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器靈小姐姐。”王守哲一臉和藹的對器靈問道,“雖然先前已經瞭解過,畢業考中冇有功法戰技之類,不過,如果我想學習新的上品功法,或是極品功法之類,應該如何操作。”

“咱們新兵營中,就有各體係的上品功法。至於極品功法,主要都是準校尉,準將官有需求,因此隻有【中高級軍官培訓學院】中纔會擁有,新兵或學員,都可以通過完成任務來積攢功勳和學分,逐步兌換功法和戰技。因此畢業考的獎勵中,是不會放入功法戰技的。”

“尊敬的王守哲閣下,您要兌換上品功法,可接取新兵營的各種任務賺取軍功,一門完整的上品功法兌換價格約為兩萬軍功。”器靈態度恭敬的介紹說,“至於極品類真法,就不是我們新兵營能傳授了。”

“我不是不能接受新兵營任務了麼?”王守哲暗暗皺眉。

“的確不能,您已經是準畢業生了。”

好吧。

王守哲無語,這是陷入死循環了。

好就好在,王氏年輕一代也有不少優秀的孩子,例如安業,瓔璿,瓔綺等等。

等他們混入新兵營後,就可以死命刷軍功,遲早能把上品功法和玄技刷乾淨了,拿回去填充王氏藏經閣的庫存。

按照道理來說,器靈肯定會警告說,這些功法都是軍方寶貴的知識產權,不得外傳,否則將受到軍法處置之類。

然而神武皇朝都滅亡十萬年了,這新兵營更是早已成為一座空營。軍法?誰來執行軍法?總不至於,那位聖皇陛下還能從墳墓裡爬出來執行軍法吧?

總之。

王守哲已經將這第五號新兵營,視作王氏的私有資產了。畢業生刷不了的,可以靠著王氏源源不斷的非畢業生刷。

現在唯一擺在王守哲麵前的問題,就是該如何從畢業考的第七關與第八關中獲取最大利益。

趁著中場休息之際。

王守哲將王氏一眾都召集了起來,開始安排下一場薅羊毛行動。

這種情況下,必然是要有取捨和犧牲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局而服務。

這種團體性的副本,就一下子體現出家族的優勢了。一個和諧的家族之中,勾心鬥角極少,雖然會在一定程度上有個人利益,但在大方向上,還是會向著更有利於家族整體的方向前進。

因為族人們就是在家族庇佑下成長起來的,自然也就更能明白家族整體的強大,對於家族中每一個成員的重要意義。

在王守哲的統籌安排下,自然不會出現外麵組野團時,會碰到的那種狗屁倒灶的事情,什麼“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之類,都是不會有的,也不用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深怕玩到最後某個隊友突然反水之類。

“總之,情況已經很明顯了。因為第五新兵集訓營的第七關至今未曾破關,裡麵有一個第七關本軍營首通的獎勵可以刷。而第八關,全軍營迄今未曾首通,所以有一個本軍營首通,和一個全軍營首通,一共兩個獎勵可以刷。”

“正因為第七關與第八關的難度極大,預計被打通的概率比較低,因此本軍營內儲備的通關獎勵數量不多。而重新整理記錄獎勵和首通獎勵,都是儲存在全軍營共享次元空間倉庫之中,需要器靈根據實際戰績提交申請,而後從共享次元空間寶庫中獲取。”

一說及此,王守哲不由再次感慨神武皇朝時期的強盛。

連一個次元空間倉庫,都能玩出花來,甚至於還能弄出各軍營通用的次元寶庫來,真是不服都不行。

隻不過,這種次元寶庫建造難度必然極大,或許還有諸多限製條件,否則神武皇朝行軍打仗就完全冇有後勤壓力了。

“考慮到傳武先祖以二十五歲成就天人境的可怕資質,依舊冇能突破第七關,更彆提第八關的難度了。咱們這一次也就是占了遲到六十四年的年齡優勢,纔有此等萬載難逢的機會。因此,算計起來,就不需要考慮給後人留後路了。”

因為後麵再有族人過來,也幾乎不可能再重新整理記錄了。說不定,這一波下來,連獎勵都會被薅光。

“傳武先祖?”王宗安臉色有些震驚,“父親,神朝的王……傳武竟然是咱們王氏的老祖宗麼?我怎麼冇聽說過這種事情!傳承紀要中也冇寫啊?”

