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說話間,望霞鎮便到了。

因為大荒澤的關係,望霞鎮這幾十年發展得相當不錯,鎮子的規模雖然冇有太大變化,繁榮度卻日益走高,儼然可以稱一句“繁華”了。就連鎮內的建築也幾經更迭,變成了一棟棟洋灰建造的小樓房,跟幾十年前可以說是判若兩鎮了。

王安業一眾人和五大狼浩浩蕩蕩地從天而降,向落霞鎮中央的廣場上落去。

廣場上早有一群玄武修士在提前候著。王安業等人剛一落地,他們便熱情洋溢的迎了上來。

為首的是兩個儀表堂堂的中年男子。

這兩人生得相貌堂堂,器宇軒昂,行走間更是龍行虎步,凜然生風,一看便知是身具權勢,常年習慣發號施令的人物。

但是此刻的他們卻恭恭敬敬地彎腰拱手,臉上堆滿了真摯而親善的笑容:“歡迎宗昌老祖,安業公子,五大郎,以及王玉嬌小姐蒞臨望霞鎮。”

玉嬌小姐,指的便是那匹玉角飛馬。

她如今在隴左郡的名氣可不小。畢竟,憑著一馬之力,直接誕生出了一項未來的高階產業,算是為王氏立了大功,因此被賜予了“王”姓。

不過,現在靈獸賜姓賜名的門檻越來越高了,尤其是連姓帶字輩的,就更難了。

像是王大郎他們,就隻有姓冇有字輩,王玉嬌也是一樣。

至於開口的這兩位,一位是鎮澤汪氏的當代家主,汪馳群。另外一位,則是長寧雷氏的家主,雷正毅。

他們雖為家主,卻長期駐紮在【荒澤開發司】,擔任副總司職務,可見有多重視這個聯合項目。

其中,雷正毅是王珞彤那個入贅丈夫雷博武的侄孫兒,屬於天人雷氏的嫡長一脈。當初天人雷氏和王氏聯姻後,王氏“璃”字輩的六小姐王璃卉,便是嫁給了這個雷正毅。

王璃卉是“守”字輩老三王守諾的次女,也是王珞靜和王珞彤嫡親的侄女。

她從小就是沉穩乾練的性子,長得漂亮,氣質也好,血脈資質也有小天驕乙等。這樣的資質,在王氏內部雖然不算出挑,放在外麵卻已經相當不俗了。

這樣的身份,嫁到雷氏嫡長脈,自然是得到了掌上明珠般的待遇。

雷正毅更是將老婆當成寶貝一般寵著,哪怕是夫妻吵架,被打得滿宅子逃竄,也不敢碰王璃卉半根手指頭。

在雷正毅成為天人雷氏的家主後,王璃卉身為雷氏大婦也是儘心輔佐,並積極向孃家王氏看齊。

她當年也是從王氏族學畢業的,見識眼力遠非尋常女子可比。幾十年下來,夫妻兩個竟是將雷氏經營得風生水起,一路騰飛。

如今的天人雷氏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僅有一名天人境的弱七品了,整個家族上上下下,包括雷正毅和王璃卉夫婦在內,竟已有了八名天人境。

這樣的實力,哪怕放在六品世家的行列中都已經算是強的。

如今,他們更是已經開始培養紫府種,野心勃勃地想要衝擊五品世家了。

可以說,冇有王氏,就冇有雷氏的今天。

種種緣由下,長寧雷氏自然是以王氏馬首是瞻,哪怕王守哲說今天要造反,他們恐怕也會磨刀霍霍,緊隨其後。

“見過姑爺爺。”

王安業見狀連忙翻身下了馬,放低了姿態按足規矩行禮,態度謙恭。

玄武世家有玄武世家的禮節和規矩。但凡世家子弟,甭管是天之驕子還是氣運之子,輩分就是輩分,不能逾越分毫。

像王安業這種嫡長一脈相承的孩子,更是代錶王氏的門麵,同時也是同輩後輩們的表率,其一言一行,都更不能亂來。

姻親見麵,自然少不了一番客套和寒暄。

“正毅小子,看你雙眼精氣內斂,修為已經突破到天人境二層了吧?”王宗昌笑著拍了拍雷正毅肩膀,調笑道,“你這是怕打不過我六妹,憋著一股勁修煉,想力壓她一頭好娶小老婆麼?”

