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陛下啊,您莫要折煞老奴了,老奴哪有這等本事啊?”老姚一臉苦相,“我這就派人去傳,這就派人去傳。”

說罷,老姚再也不敢多嘴,當下就麻溜地退了下去。

“這老傢夥,越老越奸猾了,處處向著安郡王那群爪牙們說話,定是收了安郡王那些爪牙好多錢。”隆昌大帝肆無忌憚地吐槽著,轉頭又朝吳誌行、吳雪凝道,“叫你們家康郡王好好學一學,老姚可是朕的親信,關鍵時刻隨便推波助瀾一番,就能讓他受益無窮。”

吳誌行一滴冷汗淌下。

雖然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可陛下您是大帝啊,說這話合適麼?

他接觸大帝的機會比較少,且多數在正式場合,一直以來大帝給他的印象都是端肅威嚴的,一時間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倒是吳雪凝嘴角一撇,絲毫不以為意。

一來,她早就習慣了老祖宗的性格,二來,她和康郡王的關係又不親近,乾她何事?

“安業,陛下說的那群爪牙們是誰啊?”王瓔璿擰著秀氣的小眉毛,隱隱約約感覺隆昌大帝似乎話裡有話。

不過,她到底是膽大包天的主,又大大咧咧慣了,吃著宦官們端上來的美味零食,她的注意力不知不覺就轉移了,精神也放鬆了很多。

話還冇說兩句,她就啃著一隻大型雞爪般的零食跟王安業嘀咕起來:“我聽著,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安業,這泡椒去骨鸞爪好好吃~”

“這個……”王安業尬笑著低聲說,“吃你的鸞爪吧,陛下麵前要心存敬畏,慎行慎言。”

“這鸞爪有什麼好吃的?那麼大個爪子啃不出幾斤肉。還是肉脯好吃~”王璃瓏的心態也放鬆下來。

她用森森龍齒撕咬著一塊塊蜜汁牛肉脯,還順手分了一點給安業:“安業你還是多吃點肉,你的身板太瘦弱了,這樣打架冇力氣的。你冇聽到那個吳雪凝都嫌棄你不夠壯了?”

“璃瓏姑姑,安業已經開始發育了,這幾年身體會瘋長的,所以你就放心吧。”王瓔璿幫忙解釋說。

一滴,兩滴,三滴冷汗不斷地從王安業額頭滑落。他的臉都漲紅了,尷尬地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瓔璿姑姑,我真是謝謝您的解釋啊~~等等……你怎麼會知道的?

一時間,王安業寒毛都豎起來了,下意識地緊了緊衣衫,眼神狐疑地瞟著王瓔璿。

“那就太好了。”王璃瓏眼神閃爍著興奮之色,“等安業長大後,就能和憶蘿成親了。到時候和小郡主多親親嘴,爭取多生幾個孩子,我帶著他們騰雲駕霧去。”

“哎喲,璃瓏姑姑你好不害臊,這種大人才能做的事情,你怎麼能隨便說呢?”王瓔璿一臉“你羞不羞”的表情,眼神裡卻放著光,彷彿很感興趣。

王安業一頭黑線,心中忍不住直埋汰。

你們兩個懂得可真多啊~~~族學族學不好好上,功課功課不好好做,卻連親嘴生孩子這種成年人才懂的高級知識都懂了!

一定都是族學裡偷偷流行的小抄本的鍋。

等結束歸龍城之行回去之後,他這小小少族長定要親自出手,整頓一下族學的不良風氣。

不遠處陪客的吳雪凝一扶秀額,無力地嘀咕道:“真是一群天真幼稚的孩子啊,親嘴就能生娃娃,怎麼想的?”

然而,她的話還冇說完,就收到了吳誌行瞟來的驚異眼神。

那眼神,好似在說,雪凝姑奶奶,您似乎纔剛剛十五歲吧……連親都冇定呢,怎麼會懂這個?

同時,王氏三小隻也是以狐疑的眼神看著她。

不親嘴生孩子,還能怎麼著?

吳雪凝的臉騰地一下紅了,尷尬地打著哈哈胡扯說:“光親可不行,要抱在一起親親才行。”

她心中一片哀歎。本小郡主堂堂歸龍城十大傑出青年排行第二的頂尖高手……竟然栽在了這群屁都不懂的小幼稚鬼手裡,顏麵喪儘,真是冤枉死了~!

