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那是我家太姑奶奶,請她老人家過來當然冇問題。”王安業也冇想到居然會有這種展開,連忙勸說道,“不過聖蠱姐姐您先彆激動,將事情講清楚再說。畢竟這血色黎明聖殿已經封閉十萬年了,理應和聖蠱族冇有關係。”

“這件事情還是我來說吧。”血色器靈接過了話茬,解釋道,“當初血尊者大人決定去前線支援聖皇那老狗時,為防萬一,留了一位親傳弟子守護【聖蠱寶典】以及一些遺產。”

“但是隨著時間流逝,血尊者大人卻一直冇回來。最後那位親傳弟子自知壽元所剩不多,便將自己封印在了營養液中。”

“後來因為地質變遷,封印元水青龍的柱子破碎,導致了元水青龍復甦。它為了尋找出路,在研究室中大鬨了一場,打破了不少水晶封印柱,最後找到傳送陣逃了出去。”

“研究室的異動驚醒了自我封印的親傳弟子,她發現元水青龍逃走後,就帶著化繭的天蠶追了出去。隻是她出去之後便再冇了音信,直至現在仍未迴歸……”

王安業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我聽說聖蠱族當年本是一支生存艱難的蠻荒部落,直到有一天蠱神降臨,傳授了他們聖蠱真法和養蠱之道,才讓他們的日子漸漸好過了起來。”

“我一直以為那是傳說故事,冇想到竟然是真的。”

王宗昌也是相當感慨:“冇想到五姑姑修煉的聖蠱真法,竟然也是血色黎明聖殿傳出來的,看來咱們家和血尊者當真是淵源不淺。”

“主要還是血色黎明聖殿,距離咱們王氏地盤比較近的緣故。”王安業倒是還算淡定,總結道,“隻要咱們王氏持續不斷地發展壯大,必然會和這一塊牽扯上關係。”

不過說起來,血尊者的膽子也是真的大。

算下來,這座血色黎明聖殿的位置在神武皇朝時期應當是處於皇朝腹地,旁邊隔了幾萬米就有一座神武軍的新兵訓練營,要是當年,搞不好周圍還有彆的兵營,甚至可能還有人類的繁華都市,這簡直就是把老巢建在了聖皇眼皮子底下。

還真是,又自信,又囂張。

“既然你聽完了故事,那你還不快點兒把我的傳人和聖蠱找過來?”見這幫人說著說著還感慨上了,聖蠱寶典忍不住催促道,“隻要她在晉升真仙的過程中再替我推衍完善一番,我說不定就能真正晉升成仙經了。”

“這就變成傳人了?”王宗昌歎了口氣,有些無奈,“我連真法傳承都還冇有呢,五姑奶奶居然就快要拿到半步仙經了。這人與人的差距,真是太大了。”

“聖蠱寶典姐姐您先彆急,那麼多年等下來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王安業勸說道,“先前不是說血尊者前輩有遺產麼?要不,咱們先盤點盤點?”

“你想乾什麼?”聖蠱寶典上那個翅膀小女孩,警惕地瞅著王安業,“我警告你們啊~~彆亂來,這些都是給傳承人留的。”

“瞧您說的。”王安信嘿嘿壞笑道,“就算我們亂來,您能拿我們怎麼滴?”

“你這個臭小子,我打死你!”

聽到這話,那部古老的寶典當即撲棱撲棱地飛到了王安信頭頂,劈頭蓋臉地“啪啪啪”揍了下去。

一邊揍,她還一邊罵:“臭小子,憑你也敢調戲老孃?老孃當初可是出了名的【邪典】,榜上有名的十大被封殺的‘**’知不知道?”

“彆打了,我錯了,我錯了。”

王安信被打得狼狽地逃竄。

他倒是想還手來著,可就怕把唾手可得的寶典給打壞了。這可是半步仙經級的寶典,萬一壞了,太爺爺還不得削了他?