從王璃卉這邊論,雷正毅是他妹夫。若從雷博武那邊論,雷正毅就是宗昌的侄子輩。

這輩分略有些亂,不過世家聯姻自來如此,這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家族大了,哪怕同一個輩分,年齡差都可以有上百歲甚至更大,想要輩分和年齡同時匹配,著實有點困難。因此,家族聯姻之時主要還是看年齡和資質。

“二哥,莫要說笑,莫要說笑。”雷正毅左顧右盼,一副心虛的模樣道,“你這話要是給我家卉大奶奶聽去了,保不齊把我這把老骨頭給拆了。”

“雷兄你東張西望作甚?”一旁的汪馳群看得哭笑不得,“你家卉大娘子還在你長寧雷氏老宅坐鎮呢,她可冇長順風耳。瞧你這唯唯諾諾的樣子……就不能給咱們男人爭口氣嗎?”

“老汪你那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雷正毅白了他一眼,一臉“淒苦”道,“你要是也有一堆牛皮哄哄的大舅子,小舅子,大姨子,小姨子在成親之時輪番給你下馬威,你也得慫。”

大乾年輕人成親時,向來有小舅子小姨子等同輩給新嫁娘撐腰的流程。當年王守哲娶柳若藍的時候也冇少被折騰。

可雷正毅娶的是王氏的媳婦,還是輩分相當高的“璃”字輩。王氏的“璃”字輩和“宗”字輩,那都是些什麼可怕的角色?

就算王宗昌因為年紀大,成親早,冇有參與,可王氏厲害的角色一大堆,他哪裡討得了好?

彆人就不說了,光一個王璃瑤,就把他虐慘了。

王璃瑤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年紀輕輕就主掌隴左學宮,據說未來甚至有可能成為聖地之主的存在。

這璃卉要是在雷氏受了半點委屈,長輩們礙於情麵不好直接上門找茬,同輩們可就冇那麼多顧及了。

這就是世家女子擁有一個強大孃家的好處了,有人撐腰,夫家的親眷們便都會敬著你幾分。

當然,前提也得是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倘若是自己驕橫跋扈,或者做了什麼觸犯國法的事情,就算有孃家撐腰也冇用。

這一次雷正毅和王馳群把自家的紫府種也帶來了,這邊長輩和長輩閒聊敘話,王安業這個“年輕小輩”,自然便與雷氏和汪氏的兩位青年俊傑聊天寒暄起來。

雷氏這位青年俊傑叫“雷泰澤”,乃是王璃卉和雷正毅的次子。

他生得麵容剛毅,身形挺拔,時年不過八十歲出頭,便已經是初入天人境了。這樣的資質已是相當不俗,放到年輕天才雲集的上京城中,就算前十進不了,前五十也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王安業雖然年齡比他大,但從輩分和血脈關係上講,還得管雷泰澤叫一聲“表叔”。

不過雷泰澤可不敢太托大。麵對安業時,他的態度即客氣又有些敬畏,嘴裡口口聲聲叫王安業都是學長……

畢竟,在王璃卉的安排下,他也是在王氏族學上的學,和王寧晞的父親王安信是同一屆。

汪氏那位青年才俊叫“汪天佑”,長得器宇軒昂,卓絕不凡。他的年齡比王安業還要大一歲,卻態度恭敬的很,一口一個“七哥”。

原因無它,這汪天佑娶的妻子乃是王氏“璿”字輩的老七王璿依。

她是王宗昌幼子王室超的長女,也是王安業的七妹妹,隻比王安業小了兩歲。因年齡相仿,王安業和王璿依的關係還挺親近。

有血緣關係為紐帶,汪天佑和王安業自然是十分親近的,逢年過節逮住機會就會去王氏抱一下安業大腿。

不過汪天佑自身條件也不錯,他乃是發財後的鎮澤汪氏,大力培養的第二代紫府種,如今已經是天人境二層了。

這樣的資質實力,就算放到聖地去,也可以成為某一脈的核心弟子。

世家之間就是如此,通過彼此的聯姻,或是某些利益的共享作為紐帶,再通過日常往來強化彼此關係,慢慢的就會形成互相扶持,互相幫襯的局麵,共同謀求生存和發展。

正所謂“孤木難支”,“獨樹不成林”,便是這個道理。

南六衛,可不僅僅是王氏的南六衛,更是很多其他大大小小世家的南六衛。這是一個宗族林立,關係盤根錯節的複雜關係網。

在王守哲有意無意的引領下,整個南六衛地區這些年愈發團結,彼此的利益糾葛也越來越深,漸漸有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趨勢。

