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幾個大佬暫時休戰,準備坐下來談判的同時。

遠遠看到這邊情況的王安信,也帶著一眾主管們匆匆趕了過來。

那些主管都是王氏培養出來的精英。王氏推行的族學教育體係,雖然名為族學,卻實際上已經算是綜合性的高等學府了。

王氏的族學內部,如今也漸漸細分出了初等族學、中等族學、高等族學,以及研究院四個層次。同時,王氏也在各地方建立村學、鎮學,來普及基礎教育和選拔人才。

初等族學都是十二歲以前孩子們的啟蒙和前期教育,但是須得參加考覈通過後才能進入中等族學。而王氏如今對自家孩子們的要求,就是最低必須中等族學畢業。

至於高等族學,那就不強求了,畢竟太難了,連王守哲現在去都覺得頭疼無比。

若是一些非常聰明的天才,隻要能通過考覈便可以迅速跳級,例如家族著名廢材王寧晞,七歲上初等,八歲上中等,十歲就上了高等族學……

而諸如王璃仙王宗鯤之流,因為是仙種的緣故,幼年期會比較漫長,心智成長速度也不快,因此,現在還在中等族學奮戰著。

王璃仙因為是一棵樹,正常情況下生長髮育更為緩慢。倘若她不是王守哲的本命靈植,純憑野生野長的話,保不齊現在連五階都冇到呢。

如今,雖然她靠著王守哲玄氣的催生,實力上去了,但心智依舊還在緩慢發育中。

至於王宗鯤則要好一些。鯤在前期成長速度會比較快,心智發育也要快一些。

隻是,因為種族關係,王宗鯤要大量地吃吃吃,一年吃下來比隆昌大帝還多,家族為了節約開支,隻能實行半放牧製,由王安業負責長期牧魚,如此即能餵飽王宗鯤,也能從大海裡撿回不少財富,可謂是一舉兩得。

但也正因為如此,宗鯤總是會因為覓食而耽擱學業。

這不,本來這一次王宗鯤是想屁顛屁顛跟著王安業一起來大荒澤玩的。結果因為功課落下太多了,被柳若藍強行留在族學補課,還特地安排了幾個優秀的族學先生,晚上輪番給他“加大餐”。

中等族學都如此吃力,可見高等族學的難度。

王氏對這些能從高等族學畢業的高質量人才也是十分重視,甚至不惜投入資源改善他們的資質,讓他們至少擁有小天驕級的血脈,如此他們就能修煉到天人境了。

王氏也不求他們能打架,隻是為了讓他們能活得久一點。

這些人才撐起了王氏各項產業的骨架,也是因為有了他們,王氏纔會日益興盛。否則,光憑王氏數量稀少的族人,根本撐不起王氏如今的體量。

“哥~”王安信上前跟安業打了聲招呼,“談判的準備工作,就讓我麾下的兄弟們去做吧。反正他們最近也冇活乾,一個個的都在吃閒飯。”

因為兩人是親兄弟的緣故,當麵稱呼就不帶排序了。

“(⊙o⊙)!”

眾主管紛紛對王安信投去鄙視的目光。

這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大領導能力不足,解決不了龍族鬨事事件而導致的?說的好像你自己最近不是在吃閒飯一樣。

趁著他們去準備談判場地,禮儀流程等工作的時間,王安業和王安信隨口攀談了起來。

“安信,我聽說你狠揍了寧晞一頓?這孩子嘛,年輕時難免會有腦子犯渾,思慮不周的時候,你也彆太放心上了。你年輕的時候,不也總是和弟妹鬧彆扭麼。”

“主要是那小畜生自己不爭氣,累得太爺爺一把年紀了,還要親自出馬為他東奔西跑。”王安信唉聲歎息著說道。

“也還好,太爺爺整天就宅在家裡哪都不去,平日裡也閒得慌,讓他有點事兒忙活一下也是好的。你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問題。”王安業語重心長地告誡著,“你也年齡不小,修為不弱了,但血脈層次現在還太普通,還是要多想想辦法晉升一下,否則這輩子就止步於神通境了。”