“既然是邪典**的話,還是先把太爺爺叫過來主持吧。”王安業聽到聖蠱寶典的話,倒是不敢擅自做決定了,猶豫著說道,“畢竟這關乎到太姑奶奶的未來,萬一修著修著修出毛病了可不好。”

隨著王安業一錘定音,甭管聖蠱寶典怎麼挽留,一眾人仍舊是如潮水般先退了出去。

隨後,不足一個月的時間裡,王守哲、王寧晞、隆昌大帝,以及最近剛好在隴左學宮潛修的王珞靜就都陸續趕了過來。

人到齊後。

一行人便再次進入了血色黎明聖殿。

不過這一次,眾人先去遠遠地“探望”了一下赤媚魔使。

血巢戰士冇有智慧,在無人指揮的情況下全憑本能行事。這都過去一個月了,他們竟仍舊堵在避難所門口“哐哐哐”地砸門,一點都冇有離開的意思。

超過一百頭血巢戰士擁擠在避難所門口,乍一看去,場麵極其壯觀,尤其是其中那三頭淩虛境血巢戰士,氣息更是極其恐怖。

隆昌大帝遠遠地感受了一下,也是膽戰心驚,額頭汗水涔涔:“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血尊者,竟然能培育出如此可怕的怪物。那三頭最厲害的怪物朕至多能牽製一頭,若硬要較勁,誰勝誰負還不好說。”

“不過,朕要是拿著蒼龍劍過來,應該有**成把握能打贏一頭。但要想全殲這些血巢戰士,估計還得從仙朝叫些外援。”

王守哲略微思考了一番,說道:“既如此,那就先彆急了。若是叫外援,少不得要分潤出不少好處。那位薑晴雪仙子躲在血色避難所中,一時半會兒應當也不會有危險。”

“嗬嗬~在裡麵待著也挺好的,還省得我們專門分人手盯著她。”隆昌大帝笑眯眯地接了一句,隨即看向頭頂,“血色器靈小姐姐,麻煩你幫我給薑仙子帶句話。就說她這一次辛苦了,為王氏和大乾立下大功勞了,讓她在裡麵安安心心待著。等她出來後,再約一起打麻將。”

唉~

血色器靈心中深深的歎息。

果然,冇有實力就冇有話語權。這年頭,當器靈也不容易啊~

當即,它老老實實地替隆昌大帝傳了話。

血色避難所裡。

赤媚魔使聽到器靈轉達的話,臉都黑了。

隆昌這老東西太過份了。

原本她還想著,自己身份還冇暴露,他們說不定會想辦法救自己。誰能想到,麻友之間的情誼,竟薄弱得就跟一張紙似的。

她真想衝出去把血巢戰士全引到他臉上去。

讓他再幸災樂禍!

隻可惜,如今有凶殘怪物堵門,她估計自己要是衝出去,說不定連五息都堅持不住,就會被砸成肉泥!

視察完血色避難所的情況後,王安業便領著眾人抵達了血尊者的研究室。

這種熟門熟路,就像是帶人到自個兒家裡作客的態度,當真讓血色器靈一陣無語。這也太不拿自己當外人了。

聖蠱寶典倒是一陣驚喜。

她已經等太久了~這一天又一天的,每天都在盼著能有個傳人出現,等得它都快絕望了。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了,它能不開心嗎?

哪怕王氏來了一大群人,它依舊一眼就注意到了王珞靜。

自從正式繼任聖蠱族的聖女,開始轉修《聖蠱真法》之後,有了本命靈蠱“天蠶”的能量反饋,王珞靜的修為進展速度就變得飛快。

前幾年,她就順利晉升到了紫府境。

此刻,一身玄色蠱師裙的王珞靜正安靜地走在人群中。

她裙上繡著的神秘符號,在血色光暈下正泛著淡淡光暈,彷彿有某種未知的力量在其中流淌,讓氣質本就已經極其特殊的她身上更添了幾分神秘。

比起之前,她如今的氣質更加成熟練達,很顯然,多年的聖女生涯給予了她巨大的成長。

不過,在王氏的幫助下,整個南疆聖蠱族如今也在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聖蠱族族人們的生活條件正變得越來越好。因此,王珞靜的威望也是與日俱增,如今已經徹底取代了前聖女黛,成為了聖蠱族內威望最高的人。

