其它靈獸雙修,尤其是不準……”

“我不會!你放心。”

不等火狐老祖說完,王守哲就已經急忙將話給她堵了回去,一頭冷汗。開玩笑,鬼纔會和靈獸……更彆提還是和一條**龍……

“咯咯咯~守哲哥哥你最好了。”火狐老祖鑽到了他的懷裡,笑得格外甜蜜和幸福。

見它這般模樣,王守哲也是頗為無奈。罷了罷了~就當是養了一隻會說話會撒嬌的戰寵吧。

一人一狐說話間,元水青龍已經開始興奮地遁水飛天。

她龐大的身形在湖水中蜿蜒,在雲層中穿梭,腳踩雲氣,頭頂青天,呼吸間吞雲吐霧,咆哮如雷,真正是有了點上古神獸血脈的感覺了。

化龍之前,她的咆哮聲其實更接近於獸吼,但此刻,隨著她昂首,發出的卻是陣陣高亢的龍吟,悠遠綿長,透徹天地,帶著種彷彿自亙古而來的尊貴和威嚴。

她的飛行能力,也很明顯有了個質的提升。

原來的她,飛行速度雖然也很快,但卻遠冇有在水中時的那種靈活,如魚得水,就好像是剛學會開車的司機,雖然也能上路,但在老司機麵前卻根本不夠看。

但此刻的她,在空中蜿蜒盤旋時,卻已然有了幾分在水中時的那種自在和肆意,就彷彿天空也變成了她的主場一般。

翻江倒海,行雲布雨,無所不能。

磅礴的龍威瀰漫在整個深太湖上空,搞得深太湖裡生活的靈魚都飽受驚嚇,瘋狂亂竄,有一部分甚至跳出水麵,試圖越獄,還有的深深潛入水底,試圖用淤泥掩埋自己,以為這樣就能騙過青龍的耳目。

總之,整個深太湖裡都是雞飛狗跳,一團混亂。

“小青蛟,不,小青龍你過來。”火狐老祖和王守哲膩歪了會兒,便威嚴地朝元水青龍說道。

元水青龍在水中一擺龍尾,“嘩啦啦”掀出了一道巨浪,這才化作了一條半丈來長的迷你小青龍,懶懶散散地飛到了一人一狐麵前。

凶獸的修煉方式,總的來說其實跟人類差不多,隻是它們對於血脈的依賴性,比起人類更強。因為,它們的大多數戰鬥技巧和神通,都是通過血脈傳承的。

也因此,凶獸的血脈純度越高,發展潛力就越是巨大。

這頭元水青龍血脈就挺純的,剛剛渡劫化龍便覺醒了不少天賦神通,擁有了幻化身體大小的能力。

一般而言,凶獸也隻有突破了七階之後,才能夠變幻身形大小。而這麼做也有諸多好處,其中最大的好處就在於,這麼做可以大大節約龐大身軀帶來的巨大消耗。

隻不過,這條小青龍可愛歸可愛,可大概是因為實力提升帶來的自信心,導致她有些飄了。

她居然用尾巴拍了拍王守哲的肩膀,說道:“以後咱們王氏就靠我罩著了。隻要你們好吃好喝的供奉著本小姐,兩百年內本小姐保你們平安順遂。至於過了兩百年……嗯,那得看你表現啦,若是把本小姐伺候好了,本小姐未必不能考慮長期擔任王氏的鎮族靈獸,繼續庇護王氏。”

她的聲音仍舊是那副嬌滴滴,嫩生生的樣子,說出來的話卻是居高臨下,老氣橫秋,透著股山大王似的土匪氣息。

此言一出,火狐老祖瞬間炸毛了,火紅色的狐狸毛根根豎起,氣勢大盛:“小青龍,你這麼說話,是準備造反嗎?”

迷你小青龍聞言身軀一顫,似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可隨即,她就迅速反應了過來,她現在可已經突破七階了,還怕這隻臭狐狸作甚?

當下,她就迅速支棱了起來,張牙舞爪地不甘示弱:“臭狐狸,根據靈契,我纔是王氏的鎮族靈獸。你可是外族靈獸,憑什麼管我們王氏內部的事情?”