王安業的表情也是凝重了起來。光親親還不行,竟然麻煩到還要抱著親?

等等!

情況不妙啊~!

王安業突然想起曾經和憶蘿小郡主抱在一起過……當時還覺得硌得慌……不會……出事情吧?等下一次再見到憶蘿時,自己會不會已經當爹了?

一時間,向來沉穩的王安業都有些慌了,額頭冒出了一層冷汗。

他偷偷瞟著吳雪凝,看她一副好像很懂的樣子,很想開口問問,若是隻抱不親會不會出事?

而吳雪凝也是被他瞟得有些心慌意亂,這王安業不會是吃著碗裡的瞧著鍋裡的,垂涎她的美色吧?

就在一群小輩們偷偷摸摸嘰嘰喳喳時,一旁的隆昌大帝臉上卻是露出了欣慰而有趣的表情。

人這一輩子活得太久,也是一種罪。隨著壽元的增加,你會一點一滴的發現,人生的樂趣正在不斷地消逝。

看她們吃什麼都開心,聊什麼都有趣,他那蒼老而沉寂的心靈之中,也彷彿被注入了一絲鮮活的氣息。

足足等了一炷香,老姚才安排好了傳話的事情回來,繼續站在了他身後。

隆昌大帝見孩子們也吃得差不多了,這纔對王安業招了招手:“安業小子,過來些,給朕瞅一瞅。”

“是,陛下。”

王安業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袍,步態沉穩地走向前去,深深一拱手後便站直了身體,熟練地擺好了姿勢,任由隆昌大帝打量。

隆昌大帝也不客氣,仔仔細細,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語氣中不禁帶上了幾分酸溜溜的味道:“模樣倒是長得還挺俊俏的,氣度也挺板正,有朕年輕時候的五六分水準了。隻是要配我家憶蘿,好似還差了那麼點兒。”

此言一出,眾小隻側目。

雖然心中都有懷疑,隻是陛下說的話已經無從考據了,他的同齡人基本已經死光了。活得久就是有這一點好,無論他怎麼說自己年輕是咋樣咋樣,都冇辦法反駁他。

王安業更是無語,您老堂堂一國大帝,和我一個十二歲的小輩比這個不丟份麼?

“還有那安郡王夫婦,真的是不將朕放在眼裡。”隆昌大帝的聲音聽起來很是不滿的樣子,“憶蘿定親那般大事,竟然冇問過朕的意見。”

“陛下……”老姚在一旁提醒說,“您至少已經有五百年,冇有管過小輩們的婚配狀況了。”

“憶蘿可不一樣,她的名兒還是朕給取的。”隆昌大帝眼一瞪,被氣得不輕,彷彿想找回一些主動權一般,轉而又瞅向了吳雪凝說,“你這丫頭注意點啊,定親之前先問問朕的意見。”

“是,老祖宗。”吳雪凝乖巧地回話,“我都聽您的。”

“這還差不多,還是咱家雪凝乖巧。”隆昌大帝滿意地頷首,隨後又略帶審視地瞅著王安業,“不行不行,朕得考考你這臭小子,要是你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朕決不能將冰雪聰明的憶蘿嫁給一個草包。”

“呃~陛下。”王安業行了一個禮說,“您要考教安業,安業隻當從命。隻是先前聽聞璃慈姑奶奶寄來的幾頭小狼崽子,在雲鰩飛舟上弄壞了陛下的《神朝餘暉圖》?”

隆昌大帝臉一黑,王安業這孩子是不是腦子有點軸?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好不容易從《神朝餘暉圖》被損的傷心中漸漸擺脫。

他倒好,在被考教之前提及此事,難不成是嫌棄難度不夠,給自己加點樂子麼?他隆昌大帝,可自來不是個心胸寬闊之輩。

“啟稟陛下,安業太爺爺說起此事時,安業恰好收集了幾幅古畫。其中也有一副《神朝餘暉圖》,因此安業自作主張,準備將其賠給陛下,乞求陛下寬恕那些小狼崽子的過錯。”王安業說著,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副畫卷。

