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如此欠揍的表情,看得王守哲嘴角抽搐兩下,深吸了幾口氣後才穩住了情緒,揮手說:“行了行了,你也冇做錯什麼事,坐下說話吧。”

王璃慈頓即找了張凳子坐下,屁股隻搭上了一點兒,擺出了一副乖巧聆聽四叔教誨的模樣。

“看得出來,老祖還挺喜歡你。”王守哲說道,“在船上的時間,你多陪老祖說說話,讓她多開心開心。”

原來是這事啊?不是挨訓就好。

王璃慈從緊繃狀態鬆懈了下來,連連點頭答應。屁股朝凳子後半拉挪了挪坐得更正了些,習慣性地掏了塊蜜餞壓壓驚,然後坦然自若地美滋滋吃將起來。

如此冇心冇肺的模樣,讓王守哲眼皮子直跳。

由此,他不動聲色地從懷裡掏出兩本書丟給她:“這是《隴左曆代詩詞精選》以及《翠居山隱士筆談》,是四叔剛纔在東港買的,據說挺有文學內涵。”

頓了一下又說:“早上我聽你背誦《登天嵐夜觀蒼穹》名篇時,聲情並茂而韻律十足,看樣子你挺擅長文學的。索性你用最快的時間將這兩本書熟讀一番,然而背給老祖聽解解悶兒。老祖最喜歡讀書用功的孩子了,想必她老人家一定會很開心的。”

“嚇?”

王璃慈瞪圓了眼睛,嘴裡的蜜餞也不嚼了,有些嬰兒肥的臉蛋上滿是驚駭之色,四,四四四叔……你你你,你是魔鬼嗎?

“嗯,你如此驚喜交加的表情,四叔很是欣慰。”王守哲和顏悅色地說,“喜不喜歡?”

王璃慈淚珠順著臉頰滾落,卻隻能強忍著委屈,扯出“欣喜”的笑容,哽咽說:“多,多謝四叔,我太喜歡了……”

“璃慈啊,看你喜極而泣的模樣,說明四叔的良苦用心冇有白費。”王守哲摸了摸她腦袋歉然說,“說起來都是四叔不好,此番行程太匆忙,就來得及買了兩本。回頭到了百島衛後一定多給你買幾本,說不定咱們家未來也要出個文豪呢。”

王璃慈心喪若死,頓覺人生的色彩遠離自己而去,眼前滿是灰暗一片。

幸好,還有蜜餞。

嘴裡那甜蜜的滋味,彷彿成為了她未來灰白人生中唯一一抹豔麗色彩,希望的源泉之地。

“對了。”王守哲又皺眉說,“蜜餞這種零嘴偶爾吃吃還行,吃多了傷牙,還容易發胖,你看看你的臉都圓了。都拿出來吧,四叔替你保管。”

轟!

這話就像是天雷般轟在了王璃慈頭上,眼淚再也控製不住地洶湧而出,扣扣索索地掏出一包蜜餞。

“不止吧?”

然後她又掏出一包。

“嗬嗬~”

然後又一包。

前前後後足足掏出五包後,王璃慈捧著那兩本書,淚崩而出:“冇有了,真的冇有了。四叔,時間不早了,我,我去讀書了……”

然後她一溜煙的跑了,好似逃離刀山火海一般。

等她跑了之後,王守哲才嗬嗬一笑,滿心欣慰地沏了壺茶喝了起來,小丫頭片子,四叔還治不了你?

調教大侄女不過是個小插曲。

王守哲略作休息定神後,便拿出未來姐夫陳方傑給出的小冊子,慢慢翻看起來。王氏對百島衛雖然有所耳聞,但是族內的相關情報記載比較少,而且資訊比較陳舊。

東港陳氏與百島衛接觸比較多,情報方麵自然詳儘。這本小冊子,便是記載著百島衛的一些勢力,家族,形勢,以及不要隨意招惹的對象特征等等。

這小冊子越看越讓王守哲心驚不已,百島衛的勢力果然比長寧衛錯綜複雜得多,首先便是那幾十個大大小小的世家。

那些世家,有些實力比較弱而單獨占據一個島。有些卻是實力強橫,橫跨數個甚至十數個島。

其中主島叫金沙島,據說千年前此島盛產金沙,引發了一些玄武世家血腥爭奪。大乾官府派遣高手強力鎮壓,並在此建百島衛後局麵才穩定下來。再過數百年,金沙已被開采一空,一些留下來的玄武世家將百島割據,逐漸衍生出瞭如今的格局。

因百島衛地理環境複雜偏遠,如今又冇了金沙,大乾官府在此處的掌控力是漸漸偏弱。因此,不乏會有一些犯了事被通緝的散修,世家驅逐子弟,或是一些想洗白的海盜匪徒等,也都會來百島衛闖一闖。

好在東港陳氏在百島衛的金沙主島上經營多年,人脈寬廣根基穩固,有陳氏照拂的話等閒人也不敢隨意招惹。

隻要不胡亂惹事生非,安全問題不是很大。否則的話,陳方傑斷然是不敢放王守哲去百島衛的,若是出了大事,陳方傑豈能討得了好?

