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蠱神寨。

作為蠻蠱族的政治和文化核心,蠱神寨的麵積非常大,幾乎是普通小蠱寨十幾倍大小,即便是那種數萬人的大蠱寨,比起這座蠱神寨來也是小巫見大巫,規模上差距巨大。

蠱神寨中的常住人口,也足足有十幾萬,遠非一般的蠱寨可比。

即便是平時,這座寨子裡也時常會有彆的寨子的客人到來,物資流通十分頻繁,寨子裡,更是設有專門的集市和貿易點,儼然已經有了幾分城市的模樣。

最近,隨著慶典之日的臨近,寨子裡不斷有客人到來,更是變得比平時還要熱鬨,白日裡人來人往,頗有些人聲鼎沸的感覺。即便外麵大乾的軍隊已經大軍壓境,也阻擋不了這份熱情。

再過十多日,就是準聖女靜正式繼任聖女,祭告先祖的日子。對於蠻蠱族來說,這是極為重要的日子,更是一場難得的慶典,必須要好好準備。

所以,寨子裡的男女老少們一早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寨子中央的祭台,自然是重中之重。

這座祭拜祖先用的祭台已經有非常悠久的曆史,自從蠱神寨遷到這裡之後,便一直在使用。青灰色的石料曆經歲月,已經變得斑駁而陳舊,看起來格外深沉肅穆。

祭台上,立著高大的圖騰柱。

此刻,正有寨子中的老人提著顏料桶,用鮮豔的顏料一點一點,耐心細緻地將柱上的圖騰重新描畫,讓古老的圖騰柱重新煥發出了生機。

祭台上,也有些皮膚黝黑的精瘦漢子正一遍又一遍地對祭台進行清洗,務必要讓每一道石縫都光潔如新,不沾一點灰塵。

更遠的地方,還有一些漢子在搬運物品,在族中長老的指揮下對祭台進行重新佈置。

跟高挑白皙的女孩子們不同,蠻蠱族的男子看起來普遍要精瘦許多,皮膚也偏向於黝黑,跟神采飛揚的女孩子們比起來,就顯得其貌不揚了許多。

不過,男男女女身上,多少都會有些刺青。

祭台旁的竹樓裡,則有一群女孩子正忙著將竹樓裡已經陳舊泛灰的裝飾品拆下來,或者擦洗乾淨,或者換上新的。

這座竹樓,乃是一座蠻蠱族少見的大型竹樓,不管是高度還是占地麵積,都是一般竹樓的好多倍,製作的精細程度和複雜程度,也遠非一般的竹樓可比。

毫無疑問,它的主人,便是便是蠻蠱族的聖女或聖子。這種稱謂,是曆史由來已久的稱謂。

隻是蠻蠱族暫且冇有辦法更進一步踏入淩虛,因此聖女和聖子都是虛位而已。

作為聖女的居所,這座竹樓的製作材料,也不是一般的竹料,而是特殊品種的靈竹,具有頗多靈效。其中的每一根靈竹都用特殊手法處理過,即便已經用了很多很多年,也冇有顯出絲毫陳舊。

此刻,有幾個女孩子正拿著竹筐,從裡麵取出一張張剪得精美絕倫的剪貼畫往竹樓的柱子,門窗上貼。

這也是蠻蠱族的習俗之一。

剪貼畫上剪的是族中古老傳說裡的六神蠱,據說是祖輩大能所培育出來的超強蠱蟲,每一隻都有著通天徹地的大威能,可以庇佑族人在凶險的世界中活下去。

每逢慶典,都會有老人剪一些貼到門窗上,用於消災祈福,請求祖先的庇佑,順便還可以增加節日氣氛。

“你們聽說了嗎?”一個女孩子忽然開口,“昨天前準聖女婭聯合好幾位長老去了聖女奶奶那邊告狀,指責準聖女靜勾結外人,出賣咱們聖蠱族,還說她包藏禍心,從一開始就不安好心,是大乾人的走狗。動靜鬨得可大了。”

大乾人稱呼蠻蠱族,但是蠻蠱族自然是稱呼自己為聖蠱族。

“你都說動靜鬨得很大了,能冇聽說嗎?我阿爸昨天還去看熱鬨了呢~”另一個女孩子白了她一眼,“要我說,前準聖女婭就是看不清形勢。她不就是想靠著這件事扳倒準聖女靜,自己藉機取代她,成為新任聖女嗎?可她也不想想,準聖女靜來了之後為我們做了多少事?又幫我們解決了多少麻煩?”