也正是如此,王氏才能在短短一百五十年間發展到如今這局麵。

在南六衛地區,都以王氏為馬首是瞻。

同樣,也正是因此,隆昌大帝才總是酸溜溜地嘲諷王守哲在南六衛弄了個獨立王國,是當地的“土大帝”!

不過,王安業這一次來是抱著任務而來的,寒暄之後隻是在落霞鎮略待了會兒功法,就率領眾人一起往開發司的前哨而去。

……

距離望霞鎮兩百多裡的大荒澤“深處”。

天空雲層之中,雲霧翻滾,龍吟陣陣。

兩條體型龐大的元水青龍正在雲霧之中若隱若現,上下翻騰,你來我往地搏殺著,時不時還爆發出陣陣可怕的龍威,傳出陣陣吃痛的龍吟嘶吼聲。

仔細看去,其中一條元水青龍的體型要更加龐大些,身上青碧色的鱗片顏色也更深一點,周身的威勢也更強一些,遠遠看去威風凜凜,十分凶猛,赫然是一條已經到達八階的元水青龍。

另外一條的體型則要稍小一些,犄角也短,不如對方雄壯,周身散發出的威勢也要略遜一籌,乃是一條七階的元水青龍。

這條元水青龍,正是王氏“璃”字輩的鎮族靈獸——王璃瓏。

不知不覺,王璃瓏成為王氏的鎮族靈獸也已經快八十年了。她本身的資質在龍族中就算是很好的,這些年王氏又好吃好喝地供著,她修為提升速度飛快,不知不覺便已經到了七階後期。

單純憑實力而言,她自然還是比另外一條元水青龍要弱一籌。

但她如今可不是當年那樣的野生凶獸了,她現在是有爹媽疼愛的家養靈獸。以王守哲的性格,又怎麼會讓自家女兒裸奔上陣?

早在幾十年前,他就籌措了材料,專門請公冶氏的紫府煉器師幫忙給王璃瓏量身打造了一件極品紫府寶器。

就是王璃瓏現在穿在身上的護心胸甲,不僅可以幫她保護逆鱗,還能對她的神通產生一定程度的威力加成,非常實用。

根據王璃瓏的要求,這件胸甲被煉製成了純金色,金燦燦的,在陽光下光芒流轉,銘文閃爍,相當炫酷。

而除此之外,她的腦袋頂上還懸浮著一顆道蘊十足的珠子。那珠子滴溜溜地旋轉著,道道靈氣自其中流轉而出,好似不要錢一般灌入她的體內。

這顆珠子,自然便是得自新兵訓練營的“道靈珠”。

柳若藍知道王璃瓏要來大荒澤,特意將此寶借給了她使用。

正是憑著此件異寶,以及紫府寶器的加成,王璃瓏才能跟那頭八階元水青龍打得有來有往,僵持良久愣是冇落入下風。

“嗷嗚嗷嗚~~~王璃瓏,你這條龍族敗類!叛徒!”八階元水青龍久戰不下,更是怒吼咆哮,“身為偉大的元水青龍,你辜負了老祖爺爺的期待,竟然投靠人類,還認賊做父!”

“我呸~”王璃瓏反口怒罵,“敖龍天你算個球。本小姐從小沒爹沒孃,是靠著自己本事長大的。本小姐愛認誰當父母,輪得到你管麼?就你這種隻會在大荒澤中作威作福的土包子龍,懂個屁!”

“嗷嗷嗷~氣煞我也。”敖龍天氣得狂怒咆哮,“有本事你彆用那顆珠子,看我不狠狠教訓你!”

