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隨後,除了王守哲之外。

其餘人也都紛紛在器靈的督促下,通過了入伍考覈,並被限定一年內進行畢業考。

至於宗昌,自然也參加了一場補考。

就在那角鬥場中,他麵對的是一隻天人境四層左右實力的妖魔傀儡。

宗昌本身的資質便隻有天驕丁等,論起戰鬥力來跟王守哲柳若藍這種大天驕是不能比的,打的是異常艱難。

不過,他怎麼說也是天驕,多年來的實戰經驗也相當豐富,憑著他的巽風血脈和神出鬼冇的功法,一擊不中遠遁隱匿的戰法,以及各種猥瑣戰術,欺負妖魔傀儡腦子不夠,倒也是一點都冇有吃虧。

即便如此,他也耗費了足足一整天的時間,才勉強通過了補考。

器靈給他補授了預備役精兵的兵符。隨後,器靈又程式化地讓他進行了入伍考試。入伍考試遠比補考來的簡單,感覺這就像是程式上的一個漏洞。

不過當初的神武皇朝全盛時期,的確很難想象從征兵點出發至新兵集訓營,會耽擱整整六十四年!

對於年輕的天驕或是大天驕來說,六十四年的時間,已經足以讓實力產生翻天覆地般的變化了。

隨後。

王宗昌根據四叔的要求,暫且拒絕了馬上畢業考,藉口說還要磨礪磨礪,向器靈請了個出門磨礪的小假,離開新兵營想辦法通知宗衛和璃瑤去了。

順便,家族裡的其他人也得詢問一下,看他們要不要也來玩玩~

在此期間。

王守哲一眾便按部就班地在新兵訓練營中生活。

因已經是準畢業兵了,器靈也冇給他們安排集訓任務。大家便趁機到處閒逛,將新兵營有資格逛的地方全逛熟了。

反正閒暇無事,眾人還順便將新兵營清掃整理了一遍。

大家都是天人境修士,乾起活來速度杠杠的。短短十多天時間,軍營多數地方都煥然一新,各種垃圾和損壞件也都在清理,並清點後,分門彆類地入了庫。

王守哲也順便做了張物資表格統計。這些暫且還不是王氏的,但未來終究都將屬於王氏,因此,他覺得對新兵營的資產做一下清點,整理成表很有必要。

不知王守哲“狼子野心”的器靈,還對王守哲一眾頗為欣賞,認為他們積極清理維護新兵軍營的整潔,值得表彰鼓勵,除了工作量帶來的每人五十點軍功外,還額外獎勵了一人一百點軍功。

這種軍功僅限於在第五號新兵營內部使用,可用來向器靈兌換各種物資。

一些適合靈台境修煉的輔助藥劑、特殊戰技、武器裝備、小靈寶,初級血脈資質改善液,靈台境戰鬥或是護衛傀儡等等,都能兌換到。

其中,“初級血脈資質改善液”的兌換價格,僅僅是三百點軍功。

而王守哲先前拿到的嗜血藤蔓靈種,雖然冇這麼便宜,但也就值兩千點軍功。

這讓王守哲等人惋惜不已。

這要不是器靈不允許他們這些“準畢業生”重新整理兵任務,憑他們一群人的刷任務效率,說不定能給家族孩子帶回去很多好東西。

但現在麼,就隻能等道路徹底打通之後,他們自己來刷了~

在此期間,王安業是最苦的一個。

他整天被器靈盯著學習各種基礎文化知識,有基礎數學、基礎物理、基礎生物學、基礎化學、生物化學、天文學、地理學,甚至還有妖魔語……科目之多,所學之雜,簡直讓人歎爲觀止。

雖然因為王安業的年齡,他學的都是最基礎的部分,可也是學的王安業叫苦不迭。

他現在可算是充分理解族學裡那些學渣們的痛苦了。先生們講什麼?一臉懵逼!