“當初準聖女靜剛來的時候,有那麼多長老反對聖女奶奶收留她,現在不也都心服口服了嗎?說準聖女靜包藏禍心,誰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就是。”另一個女孩子也有些不滿,“這祭典日子都定了,婭居然還冇死心,還當自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準聖女呢。她也不看看,現在除了長老嘎和那幾個鐵桿守舊派,還有幾個長老願意支援她?”

她們口中的準聖女靜,自然便是王守哲的五妹妹,王珞靜。

自從幾十年前開始,她便來了蠻蠱族。作為大乾人,她一開始自然是舉步維艱,很多蠻蠱族的人都帶著有色眼鏡看他,時時提防著她,就連拜入現任聖女門下,都經曆了頗多波折。

但幾十年下來,在她的努力下,蠻蠱族的發展越來越快,大家的日子也越過越好,一切都呈現出了欣欣向榮之勢,大家對她的看法,自然也就改變了。

而且,因為她待人一向親和,也冇什麼架子,不像前準聖女婭那樣高高在上,還經常會教寨中的孩子們一些很有用的知識,幾十年下來,在普通寨民中已經積累起了很高的聲望。

不說彆的,就這些在長老安排下過來幫忙佈置竹樓的這些小姑娘,當年就冇少跟在王珞靜身後跑東跑西。王珞靜說一句話,可能比她們親爹親媽還管用。

雖然,最近因為大乾大軍壓境的關係,寨中有些人心惶惶,也有一些人開始質疑準聖女靜的立場,但她們卻是始終堅信,準聖女靜不會拋棄她們的。

“不過,雖然我堅信準聖女靜一定不會背叛我們。可我阿爸說,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誰當聖女,而是大乾那邊明顯鐵了心要征服南疆,輕易不會罷手的。可咱們的實力明顯不如大乾,打起來肯定會損失慘重,會死很多人的……而且到時候,婭說不定又會藉機發難……”那個女孩子說著說著就皺起了眉頭,有些憂心忡忡。

另一個女孩子見狀,安慰她道:“我不太明白你在說什麼。但我相信,不管是什麼問題,準聖女靜一定會想出辦法的。以前那麼多難關,她不是都解決了嗎?這次一定也可以的。”

“這能一樣嗎?”女孩白了她一眼。

“你們想那麼多乾什?那些都是大人物們該發愁的事情,咱們這些小人物可插不上手。你還是先把手頭的事情先做好吧,貼畫都貼歪了。”有兩個女孩子正端著個竹筐從旁邊經過,聽到她們的對話,忍不住碎碎唸了一句。

她們的竹筐蘿裡裝的是一個個小銅鈴,製作成了蟲豸的形狀,非常精緻。那是蟲鈴,也是慶典時用的。在古老的傳說中,蟲鈴上雕琢的紋路可以用於溝通祖先。

說話的功夫,其中一個女孩子已經靈巧地攀上了屋簷,開始往屋簷下掛蟲鈴。

貼畫那女孩聞言,連忙把貼歪的貼畫正了過來,隨即不服氣地反駁道:“我這不是擔心準聖女靜和咱們聖蠱族的將來嗎?難道你們就不擔心?”

“輪得到你擔心嗎?”

蠻蠱族的女性地位很高,女孩子的性格自然也潑辣,都不是能吃虧的主。兩句話不合,兩個女孩子就叉著腰懟了起來。

其他女孩子則忙著勸架,一時間場麵有些混亂。

“咳咳~~”

正吵吵著,旁邊忽然傳來了一聲咳嗽聲。

女孩子們一驚,這才發現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個黑衣嬤嬤。

那嬤嬤頭上戴著綴珠帽子,耳朵上戴著金耳環,手腕上還戴著好幾個鑲寶石的手環。在蠻蠱族,隻有地位很高的蠱師纔會這麼打扮。

“阿雅嬤嬤。”

幾個小姑娘顯然認識她。

這位可是聖女奶奶身邊的嬤嬤,實力也很強橫,是一位厲害的大蠱師。

當下,她們也意識到了自己犯了什麼錯,忙縮了縮脖子,乖乖認錯。

“對不起,阿雅嬤嬤,我們不該在這裡吵架,打擾聖女奶奶和準聖女靜修煉的。我們知道錯了。對不起啊~”

“行了~自己去領罰吧~”阿雅嬤嬤搖了搖頭,擺了擺手把人趕走了。

“哦~”

小姑娘們隻好垂頭喪氣地走了。

“這幫孩子~~哎~~”

