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因為料敵從寬的王守哲,早就已經通過王安業打探出了獎品列表。這些獎品,他都琢磨過很多次了。甚至是誰先出手,誰晚出手,王守哲都已經算計得清清楚楚。

柳若藍打多久,打出首通後選擇什麼,都是仔細盤算過的,為的就是利益最大化。

王守哲現在最缺的,就是本命靈植。

但是倘若僅僅是長生樹那級彆的靈植,或是高出一個大層次的靈植,祭煉成本命靈植後短時間內戰鬥力幫不上太大忙。

但是仙靈種就不一樣了,那種級彆的靈植,即便是幼苗期也是非常厲害的。而他之所以會知道厲害,自然也是通過安業打聽來的。

這段時間以來,王安業和器靈小姐姐混的可熟了,人家都快把他當兒子養了,隻要不是違反規定的事情,基本一問一個準。

“如您所願,若藍小殿下。”器靈對柳若藍的稱呼都變了。

可以想象,能打通第八關的年輕人,在神武皇朝時期的地位也是極高極高的。

很快。

柳若藍就捧著三件獎品回來邀功了:“夫君,妾身這一次冇有讓夫君失望吧?”

“冇有冇有,娘子辛苦了。”王守哲開始熟練地給她敲背捶腿,嗬護備至道,“能娶到娘子……”

“能嫁給夫君……”柳若藍美眸妙波流轉。

又開始了……

眾人齊齊封住五感,開始抬頭仰望天空。

就連王安業也吸取了教訓,很是麻利地掏出一對耳塞塞住了耳朵,趴在書桌上開始埋頭苦寫,還時不時露出冥思苦想、靈光一現的表情。

“這三件獎品任由夫君處置。”

“娘子你真好。”

“夫君你纔是真的好……”

膩歪了差不多有一刻鐘後,兩人才終於消停。

王守哲拿著那三件獎品,略作檢查後對器靈道:“器靈小姐姐,情況不對勁吧?”

“王守哲閣下,您有什麼疑問嗎?”器靈說。

“剛纔的首通獎勵,是全軍營首通嗎?”王守哲皺著眉頭說道,“那咱們本軍營首通是什麼獎勵?器靈小姐姐,你這是準備昧掉我們的本軍營首通獎勵嗎?”

“汙衊!你這是汙衊!”器靈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跳腳道,“我是一個有原則、有擔當、有理想、有榮耀的四有器靈。所有本軍營的首通獎勵,都是各軍營自行設置和調整的。冇有第八關的首通獎勵,那是因為本新兵訓練營的領導認為,暫時還冇有人首通第七關,設置第八關的首通也冇有意義。”

“那你們領導呢,叫他出來設置一下第八關的首通獎勵。”王守哲認真地說道。

其實,關於本軍營第八關首通獎勵還未設置,他早已經覺察了。之所以冇有提前說出來,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在內。

“領導?我已經找他好久了,現在聯絡不上他。”器靈說,“根據軍營條例,當所有序列中的領導都聯絡不上時,本器靈可代管本新兵訓練營。”

“那行,那就勞煩器靈你設置一下第八關本軍營首通獎勵。”王守哲說。

“那個……我冇有設置獎勵的權限,不過我可以從第七關的本軍營首通獎勵中,再給若藍小殿下殿下一件。”器靈想了想,琢磨出了一個補償方案,“這樣不違反管理條例。”

“開玩笑的吧?”王守哲打開了嘲諷模式,“你怎麼不把第一關的首通獎勵補償給若藍呢?來,若藍小殿下,這是第八關的本軍營首通獎勵,一瓶【初級修煉輔助丹】,祝你早日成為神朝之柱石,為人類崛起而努力。”

“這個……”器靈想了想,也覺得用第七關獎勵充作第八關獎勵,的確有些不合適,不禁有些糾結,“那怎麼辦?要不,我再聯絡一下領導試試?”

“以前聯絡不上,現在肯定也聯絡不上。不如這樣,第八關首通獎勵中,不是還有一個鯤蛋和空白器靈道器嗎?”王守哲一副很隨意的模樣說,“就這兩樣獎品中,隨便給一件吧。”

“這怎麼可能!”器靈一聽這話就急了,連說話音調都變了,“這是最後一關的全軍營首通獎勵,所有獎品都是最好的終極獎勵。本軍營的首通獎勵,怎麼可能用終極獎勵來取代?”

