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下來兩日。

王守哲與瓏煙老祖打算哪裡都不去,就留在酒樓院子裡修煉。

瓏煙老祖受陰煞之毒折磨了五十年,早就對此狀態深惡痛絕。那篇法門十分簡單,連普通的散修都能看得懂,她略一參悟,便開始嘗試轉化。

王守哲則是怕出意外,索性就陪著,還能讓老祖指點一下修煉上的不解之處。瓏煙老祖在紫府學宮中晉升靈台境後,便師從冰瀾上人,年紀輕輕便修煉到了靈台境中期。無論是天資還是見識,都不是盧家的明升老祖可以比擬。

隨意一點撥,便讓王守哲茅塞頓開,思緒如湧。

倒是家裡的大丫頭王璃慈年紀太輕,有些宅不住,王守哲索性安排了家將陪她出去逛逛,還給了她十乾金的零花,以獎勵她最近的用功和侍奉老祖的仔細。

中午時分。

王璃慈哭著跑進了王守哲的房間,肥嘟嘟的圓臉上都是委屈:“四叔四叔,我被可惡的散修騙了。嗚嗚嗚,十乾金就買了這塊破石頭,裡麵根本不是什麼好吃的。”

說著,她拿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已被她想辦法切開,裡麵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

王守哲心下一抽,十乾金不是小數目。不過既然給了她,那便是她自己的錢。隻是就這麼糟蹋了,王守哲的心也有些累。

莫非,守信大哥就擅長生一些敗家子敗家女嗎?一個好賭,一個好吃!

石頭裡能有啥好吃的?這智商太讓人擔心了。

“咦,不對。”王守哲驀地眼皮子跳了跳,拿過了那塊被她切成兩爿的石頭。

那石頭外皮青翠,模樣煞是好看。十分顯然,這就是散修攤位上最為常見的賭石!一些非常強大的家族,例如天人家族,再或者大勢力等,有可能會掌握一些靈石礦。

靈石礦中會出現很多邊角料,那些邊角料中偶爾也能起出靈石來。但是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那些邊角料都是被當作賭石販賣。

一開始還都是一些搏一搏的散修參與其中,再後來這東西就成了一種產業鏈。散修把賭石運到各地擺攤,讓人碰碰運氣。

誰都知道,十賭九輸。

但是架不住有人運勢逆天,例如花了十乾金,賭出來一塊價值幾百上千乾金的靈石,從而一夜暴富。

種種傳說都讓賭石業興旺發達起來,那些擁有靈礦的家族,也樂得利益最大化。

但是這種賭石,王守哲平常是瞅都不瞅一眼的,他又冇有黃金瞳透視眼什麼的。賭垮的概率遠遠超過賭漲。還不如老老實實種田,一步一個腳印賺錢。

可大丫頭這塊賭石……裡麵白花花的一片,連王守哲都能感受到其中靈氣充沛,一握在手中,便有絲絲涼意直鑽體內。

他當然知道這是靈石了,隻是有些吃不準靈石含量有多少,畢竟從小到大王守哲也就見過一兩次靈石。

由此。

王守哲一把拉住了還在哭哭啼啼賣慘的王璃慈,去找瓏煙老祖掌掌眼。

饒是以瓏煙老祖的見多識廣,拿著石頭端倪了會兒,也是微微有些驚訝,略作判斷後說:“果然是靈石,大約能切割打磨出三到四塊靈石的樣子。”

三到四塊?

王守哲神色一滯,這一次采購清單中,他狠狠心加了十枚靈石在裡麵,價值足足上千乾金。原本他是準備用一到兩塊來嘗試修煉一番,看看效果。

其餘的靈石,多半都會用到興盛農莊去,結合聚靈陣,看看能不能再開辟一些靈田出來。據他所知,興盛農莊中有一汪靈泉,大約夠支撐六十畝靈田的模樣。

隻是現在【興盛農莊】中僅有二十畝靈田,這是因為家族逢了大難後,一直經濟緊張。原本是想等六爺爺王宵翰衝上靈台境後,穩住家族局麵,再慢慢開拓剩餘的靈田。

結果王宵翰衝擊靈台失敗,也導致了開拓靈田計劃擱淺。

但是此時,王守哲則是必須將靈田開拓起來,否則將製約家族子弟們的修煉進度與發展,總不能一直對外去采購靈米吧?

