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聲聲的暴怒嗬斥,在拙政閣中此起彼伏。

門外兩位天人境護衛被嚇得臉色發白,瑟瑟發抖。

已經好久好久冇有聽到陛下發如此大的火了。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大帝一怒,就必然有人要倒黴了。也不知道這一次,到底是誰這麼不長眼,居然惹到了陛下頭上。

拙政閣,老姚聽著那一聲聲的怒斥,也是心頭直跳,冷汗涔涔。

饒是他已經伴隨了大帝千年,也是極少見到大帝如此大動肝火。

他心頭忍不住嘀咕,那姓王的小子還真挺有本事的,非但教養出了璃瑤小姐,宗安公子那等驚才絕豔的大天驕,自己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不過,老姚畢竟伴君千載,對大帝的個性還是頗為瞭解的。

此時開口勸慰,那就是往大帝的槍口上撞,多半會被遷怒,唯有等大帝發泄一番,自己冷靜下來。

果不其然。

盞茶之後,隆昌大帝的臉色便漸漸歸於平靜,然而那半眯半闔的眼眸中卻依舊透著厲光,內心的火氣顯然尚未消散。

老姚這才傳人過來打掃現場,給殿中重新換了一張一模一樣的桌子,點上了靜氣凝神的仙香,又奉上了一杯寒月仙茶。

很快,拙政閣中就恢複了原來的樣子,就彷彿剛纔的那一片狼藉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隆昌大帝慢悠悠地喝著仙茶:“老姚啊,你說說看,朕應該怎麼處置德馨親王和康郡王?”

“陛下,老奴乃是一介宦官,豈敢妄議真龍家事?”老姚低眉順目地說道。

伴君如伴虎。

他深知以他的身份,決不能妄議,更不能有偏頗傾向。他必須牢牢記住一點,凡事以陛下為主,也唯有如此,才能在這個位置上安穩長久地待下去,生存下去。

“你呀,就是太謹小慎微。”隆昌大帝批評道,“你兢兢業業侍奉了朕千載,你的忠心朕豈會不懂?朕即位三千餘年,昔年親朋故友早已離我而去,如今,朕身旁除了你,哪裡還有能說真心話的人?你便隨意說幾句,朕也能有所參詳。”

“是,陛下。”老姚低頭彎腰,思忖了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地說道,“此事歸根究底,還在於德馨親王教育無方之上。陛下可傳喚過來訓斥一頓,令他好好反省反省,重振那一脈的家風。”

“德馨……”隆昌大帝麵無表情,指關節輕輕叩著書桌,沉吟道,“這孩子有野心,卻無大能,心高氣傲,卻又無甚擔待。就說上次與天河真人打賭,不就是輸了二十上靈,被嘲諷了幾句麼?結果扭頭就氣急敗壞地跑了,實在太小家子氣,格局氣魄皆落了下乘,還累得永安那孩子替他籌措還錢。”

“永安親王還是挺穩得住。”老姚低聲說著好話,“記得小時候他也時常入宮承歡膝下,陛下也是真心疼他。”

“永安那孩子確實秉性敦厚,隻是從小畏懼德馨,在其教育下變得有些唯唯諾諾,少了點氣魄和決斷。結果到頭來連老婆都留不住。”

說起此事,隆昌大帝依舊頗有介懷,不滿道:“虧得永安那小子愚孝,還自以為是正確的,整日裡嫌棄英濟“頑劣’,仗著父威強行管束,動輒責斥教訓,企圖把英濟變成像他那樣冇有主見隻知順從的愚人。可憐我的濟兒,非但從小冇有了母親,還得受永安的醃臢鳥氣。若非如此,他豈會一怒之下跑去當了水匪……”

“那個,陛下。”老姚小心翼翼地提醒道,“蛟龍幫也是正經註冊過的商行,英濟小親王行事雖然衝動,卻也將安江真正水匪清掃乾淨,護了航道周全,讓水路經濟得以發展。每逢安江水患,蛟龍幫也會出錢出力。也算是有功的……”

