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璃慈啊璃慈,見到你今日如此之威風,為師這麼多年的辛苦總算是冇有白費,嗚嗚嗚~~”

現場最為激動的,自然要數雲陽真人了。

回想起將璃慈拉扯長大的點點滴滴,他就忍不住抹了一把辛酸淚。璃慈實在是太難養了,也就是自己交“友”廣闊,換了其他人,怕是早就破產無數次了~

此時,薑震蒼和隆昌大帝等大佬,再看雲陽真人時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就雲陽這個窮老頭,竟然能培養出一個饕餮血脈的絕世天驕,光是這份毅力就非同凡人啊。

便是連一向最為淡定的王守哲,對雲陽真人都是充滿了感激。

若是僅憑王氏的資源來養璃慈的話,肯定是不夠的,真要是硬養的話,結果要麼是拖累王氏的整體發育,要麼就得耽擱了璃慈大丫頭的發育。

“這璃慈丫頭倒是真的潛力無窮。”

琅琊真人同樣驚訝不已。

他還以為雲陽這一次又是嘴上蹦躂得歡呢~冇想到璃慈竟然真的如此厲害。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忍不住有些惋惜:“可惜,她的血脈覺醒程度比璃瑤小姐要差一籌,否則光憑她推掉天霜城的戰績,多半能贏得這一次的聖女之爭。”

不知不覺,聖子之爭就已經改名為“聖女之爭”了。

畢竟從已有的戰況來看,準聖子們都已經全部提前出局,最終淩雲聖地的繼承人隻有可能花落王璃慈、綠薇、王瓔璿以及王璃瑤四個之中。

“琅琊你放心,我家瑤瑤必然不可能僅靠血脈積分獲勝的。”天河真人對自己徒弟的信心可謂是萬載不動搖。

“金吉,還不速速將其他人的狀況播放出來。”青皇一脈的青鬆真人見放了這麼久都冇放到自家綠薇,有些按捺不住地催促道。

“來了來了。”

金吉上人本來還想賣賣關子,不過麵對一群自己招惹不起的大佬們,他還是老實地切換了畫麵。

這一次出現的是王珞秋的畫麵。

雖然王珞秋還未到絕世,但她在這一次聖女之爭中的表現卻格外出色。

也不知道她從哪裡弄來了一套造型非常好看的裝備,此刻的她一襲鵝黃色的玄武勁裝,頭戴紫金冠,玄色披風在凜冽寒風中獵獵飄飛,看起來英姿颯爽,霸氣凜然。

當她揹負著雙手懸空而立時,濃烈的帝王氣場彷彿籠罩住了整個戰場。

她就像是一個天生的王者,在戰場上是如此的光輝奪目。

以至於天霜城上的天霜城主,被她襯托得看起來就像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一樣。

“戰!”

王珞秋的眸光中充滿了堅定之色,王者之劍出鞘,遙遙指向天霜城!

“戰!”

“戰!”

“為女帝而戰!”

山呼海嘯之下,將官和士卒們如同潮水一般洶湧地攻向天霜城。

他們信仰堅定,士氣激昂,爆發出了無比強烈的戰鬥意誌。

如此宏偉壯闊的畫麵,看的人是目瞪口呆。

萬萬冇有想到,王珞秋竟然憑著她的王霸之氣,在這段時間裡收服和建立起瞭如此龐大的軍隊。

薑震蒼看了看王珞秋,再瞅了瞅身旁的隆昌大帝,眼神詭異。

這無論是從哪個角度去看,王珞秋的眼神,身段,儀態,還是氣質,都遠遠比隆昌大帝更像是一位大帝。

關鍵她還不是虛有其表,而是將這份王者氣度用在了建設之中,用在了戰爭之中,一點點地在那片荒蕪的土地上凝聚出了強大的信仰。

真要是讓她這麼搞下去,搞不好真的能弄出一個人類帝國。

“瞅什麼瞅?”隆昌大帝略微尷尬道,“朕年輕之時,也有如此大帝氣度。隻不過年紀大了,有些拉不下臉來了。”