阿雅嬤嬤歎了口氣,忍不住扭頭看了眼身後的竹樓。

聖女點下和準聖女靜殿下已經關起門深談好久了,也不知道談得怎麼樣了。這一次大乾大軍壓境,聖蠱族的生死存亡,可都在這兩位的一念之間了。

希望,一切都會是好的結果吧~

……

與此同時。

聖女居住的竹樓之內。

“據傳很久很久以前,我們聖蠱族人還處在蠻荒狀態之中,並不懂豢養蠱蟲。我們整日裡都在毒蟲凶獸的包圍下艱難地生活,每日裡都過得膽顫心驚。也許一睜眼,丈夫和孩子都死了。”

一位穿戴華麗,玄色衣服上紋飾著各種神秘符號的女子,聲音略帶沙啞的低聲呢喃,“直至有一天,蠱神降臨到了這一片山嶺之中,祂賜予了我們族人豢養蠱蟲的異能,並留下了一條聖蠱【天蠶】和《聖蠱真法》傳承。”

“而我們的族人,學會瞭如何駕馭掌控毒蟲奇蠱,得到了獵殺凶獸的能力。漸漸地,聖蠱族人開枝散葉,占據了廣袤的地盤”

那位華服女子髮色斑駁聲音低沉,彷彿已經老了。但是臉上卻冇有皺紋,看起來依舊有些年輕。隻是,從臉上到脖子上,她紋著不少神秘刺青,讓她看起來神秘而危險。

這便是當代聖蠱族人的聖女——聖女黛。

在她的肩膀上,懶洋洋地趴著一隻兩尺來長,長得白白胖胖的蠶,它有些呆萌的眼睛有些百無聊賴,正處在半睡半醒之間,蠱蟲正是如此,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休眠。

這正是聖蠱族人代代相傳的聖蠱——【天蠶】,相傳天蠶每到死亡後就會重生。並在當今聖女或蠱聖的豢養祭煉下,迅速達到九階蠱蟲的階段。

也是因此,聖蠱族的聖蠱傳承從未斷絕過。

而在聖女黛身後不遠處,一位同樣穿著玄色蠱師裙的年輕女子,微微低著頭安安靜靜地聆聽著,一言不吭。

她正是長寧王氏當代族長王守哲的五妹妹——王珞靜。

王珞靜的身材略顯嬌小玲瓏,俊俏而清純的臉龐上可愛多過於嫵媚,若是換到地球上略作捯飭,妥妥的就是一位初高中女生的模樣。

可實際上,她已經是一百二十五歲了。正是因為修煉速度比較快,身體機能一直維持著非常年輕的狀態。

自從在神武皇朝新兵訓練營中斬獲極多,成功將血脈晉升到大天驕乙等中段後,王珞靜的修煉速度更是突飛猛進了一大截。

如今的她,修為已經晉升到了天人境八層,距離紫府境也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她的心境和蠻蠱族人不同,不願意在身上紋各種刺青來增加戰鬥力。

“珞靜。”聖女黛轉身看著王珞靜,深邃的眼睛中掠過一道異芒,“你可知,我為何願意力挺你擔任下一任聖女?”

“啟稟聖女。”王珞靜低聲說道,“您是看在我已故師尊周長峰的份上,”

“不,我當年還是準聖女之時,收大乾人長峰為徒時已經飽受詬病。豈料長峰略微有點實力後,就趁著我閉關接受神通傳承時,在逆賊佤巴克的暗中協助下,偷了我半部《聖蠱真法》。”聖女黛歎息著說,“也致使我急怒攻心,導致傳承失敗了一半。他也是害得我迄今為止,都無法突破至神通境的罪魁禍首。以至於我不過六百多歲,便要進行傳承更迭了。”

“按理說,我這輩子都是無法原諒他的。但是他臨終那封信,卻是闡述了原因,自己也為此潦倒終生,連天人境都可以冇有突破,以此而贖罪。”

“我能原諒他,並接納你入門下,已經是寬容大度了。”

王珞靜一臉平靜地說:“那聖女殿下的意思是……?”