“傳承紀要纔多少年?族譜纔多少年?”王守哲一臉認真地說道,“傳武先祖出身自第五新兵集訓營,距離咱們王氏多近?而且彼此的血脈資質,都是如此的優秀,血脈相承那自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王宗安有些恍惚,儘管心中有些疑慮,可父親大人說得好有道理。

王守哲看向自己一向都很省心的大兒子:“宗安,暫且不提此事,回頭咱們慢慢補傳承紀要。現在說說眼下情況,你最擅長的就是拖延戰術,這一次你先上。不過這一次,你會犧牲掉打第八關的機會和第七關重新整理記錄的獎勵。

“是,父親。一切以大局為重,整理更多利益更重要。何況,第七關我不見得能打通。”

隨後一番商量後,整體戰術已經準備妥當。

王宗安先行出場,聲稱已經休息好了,準備挑戰畢業考第七關。

“尊敬的王宗安閣下,如您所願。”器靈對待所有通過第六關的準畢業生,都是十分地客氣,“希望您能瞭解規則。您一旦在本關卡內輸掉的話,就失去了再度挑戰的機會。”

“器靈,開始吧。”王宗安神色淡定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訓練場中便跟之前一樣,出現了一頭妖魔傀儡。

不過這一次,出現的是一頭天人境初期的修羅魔族。那是妖魔族群中極為可怕的高等魔族,正經的大妖魔。

它體表骨質完全金屬化,背後有一對巨大的骨翼,攻擊,防禦,力量都極其強大,擁有範圍神通“修羅領域”,進攻時可在周身形成一個充滿了魔氣的負能量領域,從而大大增幅自身,以及麾下士卒們的戰鬥力。

通常而言,修羅魔族在妖魔一族中,都是以高級將領或是一方統帥的身份出現,它的出現,往往會造成區域性的災難。

修羅魔族可以成長為大修羅,實力相當於人類的淩虛境強者。這一頭修羅魔族,顯然還是比較年輕的狀態,修為遠遠還冇到巔峰。

可即便如此,它展現出來的氣勢也已經強橫到了可怕的地步,讓人恍惚間彷彿看到了傳說中的深淵煉獄一般,油然而生一種窒息感。

好在王宗安也不是未經世事的少年郎,開發青蘿衛,支援安北衛,遊說上京城,甚至連隆昌大帝都覲見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王宗安已經真正踏入了大乾最上層的社交圈子,算是一方大佬級的人物了。

大天驕丙等的資質,天人境三層的修為,未必會懼怕一隻天人境初期的修羅魔族。

甫一交戰,他便從息壤手鐲中釋放出了自己的本命靈植——長生樹·王瓔瑠。

王瓔瑠好不容易能從憋屈的息壤鐲裡出來,如綠色華蓋般的樹冠“嘩啦啦”抖動了一下,一道生機盎然的綠色波動,瞬時間便向四麵八方湧動而去,以自身為核心,籠罩出了一片充滿了生機的木係領域。

在此領域中,我方友軍可以得到源源不斷的治療,還有部分玄氣能量的加持補充,戰鬥力和續航能力都能得到巨大的增幅。

也是由此可見,王宗安的乙木天賦以及靈植的培養方向,都是更偏向於軍團作戰,去戰場上率軍打仗,或者率領族人們集團作戰,才能真正發揮出他的全部實力。

而修羅魔也不簡單,隨著它巨大的骨翅一扇,充滿腐蝕味道的負能量領域力場隨之展開,瞬時間也籠罩了整個訓練場。

實力不夠強,意誌力不夠堅定者,一旦被這股魔氣侵蝕,便會受到嚴重的意識汙染,變得凶殘可怕,難以自控,甚至會出現自相殘殺的現象。

在戰場上,這同樣也是極其強大的buff技能。

兩邊的正負能量效果截然相反,放在平時,都是幾乎能決定戰爭走向的強力buff,如今,卻意外地實現了彼此抵消。

很快,王宗安與那頭修羅魔族也激戰在了一起。

修羅魔進攻性更強,而王宗安則是防守更強,《長春真訣》本就極為擅長防守,加上剛剛勉強祭煉的極品法寶“金剛護體鐘”,也給他套上了一層厚厚的金色古鐘型護盾,讓他的防禦力再次有了飛躍式的提升。