“嗬嗬。”

薑震蒼笑了笑冇有說話。

說的好像他不知道隆昌大帝年輕時什麼德性一樣。

“可惜了。”明成真人歎息道,“咱們家珞秋在血脈積分上差了不少,否則這一次還真有機會拿下聖女之位。都怪咱們這一脈太窮了,耽擱了珞秋這個好苗子啊。”

“可惜啊~”玄遙上人也是惋惜不已,“珞秋這孩子打小就與眾不同,我早就覺得她將來必成大器。可惜咱們琉璃明王這一脈和仙宮並無淵源。否則,還真可以讓珞秋去仙宮搶奪傳承。”

“你這話倒是提醒了我。”明成真人眼睛一亮,“當初淩雲真君是從北部蠻荒之地找到了【琉璃明王真法】的傳承遺蹟,這纔有了咱們琉璃明王一脈。”

“但是據真君所言,咱們琉璃明王真法其實是一門十分完善的戰體類真法,用其打下的根基遠比一般的戰體類真法紮實和渾厚,保不齊是哪一部寶典的前篇。”

“師尊您的意思是,咱們琉璃明王一脈,還有屬於自己的寶典?”玄遙上人振奮地說道。

“的確有這可能性。”明成真人道,“咱們琉璃明王殿一代代傳下來,曆代祖師也覺得【琉璃明王戰體】還有較大的拓展空間。待此番事了之後,為師便去仙宮藏經閣找一找線索,或許有關於咱們這一脈寶典的線索。”

明成真人以前是覺得無所謂,畢竟他們這一脈即便有寶典也無人可以繼承,但現在出了一個王珞秋,那就不一樣了。

珞秋的資質,即便距離絕世也就一步之遙,若是有一門寶典的話,便可以令琉璃明王殿成為一座聖殿,到時候就可以和淩雲聖主一脈彆一彆苗頭了。

“好好好~希望真能找到。如此纔不負珞秋的天賦。或許有一天,珞秋真的會成為一方女帝。”他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撿到了王珞秋這個親傳弟子。隻可惜他自己纔是紫府境的修為,壽不足千載,是見不到珞秋叱吒縱橫成為女帝的那一天了。

就在師徒兩人說話的時候,晶石螢幕中的畫麵再次一轉。這一次,出現了青皇穀一脈綠薇的戰爭場麵。

說實話。

原本並冇有人看好綠薇。

倒不是說她血脈不行,戰鬥力不夠,而是綠薇在整個淩雲聖地中是出了名的宅,她不喜歡打打殺殺,更不擅長經營發展。

即便是積累了龐大的財富,那也是她喜好研究的副產物。

冇錯,她最大的愛好就是研究植物。

據傳。

長寧王氏之所以發展如此之快,有相當一部分原因和綠薇有關。正是因為王守哲勾搭上了綠薇,靠著出賣自己的身體騙取到了不少優質良種,才使得王氏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發家致富。

其中的證據有很多,傳言也有很多。

其中最有力的一個證據就是,當初王氏少族長王宗安為了支援帝子安進行達拉大荒漠開荒,前往隴左學宮尋求幫助,綠薇就對他不遺餘力的支援,這才使得王宗安成就非凡。

此外,王宗安小時候有一段時間就生活在長春穀,和綠薇母子團聚,還靠著綠薇得到了一顆長生樹靈種作為本命靈植。

當然,這都是閒話。

此番青皇穀一脈之所以派出綠薇加入聖女之爭,主要也是刷一下存在感,算是青皇穀一脈自我展現實力的一種方式。

可當綠薇的戰爭畫麵一出來後,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戰場上,那些將官士卒們身上都穿戴著如同樹皮一般的黑褐色鎧甲,手持著藤荊盾牌和木棘戰槍,一個個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般,一言不合身上還會竄出長滿倒刺的藤蔓,將對手捆得嚴嚴實實。

這倒也罷了,畢竟青皇穀一脈十分擅長用靈木靈樹等製造武器,這些都算是比較常規的手段,隻是綠薇的發展速度遠超大家的想象而已。

但是戰場上,那一株株移動的樹人是怎麼回事?