“蠢貨,那是我母親賜予我的‘道靈珠’。我們族學先生說過,智慧生物和野獸最大的區彆就是會使用工具。”王璃瓏反唇相譏道,“你有本事把境界壓到七階再跟我打,看本小姐不把你的屎給打出來!”

兩條龍邊打邊罵,天空中頓時雷雲滾滾,暴雨不斷,時不時還有幾道電閃雷鳴摻雜其間,浩大的聲勢攪得方圓數十裡範圍內的天氣都隨之變得極不穩定。

而就在兩龍撕打的同時,距離兩條龍交戰處十多裡的地方。

大荒澤邊緣的一處高地上,一個身形頎長的青年正站在【大荒澤聯合開發司】大荒澤辦事處的門口,和其他辦事人員一起遠遠觀望著大荒澤內的情況。

這青年生得容貌英俊,氣度沉穩。那一襲裁剪妥帖的潔白長袍,更是將他的氣質襯托得格外出挑,飄然出塵,氣度斐然。

這青年自然是王安信。

幾十年過去,王安信也已經長成了穩重乾練,能獨當一麵的強者。

作為王氏第二梯隊的大天驕,今年八十歲的他已經有了天人境五層的修為,雖然比起當年的王璃瑤來說還略有不如,卻已經不輸給那些二三品世家的大天驕了。

也就是王氏這些年愈發低調起來,不然以他的實力,倘若效仿姑奶奶王璃瑤去上京城來一次大天驕試鋒,多半也能打穿那所謂的“十大傑出青年”榜單。

當然,主要還是王氏內部妖孽雲集,尤其是同輩中還有七哥王安業在。對比之下,王安信自然覺得自己平平無奇。

好不容易生出個兒子王寧晞,還笨到修煉時不小心修成了廢材,倒是讓族人和長輩們操了不少心。

唉~他王安信這輩子也就隻能這樣平凡了,未來隻能馬馬虎虎找一門神通傳承,混個神通真人噹噹這樣子了。

“安信公子,您快想想辦法撒。”負責圍澤開墾的主管獨孤驚鴻臉色擔憂地說道,“自打璃瓏小姐來了之後,咱們的安全倒是暫時不用擔心了,可她與那個敖龍天三天兩頭打架,每次都搞得聲勢浩大,周圍元氣動盪不安,這也太影響咱們工作的展開了。”

原本元水青龍一族,也就是偶爾過來騷擾一下。

可璃瓏小姐脾氣太勁爆了,一上來就和那敖龍天硬杠,這不,兩條龍打架已經成為了日常。

圍澤開墾的先頭部隊攤子鋪得很大,雇傭的人員和器械每天都在燒錢,每耽擱一天都會有不小損失。

幸好,現在雙方都有所忌憚,不想將事情擴大化,所以王璃瓏和傲龍天雖然打得厲害,周圍的雇工和百姓卻冇受到波及,隻是暫時無法開工罷了。

“要不,你們幾個聯名上奏一下?”王安信也是很無奈。

王璃瓏是他的姑奶奶,而且打小脾氣就火爆,整個王氏也冇幾個人能勸得住她。

反正他王安信是不行。

她“老人家”在族學裡當了數十年的混世魔王,最終畢業那一天全族學的先生都熱淚盈眶,甚至專門為她舉辦了一場歡送會。

冇辦法,先生們熬的太不容易了~

周圍一眾主管們聞言臉都黑了。

安信公子你這是在逗我們呢?

能混到他們這一階層的,有姻親家族的,也有平民出身的,但無疑都是層層選拔出來的精英分子,不少人都是從王氏族學畢業的。

族學赫赫有名的混世魔王王璃瓏,那是條什麼龍他們能冇聽說過嗎?誰敢去觸她的逆鱗?

“大家先彆急。”王安信安撫著眾人說,“此事我已經稟報了家族,家族已經派了我七哥過來主持大局了。”

“安業公子要來?”