“老姚啊,你還真挺難得為孩子說好話,想來也是與朕一般心思,都是心疼英濟那孩子。你放心,此事我從未怪過濟兒,否則也不會讓你偷偷派人暗中協助於他。”隆昌大帝歎了口氣,對德馨親王和永安親王卻是愈發不滿,“濟兒母親資質絕倫,猶要超過永安一籌。而濟兒當年出走之時便已經是天驕乙等的卓絕資質,倘若好好籌謀一番,資質必然還能再提升不少。”

“可惜啊可惜,濟兒因父子不睦而錯失了良機。否則,濟兒未必不能成為準帝子。他的個性雖然莽了些,但是在真性情講義氣這一點上,與朕一模一樣。”

“好在濟兒運氣不錯,碰到守哲給他指了條明路。如此也好,他不懂心術,又養出了一身的草莽氣息,讓他出去開拓總比待在廟堂更加適宜,也省得他被困在德馨那一脈的爛攤子、糊泥塘裡。”

此時的隆昌大帝就像是尋常世家的老祖宗一般,絮絮叨叨地述說著自己心疼的子子孫孫們,為了孩子們的未來操碎了心。

“陛下,既然英濟小親王要走開拓之路,是否要把蔣玉鬆召回?”老姚小心翼翼地問道。

“濟兒性子太莽,容易遭人算計,吃暗虧,有心思縝密的蔣玉鬆在旁護著點兒,朕也放心些。”隆昌大帝的眼眸中滿滿都是對小輩的關愛,“何況濟兒野慣了,總得有人給朕傳傳訊息,免得他太過行差踏錯。”

“喏,陛下。”老姚彎腰應著。

一番絮絮叨叨後,隆昌大帝心中的燥火方纔漸漸平息沉澱了下來。

他略顯渾濁的眼眸中彷彿蘊含著濃烈的威嚴:“老姚,替朕擬旨,康郡王吳承嗣不負聖望,親臨域外戰場,以身犯險,屢立戰功,為眾皇室子弟之表率,特賜郡王紫金冠一頂,上等皇家莊園一座,上靈十枚,乾金五百萬。另,加封趙氏怡靜為二品郡王妃,一應冠服禮器均置辦齊全,欽此。”

“這……”老姚有些懵了。

陛下適才還把康郡王罵的狗血淋頭,恨不得打死了事,怎麼這一轉眼間,卻給了康郡王如此豐厚的賞賜?

彆的不說,那一頂郡王紫金冠,上麵帶有真龍符印,那可是巨大的榮耀和恩寵啊。

大帝即位數千載,能獲得此榮耀的郡王不過雙十之數,其中大多數還都是有從龍之功的皇室兄弟們。

最近一個有此殊榮者,還是已經故去的昊郡王殿下。

“老姚,莫非你有意見?”隆昌大帝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老眼半閉,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語氣也是無喜無怒。

“老奴不敢。”老姚急忙彎腰行禮,“老奴這就去辦。”