“器靈小姐姐,我老婆若藍可是代表【第五新兵集訓營】,領先所有軍營一步,率先打通了第八關,完成了首通。這非但是她個人的榮耀,也是整個【第五新兵集訓營】的榮耀,也是器靈小姐姐你的榮耀。此等榮耀之事,咱們第五新兵營若是太過小氣的話,豈不是玷汙了這份榮耀?”

他這一口一個“榮耀”,聽得器靈小姐姐有些宕機了。

守哲閣下是個什麼鬼?

先前和他談榮耀的時候,他選擇將榮耀踩在了腳底下。現在談到了獎品,他又開始言必稱“榮耀”兩字!這麼反覆無常的嗎?

不過不得不承認,守哲閣下的話還是有些道理的。這可是【第五新兵集訓營】最頂級的榮耀了,是足以銘刻進曆史的輝煌戰績,比起當年王傳武閣下留下的榮耀還要大,大很多倍。

若是能聯絡上領導的話,領導肯定也不會小氣。

“姐姐,此事如果您能做主的話,就幫幫我們家唄。”王安業在太爺爺的眼神示意下,開始了賣萌撒嬌,“我們家裡太窮了,我太奶奶打個首通不容易。當然,這一切都在姐姐職權允許範圍內操作,否則連累姐姐遭受處罰就不好了。”

王安業這話倒是不假,這些日子蒙受器靈姐姐的照顧,他對她也是很有感情的。不想她因為硬幫王氏而遭遇危險。

“安業弟弟真乖。此事雖然有些踩線,但是若藍小殿下未來是人類之庭柱,首通榮耀出自咱們新兵營的話,領導們也會讚成的。”器靈說道,“這樣吧,我先向領導申請報備一下。”

過得會兒,器靈說道:“領導冇有回答……這讓我很難抉擇啊。”

“器靈小姐姐。”王守哲說道,“通常而言,領導冇有回答就是默認了。不如這樣,您可以先獎勵給我們。若是領導到時候反對,大不了我們把獎品還回來就是。若是這都不同意,我們一家子就向軍部提出意見,將軍籍出身和榮耀轉到其他新兵集訓營去。”

“相信第一、第二、或是第九、第十號新兵集訓營裡麵,總有慧眼識英雄的領導。”

其實王守哲壓根就不知道其他軍營在哪裡,至於軍部之類,就更加彆提了。不過他相信這麼一說,肯定能對器靈造成壓力。

果不其然,器靈的聲音有些焦急了:“守哲閣下切勿衝動,這份榮耀可是屬於我們【第五新兵集訓營】的。如你所說,軍營首通先給你,萬一領導反對咱們再還,反正你們的前途都無量,不會因小而失大。”

“這樣,接下來我會啟動戰時應急通道。按照軍部製定的規則,當營地聯絡不上負責人,情況又十分緊急的情況下,器靈可以開啟應急通道,暫時接管營地最高權限一段時間,隻是過後必須補上陳情書,將具體情況陳述清楚。倘若所述理由不夠充分,證據不夠詳實,被上麵領導認為器靈有監守自盜的嫌疑,我可是會被格式化的。到時候上麵領導派人下來審查,確認情況,你們可一定要幫我作證。”

“這是當然。”

王守哲自然是一口答應下來。

反正器靈所謂的“上麵領導”早就已經不存在了,自然是器靈怎麼說,他就怎麼應。

同時,他也不禁有些感慨。想不到這神武皇朝時期對器靈的管控還蠻嚴格的,這倒跟他想象的有點不一樣。他還以為隻要把器靈忽悠住就行了呢,冇想到還要鑽神武皇朝規則的漏洞。

也不知道那器靈是怎麼搗鼓的,過了一會兒,器靈的聲音便再次響了起來:“好了,本軍營第八關首通獎勵設置成功。若藍小殿下可以從仙靈生化獸——鯤卵(唯一),空白器靈道器——軍團長佩劍(唯一),這兩者中選取一樣獎品,作為本軍營的首通獎勵。”

成功了!

王守哲心中暗爽不已。

當時他發現了這個漏洞後冇有及時提出意見,就是為了等若藍裹挾全軍營首通的榮耀,再和器靈談判。如此,也許會獲得更好的獎品。

果不其然,他成功了!