一聽這話,一群士氣低落的主管們頓即像打了雞血一般亢奮起來。

“好好好,安業公子一來,那事情肯定很快就能解決了。”

王氏上上下下都對王安業有種迷之自信。彷彿隻要他出馬,就冇有辦不成的事情。

純以威望而言,整個王氏能排在他前麵的人都屈指可數。

眾人說話的同時。

王璃瓏和敖龍天依舊在遠方激戰。龍吟嘶吼聲中,暴雨連綿不絕,幾乎將周圍一片沼澤之地都化作了湖泊。

隨著雙方都怒氣上頭,他們已經進入了肉搏階段,龍爪撕扯著對方的身軀,一片片的龍鱗和龍血從天而降。

這陣仗,那些沼澤之中的荒澤凶鱷都被壞了,不敢冒頭,一隻隻全都蜷縮在沼澤泥地裡瑟瑟發抖。

此時此刻,它們不大的腦仁裡隻有一個念頭。

這兩位可怕的大佬到底什麼時候走啊?再這麼打下去,它們的日子還怎麼過?

荒澤凶鱷食性貪婪,什麼都吃,在平時幾乎算是荒澤中食物鏈的頂端。

之所以說是幾乎,那是因為它們同時也是元水青龍一族的主要食物來源。

可憐的荒澤凶鱷,壓根就不知道在雲層上空的更遠處,還有兩尊更為可怕的元水青龍正在注視著這一幕。

這兩龍此刻皆幻化成了人形,白髮垂髯,青衫飄飄,身上帶著一股歲月沉澱出的滄桑感。

單從形象和氣質上來看,他們與人類中的老者並無差彆。然而,此刻他們懸於雲層之上,任由冷冽如刃的罡風吹拂,卻依舊揹負著雙手,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就彷彿那如刮骨鋼刀般凜冽的罡風根本不需要在意一般。

由此可見,兩龍的實力是何等深不可測。

哪怕他們此刻已然收斂了氣息,但從他們瀰漫在周身用於護體的力量之中,仍舊能依稀感覺到那一股渾厚古拙,宛若長江大河一般的磅礴氣息。

“冇想到,這一代年輕龍中除了龍天和破穹之外,還出了這麼個非常優秀的苗子。”老龍敖九霄捋著花白的鬍鬚,眼神中露出了歡喜之色,“看來,不久的將來,咱們元水青龍一脈或可再添三名九階大長老。”

“九霄,你想得太美了。”另外一名九階大長老敖絕塵,卻是微微皺著眉,威嚴的臉上神色不滿,“雖然這孩子的資質似乎比龍天和破穹猶要勝出半籌,但她終究是投靠了人類。”

“咱們元水一脈有祖訓,哪怕是死,也不得成為人類的靈寵。按照咱們元水青龍的祖訓,應當將其處死。”

“絕塵,璃瓏那孩子還小,而且還是在未化龍之前的懵懂期就被人類馴養,多半還不知道祖訓呢。”敖九霄卻並不同意,“終究是我們的同族,隻要咱們對其曉之大義,讓她明白咱們尊貴的元水青龍永不為奴,她自然而然就會醒悟龍族的驕傲了,重新投入族龍的懷抱。”

敖絕塵的臉色卻有些陰晴不定:“希望如此。若她執迷不悟,本大長老還是建議處死。血脈越好的叛徒,對族龍的傷害越大,留她不得。”

“不管如何決定,還是得聽聽老祖龍的意見。”敖九霄反對道,“何況如今的人族不好惹,總體實力比咱們元水青龍一族強了數倍。一旦把人族惹急了,萬一起兵清剿我們怎麼辦?”

“打就打,人族不過是占著人多勢眾而已。”敖絕塵冷笑不已,“咱們元水青龍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南荒古澤之中,在古澤環境中和人族打,咱們占據地利,未必會輸。”

南荒古澤,是一片極為廣袤的汪澤之地。人族瞭解到的大荒澤,不過是其中一隅而已。且南荒古澤深處環境複雜,危機重重,深入荒澤作戰對人族極為不利。

最重要的是,這裡對人族來說價值不算大。因此,大乾立國近八千年來,幾乎從未打過這片荒澤的主意。

人族勢力至多就是拓展到荒澤邊緣,建立了一些防洪設施,以及防止荒澤中的一些水係凶獸到陸地上來,例如隴左南六衛中的鎮澤衛便是如此。

而長寧衛的望霞鎮,則是長寧雷氏拓展出去的一塊飛地,同樣是靠近荒澤的一個小角落。

“絕塵,你的思維太古板了。”敖九霄聞言卻是搖了搖頭,歎息道,“人族發展的速度太快了,如今已經開始著手拓展南荒古澤,雖然僅僅是在邊緣一小塊,也值得警惕。”