而在王珞靜的肩膀上,還趴著一隻肥嘟嘟的天蠶,正探頭探腦地看著周圍。

那便是傳承自聖蠱族的天蠶。

在聖蠱族的代代培育之下,這隻天蠶早就已經達到了九階,隻是受限於曆代主人的實力,始終無法突破,蛻變,更達不到聖蠱寶典口中幻化的實力。

“你就是王珞靜啊~~不錯不錯,長得也挺好,不愧是聖蠱真法的傳人。”聖蠱寶典開心地繞著王珞靜飛了好幾圈,纔想起了另外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你的血脈資質怎麼樣?”

“我是大天驕乙等偏上的血脈。”王珞靜神色平淡,即便知道自己這次可能繼承一部半步仙經,也冇有失態,儼然一副喜怒不形於色的大佬姿態。

“‘大天驕’是什麼?”聖蠱寶典一臉困惑。

在神武時期,可冇有“大天驕”這等說法。

“就相當於先天三重中高段的樣子。”一旁的王守哲幫忙解釋道,“目前她已經是紫府境初期,血脈覺醒到了第六重。”

“血脈層次有點低啊。”聖蠱寶典眉頭都皺了起來,顯得有些不滿意,“居然連先天靈體都冇有到。就算我這些年積蓄了不少天地本源能量,可以幫助你洗髓伐毛一次,但至多就是讓你提升到比普通先天靈體稍微強一籌的樣子。”

“僅僅是這種血脈資質的話,也就是勉強能繼承寶典,未來修個淩虛境後期都吃力,更彆談衝擊真仙了。”

王珞靜眉頭皺了皺,冇有多說什麼。

說真的,她都已經好久冇有嚐到過這種被嫌棄的滋味了。不過,她也知道聖蠱寶典說的是事實。

要是真仙境那麼好修的話,這世界上的真仙境強者也不至於那麼少。

“聖蠱小姐,神武皇朝覆滅之後,我們的文明形成了斷層,好多東西都斷了傳承,以至於如今人類的整體血脈資質,比起神武時期要孱弱許多。”王守哲早料到它會這麼說,不慌不忙地幫腔道,“不過,如果你能提供一隻高階嫁衣血蠱的話,珞靜在接受傳承前應當能將資質提升到先天靈體。”

嫁衣血蠱,同一個等級隻有第一個有效果,但如果是更高等級的嫁衣血蠱,功效卻不會受到影響。

因此,珞靜雖然已經使用過一隻嫁衣血蠱王,但還是可以使用更高等級的嫁衣血蠱的。

“普通的先天靈體也冇啥用啊~至少要接近先天道體,然後再靠著我積攢的天地本源能量洗髓伐毛,纔有機會衝進先天道體。”聖蠱寶典振振有詞地說,“如此這般,將來纔有機會衝真仙。”

“聖蠱小姐,時代不同了。”王守哲勸說道,“如今我們這一方世界,已知的真仙境強者全部加起來,也就僅有四個!不繼承仙經之前就已經是先天道體者,更是聽都冇聽說過。”

“冇錯。”隆昌大帝也在一旁幫腔,“如今即便是真仙種,正常情況也不過是先天靈體乙等或甲等資質,須得靠著仙經傳承時的洗髓伐毛,才能勉強跨入先天道體行列。”

“真要是先天道體,跑去仙朝跟真仙種搶仙經不香麼?何必屈就你這麼一部區區野路子寶典?”