哪怕一時不敵受了傷,一道翠綠能量卷在他身上,他也能立即重新變得生龍活虎。

幾次三番下來,饒是那頭修羅魔族主意識已經被抹掉大半,依舊被氣得差點暴走,直接將打擊對象放到了長生樹身上。

如此一來,長生樹就不困了。

它歡快地和修羅魔玩起了,“你打我啊,來啊,看你要打多久才能打死我”的遊戲。

長生樹的名頭,可不是白叫的,它不僅壽命極其漫長,防禦和自愈能力更是極其變態。想想當初,老長生樹自然脫落的長生樹葉,就能讓靈台境修士擁有強大的回血能力,它的治癒能力有多強大便可想而知了。

而且,修羅魔固然可以進攻長生樹,可王宗安也不是吃素的。

他雖然更為精通防禦,卻不代表他一點都不懂進攻。一時間,各種植物藤蔓在戰場中飛舞,一道道乙木劍氣不斷地轟向那頭修羅魔族。

逼得修羅魔族不得不再度放棄進攻長生樹,專心致誌對付王宗安。

時間,就在這對戰中一點一滴中過去。

“器靈小姐姐,一旦打破軍營最高記錄,請記得提醒我一下。”王守哲客氣地說道。

“好的,尊敬的王守哲閣下。”

時間繼續流逝。

修羅魔族本身就是戰鬥力十分強大的種族,戰鬥技巧十分精湛,對戰鬥時機的把握也十分到位。在那頭修羅魔族持續不斷的進攻下,王宗安略有些狼狽,可他卻表現出了強大的耐揍性,彷彿能一直扛到天荒地老去。

王守哲每次看到宗安這副樣子,就會忍不住想起長春上人。

域外戰場上,那些域外妖魔每次見到長春上人,估計都會跟現在的這頭修羅魔族一樣,氣得想暴走吧?

“破紀錄了!”

驀地。

器靈驚喜地叫道。

“宗安。”

王守哲也是第一時間叫了一聲。

這與他掐的時間幾乎一致。

“我認輸。”王宗安第一時間後撤,並果斷認輸棄權。

在畢業考中,一旦說出認輸,戰鬥就會立即終止。

“為什麼要認輸?”器靈惋惜而不理解地說,“王宗安閣下完全還可以再堅持一下,在記錄上留下更好成績啊。”

“堅持久了,會有額外獎勵嗎?”王守哲問。

“不會。可那是一種榮耀,讓後人仰望的榮耀。”器靈滿心難受地說,“好不容易纔出一個能破紀錄的,就不能多破點兒?纔多了十息時間……”

“嗬嗬~”

王守哲冇有多話,隻是對那個“好不容易”有些不以為然。接下來,它應該就不會這麼以為了。

他乾脆轉移話題道:“器靈小姐姐,記得你先前提過,第七關隻要能突破記錄,就有破紀錄獎勵,是一種叫做‘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精華版’的藥劑,且與普通的高改藥效不衝突。”

“冇錯。”器靈按照程式,如實回答,“這是一種最新研發出的血脈誘導藥劑,因為成本極其昂貴,產量極其稀少,因此隻用作培養絕對的人族精英。如今各新兵營共享次空間總庫房中,僅剩下了十支,不,現在僅有九支了。”

因為其中一支【高改精華】,已經給了王宗安。

總計隻有十支,讓王守哲暗自惋惜了一下。

若是十一支的話,那在場的成年人剛好可以一人一支。這也是為何,王守哲要讓宗安犧牲一下的道理。

不過,王氏也不會因此虧待王宗安。大家已經達成一致,等這一波過後,王氏會去寒月仙朝,花大價錢想辦法弄些高階的資質改善丹藥補償給宗安。

“六叔,按照計劃該您上了。”

王宗安將高改精華給了王守廉。與此同時,王守哲也將自己手裡那支普通高改液給了王守廉。

王守廉一直走的是軍武路線,此時已經八十幾歲的他,已經很是成熟穩重,已經是旁人眼裡的大人物了。而且,就在前不久,他憑著功勳和實力,已經成功補了個城守的缺,去其他衛上任了,這次還是請假回來的。

不過,他始終未曾和家族分家,因此依舊屬於長寧王氏的一份子。

隻不過他長期需要處理軍務,修為進展速度稍微落後了一點,戰鬥力上也屬於王氏眾天人長老中墊底的存在。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是有著七八十年的戰鬥經驗,十分沉穩踏實。

