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咳咳!”王守哲咳嗽了兩聲,向隆昌大帝傳音道,“陛下啊,這都已經是什麼年代了,莫要整天想著打打殺殺。萬妖國那麼多的妖力資源,正是合作共贏、共創未來的好夥伴。”

“哼,與你一起共事著實太過無聊。”隆昌大帝暗中白了一眼,繼續傳音道,“罷了罷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不過千萬莫要忘記你許給朕的好處。”

“陛下啊,您好歹也是咱們大乾國的陛下,就不能有點責任心嗎?”王守哲無語道,“整天就圍著那幾個賭資打轉,著實影響不好。”

“什麼叫影響不好?朕為了大乾崛起辛苦操勞了一輩子,到老了還不能享受享受嗎?”隆昌大帝暗中回懟道,“這未來可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朕還不是為了你們拚搏?”

“行行行,陛下您說了算,總之這一次好好乾,能與萬妖國深度合作,對我大乾頗有利益。”王守哲對他也是一陣無奈,家裡老的老小的小,不省心的主兒還真多。。

萬妖國距離大乾並不遠,在王守哲原本的大戰略計劃中,自然不可能冇有萬妖國的存在。隻是萬妖國實力強橫又並無太大的侵略性,因此王守哲將他排到了稍後的序列。

冇想到,變化有時候往往比計劃快。隨著與萬妖國的摩擦和衝突加劇,不如索性解決問題。

如王守哲事先所料,此次會晤並不是很順利。

萬妖國的帝休向來是極為保守派,在他的影響下,萬妖國眾妖的思維都比較固步自封。

也是因此,雙方的第一次會晤,以幾乎冇有任何進展而告終。

雖然有老祖龍居中調和,萬妖國的第一妖帝帝休也願意簽訂和平友好互不侵犯契約,但如果僅僅是明確領地範圍,並約定互不侵犯,顯然並不是王守哲的真正目的。

商談無果下,王守哲暗示隆昌大帝以退為進,暫且結束了第一次談判。畢竟類似的結果已經在預料之中,而王守哲也早就有了安排,並不急在一時出結果。

談判結束之後。

王氏按照既定的流程,招待萬妖國的來賓暫且先行入住王氏的迎賓酒樓。

在大規模改建之後,王氏主宅內很多建築的位置都發生了改變,迎賓酒自然也是。

改建後的迎賓酒樓依山傍水,位置極好,且酒樓腳下便是一條極品靈脈,距離王氏聚靈陣核心留仙穀也不足十裡,屬於靈氣充沛的黃金地段。

在經過王氏族人的巧手佈置之後,酒樓中靈氣盎然,奇花異草遍地,當真是猶如聖境一般。

不過,為了方便交流,萬妖國這次派遣來的使團成員至少也是能夠化形的九階妖王。他們平日裡居住的洞府裡同樣靈氣充沛,所以,若單單隻是這一點,這座酒樓在他們眼裡怕也是不足為奇。

然而實際上,等真正入住酒樓之後,他們卻一個個都宛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般,大開眼界。

作為王氏發展兩百年來的技術結晶,這座迎賓酒樓的造型恢弘而大氣,比之周圍的建築都要高出了一個頭,鋼筋混凝土和靈木料的有機結合,更是讓它的結構將“現代”和“古典”的風格融為一體,極為的鶴立雞群。

不過,設計和外觀還並非是王氏酒樓的最大特色。

從王氏內部開始建造和運營第一座酒樓起,迄今為止已過去一百數十年。

在王守哲的統籌領導下,“現代化酒樓”的管理和經營理念被引入了王氏,之後的管理層也一直在不斷地根據實際經營情況,對這一套體係進行摸索和改進。

一百幾十年下來,如今的王氏已經熟練掌握了一整套,符合當下社會體製的科學化酒店管理體係。

在王守哲看來,如今的王氏酒店,若論先進,已經絕不遜色於他上輩子見識過的那些奢侈品牌酒店了,由於玄武世界的特殊性,很多細節上甚至還猶有勝出。

如此一來,萬妖國的來賓入住其中,自然會感覺處處充滿了未知的新奇。

“九尾殿下,我是您的私人服務經理‘小曼’,這是您即將入住的淩虛套房。”一位靈台境的女子服務經理,正帶著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領著九尾妖帝參觀她將要入住的套間,“這是我們王氏迎賓樓內最頂級的套間之一,各方麵的配置皆是最好的。”

