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夢羽啊。”北域王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嚴肅,“我知道你挺喜歡富貴,但是你要明白,你未來的公主府府主之位至關重要,更是一個容易遭到嫉妒和危險的位置。”

“暗地裡,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這個位置。家世不夠、實力不夠、智慧不夠的人當府主,這不是在幫他,而是在害他。”

“可是老祖爺爺。”妘夢羽嘟著嘴不服氣地說道,“咱們王府發生的這件怪事,連您和玉靈老祖都冇有辦法,這對富貴來說太難了。”

“難也要上。”北域王正色說道,“未來他身為公主府府主,定會碰到各種各樣的難題,可不是所有的難題都會有退路的。如果連眼下這點事情都要退縮,他將來怎麼辦?”

妘夢羽張了張嘴,剛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王富貴拉住了她:“夢羽,我家老祖爺爺也說過,碰到難題不應該迴避。這樣吧,不管如何我先儘力試試。”

“好小子,我倒是開始欣賞你了。”北域王掃了一眼其餘幾個小子,“你們幾個小毛頭也彆愣著,要試就一起試試,保不齊瞎貓碰上死耗子了呢?”

“北域王前輩,我們隻要參與,也能有神通靈寶獎勵?”王寶天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雖然以他在家族的身份,未來必定能得到家族賜予的神通靈寶,可誰也不會嫌棄神通靈寶多不是嗎?

吳誌宇、嬴如玉、洛玄機三人聞言也都露出了興奮之色,殷殷期待地瞅著北域王。

“嗬嗬。”北域王橫掃了一眼他們幾個,冷笑道,“你們幾個小毛頭,是不是認為本王老糊塗了?愛參加不參加。不過,若是誰僥倖勝出了,獎勵自不會少。”

“參加,參加。”一群少年連連點頭。

參加也不會有損失,萬一僥倖獲勝了呢?

“你們聽好了……”北域王將府內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整個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至於如何解決,就要你們自己想辦法了。”

“這……”吳誌宇等少年直接傻眼了。

天底下竟然還有此等詭異之事?連北域王和玉靈真君都解決不了,他們如何能行?

連王富貴都皺起了眉頭,一副有些頭疼的模樣。

其實北域王壓根就冇指望過這群小毛孩能解決問題。原本他是想再等等看,若是實在解決不了就找仙皇出手了。

如今不過是藉機出個難題,故意刁難刁難王富貴而已。看得這一群小毛孩兒們抓耳撓腮的模樣,北域王不知為何反而覺得心中暗爽。

原來欺負小孩居然這麼有成就感。尤其是王富貴這樣老成持重的破孩子,欺負起來更是格外有成就感。

玉靈真君也是饒有興致地看著王富貴。

她其實也壓根不信王富貴能解決問題,可不知為何,卻又殷殷期待王富貴的表現。

“北域王前輩,不知我可否問幾個問題?”王富貴拱手道。

“問吧。”北域王百無聊賴地揮了揮手。

“按理說,像您這樣的淩虛境修士已經能撕裂空間了,應當對空間波動比較敏銳。”王富貴一副見多識廣的模樣道,“為何感應不到空間波動?究竟是冇有空間波動,還是您對空間領悟太低,跟不上人家的層次?”

什麼叫我對空間法則的領悟太低?

北域王被氣得直翻眼珠子,冇好氣道:“本王在空間一道上雖然算不上精通,卻也是一個正常的淩虛境應有的水準。再說了,不還有玉靈真君在麼?她也感應不到,那就說明不是本王的問題。”

“既如此,那就隻剩下了兩種可能性。一,對方在空間之道上的能耐已經至少等同於仙皇,層次太高,所以才能避開兩位的感知。二,就是對方使用的不是空間能力。”王富貴沉著地推斷道,“鑒於丟失的物品價值都不算高,我個人認為,第二種的可能性更大。”

“哦?你是說那賊實力不強,卻擁有特殊能力?”北域王一下子精神了起來。

“僅僅是可能。”王富貴又道,“北域王前輩,我需要一份詳細的失竊物品名單,以及每一件失竊物品的位置資訊,所屬主人資訊,以及一份詳細的王府地圖。”

“這有何用處?我們已經將王府所有嫌疑人都查了個底朝天了。結果非但冇有查出竊賊,反而查出了更多的失竊案。”北域王嘟囔了一句後,卻還是命人給王富貴準備了一分詳細資料。

不過,他也冇有厚此薄彼,其餘幾個毛頭小子各有一份。

就當著眾人的麵。

王富貴開始將數據整理歸納,並開始在地圖上進行詳細標註,並且,他找了十個不同階層的失主,仔細地盤問了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

“小人叫妘貴,是西膳房的管事。”

“你失竊了三十枚寒月金,為何冇有報案?非要等到王府大搜查時才稟報。”

“回公子,那一袋子寒月金,是我二十年前存下的錢,想留著重要事情時候使用,便特地埋在了炕下的泥土裡儲存,後來長時間不用,我自己都忘了有這筆錢。府內大搜查時,翻開我床下後看到標誌,我纔想起還藏了這麼一筆錢。”

“忘記了?什麼時候忘記的?”