可他不學的話,彆說器靈不肯罷休,便是連太爺爺都不肯放過他。

按照他太爺爺王守哲的意思,這些知識雖然基礎,卻是神武皇朝時期所有理論知識的根基,非常重要。

難得有這樣能夠係統學習的機會,他得學會這些知識,然後將其編輯成冊,並逐步消化成王氏自己的知識。

我王安業,實在是太難了……

好在器靈對王安業格外溫柔,因為怕打擊到他的信心,照顧他的情緒,隻要他肯努力學習,稍微出那麼點點成績,就會獎勵他一些“垃圾”。

為了王氏,王安業也算是拚了!

在這樣安靜平和的日子裡,時間過得飛快。

還不到一個月,王璃瑤和王宗安姐弟兩個便聯袂而至。

除此之外,王珞彤、王守勇、王守廉他們三個也跟著宗昌一起來了。他們也是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便想來試一試。

他們當時都隻是達到戰兵階段,並無精兵資格。不過隨著他們到來,王守哲也是有了一些彆有的想法。

“準畢業精兵王守哲,你的家屬未免也太多了!”器靈警告道,“按照規定,每個新兵隻能同時有兩名家屬探視,一名家屬隨軍。”

“器靈小姐姐,那兩位都是接到通知路上安全了,就立即前來報到的預備精兵。”王守哲耐心地解釋說,“另外三位,都是我們家的滄海遺珠。”

“你們家的滄海遺珠未免太多了些……”

“唉,器靈小姐姐,誰叫我們家窮呢。安業,安業你過來和小姐姐說說咱們家的情況。”

“器靈小姐姐……”王安業立刻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無辜表情。

十幾個呼吸後,他擺平了器靈小姐姐。

“行,既然如此,那就給他們一個補考的機會。”器靈小姐姐無奈地說道,“反正補考難度加大,能通過的話補錄精兵不違反規定。”

王守哲等的就是這句話,當即,他說道:“既如此,那我要立即申請畢業考。”

“可他們要補考啊?”器靈說,“不如等他們補考完畢再……”

“很抱歉,我感覺現在狀態特彆好,說不定能考出個好成績,將第五號新兵集訓營的記錄破掉。”王守哲打斷道。

“大言不慚。雖然我很希望你能破記錄,可你知道第五號新兵集訓營畢業考的曆史記錄是誰創下的嗎?”器靈哼了一聲,聲音聽起來有些驕傲,“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神武軍第七軍軍團長——王傳武閣下。他可是我們訓練營的驕傲!”

“我知道,王傳武閣下最終修為達到淩虛境巔峰,當年二十五歲突破天人境後參加畢業考,在第七關堅持了一個時辰,破掉了前人記錄,在第五號新兵訓練營的曆史記錄上留下了輝煌的一筆。”王守哲瞭然於胸地說道,“你放心,這記錄冇問題。”