十塊靈石,都是王守哲咬牙買下的。

卻不想,王璃慈這破丫頭竟然用十乾金賭出了三四塊!

“丫頭,你知道賭石不對嗎?”王守哲的聲音有些嚴厲。賭贏了雖然是一時得利,但是此風不能長。否則若是大丫頭嚐到了甜頭後,沉迷於賭石的話,再多的錢也會敗光。

“嚇?”

王璃慈被嚇得臉色發白,瑟瑟發抖,嗚嗚說:“四叔,什麼叫賭石啊?我就是覺得那石頭裡麵有好吃的,好像好好吃的東西的樣子,那個可惡的散修也說裡麵肯定有好貨。誰想到,他騙我~嗚嗚嗚,我的錢冇了,原來可以買好多好多小魚乾,八爪魚乾,魷魚條……”

自從來了百島衛後,王璃慈一下子迷上了小魚乾等美味,覺得比蜜餞還好吃。靈石什麼的,她冇見過,也冇聽過。

“吃貨!石頭中能有什麼好吃的!?你腦子裡一天到晚都是在想些什麼?”王守哲一扶額頭,真是又好笑又好氣。

“好了好了,先不哭了。”四嬸徐芷柔急忙出來打圓場,摟著王璃慈安慰,對王守哲勸說,“守哲,大丫頭還小呢。平常也冇出過遠門,對這些不懂。”

“嗚嗚嗚~四奶奶,那可惡的散修,也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讓人家真覺得裡麵有好吃的,可,可一切出來,全都是不能吃的垃圾。”王璃慈心痛到碎了,好氣喲。

垃圾?

王守哲扶著額頭,有些搖搖欲墜。如果靈石都是垃圾的話,那世界上還有寶物嗎?不過王璃慈應該真不知道什麼叫靈石,她從小到大都是在家族裡長大。王氏太窮,靈石太少了。

時至此時,王守哲倒是確信了大丫頭冇有在瞎編騙自己。

她冇那智商!

“守哲,若是大丫頭真能感覺出裡麵有好吃的。”四嬸徐芷柔眼神希冀地說道,“這豈不是代表著……”

王守哲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他終究是有些無法理解,便看向了瓏煙老祖。

瓏煙老祖眉頭微蹙,也是疑慮不已道:“據我所知,即便是天人境修士想要看穿賭石,也得施展秘法才行,耗費與動靜絕對小不了。不過以前倒是聽聞過一些擁有特殊瞳術之奇人,也能看穿賭石。隻是這類人太過稀少,而且施展瞳術眼睛會發生明顯變化容易露餡。像璃慈這種……我冇聽說過。

頓了一下,老祖又說:“守哲,世界之大遠超你想象。我的所見所聞,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興許,璃慈這丫頭在靈覺方麵頗有天賦。”

什麼靈覺天賦?王守哲有些不信。就算這丫頭有些天賦,估計也是吃貨天賦。

試一試就知道了。

王守哲拿出三十乾金,交給王璃慈說:“去再買三塊石頭回來,記住,一定要感覺裡麵有好吃的那種石頭。”

然後王璃慈也不哭了,用天真的眼神,關愛智障般地瞅著王守哲,四叔你莫不是被氣傻了嗎?被騙一次還不夠教訓嗎?

“嗬嗬。”

王守哲臉頰都在抽動了,冷笑,“大丫頭啊。忘了和你說了,四叔剛買了兩本……”

話還冇說完。

王璃慈緊緊拽著三十乾金金票,風一般地跑了。

那速度和反應之快,連王守哲都有些錯愕,他不敢確信大丫頭是不是有什麼靈覺天賦,但是可以肯定她一定有速度型天賦。

不過為了怕她吃虧,急忙又讓王忠王勇跟上。

“守哲你還真是……”一旁的四嬸徐芷柔莞爾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