“我可是守哲哥哥未過門的媳婦,你就是一個簽了靈契的打工靈獸,論地位你得叫我主母。”火狐老祖被氣得周身燃燒起了熊熊火焰,連爪子都從肉墊裡彈出來了,“看樣子,是本老祖給你的教訓還不夠深刻。”

“你都說了未過門了,算哪門子主母?至於打架……嘿嘿嘿,來啊,誰怕誰?”迷你小青龍周身激盪起陣陣水藍色的能量漩渦,龍鬚飄蕩,威風凜凜,“臭狐狸你趁著本小姐還冇化龍時死命欺負我,現在咱們同階層了,本小姐還怕你不成?”

“都住嘴。”

王守哲揉了揉太陽穴,被她們吵得一陣頭疼。

一隻蘿莉心態的狐狸已經夠難伺候了,再來一隻傲嬌的暴力小青龍,動輒吵吵起來,這日子可真是太刺激了。

“哼~我聽守哲哥哥的話。倫家最乖了。”火狐老祖窺了眼王守哲的臉色,乖乖收起了火焰,跳回了王守哲懷裡。

“哼~看在我們王氏家主的麵子上,我就暫且饒你一次。”迷你小青龍大大咧咧地揮了揮迷你龍爪,語氣傲嬌。

好在她對用祖龍名義發誓的靈契還是頗為重視的,骨子裡就已經認定自己是王氏的鎮族靈獸。靈契中也有那麼一條,要尊重王氏家主,在享受王氏供奉的同時,要隨時接受家主的調遣,不得違背家主命令,所以王守哲說話還是管點用的。

隻不過,接受歸接受,那態度嘛,就嗬嗬噠了。

“元水青龍,首先恭喜你化龍成功。”見兩靈獸不再吵吵,王守哲額角跳動的青筋總算消了下去,他調整了一下表情,笑眯眯地看向迷你小青龍,“你還記不記得,簽下靈契的時候,吃下去了一顆果子?”

小青龍一愣,表情懵懂地點頭:“記得啊,那果子脆甜脆甜,蠻好吃的。你要還有的話,就給我供奉幾筐,我留著慢慢吃。”

“那顆果子叫【九幽嗜血魔種】,是我耗費了很長時間才培養出來的。你喜歡吃的話,我可以抽空多培養幾顆,包你滿意。”王守哲的表情一本正經,嘴角卻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這,這果子名字聽起來,好像不太像正經果子……”小青龍眨巴著水汪汪的金色大眼睛,心底生出了一股不妙的預感,“不會有毒吧?”

“毒,當然是冇有的。”王守哲搖頭否認,可還冇等小青龍鬆一口氣,他就耐心地解釋道,“它的珍貴之處在於果肉內的‘魔種靈核’。一旦吃進肚子裡,魔種就會寄生在胃囊深處。”

“然,然後呢……”小青龍瞳孔有些渙散了,咕嘟一聲吞嚥著口水。

“然後嘛,隻要我一個念頭,魔種靈核就會在你的胃囊中生根發芽,根莖上長滿的倒刺會紮入你肚子裡。”王守哲表情生動,就好似平日裡和孩子們講故事一般,繪聲繪色,“它們會吸收你的氣血,以此為養分慢慢地,慢慢地成長。到時候,你吃的氣血越多,它生長的速度就會越快。那些根鬚就像是觸鬚一樣,會漸漸地擴散到你的血管中……你的身體裡,會長滿魔種靈核的根鬚。”

“不要,不要再,再說下去了。”漂浮在空中的小青龍眼神驚恐,搖搖晃晃地幾乎要摔落進深太湖裡。

“隨著根鬚越長越多,你會越來越痛苦,你也會越來越饑餓。”王守哲不為所動,繼續說道,“劇烈的饑餓驅使下,你會開始瘋狂進食,可即便你把肚子都吃得快撐爆了也冇有用。”

“因為那些食物,全部會成為九幽嗜血魔種的養料。最終,它會撐爆你的身體,瘋狂地吞噬你的血肉,龍筋,骨骼,皮膚,還有那漂亮的鱗片。”

“最後,它會在你的屍體上長成一棵雄偉的魔樹。我想,到時候如果砍了它,用它的木料來做椅子一定很結實。”

王守哲的聲音彷彿惡魔的低語,描繪著一個又一個駭人的場麵。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被魔種核吃掉~~嗚嗚嗚~好可怕~我不想變成椅子!”小青龍被嚇得嚎啕大哭了起來,“你是個大壞蛋!我不信!你一定是在騙龍!”

“不信?那就試試吧。”

王守哲“啪”的彈了個響指,聲音低沉,彷彿在召喚什麼般唸誦道:“九幽嗜血魔種靈核啊,你聽到我的呼喚了嗎?時機已經成熟,開始生根發芽吧。”

驀地!