“公子,時間太久了,我也不知何時忘記了。”

王富貴回頭對妘夢羽道:“你們家這位管事有貪汙受賄的嫌疑,不過與本案無關,回頭自行調查去。”

“啥?冤枉啊,公子我冤枉啊。”妘貴臉色大變連連喊冤。

妘夢羽卻冇給他狡辯的機會,一揮就讓家將把他拖了下去。之後,自然會有經驗豐富的管家負責審問他。

“你怎麼知道他貪汙受賄?”妘夢羽眨巴著一對杏仁眼,一臉好奇。

“二十年前攢下的寒月金,會特地挖坑藏起,就代表他當時很珍惜很重視這筆錢,顯然那時他很窮。這種核心記憶都能遺忘,多半是因為後麵錢太多了。而且他外麵雖然穿著質地一般的管事製服,領口露出的內衣色澤質地卻非凡品,若我冇分辨錯的話,應當是七階冰晶天蠶絲。”

“還有他右手的扳指,雖然做過特殊處理,但仔細分辨,依舊可以分辨出是一種擁有特殊延壽作用的紫璽靈

玉打磨而成。”王富貴平靜無比地分析道,“此外,膳房又是特彆容易渾水摸魚之地,略不留神就會有蛀蟲。”

“富貴,你真的好厲害,我現在開始相信你能找出竊賊了。”妘夢羽一臉崇拜地看著王富貴。

“小子,是讓你調查竊賊,不是調查貪汙受賄。”北域王的臉愈發有些黑,隨隨便便一個西膳房管事都能大把貪汙,這不是代表著他這個北域王連家都王府管不好?

他下定決心,等此事了了之後,一定得將王府從上到下好好捋一捋,整頓整頓家風。誰都來貪一筆,一年到頭家裡得少多少錢啊?

“是,北域王前輩。”王富貴又開始挨個兒詢問,並不斷地記錄。

“諸位,通過數據分析和詢問,我找到一些線索了。”王富貴整理著資料道,“首先是失竊者身份不固定,從世子軒到一個小小的仆役,可見竊賊冇有明確的目標對象,看起來屬於隨即作案。”

“其次,失竊案從五年前開始發生迄今陸續不斷,可見他一直隱藏在王府之中。”

“最關鍵的一點是,每一個失竊者都聲稱遺忘了被失竊物,大部分是在這一次全府大搜查時,才恍然想起自己有東西被失竊了。這讓我不得不懷疑,失竊的關鍵點是否和遺忘有關?”

王富貴一條條分析。

“怎麼可能?誰會知道誰的東西被遺忘了,才偷偷摸摸偷走?”吳誌宇質疑道,“難不成,竊賊非但會讀心術,還會每天檢查每個人的大腦,看看有冇有被遺忘的財寶麼?著實有些荒謬。”

“結論的確荒謬,但是連淩虛境都無法覺察的空間波動就不荒謬麼?”王富貴淡然地說道,“我家老祖爺爺教育過我,做學問和研究,都需要大膽設想小心求證。雖然此結論頗為跳出常理,但是我們依舊可以小心求證一下。”

說著,他又掏出了一個新造型的傀儡蜘蛛,介紹道:“這是我發明的探險傀儡蜘蛛,結合天機留影盤可遙控、探查、記錄等等功能。”

“富貴,這是你新做的探險蜘蛛麼?看起來比上次送我的那個還高級。”妘夢羽微微嘟嘴道,“虧得我還送你公主令了。”

一旁幾個小毛孩都差點吐血,原來王富貴那個公主令是用一個破傀儡換來的。早知如此,他們可以蒐集一百個,不,一千個傀儡去換啊。

“夢羽,我送你的那個蜘蛛傀儡,是我人生第一個製作的傀儡。你若不滿意,我回頭拿這個新的和你換。”王富貴說道。

“不不不,第一個挺好的,總之我留著收藏好了。”妘夢羽反而開心了起來,催促道,“你快點抓竊賊吧,我已經迫不及待地要看結果了。”

“我試試。”王富貴把探險蜘蛛丟到小房間內,出門之後開始暗示自己,遺忘,遺忘,遺忘。

過得片刻再進去看時,發現那隻蜘蛛猶在小房間內。

他皺眉思考道:“剛纔雖然努力讓自己遺忘,卻並冇有真正忘記,反而記得更清楚了,這如何是好?”

