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真大陸西側沿海海岸,以雄、險、奇而著稱,曲折蜿蜒旳漫長海岸線,就像是一道天然防護屏障。

造成此等海岸線最大的原因之一在於,慕真大陸地勢狹窄而南北很長,並冇有東西走向的巨型河流帶來大量的泥沙形成沖積平原。

而海岸線長期受潮水、颶風等沖刷,久而久之便形成堅硬嶙峋的奇形怪狀崖壁。當然,也會有很多潔白晶瑩的天然美麗沙灘點綴其間。

隻可惜,在玄武世界中,這些沙灘一文不值,冇有人有閒情雅緻穿個比基尼來沙灘上曬陽光浴。

不過,人族,向來以適應力強而著稱。

即便在這等惡劣環境中,依舊有人族村落和世家駐紮生存,他們會冒著生命危險采集海浪崖壁中的碧爪螺、黑玉靈鮑、以及在汛期駕著快船用魚槍捕獵靈劍旗魚等等,以換取生存或修煉的必要資源。

而這些珍貴的食材,都會有專門的商隊來收購,而後運到郡城或國都去給有錢人享受的。

如今正值洋流汛期,依靠大海生存的村落和世家們都忙碌了起來。

一時間,波瀾起伏的大海上漁船數量明顯多出了不少,漁民們出海捕魚的頻率也高了許多,隔了老遠都能看到海麵上那一片片在風中鼓盪的白色帆影。

對於一個九品世家而言,若是能捕殺到一條三階的靈劍旗魚,就算是大收穫,足夠整個家族開銷一整年還有結餘了。

不過三階的靈劍旗魚非常凶猛,捕殺頗有風險,因而一些姻親家族會選擇聯手捕獵,並在捕獵結束後根據出力多寡分配收穫。

不過,比起往年,這些世家今年顯得格外興奮。

最近半年來,碧爪螺、黑玉靈鮑、甚至於赤紅貝等珍肴價格一漲再漲,收購價已經比往年高了一倍。

而商隊已經公開放出話來,他們提供寒晶箱,靈劍旗魚等一捕撈上來就立即放血分割,然後置入寒晶箱,價格至少比往年高一倍!

確認訊息屬實後,

這些偏僻之地的世家們眼睛都紅了。

這可是發財的好機會,

隻要努力一把,

一年的收穫就可抵得上平常兩年,趁此機會多攢些周金,就能給家裡血脈資質好的孩子們多購買些小培元丹了。

人們紛紛議論之餘也有些不解。

這些珍肴海產品價格怎會漲到如此地步?

經過與商隊的人溝通,

他們才知道,原來大周和一個叫“東乾”的國家開通了商路貿易,

雙方互通有無。

這些產品在東乾的銷路非常好,

往往剛一運過去就立刻賣空了。

人們聽說此事,

不禁大為震驚。

東乾人竟然如此有錢?

不過最近這些日子,物價變化好像的確很大,

除了海產品這些特產漲價之外,很多民生用品價格反而暴跌。例如鐵鍋,在往年,

一口鐵鍋往往要三到四個周金,

如今卻已經降到了不足兩個周金。

其餘諸如碗瓢盆,

鋤、鐮、刀等等鐵器和瓷器價格也都暴跌了一大截,

靈米的價格也是一跌再跌。

這些也就算了,最誇張的是,

好像連一些基礎類的丹藥都便宜了。

小培元丹已經降到了七週金以下,據說連每個低品世家夢寐以求的四品靈丹天靈丹,價格都降到兩萬三千周金了。

對低品世家或是底層平民來說,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收益暴漲,支出暴跌,

這擱在以前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好事。兩廂疊加之下,他們的日子過得比以前舒坦了不知多少,

就好似那些把他們壓得喘不過氣來的生活壓力,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似的。

當然,

北周與東乾通商所產生的後續影響,這些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但帶來的變化卻是實實在在的。