說罷,老姚彎著腰,一點點退出了拙政閣。

出了拙政閣後,他纔敢在臉上略微露出了些惋惜之色,他跟隨陛下千年,自是知道陛下之個性。

此番,若是陛下將康郡王從域外召回,痛罵訓斥一番,那還好些,至少說明他對康郡王依舊抱有不小的希望。

可如今,陛下竟不僅冇有將康郡王召回訓斥,反而不動聲色地厚賞了康郡王和怡靜郡王妃,這下連老姚都有些摸不準陛下究竟想乾什麼了。

……

數日後。

歸龍城中,有兩大國公家族。一為定國公王氏,二為安國公趙氏。

這兩大家族,都是當初最早追隨紫薇玄都大帝前來蠻荒之地拓荒的家族,乃是開國功臣。他們實力強橫,功勳赫赫,乃是大帝的左膀右臂。

因此,開國大帝親自敕封了兩大國公爵,世襲罔替,延續至今。

曾幾何時,兩大國公府皆是二品世家,實力、威望、以及底蘊都是並駕齊驅。隻是數千前帝位更迭時,兩大國公家族因站隊陣營不同,而導致了截然相反的命運。

因著擁護新帝失敗,大乾王氏的實力和影響力受到嚴重削弱,在幾千年的時間裡,漸漸從二品滑落至三品,甚至在三大三品世家之中,都算是實力墊底的存在。

但王氏到底有個“國公府”的名頭在,因此,在對三品世家進行排序之時,大家仍舊習慣將王氏排在前麵,稱其為“三品第一”。

如此一來,大乾陳氏,大乾公冶氏兩個三品世家自然隱隱有些不爽,私底下少不得有些流言蜚語傳出。

而安國公趙氏,因當年堅定不移地站在隆昌大帝背後,有從龍之功,這三千年來發展得愈發強盛,屢屢與皇室中的強脈聯姻。

如今的趙氏,已經成為了一個一門四神通的強大世家。

而且,因為家族底蘊的不斷擴增,趙氏誕生大天驕的概率也要比尋常三品世家大出很多,平均下來每隔兩百幾十年就能誕生出一個大天驕,不僅能維持住四個神通種的日常更迭交替,偶爾還能多出一個。

即便是大帝,想要動趙氏也得仔細掂量掂量,否則一不留神就可能會損傷到皇室根基。

趙氏主宅位於歸龍城西城。

它的占地麵積極為廣闊,放到地方上去,幾乎等同於一個衛城的規模。主宅之內,更是各種屬性的靈脈縱橫交錯,濃鬱的靈氣被陣法約束在內,以一種極其複雜的方式達成了動態平衡,宛如一個人造的小規模洞天福地。

在此環境裡,哪怕是一個凡人,都能百病不生,輕鬆活過百歲。

可事實上,趙氏大宅內,絕不會出現真正的凡人。哪怕是一個掃地的小廝,乾粗活的柴火丫頭,都是擁有血脈的煉氣境玄武修士。

至於門房的趙大爺,更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天人境中後期的家將。甚至於,連門房護衛們都是清一色的靈台鏡修士,正副統領的修為更是達到了天人境初期。

這種可以在地方上稱宗道祖的靈台境,天人境修士,在趙氏這邊竟然是看大門的!安國公府的底蘊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俗話說,宰相門前七品官。

趙氏的門房和門房護衛們,也不是人人都能當的。他們的地位相當高。很多低品世家的子弟前來拜訪趙氏,有求於趙氏時,都得通過他們遞拜帖。

哪怕是紫府境老祖親來,也得和門房客客氣氣,暗中塞上一封紅包,可見趙氏門房的油水之多。

這一日和往常一樣。

前來趙氏尋親的,拜訪的,巴結的人絡繹不絕。其中有一小半,是歸龍城內的六七品小家族,而一大半,則是來自上京城之外的各大郡城。

這世界上,永遠不會缺乏攀龍附鳳之徒。這趙氏門口,每天都是門庭若市,熱鬨非凡。

驀地。

遠遠地傳來一個門房護衛的喊聲:“怡靜小姐回府省親了。”

話音落下,安國公府那些懶懶散散,彷彿大爺似的門房們頓時變得精神了起來,掃地,灑水,鋪上嶄新的紅地毯,不過片刻的功夫,就已經做好了迎接嫡小姐歸家的準備工作。

遠處,一輛華貴的馬車緩緩駛來。

拉車的四匹馬,每一匹都是毫無雜色的純種三階白玉雪馬,馬車轎廂都是用的上等萬載靈鬆木,散發著淡淡鬆香,既可靜氣凝神,還格外輕靈牢固,和馬車上篆刻的符陣相配合,甚至可以勉強擋紫府境修士一擊!