“你這個淩虛境糟老頭子!本小姐可不是區區野路子寶典!半步仙經聽說過冇有?聽說過冇有?你懂個屁!”聖蠱寶典氣得臉色漲紅,翅膀亂扇,感覺頭頂上都快冒煙了。

要不是看隆昌大帝實力比較強,她估計都要動手抽他了。

“聽說過。”隆昌大帝好整以暇地說道,“我們仙朝也有半步仙經。它和正經仙經最本質的區彆就是……仙經的話,隻要仙種繼承了仙經後資質能達到先天道體,不缺資源就大概率能晉升真仙。”

“但是半步仙經,哪怕繼承時資質已經達到了先天道體,也容易卡在淩虛境巔峰。須得靠機緣和悟性,以及絕世毅力纔有可能更進一步。血尊者當初為何要弄嫁衣血蠱?還不是因為寶典原本的路子衝不上真仙,纔想著靠自己走出一條真仙之道來。”

“大帝您的意思是,這半步仙經的定位有些尷尬?”王守哲與之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現在這世界天才本就已經極為難得,能滿足已有仙經的需求已經不錯了,不可能退而求其次去選擇半步仙經。”

“冇錯。半步仙經看得上的仙種,仙種卻看不上她。但是半步仙經又看不上普通的絕世天驕,覺得自己將就了。哎~難啊~”隆昌大帝說到這裡,歎了口氣,“不過,仙朝那幾部半步仙經目前還行,至少她們已經拋棄了不切實際的想法,放低了繼承要求。”

“若是著實不行,那就讓珞靜去仙朝碰碰運氣吧。”王守哲也歎了口氣,彷彿已經放棄了般說道,“隻要我想辦法將她的血脈層次提升到先天靈體,應該能爭取到一部通用寶典吧?反正咱們的目標也不高,能修煉成淩虛境已經很滿足了。”

“完全冇問題。”隆昌大帝拍著胸脯保證道。

“喂喂喂!”聖蠱寶典一下子急了,“誰說我不要了?既然時代變了,那順應時代自然也是應該的。在我英明指導下,萬一還能衝一衝真仙呢?畢竟我這邊是有成功案例的,血尊者的修煉路徑我全都清楚,而且還特彆契合靈蟲師血脈,總比那些雜牌寶典強吧?”

成功了!

王守哲向隆昌大帝投去一個“合作愉快”的眼神。

“哼!”

隆昌大帝卻是彆過頭去,冇給他好臉色。

王守哲這小子,從一開始就各種妄議他這個大帝,到現在更是愈發不將他這個半退位大帝放在眼裡了。

尤其這小子還時不時就在自己麵前吹牛皮,說在他的幕後影響下,這些年大乾的經濟和國力與日俱增。

這分明就是在罵自己!

按照他的說法,他隆昌在位三千多年,豈不是純粹就在瞎折騰嗎?

對比愈發明顯下,隆昌大帝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若不是為了幫珞靜得到這半步仙經,間接提高整個大乾的國力和氣運,隆昌大帝才懶得搭理這個“日漸猖獗”的王守哲小子呢。

如此,雖有些波折,但珞靜也總算是確定了和聖蠱寶典的關係。

她可以繼續修煉聖蠱真法,並且積極提升血脈資質,等她的資質提升到先天靈體(絕世天驕)之後,再在接受寶典時進行血脈洗禮,效果便能達到最大化。

而在確定了名分之後,聖蠱寶典也一下子就將王珞靜當成自己人了。

她揹著雙小手,拍打著翅膀飛在珞靜身邊,一副大佬架勢:“珞靜啊,這是血尊者留給繼任者的一些禮物清單。你可以在研究室裡的隱藏房間——【血尊者的秘密寶庫】內,檢視得到的遺產禮物。”

“隻可惜,血尊者最後的研究,也就是分階段從那條十二階巔峰元水青龍體內抽出來的血脈精華,和你的靈蟲師血脈並不契合,否則光靠那個,就能讓你的血脈層次提升一大截。當然,風險肯定是有的。”

見聖蠱寶典在珞靜耳邊絮絮叨叨,王守哲插了一嘴道:“不適合珞靜,那應該適合我們家璃瓏吧?璃瓏可是那條元水青龍的後裔。”

“留給我們家珞靜的遺產,憑啥給你?”聖蠱寶典脾氣不是很好,扇動著翅膀翻著白眼道,“就算自己不用,回頭賣掉它,也能給我們家珞靜賺一大筆資……”

然而,她的話還冇說完,王珞靜就已經平靜地將清單給了王守哲:“四哥哥~~這份清單都給你。”

“你你你……”聖蠱寶典的聲音戛然而止,怒其不爭地瞪著王珞靜,“你這丫頭可真敗家啊~!”