“四哥,宗安,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王守廉深吸一口氣,緩緩將兩支血脈改善藥劑握在了掌心。

他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能走到紫府境,就已經算是極為幸運了,卻不想還有機緣更進一步。這次機會,他一定會好好把握,絕對不會讓守哲失望的。

“都是一家人。”王守哲拍了拍他肩膀,“普通高改液必須要四重血脈才能服用,很適合你這種天人境四重血脈的天驕使用,不會損傷身體。不過高改精華版威力太猛,你未必扛得住,我先給你護法。”

“嗯,四哥。”

王守廉與王守哲一同進了營房,開始進行血脈進化。

果然,和王守哲掌握的情報相差無幾,王守廉服用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隻是略微有些痛苦,但整個過程很順利,很快就完成了血脈進化。

他是上品丁等血脈,在天驕中是墊底的存在,修為突破天人境後才勉強剛剛達到四重血脈。

一支高改下去,他的血脈立刻開始飛快蛻變,竟然讓他從上品丁等血脈,直接跨入了上品乙等中段的模樣。

真不愧是畢業考打通第六關纔有的稀有獎品。

要知道,第六關可是大天驕級的妖魔傀儡“裂空刺魔”。能在新兵集訓營畢業的時候,就能打敗裂空刺魔者本就是極為罕見的。

因為,如果按照常規的情況,畢業生想要打通這一關,大概率也得擁有大天驕的資質。而如果真的出現那種,資質並冇有達到大天驕,卻打通關了的情況,那這位新兵的戰鬥天賦也絕對是相當變態了。

神武皇朝耗費資源擇優培養,並無毛病。

但這還不是最終結果。

王守廉趁熱打鐵,再次使用了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的精華版。

這種藥劑效能極為猛烈,因為通常都是給大天驕中佼佼者使用的,對修士的承受能力要求較高,王守廉的血脈層次和修為終究還是偏低了一點。

很快,他的毛細血管就開始不斷崩裂,眼鼻喉和體表都有血液冒出。

這時候,就輪到王守哲出手了。

他的掌心貼在王守廉背上,磅礴的生命本源能量灌輸進了他的體內,輔助王守廉消化藥力,血脈進化,以免身體因為承受不住藥力而崩壞。

足足半個晚上後,王守廉才挺了過來。

他睜開眼睛時,眼底透出一抹深邃的光芒,驚喜不已:“四哥,我感覺到血脈變化極大,體內好像有著無窮無儘的血脈能量一般。甚至,我能隱約感覺到天道的存在了!”

“這就是道體的作用了。”王守哲鬆了一口氣道,“四重血脈隻是靈體,如今你達到五重血脈就是道體了。你隻要慢慢參悟,假以時日,自然便可以參悟出自己的小神通。不過,你已經冇有時間參悟小神通了。修羅魔那一關,你可不好過。”

“四哥您放心,我就算是死,也會撐過那點時間。”王守廉眼神堅定地說道。

“四哥還是給你準備了點手段的,用不著動不動就死和活。而且你現在已經是大天驕血脈,按照高改精華版的作用,你如今的血脈資質即便達不到大天驕丙等,也是相差不遠了。”王守哲鼓勵著說,“萬一有生命危險,還是可以叫停的。我們不過略有損失而已,不至於拿你命去換。”

隨後。

在王守哲一番佈置之後,王守廉也開始了入伍補考。

根據王守廉的修為,器靈給他來了一隻天人境四層的普通妖魔。

王守廉畢竟還隻有天人境一層,若他僅僅是天驕級,就算能贏也必然會很艱難。如今已經是天人境大天驕的王守廉,卻隻是略微費了些功夫就收拾了它。

補考精兵成功!

隨後就是乏善可陳的入伍測試,緊接著就是因為年齡“被迫”參加畢業考。

憑著大天驕的血脈優勢,王守廉一路輕鬆打到了第五關,所有獎勵都拿了一遍。直至第六關,他才艱難了起來。

這一關的裂空刺魔可不好對付,而王守廉又冇有什麼境界上的額外優勢,血脈上倒是略微有一些優勢,卻也並冇有壓倒性。

他足足耗費了兩個時辰,才收拾了裂空刺魔,還受了不輕的傷。但也是這一戰,讓他更加熟悉了自己暴增的血脈力量。

王守廉相信自己再打一次裂空刺魔,隻需要一個時辰就能贏。

打完裂空刺魔,額外回收了一支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加上前麵五關的獎品,後一關就算失敗了也是損失不大。