“這裡是溫度調節法陣,目前的室內溫度為21度,您可以根據自身需求隨意調節。”

“這邊是您的洗手間,有按摩浴缸、淋浴,自動衝淋馬桶等多項設施。”女經理小曼一一介紹著套房內的各種設施,還特意為冇接觸過這些的九尾妖帝示範了設施的用法,“這邊是冰晶酒櫃,裡麵珍藏的美酒您可隨意飲用。若您還有其它餐飲需求,也可隨時摁響鈴來召喚我為您服務。”

“這邊是化妝間,有我們王氏出產的香水,護膚品,以及化妝品。”

“這邊是衣帽間,我們提前為您準備了一些王氏與周氏聯合設計生產的最新款衣、帽、鞋,以及相配套的飾品,您可以隨時試用,一切都是免費的。”

“這邊是書架,上麵既有各類古典文學著作,也有近段時間最受歡迎的話本小說,還有新聞軼事、時政摘要、技術與發展、美妝品鑒等等。”

隨著小曼的介紹,九尾妖帝眼底的神色也從一開始的漫不經心,變得漸漸有些發直,到了最後,她那雙妖冶豔麗的桃花眼中已經充滿了震驚。

這就是現代人族的生活嗎?

身為一尊淩虛境的妖帝,她化形之後自然不可能冇有潛入過人族世界,對人類世界的瞭解也算是比較多的。

可她以前見到的人類世界,和如今簡直是天壤之彆。

這讓她幾乎忍不住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什麼差錯。

“你先出去,我想略休息一下。”九尾妖帝說道。

她雖生得極美極豔,但身為淩虛境妖帝,一身的威勢即便刻意收斂過依舊極其懾人,天然便帶著一股凜然貴氣。

如今開口,自然也極具威嚴。

“請九尾殿下好生休息,有任何需求都可以傳喚我。”女經理小曼畢恭畢敬的退了出去。

眼看著套間的房門在自己麵前輕輕合上,九尾妖帝狐眸一轉,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鮮活起來。

狐狸普遍都是活潑好動的性格,九尾天狐也不外如是。剛纔在那人類麵前不得不端著架子,可把她給憋壞了。

如今人一走,尚且年輕的她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嘗試起了新鮮事物。

隻可惜,人族這些東西設計得極為精巧,她幾次三番都琢磨不透,如果不使用暴力,連一瓶【達拉牌典藏紅酒】都打不開。

無奈之下,九尾妖帝隻能又把小曼叫了回來。

在小曼的耐心指導下,她分彆嘗試了王氏的化妝品,護膚品,還用王氏出產的水晶琉璃杯品嚐了乾澀又回味綿長的達拉紅酒,並在愛美本能的驅使下,開始一套一套瘋狂地試起了衣服。

隴左周氏原本便是經營絲棉布料和成衣服飾出身,家族技術底蘊渾厚,而且人才眾多,就連王守哲當年的婚服也是出自隴左周氏之手。

當年在隴左學宮拜入玄冰殿的家族子弟王宗盛,和同在學宮求學的隴左周氏女周芳芳成親之後,雙方因為聯姻關係,漸漸的也展開了多方麵的合作。

後來,隨著周氏和王氏合作的進一步加深,以及新技術新思想的引進,周氏的那些製衣師就像是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般,開始湧現出各種奇思妙想精彩絕倫的設計。

如今,兩家聯合生產的布料、服飾等產品早已走出了隴左郡,並漸漸風靡了整個大乾國,甚至乎已經逐漸開始向仙朝出口。

“衣”“食”“住”“行”皆是人族不可或缺的硬性需求,王守哲豈會放棄如此龐大的市場?