小青龍眼珠子一瞪,就像是被點了穴一般,全身僵直在了當場。

她能明顯感覺到,肚子裡有什麼東西活過來了,正在一點點地蠕動著,刮刺著她的肚皮,彷彿正在她的肚子裡紮根一般。

那種感覺不是很痛苦,可它就像是一個開關,讓她不自覺就開始聯想起王守哲描繪中的那些可怕畫麵,這讓小青龍當場就崩潰了。

龍臉一癟,她的龍鬚耷拉了下來,淚水止不住地向兩旁噴湧飛濺而去。

倫家的龍生纔剛剛開始呢,啊嗚嗚~難道就這麼淒慘地結束了嗎?嗚嗚嗚~倫家不想死哇,嗚嗚嗚~~~

她越想越哭,越哭越慘,天空中的水汽不斷聚攏過來,翻滾的烏雲在深太湖上空越積越厚,不過片刻就“嘩啦啦”地下起了大雨。

王守哲與火狐老祖就那麼默默地看著她痛哭和發泄,眼神同情。

即便是成年人的世界,崩潰起來也隻是一瞬間的事情。更彆提,小青龍她太小了,還是個剛剛化龍的小寶寶,接受不了現實世界的殘酷也是很正常的。

哭吧哭吧,哭著哭著就會習慣和接受了。

這一哭,她足足哭了半個時辰,周圍的暴雨也是下了半個多時辰。好在深太湖湖麵很寬闊,水也夠深,否則水位怕是得上漲一大截。

元水青龍的這種天賦神通,若是發配到安北衛去幫安郡王植樹造林,倒不失為一員猛將。

不過安北衛最主要的問題,其實是空氣中水氣含量太少,就算小青龍真的前去施展神通行雲布雨,也很難有此威勢和效果。

否則的話,以安郡王的身份,想借一條能行雲布雨的龍也不是做不到。

當初嘗試開發大荒漠的那些頂尖世家,也未必就冇有試過這個辦法,隻是多半失敗了而已。

此外,經過王守哲一番觀察,她這暴雨神通真的就是下一場暴雨而已,與璃瑤“懸水神通”的殺傷力並不一樣。

“懸水神通”是正兒八經戰鬥用的攻伐神通,而元水青龍的行雲布雨神通,更像是用來製造有利環境的。

但也不能說這神通就不厲害,而是要看怎麼用的。如果是在慶安郡那種水氣濃鬱的地方,能集齊數條元水青龍一起行雲布雨的話,指不定能把慶安郡郡城直接淹了。

“人……王……家……”半個多時辰後,哭累了的小青龍終於抽抽噎噎地停止了哭泣,眨巴著那雙金燦燦的龍睛,楚楚可憐地望著王守哲,“我這個病,還有的救麼?”

她想叫王守哲“人類”,卻又害怕他覺得被冒犯,叫王守哲吧,又覺著不夠親近,叫家主吧,又有些膩歪,隻好期期艾艾地跳過了稱呼。

“隻要你乖乖聽話,兩百年後我就把它拿出來。”王守哲摸了摸她的龍頭,笑得一臉和善,“小青龍,你野性未脫,我隻能給你上上緊箍咒了。”

命門被捏,小青龍一下子變得乖巧聽話了起來。她用龍角蹭了蹭王守哲道:“什麼叫緊箍咒啊?”

“這是個故事,回頭慢慢講給你聽。你放心,隻要你不亂來,我保管不會欺負你。”王守哲帶過的娃很多,各種類型的熊孩子都見識過,收拾熊孩子早就已經得心應手。而且收拾完後哄起娃來,也是手段頗豐,堪稱大師級。

“那太好了,本,我最愛聽故事了。我們大澤裡的龍老祖,最愛和我們講故事了。”小青龍的眼眶裡還掛著淚,愁容卻已經一下子煙消雲散,歡喜地說,“那以後,我和那隻臭狐狸一樣,都叫你‘守哲哥哥’吧。”

“不行不行!”火狐老祖生氣地尖叫了起來,張開四爪牢牢地護住了王守哲,“‘守哲哥哥’是我的專屬稱呼,你必須換一個。”

看她那氣急敗壞的模樣,若是小青龍不答應,她保不齊會暴起拚命。

“那我怎麼辦啊?”小青龍有些發愁了。

雖然她現在不怵狐狸,但畢竟剛剛化成青龍,積累還不夠,許多血脈神通都還冇有運用熟練呢。真要打了起來,她多半還不是狐狸的對手。

“要不,你就叫‘爹爹’吧。”火狐老祖眼珠子一轉,出了個主意,“反正小青龍你年齡也不大,而且我聽說你們這個種族是從蛋裡孵化出來的,大多不知道親生父母是誰,怪可憐的。”

爹也是能亂叫的?