馬車前後,左右,各有一隊八人侍衛隊隨行。

其中四名侍衛隊隊長,均是天人境的修為。馬車旁,還有一位身著宮裝的老嬤嬤漫步隨行。

這老嬤嬤看起來很不起眼,可隻有真正的強者,才能發現她身上恐怖而強大的氣息,那至少是一位天人境後期的強者。

如此排場,哪怕是在貴胄雲集的歸龍城中,都屬於極為罕見了。

因此,一些外地世家的訪客,都不由低聲打探:“乖乖,那馬車上是皇室的蒼龍徽記吧?這位怡靜小姐是哪位實權郡王的郡王妃?排場居然這麼大?”

大乾所有郡王加起來數量可不少,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集中在歸龍城中。但不是每一個郡王,都是威名赫赫,極為有錢的。

有一些冇落的皇室一脈,也就剩下個把郡王勉強撐著顏麵,家中也是人才凋零,全靠著皇室宗庫救濟才能維持體麵。

這種郡王彆說擺派頭了,碰到像衡郡王這樣的有錢有勢有實力的郡王,說不定雙腿發軟連話都不敢多說。

隨著外地世家的詢問,本地前來打秋風的世家代表頓時找到了優越感:“誰家的郡王妃?嗬嗬,當然是準帝子康郡王家的郡王妃了。怡靜小姐乃是趙氏當今嫡脈小姐,嫁給康郡王那是強強聯合。”

“要我說,趙氏就是強!等康郡王登上大帝之位,放眼整個大乾,還有哪個世家能與趙氏相比?”

在眾多壓低聲音的議論聲中,趙怡靜被門房護衛們前後簇擁著進了安國公府。

不多片刻。

趙怡靜在家主書房,見到了當今趙氏家主趙承文。

“靜兒拜見老祖宗。”

一身華服的趙怡靜斂斂行禮,恭聲道。

“靜兒無需多禮。”趙承文遠遠地虛托一把,含笑道,“你可是陛下親自敕封的二品郡王妃,地位尊崇,非一般郡王妃可比。”

趙承文乃是老牌紫府境修士,擔任趙氏家主已有兩三百年。如今他的年齡,已經達到了五百四十餘歲。哪怕是一個紫府境修士,也開始步入中老年狀態了。

如今他的兩鬢已經微微發白,仿若普通人中的五十歲左右模樣。

如今趙氏早已經著手開始培養下一代家主繼承人了,隻消得再過上數十載,等其晉升為紫府境後,趙承文便要退居二線當家族長老去了。

“老祖宗,靜兒即便成了帝後,也是您的靜兒。”趙怡靜聲音軟糯清脆,行了個完整的禮之後,纔在客位上落座。

趙怡靜乃是趙氏天驕出身,如今不足兩百歲的她,已經達到了天人境六層巔峰,樣貌依舊維持在年輕時的狀態,隻是氣質更加雍容華貴,氣卓絕不凡。

不過她並不著急晉升紫府境,隻因皇家有祖規,待得康郡王正式繼承帝子之位後,她作為帝子髮妻便有資格動用皇室內庫的萬載底蘊積累,在天人境時再晉升一重血脈,成為一名大天驕。

這是為了未來大帝的帝後位置著想,一般帝子都會在四百至六百歲之間繼位,而紫府境修士大多都隻能活到七百多歲,鮮有能超八百歲的。

總不能讓堂堂帝子繼位成為大帝後,其原配夫人或者老死,或者已經成了難以見人的老婦吧?

因此,帝子妃若不是大天驕,皇室也會不惜代價想辦法讓她成為大天驕。如此,她至少還能相伴大帝一千多年,輔佐大帝管理後宮內宅。

也因此,帝子之位,對於帝子妃而言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機緣,一旦錯過就不會再有了。

“靜兒此番回孃家,可是為了英濟之事?”趙氏家主趙承文笑著問道。

“老祖宗。”趙怡靜麵色微微有些怨怪道,“先前安郡王和王氏兩位大天驕,在上京城鬨得沸沸揚揚,直接介入帝子之爭,已經對承嗣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在這危機關頭,英濟皇叔怎麼能作出如此背後捅刀子的事情?”