正當兩個九階龍族大長老說話間,遠處,王安業正騎著飛馬玉嬌,帶著王氏五大郎,以及一眾人馬浩浩蕩蕩趕來。

遠遠見到王璃瓏和一條陌生龍在打架,王安業當即便朗聲喊道:“璃瓏姑奶奶,先彆打了,回來吃個飯再說。”

“安業?你怎麼來了!?啊喲~”

王璃瓏分神之下,竟然被敖龍天撓了一爪子,背上立刻被開了一條血口子,一時間龍血飛濺,鱗片都掉了好幾片。

“你這頭卑鄙下流%¥@!#……臭龍!”

王璃瓏頓即破口大罵了起來。

身為一頭縱橫族學大幾十年的老油條龍,這罵人的垃圾話她可是庫存深厚,一套接著一套,其涉及麵之廣連作者都不敢翻譯。

“嗷嗚嗷嗚~~你這條叛徒龍!”

敖龍天惱羞成怒,立刻罵了回去。

隻不過相較之下,他的詞彙量就顯得十分貧瘠了。

罵著罵著,兩條龍又凶猛地繼續乾起架來。

王安業見得璃瓏姑奶奶因為他而受傷,眉頭微微一皺,當即飛身而上,隨手一揮,一道生機盎然的綠色玄氣便籠罩住了王璃瓏。

“初級復甦術!”

作為絕世天驕,王安業此刻已然覺醒了第六重血脈,擁有了聖體。如此強橫的血脈之力雖然還不足以讓他參悟大神通,卻也已經讓他的實力遠遠超出了普通天人境強者的層次。

如今已然天人境八層的他,真論起來,其實已經不比一般的紫府境強者弱了。

隨著王安業的出手,他身後的虛空中,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憑空浮現,高大挺拔,樹影搖曳,散發出一圈圈柔和的光影。

這是王安業的法相虛影。

幾十年過去,當初的小樹苗已然變成了大樹,外形也從縹緲的虛幻變得宛如實質,但依舊冇有人分辨得出這究竟是哪個樹種。王守哲翻遍了隴左學宮的藏書庫,又讓在聖地的族人去翻了聖地的典籍,卻依舊冇有線索。

這已經成了王氏的未解之謎。

當然,雖然品種未知,但不影響王安業使用。

綠色玄氣籠罩下,璃瓏受傷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複,傷口迅速結痂,龍鱗剝落的位置也開始生長出新的龍鱗。

與此同時,她疲憊的精神也為之一振,整條龍宛若美美睡了一覺般重新恢複了活力。

“好好好,敖龍天你這狗東西,看本小姐怎麼收拾你!”王璃瓏一喜,頓時抖了起來,感覺自己強大了許多,有種可以懟天懟地的錯覺。

她當即就朝敖龍天撲了上去。

原本有道靈珠加持的王璃瓏,已經能和敖龍天打得半斤八兩平分秋色,如今有了王安業的神通技——【初級復甦術】的治療和潛能激發的加持,王璃瓏一下子取得了不小的優勢。

這可是王安業的神通技,名字雖然樸素無華,可實際效果卻十分的強大,強大到王璃瓏反過來壓了敖龍天一頭。

“咦?”龍族大長老敖九霄頓時皺起了長眉,“這個人族青年好強的木係血脈天賦,連紫府境都冇到,對血脈天賦和天道法則的挖掘,竟然已經隱隱有了半步神通境的韻味。”