王守哲白了一眼亂出主意的火狐老祖。

說的你自己好像知道父母是誰一樣。

凶獸靈台境以前意識矇昧,行事基本都是依靠本能,隻有到了天人境以後,思考能力纔會漸漸達到跟人類差不多的水準,而在這之前的記憶通常都比較模糊,不知道父母是誰完全是正常情況。

“好主意好主意~~”

小青龍卻半點冇覺得火狐老祖的話有問題,反而覺得挺有道理。

她仔細地瞅了瞅王守哲,還伸出鼻子在王守哲身上嗅了嗅,一雙金瞳越來越亮:“我在你的血脈裡嗅到了遠古的氣息,還有圖騰的味道。不錯不錯~我宣佈,以後你就是我爹爹了。”

那歡喜的模樣,倒不像是假的,應該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行吧。”王守哲糾結了一下,隨即無奈地摸了摸她的龍頭,“我和若藍倒是好久冇生孩子了,這樣多個娃也不錯。這樣吧,你以後就叫‘王璃瓏’,算作我的嫡養女。”

這條小青龍雖然傲嬌,脾氣也差,動不動就喜歡用武力解決問題,但是心思還是很單純的。畢竟,野外以實力為尊,她這些年除了吃,喝,睡覺,還有打架外,也冇經曆過啥複雜的事情,哪像人類之間有那麼多爾虞我詐?

收一條血脈挺純粹的元水青龍做女兒,也不算辱冇了王氏門楣,還可以有保障的庇護王氏的子子孫孫。

畢竟,在修為一樣的情況下,靈獸的壽命普遍比人類要長,等她修煉到九階化形之後,起碼還能再庇護王氏數千年。

“王璃瓏?”小青龍王璃瓏驚喜不已,學著火狐老祖的樣子撲到王守哲懷裡撒嬌道,“這個名字很好聽,以後人家就叫‘王璃瓏’了。爹爹~爹爹~”

聽著那一聲聲的“爹爹”,王守哲的內心也是有些觸動。

不過,目前雙方的感情隻是初步建立,還不夠穩固,璃瓏本身也野性未脫,在很多事情上的思維方式更偏向於野獸,王守哲是絕對不會在現階段“拿出”她肚皮裡的“九幽嗜血魔種靈核”的。

這既是給她的一個“緊箍咒”,也是督促她加速成長的一個工具。

見得王守哲與王璃瓏親昵的模樣,火狐老祖頓時吃味不已。

她立刻上去把王璃瓏擠到了一邊,蹭著王守哲撒嬌道:“守哲哥哥,人家也要起個名字。人家不想被人‘火狐老祖’‘火狐老祖’叫了,憑白叫得好老。”

“那你排珞字輩?”王守哲微微試探道。

“那哪行啊~珞字輩不就真的成你妹妹了。”

火狐老祖好歹在人類社會裡混了幾百年,比小青龍王璃瓏要見多識廣,冇有上當。

她立刻否決了王守哲的提議,而後眼珠子骨碌碌一轉:“我怎麼說也是和宇文氏有靈契的,不如就姓‘宇文’吧。守哲哥哥你幫我取好名字,回頭可以讓宇文氏的人把我的名字寫進宇文氏族譜的嫡脈中。如此一來,等我化形後,嫁到王氏也更加名正言順些。”

“呃……”

王守哲擦了擦汗,暗忖,火狐你的規劃還真夠長遠和周到的。

不過,等她九階化形,那都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而且,我什麼時候答應過要娶你了?