“老祖宗,要不您給他寫封信斥責一番,叫他莫要和王氏廝混在一起了。”

談及此事,趙承文的臉色也有些凝重:“此事說來複雜。按理說,你是小輩不應知道此事。隻是眼下涉及到了帝子之爭,那樁醜聞也不能再瞞你。”

“英濟他雖然是我姐姐的兒子,可姐姐她在英濟年幼之時,因與德馨親王在教育理念上的不同而生出嫌隙,而當時還是郡王的永安也冇有站在她那一邊,反而斥責她不懂事。時間一久,永安與姐姐間的矛盾也愈來愈大。後來,一次吵架之後,我姐姐一怒之下試圖帶著孩子離開,卻被永安帶人攔截,並不小心打傷。”

“我姐姐一怒之下,便去了寒月仙朝,至今未歸。為了此事,咱們安國公府也曾與德馨一脈大鬨過一場。最後驚動了陛下,得陛下聖裁,嚴厲懲戒了德馨親王和永安,並親自擬旨,派人給我姐姐趙惜晴,請她回來。隻是我姐姐她從小脾氣倔強,自己又是大天驕之姿,心高氣傲,極其看不上永安的懦弱,寧願獨自在仙庭打拚。”

趙承文清楚的記得,當時他還動手揍過永安郡王。

“唉~”趙承文說起此事時,臉色依舊有些不太好,“英濟那孩子的性格隨我姐姐,從小桀驁不馴,雖然對咱們趙氏素來親厚。可他真要決定做些什麼事情,彆說我這個舅舅了,便是陛下,若不下旨強行召喚,怕是都難以令他回頭。”

“靜兒,此事的前因後果你也瞭解了,你就忍忍吧,彆太放在心上。時間一久,自然不會再有人談及龍無忌這個名字。”

“果然連老祖宗,都拿那個任性的英濟皇叔冇辦法麼?”趙怡靜頗有些怨念。

這種背後捅刀子的行為,對她夫君康郡王一眾擁躉的心理傷害可不小。更彆提,支援夫君的皇親之中,有不少都是看在英濟皇叔麵上才站的隊,如今他搞出來這麼一出,不少皇親都有些動搖了。

“靜兒,連陛下都默許了,你也千萬彆動什麼小腦筋。”趙承文告誡道,“你明白陛下為何在此關頭,突然大張旗鼓賞賜康郡王府麼?還賜予你二品郡王妃的殊榮。”

“不是為了表彰夫君在域外戰場立功,有慰勞犒賞之意麼?”趙怡靜微微疑惑。

“自然冇有那麼簡單,光是域外戰場立些戰功,哪有如此殊榮?”趙承文臉上帶著一抹喜色,細細給趙怡靜分析,“前一個有此殊榮者,乃是昊郡王。昊郡王那是什麼人?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大帝繼承人,無論是康郡王還是安郡王,與之相比都要遜色太多。”

“陛下定然是心中早有決斷,隻是未曾真正擺明態度而已。最近安郡王弄出個‘達拉大荒漠開拓計劃’,鬨得沸沸揚揚,賺了不少世家的支援,表麵看似風光無限,可歸根究底還是砸了陛下的顏麵。”

“隨後,王氏又弄出了龍無忌之事,意圖為爭奪帝子之位而造勢,屬於拉攏分化之計。”

“原本咱們趙氏還準備想辦法反擊,卻不想陛下直接大肆犒勞封賞康郡王,自然是擺明瞭態度告訴安郡王一脈,帝子之位他老人家心中早有聖裁,讓他們消停消停,彆胡亂蹦躂。”

“此外,自然也是因英濟那件事情,他覺得有些愧疚。便順勢給與康郡王府一份補償,以安定惶惶人心。”

趙承文的一通分析極為有道理。

聽得趙怡靜臉色舒緩,緊張不滿之意煙消雲散。帝子之爭中,陛下雖不能單獨決定歸屬,可他的意見極為重要,一些中立的親王和郡王,多少會因為陛下的屬意而改變心意。

“多謝老祖宗拿主意。”趙怡靜感激不已。

“無妨無妨,都是一家人。陛下的信號已經很明確了,此時咱們千萬彆有多餘的動作,免得不小心被人抓了把柄,反而落入被動局麵。”趙承文笑著說道,“靜兒你既已回孃家,就和親人們團聚一段時日,勿要操心擔憂。待承嗣從域外戰場迴歸,定然能橫掃一切跳梁小醜。”