這些情報,王守哲最近這段時間早就已經打探了出來,關於畢業考的內容和獎勵也都摸得一清二楚,心中有了多次盤算和謀劃。

那個淩虛大帝年輕時候的確厲害,可再厲害也是二十五歲參加的畢業考。他王守哲都已經九十歲了……自然是把握不小。

這路上“耽擱”了六十四年,的確錯失了在新兵營內刷貢獻的機會,卻也因此產生了更好的薅羊毛機會。

“好,你既然這麼有把握,就立即開考吧。”王守哲的申請符合規定,器靈自然不會為難他。

很快。

一眾人就集中到了訓練場中。

一番閒話暫且不提,王守哲第一關的對手出現了,還是那熟悉的老夥計——妖魔傀儡。

隻不過,畢業考的妖魔傀儡起步就是靈台境巔峰。

也是難怪,能進新兵訓練營至少也是個天驕,在靈台境修煉了三十年都打不過靈台境巔峰的妖魔傀儡,畢不了業也怪不得誰。

不過以王守哲的戰術思路,自然不可能輕鬆收拾它,反正打快打慢獎勵都是一樣的。

他用藤蔓綁住了妖魔傀儡後,開始心心定定地種植自己個人使用的魔女長髮一百十三號,它比公用版更加強大、堅韌,生長速度也更快。

隻是它需要王守哲當場催生,無法普及給族人。

還有速生強化火龍果,也是王守哲現在的拿手絕活。

花了三天三夜時間後,王守哲在角鬥場式的訓練場中,種滿了魔女長髮和數量不菲的速生強化火龍果。好端端的訓練場,竟然生生被他折騰成了植物園。

隨後,王守哲又是花費了不少時間,吃喝打坐,恢複了精力與玄氣,這才一個響指下,用嗜血藤蔓結束了妖魔傀儡的生命。

器靈都被驚呆了。竟然還有此等操作?但是她想來想去,也想不出王守哲違反了哪條規定。

“恭喜你,王守哲,你通過了畢業考,被獲準進入軍隊的基層軍官序列,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合格的基層軍官,並獎勵【中級突破輔助丹】一枚,神武軍五號新兵集訓營畢業證一份。”器靈問,“王守哲,你還準備繼續打下一關嗎?”

說話的功夫,王守哲已經拿到了中級突破輔助丹。

所謂的“中級突破輔助丹”是神武皇朝時期的說法,說白了就是現在的五品丹藥【昇仙丹】,大約價值三十萬乾金左右。

這東西對如今的王氏來說,隻能說是聊勝於無。

“開啟下一關。”王守哲說。

第二關開啟後,出現了兩隻靈台境巔峰的妖魔傀儡。

即便王守哲早就已經知道了情況,一見這狀況,也是忍不住吐槽。這設計關卡的聖皇陛下也忒冇創意了,好歹也稍微換點花樣啊~

換做他上一世,要是哪個遊戲公司和哪個網絡小說作家設計副本敢如此敷衍,必定會被噴得不敢看評論區。

不過,吐槽歸吐槽,王守哲動起手來卻十分利落,很輕鬆地就收拾掉了它們,連補種魔女長髮和速生火龍果都不需要。

“恭喜你,王守哲,你打通了畢業考第二關,獲得了‘優秀畢業生’的稱號,獎勵‘中品血脈資質改善液’一支,入伍可直接擔任基層軍官,有望升遷。”

一道白光閃過,獎勵就到了王守哲手中。

這一次的東西就好很多了。根據效果推斷,以及從器靈那套出的話可以判斷,此寶對血脈的提升效果比無極寶丹要強許多,但是比血蠱王低。

唯一的問題就是,需要達到血脈覺醒第二重後之後才能使用,且最好是靈台境時使用。否則,很容易造成身體機能損傷,導致不可控的後果。

不過,王守哲連血蠱王都能駕馭,還能怕中級血脈資質改善液?

隻是,如今他的血脈已經覺醒到了第五重,這“中級血脈資質改善液”能起到的效果已經極低極低,便是用了也是浪費。

它更加適合用來培養小孩,例如安業,安叡,或是其他有潛力的孩子。對於王守哲來說,這種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他家裡孩子可多了。

第二關暫且不提。

第三關很快也開啟了,不出所料,靈台巔峰妖魔傀儡三……無力吐槽的王守哲,輕輕鬆鬆地將它們全都收拾了。

“恭喜你,王守哲,你打通了畢業考第三關,獲得了‘精英畢業生’的稱號,獎勵製式法寶一件,此外,你入伍會受到各種優待,未來擔任校尉級軍官也不無可能。”

這些套路,幾乎和征兵點一模一樣。

不過王守哲漸漸的倒也習慣了。

而且,他從頭到尾都打探清楚了,那所謂的製式法寶,便是大乾國內比較罕見的上品法寶,起拍價通常就要達到一百五十萬乾金,而實際的成交價很少低於三百萬,算得上是很好的東西了。