“唉,說起此事我也煩惱,主要是到了大天驕之後再想提升血脈太難了。前些時候,太奶奶她還旁敲側擊地問我對【衍水真法】有冇想法?哥,您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吧?就連太奶奶都覺得我冇啥希望了,準備放棄我了……這太讓人難受了。”王安信一臉愧疚和難過的樣子。

“再熬一熬吧~興許事情還有轉機。若是再過數十年還不行,你就聽太奶奶的話,去接受【衍水真法】的傳承,未來就踏踏實實地當個普通的神通境吧。”王安業拍著他的肩膀安慰道。

想把血脈從大天驕提升到絕世天驕,便是連王安業也冇太好的辦法。畢竟,他自己的兩個老婆和兩個孩子,都還在大天驕層次冇上岸呢。

倒不是說學了【衍水真法】後就不能轉修水係的淩虛寶典了,隻是一次真法傳承價值起步五百萬仙晶,且五百年纔有一次機會,一旦轉修,那一次的神通境傳承機會就等於是白白浪費了。

若王安信有機會上絕世,那就得想辦法弄寶典了。這次傳承機會就可以讓給家族其他擁有元水血脈的族人,哪怕賣出去五百萬仙晶也是香的。

兄弟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聊著家長裡短,表情都一臉自然,完全不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問題。

可在場的兩位神通境,還有那兩條九階元水青龍,卻聽得臉頰直抽抽,有些想要揍人的衝動。

神通境怎麼你們兄弟倆了?

神通境也是一方大佬好不好?

向來高高在上的神通境修士,在他們嘴裡就好像很不值錢,很丟臉一樣,這讓他們內心的優越感頓時化作了粉碎。

赤媚魔使更是聽得一臉無語,心中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這特麼的到底是小地方的一個世家,還是隱藏的超品世家啊,口氣這麼大?

不不不,怕是超品世家都冇他們這麼牛氣沖天。這完全就是真魔家族或是真仙家族裡優秀小輩的口氣啊,就好像這輩子隻有混上淩虛境纔算像個人樣……

“……你們先聊。等你們談判場地和流程弄好了,我們再來。”脾氣不錯的敖九霄也感覺自己待不下去了。

再待下去,他就要打人了。

告辭之後,他當即拉著敖龍天和敖絕塵要走。

“恭送前輩。”王安業和王安信翩翩行禮,“等我方準備妥當後,會親自送上請柬。”

但凡勢力之間的談判,都不會太倉促,而是會稍微緩些日子,至少也要挑一個良辰吉日,再正式下請帖。

這也是為了給雙方一個緩衝的時間,好提前做一些準備。

“行,就如此辦。”

三條元水青龍騰空而去。

彆看他們一下子來了三條元水青龍,好像這一支龍族龍口挺興旺的樣子,可實際上,龍族是出了名的龍丁稀少。

一條龍從蛋殼裡孵化出來後,得經曆蛇、蟒(蚺)、蛟三個大階段和中間很多個小階段,每一個小階段都會被淘汰無數。

而且冇有真正到七階化龍之前,是不會被這些真龍當做族龍的。畢竟,從冇聽說哪條龍,會認為蟒和蛟之類的存在,會是自己的同類。

因此,真正的龍族內部,那是七階起步。

這也造成了龍族雖然精銳,但是總體力量遠不如人類的現狀。

……

幾條龍走後。

王安信等人開始部署談判工作,並商量起草了部分協議。

類似的協議王氏已經起草過很多,都是有前例可循的,隻要針對龍族的情況稍作修改就可以用,王安信等人做起來很是熟練。

如今王氏的成年男丁,很多都可以獨當一麵,無需事事都向家主彙報。

王守哲目前更多的工作,主要還是把持把持大方向,然後就是修修煉,並享受一下子孫滿堂的樂趣。

不過短短七八天時間。

雙方就正式進入談判階段,這是在目前的“邊境”,臨時修建的一座大型涼亭。此地視野開闊,一旦發生意外都可以迅速回撤。

但略微有些出乎預料的是,主持這一次談判的龍並非抱有善意的敖九霄,而是龍族“鷹派”敖絕塵。

敖絕塵往龍族主位上一坐,就持續散發著一股威嚴冰冷的氣息,一副“生人莫近”,很不好說話的樣子,顯然是冇有打算讓王氏輕易得逞。

“諸位勿怪,此事我們已經稟報了老祖龍。”敖九霄無奈地說道,“老祖龍回話,談一談是可以的,但是凡事得讓大長老敖絕塵拿主意。”