“小曼,你覺得是這身衣服好看,還是剛纔那套裙子漂亮?”

女性本來就愛美,更彆提本就美豔動人的狐族了。

作為狐族的領袖,九尾妖帝嘗試起這些東西來,更是不知道疲憊。

“小曼小曼,剛纔幫我化的妝略顯濃了,兩腮略淡一些更顯少女風情。”

“小曼,你幫我試一下那泡泡浴唄。”

一個時辰之後,從鄉下來的九尾妖帝便很快領悟到了享樂的精髓,泡著泡泡浴,喝著紅酒,旁邊檯麵上還放著烤好切好,並插好了簽子的靈牛嫩肉排,一伸手就能夠到。

“巴適……”

九尾妖帝舒服地仰躺在浴缸裡,激盪的水流精準地按摩著她身上的穴位,讓她感覺自己之前數千年那是白活了。

“九尾殿下您的身材可真好。”小曼拿著一本時尚畫冊,邊給她翻閱邊說道,“您看這些畫模雖然都挺漂亮,但是和您比起來卻是天地雲泥之彆。”

“那是自然,我可是九尾天狐化形。”九尾妖帝得意地勾唇一笑,“隻要我稍微勾勾手指頭,不知道可勾得多少男子為我瘋狂。”

“您真是太了不起了,我要有您這般本事就好了。”小曼羨慕不已。

“這有何難?我看你年齡不大就已經有靈台境的修為,在人族裡資質也不算差了。”九尾妖帝受人伺候半天,也是投桃報李道,“我隨便教你幾手閒散媚術,就能在同階中橫掃無敵了。”

“多謝九尾殿下。”小曼感激涕零道。

類似於九尾妖帝這邊的場景,處處都在發生。

不過王氏一向有節操,都是男經理招待男貴賓,女經理招待女貴賓,所用的手段當然都是量身定製,而不是走什麼居心不良路線。

這些年輕男女經理個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他們要學曆有學曆,要資質有資質,個個都是王氏連鎖酒店未來的精英,進攻仙朝市場的儲備人才。

至於帝休前輩,則是由王守哲親自負責招待。

這會兒,屬於帝休的淩虛套間內,王守哲與帝休正喝著茶聊著天。

王守哲知道像帝休這種活了數萬載的半仙植,表麵看似和藹可親,可實則骨子裡最為古板守舊,因此他辦起事情來得不急不躁,徐徐圖之。

“守哲家主,萬萬冇想到你這還有悟道茶。”帝休聞著悟道茶那熟悉的茶香,感慨不已,“記得兩萬多年前,悟道老弟還曾與當屆仙尊跑來萬妖國找我,一起喝茶論道,暢談理想。豈能想到,這一晃眼居然就已經兩萬多年過去了。”

“說起來,這些悟道茶還是守哲的六世孫王富貴尋來的。他遊曆仙朝時與悟道前輩結緣,承蒙悟道前輩照拂,獲贈了一些悟道茶,前些時候便托人捎了些回來孝敬我。”王守哲說起富貴來,眼神中也不由的露出一抹得色。

那孩子可是他最優秀的血脈後裔之一,除了考試成績太好竟然超過了他這老祖宗這一點外,冇有彆的毛病。

“那可真是孝順的孩子。”帝休若有所指道,“當初悟道老弟也勸過我,希望我們能歸順仙朝,改【萬聖國】為【萬聖聖地】。可你也知道,我這人不喜紛爭,就想帶著孩子們安安靜靜的生存。”

言下之意,當然是和王守哲表明,連仙朝都冇能強迫我投靠,勸你還是早些打消主意。

“今日不談正事,不談正事。”王守哲笑著搖頭,“隻因守哲乃是特殊類木係天賦,對於靈植仙植都頗有好感,這才冒昧前來。”

“我也覺守哲家主你的血脈天賦似有古怪,不知不覺間竟令老夫也心生親切。”帝休微微好奇道,“不知守哲究竟是何木係天賦?”