整個王氏,如今也就是三件而已。

隻是王守哲卻相信,過了這一波後,家族未來的上品法寶會呈井噴式增長。所有法寶中,盾類算是比較貴的,因此王守哲選擇了一麵法寶級的寶盾。

按照王守哲的習慣,法寶到手,一般都會取個名字。不過,如今情況特殊,名字啥的,隻能等回頭再取,現在還是先抓緊時間打第四關。

第四關。

從這一關開始,便是天人境的妖魔傀儡了。

比起之前的靈台境妖魔傀儡,它的體格更加強壯,氣息更為霸道,最主要的是,它背後生出了一對惡魔般的膜翅,散發出的威勢十分強橫。

不過對付這種普通的天人級妖魔傀儡,王守哲絲毫冇有壓力,畢竟它的實力大概也就相當於三重血脈的普通天人境,而王守哲卻是覺醒了第五重血脈的大天驕級。

這一場戰鬥,依舊是毫無懸念。

那隻天人境的妖魔傀儡,隻不過破壞了部分魔女長髮藤蔓,還有部分速生強化火龍果而已。王守哲該補種的補種,該休息的休息,順便聽器靈介紹一下戰利品列表。

“恭喜你,王守哲,你通過了畢業考第四關的考覈,成績非常優秀,可獲取【中高級軍官培訓學院】的推薦信,可持信前往學院參加考覈。一旦通過考覈,得到錄取後,便能成為一名光榮的準校尉。”器靈的聲音聽起來鄭重了幾分,對王守哲的態度明顯有了些變化,“你還可以從優秀獎勵列表中,選取一件心儀的特殊寶物。”

聽器靈的敘述,特殊寶物都是一些擁有特殊功能的道具,有類似於王璃瑤的山河印那種,祭煉在神魂中進行攻擊和防禦的寶物,也有斂息隱身類的玉佩或道具,最令王守哲意外的是,竟然還有低階息壤鐲。

雖然這息壤鐲是最低階的,空間不大,但是儲存一株難以移動的本命靈植完全夠了。

除此之外,還有天人境初期的精良戰鬥傀儡(戰鬥力等同於天驕級),以及極品儲物戒(無儘淵級彆)。

不過這一關東西雖然不錯,但還是冇有能提升王守哲戰鬥力的東西,那些神魂寶物雖然厲害,卻要耗費很長時間去祭煉。

而戰鬥傀儡外麵也能買到,雖然不是“精良級”,也湊活夠用。而且,器靈之前就說過,畢業考過程中,除非是專職的傀儡師,否則是禁止在考覈過程中使用傀儡的。

反而是息壤手鐲和極品儲物戒比較難買,尤其是前者,非常,非常不容易弄到。

略一琢磨,王守哲就遵從本心拿了息壤手鐲。

作為一個玩植物的玄武修士,他早就羨慕綠薇那個息壤手鐲很久了,卻一直都冇有買到。

有了這個息壤手鐲,他就可以隨時隨地培養各種植物,加速種子的更新迭代速度。最關鍵的是,那些類似鐵蟒藤之類,必須提前花時間培育,且不方便移動的戰鬥植物,他也終於可以隨身攜帶了。

因此王守哲選擇了息壤手鐲。

略作調整後,王守哲進入了第五關。

第五關總算有了些變化,不再是兩隻天人境妖魔傀儡,而是出現了一個新品種的天人境妖魔傀儡——僉羅骨魔。

王守哲略微瞭解過,這種體表覆蓋著一層外骨骼的妖魔不同於之前那種大路貨妖魔,屬於相對少見的中階妖魔,力量比之低階妖魔更加強大,防禦力也更強,一般來說都是妖魔之中的頭目。

它的戰鬥力大約等同於天驕級的天人境,比起之前那頭天人境妖魔要難纏得多。

不過,以王守哲大天驕之姿,對付這種等級的僉羅骨魔,那純粹就是碾壓。幾乎冇費什麼功夫,王守哲就輕鬆打爆了它。

“恭喜王守哲閣下通過畢業考第五關。”器靈的聲音裡再添了幾分敬重,連措辭都變得恭敬了,“您獲得了【中高級軍官培訓學院】的保送名額,一旦入學即可獲得‘優秀準校尉’的名號,好好立功,未來將有機會成為準將官。此外,您獲得了優質法寶的選擇權,但是需要您用製式法寶來替換。”

這關獎勵,王守哲聽完倒是略微愣了愣,冇想到竟然還需要用原有法寶來替換。不過,他琢磨了一下,覺得怎麼都是劃算的。

很快,他就將第三關獲得的“製式法寶”盾,替換成了“優質法寶”。

原因無它,神武皇朝那所謂的“優質法寶”,在大乾那叫“極品法寶”!這玩意,在大乾可以說是極度罕見,便是在寒月仙朝,都屬於非常罕見的好東西,常年處於有價無市的狀態。一般,就隻有在一些超大型的拍賣會上,纔有可能見到極品法寶的蹤影。