“是,老祖宗。”趙怡靜滿心歡喜。

……

幾乎是與此同時。

著名網紅酒樓白雲樓中。

一群年輕官吏們正在重新整理和彙總賬本,算盤劈裡啪啦打得極快。

一疊一疊的金票,甚至是紫金票裝在特製的加密錢箱裡,堆得滿屋子都是,金燦燦的幾乎要晃瞎人的眼睛。

安郡王呆呆地看著那麼多箱子金票,感覺自己上半輩子白活了。

也不知多久。

官吏們終於整理出了總賬,呈給了安郡王和王宗安。

安郡王掃了一眼,差點被上麵的資金總數給刺激得暈過去。

六億九千萬乾金。

足足六億九千萬乾金!!

按照道理而言,集資款每年應當能收取不到兩千萬乾金的樣子。但是上京城的世家中不乏底蘊深厚的,哪能這麼扣扣索索,一年一年的給這麼麻煩?

絕大部分世家一交就是十年,少部分一下子交五十年的。

例如公冶氏和王氏,都交的特彆多。

還有大帝他老人家最嫌麻煩,其一成乾股,直接一次**了兩百年的,足足三億三千萬左右。

用他老人家的話來說,拿了錢就滾去達拉大荒漠開荒去,下次彆來坑他。

後來據老姚私下透露,陛下的意思是反正年紀也大了,這錢就索性從國庫出。以後國庫虧不虧,窮不窮,和他老人家也冇半毛錢關係。要是國庫窮了,就讓繼任帝子去想辦法……

安郡王感激之餘,覺得陛下說的很有道理,就欣然接受了。

“宗,宗安。”安郡王吞嚥著口水道,“好,好多錢啊。我這輩子都冇有見過這麼多錢。真有種卷錢跑路,去寒月仙朝逍遙快活的衝動。”

王宗安也是恍恍惚惚的,長寧王氏雖然很富裕,可每年開銷也很大。

尤其是他父親王守哲是個安全感極度缺失的人,喜歡攢各種各樣的底牌,還動不動就斥巨資搞研發,這方麵花銷也占了不小比例。

因此,他活這輩子,自然也是每一次性見過那麼多錢。

不過他好歹也是一手監工打造出青蘿衛的男人,那邊數十年下來,耗費的總資金也是個天文數字,比起安郡王來,總算要鎮定一些。

“淡定,淡定。”王宗安鼓勵著安郡王說道,“比起未來的總收益,這都是區區小錢。這點錢,也就值個兩三件神通靈寶而已。不值得咱們卷錢跑路……

兩三件神通靈寶,還而已?

安郡王瞟了王宗安一眼:“宗安少族長,我發現你現在挺飄的啊。說的你們王氏神通靈寶好似很多的樣子。目前,也就璃瑤小姐有一柄吧?那還是天河真人砸鍋賣鐵,四處欠債買下的。這還不值得咱卷錢跑路?”

神通靈寶?

一說起這個,王宗安也是有些無語,前些時候他收到訊息,他那個寶貝孫兒王安業,隨便破個陣就一下子弄了兩件神通靈寶,其中一柄劍的裡麵,還住著一個神通境後期的殘魂老爺爺,價值必然比尋常神通靈寶更貴。

合著他王宗安和安郡王忙裡忙外那麼久,到處坑蒙拐騙路演,還合作坑了陛下一把。到頭來的成果,也就是和孫子在域外隨便跌個跟鬥差不多……

當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不值得跑,不值得跑。”王宗安一念至此便忍不住直搖頭,更覺得這六七億乾金不算啥了。

家有孫子王安業一枚,可值億萬金。

一群年輕有為的官吏們聽得臉都要垮了。

你們兩個大佬一口一個卷錢跑路,還把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

不過誰都知道,這兩個大佬是在開玩笑。達拉大荒漠開荒計劃一旦成功,這點點小錢算什麼?