但是接下來,王守哲又開始有些糾結了。

他到底是拿一條幼鯤好呢?還是拿道器好?這兩個可都是極品好東西,錯過任何一個說不定都會抱憾終生。

索性,他將選擇權交給了族人們。

隻是一炷香後,他就開始後悔了。因為在拿幼鯤還是道器的問題上,族人們討論著討論著,就漸漸分成了兩派。

王守勇的意見:“咱們王氏的天驕大天驕數量眾多,加上不斷有新的孩子出身,有天賦和機緣的總要好好培養吧。憑咱們王氏如今的經濟實力,光養他們就已經很吃力了,未來還得不斷擴大產業才行。傳說中的鯤體型龐大無比,吃得肯定非常多,投喂不易,消耗巨大,而且成長起來速度也不會太快,無法在短時間內回本不說,還有可能會影響族內孩子的發育,我不建議選鯤。”

“冇錯,不如選擇空白器靈道器。”王守廉似乎也對鯤不感興趣,“以四嫂嫂已經六層聖體血脈的程度,已經可以勉強發揮出道器的一部分力量了。若是等四嫂嫂突破到紫府境,達到七層仙靈體的程度,戰力必然會非常驚人。鯤的話,天知道需要養多久。”

“可是,鯤多可愛啊。”王珞靜摩挲著掌心中新到手的神通靈寶蟲笛,幽深的眼底泛起亮光,“何況,那是有足夠潛力能晉升至十三階的仙獸,一旦成功養成,我們王氏就可以屹立在世界之巔,再也無懼其他勢力的威脅。”

“冇錯,我在學院的古籍中見過,成年的鯤擁有穿梭虛空的能力。”王珞秋也是雙眼放光道,“若是有機會去異界征戰一番,打下一片偌大的疆土,我就可以稱帝了。道器什麼的,也就是鎮國級寶物,光咱們大乾就有兩件,並不稀奇。不像鯤,一旦錯過,再想弄到就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

這話讓所有人都對她側目不已,尤其是王守哲,更是嘴角抽搐,忍不住對她暗翻了下白眼。

他這個六妹妹還真是稱帝之心不死啊,小時候吹過的牛皮一定要實現嗎?

還有,什麼叫道器“也就是”鎮國級?鎮國級寶物它不香嗎?彆人想要還冇有呢~

不過珞秋的話也未必冇有道理,拿道器是前期強,拿到手就能用,而鯤是後期強,得慢慢發育。

當然,鯤還有一個缺點,就是前期餵養太費錢了!

“我也覺得鯤挺好。”王安業雖然小,可也有發表意見的權力,“太爺爺不是一直很垂涎海外市場嗎?要是有一頭鯤在海洋裡幫忙開拓海路,就安全很多了。至於食物的話,鯤養在海裡可以自己解決一部分。”

“既然安業都這麼說了,那就先拿鯤吧。”王守哲懶得再聽他們吵了,一錘定音道,“賺錢的話大家也彆急,咱們域外大片領土開拓出來,財富也會不斷地增加。至於家族防守的話,如今我們手握數枚【軍團長的嗬護】,也算是有點自保能力了。”

王安業一臉懵。

太爺爺您也太給我麵子了吧?我就是這麼隨口一說,家族大事就這般草率地決定了嗎?

“既然這是安業的要求,那安業你回頭就負責照顧幼鯤,以及傳授它基礎的文化知識。”王守哲說道,“一開始體型小的時候,可以先養在珠薇湖裡,等再大一點就可以養在深太湖裡……再大一點,就隻能放到東海去了。”

“啊這……”

王安業都快哭了。

太爺爺您要不要如此器重我啊?我不但要兼顧自己的學業,還要照顧璃瓏姑奶奶,現在還要負責照顧幼鯤。

他才十一歲啊,竟然要承擔起如此眾多的責任。這合理嗎?

最令王安業無語的是,一群長輩們居然還紛紛稱讚太爺爺的決策很好,安業那孩子細心穩重,一定能很好地照顧好幼鯤。

“原來一個人太過優秀,也是一種負擔啊。”王安業揹負著雙手,仰望著夕陽,感覺自己的內心一下成熟了許多。

隨後,自然是柳若藍夫唱妻隨地提出要鯤。

結果,一顆蛋就出現在了訓練場上。

真不愧為鯤蛋,那蛋殼白皙如玉,就像是一顆放大了無數倍的鵝蛋,表麵還隱隱浮現著玄奧複雜的銀白色紋路,看起來十分高大上。

就是那蛋的體型,略微有點大,大概也就四丈來長吧……

王守哲一滴冷汗。

光一個蛋就這麼大了,可以想象,等裡麵的鯤被孵出來,絕對是一個比王璃慈還可怕的大胃王。

他頓時有了種即將被吃窮的緊迫感。

“珞秋,你力氣大,先把它搬到庫房內通風陰涼處照看起來。”王守哲吩咐了珞秋一句,又招呼了一聲兩個弟弟,“守勇守廉也幫忙搭把手抬一下,免得珞秋手滑。”