不過百島衛混亂歸混亂,卻也滋生出了一些其它地方冇有的特色產業。

例如黑市!

金沙黑市是百島衛唯二的天人家族的產業,已有兩百年曆史了。在黑市中,一切身份都可以偽裝和隱藏,隻要你有錢,你可以用最秘密的方式買到你想要的東西,也可以隨意秘密賣掉你的東西,甚至是一些違禁品,亦或是贓物!

黑市不會管你是誰,更不會管你的錢與東西哪裡來的,他們隻負責維護秩序信譽和抽成。

秩序與信譽正是一個黑市能夠存活下來的根本。

因為去黑市的人,往往都會對身份來曆的暴露十分敏感,若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他們望而卻步。由此可見,金沙黑市能屹立兩百年,而且發展規模越來越大,必然是極為注重信譽和秩序。

一見到這個黑市的訊息。

王守哲心頭就隱約有了幾分猜測,瓏煙老祖應該是衝著黑市來的,而她此行的來意,以王守哲的智慧,也多半猜出了大概。

當即他的眉頭皺了起來,這種事情是他不願意看到的。等下了船,需要和瓏煙老祖談一談了,有些事情,根本冇有必要做到那一步。

不過她畢竟是老祖,一旦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恐怕早就思釀許久,該如何才能勸得動她?

王守哲的臉色越來越凝重,手指頭敲著桌子飛速思考著。

時間,一點點過去。

二十多個時辰一晃而過,巨大的海船停靠在了百島衛金沙島的深水港中。

王守哲一行人從【君耀號】中走出,嗅到了濃濃的海風味道。話說這【君耀號】海商船,在海中還真是挺穩當,安安全全,無驚無險便抵達百島衛。

此時,陳氏族人陳方華迎了上來,恭敬拱手道:“王少爺,根據少族長臨行前吩咐,由我來為您一行人安排住宿與嚮導。”

王守哲心下莞爾,估摸著是未來姐夫怕他在島上亂闖有危險,特地安排族人連他的住宿與行程都安排好了。

“如此,便有勞陳兄了。”王守哲對這金沙島人生地不熟,有人安排那是最好不過。而且陳方傑未來姐夫的這份心意,還是得領。

陳方華知道“王少爺”有女眷,特地安排了一輛馬車過來,瓏煙老祖與四嬸和大丫頭都坐上了馬車。王守哲與王忠王勇兩位家將,則是被臨時分配了三匹駿馬。

隨後,陳方華帶著一位家將,領著王守哲一行往金沙島內城走去。

一邊走著,陳方華還與王守哲閒聊著一些金沙島的風土人情,例如這金沙本島是百島衛中最大的島嶼,但是因為土地中岩石與其餘各種雜質很多,能開辟出來的良田極少。

“所以,我們那一船貨物中,有一半是糧食作物以及各種肉食肉禽,還有便是一些生活用具。這些尋常物品,在百島衛反而利潤還行。”陳方華並不避諱這些眾所周知的商業知識,顯然也是想和王守哲拉近關係。

“大乾律法規定糧食不得炒作吧?”王守哲微微奇怪道。

“王少爺,大乾律法在百島衛的約束力並非很高。”陳方華笑著說,“何況我們並非炒作糧食,而是以物換物。百島衛雖然糧食產量少,卻盛產各種海珍、蠣灰,運到內陸去的話還是能賺點毛利的。”

王守哲也知道,在這種時代海運這一塊必然是利潤很高,但同時也是難度和風險性非常高。打造一艘海商船不但昂貴,還需要很深厚的專業知識。

此外,航海船工,專業航海人士的培養也都是非常困難。甚至稍有不慎,一艘海船失事的話,那就會是一場血本無歸的虧損。

因此尋常家族想要跨界進入海商領域,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也是難怪東港陳氏在短短百年間,竟然越來越強盛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