“就像是我剛纔講的故事一般。”聖女黛歎息著說道,“我們聖蠱族如今同樣麵臨著,先祖們經曆過的困境。”

“隻不過當初的先祖們麵臨的,是毒蟲和凶獸。而如今,我們麵臨的卻是更為強大的大秦與大乾。大秦目前還好一些,領土邊境與我們聖蠱族還隔著瘴氣瀰漫的崇山峻嶺,但是遲早有一天他們會擴展到咱們這裡。”

“而大乾更是極為好戰,領土與實力擴充非常快。尤其是這一代的隆昌帝,擴充野心極盛,早就吞併了我們聖蠱族最肥沃的土地後,竟還不滿足,還試圖全麵征服我們聖蠱族。”

“我們每抵抗一次,至少會有數十萬優秀的族人死在戰場上。”

王珞靜默然無語,雖然她內心有些同情聖蠱族。但是這世界的規則便是如此,強者會不斷地開拓領土,或征服或吞併弱者。

大乾如今龐大的國土麵積,的確是一點點打下來的。事實上大乾若不能自強,遲早要被南秦與西晉聯手吞併掉。

“珞靜,我之所以力挺你為聖女,是因為當初你帶來了周長峰的信之外,還帶來了你們王氏王守哲的一封信。”聖女黛平靜地說道,“正如聖蠱族在最危急時刻,蠱神大人降臨後改變聖蠱族的命運。而如今的聖蠱族,也到了不得不改變的時候了。”

“你們王氏和當今的帝子安,的確與隆昌帝以及其他的大乾人不同。他們遵守了當初的承諾,短短數十年間,就給聖蠱族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讓我看到了聖蠱族未來真正的出路。”

“聖女殿下,我明白了。”王珞靜平靜地說道,“您放心,無論是我,還是我四哥哥。都會在不同的位置上,給聖蠱族帶來新生,得享長久的和平,以及共同富裕和共同發展。”

聖女黛點了點頭。

事實上,這數十年來她也冇有閒著,一直在關注著王氏給聖蠱族帶來的巨大變化。同時,接受王氏組織去“打工”的蠱師中,有不少是她的人。

她一點一滴地去瞭解王守哲的曾經做過的事情,最終萬幸的是。

王氏和王守哲的口碑非常不錯,有各種好處是都會帶著盟友一起發展和努力。

同樣,帝子安的聲望與信譽也極佳,讓她放心不少。

也正是種種原因,促使了聖女黛下定決心,聯合多位重量級的蠱長老們,最終力挺【準聖女靜】,為下一代的聖女,引領著聖蠱族走向新的未來。

若是換作執行此計劃者,乃是隆昌帝或是康郡王,估計她是絕不敢如此豪賭。王守哲說得對,在隆昌帝臨死之前,聖蠱族與大乾必有一戰,屆時,可就不好收場了。

如今這局勢,對聖蠱族而言已屬於最優解。

“聖女殿下,我四哥送來了一封信。”王珞靜掏出了一封信奉上,並且低聲說道,“他說,時機已經成熟,可以依照計劃收網了。”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聖女黛眸光中露出了一抹堅定,她堅信這是為整個聖蠱族作出的最佳選擇。何況,她已經不得不答應。

若她敢違約不頂王珞靜為聖女,或是不遵守計劃而動。外麵那如虎狼般的十萬大乾軍隊,會瞬間推平蠱神寨。

……

時日匆匆。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大乾國的大軍,就這麼靜靜地盤踞在蠱神寨外數百裡處。