“你也有《神朝餘暉圖》?”隆昌大帝略微訝異,不過旋即卻嗤笑說,“此畫名氣極大,仿冒品不知凡幾。朕購得的那一副,乃是姬氏後人親自鑒定後的唯一真跡,豈是那些拙劣的仿品可以相比。罷了罷了,念在你上有一片孝心的份上,朕就收下了。”

說這話的時候,隆昌大帝有些意興闌珊。

老姚輕步上前,捧回《神朝餘暉圖》的同時,還惋惜地看了一眼安業,你這早不送晚不送,偏偏要在這時候送,這孩子真是冇有眼力勁兒。

果不其然,隆昌大帝接過神朝餘暉圖,就放到了一旁,連多瞅一眼的興致都冇有。

“聽說你們王氏族學,辦得倒是熱火朝天,也不知有幾分真才實學。”隆昌大帝掃了一眼在場的各位年輕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壞笑,“趁著今兒個都在,朕索性就將你們一起考教進去,看看王氏族學有幾斤幾兩。”

“啥?一起考教進去?”王瓔璿和王璃瓏都驚呆了,這是典型的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啊。一時間,連鸞爪肉脯都不香了。

這些成年人都怎麼了?一個個淨想著為難孩子們,她們在族學天天苦悶也就罷了,出來京城玩兒,還要被陛下考教,這年頭當一個孩子太難了。

除了王氏那兩小隻學渣之外,吳雪凝的臉色也不好看,眼神躲躲閃閃一副心虛的模樣,顯然也是個不安分的學渣渣。

可大帝當麵要,考較一番,誰敢說個不字?

老姚在一旁暗中翻了一下白眼,心中門清,陛下這哪是考教孩子啊?分明是借題發揮,又是針對王守哲來著。

“老姚,將皇學裡的九章算術試卷,拿幾份初級的過來。記住啊,難度彆太大,咱們莫要為難孩子們。”隆昌大帝說這話時,骨子裡都透著一股難以掩飾的笑意。

老姚會意,陛下這話得反著聽。不過他終究還是心存了幾分善意,挑選了一些中等難度的皇族族學的試捲過來。

連帶著吳誌行這個“孩子”,五個人已經分彆坐好,筆墨白紙等工具也早有宦官奉上。為了防止作弊,還特地將他們隔開了很遠,身後各有一名宦官無時不刻盯著。

王璃瓏王瓔璿兩個被這陣仗都快嚇哭了,原本還指望著抄一抄王安業的,結果讓人很絕望。

嘿嘿~隆昌大帝異常享受眼前的局麵,回頭讓這些孩子們的考試成績,一把糊到王守哲的臉上,冷笑的嘲諷他,王氏族學,嗬嗬,就這水平?

你王守哲就這兩下子,也敢在背後對朕議短論長?早點洗洗睡去吧,還參加什麼帝子之爭?搞得自己跟世外高人一般。

“鐺!”

開考銅鑼響起。

王安業冇有先動筆,而是先行謹慎的審視了一番試卷,他慢慢的從頭往後看,表情漸漸變得凝重而疑惑,這試卷是怎麼回事?這些題……又是怎麼回事兒?

倒是吳誌行,掃了一下題目後,拿起筆開始唰唰唰做了起來。顯然這也是個功課不錯的,儘管一大把年紀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但終究底子還在。

可吳雪凝卻是有些撓頭,做了兩三道後,開始咬著筆一副冥思苦想的樣子。

王氏的那兩小隻學渣,連看一下試卷的勇氣都冇有。他們連王氏族學的功課都學得磕磕絆絆,更彆說考皇家族學的試捲了,這一聽就是高級貨,冇看到連安業都在思考嗎?

王氏三個孩子都冇有動筆,這讓隆昌大帝笑得更加開心了,轉身對老姚道:“老姚你可以猜猜,這三小隻的分數加起來能不能考個滿分?”

“陛下,這題目有點……”王安業舉手想說些什麼。

卻被隆昌大帝打斷道:“考試時認真靠,有什麼話考完了再說。”

“是,陛下。”王安業頗為無奈的埋頭考試,他寫的速度不快卻十分沉穩。

王璃瓏王瓔璿見狀,也是咬了咬牙,準備全力以赴考一考。事已至此,總不能交白卷吧?倘若真如此,回去後怕是要被打死的。

罷了罷了,橫豎都是死,能做多少是多少,儘可能死得漂亮一些。

然後她們兩個,開始審題落筆……

“就這?”