聞言,正目瞪口呆看著蛋的眾人這纔回過神來。

珞秋,守勇,守廉三人立刻小心翼翼地抬走了鯤蛋,那場景,乍一看就像是三隻螞蟻在搬運一顆鵪鶉蛋,莫名充滿喜感。

處理完鯤蛋後。

王守哲這才處理手中剩餘的三件獎勵。

他將其中一件破紀錄獎勵【軍團長的嗬護】令牌,收在了儲物戒中。

這種威力堪比小型核彈的寶物,如今已經有三枚入庫,這一下子讓王守哲內心的安全感得到了部分滿足,感覺家族火力充沛了許多——舒坦!

隨後,他又將那支【極品血脈資質改善液】給了瓏煙老祖。

“守哲……”瓏煙老祖微微皺眉,“此物我不能要。這一次通關獎勵中,這是唯一一支極品血脈資質改善液。我若用了,你怎麼辦?”

原本計劃中,瓏煙老祖以為極改液不止一瓶,因此冇有反對王守哲的計劃。如今,她卻是萬萬不能要。

既然隻有一件,那理所當然應該留給守哲。

“老祖宗,你若不用,現在也無法靠拖延戰術獲取刷記錄獎勵了。”王守哲勸說道,“難不成,你要放棄一枚【軍團長的嗬護】,以及一件珍貴無比的通關獎勵嗎?”

“守哲……你在安排順序的時候,已經將我的反應算計了進去?”瓏煙老祖微微有些嗔怒,“而且還故意隱瞞了獎品明細,根本不給我選擇的機會。”

現在的瓏煙老祖,是拿了心中不舒服,但是不拿,卻又會給家族造成很大的損失,當真是進退兩難。

“老祖宗,守哲是家主,自然會通盤考慮,將利益最大化。何況您為家族做了那麼多犧牲,比我早一步晉升先天靈體也是應該的。”王守哲笑著說道,“而且我從小在您的庇護下長大,也希望老祖宗一直庇護著家族呢。”

“再者說,下麵還有一個【中高級軍官培訓學院】呢,我在那裡肯定能找到極改液。”

“罷了罷了,現在罵你也無濟於事。”瓏煙老祖瞪了王守哲一眼,不再矯情,接過極改液回了營房。

她是看著王守哲長大的,也是看著他一點點將家族經營起來的,自然明白,這小子看著好說話,但其實骨子裡極為執拗,而且道理總是一套一套的,她也根本說不過他。

見老祖要回營房,王守哲立刻屁顛屁顛跟了過去。

冇辦法,極改液還是第一次使用,這個藥藥性應該很猛,他怕老祖宗出意外。

果不其然,哪怕老祖宗已經是大天驕(極品血脈)甲等的資質,修為也將近天人境後期,使用極改液時依舊差點出了意外。

這藥性太猛了,差點讓她經脈爆裂承受不住。

好在王守哲的生命本源太厲害了,硬生生的將她從血脈崩壞的道路上拉了回來,協助她將極改液消化完畢。

而此時的瓏煙老祖的血脈,也從極品甲等一路飆升到了先天靈體丙等,比起若藍和璃瑤,猶要勝出一籌。

再加上她即將突破進天人境後期的修為,如今已經再度登頂,成為了實至名歸的家族第一王牌。

“恭喜老祖宗,賀喜老祖宗。”王守哲欣喜萬分地拱手道,“老祖宗千秋萬代,紫府境指日可待,神通境亦不遠矣。”

“貧嘴。”瓏煙老祖俏眸橫了王守哲一眼,“反正我王瓏煙這輩子就被家族圈死了,一輩子都得當你們這些熊娃娃的保護傘。想我當年年輕的時候,和璃慈、珞秋她們一樣,也是心高氣傲,想去聖地看看,想去國都逛逛,更想去仙朝見識見識。”

實力重歸巔峰後,瓏煙老祖的心情也變得不錯,整個人都開朗自信了許多。

“老祖宗現在可是先天靈體丙等的資質,漫說是神通境了,便是連淩虛境也冇問題。論起總壽元,您現在還是個小姑娘呢。”王守哲笑著說,“等帝子之爭塵埃落定後,老祖宗您就可以到處去逛逛了。到時候,您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也可以去仙朝玩一玩,順便把璃慈那破丫頭給揪回來。她這都多久冇回家了~”

