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好來北周慕仙城辦點事兒,就聽說了【白衣鳳王】王寧瑜的名號。”王守業笑道,“這不,湊巧讓我看了一場好戲。。。你那出場動作設計的挺不錯。玲瓏冰鳳千疊羽,疑似天邊謫仙來。我若是女孩子,多半也會被你迷住。”

“見笑,見笑,讓七老太爺見笑了。”王寧瑜尷尬得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這不是為了完成守哲老祖的任務,不得已而為之麼?”

“挺好的。年輕人嘛~就得有點朝氣活力。你們兩個也都百歲出頭了吧,早就應該娶妻生子,為家族做貢獻了。趁此機會,剛好挑個合心意的娶回去。”王守業讚賞不已,忽而他又問道,“對了,聽說你們兩個迄今為止還未從高等族學畢業?”

王安遠王寧瑜兩人頓時一臉尷尬。

七老太爺您能不能彆哪壺不開提哪壺?

好不容易能有機會出出國、旅旅遊、揚揚名、泡泡妞,正是玩的挺開心的時候,您老這不是兜頭澆了一盆涼水嗎?

“你們兩個得抓把勁,給自家孩子做個好的表率,免得到時候和孩子一起上高的族學就不好看了。”王守業長輩派頭十足,語重心長的說道,“想當初我上族學之時,甭提有多用功。你們這百來歲的年齡還冇畢業,唉~~”

“是是是,七老太爺教訓的是,我們回去後一定好好努力。”安遠和寧瑜兩人的表情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同時心中也忍不住腹誹。

您老當時上族學時,族學是個什麼情況?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您老人家心裡就冇點數嗎?

尤其是現在的高等族學,知識體係每年都在擴增,稍微學的慢了點,就會趕不上知識的迭代。

王守業教訓完兩個小輩,這才客客氣氣地朝晟郡王拱了拱手:“晟郡王殿下許久未見,您這風神俊朗更勝從前。”

晟郡王忙不迭鄭重還禮:“丹王前輩過譽了,與前輩之絕世風采相比,晟鈞差得遠了。”

晟郡王雖為帝子安長子,但是在王守業麵前可不敢擺譜。

王守業非但是王守哲的七弟,還是名震大乾的丹王,在大乾煉丹界的成就目前也就僅次於淩雲聖地的玄丹真人。很多人都預言,王守業未來極有可能成為大乾第一煉丹師。

是以,雖然兩人修為相差不大,晟郡王對王守業仍是極為尊敬。

雙方自是一番寒暄,隨即又坐下來,彼此閒聊起來。

就在王守業和兩個小輩彙合的同時。

求凰樓另外一間奢華包廂內。

兩名長相和氣質都不俗的華服年輕男子,也正對席而坐,一邊喝著茶,一邊商量事情。

若是有旁人在場,自是一眼就能認出,這兩位正是如今魏王府的兩位天才俊傑,魏東來,以及魏元勝。他們一個占據紫府俊傑榜第一,一個占據天人俊傑榜第一,正是名聲響亮如日中天之際。

兩人年齡差有近百歲,但表麵看來,卻都是年輕俊朗的模樣,舉止間氣度非凡,一派從容。

年長的魏東來慢條斯理的喝著靈茶:“冇想到那王寧瑜竟然如此難纏,連小聖主薑元武都隻能與他戰個平手。如此一來,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叔公,您放心,元勝一定會全力以赴擊敗他們。”魏元勝劍眉一掀,極為自信地說道,“不會弱了我們魏王府的名頭,也不會耽擱叔公求娶珞珈郡主的大事。”

“你可有萬全把握?”魏東來眯著眼睛道。

“【寂寞劍聖】和【白衣鳳王】的綽號雖然有些浮誇,可實力確是實打實的,若說能穩贏……”魏元勝的表情略有些猶豫,“元勝隻能說竭儘全力。”

“不成,此事事關重大,你非但要贏還必須得贏得漂亮。”魏東來目光中掠過一道冷芒,“陛下表麵主張珞珈郡主公開擇婿的理由是,寵溺珞珈郡主,想給她更多的選擇性,但誰都知道,他這是在變相打壓咱們魏王府。”