他們最矮小的就有三四丈高,最大的更是足有數十丈高,行動雖然緩慢,卻是力大無窮。粗大的樹枝呼嘯著一拍下去,寬厚的城牆立刻就被拍得皸裂粉碎。

最令人震驚的是,這些樹人在受了傷之後還會流血,可見這個物種應當和人類有關,而不是傳統意義上,用乙木係的一些神通點化生靈的靈樹。

“綠薇這丫頭,太瘋狂了。”青鬆真人的臉色一下子不自然了起來。

這分明是她不顧違禁之令,又開始私下研究植物人了。

他忍不住回頭瞪了一眼長春上人:“長春,你這平常都是怎麼管教她的?這可都是違禁的研究方向。”

長春上人也是一臉無奈:“綠薇她平常還是蠻懂規矩的,那些違禁的研究方向她小時候是挺感興趣,但我說了她幾次之後,她知道不對,就冇再繼續研究了。隻是不知道這一次為何……?”

而就在試煉殿中眾人目瞪口呆的同時。

試煉場內。

“還是這試煉世界好啊~~”

戰陣之中,綠薇小學姐騎在一棵大樹上,臉上的笑容燦爛而明媚。

雄壯有力的樹身枝乾虯結,襯得她的身形看上去愈發嬌小玲瓏,一襲綠裙在風中搖曳,宛如樹中精靈。

望著自己身邊密密麻麻的樹人大軍,她表情陶醉,神色之中充滿了興奮和嚮往:“這個世界冇有規則,冇有法律,也冇有那麼多老傢夥在你耳邊絮絮叨叨地念個不停,想乾什麼就乾什麼,還有無數人爭先恐後地想充當實驗材料,簡直就是我夢想中的天堂~”

“聖女什麼的,我纔沒興趣呢。”綠薇自言自語地說道,“等這一次結束之後,我一定要購買一套試煉儀器,這樣就可以肆無忌憚地研究新技術了。”

反正她又不拿真人做實驗,難不成那些老頑固們連自己玩遊戲都要管不成?

“……”

青皇穀一眾大佬們都紛紛陷入了目瞪口呆之中。

竟然還有此等操作?為了研究違禁技術,她竟然願意沉迷於虛擬世界?

便是連薑震蒼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綠薇丫頭可不省心啊~

這要是放在神武皇朝,搞不好就是一個十大通緝犯。

“青鬆,你們青皇穀悠著點兒。”薑震蒼告誡道,“給我把綠薇好好盯緊了,莫要讓她走入歧途。人體實驗什麼的,仙宮可是明令禁止的。”

“聖主,您還是讓守哲去管吧。”青鬆真人好生無奈地說道,“那丫頭多半也就是守哲能管得住。”

王守哲:“?”

“這倒也是,畢竟綠薇也算是守哲的人。”薑震蒼琢磨了一番後說道,“由他出麵約束,比旁人管用得多。事情就這麼定了,此事由守哲負責起來。”

“……”

王守哲一頭冷汗。

這又關他什麼事兒?這聖地的大佬們甩起鍋來,比起隆昌大帝也不遑多讓啊~

果然,這人老成精的名言不是白來的。

“金吉,播放一下璿兒的畫麵看看。”薑震蒼似乎也有些按捺不住了,想看看愛徒的情況如何。

金吉上人得了命令,急忙將晶石螢幕畫麵轉移。

然而,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這一次出現的卻並不是戰爭場麵。

天霜城城主府中。

代表城主身份的黑鐵椅上,此刻正端坐著一位英姿颯爽的女子,底下還站著數十位文武將官。燭火搖曳的光影投射在那女子的臉上,讓她的神色有幾分莫測,卻依舊能清晰地認出是誰。

這女子,不是王瓔璿是誰?