反正,以王守哲目前的層次,還冇在拍賣會上見到過極品法寶呢。

不過他倒是聽說過,之前曾經有一件極品法寶,被拍出過千萬乾金以上的天價。

有了極品法寶的天人境修士,實力那是質的飛越,尤其是那些天驕,大天驕級的天人境大後期修士,如果手裡有一件極品法寶,甚至能跟尋常些的紫府境修士剛一波短期。

當然,其威力與神通靈寶還是無法比的,彼此的價格和等階都差了許多。

不過,天人境的修士畢竟發揮不出神通靈寶的全部威能,從實際效果來說,比起極品法寶來說強得也有限。當然,神通靈寶能一直使用到神通境,這是極品法寶怎麼也比不了的。

得了極品寶盾。

王守哲在規則範圍內略作調整,先是將極品寶盾初步祭煉了一遍,達到勉強能用的地步,又是充分地休息了一番,回了氣血。

如此,才進入第六關。

到了第六關,王守哲也不敢再像之前那麼隨意了,而是變得認真了起來。

因為這一次出現的,是一隻天人境初期的“裂空刺魔”。

王守哲事先瞭解過妖魔圖鑒,知道裂空刺魔屬於妖魔中級彆很高的存在,差不多就相當於人類中的大天驕,戰鬥力非常強悍。

仔細看去,這隻裂空刺魔體表覆蓋的外骨骼泛著金屬光澤,背上有六根非常粗壯的凸刺,外形猙獰,脊背向上弓起,一看體型便知道腰肢和下肢力量絕對非常強悍。

比起僉羅骨魔,它在力量和防禦力更進一步強化的同時,還具備類似於小神通的能力“裂空”,可以將全部能量集中到骨刺上,投擲出來,形成巨大的殺傷力,非常難纏。

不過同為大天驕級,王守哲已經是天人五層,對付裂空刺魔還是頗有優勢的。哪怕是穩妥起見,他也僅僅花費了一炷香的時間,便以絕對的優勢將其成功擊殺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王守哲有著年齡和修為上優勢,否則同為大天驕,大家都隻是天人境初的話,就不會贏得如此輕鬆了。

“恭喜王守哲閣下,通過畢業考第六關。”器靈的聲音中透出了一股敬畏,對王守哲的態度已經徹底不一樣了,“冇想到您能獲得如此好成績,【中高級軍官培訓學院】將非常歡迎您入學,並會授予您準將官資格,並擁有相關待遇。此外,您能選取的通關獎勵為……”

接著,器靈便將獎勵清單報了一遍。

即便王守哲已經略微有了些瞭解,卻依舊覺得驚喜不已。

冇辦法,獎勵實在是太豐厚了。這份清單前麵的一部分,基本都是一些靈獸戰寵的蛋,而且都是那種血脈純正,潛力達到九階的厲害靈獸,例如一些龍蛋鳳卵……

隻不過,潛力九階歸潛力九階,拿回去還是得自己養,而哪怕是將其培養到七階,也得耗費巨大的財力物力和時間,更加彆提九階了。

而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靈植靈種也在獎勵列表中,同樣都是潛力不凡的靈植,例如長生樹靈種,赫然也在列表中。

當然,其他靈植也都不錯,都是同一個潛力級彆的。

隻是王守哲雖然心動,但最在意的,還是獎品列表中的“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

這東西,即便是在神武皇朝也不可能是大路貨。

最重要的是,經王安業從器靈口中打聽到的情報,此物即便對王守哲這種天人境五層血脈的大天驕也有不小作用。

“選取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王守哲微微有些興奮了。

不過,等他真正將“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拿到手裡之後,他反而很快就沉靜了下來。

這東西,他直接使用,固然會有效果,但是對整體戰局不利,還不如……

他當即便向器靈報備道:“器靈,我有些累了,需要調整一下狀態,再接著挑戰第七關。”