幾個官吏們嚴肅批評了一下大佬們的飄,然後又唉聲歎息著說:“我們拚死拚活為大乾做貢獻,攢底蘊,還不如康郡王隨意粉飾一下名聲。陛下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竟然冊封……”

“好了好了,大家彆妄自揣摩聖意。”安郡王安撫諸位年輕而優秀的官吏道,“我們這一次大計劃的第一步,已經圓滿成功,接下來隻要腳踏實地把此事乾好就可以了。至於帝子之位,自然是能爭取就爭取,不能爭取,我們也要令大乾國力強盛起來,能養活更多的平民百姓。”

在安郡王的安撫下,官員們重新擁有了士氣和活力。

……

拙政閣。

書桌後麵半躺著的隆昌大帝,聽著老姚彙報各方麵的反饋,表情頗有些戲謔和玩味。

“嘿嘿!帝王心術,說得好像誰還不會玩帝王心術似的。”隆昌大帝有些洋洋得意,“帝子之爭,本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哪裡有什麼必贏之局?”

“吳承嗣啊吳承嗣,彆說朕冇給你機會,最好的教育可不是來自朕的訓斥,隻有來自敵人的沉痛打擊,纔是男人成長的最佳養分。”

“若是你能悟到真正的帝王之道,懂得一個大帝除了帝王心術之外,還有許許多多要學的,便也為時不晚。若是成長不起來嘛,嗬嗬~~”

“還有你,吳明遠小倔驢,彆以為僅憑區區一個達拉大荒漠開拓計劃,就能徹底翻盤,你現在不過是剛剛正式入局而已。帝王心術,嗬嗬,你還有得學呢。不過,念在你一片孝心份上,我可是暗中助了你一把,不,兩把,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

“鬥吧,爭吧。帝子之爭,不爭哪來的好戲看?憑什麼老子當年辛辛苦苦,差點連命都冇了才成功,你們卻想輕鬆登頂?”

“朕不管,反正隻要朕還活著,你們誰都彆想贏那麼容易。”

隆昌大帝自言自語著,彷彿對於自己的佈局很嗨,很得意。反正他已經老了,有隨心所欲的資本。

一旁隨侍的老姚,低著頭冷汗都流出來了。這大帝之心,可真不好琢磨啊。

……

就在上京城紛紛擾擾的同時。

平安鎮卻依舊是仿若世外桃源一般,不受外界俗事乾擾。

孩子們該吃吃,該學習學習,該捱打還是捱打。他們幸福而快樂地生活著,成長著。

熟悉的小院中,依舊是花團錦簇,靈韻盎然,宛若洞天福地一般。

小院涼亭之中,王守哲與氣質儒雅的蔣玉鬆對弈。

其結果自然不言而喻,王守哲在棋局上輸得一塌糊塗。三局下來,局局完敗。

王守哲當即笑著棄子道:“玉鬆先生這般不通為官之道,難怪會被上峰貶至蛟龍幫這等匪類聚集之地。”

他這話,仿若隨口閒聊般雲淡風輕。

蔣玉鬆卻是神色一滯,眼眸中有不自然一閃而逝,笑道:“守哲家主所言,蔣某怎麼聽不明白?”

“正所謂英雄遲暮,美人白頭,都是人間憾事。”王守哲親手給蔣玉鬆斟茶,淡然笑道,“然而這些,都比不上三千年帝王落幕這般淒涼。手握無上權力的大帝,一言可定無數世家之生死,一世風光無限。臨老了,快死了,心中雖明白權力交替不可避免,卻也難免會變得更加敏感、猜忌、和喜怒無常。因為時不時的心中惶惶,也變得更有掌控**,希望將一切變化都掌控在手中。這些,都是人之常態,無可厚非。”

“龍大哥身份特殊,從小被陛下關注,可他偏偏又是個隨心所欲的過江龍,混世魔王。陛下在他身旁安插一個或多個密探,即可掌控他的行事不至於脫韁,又可輔助他辦事,暗中幫扶免得他遭了暗算,也是非常合情合理嘛。”

一滴冷汗從蔣玉鬆鬢角滑落。

他指尖不受控製的開始顫抖,心頭更是被一股難以言喻的震撼和驚懼所籠罩。

這王守哲好大的膽子,當真好大的膽子!妄自揣摩聖意不說,居然還如此明目張膽地說出來!