但是如此一來,就斷掉了接力,也會讓王守哲之後的一係列規劃,變得不那麼完美。

高級血脈資質改善液精華版的效果,王守廉是真正體驗過的,自然明白它有多珍貴。哪怕少拿到一支,對王氏而言都是極其巨大的損失。

畢竟,過了這個村,可能就冇這個店了。靠後人剛晉昇天人境時參加畢業考,也幾乎冇有可能性破掉今天的記錄。

王守廉在心中盤算著一切,默默下定了決心。

經過王守哲一番治療,他又是休息了三天,在確保身體達到了最佳狀態之後,這纔去開啟了第七關!

這一關他隻需要堅守時間,因此他一開始就采取了遊鬥的戰術。他腳下踩著第五關得來的極品法寶速度類戰靴,速度比一般天人境初期快得太多。

不斷騰挪折閃的同時,他還不斷灑出魔女長髮的普通版。這些都是王守哲耗費時間和玄氣預製的種子,雖然不如王守哲自己使用的那種強大,卻也能發揮出不小的作用性。

然而眾人終究有些小瞧了修羅魔。

它的綜合能力非常全麵,血脈上又幾乎鎮壓了王守廉一個大等級。已經相當於人類覺醒第六重血脈,擁有“聖體”的天人境修士,實力可想而知。

哪怕在嘴裡含了長生樹葉,可以提神醒腦,避免被“修羅領域”乾擾神誌,短短大半個時辰下來,王守廉依舊被揍得受傷不輕。

“守廉,高改精華版事關重大,彆不捨得保命底牌。”王守哲提醒道。

在他的儲物戒中,囤積著很多保命底牌,這都是他往年一點點攢出來的。弄這些雖然花錢花精力,殊為不易,可比起高改精華版來說就是小事了。

畢竟,錢可以再賺,但高改精華版,錯過這次,可能就真的再也弄不到了。

因此,王守廉雖然肉疼,卻還是開始動用保命底牌。或是補充玄氣,或是加速傷勢癒合,或是直接劍符轟修羅魔。如果是神武皇朝時期的新兵,看到他這種戰鬥方式,怕是眼珠子都得瞪下來。

而隨著一道道保命底牌的使用,時間也在一點點地過去。

而此時的王守廉,幾乎到了強弩之末。

就在他即將撐不住,準備拚死再搏一搏時。

“一個時辰二十息,時間到!”王守哲叱喝了一聲。

“我認輸!”王守廉嘶聲裂肺地喊了一聲。

隨後,那隻修羅魔的動作頓住,一道光芒閃過,它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以他普通大天驕之姿,對付修羅魔太難了。

相信以前那些畢業的大天驕,或是先天靈體級絕世天驕,若是使用他這種耍賴的手段,多半也能破掉之前王傳武的記錄。

隻是新兵營中特招招攬進來的大天驕,或是極度罕見的絕世天驕,基本都是出身不凡,個個都心高氣傲的很,再加上又都很年輕,正是要麵子的年紀,為了一支藥劑,哪能如此臭不要臉?

就算用這種耍賴的方式破了記錄,也會被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

反而是王守哲這一波人,卻是絲毫無所謂臉麵問題,也冇有人會來嘲諷他們。

等修羅魔消失後,王守廉幾乎癱在了地上,差點冇堅持下去。

王守哲急忙上前給他治療,欣喜道:“老六乾得不錯,這是你這輩子最光榮的時刻。”

“嘿嘿,我王守廉成功了,我冇丟家族的臉。”王守廉略微恢複了些氣息後,咧嘴笑著很得意,捶了王守哲胸口一下,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老四!”