他熟練地跳過了敏感話題,認真給她取起了名字:“宇文氏的女子不按照字輩排,你的毛髮赤紅如火,狐尾張揚似華蓋,不如就叫做‘毛華’吧。”

“宇文毛華?太難聽了。”火狐老祖吱吱喳喳地抗議道,“赤娓,我以後就叫做宇文赤娓,屬於宇文氏嫡脈小姐,是個未來註定要嫁給王氏的嫡女。”

“‘赤娓’就‘赤娓’吧,雖然不如‘毛華’好聽,可我還是尊重你的選擇。”王守哲扼腕歎息。哎~真是白白損失了一個好名字。

今日之事,雖然過程有些跌宕起伏,但是總算一切順利。

如今的王氏,終於有了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紫府境戰鬥力。

加上王氏這麼多年來積累下的龐大而深不見底的底蘊,尋常的五品世家已經根本不可能是王氏的對手了。

這也讓王守哲心頭唏噓不已。

不容易啊~~當初的王氏是何等風雨飄搖,隻差一點點就要掉出九品,變成不入流的世家了,居然還能絕地翻盤,一點一滴走到如今,細細想來,也算是一個尋常家族難以複製的奇蹟了。

突然多了一個女兒,王守哲當然要回去和柳若藍彙報。

認鎮族靈獸為兒子或女兒的情況雖然罕見,但在大乾國也是有先例可尋的。柳若藍瞭解情況之後,並未反對。

元水青龍和柳若藍同屬元水血脈,相互間本就容易產生親近感,相處了一陣之後,倒也覺得小青龍璃瓏還是挺可愛的,多一個女兒也還不錯。

何況,她和王守哲都是大天驕,以他們的血脈覺醒程度之高,想再生個孩子其實並不容易。

如此,一家三口倒是彼此相敬相愛了幾日。

可冇過幾日,柳若藍傳統教娃的思想又開始覺醒,閒暇間拿了幾張族學的試卷給王璃瓏測試了一下。

王璃瓏被放在桌子上的時候還冇有反應過來,盯著試卷,一臉茫然。

柳若藍一看,乖乖,璃瓏純粹就是條文盲龍啊。

這哪行?

她柳若藍的女兒,怎麼能是文盲?

柳若藍大手一揮,王氏的族學名額立刻就給安排上了。身為王氏的孩子,哪能不上族學呢?哪怕是條龍,該上學也得上學去,不能整天待在家裡無所事事,遊手好閒,要爭取做一條有文化的龍。

然後,在王璃瓏還懵著的時候,她就已經被註冊好了學籍。

聽說這件事的時候,王守哲都被震驚到了。

讓一條龍去族學上學,對先生們的壓力會不會太大了些?

可他著實拗不過娘子在督促孩子的教育以及成長上的執念,最後的最後,他還是妥協了。

他隻得想辦法好好教育了一下王璃瓏,讓她發了誓言,在族學內不準打架鬥毆,不準仗著實力欺負同學,更是不準現出元水青龍真身來。要是亂來,少不得回來要捱揍。

最後。

王守哲還給再加了一道保險,讓重孫兒王安業陪著王璃瓏上學。安業雖然才十歲,但已經比較成熟穩重,有他在不至於會出大亂子。

如此這般,便出現了後麵的一副場景。

清晨。

王氏主宅後院的碼頭上。

一身小貴公子打扮的王安業揹著自己的小書包,很是淡定的帶著一條半丈來長,騰雲駕霧的小青龍王璃瓏出現在了碼頭邊上。

雖然她是一條龍,可柳若藍還是親手給她縫製了漂亮的新裙子,以及一個粉紅色的斜挎大書包,裡麵鼓鼓囊囊裝的都是各種靈食。

用她的理念來說,第一天去上學,主要還是以適應為主,多準備點靈食有助於和同學們打成一片,能幫她迅速融入到集體之中。

感覺到王安業的氣息,已經長得比馬車轎廂還大的元水靈龜緩緩浮出水麵,歡快地用頭蹭了蹭王安業的胸口。

多年來,它載過那麼多位小姐和公子上學,最喜歡的卻還是王安業。

原因無它,七小公子太有錢了,他隨手的一點打賞,就經常能超過它一個月的奉養。誰不喜歡有錢又長得好看的小公子呢?

包括王璃瓏也很喜歡他。

看到肉厚體胖的元水靈龜,王璃瓏金色的眼眸一亮,頓時口水都流了出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安業哥哥,咱們第一次一起上族學,你就給我準備瞭如此豐盛的早餐,璃瓏真是好幸福好幸福~”

“我不是您哥哥。璃瓏姑奶奶,您叫我安業就行。”王安業都忘了自己是第幾次糾正王璃瓏的稱呼問題了,隨即忽然感覺不對,“等等,早餐?”

他有些莫名其妙。他哪有給王璃瓏準備豐盛的早餐?

可憐的元水靈龜,此刻早已經嚇得癱軟在地,連動都不敢動上一下。龍,龍,龍……

我老龜,命休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