先是王瓔璿眼睛一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難不成皇族的試捲開頭先送一題?也好,這下不用交白捲了,然後唰唰唰解完第一題。

再看第二道,咦,皇族的試卷這麼友好?好好好,我軍神王瓔璿再下一城。

第三題,第四題,第五題……王瓔璿勢如破竹,橫掃考題。

“爽,我王瓔璿這輩子考試從來冇這麼爽過!”王瓔璿的內心漸漸開始膨脹了起來,“看樣子前段時間,帶著姐妹們勤學苦練冇有白費。我王瓔璿乃是真正的學神,被隱藏的天才美少女學霸!哇哈哈~”

彆說王瓔璿了,就連王璃瓏都開始順利的解題了,雖然速度不快磕磕絆絆的,可這已經是她前所未有的考試速度了。

考著考著,她的信心開始越來越自信:“那個宦官過來一下,幫我把筆綁在爪子上,握著寫太累。”她感覺自己一下子開竅了,原來我王璃瓏,已經是一條有文化的龍了。

隆昌大帝的臉色漸漸凝重,回頭說:“老姚,他們不會在瞎寫吧?”

“回陛下,我已找來了皇族族學的先生,考完後批一批就知道了。”老姚說道。

“也是,批完試卷後就原形畢露了。”隆昌大帝放心的略打了個小盹兒,醒來後,正好考試結束,試卷也批完了。

他拿過老姚進來的卷子,第一張是吳誌行的滿分卷子。

隆昌大帝滿意的點了點頭:“誌行這孩子,就是比旁人要穩重踏實許多,獎勵乾金十萬。”

“謝陛下。”吳誌行拱手拜謝,絲毫不驕不躁。

第二張試卷是吳雪凝的,錯的有點多,隻有六十五分,但終究還是及格了。

大乾的試卷百分製,是傳承自仙朝。而仙朝的試卷百分製,據說是源自於神武皇朝。至於神武皇朝為何用百分製,考古學家目前還未有定論。

吳雪凝的分數有點低,讓隆昌大帝臉色略微有些難看,對老姚道:“回頭交代族學先生,好好抓一抓雪凝小郡主的成績。下次再如此,朕要了他們的腦袋。”

“是,陛下。”老姚應著。

吳雪凝尷尬的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好在她這個學渣還有王氏三小隻墊底,今天這一關不難過。

根據她估計,因為這張試卷比平常的難,王安業應該能勉強考及格。至於那王璃瓏、王瓔璿,渾身上下都和她一樣充滿了熟悉的學渣氣息。

不過今日隆昌大帝誌不在吳雪凝,略作施壓批評後,將注意力集中在下一張試捲上。

“咦?七十三分……”隆昌大帝被這分數晃到了心神,再定睛一瞧,上麵寫著王璃瓏三個字。字雖然不好看,卻工工整整,顯然是下過一番苦功夫的。

“你這條元水小青龍。”隆昌大帝對她投去異樣的眼神,“倒是挺會扮豬吃老虎的,身為一條龍,能考出這分數不容易。獎勵……五,不,十萬乾金。”

“謝陛下。”王璃瓏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一副我原來也是學霸的傲嬌模樣,一掃之前的頹勢。

意外,這肯定是個意外。

王璃瓏應該是王氏三小隻中,學習最好的那一個,隆昌大帝自我安慰著,翻開了下一張試卷。

“九,九十八分!”那亮晃晃的分數,刺痛了隆昌大帝的眼睛,也刺痛了他的心。

一看名字,竟是王瓔璿。

又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主,你這破丫頭學習成績那麼好,動不動就擺出一副“我是學渣”的氣質做什麼?這分明是欺君之罪。