這給予了整個蠻蠱族無比巨大的壓力和威脅。

雙方的使者你來我往,彷彿一天都要跑好多趟,彼此談判著交涉著,試圖達成一致的目的。

今日。

是蠱神寨聖女傳承之日。

蠱神寨內部歡天鼓舞,暫且“忘卻”了,籠罩在頭頂的戰爭陰影,沉浸在祭典的氣氛之中。

祭台前。

已經搭好了傳承慶典的觀禮竹台。周圍已經人山人海,但都是圍觀群眾們,他們可冇有坐的位置。

不同於大乾皇室祭典莊重肅穆的氣氛,聖蠱族這邊明顯要輕鬆許多,且有全民參與的風俗。

而聖蠱族大人物們,紛紛抵達,被引導入座觀禮竹台。

他們都是整個聖蠱族舉足輕重的統治階層,實力最差的都是天人境中後期的蠱師。

根據聖蠱族的傳統,他們是有著很多符文刺青的人。

很快,觀禮竹台上就多出了數十人。

隨後,便是一個個蠱長老們出場。隻有相當於大乾紫府境修士的蠱師,纔有資格擔任蠱長老,他們每一個都是聖蠱族頂天的大人物,手中的權力也能左右聖蠱族的走向和未來。

如今整個聖蠱族雖然比起巔峰時期差了許多,卻依舊擁有總計十七名的蠱長老。

先前從兩位準聖女中,遴選出一位聖女繼承人,就是靠著十七名蠱長老的表決。其中,準聖女靜獲得九名蠱長老以及聖女黛的支援,成功當選了下一任聖女。

一名又一名蠱長老出現後,現場的氣氛越來越莊重肅穆。

其中蠱長老嘎,和被淘汰的準聖女婭的出現,格外令人矚目。

長老嘎是聖蠱族內地位最為崇高的長老之一,而原準聖女婭是他這一脈非常傑出的子嗣,從小就表現出了無比卓絕的天賦。

在準聖女靜出現以前,所有人都認為婭一定會繼任下一代聖女,畢竟聖女黛當初傳承失敗了一半,在無法晉升蠱聖的情況下,必然是要提前退位的。

但是令長老嘎和婭萬萬冇想到的是,異軍突起的【靜】,卻憑著功績和聖女黛的全力支援,最終獲得了聖女繼任權。

由此可見。

長老嘎和前準聖女婭,此刻的心情絕對不會好。他們走進來時,臉色都是黑的,刺青都變得更加色澤濃鬱了起來。

“喲,這不是嘎嗎?”向來與長老嘎不對付的長老嬋諷刺著說,“我還以為你們今天不來了。”

長老嬋是個老嫗,因勢力地盤和曆史原因,向來與嘎是作對的。這一次,她也是準聖女靜的強力支援者。

“哼!”

長老嘎眼神更為陰沉了幾分,“說不定天蠶大人會嫌棄外族血脈,不願意給予傳承。”

“哈哈哈,你就做夢去吧,準聖女靜的蠱師血脈非常渾厚純粹,根本算不上是外族。”長老嬋笑道,“何況聖女黛早就問過天蠶大人的意見了,大人早就表達過對靜的喜愛了。”

聖蠱天蠶的意見自然十分重要,相對而言,聖蠱天蠶更加喜歡靜,其中可能是靜的血脈天賦更強一大截的緣故。

若是聖蠱天蠶都不願意接受的蠱師,又怎麼可能得到多名蠱長老的擁戴?

“哼!”

長老嘎冷哼了一聲,剛準備反駁幾句時。

卻不想,觀禮台外又傳來一聲長喝聲:“大乾‘帝子安’駕到。”

帝子安?

不瞭解內幕的“普通大人物”們,紛紛震驚不已,議論。

“大乾帝子安怎麼會過來?”

“應當是聖女黛和蠱長老們商議後,請來觀禮的。”

“他好大的膽子,就不怕我們一擁而上殺了他嗎,以解決大軍壓境的困局。”

“蠢貨,要是殺了帝子安,我們聖蠱族會被全族陪葬。”

不過,他們也隻敢在帝子安還遠的時候說說這些話。

等帝子安和一眾隨從護衛們走近後,周圍頓時鴉雀無聲。一身鎧甲戎裝的帝子安,收穫了無數或憎恨,或敬畏,或仰慕的眼神。

一襲白衣,翩翩而猶若謫仙的王守哲,則是落後了帝子安幾步,不願搶風頭。

但即便如此。

許多圍觀的年輕女子們,都紛紛對帝子安和王守哲投去仰慕的眼神,其中,對王守哲的竊竊議論聲更多。

“那位白衣公子好俊俏啊。”

“完了完了,我好想嫁個他怎麼辦?”

“那個公子肯定是大乾的大人物,怎麼可能看得上你。”

“哪怕睡一個晚上也好啊。”

“那我們一會集合些姐妹,等慶典一結束,就一擁而上,就算是摸到一把也值了。”

蠻蠱族女子,自來要比大乾風氣開放許多。尤其是在這種難得的慶典節日中,男男女女間彼此看對了眼,乾點什麼事情都是非常正常。

哪怕是竊竊私語,都落到了帝子安和王守哲等人耳朵裡。冇辦法,實力太強了,除非特地用神念隔絕遮蔽,否則聽不見都難。

就在他們不當回事的時候,身後一個全身籠罩在鎧甲中的“高級護衛”,卻用蒼老而調笑的聲音傳音道:“嘿嘿嘿,像守哲這種小白臉,的確很受異族女子歡迎啊。你要留點風流韻事儘管隨便,朕保證不會和若藍告狀。”

王守哲冇好氣地暗翻白眼,隆昌大帝他越臨近退休,玩心就愈發重了。在王氏待久了,就又開始靜極思動,非要跟著一起來出征玩。

說什麼要見證心中那根刺被拔,好安安靜靜的退位。

有能耐,你自己打啊?裝成一個護衛算什麼事情?

如今整個王氏,也就是若藍、安業、以及璃仙說幾句話,他老人家還能聽一二。

唉~老頑童的行為處事真是讓人頭疼。

不過,王守哲私心是不願意隆昌大帝來的,旁的不怕,就怕他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