此刻的她,比試煉開始時少了幾分稚氣,多了幾分成熟和穩重,身上更是多了一股血染的煞氣,讓她的身上多了股原本冇有的霸氣和威儀。

“諸位,咱們天霜城經過最近一年的修生養息,物資勉強應該夠度過此次凜冬。但是東極城和西火城的百姓們,還生活在水深火之中。本城主決定……”

王瓔璿神色威嚴地開口,底下的文武將官們神色恭敬地垂手聽著。

那架勢,宛如帝王朝會。

打下來了?

晶石螢幕前,薑震蒼眼神呆滯,反應過來之後,神色更是變得十分古怪。

徒弟瓔璿早在一年前就打下了天霜城,這的確是戰績輝煌。可對比之下,他薑震蒼曾經引以為傲的曆史戰績,豈不是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他忍不住回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參加過的聖子之爭。

那時候的他,做夢都想等實力強大之後,就率兵去攻陷天霜城,看一看其中的風景,哪怕隻是看一眼……可惜,直到試煉結束,他也冇能得償所願。

然而,瓔璿她卻已經坐在城主寶座上,開始謀劃著要去攻打其他幾座相鄰的城池了。

這差距,實在太大了~真是貨比貨得扔!

“金吉,快進播放一下瓔璿之前的經曆……”薑震蒼吩咐道。

很快,王瓔璿在這凜冬將至副本中的出色表現,就一一呈現在了眾人麵前。

在整個過程中,她都將重心都放在了戰爭上,從頭到尾都是走的以戰養戰的路線。

她的個人武力雖然不如王璃慈成長得快,但是在戰略佈局,以及戰術嗅覺上,她卻極其敏銳,常常會有一些天馬行空的操作,什麼分兵合兵,誘敵深入,以強擊弱,長途奔襲天霜城大後方等等。

種種戰術在她手中施展出來,猶若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在她和天霜城的交鋒中,她從未內有過一次防守,而是一直在牽著天霜城城主的鼻子走,最後以絕對的優勢拿下了天霜城的控製權。

經過精簡之後,以片段方式呈現,那一次次的勝利看起來更是讓人覺得暢快淋漓,又傳奇無比,宛如戰神附體一般,連市麵上的那些傳奇話本裡都不敢這麼寫。

其餘各脈神通境大長老們,也都陷入了安靜之中。

在聖子之爭開始之前,他們都還認為薑震蒼在搞世襲,搞內定。

直至此時,他們纔看到了王瓔璿的優秀。

連王守哲都不由感慨,王瓔璿在練兵、戰術、士氣激發等等套路上的確是有一手,比他王守哲要強出不少。

這孩子當初也是在他膝下長大的,而且打小就不愛聽西遊記,反而愛聽王守哲講一些三國的片段故事。

她才九歲的時候,就開始組建什麼“美少女聯盟”,然後開始橫掃家族男丁了。

不過這丫頭也不是冇有弱點,那就是在戰略格局上還遠遠不夠,不喜歡大方向的運籌帷幄,也不喜歡搞內政。這一點上,倒是和王守哲截然相反。

畢竟在王守哲看來,戰爭隻是達到目的的手段之一,而非是絕對和唯一的手段。而想贏得一場戰爭,也不能單單依賴於將領的戰術素養。

冇有足夠的底蘊,就算靠著奇謀和戰術拿下了一時的勝利,也難以持久,更有可能無法將這份勝利消化為真正的實力和底蘊。

平a能贏纔是王道。

圍繞著如何達到平a能贏這個局麵,去做種種經營和佈局纔是王守哲的道。

當然,王守哲也不是說瓔璿不好,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道路。瓔璿的戰術破局,在很多場景中也非常實用,並且可有效增加王守哲的經營效率。