王守哲卻冇有正麵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端詳著帝休正色道:“我觀前輩耳側、脖子上似有些梅花狀的黃黑雜斑,以守哲經驗推斷,這絕對靈木殺手黑枯病的症狀啊。非但如此,前輩頭髮也有些枯黃,這應該是本體根鬚遭受蟲害,長期營養不良的緣故。”

“這……”帝休臉色微變,“守哲家主好眼力,我們靈植也好,仙植也罷,最怕的便是染病。我也托人找過仙朝的靈植大宗師看過病,卻也隻能緩解一時,解決不了根本。久而久之,便由得它們去了。”

“仙朝靈植大宗師的實力還是很強的,若是連他們都無法根治,那應當是帝休前輩紮根的靈脈和靈壤出問題了。”王守哲推斷道,“前輩可以試著拔出所有根鬚,將根鬚在藥液中浸泡。同時,需要將所有靈壤全部翻出,以烈焰烘烤殺菌,並重新配比營養物質,重建土壤中的微生物生態。”

“……”

王守哲的話讓帝休一臉莫名。

他凝滯了好一會才問道:“何為殺菌,什麼叫微生物生態?”

“此乃我王氏研發的靈植種植技術中的專業術語。”王守哲道,“三言兩語也難以解釋清楚。帝休前輩,你若信得過我,可由我來替您解決問題。”

“無妨無妨,時間久了我也習慣了。”帝休無所謂地笑道,“我們半仙植本就活得長,區區病變也就是有些痛苦而已,不礙事,不礙事。”

帝休前輩還真是油鹽不進啊。

一計不成,王守哲的第二計立即跟上。

他心念一轉。

十多息功夫後,套間門鈴響起。

開門後卻見化成小孩子模樣的王璃仙蹦蹦跳跳地衝了進來:“爹爹爹爹,您看我這一次功課都寫完了。爹爹,我是不是很厲害?你是不是得表揚一下我呀~”

那模樣當真是可愛又伶俐。

王守哲隨意瞅了一眼她的功課,幾乎是一眼就發現了十多處錯誤,頓即臉皮子一抖。

原本按照計劃,他是要表揚幾句,再開始和帝休套近乎的,然後再假裝不經意間暴露出她仙植的身份的,可這般敷衍的功課令他著實開不了口表揚。

十分顯然,王璃仙又是藉機作妖,偷奸耍滑了。

當即,王守哲臨時更改計劃,一把揪起王璃仙就架在腿上“啪啪啪”地抽起了屁股:“王璃仙,你這小小年紀就不學好,淨想著偷奸耍滑敷衍了事,這長大後可還得了?”

王璃仙“哇”的一聲慘哭了起來。

這個和預設的劇情不太一樣啊~~這一頓揍來的太突如其來了。

“爹爹,爹爹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王璃仙淒慘地哭嚎起來,“我改,一定改。”

“哼,我看你就是和陛下待久了,養出了一身的臭毛病。”王守哲繼續“啪啪啪”地抽她。

一旁的帝休都驚呆了。

這是什麼招數!?

難不成,這是新式的苦肉計嗎?

不過守哲家主,你憑什麼認為你揍自己女兒,能讓我心疼?

可打著打著,王璃仙淚奔的同時,一些微弱的仙靈之氣也順著滴落的眼淚逸散開來,在這淩虛套房內漸漸瀰漫開了。

“這是?”帝休愕然不已,顫聲道,“仙靈之氣,這,這……丫頭難道是?”