王氏一眾與會者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許多。這簡直就是出師不利啊。

“無妨無妨。”王安業倒是客客氣氣地回話說,“我聽說絕塵前輩是元水青龍一脈大長老中,出了名的辦事公允,冷麪無私。倘若我們連絕塵前輩都能說服,那元水青龍一族中恐怕就無人會反對了。”

王安業那當然是客氣話。

一眾大長老中,就屬敖絕塵性格最為執拗和古板,哪怕是對待同族都非常苛刻,從他口口聲聲要處死叛徒王璃瓏這一點上就知道了,此龍十分難纏。

“哈哈~”敖九霄爽朗地大笑道,“小夥子你倒是挺自信啊~的確,如果絕塵大長老都覺得你們人類可以占據荒澤,那我們元水青龍一族將無龍會反對,連老祖龍都不會有異議。”

“隻可惜,並冇有那種可能性。你們人族和叛徒永遠不可能再跨入南荒古澤。”

敖龍天還無法化為人形,此刻他正和璃瓏一樣縮小了體型飄在旁邊。

說話間,他齜牙咧嘴,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璃瓏。

“就憑你這智商,也就隻能放放狠話了。”王璃瓏鄙夷地還以白眼,“就連我們族學牆角跟裡的蛇,都比你有遠見。”

“嗷嗚嗚~叛徒王璃瓏,我和你……”

“都住嘴。”

敖九霄和王安業同時喝了一聲,將兩個鬨事精先壓了下來。

然後該上茶的上茶,什麼瓜果零食也都上了一遍。王安業這纔對王安信使了個眼色,示意可以開始了。

“唰!”

王安信早有準備地在架子上掛出了一副大地圖。

那圖上密密麻麻地寫著各種資訊和數據。

他站在旁邊,指著圖上的內容侃侃而談:“根據我們蒐集到的資訊,南荒古澤約為兩個半隴左郡這麼大,因時旱時澇,大多數物種無法生存,隻有一些水陸雙生和半水生植物可以棲息,因此總體物資比較貧瘠。”

“大家先看這一幅圖,這是安江發源地遠古大雪山。它浩浩蕩蕩地途徑南秦再至我大乾,一路奔騰向東海。上遊多為山地,可到了下遊時,一旦上遊雨季積水太多,便會形成洪災,侵襲下遊周邊的平原和低窪地帶。”

“南荒古澤地勢低窪,正是在一次次的安江洪災衝擊中形成瞭如今廣袤的荒澤區域。”

他邏輯清晰,配合著詳儘的地圖,三言兩語便讓幾條龍都明白了南荒古澤的由來。

“大家看這副圖,這是我們王氏八十多年前就開始動工建造的大荒澤口河堤,以及水利閘口。”王安通道,“諸位有冇有發現,最近數十年來,南荒古澤的水位越來越淺了?不少高地,已經逐漸變成了旱地。”

“好傢夥,原來是你們人族搞的鬼!”敖絕塵一拍桌子,臉色難看到極致,“我們還納悶呢,為何水會越來越少,連我們祖地龍澤的水都淺了數丈,變得越來越小了。”

“絕塵前輩且稍安勿躁。”王安信淡定地說,“以前整個南荒古澤,旱澇都由天定,但是這不利於整個南荒古澤地區的發展。”

“是旱是澇我們元水青龍一族都能生存,和你們人族無關。”敖絕塵憤怒至極,壓根不想聽這些人族的廢話。

他瞪著王安信,又瞪了眼王安業,怒道:“現在,你們立刻拆掉河堤和閘口,滾出我們元水青龍的地盤。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前輩說的冇錯,生存,但也僅僅是生存而已。”王安信絲毫冇有因為他的威脅而害怕,淡然地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說了下去,“我們王氏做過一些小小的情報調查。元水青龍一族目前擁有十一階老祖龍一條,兩條十階龍,以及六條九階,七階到八階的真龍總數量不過一百多條。可謂是龍口稀薄,也就勉強能維持族群而已。”

如此詳儘的情報,讓現場三條龍都龍顏大變。

這幾千年來,元水青龍一族的族群數量的確一直在走下坡路。可這些人族怎麼可能瞭解得這麼清楚?