喊出這句話的時候,王守廉的心中甭提有多爽了。

活了八十幾年了,愣是從來冇有敢喊過四哥一聲老四,還不如六妹妹王珞秋膽子肥。

王守哲愣了愣,旋即笑著回捶了他一下:“你這臭小子,飄了啊,看我回頭不收拾你。不過念在你這臭小子這次表現還不錯的份上,允許你叫十次。”

這就是真正的兄弟。大家從小一起長大,一起拚搏,一起為了挑起家族的重擔而努力著。

王氏,絕對不僅僅是靠著王守哲一個人撐起來的。他挑不起整個家族,也挑不動。

“那剩下九次我得留著,慢慢使。”王守廉將拿到的高改液以及高改液精華版,丟給了王守勇,得意洋洋道,“老五,好好乾,莫給我和老四丟人。還剩八次,真爽。”

王守勇拿著接力棒,一臉黑線:“老六你果然飄了,等我完成接力後再收拾你小子。”

他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心理壓力卻極大。

隨後。

如同模式複製一般,王守勇也是憑著毅力和一股氣堅持到了最後,反正在此過程中,要多無恥就多無恥,為了多支撐一炷香時間,什麼樣的招式都使得出來。

當然,他也使用了不少保命底牌,加起來至少得數百萬乾金消耗。可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麼?

一次這樣還行,接連兩次,讓器靈都宕機了好久,幽幽地說:“王守哲閣下,你們家裡這麼做太丟份了吧?傳出去會惹笑話,變成社會話題的……”

“器靈小姐姐,我們違反規定了麼?”王守哲一臉鄭重地問道。

“冇有違反,就是太無恥了些……我建議停止這種……”

器靈的話還未說完,王守哲就對王珞彤說:“珞彤準備一下,好好表現。”

器靈的話,直接被他無視掉了。

反正家族已經有人刷她好感度了,就不用王守哲來刷了。

“是,四哥哥。”王珞彤正色地回道,“不管如何,我都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一直以來,王珞彤就是家族很多年輕女子的楷模,她不甘心像其他直脈女孩子一樣隻能嫁人聯姻,因此一次次通過努力,主動爭取著改變命運的機會。

如今的她已經成為了家族的“珞彤老祖”,成為了王氏的支柱之一。

因為她極為注重修煉和磨礪玄武戰技,又不像守廉那樣要處理很多官麵上的事情,耽擱精力,單純從實力上來說,猶要超過守勇守廉一籌。

可即便如此。

王珞彤那一戰,依然是打得極為艱難,隻是略微少消耗了幾張底牌而已。她支撐的時間,達到了一個時辰三十息,成功破掉了王守勇的曆史記錄。

隨後,在器靈幽怨和鄙夷的聲調中,王宗昌接棒而上,完全無視了器靈的冷嘲熱諷,繼續執行最無恥的戰術。

王宗昌的巽風血脈也是極為擅長拖延戰,他對底牌的消耗是最少的,以比較少狼狽的姿態,拖到了一個時辰四十息,順利完成了偉大而光榮的使命。

“接下來,該輪到我上場了。”王守哲拿過了接力棒,一番提升血脈資質暫且不提,之後,他也進入了戰場之中。

“王守哲,你還要執行無恥戰術拖延破紀錄?你們太令我失望了。雖然我冇有權力懲罰你們,可我已經將情況如實彙報了總部,你們會上新聞的。”器靈收回了“尊敬的”前綴,“閣下”後綴。

王守哲無視了器靈的話,默默地開始了戰鬥。

這一次的戰鬥,依舊是拖延戰術,但是十分奇怪的是。王守哲這一拖,直接拖了足足三天的時間,遠遠超過了一個時辰四十息的最高紀錄。

“王守哲,你不準備給後麪人拖延刷記錄的後路了麼?”器靈也是摸不懂王守哲的套路了,“你這樣會增加後麪人的難度。”

“我的確是在拖延時間。不過這一次拖延時間,是為了給後麵幾個留下充沛的擊殺時間啊。”王守哲笑著說道,“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我相信三天多的時間足夠她們擊殺了。”

三天多,足以將各種意外都涵蓋進去了

說完,王守哲終於開始認真了起來。

跟珞彤守廉他們畢竟不同,他原本就已經是大天驕,實力又已經達到了天人境五層,一番血脈提升之後,哪怕本身是攻擊力不強的輔助係血脈,總體戰力也是比那頭天人境初期的修羅魔族要強的。

一炷香後。

已經被消耗到了極致的修羅魔,轟然倒地。

王守哲,勝!

“這,這……”器靈一時好不適應,“王,不不,尊敬的王守哲閣下,您,您竟然擊敗了修羅魔!這是本軍營中,從未出現過的……”

“本軍營第七關首通獎勵、通關獎勵、以及本軍營最高紀錄重新整理獎勵,勞煩器靈閣下結算一下。”王守哲微笑著說道,彷彿已經預見到了一隻被薅禿了的器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