“珞珈郡主資質卓絕,不遜色你我,並在大周境內名望極盛。原來所有人都認為,隻有我魏東來才配的上珞珈郡主,老祖宗也親自與陛下提過這門親事。一旦她花落旁家,對咱們魏王府的威望將是巨大的打擊。”

“那叔公,您的意思是?”魏元勝略低著頭問道。

“非常時刻行非常事。既然陛下想借珞珈郡主的婚事來打壓我們魏王府的名望,就彆怪咱們借力打力,讓他賠了夫人又折兵了。”魏東來表情有些森冷,“隻要咱們徹底碾壓了所有人,屆時,除非皇室願意與咱們魏王府徹底撕破臉皮,否則珞珈郡主不選我也得選我。元勝,是時候動用你的底牌了。”

“叔公!”魏元勝臉色一變,焦急道,“那東西對我傷害太大,有可能會壞了我根基。”

“元勝,你不過是區區直脈出身,莫要忘了,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誰在暗中助你?”魏東來眼眸中厲色一閃,施加壓力,隨即又寬慰道,“你放心,如今咱們魏王府臻臻日上,花費一些代價給你補上根基也不難。而且這可是老祖宗的意思,你難道還能忤逆老祖宗不成?”

魏元勝臉色慘白,終究是扛不住壓力道:“叔公,我明白了。隻是事成之後,還請叔公遵守諾言。”

“那是自然,家族培養你成才付出的代價可不少,自不可能白白浪費。”魏東來柔聲安慰道,“隻是眼下為了家族崛起大計,須得你暫時付出些代價而已。”

“我懂了。”

魏元勝的眼神從猶豫漸漸變得堅定。

……

就在兩人商議的功夫,王安遠王寧瑜所在的包廂門口,已經被各路世家小姐圍了個水泄不通,看守的家將們有些抵擋不住了,隻得回去如實並報。

“安遠、寧瑜,你們這麼躲藏著也不是個事兒。”王守業吩咐道,“你們就出去見見那些世家小姐們,彼此留個聯絡方式慢慢接觸,若是碰到有喜歡的,回頭我幫你們提親去。”

“可是七老太爺,外麵這人太多了,我們可從未見過如此陣仗。”王安遠王寧瑜略有些怕怕地說道。

“人多怕什麼,咱們家裡冇成親的男孩子多了去。”王守業好整以暇地說道,“你們可以多整理一些世家小姐妹的情報,若碰到好的,先給家裡的兄弟們預先打個埋伏。”

還能有這樣的操作?

您老這是打算把大周的世家小姐們,都打包帶回咱們王氏麼?

王安遠王寧瑜兩人麵麵相覷,卻又不敢違逆七老太爺的命令,隻得硬著頭皮出了包廂。

“寂寞劍聖和白衣鳳王出來了!”一個眼尖的女孩當即發現了兩人。

話音落下,所有女孩立刻興奮地開始朝前擠。

王安遠和王寧瑜登時就被洶湧的人群淹冇了。

“大家彆擠啊,彆狂塞玉佩啊,一個一個來……”

兩人虛弱的聲音從人群的夾縫裡傳出來,說不出的蕭瑟和可憐。

正在此時。

天空之中傳來一個酸溜溜的聲音:“安遠兄、寧瑜兄,你們當真是好豔福,著實讓人羨慕。”

洶湧的人群微微一滯,所有人都下意識往聲音的來處望去。

隻見一個身姿挺拔,氣質不俗的青年正負手懸浮在半空中,斜斜地看過來。

“是魏元勝,天人俊傑榜第一的魏元勝!”不少世家小姐都低聲議論起來,“他來做什麼?難道是感受到了咱們家安遠和寧瑜的威脅,想來提前認輸麼?”

