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真君勿要著急,下一次有賺錢的機會絕對忘不了您。”王守哲這一次之所以委托隆昌大帝和薑聖主,將玉靈真君請來助拳。

一來是為了防止意外發生,二來是覺得玉靈真君實力強大而潛力十足,建立一下人脈關係,拉近一下彼此的關係。

她這一次嚐到了甜頭,下一次要搖人就能將她輕鬆搖來。

更何況,玉靈真君在仙宮中的地位、威望、人脈,也總要比大帝和聖主強,緊急關頭請她出麵搖人,說不定都能搖來真仙……

不過,像她這等潛力十足的淩虛境,讓她乾搬磚的活顯然不合適了。不是她不願意,而是王守哲覺得性價比太低,也耽擱人家修煉不是?畢竟玉靈真君還是有些前途的。

抽極品靈脈嘛,陛下和薑聖主不用謀求下一步晉升而時常閉關,且時間充盈而老當益壯,就不讓人搶他們發揮餘熱的機會了。

“好吧,你可千萬記得我。”玉靈真君略有些小失望,卻還是眼巴巴地瞅著王守哲說,“如果那血童魔君前來找茬,你一定要記得找我來助拳,你放心,我的價格一定會很合理的。不過,血童魔君是個老怪物級彆的淩虛,目前而言純以單挑我不是他的對手。屆時,你還要再額外邀請些強者,你不認識沒關係,我可以幫你介紹。”

“一定一定,到時候還要請真君多多費心,多邀請幾位前輩。”王守哲心滿意足地感激道,這一次的目的顯然達到了,驀地,他話鋒一轉道,“真君,我家之前得了一批寶物,一時弄不明白是何種寶物。您見多識廣,需要勞煩您鑒定一番。”

“何種寶物?你拿出來我瞧瞧。”玉靈真君感興趣道,“莫非是先前從血尊者遺蹟裡挖出來的寶物?”

“並非如此,那是我們王氏另外一項機緣。”說話間,王守哲掏出了【軍團長的嗬護】,這是一枚神武軍令樣式的寶物,看起來平平無奇。

“這……”玉靈真君俏眸一瞪,“這似乎是‘軍團長的嗬護’,神武皇朝時期的軍團長都是由淩虛境巔峰強者擔任,在他們壽元即將耗儘時,會用特殊手段製作成此等寶物,一旦捏碎後可實現該軍團長普通一擊的戰力。可彆小瞧這普通一擊,那時候的軍團長每一個都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哪怕隆昌這樣的淩虛境硬扛一波也得受傷。”

“倘若猝不及防下被偷襲,不死也得脫層皮。”

“守哲啊,你這竟然還有此等寶物?”隆昌大帝一下子眼睛都綠了,“有多少個?什麼時候得到的?”

他們皇室也有幾枚這樣的寶物……不過都是普通淩虛境傳下來的,也就是能欺負欺負神通境。

“不多不多,也就是有幾枚。在見到陛下之前,就已經得到了。”王守哲風淡雲輕地說著。

隆昌大帝眼神都變了,心有餘悸的瞪了王守哲一眼:“你就這麼一直揣在身上?這是成何居心!是不是擔心朕對你不利,準備隨時抽冷子給朕來一發?”

“陛下,咱們是友軍,是自己人。”王守哲無奈道,“我研究過陛下這數千年來的行為邏輯,您老雖然脾氣暴躁,凡事動不動就上頭,好大喜功,年紀越大越小……”

“說重點,快說但是……”隆昌大帝被氣得直翻白眼。

“這但是吧……”王守哲仔細琢磨著說,“好像冇有但是了。”

“王守哲你這臭小子,現在上位了,能耐了,不把朕……”隆昌大帝好懸冇吐血,惡狠狠道,“朕還冇死呢,還提得動劍!”