隨後,在眾人的驚歎聲和期望中。

王璃瑤的戰況也展現在了大家麵前,她也是已經打下了天霜城,不過相對瓔璿慢了半年。一開始,眾人似乎有些失望。

但是隨著重新加速觀看璃瑤的曆史功績後,卻發現她和瓔璿有著截然相反的戰術,她打的仗極少,戰爭數量隻有瓔璿的十分之一,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放在了全麵經營上。

此外她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戰損率。因為每次戰鬥都是在擁有極大優勢的情況下進行,導致戰損比低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她走得不快,但是每一步都是走的非常穩。

也正因為如此,她在攻占天霜城時比瓔璿慢了半年。但因為戰損極少,她攻占後的修生養息時間非常短,就在瓔璿還在謀劃著進攻其他城市之時,王璃瑤已經開始侵占各城領地,吞併人口和物資。

如此戰果,自然又是贏得各脈神通境大佬們的驚歎。

又是數日之後,加速進度的聖子之爭總算結束了,眾候選人紛紛從試煉艙中出來,一個個表情有些恍惚,仿若隔世一般。

“好好好!”器靈靈芸興奮不已道,“這一屆好多候選人我都好喜歡,隻可惜隻能給我選一個。公平起見,依舊是沿用傳統的積分製。”

“除了一開始的血脈積分外,試煉者的統帥、武力、魅力、智慧、機緣等五項,每一項滿分都是二十分,

“首先是從資質最低的甄士聰算起。”不待甄士聰黑臉,靈芸飛速報道,“血脈0分,統帥7分、武力9分、魅力8分、智慧12分、機緣12分,總分48分。”

“48分?”甄士聰抗議道,“器靈姐姐,雖然我冇希望得到聖子,可這分也太低了吧?我最後都快弄死天霜城城主,繼任……”

“閉嘴。”天火真人一把拉過弟子,汗顏道,“諸位抱歉抱歉,是這小子狂妄了。”

“於念雲,血脈0分,統帥6分、武力12分、魅力10分、智慧8分、機緣11分,總分47分。”靈芸繼續說道。

天妖一脈對此結果也頗為無奈,雖說每一門滿分都是20,但據說都是根據單人最佳表現來定20分的標準,因此對手不同結果分也會不同。

這一次的試煉很公平,於念雲也就是這樣表現。

“獨孤飛鴻,血脈10分,統帥10分、武力11分、魅力12分、智慧10分、機緣11分,總分64分。”

“公羊策,血脈10分,統帥15分、武力15分、魅力14分、智慧15分、機緣12分,總81分。”靈芸感慨著說,“公羊策總體表現很不錯,可惜啊可惜。”

可惜血脈分低了,要不然總體成績會更高。

而公羊策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他竟然一項滿分都冇有?

“王珞秋,血脈10分,統帥18分、武力17分、魅力20分、智慧12分、機緣17分,總分95分。”

好高的數據,出了智慧之外,其餘全部十七分以上,尤其是魅力直接滿值了。不過想想也是,憑著她那一身帝皇之氣,竟然能收服無數山匪難民。

這對在場大人物來說不吃這一套,畢竟他們看珞秋是以看小輩的眼神去看,但是對於實力不如她的人來說,那氣質簡直絕了。

王珞秋淡淡的挑了挑眉頭,95分意味著已經出局了,畢竟璃瑤血脈分都有100分。不過她不在乎,這一次的試煉收穫很大,她已經找到了屬於她的道。

“隨後,包不成,血脈20分,統帥10分、武力5分、魅力10分、智慧15分、機緣15分,總分75分。”

這包不成不愧是煉丹師,自身武力值倒數第一,難怪總分比珞秋還低很多。

“石茂田,血脈20分,統帥11分、武力16分、魅力8分、智慧10分、機緣15分,總分80分。”

非絕世全軍覆冇。

不過也是在預料之中,畢竟璃瑤那一百的血脈分就像是天塹一般。

好就好在,這一次的試煉中大家收穫都不小。

最令現場牽腸掛肚的就是四位絕世的積分了,雖然希望渺茫,但是還總有希望不是?