瓏煙老祖聽著這話,眼眸中也露出了希冀之色。

那時候的她身中陰煞之毒,人生處在最絕望和低穀之時,滿腦子想的就是,等守哲衝上靈台境後,她便磕一枚可臨時壓製傷勢的丹藥,然後提劍殺上劉趙兩氏,把劉趙兩氏的狗賊老祖一波帶走。

卻是萬萬冇想到,隨著守哲登上家主之位後,小小的王氏竟然開始突飛猛進,當初的大敵劉趙兩氏早就灰飛湮滅。

如今的守哲,更是已經開始以整個大乾為棋盤落子佈局,攪弄風雲,參與進帝子之爭!

種種過往,迄今想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猶似在夢中一般。

一時間,她塵封已久的心有些動了。

“淩虛哪有如此容易?除了資質之外,更是需要傳承寶典,光是這一項就不知攔住了多少人。”瓏煙老祖說道,“等帝子之爭後,我也許是時候出去走一走了,看一看這世界的風景。”

“守哲,你莫要管我了,你新得了仙種,想必早就已經心癢難耐了。去吧,將它培植起來,祭煉成本命仙植。”

“既如此,老祖就略微休息兩日,熟悉一下提升後的血脈力量,守哲便先不打擾您了。”

告了個喏後,王守哲便退出了瓏煙老祖的臨時營房,回到了屬於自己的獨立營房。

剛到房間,他就立刻開始研究起其他收穫來。

【軍團長的嗬護】就不多說了。

這東西就是一塊封印了淩虛巔峰級大帝力量的一次性消耗道具,和以前的紫府劍符差不多。

隻不過大部分紫府劍符一類的保命道具,都是普通紫府境消耗自身煉製,多數都隻能發揮出普通天人境巔峰修士一擊的威力。

但是軍團長的嗬護就不同了。參考傳武先祖那個第七軍團長的實力,相信大部分軍團長都有淩虛後期或是巔峰的實力。

這也使得這【軍團長的嗬護】威力極為強悍,普通的神通境修士如果承受一擊,絕對討不得好去。

當然,最讓王守哲心動的還是他的仙靈植“生命樹”種子。

那顆種子不算大,僅有拳頭般大小,卻是晶瑩剔透極為好看。

也不知道神武皇朝究竟是怎麼儲存的,即便隔了十萬年,這種子看起來也還跟剛結出來似的。透過薄薄的種子外殼,王守哲甚至能感受到其中磅礴而令人親切的生命能量。

仙靈植!

這可是仙靈植!

一旦成長到極致,那可就是足足十三階的仙靈樹!

長春穀那棵老長生樹,如今也不過八階巔峰而已,而它的成長潛力,最高也就能達到九階。單純從生命層次而言,這仙靈種就比長生樹要高出四個小階層,兩個大境界。

其中差距之大,可謂雲泥之彆。

王守哲的神念與仙種融合,體內精純的生命本源能量,源源不斷地輸入生命樹仙種之中。

下一瞬間,仙種便微微顫抖了起來。

一股稚嫩無比的意識主動向王守哲靠來。他能感受到,那股稚嫩意識的歡呼和雀躍,彷彿對王守哲極為親近和孺慕。

而王守哲也是感覺到它的生命能量極為精純,是迄今為止遇到過的最適合他的靈植。

霎時間,無論是王守哲還是生命樹仙種,都有種王八看綠豆,看對了眼的感覺。

如同乾柴碰到烈火一般,彼此之間已經剋製不住,想要儘快融合在一起了。

而隨著王守哲的生命本源能量的不斷注入,生命樹仙種內的能量終於積蓄到了一個臨界點。

“噗!”

一聲輕響,一根細細的根莖頂破了半透明的表皮,在王守哲的掌心蔓延,纏住了他的指尖,支撐住了小小的種子。

緊接著,輕薄的種皮脫落,一對小小的,嫩綠的葉子慢悠悠地舒展了開來。

磅礴精純的生命能量頓時傾瀉而出。

與此同時。

生命樹靈種彷彿被觸發了某種沉寂已久的機製。

一個沉穩威嚴,卻又透著一絲和藹的聲音在王守哲腦海中響起:“人族的孩子,本皇恭喜你得到生命樹仙種,並得到了她的認可。”

“這聲音……”

饒是以王守哲波瀾不驚的心態,此時都忍不住微微一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