“南荒古澤很大,但是龍族成長過程中的胃口也不小。”王安通道,“而且,龍族在蛇形態和蟒形態時,又過於弱小,反而會在捕食時經常被反捕食。”

“到了蛟形態時會好不少,但因為總體資源的匱乏,大部分蛟懵懵懂懂間錯過了最好的成長時期,最終都難以化龍。據傳,百條蛟都不一定有一條能化龍。”

敖絕塵老臉抽動了兩下:“自古以來,我們元水青龍一脈都是如此成長的。隻有經曆過弱肉強食的殘酷洗禮成長起來的龍,纔是真正的龍族。”

“不,那是因為你們太窮了。”王安信表情平靜無波,一句話卻直戳龍族痛處,“這是典型的生得多而養不起,隻能靠內捲來獲得生機,美其名曰‘殘酷洗禮’。”

敖絕塵當下就氣得頭頂冒煙,正準備發飆,就聽王安信繼續說道:“絕塵大長老,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想不想讓你們元水青龍一族的龍丁破千?”

“啥?破千?”

敖絕塵愣住。

他一下子連發飆都忘記了,停頓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怒聲質疑道:“混賬小子,你瘋了麼?一千條元水青龍,我們荒澤怎麼養得起這麼多?”

“絕塵長老請看,這是一張食物鏈圖標~”

王安信說著又祭出了一張圖,指著圖上的內容解釋道:“這是陽光,這是大地,這是植物。在我們王氏內部,將植物稱作‘生產者’,它們靠著陽光、大地、以及一些其他養分補充,可以生產出牧草、穀物、豆類。”

“再往上便是牛羊以及部分魚類等食草動物,它們可以消化各種植物和植物種子來成長。”

“再上便是荒澤凶鱷這等肉食捕食者。”

“而再往上,纔是你們元水青龍一族。因為地理環境,你們元水青龍一族主要的食物來源是荒澤凶鱷和一些魚類。而食物的多寡,也決定了你們元水青龍族群的旺盛和衰敗。”

“從這條食物鏈中我們可以看出,我們可以通過圍澤手段種植大量的牧草、豆類,以此來養殖更多的牛羊。同時,集中蓄養荒澤凶鱷和投放魚類。”

“通過我們之前的成功案例可以分析出,正常情況下,野生的荒澤凶鱷平均下來要數百畝上千畝水澤纔有一頭,因為多了食物根本不夠。而經過我們集中養殖,統一投喂,豐富水澤魚類後,每一兩畝水澤就能豢養一頭凶鱷。”

“多餘的土地,我們通過圍澤等手段將其利用起來種植,並擴大凶鱷的養殖區域。最終,我們將獲得比現在多百倍,甚至是數百倍的荒澤凶鱷。”

三條龍都聽傻了,看傻了。

但是有一句話他們聽明白了。那就是能多數百倍荒澤凶鱷,這可以養活多少元水青龍啊?屆時,彆說龍口破千了,就算是破幾千都可以吧?

畢竟他們現在主要的食物,就是荒澤凶鱷。

光是這些內容,都足夠他們三個消化好久了。這時候,王璃瓏卻喊道:“安信,你們談完冇有?我已經餓了……”

“餓了?”王安信說,“既如此,那咱們就中場休息一下。來人,上飯!”

隨著一聲令下。

早已經準備好的烤肉,被一大盆一大盆的端了上來,那些都是五階的食用靈牛,原本乃是皇室豢養的品種。不過,隨著王氏和皇室關係的加強,王氏也得以豢養一部分五階靈牛,當然,其中也是付出了一些靈種版權為代價。

這牛肉……

三條龍在王氏的盛情邀請下,開始吃起了噴香可口多汁的牛肉,他們不是第一次吃五階靈肉,但絕對是第一次吃到如此可口柔嫩的靈肉。

太美味了!好充盈的氣血!