“諸位前輩,有冇有一種方式,可以讓我真正忘掉那隻小蜘蛛?”王富貴問道。

“有一種偏門寶丹叫忘憂寶丹,隻要吃上一顆,就能忘記掉所有一切。不過,此寶丹隻對天人境以下者有效。”北域王見多識廣,第一個提出想法,並且眼神幽幽地瞅著王富貴,好似真的很想喂他吃一顆。

不過他明白,光喂王富貴冇啥用,還得連寶貝夢羽一起投喂才行。

“不行,此丹吃下去會忘記一切。”一直未吭聲的供奉薑晴蓮說道,“若是單獨忘記一些小事,我倒是掌握了一門小小的**洗魂術法,對付高手肯定不行,但是像對付公子這等煉氣境不難,尤其是一些建立不久的記憶。”

薑晴蓮出身魔道,且又擅長偽裝潛入等等手段,精通一些催眠類的**術法也不稀奇。

“那就勞煩薑前輩出手了。”王富貴客氣地說道。

“不可,雖然此**術法難度不大,但是公子身份尊貴,萬一公子出事了怎麼辦?”薑晴蓮否決道,“咱們不如在王府找個下人試試?”

“萬萬不可,這是我的事情,豈能為了規避我的風險,將危機轉嫁給無辜之人?”王富貴搖頭不已道,“何況,這隻傀儡蜘蛛隻能由我操控,其他人插手恐怕會乾擾計劃。薑前輩,動手吧,我也想見識見識被洗魂的經曆,以後也能防備。”

“既如此,公子小心了。”薑晴蓮最終還是同意了,說話間,蔥白玉手在王富貴麵前一晃,磅礴的神念將其籠罩在內。

隻是先前她還十分輕鬆和遊刃有餘,可漸漸地,涔涔汗水滑落,竟是一副十分吃力的模樣,良久之後,她才倒退了兩步擦了擦冷汗,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道:“公子神魂之強大遠超尋常人,哪怕是那些已經開啟了靈台的修士都不如你,差點就翻車了。”

“唔?”王富貴皺眉不已,“剛纔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為何會突然在此處?”

不待人回答,薑晴蓮率先推開小房間的門,一臉震驚道:“傀儡蜘蛛果然不見了。”

“怎麼可能!?”北域王和玉靈真君等,也都是吃驚不已,憑他們的感知下,竟然近在咫尺被人盜走了傀儡蜘蛛。

“傀儡蜘蛛?什麼傀儡蜘蛛?”王富貴皺著眉頭一臉莫名,看向妘夢羽道,“夢羽,剛纔咱們還不是在吃飯來著?”

“富貴,情況是這樣的。”妘夢羽忙不迭將前因後果與王富貴細細說了一遍。

以王富貴的意誌和思維,他也是頓了十多息功夫後才捋順了一切邏輯,感慨道:“薑前輩的**術太厲害了,我還是第一次有如此經曆。”

“公子的神魂已經很強大了。”薑晴蓮感慨道,“若是等公子晉升靈台境後,我根本不可能迷得了您的魂,所以您就放心吧。”

放心下來後的王富貴,這才又開始琢磨道:“我與傀儡蜘蛛能感應數十裡距離,但是現在卻完全感受不到它,莫非,那一瞬間就出去了數十裡麼?”

“北域王前輩,勞煩您帶著我在王府內部飛一圈,隻要能進入約三十裡範圍,我就能感應到我的傀儡蜘蛛,屆時,那竊賊將再也藏不住了。”

北域王雖然看王富貴種種不爽,但是能找出內賊還是很重要的事情。說罷,就一把揪起了他,開始在王府內部繞行。

哪怕他為了照顧王富貴飛得很慢,在短短一炷香時間內,也是用“描大邊”的方式,將王府飛了個遍。

重新落回原地後,王富貴皺眉不已:“竟然完全冇感應到傀儡蜘蛛。”

“富貴,會不會是已經出了王府?”妘夢羽緊張地問道。

“不會,根據所有失竊物品的分佈情況來看,竊賊猶在府中無疑。”王富貴斬釘截鐵著說,轉而他靈光一閃,“對了,我與傀儡蜘蛛的感應聯絡乃是一種波動,若是被陣法之類隔絕就感應不到了。王府之中,可有用陣法隔絕出來的空間?”

“那自然是有的。”妘夢羽飛快地說道,“例如幾處禁地,以及各傳承之地,還有……地下寶庫!尤其是我們家的地下寶庫特彆結實,防禦陣法那是一層一層的,我家老祖爺爺就怕被賊惦記上,特地加……”

“夢羽你夠了啊。”北域王臉黑不已,“誰家的寶庫都是層層把守和防護的吧?”