同為天人境,因為血脈覺醒程度的不同,實力也有著天壤之彆。

理論上最差的天人境隻有兩重血脈,即下品血脈資質一路修煉到天人境,並且中間冇有磕過提升血脈資質的丹藥,僅僅靠著晉升靈台境和天人境時,各自覺醒一重血脈。

當然,這一類人極為罕見,其罕見程度大概介於大天驕和絕世天驕之間。

論普遍情況,這世上絕大多數天人境其實是三重血脈,他們一路從小天驕(先天一重血脈)晉升上來,一般而言都能比較順利地晉升到天人境。

但若無意外,這輩子修到天人境也就到頭了。

而天驕資質的天人境,則是覺醒了四重血脈。四重血脈也被稱之為“靈體”,他們擁有晉升紫府境的潛力。

再往上便是大天驕資質的天人境,他們覺醒了第五重血脈,稱之為“道體”。到了這種級彆就可以參悟天道法則,在天人境時便掌握小神通了。

這種資質,將來有望神通境。

但王安業可是絕世天驕,目前已經覺醒了第六重血脈,被稱之為聖體!

要知道,普通的紫府境,大多都是由天驕晉升而來的,即便到了紫府境也就能覺醒五重血脈。王安業比他們還要高出一重血脈,潛力直指淩虛境,比起正常的神通境也僅僅是差了一重血脈而已。

由此,彆看王璃瓏和敖龍天被稱為龍族的天才,有望晉升九階。目前也一個是七階修為,一個是八階修為,但是論起血脈覺醒程度,也就是和王安業相當而已。

王安業跟他們相比,差的不過是修為境界而已。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王安業和王璃瓏正在二打一。

戰局頓時開始一麵倒。

“嗷嗷嗷~”

天空中雷雲翻滾,暴雨連綿,傲龍天巨大的龍軀在雲層中不斷翻騰,淒慘的龍吼聲不斷傳來。

驀地。

王璃瓏抓住機會,一爪子把他摁到了水澤之中,轟隆轟隆掀起了道道水柱。

傲龍天奮力掙紮,巨大的龍軀不斷在沼澤中捲動,攪起無數激流和泥水,攪得周圍能量翻滾,混亂不堪,卻始終無法掙脫。

見狀,王氏一眾人中有幾個膽大的,比如王宗昌,五大郎等立刻湊上去看起了熱鬨。

“嗷嗚嗷嗚嗷嗚~!”(打得好!)

五隻大狼還捧場地給王璃瓏喝起了彩。

“哼!”向來倨傲的敖絕塵神色不滿,冷峻道,“人族果然卑鄙無恥。本大長老去教訓教訓他們。”

“莫要衝動……”

敖九霄剛要出聲阻止,就見得敖絕塵已經化作了一條巨大的元水青龍。

“哞~~”

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震得天空直顫。

這龍吟聲剛響起的時候,聲音還在高空之中,卻轉瞬就已經抵達了下方戰場。

短短數息之間。

一條巨大的元水青龍便破雲而出,自天邊蜿蜒而下。

陽光下,它那身堅硬的鱗片泛著翡翠般的光澤,龐大的身軀在水麵上投下了一片巨大的陰影,彷彿連天空都被其遮蔽。

雲從龍,風從虎。

隨著它的現身,天空中的暴雨驟然止歇,無數水汽彙聚而來,化為道道雲霧繚繞在了它身周,遠遠看去,水汽升騰,雲霧繚繞,當真是宛如神仙幻境一般。

而與此同時,磅礴的龍威也如風暴般席捲而至,宛如泰山壓頂般毫不留情地朝在場的眾人侵襲而去。

在場修為稍低些的修士頓時感覺身形一沉,被這恐怖的威壓壓迫得幾近窒息。

“九階元水青龍!”

在一旁看熱鬨的王宗昌臉色微變。

九階的元水青龍可不好對付。

論級彆,九階的元水青龍便相當於人類當中的神通境強者。但龍族天生肉身強大,戰鬥力要比同階的人類神通境強者強上一籌,真要是打起來,裝備不夠好的神通境多半不是對手。

就算是有神通靈寶輔助,神通境修士也未必就能說是穩贏,畢竟龍族的天賦太強大了。

家族的預料果然是對的。

那條八階的元水青龍,隻是前鋒探子而已,後麵還跟著九階大佬在試探。

威武霸氣敖絕塵,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俯瞰著眾人,彰顯著龍族威武而倨傲的霸氣,九階生靈的威壓肆無忌憚地釋放著。

驀地!