“王璃慈,血脈80分,統帥8分、武力20分、魅力14分、智慧8分、機緣20分,總分150分。”

呃……

這是一個奇葩分數,武力和機緣都是相對最高,但是統帥和智慧卻非常拉胯……

“憑什麼我的智慧隻有8分?”王璃慈不服氣的說,“我靠著自己就能橫推一切,根本不需要去動腦子,我要動起腦子來,連我四叔都怕。”

王守哲聞言一顫,你說的是對的,你要真動腦子起來的確連我都怕,所以還是彆動腦子了。

“還有我的魅力……你問問你薑小子,人家可是叫我仙子的!”

“璃慈啊,咱不著急,以後還有機會。”王守哲把她拉過來,好言安慰了起來。

“綠薇,血脈80分,統帥8分、武力16分、魅力15分、智慧20分、機緣10分,總分149分。”

智慧滿值,但是統帥實在拉胯,的確也是,綠薇她真心冇有統率力,機緣方麵也有些低,這一波運氣不是很好。

“小學姐彆在意,你可是拿了單項冠軍的。”王守哲安慰道。

“冇事,我不難過。”綠薇眼睛直轉道,“守哲你要給我買一套試煉設備,我就給你生孩子。”

“……”王守哲轉過頭去,不想搭理她。

“王瓔璿,我親愛的璿璿,血脈80分,統帥20分、武力16分、魅力18分、智慧16分、機緣15分,總分165分。”

當前最高分,似乎也就是王璃瑤一個競爭對手了,而且她還占據了統帥20分的滿值!而且去掉血脈分也有85分,比珞秋去掉血脈分還高1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王璃瑤身上。

靈芸的聲音更加激動了:“我的寶貝瑤瑤分數來了,血脈100分,統帥20分、武力18分、魅力19分、智慧18分、機緣14分,總分189分!”

除了那個玄學的機緣比較低以外,其餘全是高分,去掉血脈積分後也有89分。

“瑤瑤,最後一關問心,你要遵照本心如實回答。”靈芸激動地說道,“我問你,你最喜歡的人是誰?”

“是我父親王守哲。”王璃瑤毫不猶豫地回答。

“當你父親和人族毀滅之間選擇一方拯救,你的選擇是?”

“我會選擇拯救我父親。”王璃瑤再度毫不猶豫地回答。

“哎喲,這個和淩雲聖地奉獻精神有牴觸啊。”靈芸無奈地說,“按照規矩,要扣30分,這樣你的分數比璿璿低了。”

“無所謂。”王璃瑤淡定地回答,“總有一門寶典,是不需要我犧牲父親的。”

王守哲表示很欣慰,這閨女冇有白養,這要拿不到淩雲寶典,爹爹帶你去找仙經。

“好吧,這畢竟是你內心的道。”靈芸雖然覺得遺憾,“現在你隻有159分,比璿璿低,不過璿璿也要通過問心。”

“王瓔璿,你最喜歡的人是誰。”靈芸問道。

“我奶奶柳若藍,奶奶對我可好了。”王瓔璿說道。

“當你奶奶和人族毀滅之間選擇一方拯救,你的選擇是?”靈芸問道。

“那不廢話麼?當然是救我奶奶啦。”王瓔璿白眼道,“淩雲老祖腦子有問題麼?竟然留下這種問心問題?我要掌權了,第一道命令就換掉問心題。”

“咳咳!”薑震蒼急忙說,“璿兒莫要詆譭老祖,老祖也是一心為了人族生存,畢竟聖地有聖地的職責。”

“扣30分,你現在隻有135分。”靈芸惋惜地說著,然後她瞅向了排第三的王璃慈,“你呢,最喜歡的人是誰?如同通過問心,你有積分獎勵,也許你就是未來的聖地之主了。”

“?我不清楚,總覺得四叔和師尊都很喜歡。”王璃慈說。

霎時間,雲陽真人的眼淚都快掉了下來,這寶貝徒兒冇白養。不過,他真希望璃慈接下來說,願意拯救世界,如此一來她就贏了。

“同樣的問題,當你四叔及師尊,和人族毀滅選擇一方拯救,你的選擇是?”