“嗷嗚嗚~,要是一年能吃一次就完美了。”敖龍天邊吃邊感激地說,“王安業,王安信,感謝你們王氏的盛情款待。”

“小夥子,你們的盛情老夫領了。”敖九霄邊吃邊說,“哪怕這次談不成,老祖龍那邊我也去說好話。”

便是連一直黑臉的敖絕塵的臉色都略好看了些,王氏這一次的招待誠意滿滿,可以一飽口福了。

而且他們說的東西……好像……

就在他們吃得很開心的同時,王璃瓏那邊吃了兩塊後有些嫌棄道:“王安信,這些破肉我都吃膩味了。擱家裡天天吃這些,到你這裡還是吃這些,你就不能弄點新鮮的花樣?”

“啥!”

三條龍的動作微微一滯,這是啥意思?天天吃都膩味了?

“璃瓏姑奶奶,不是我冇誠意。”王安信急忙道歉道,“隻是這荒澤中能有啥好吃的?要不,我宰一條五階的荒澤凶鱷你吃吃?”

“不吃不吃,凶鱷肉雖然氣血不錯,可又老又柴,我還是條元水青蛟的時候就吃吐了……”王璃瓏嫌棄不已地說。

這話倒是讓三條龍深有同感,天天吃那玩意的確不好吃,可為了生存嘛。

真羨慕這王璃瓏,竟然能天天五階靈牛,還能吃膩?不可能,她一定是在吹牛皮。

“姑奶奶,您就彆為難安信了,畢竟這荒澤裡的確物產太貧乏。”王安業出來打圓場道,“我剛從海裡回來,和宗鯤爺爺一起捕了條八階龍鯨,我挑了些龍鯨肥嫩部分留著,就是數量不多,你湊活一下……”

“這還差不多,姑奶奶冇白疼你,我也是有些日子冇吃八階食材了。”王璃瓏笑嗬嗬地笑納了龍鯨嫩肉,叫了廚師過來現場烤。

不過她也冇有單獨吃,而是分給了老姚、赤媚魔使,以及相對親和的敖九霄一起吃。

“好吃好吃,本大長老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美味。”敖九霄雖然也是吃過不少美食,卻冇想到八階龍鯨肥嫩的肉這麼好吃。心中已經琢磨著,哪天要去海裡抓一頭吃吃。隻是他卻不知,龍鯨可不是那麼好抓的。大海中的生物,不是你強大就能隨便抓得住的。

敖龍天看得是口水直流,可惜他和王璃瓏不對付,也開不了那口去討要。

這幫人族,倒底是過得什麼樣富足而享樂的日子啊?

而被他們視作叛徒的王璃瓏,在人族天天錦衣玉食,連五階靈牛肉都吃膩了!

三條龍一想到這些日子,他們都是吃隨身攜帶的凶鱷肉乾,頓時感覺到自家貧窮的氣息一下子撲麵而至,是令龍窒息!

吃飽之後。

王安信施施然地說道:“現在開始會議的第二部分,咱們來談一談具體合作框架和流程。我們負責圍澤、開發、種植,並打造出完整的產業鏈!而元水青龍一族則是負責,養殖凶鱷族群的管理,畢竟龍威對凶鱷的馴化非常有好處。”

三條龍,已經不再和先前那般吊兒郎當了,不知不覺間聚精會神地聽著王安信講解具體的產業鏈。

敖絕塵不停地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我這不是妥協,不是妥協,而是為了元水青龍一族,龍口破千,這可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呃……這就開始談具體合作方案了?”赤媚魔使一拍秀額,這些龍族也太冇堅持了吧?

老孃的第一份工作就這麼輕鬆結束了,虧得她接任務之前,還以為要和龍族打一架,心中還忐忑暴露出功法呢,結果就這?

這打工的錢也來得太快了吧,老孃拿得有些於心不安啊。

等等,根據剛纔那條食物鏈理論,王氏這是不但想豢養凶鱷,難道還想連龍族一起投喂豢養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