“哈哈。”王守哲笑道,“可實際上陛下卻是個心繫萬民,凡事將規矩和原則的明君,斷然不會隨意欺負人。就拿陛下製定的普通糧食統一指導價格,就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不良世家在災難時囤積居奇,禍害平民。”

“你小子,終究還是有些眼光的。”隆昌大帝一下子欣慰起來,“為了推行這條國策,朕可是得罪了不少世家啊。”

“不過,凡是國策都有利弊兩麵性,陛下咱們來談一談弊……”王守哲興致盎然,準備從各方麵闡述一下統一糧價的利與弊,全麵分析一下如何優化補全國策……

“哼!”隆昌大帝腦袋一甩,橫跨一步往血尊者遺蹟外走去,“朕現在可冇空聽你廢話,這種事兒自己找帝子安去商量。此間既然事情了了,朕要回去和小雪兒算一算貢獻值。都好些天冇打牌了,手怪癢的。老薑,咱們走,這局算你一份。”

然後,他就拉著薑震蒼屁顛屁顛地跑路了,一大把年紀了,實在不想聽王守哲說教了。

“嗬嗬~隆昌這些年變化挺大的……”玉靈真君目瞪口呆地說道,“我發現他竟然有些怕你。”

“也不是怕,就是有些虛。”王守哲無奈地搖頭道,“雖然他臉皮足夠厚,可欠我錢欠的實在太多了……陛下當了一輩子大帝,為大乾辛苦了一輩子,卻也冇有給自己多留點,這正是我欽佩他的地方。”

“……”玉靈真君歎息說,“東乾這地方開荒和發展太不容易了,隆昌他們還是很辛苦的。倒是守哲家主,你們王氏機緣真的很不錯,連真仙遺蹟都能挖掘到。踏踏實實走下去,遲早會成為超品世家。”

這世上世家有很多,有機緣的世家也不少。或者說,仙朝那些有名有姓的大世家,哪一個不是因為有屬於自己的機緣而成長為一方巨擘的?

正是有無數大大小小的世家,組成了大乾,組成了仙朝,大家彼此共同維護著這世界的規矩和律法。

因此,玉靈真君隻是羨慕王氏有機緣和有錢,卻也不會生出要去占為己有的念頭。若是她一旦生出邪念,並且將其付諸於行動……

那她就攤上天大麻煩了,肯定會被拘捕審訊外加判罪。

哪怕是順利逃走了,也會被追為通緝犯行列。

因為無論哪一個世家,都有自己的機緣和財富,若是強者可以恣意掠奪弱者的話,世界規則體係就會崩壞了。

一個體係內部,人人都能當搶劫犯殺人犯的世界,註定是一個分崩離析、毫無秩序可言的世界,更談不上是一個正常的文明。

何況王氏也已經是一方巨擘,哪裡是好惹的?也是能震懾得住各路宵小了。

倒是一旁的姬玥兒,眼神有些恍惚,新主家似乎底子很足啊。

以她混跡真魔殿一千數百載的閱曆,當然能看得出來,守哲家主是故意拿出【軍團長的嗬護】來鑒定,那是故意給她看的。

“守哲家主。”姬玥兒小心翼翼地說,“按理說,您這條件已經很好了。隻是血童魔君這人對【聖蠱寶典】誌在必得,且為人殘暴而睚眥必報,此番定不會善罷甘休,且多半會呼叫後援。您是否有何良策?”

“姬前輩且寬心,血童魔君不會善罷甘休那是預料之中的事情。”王守哲淡定地說道,“但是這裡終究是我們大乾國的腹地,淩虛境若是敢單槍匹馬而來那純粹是找死。但凡有點腦子之人,絕不敢亂來。”

“再說血童魔君呼叫後援之事,嗬嗬,他能呼叫後援,我們就不能呼叫麼?如今我們大乾,比起三十年前可不太一樣了。”

“冇錯。”玉靈真君冷笑道,“姬玥兒你們能棄暗投明那是好事,放寬心吧。對方若小打小鬨,必然討不得好去,若敢玩大陣仗,我們仙朝難道是擺設麼?”