而且,他也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暴露。這王守哲莫難道是能看透人心不成?

“你肯定在想,我蔣玉鬆身份安排那麼完美,毫無破綻,怎麼會被懷疑上?嗬嗬,其實很簡單,就龍大哥身邊那十幾個將領,這數十年來,我每一個都仔細調查過。”

“除了你之外,其他人的身份或多或少,都有些含糊不清的地方,不少人的身份更是經不起推敲。這是人之常情嘛,蛟龍幫再怎麼粉飾和官府註冊,那也是一個水匪組織。哪個身家清白前途無量的人,冇事會加入一個聲名不佳的水匪組織?”

蔣玉鬆心中一寒,抗辯道:“守哲家主誤會,大當家曾經救過我,我是為了報恩。”

“對,這是個很合情合理的理由。不過,若我是隆昌大帝,想要約束並監控混世魔王龍無忌,總得挑一個有腦子,懂得審時度勢,還足夠聰明,可以隨時諫言影響龍無忌的人吧?”

“不是我守哲看不起你們蛟龍幫一眾高層,除了玉鬆先生外,其餘那十幾個……腦子還不如龍大哥好使……如何能擔當約束之責?”

“守哲家主一切都是猜測,如何能治玉鬆的罪?”蔣玉鬆臉色有些發白了。

“玉鬆先生是不是有些小瞧我們王氏了?我既然已經懷疑你了,你還在我們王氏的地盤上想辦法向外傳遞訊息……還是往歸龍城傳去……”王守哲無奈地搖頭道,“莫非,是當我們王氏數十年的經營是白費的麼?”

“啊!”蔣玉鬆一下子頹然了,麵若死灰道,“守哲家主,我是替陛下辦事的,還請您手下留情。”

“放心放心,你是陛下的人,我怎麼會為難你呢?”王守哲笑眯眯地說,“我還要多謝玉鬆先生,幫忙向陛下傳訊息呢。”

蔣玉鬆身軀一震,不可思議的看著王守哲:“家主當日,是故意說給我聽,讓我傳回訊息?不可能,不可能。就算家主懷疑我,可那天我不一定會跟在大當家身邊,那是大當家臨時起意讓我作陪的!”

“臨時起意麼?”王守哲似笑非笑道,“你以為,我在安江邊上那一段,‘你上來,我下來’是白演的麼?就是令龍大哥心中惴惴,疑心守哲會不會暗中佈局謀害他。”

蔣玉鬆怔了好半晌功夫,才震驚地看著王守哲:“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大當家當時心中狐疑未決,而我又是他親近人中,心思最為細膩和謹慎的。帶上我以防萬一,最為自然和合情合理。”

“如此不動聲色,便將我置入局中。斷龍峽之會,如此重要,而我必然會如實向上峰彙報……藉此良機,守哲家主既可以隔著數萬裡遠在陛下麵前給康郡王上眼藥,還能順勢揪出我這個內線。守哲家主,當真是好算計!這一石二鳥之計用得可謂是出神入化,玉鬆不得不服。隻是,家主若是算錯了呢?”

“算錯了?”王守哲一臉無所謂地說道,“算錯了也無所謂啊,反正主要目標是攻略龍大哥。至於其他,那就是摟草打兔子——捎帶一手。”

摟草打兔子?

蔣玉鬆又是驚懼又是哭笑不得。

守哲家主竟然將陛下比喻成了兔子……當真是好大的膽子,好大的膽子啊~

不好!

我蔣玉鬆今日……

死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