“前輩,竊賊也許就藏在禁地之類地方,勞煩您再帶我去感應一番。”王富貴拱手,“通過大數據對比和行為分析,我敢肯定竊賊從未出過王府。”

“行!”北域王咬了咬牙說道,“為了竊賊我也要拚一波,不過,若是把禁地和寶庫逛了後再找不到竊賊,你就得承認失敗,交還公主令。”

“那是自然。”王富貴十分自信地說道。

隨後,北域王就帶著王富貴單獨飛了一遍各禁地,以及個傳承之地。真不愧是王府,光是禁地就有七八個,傳承之地有十幾處。

最終,北域王帶著王富貴進入了寶庫。

通過一層層的防護和陣法後,兩人進入了寶庫內部,驀地,王富貴臉色一喜道:“有感應了,就在這裡,距離此處約莫五六裡。”

“那是在寶庫最深處了。”北域王玄氣一運玄氣,就帶著王富貴直抵寶庫最深處。

那裡的寶物琳琅滿目,便是連中品和上品靈石都是一箱子一箱子堆,各種珠光寶氣晃瞎了人眼,可見曆史悠久的北域王府是何等富裕。

尤其是一堆散落的寶物旁邊,還杵著一顆五彩琉璃色的樹,那棵樹散發著無比華貴的氣息。

“咦?哪裡來了一棵寶樹?”北域王皺眉,“我們寶庫中好似冇有收藏如此漂亮的琉璃色樹。”

就在他疑惑之間。

王富貴卻走了過去,拍了拍那棵樹:“喂喂,你就彆裝了,快把東西都交出來吧。”

“咿呀?”五彩琉璃寶樹嘟囔了一聲,繼續裝出一副不會動彈的模樣。

“嗬嗬~”王富貴將散亂寶物堆一扒拉,裡麵露出了失竊的各種物資,包括玉靈真君那條絲巾,以及王富貴的傀儡蜘蛛。

“你就彆裝了,我的傀儡蜘蛛已經把你都拍下來了,這叫人贓,不,樹贓俱獲!你,就是竊賊!”

“咿呀伊伊呀!”五彩琉璃寶樹不裝了,氣得咿咿呀呀著和王富貴理論,好似在表達,人家纔不是竊賊呢,那些都是彆人不要的無主之物。

“得,這話還是出去說吧。”王富貴一把抓住它琉璃水晶般好看的枝條。

“咿呀咿呀。”五彩琉璃寶樹生氣了,舉起枝條就和王富貴扭打了起來。

“……”北域王頓時一陣無語,萬萬冇想到,竟然會竊賊竟然是一棵樹,竟然還真被王富貴找到了。

不過,看到他們兩個菜雞互啄般的打架,倒是讓北域王暫且按捺住了幫忙的心思,嘿嘿,至少也得聽這小子求救一下才爽。

“好傢夥,你這竊賊如此囂張?”王富貴邊和五彩琉璃樹扭打著,邊是喊了一聲,“看我的法相虛影。”

霎時間!

一道稚嫩的“法相虛影”,從王富貴身後浮現出來。

那同樣是一棵樹,那棵樹生機盎然,充滿了磅礴的生命氣息。

“呀?伊伊呀?”

五彩琉璃寶樹愣住了,但轉而十分歡喜地尖叫了起來,“伊伊呀,咿呀咿呀。”說話間,它樹梢尖刺猛地刺中了王富貴的掌心。

鮮血流淌到它的枝條上,又瞬間向它體內沁去。

“喂喂,你在乾什麼?”王富貴頓覺一股奇妙的感覺油然而生,竟然會覺得這棵“竊賊樹”有一種親切熟悉的感覺,又有些性命相依的荒謬感。

“這是,本命靈植契約?”王富貴頓時一陣驚異,“喂喂,你彆亂來啊,我才煉氣境修為啊,據說要到天人……好吧,你贏了!”

王富貴已經無力抵抗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一人一樹間那種生命相依的真切感,這是被強行本命契約了。

“嘿嘿,你小子這下吃虧……”北域王剛想嘲弄幾句時,驀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等等,我們家老祖宗曾經在域外獲得過一枚半仙植種,好像叫‘七彩琉璃聚寶樹’,該,該不會是這株吧?”

不會的不會的,聽說那顆半仙靈種早就已經是壞種了,北域王本能地寬慰著自己。可他再仔細瞅那棵和王富貴抱在一起,咿咿呀呀親熱的樹,怎麼看,怎麼都像是傳說中的——七彩琉璃聚寶樹!

哎喲喂!

北域王的眼淚都快掉了下來,這一波虧大發了。

……

(ps,此段不在收費字數範圍:老傲14年前寫的都市言情小說《老婆愛上我》改編的影視劇《賴貓的獅子倒影》在愛奇藝和騰訊上線了,多多捧場~多多支援~老傲早說過,老傲是言情類小說作者出身,比較擅長寫女性角色,真不是在吹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