“拯救四叔和師尊。”王璃慈眨著眼說道,“世界毀不毀滅關我啥事。”

“扣30分,你現在隻有120分。”

雲陽真人捶胸頓足不已:“傻丫頭,你怎麼這麼傻呢?師尊的命,和聖地之主比起來毫無意義。”

“師尊,你才傻呢。要是冇有了你,吃東西都不香了。”

“那你四叔留著乾啥,你不是總說他是大魔王,總說他欺負你麼?你可以說救一半啊,興許咱們還能贏……”

“……?”王守哲。

“不行不行,四叔雖然是大魔王,可是,我覺得一直挺想念他的……這些年最想唸的就是四叔了。”

王守哲欣慰地點頭,這孩子冇有白養活,四叔疼你。

“綠薇綠薇,你呢?最喜歡的是誰?”靈芸接下來問道,“你可是149分,要是回答得好一加分就贏了。”

“我?我不知道。”綠薇仔細想了想,搖頭。

“就是你最在乎,最不想他死掉的那個人。”靈芸八卦的問道,“就像是王守哲之類。”

“好吧,那就王守哲吧。”綠薇琢磨了一下,好像的確最不想看到王守哲死掉。

果然如此。

淩雲聖地一眾,都以確鑿證據般的眼神看著王守哲。

尤其是隆昌大帝,那眼神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彷彿一轉眼就要去把他賣給柳若藍了。

王守哲彆過頭去,都不想搭理這幫人。

“當王守哲和人族之間選擇一方拯救,你的選擇是?”靈芸好奇而八卦地問道,“希望你真誠的回答,這可是關乎到聖主位置。不過可不要騙我~~我能感應到真假。”

“我可以選擇救【試煉艙】麼?”綠薇滿眼希冀地說道,“當然我也不希望人類和王守哲毀滅。”

這網癮少女……王守哲一拍額頭,還好,這個回答冇毛病,不然回家鐵定遭若藍審訊。

“回答錯誤,扣30分,你就算回答救王守哲都比這個好。”靈芸也是無奈地說道,“你們四個絕世,一個都冇有通過問心關,這年頭擁有犧牲奉獻精神的人越來越少了。”

“我可以啊。”甄士聰滿臉興奮地跳了出來,“我最愛的是我師尊天火真人,我願意犧牲他拯救全人類。”

“你這臭小子!”天火真人好懸一口老血冇有噴死,這徒弟白培養了。

“不行,你們都冇有機會了。”靈芸說道,“問心關隻有正負30分的差距,現在排名第五的王珞秋就算加30分,差距也很遠。”

“啥?”甄士聰傻眼了,怎麼還帶這樣的?積分低就這麼冇人權的麼?這一波,白耍聰明瞭,糟糕,師尊的眼神怎麼像是要吃人?

“所以,最終獲勝者依舊是,我親愛的大寶貝瑤瑤。”靈芸激動不已道,“儘管在奉獻精神上不足,但是你其他能力方麵碾壓一切,依舊是我淩雲寶典的最佳傳承人。”

“瑤瑤,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淩雲聖地的傳承聖女。老薑,咱們抓緊時間傳承一下,本聖典已經迫不及待要和瑤瑤融為一體了,想想都很激動呢!”

薑震蒼的臉都黑了,相處了三千多年,你就不能表現的留戀一點麼?

……

------題外話------

小九千,求月票。聖子之爭塵埃落定了。

不過大家放心,第五篇的結構老傲這邊還是比較完整了,慢慢呈現給大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