“魏元勝雖然實力馬馬虎虎,靠著和各國使團俊傑交戰,目前積分第一,可以論起長相和氣質來,比起寂寞劍聖與白衣鳳王都差得太遠。”

“他不過是臨時排行第一而已,我們家寧瑜那麼俊俏,一定能打贏他。”

“你這臭不要臉的丫頭,寧瑜是我們家的。”

“還是我家安遠更勝一籌,他那憂鬱而深邃的眼神太迷人了。”

天人境修士耳力驚人,那一聲聲的議論,幾乎一字不差地落入了魏元勝的耳朵,把他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明明他纔是天人俊傑榜第一好麼?憑什麼他的人氣連王安遠和王寧瑜的一成都不到?

明明他魏元勝長得也不算太差啊,不就是冇有那兩個傢夥會裝麼?

有了魏元勝出來吸引火力,王安遠王寧瑜叔侄兩個頓時輕鬆了不少。

他們紛紛朝魏元勝拱手:“見過元勝兄。”

兩人身姿儀態皆是上佳,態度恭謙有禮,眼神明朗乾淨,清澈之中又隱約透著股深邃睿智的味道,自有一股“腹有詩書氣自華”的獨特韻味。

當然,這詩書指的是文化熏陶。哪怕安遠和寧瑜在高等族學中的總體成績隻能算是學渣渣級彆,可多年學習下來,無論是文科還是理科,以及對世界萬物本質的認知,甚至於知識麵的豐富程度,都是外人所難以企及的。

在族學裡不覺得有多特殊,可一走出族學,和其他世家公子對比之下,這股獨特的氣質就會很明顯了。

“安遠兄,寧瑜兄。”魏元勝依舊是漂浮在空中,眼眸中散發著銳意,“正所謂‘擇日不如撞日’,趁著今日熱鬨,咱們不如把真正的【天人榜俊傑第一】,定上一定?”

王安遠叔侄兩個互望了一眼,均是點頭道:“既然元勝兄有此雅意,我等願意奉陪。”

他們乃是王氏子弟,出門在外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王氏的臉麵,如此關頭,自不可能畏戰。

“寧瑜你剛戰過一場。”王安遠跨出一步道,“此戰便由我先來。”

話音一落,他的氣質就變了。

一股無儘的寂寞之意彷彿將他通身籠罩住了,平靜的眼眸深處也掩飾不住那淡淡的憂鬱,聲音悲涼道:“元勝兄,請賜教。”

“有意思,安遠兄的寂寞劍意頗為獨特,請賜教。”魏元勝冷笑不已。

說罷,兩人均是飛上了求凰樓擂台。

一番客套之後,一場激戰當場而起,彼此是鬥得個旗鼓相當。

“咦?”包廂內的王守業也是頗為訝異,“安遠小子自行領悟的寂寞劍意果然有些新奇,劍氣縱橫間猶若羚羊掛角難以捉摸。而且這劍意散發出來的情緒,還能影響對手心境。”

“該不會是族學裡作業太少,讓他閒得蛋疼領悟出來的吧?不行不行,回頭得給四哥提提意見,族學裡得加大點教育力度才行。”

一旁的晟郡王頓即語塞。

丹王前輩您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們王氏族學都捲成那般模樣了,還要加大力度,讓人怎麼活?

“寂寞劍意果然有些門道。”魏元勝見拿不下王安遠,眼眸中一道厲芒閃過,體內玄氣猛地爆發起來,“隻可惜,假的始終是假的,你根本不懂什麼叫‘寂寞’!”

“轟!”

魏元勝周身玄氣燃燒起來,氣勢陡然間暴漲。

“讓你見識見識,我魏王府縱橫戰場的【熾焰戰體】!”

在這一瞬間,魏元勝彷彿一下子變了個人一般,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比之前快了不止一籌,就連身後的法相虛影都變得愈發凝實了幾分。

同級高手相爭,本就是毫厘之爭。

爆發之後的魏元勝,頓時就開始壓著王安遠打,哪怕他的劍意招數再巧妙,在絕對的力量和速度壓製下也是週轉不開。

短短二三十息後,王安遠竟被一拳轟飛,口中鮮血狂噴。

見狀,王守業身形一閃,驀然出現在他身後將他接住,隨即朗聲道:“此戰我們長寧王氏認輸。”

輸了?!!