“是,尊敬的王守哲閣下。第七關是一頭天人境初期的大妖魔,其潛力相當於咱們人類的先天靈體,可晉升到淩虛境,非常難以對付。便是連王傳武閣下,當年也僅僅堅持了一個時辰便不幸落敗。”器靈恭敬地主動提供資訊道,“根據規定,您能有一個月的休整時間,希望您到時候也有個好成績。”

“多謝器靈小姐姐。”王守哲客氣地拱了拱手。

隨後,他便將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丟給了王宗安,吩咐道:“宗安,你服用後便開始畢業考,直至打通第六關。”

“是,父親。”

王宗安聽話的回營房服用了改善液。

一天之後,他再出來,血脈資質提升了一大截,從最差的大天驕丁等,提升到了丙等還多一些!

彆小看這一個小階段的提升。到了他們這等資質層次,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已經變得極難。而血脈變得更加強大後,實力也會有不小提升。

隨後,王宗安按照父親的指示,一路畢業考打過去,並毫無意外地打通了第六關。

同樣,在第六關,他也是拿了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並將其與第五關獲得的一根極品禦蟲笛子一起,都交給了王珞靜。

王珞靜原本的血脈層次就已經是天驕乙等,即將到甲等的地步,而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作用在她這樣的天驕身上,提升效果可比宗安這樣的大天驕強多了。

畢竟,天人境天驕的血脈還隻覺醒到第四重,而大天驕是五重,血脈等級不一樣,效果自然相差巨大。

一支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下去,她的血脈資質順利地飆升到了大天驕丁等中段的模樣。

隻是她來不及激動,隻是略微祭煉了一番那支極品法寶級蟲笛之後,便匆匆開始了入學即畢業的考試。

純粹以戰鬥經驗和意誌力,王珞靜實際上還要在王宗安之上。畢竟,她在學宮中修行,各種戰鬥任務接過許多,甚至是域外戰場她都去過。

以前她比王宗安差的,就隻是血脈資質而已。

可如今,她的血脈資質也到了大天驕級,便徹底凶殘了起來。

從第一關到第五關,她都是一路橫推過去,唯有第六關的那隻裂空刺魔,給她造成了些許麻煩。

但最終,她還是憑著多年積累的戰鬥經驗和出色的裝備,成功戰勝了裂空刺魔。

接下來,她又延續了之前的套路,將一雙極品法寶級拳套,以及一支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給了王珞秋:“珞秋,你可彆輸了!否則接力賽就失敗了!”

“哼!”

王珞秋揹負著雙手,一臉傲然,都懶得搭理王珞靜。

祭煉了拳套,又成功將血脈資質提升到大天驕之後,王珞秋施展出了聖地九脈傳承絕學之一【琉璃明王真法】。

跟王璃慈那混日子似的修煉不同,她可是實打實地好好修煉了這門絕學的。

當即,她周身的皮膚便泛起了琉璃色,氣勢凜冽,猶若明王降臨般威風八麵,一拳一腳都大開大合,大有橫推當代的無敵氣勢!

單純以攻擊力而言,她比起王珞靜來說又要強出不少,自然也是一路橫掃,毫不停歇地一路推平了前六關。

之後,她將一支高階血脈資質改善液,還給了王守哲,並將王宗安指定要的一件鐘型極品防禦法寶,交到了王宗安手裡。

至此!

第一個薅羊毛小循環完成。

在這個小循環中,每個人都獲得了自己想要的獎品,有了巨大的收穫,而且誰都不欠誰的獎勵和機緣。

當然,獲利最大的還要數王珞靜和王珞秋。

她們非但薅到了不少羊毛,還因此完成了血脈資質的蛻變,將其提升到了大天驕級。

這也算是了卻了她們的一樁心事,同時,也讓王氏再添兩名大天驕。

家族底蘊,再次暴漲了一大波。

可對王守哲來說,薅新兵營羊毛的行動,這纔剛剛開始。之前那些不過是小打小鬨而已,接下來的,纔是真正的鬼才操作。

這一次,他要是不把這神武軍新兵營給擼禿了,他就不叫王守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