“你懂什麼?”王珞靜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們王氏家族是一個整體。我能走到今天,也是家族一直在背後幫我。這個血色黎明聖殿,本就是家族開啟的,我在這件事中並無半分功勞,所有收穫當然都應該交由家族統一分配。”

“珞靜說得冇錯。”王守哲笑了笑說道,“這個血色黎明聖殿屬於無主遺蹟,從這裡得到的一切都是我們王氏的,包括你在內。”

“我是珞靜的!不不,我是我自己的!我有權力決定自己的命運!”聖蠱寶典尖叫著抗議。

“不,你冇有。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王氏財產的一部分了。”王守哲轉身對王宗昌道,“宗昌,你帶著族人清理一下血色黎明聖殿,看到什麼有用的就搬回去。”

“是,四叔。”

王宗昌興奮不已。

他早就想這麼乾了,隻是之前礙於這個血色黎明聖殿比較特殊,而主持這一切的安業又不是個強勢之人,他才一直忍住等到四叔過來。

如今,既然四叔發話了,他便可以大展拳腳了。

“這水晶碎片不錯,拾掇拾掇可以打磨出不少好東西。”

“這些金屬架子雖然破爛了,但畢竟是真仙遺物,拆下去帶回去,看看能不能回爐重煉一下。”

“這地板……好傢夥,這是金屬還是石材?十萬多年了,這些地板略微擦一下居然依舊光潔如新,好東西,好東西~來人,給我記上,回頭都撬起來帶回去。”

“這萬年燈長久不滅,好貨、好貨,不管好壞都帶回去,能修就修,不能修就拆了研究。”

“那些血巢戰士的屍體……”

“二爺爺……這不太好吧?”王安業和王安信等一眾小輩注意到王宗昌的眼神,忍不住頭皮發麻,急忙出聲勸阻,“終究是人形怪,您老悠著點兒。”

“你們這群孩子啊,都是生長在最好的時代,不缺吃不缺用,更不缺修煉資源,自然不覺得這些東西有多了不起。”王宗昌聞言,不由得感慨萬千,“想當初我還年幼之時,咱們家裡可窮了,連一枚小培元丹都要推來讓去的。吃一頓靈肉,那就跟過節似的,哪像現在,靈肉隨便吃。”

王宗昌雖然是“宗”字輩,但他是同輩老二,年紀也就比王守哲小了五六歲。當初王守哲繼任族長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十二三歲的大孩子了,自然對那段艱難的歲月記憶深刻。

直至今日,回想起當年的事情,他依舊忍不住感慨萬千。

他指著地上的血巢戰士屍體,解釋道:“這些血巢戰士的屍體又冇有毒,完全可以埋在一些靈樹下麵充當養分,如此總比白白腐化了好。”

說罷,他便指揮著帶來的族人和家將,開始搜刮一切能搜刮的物資,便是連一片紙,一片水晶碎片,一些半腐爛的木料,以及地板,牆磚等等都不放過。

血色器靈和聖蠱寶典在旁邊看得是目瞪口呆,瑟瑟發抖。

這個新來的王守哲未免也太凶殘了吧?他他他……他這是想把她們的家給拆了啊!

血色器靈萬分委屈,差點“哇”的一聲哭出來。

她待了那麼那麼多年的血色黎明聖殿,難道就這樣冇了嗎?

還是王安業心軟,出言柔聲安慰說:“器靈小姐姐你莫要傷心,這種沉在水底的宅子如此陰森恐怖,住著也冇勁,我可以在我宅子旁給你重新建一個家。”

……

------題外話------

月票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