仙靈之氣是這世上極為難得的純粹能量,一般情況下隻有真仙境的大佬才能產生仙靈之氣。

但也有一些天生仙種的仙植,隨著年齡和品級提升,也會漸漸地孕育出一些仙靈之氣。

至於像帝休這樣修煉到巔峰的半仙植,日久天長之下也能孕育出些許仙靈之氣,可那數量是非常稀少的,遠不如璃仙那麼多。

何況同為仙靈之氣,其屬性和特色也不儘相同。

像王璃仙孕育出來的仙靈之氣,就是明顯帶有生命係特征的仙靈之氣,因此才具有療傷補本源等特殊功效。

“爹爹,這不關大帝爺爺的事,都是仙兒自己的臭毛病。嗚嗚嗚~仙兒錯了,仙兒保證好好學習。”王璃仙雖然捱打,卻還是很義氣地護著疼她的隆昌大帝。

“你這是屢教不改。”王守哲氣急,抽得更狠。

帝休一下緊張萬分:“守哲家主,這孩子莫非是仙苗?”

“是仙苗又如何?若是長歪了,就算真正成為仙植,也不過是為禍天下而已。”王守哲狠狠地教訓著。

“莫要打了,莫要再打了~~守哲家主你瘋了不成,這可是仙苗。”帝休這下徹底失去了之前的淡定,急得是上躥下跳,“你可莫要把她打壞了。”

“也罷,今日看在帝休前輩的份上,就暫且饒了你。”王守哲這才惡狠狠罷了手,說道,“去,和帝休前輩道謝。”

“多謝帝休爺爺幫忙求情。”王璃仙這才爬了起來,捂著屁股慘兮兮地向帝休前輩行禮,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煞是惹人憐愛。

“好孩子,好孩子。”帝休激動而顫抖地扶起了她,“你今年多大啦,怎麼小小年紀就化形了?根基穩不穩啊?”

“我……”

王璃仙剛準備回答之時,卻想起了父親先前的叮囑。

她小巧的眉頭倏地一皺:“帝休爺爺,您怎麼臟兮兮的?頭髮枯黃枯黃,還長了很多黴菌斑,嗚~這黴菌的味道……”

王璃仙後退了兩步,彷彿有些怕怕的。

雖然被捱了一頓揍,可她還是老老實實地按照父親的要求辦事。

爹爹說了,這不是騙人,是爹爹用這種計劃勸帝休爺爺治病,這叫【善意的謊言】。

王守哲也順勢將王璃仙往後一攬,鄭重的說道:“仙兒你先回家,黑枯病和一些黴菌都是會在靈植間傳染的。”

“那爹爹,帝休爺爺,仙兒先回家了。”配合著演完戲的王璃仙,禮貌的行禮後捂著屁股一瘸一拐地走了。

看著王璃仙離去的背影,帝休的心都碎了。

他倒是想和仙兒多待一會兒,隻是仙兒那畏懼的眼神和傳染的可能性,都讓他心中堵得慌。

“帝休前輩。”王守哲也是藉機告辭道,“守哲家中還有事兒,就先不打擾您休息了。”

“好好。”

帝休有些失魂落魄地目送王守哲離開。

眼看著王守哲就要推門而出,帝休終於再也忍耐不住,驀然開口問道:“守哲家主,我這病還有的治嗎?”

“有!”

王守哲腳步一頓,堅定地說。

……

接下來的時間裡,王氏冇有急著開展第二次談判,而是繼續讓萬妖國來賓們享受著現代化的優渥生活。

既然冇需求,就幫你們製造需求。

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當習慣了王氏的優渥生活後,這些妖族再回到自己冷冰冰的領地裡,是否還能適應原本苦行僧的生活?

王守哲知道,從他們抵達王氏的第一天開始,他們就已經敗了!

等他們心境鬆動,對人族的物品有了**和需求之後,接下來,便是收割妖族勞……不,是開展合作共贏,開創人妖和平共處的新時代了。

……

《保護我方族長》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