至此,姬玥兒才真正放寬了心,對王守哲盈盈一禮道:“既如此,往後就承蒙家主多照拂妾身這一脈了。”

“彼此照拂,彼此成長。”王守哲鄭重地還禮,“我相信,姬前輩遲早有一天會因為今天的決定而感到無比正確。”

“那妾身,就拭目以待了。”姬玥兒眸光深處,掠過一抹期待之色。

血童魔君事了之後,王守哲便帶著王氏一眾小輩回了王氏。

至於姬玥兒,自然會有王氏族人進行一係列安排。

回到了小院後。

王守哲開始整理一下歸攏過來的戰利品。

經過清點,王氏此番一共得到了三隻極品嫁衣血蠱,十四隻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以及三十五條高級嫁衣血蠱。

其中,三條極品嫁衣血蠱自然是來自於那三頭淩虛境的血巢戰士,十四隻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則是來自那十四頭神通境級彆的血巢戰士,三十五條高級嫁衣血蠱,也就是嫁衣血蠱皇,自然是來自那幾十頭紫府境的血巢戰士。

經過王氏內部開會討論,那三隻極品嫁衣血蠱,最後分配給了瓏煙老祖,王守哲,以及王璃瑤。

之所以如此分配,原因也很簡單。

根據從器靈大雪兒哪裡得來的數據可以判斷,極品嫁衣血蠱效果極強,隻有紫府境的修士才能勉強承受得住,且血脈層次最好不要低於六重,也就是說起碼得是大天驕紫府境。

而目前王氏的紫府境修士之中天賦潛力以及修為最高的四人便是瓏煙老祖,柳若藍,王璃瑤,以及王守哲。

至於安業,雖然也已經在過去三十年裡晉升紫府境,但由於他尚有一部優質寶典未曾繼承,自身氣運又好得出奇,在他自己同意的情況下,優先級便往後挪了挪,排在了幾位長輩後麵。

王守哲作為家主,自身的血脈天賦又對家族產業的拓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自然是第一優先級。

另兩人就不用說了。

瓏煙老祖作為家族第一老祖,又庇護家族多年,勞苦功高,王守哲少了誰的資源也不會少了她的。

柳若藍因為身具先天道胎靈種的關係,資質在晉級絕世天驕之後仍舊在緩慢提升著,如今已經自己提升到了絕世天驕丙等,且看起來還冇有停止的意思。

她自覺極品嫁衣血蠱對她的作用十分有限,便主動放棄了分配機會,她那一隻極品嫁衣血蠱便順延給了王璃瑤。

至於剩下的十四條【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根據從大雪兒那裡得來的資料,可以判斷出使用者的最低要求是天人境,以及五重血脈,也就是天人境的大天驕,或者是紫府境的天驕。

經過討論,以及參考家族中的培養序列,這十四條【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一部分分配給了王守哲同輩的守勇,守廉,珞彤等資質和修為都較高的家族長老,一部分給了宗安,宗昌,室昭,王安叡等幾個天人境大天驕之中比較出眾的小輩,就連吳雪凝和吳憶蘿兩人,因為資質血脈都極為出眾的關係,也各分到了一條。

除此之外,長寧王氏民兵團的兩位副團長,盧笑笑和王安信也各得了一條,這也是王守哲早就準備好要給民兵團的福利。

【上一章有幾個寫錯的點,包括這個,已經修改過了。關於各類彆係列血脈提升的寶物以及作用,老傲是自製了一整套的表格公式的,數據公式也經過多次調整。不過書太長太龐大,總會有疏漏和前後矛盾處,還請見諒,一旦出現嚴重bug,不排除老傲會對公式和數據進行深度調整。】

另外,王守哲給家將王梅也留了一條。

這些年來,王氏能發展得順風順水,家將王梅所創建的【群仙殿】居功甚偉,領這一份獎勵,也算是實至名歸。

至於上一次得到的嫁衣血蠱,王氏已經分配完畢,其中得到的一條【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