隆昌大帝臉上火辣辣的疼,終日打雁,竟被小雁兒啄瞎了眼。

“哎呀,竟然還錯了兩分,我真是一如既往的粗心大意啊。”王瓔璿一臉扼腕歎息的模樣,難掩眼中得意之色,並且像隻考了六十五分的吳雪凝投去了挑釁的眼神。

吳雪凝雖然惱怒,但在絕對的分數麵前卻也無法反駁,隻好氣鼓鼓的彆過頭去,來一個眼不見心不煩。

如此一來,王瓔璿就更加得瑟了,心頭暢快無比,這比打架打贏了還要爽。

難怪族學裡那些學霸們,一個個都心高氣傲得很,平常看學渣的眼神都是居高臨下中透著一點點不屑。現在她可明白學霸的心理了。

“瓔璿小丫頭,冇想到你還挺深藏不露的。”儘管隆昌大帝滿心不爽,卻也不會把氣撒在孩子身上,無奈的大手一揮,“獎,獎十五萬獎學金。”

最後一個王安業,氣度沉穩踏實,想必不會是學渣吧?希望有個反轉吧。

隆昌大帝翻開試卷一瞅,奇蹟冇有誕生,明晃晃的滿分杵在了他眼前。

大帝一合上試卷,冇好氣地揮了揮手說:“考得還行,獎二十萬乾金。”

王氏三小隻發揮如此出眾,竟讓他有種被坑了的感覺。原本準備拿著試卷,興高采烈的糊到王守哲臉上去,痛斥其非,反覆嘲諷。

結果!卻被這三張試卷糊到了他自己臉上。

“安業你小子,年紀輕輕什麼不好學?非得學扮豬吃老虎。”隆昌大帝哼哼唧唧的抱怨著,幽幽地瞟著王安業,“不實誠。”

“陛下……”王安業一滴冷汗,拱手,“何出此言?”

“你剛纔考試時怎麼說來著?說這試卷有問題。”隆昌大帝瞪了他一眼,“你這是在麻痹朕啊。”

“陛下。”王安業無奈地說,“我原本是想說這題目太簡單了,會不會拿錯了試卷?”

“簡單?”隆昌大帝眼珠子都瞪起,轉而看向老姚。

“陛下,冤枉啊。”老姚哭喊著說,“這試卷雖不是最難,卻也是這年齡層的算術中,中等偏上難度了。”

隆昌大帝將信將疑,轉而看向王安業說:“安業小子,既然你說這試卷簡單。那就來點難的,敢不敢試一試?”

“陛下……”老姚勸慰著,彷彿有種看到陛下對付五隻小狼崽子的下場了。

“陛下,試一試沒關係,考得不好您彆怪我。”王安業老老實實地回答。

“行,加大難度。”隆昌大帝的手一揮,開始了下一輪。

這一輪的難度果然大了許多,就連王璃瓏這個小“學霸”,也僅僅斬獲了二十分,而王瓔璿也隻是勉強及格。

至於吳雪凝那個學渣渣,僅僅考了八分,而吳誌行卻考了八十。

這難度已經將近於王氏族學的普通難度了,所有人都原形畢露。

唯有王安業,繼續拿著一份滿分卷一把糊在了隆昌大帝的臉上。

果不其然,隻有難度才能區分出誰纔是真正的學霸。

所有人都震驚而崇拜的看著王安業,王安業卻始終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樣。

“好好,安業小子學習還不錯,算是勉強配得上我家憶蘿了。”隆昌大帝儘管臉上火辣辣的疼,卻像是個輸紅眼的賭徒一般,笑眯眯地說,“安業啊,還有最後一份試卷,你敢挑戰嗎?”

“陛下,那試卷……”老姚於心不忍。

“閉嘴。”隆昌大帝瞪他一眼後,轉而笑著說,“安業啊,最後一份試卷的確有些難度,那可是從神武皇朝遺蹟裡麵挖出來的,你要不敢呢也沒關係。”

“如果你再能拿一個滿分,朕就答應你一個條件。隻要不是太過離譜的條件,朕都可以滿足你。”

“陛下,這不太好吧?”王安業搖頭說,“要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到此為止?”隆昌大帝心中好生不爽,朕的臉都被你打腫了,好不容易有了翻盤的機會,你卻告訴我不玩了?

當即,眼神幽幽而不善了起來。

“好吧好吧。”王安業無奈地接受道,“陛下,我隻能說試試。”

“好,好。”隆昌大帝一下子“活”過來了,和善地瞅著王安業說,“你莫要有壓力,儘管試,朕少不了你獎勵的。”

心中卻哼哼冷笑,等出現了不及格試卷後,朕再去找王守哲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