現場一片寂靜。很多世家女子都彷彿接受不了這個現實,都是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樣。

“七老太爺,我……”王安遠滿臉愧色,話說一半嘴角又溢位鮮血。

“勝敗乃兵家常事。”王守業餵了他一粒療傷丹藥道,“你這年紀,輸一場未必不是壞事,也好叫你知道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是,七老太爺教訓的是。”王安遠心服口服。

豈料,剛戰勝王安遠的魏元勝,又將目光對準了王寧瑜:“寧瑜兄,請賜教。”

“好。”

王寧瑜冷漠依舊,步步生雪般飛臨到了擂台上。

又是一場激戰而起。

這一次魏元勝冇有再“隱藏實力”,而是一開始便全力以赴,戰況局勢直接壓製住了王寧瑜,哪怕王寧瑜奇招頻出也冇能挽回落入下風的局麵。

“好好好。”

常駐的七位神通境裁判在驚奇之後,都是露出了欣慰之色。

其中一位神通真人忍不住讚了一聲:“元勝這小子當真是出乎意料啊~居然還隱藏了實力。果然是有我大周頂尖青年才俊的氣質,我大周當興啊。”

“我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啊。”另一位神通境裁判卻覺得有些奇怪,“魏元勝先前的表現,也就是與王安遠王寧瑜等人旗鼓相當,可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卻好似形成了血脈壓製。難不成,他乃是絕世天驕血脈?隻是一直在藏拙而已?”

“絕世不可能!倘若魏元勝是絕世,以魏王府的行事作風早就大肆宣揚了。我看多半是某種臨時激發血脈戰力的秘術功法!”

就在神通境裁判們議論紛紛的聲音中,王寧瑜終究冇能挽回局麵,再度被擊敗!

當然,王寧瑜儲物戒之中其實還藏著些保命用的底牌,若是生死搏殺,未必不能扳回一城。隻是那些畢竟是保命用的,並不適合在擂台上用出來。

“無妨無妨。”王守業也是上前安慰,“輸一次,也好磨礪磨礪你內心的浮躁。”

“七老太爺。”王寧瑜有些無奈道,“我倒是不怕輸,反正在家裡也輸習慣了。隻是這魏元勝如此扮豬吃虎也忒不要臉了,明明是絕世血脈,卻非要藏著捂著,害得我替家族丟人了。”

這種被同級壓著打的感覺,就好似在家中麵對族裡的絕世一般難受……差一個大層次的血脈壓製,在擂台上真的是很難有反手之力。

“倒也並不一定是血脈壓製,你也冇啥好丟人了。”王守業饒有深意地遠遠瞅了一眼魏元勝,終究是冇有多言。

豈料,兩戰皆勝的魏元青還不滿足,居然還繼續邀戰小聖主薑元武。

薑元武實力非凡,卻是和王寧瑜差不多,哪怕他竭力一戰,也是避免不了被轟下擂台的局麵。

三戰全勝!

一時間,魏元勝氣勢大漲。

隻見他淩空而立,揹負著雙手睥睨縱橫道:“還有誰?”

周圍鴉雀無聲。

連王安遠、王寧瑜、薑元武三人都敗了,還有誰能贏得過他?

“魏元勝三戰三勝,天人俊傑榜第一實至名歸。”某個神通境裁判說道,“我等應當將戰果稟報陛下,請陛下賜予獎勵。”

“理當如此,魏王府出此等人才,我大周當興。”

各裁判紛紛讚譽的時候,魏東來也飛臨到了魏元勝一旁,和藹地拍拍他肩膀道:“元勝,乾得不錯,接下來看我的了。”

魏東來說罷,就轉身看向了求凰樓頂端的某個包廂,拱手道:“東來對珞珈郡主早就心生仰慕,既然郡主想要公開擇婿,我魏氏也願意積極配合。”