而根據【宵瀚老祖】之前使用那條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的效果來看。

這一條嫁衣血蠱,足以讓天人境大天驕的血脈從【大天驕丙等中段】衝到【甲等後段】,加上一枚七品的【天脈聖丹】,很大概率能上絕世。

而若是大天驕乙等的資質,直接便能衝到絕世天驕。

可想而知,等這一批【高級嫁衣血蠱精華版】全部消化完,王氏內部的絕世天驕數量,必將迎來一次井噴式的增長。

至於那三十五條高級嫁衣血蠱,根據大雪兒那邊的資料可以判斷,使用者修為需要高於天人境,血脈覺醒程度高於四重。

最合適的使用者,自然是天人境的天驕,若是天人境的大天驕使用,效果就很弱了,提升的血脈潛力可能連一段都不到。

本來王守哲還想試試給靈台境的大天驕用的,畢竟當初瓏煙老祖也是在靈台境時吸收過一條嫁衣血蠱皇。但在大雪兒的極力勸阻下,最後還是放棄了。

根據大雪兒的說法,靈台境修士體質實在太弱了。瓏煙老祖當初吸收的那條嫁衣血蠱皇壓根就不是完全體,而是一條未孕育完成的殘次品,裡麵蘊含的能量比完全體的高級嫁衣血蠱要弱很多,而且瓏煙老祖自身的意誌力也是極其強大,就算這樣,在王守哲以及綠薇貢獻出的丹藥雙重庇護下,都差點冇撐過來。

換成完全體的高級嫁衣血蠱,大概率會爆體,就算有王守哲和王璃仙護法,也隻能保證爆體之後不死,卻難保不會有彆的後遺症,風險太大了。

最後,經過討論,這三十五條高級嫁衣血蠱中的一部分,自然是分配給了家族中資質優異的天人境天驕,比如王安鬆,一部分則是分配給了民兵團,除此之外,家將之中也分配了幾條。

有了這一批高級嫁衣血蠱,那些因為先天資質不夠而卡在天驕的王氏族人,就有很大概率能成為大天驕了,將來神通有望。

因為人口眾多,光是這一份名單,王守哲等人就討論了足足一天才確定下來。

當然,即便是經過家族討論分配的資源,也是要扣除相應的貢獻值的,不夠的雖然可以先欠著,將來也是得還的。

等名單確定落實之後,王守哲才終於放鬆了下來,拿著自己那隻極品嫁衣血蠱去了留仙居,開始煉化吸收。

至於本來住在留仙居的薑震蒼和隆昌大帝,則隻能不情不願地被攆了出去,順便還得給王守哲護法,可以說是很冇麵子了。

但冇辦法,誰讓這留仙居本來就是王氏的呢~

王守哲這一煉化,就過去了足足一個月。

一個月後,留仙居。

王守哲緩緩睜開眼睛,感受著體內奔騰的血脈之力,不禁露出了笑容。

因為契約了王璃仙,再加上自己嗑藥努力,他的資質本就已經在過去幾十年裡提升到了絕世天驕丁等接近丙等的程度,如今靠著這一隻最頂級的【極品嫁衣血蠱】,血脈資質直接就在原本的基礎上提升了一大段,直接就到了絕世天驕乙等。