老姚和赤媚魔使從天而降。

也不見老姚展露什麼氣勢,隻是手中多了一把拂塵,隨手一揮,一道柔和的力量頓時拂過眾人,替他們擋住了威壓。

那些低階修士頓時長出了口氣,宛如溺水的人般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氣。

便是連王宗昌,都覺得好似胸口的一塊石頭被搬離,整個人輕鬆了許多,朝著老姚拱手道謝:“多謝姚前輩施以援手。”

“無妨無妨,老奴就是個打工人,該出力的時候當然要出力。”老姚態度溫和地笑著,隻因其陰氣太甚,倒像是在陰笑。

與此同時。

敖九霄也趕至,與敖絕塵一起,眼神警惕而鄭重地盯著老姚和赤媚魔使兩個人族神通境。人族神通境認為龍族厲害,但是龍族又何嘗不畏懼人族?

人族的身軀雖然先天力量和體質上比龍族差了許多,但是他們卻善於利用工具,尤其是一些擁有神通靈寶的人族修士非常危險。

而老姚和赤媚魔使兩個打工人,則是履行著分內的工作,該裝的裝,該放氣勢的放氣勢。

兩邊加起來四個神通境(九階)大佬,彼此大眼瞪著小眼,陷入了沉寂之中。

王璃瓏和敖龍天兩個龍族小輩也打不下去了,各自幻化出和人族大小差不多的身軀,回到了各自陣營之中。

而王璃瓏雖然依舊是條龍的形態,卻比敖龍天擬人化多了,打完架之後,她會以最快的速度給自己穿上了漂亮的裙子,然後一溜煙地飄到了王安業身旁:“安業你來得正好,回頭咱們兩個一起教訓敖龍天。剛纔你應該把七姐姐放出來的,這樣我就能趁機乾掉那個敖龍天了。”

一人一龍,從小一起長大,雖然族學畢業有數十年的差距,但感情還是很不錯的。

此時的王璃瓏,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女龍了,其龍形態的氣質更像是一個人族的妙齡少女。

王安業也是一陣頭疼,璃瓏姑奶奶打小就脾氣火爆,王氏能號令住她的人可不多,他王安業隻能算半個,也不知道為何太爺爺會派她來處理此事。

“璃瓏姑奶奶。”王安業無奈地拱手道,“不是所有的紛爭,都得靠拳頭說話的。”

說罷,他朝對麵兩尊九階的元水青龍施禮道:“兩位龍族前輩,晚輩乃長寧王氏的嫡脈繼承人,此次奉家族之命前來解決圍澤糾紛。”

“兩位前輩若是同意的話,不如坐下來聊一聊彼此的矛盾,晚輩爭取做到令雙方都滿意。”

“哼!”敖絕塵重新化為了人形,再次警惕地看了老姚和赤媚魔使一眼,隨後冷聲道,“此事冇什麼好談的,隻有你們人族撤出荒澤,我們元水青龍就不計較了。”

“等等!”敖九霄卻道,“這人族小夥子氣度不凡,說話也很禮貌,坐下來談一談,聽一聽他講什麼也冇有什麼損失。”

“談判可以。”敖龍天顯然地位也不低,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王璃瓏後說,“但是要先處理我們龍族叛徒的事情,堂堂血脈高貴的元水青龍,竟然當人族的寵獸!”

“寵獸,你全家纔是寵獸呢。”王璃瓏擼了擼袖子,開始脫裙子,準備再次撲上去教訓教訓敖龍天。

王安業急忙拉住了她:“姑奶奶您先彆著急脫,不,我是說先彆著急打。”然後好說歹說,纔算又勸住了她。

這才擦了擦額頭汗水,朝比較友善的敖絕塵說道:“兩位前輩莫要誤會,璃瓏姑奶奶乃是我們家族的一員,正兒八經地舉行儀式告明先祖列入族譜的族人。”

“列入族譜?”敖九霄的眼神明顯又是友善了許多,“看你對她的態度,本大長老倒是信了幾分。雖然我也覺得此事談無可談,但是聽你說說也無妨。”

此言一出。

老姚以憐憫的眼神瞅了一眼三條龍,他回憶起了王安業還是個小屁孩兒的時候,是如何一步一步拿走了寶庫中的軍團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