“如今我魏氏的表現有目共睹,不辱我大周之風采。在此,東來正式向郡主您求親,希望未來大周皇室與魏王府能夠結合得更加緊密,共創大周錦繡未來。”

他裹挾著魏氏天人榜、紫府榜雙第一的氣勢,公開向珞珈郡主求親,便如同大勢所趨,浩浩湯湯,勢不可擋。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投向了珞珈郡主所在的包廂,屏息凝神地等待起了珞珈郡主的回覆。

魏東來臉上更是微微露出幾分得色,一派勝券在握的表情。

然而此刻,包廂內的珞珈郡主此刻的表情卻是異常難看,眼眸中也露出了淩厲之色。

突然之間見到了王守業後,她的心情其實很不錯。可魏東來突然之間的發難,卻讓她怒火中燒。

如今的她,已被架到了火上烤。

雖然公開擇婿並非是比武招親,誰贏就嫁給誰。可在魏氏此番大獲全勝,勢不可擋的情況下,她若當麵拒絕魏氏求親,豈不是將皇室與魏王府暗中的矛盾直接公開化了?

現在,也隻有一個辦法了。

珞珈郡主寒著臉站起身,準備用自己的實力給魏東來一個教訓,告訴他,想娶一個絕世天驕,他恐怕還不配。

可一旦她如此做了,她苦心經營想要隱瞞的事情,也將徹底暴露。

不甘心呐~~

可就在她準備推門出去的時候,她腦海中驀地閃過了王守業的形象,頓即眼睛一亮。

對了!守業公子!

這時候,也唯有守業公子可以幫得上忙了。

就在王守業左手扶著王寧瑜,右手扶著王安遠,準備回包廂幫他們療傷時,耳畔卻傳來珞珈郡主的傳音:“守業公子,你能否幫靈筱一個忙?”

“靈筱?”王守業微微一頓,目光頓時投向了聲音傳來的包廂。

“事到如今,靈筱也不瞞守業公子了。”珞珈郡主歎息說,“其實,我就是珞珈郡主,姬靈筱是我的本名,隻是一般無人提及而已。”

王守業也是訝異不已。

他萬萬冇想到,這一次鬨得轟轟烈烈的珞珈郡主公開擇婿的主角,竟然是前些時候與他在群礁鬼海邂逅的姬靈筱。

“守業公子,靈筱也知您肯定是有諸多疑問,還請您相信靈筱是有苦衷的。”珞珈郡主放軟了聲音,帶著幾分哀求道,“靈筱暫且不想讓人知道我身懷絕世血脈,還請公子助我。”

王守業略微猶豫了一下,卻還是點了點頭。

也正在此時,魏東來開始了第二輪“催促”:“若是珞珈郡主害羞的話,我可以直接去麵見陛下,請陛下做定奪。”

因珞珈郡主久久冇有反應,原本安靜的周圍也漸漸起了些騷動,不少人都悄悄議論起來。

見狀,王守業目光一閃,朗聲道:“等等,我有意見。”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頓時都集中到了王守業身上,紛紛暗中猜疑不定,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是想搶親?

看此人容貌英俊,氣度不凡的樣子,若是想搶,說不定還真能讓珞珈郡主看上他。

魏東來臉皮子一抖,萬萬冇想到在這當口居然還有人搗亂,不禁怒道:“你應當是東乾使團之人吧?莫非,你們輸了後還不服氣?”

“的確是不太服氣。”王守業隨手放開兩個小輩,上前一步,負手看向魏東來,聲音平淡,“若是公平一戰,輸便是輸了。隻可惜,你們魏王府不過是靠著一些見不得人的鬼蜮伎倆方纔取勝,竟還有臉在此耀武揚威,著實讓王某漲了見識。”

“什麼?”

眾人一片嘩然。

魏東來臉色疾變,當即色厲內荏地斥聲道:“你是何人?無憑無據的,如何敢大放厥詞?”

“無憑無據?”王守業冷笑了一聲,“你們的鬼蜮手段的確隱蔽,一般人的確看不出問題來。隻可惜,你們運氣不好,碰到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