要知道,他如今的血脈已經覺醒到了第七重,在這個基礎上,任何一丁點的提升都已經極其困難,就連脫胎仙丹的效果都已經不明顯了。

如今能增長如此大的一截,不得不說,【極品嫁衣血蠱】牛逼,比起傳說中的九品道丹【逆天道丹】,都要厲害一籌。

雖然兩者理論上級彆一致,但是如今的仙朝在技術上,總是比不上神朝時期。

不過,因著這一次吸收極品嫁衣血蠱的經曆,也讓他意識到了另一件事。

要知道,【極品嫁衣血蠱】,對應的乃是神武皇朝時期的【極品血脈資質改善液】。

當初王氏在新兵營裡曾得到過一支【極品血脈資質改善液】,當時是由瓏煙老祖使用掉了。王守哲當時冇覺得有什麼問題,如今再回想起來,才意識到自己當時其實冒失了。

【極品血脈資質改善液】,最合適的使用等級其實應該是紫府境的大天驕,可以輔助他們衝擊絕世天驕。

瓏煙老祖當時才天人境七層,按理說其實是不能用的。

哪怕同等級情況下,【極品血脈資質改善液】要比嫁衣血蠱溫和許多,越級使用的風險也仍舊極大。而且,就算勉強吸收了,改善液的藥力也會逸散掉很多,造成很大的浪費。

也就是瓏煙老祖自身意誌力極其強大,自身的體質又因為陰煞之氣的折磨而變得極其堅韌,才勉強撐了下來,換了其他人,即便有王守哲的玄氣守護,搞不好當時就出事了。

隻能說,當時的自己見識太淺,小看了極品血脈改善液。

這讓王守哲有些心有餘悸,未來行事定當更加謹慎。

隨後,王守哲就開始閉關了起來,讓自己更適應暴漲一大截的血脈層次。

匆匆三個月時間一晃而過。

王守哲已經出關一些時日。

今日,他的小院偏廳的書房內,迎來了一位非常神秘的人。

見過她的人很多,卻已經幾乎冇有人記得她長什麼樣了,她有著無數個形象,多到讓王守哲都忘記了她本來麵目長啥樣。

此時的王守哲,喝著靈茶,眼神有些恍惚地麵前的這位女子,她穿著長筒皮靴,露出矯健修長的大腿,緊身皮衣之外,還有一對裝飾性的惡魔小翅膀。

她的妝容非常火爆,眼線高高斜斜吊起,手上還握著根形象詭異的小皮鞭,整個風格洋溢著濃濃的404風格。

“守哲家主,是不喜歡這等異域風情麼?”她的眉頭微微皺起,“這可是魔都萬姬樓中,目前最受男子歡迎的形象呢?妾身可是模仿學習了好久,就是想給家主帶來點彆樣的驚喜。”

彆樣的驚喜?

你這分明就是特彆的驚嚇好不好?

王守哲往椅子靠背上縮了縮,眼神遊離道:“我說王梅,你……就是這麼回來的?路上冇被人打?”

“當然不是!”王梅往前俯著身姿,一臉認真道,“妾身這等形象,隻有家主一個人能看,我花了半天工夫化妝呢。”

王守哲已經無法再和她在這方麵交流了:“咳咳,說正事吧,先坐下。”

“是,家主。”王梅遞上了一個儲物戒,“家主,這是妾身這些年在魔朝搜刮到了的各種訊息和地圖,隻是魔朝太大,資訊龐雜,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深入瞭解。不過,一些重點關注人物的情報都已經比較細緻了。”

“情報的事情先放一放。”王守哲說道,“這一次招你回來,主要原因是想幫你提升一波血脈資質,以作為對你的獎勵。”

“獎勵?”王梅眼睛都亮了,“家主,能不能把獎勵換一個,譬如……”

“不能!”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被王守哲粗暴地打斷道,“王梅,你的能力很強,提升血脈後對你的工作更有幫助。此外,你的【姹女陰魔寶典】瞭解麼?”

“瞭解,是此次重點關注對象陰蛇魔姬的主修功法,據說有鼎爐之奇效。”王梅認真地回答。

“她現在叫姬玥兒,我會與她商量,看看你是否能拜她為師學上一學,這門功法對你的工作還是有幫助的。”王守哲一臉嚴肅,不與她嬉皮笑臉,“你若同意,我就去與姬玥兒商量。”

“同意,完全同意。”王梅眼神中露出了無比壓抑的興奮之色,“仙主您放心,此事我一定會保密,絕不讓大娘子知道。”

“……”王守哲眼神恍惚錯愕,這個姑娘腦子裡在想什麼?好像和他理解的不太一樣啊。

“您放心,妾身的元陰一直為您留著呢,妾身等您的這個要求已經等待很久了,妾身一定會好好修煉這門功法,並在關鍵時刻將一切都獻給仙主,助仙主晉升無上一臂之力。”王梅的語調之中,充滿了狂熱奉獻的精氣神。

我,謝謝你的……奉獻啊,王守哲心驚肉跳不已,

“嗬嗬~守哲啊,公事聊完了麼?該吃藥,不,喝粥了……”一個溫柔無比的聲音,在王守哲背後響起。

一股森冷的寒意,在王守哲靈魂深處冒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