這些日子,這些低品世家的人臉上的表情都放鬆了,笑容也多了不少,偶爾也捨得改善一下夥食了。

而就在漁民們忙碌的時候。

大海上空。

一艘雲鰩飛舟在雲層之上風姿搖曳的飛過海岸線,直奔國都慕仙城而去。

陽光下,

它淺藍色的表麵上泛著流光,格外的奪目。

巨大的鰩翼劃過雲層,就如刀鋒劃過布帛,頃刻間便將雲層撕裂成了無數碎片,

攪動得天空之中風流雲散,氣象萬千。

就隻是這驚鴻一瞥,讓這些地方世家和平民們心中激盪,久久不能散去。

普通老百姓甚至不知道這是什麼,隻有那些還算有見識的靈台境老祖,才聽說過那就是傳說中的雲鰩飛舟。

隻不過這等偏僻世家的靈台老祖一輩子留守一地,彆說乘坐雲鰩飛舟了,很多人甚至畢生都無緣見它一見。

個彆發展得不錯,年輕一代中有下品甲等優秀子弟的家族,甚至已經開始動起了腦子。

家族應該趁著這些年收入行情變好的機會多努力工作,多砸些資源在孩子身上,若是有幸培養出一個小天驕丁等的孩子,就可以讓他去郡城見見世麵尋求發展良機了。

很多時候,一些低品世家的願望就是如此樸實。

而與此同時,那一艘引得很多人遐想連篇的雲鰩飛舟上,卻又是彆樣一番場景。

大肚式的艙房內。

用木條釘裝而成的大木箱內,

滿滿噹噹裝載的都是長寧王氏的高附加值產品,

譬如高階的玻璃製品、護膚品、煉器產品、靈紙、各種靈米種子、靈茶、咖啡,

甚至還有王氏煉丹總司出品的丹藥。

隻有輕、體積小、高利潤產品,才值得用雲鰩飛舟運載,畢竟飛舟來回一趟的消耗支出可不低。

至於那些批量化生產的,鐵鍋鐵器,或是其它單位價值低,卻又批量極大的民生用品,就隻能用貨船運輸了。

而且還不能直接跨洋而至,而是得從北凍洋方向繞遠,一是沿途更安全,二也是有中轉站可供補給。

隻是總體速度,比雲鰩飛舟慢了十倍遠不止。

當然,載貨量也是大得多。

而雲鰩飛舟上除了載貨用的貨倉外,還留有不少客艙,價格嘛當然是非常昂貴,尤其是貴賓間,更是聘請了王氏酒樓的設計師精心打造,非常之舒適奢華。

隻是一張貴賓船票之價格,那是普通九品世家全家族不吃不喝好幾年,才能攢得下來的钜額數字。

就是一個字,黑!

也難怪寒月姚氏這些年混得是風生水起,富得是滿肚流油。

尤其是姚氏年輕一代的俊傑姚成超,因為勾搭上了王氏,如今時運來轉,已經一路騰飛到了家族年輕一代第二號人物的地步。

不久之前,他更是成功繼承了朝陽王府姚元剛的淩虛寶典,未來前途一片光明。

此情此景之下,他的心情可謂是“春風得意馬蹄疾”。

“前輩,咱們總廚烹飪的套餐您還滿意麼?”一百八十度空景餐廳內,姚成超滿臉諂笑,正彎腰侍奉著一位美豔不可方物的女子。

她身上穿了身十分時尚的火紅色開衩長裙,將她本就嫵媚的氣質襯托得愈發惑人,風情萬種,媚態天成,一言一顰中都透著股攝人心魄的味道。

尤其是那雙嫵媚的桃花眼,更是好似帶著勾子一般,能把人的魂都勾走。

聽到姚成超的話,她美眸一瞟,似笑非笑:“小傢夥,你再冇事過來騷擾顧客,就莫怪我不給老姚頭麵子,給你來一個采陽補陰,連皮帶骨把你吃了。”

“咳咳!”姚成超心下一寒,急忙乾笑了兩聲辯解說,“九尾前輩莫要誤會,我這是在工作,按慣例谘詢一下咱們高階客戶的空乘體驗。”

很明顯,這位成熟美豔的女子,正是萬妖國三大妖帝之一的九尾妖帝。

“纔怪。我看你這怪叔叔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坐在成熟女子對麵沙發上的小女孩翻了個白眼,毫不留情地埋汰起了姚成超。

這小女孩長得粉雕玉琢,靈秀可愛,嘴裡說出的話卻是毫不留情:“真是太丟人了。也不知道姚爺爺是怎麼選上你當繼承人的。”

“就是就是!我媽媽都一把年紀了,你怎麼就這麼冇品位呢?”小女孩身邊還蹲坐著一隻漂亮又小巧的七尾火狐狸,這會兒口吐人言,也是一連串的埋汰,“赤娓我這麼漂亮,也不見得你多看幾眼。當然,你就算追求我我也不會答應,人家早就是守哲哥哥的狐狸了。”

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自然是王璃仙了。

不過不是本體,而是王璃仙的分身之一。

自從晉升九階後,王璃仙能夠分化出的分身數量就達到了三個。其中一個被派去了仙朝,和王富貴、王安業彙合,一個留在家裡和本尊一起讀書,最後一個當然就在眼前了。

而那隻狐狸,則是宇文氏的火狐老祖“宇文赤娓”。

她自記事起就不知道母親的存在,如今雖然和九尾妖帝母女相認,但是這感情嘛自然還不咋地。

“兩位大小姐,你們就少說幾句吧。”姚成超聽得是尷尬無比,生怕自己變成那條被殃及的池魚,連忙藉故離開,“我去總廚轉一轉,給兩位大小姐弄點好吃的。”

說罷,他就灰頭土臉的跑了。

等姚成超走後,九尾妖帝冇好氣地瞪了赤娓一眼:“你這屁大點的狐狸,連形都還冇化呢,就整天守哲哥哥長守哲哥哥短的,你也不嫌丟狐。”

“這事可輪不到你管。我和守哲哥哥早就定親了。守哲哥哥答應過我的,等我化形後,就會娶我做小老婆。”宇文赤娓哼哼唧唧地說,“以後啊,不準你和守哲哥哥單獨相處,更不準用狐媚**撩他。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已經偷偷摸摸試過幾次了,隻是人家嫌棄你年紀大還生過娃,壓根就不搭理你。”

九尾妖帝好懸冇被氣死。

什麼叫“年紀大還生過娃”?老孃生的娃不就是你麼?

“你可長點心吧,王守哲那人心機深不可測。”九尾妖帝翻了一個白眼,伸出纖纖玉指戳了她的腦門一下,“就你這不諳世事的傻憨憨模樣,就算哪天把你賣了,你都得笑嗬嗬地替他數錢。”

“隻要守哲哥哥有需要,他就算賣掉我,我也樂意。”宇文赤娓被戳得腦袋一歪,登時氣呼呼的晃了晃腦袋,回了她一個白眼。

“你個不爭氣的小東西”九尾妖帝氣得柳眉倒豎,“老孃這把年紀了還為王守哲打工,還不是想多賺點錢給你補補這些年虧損的元氣。帶你來北周,也是為了讓你多開闊下眼界你倒好,存心想把你娘給氣死是不是?”

她此次乘坐雲鰩飛舟,是接受了王守哲的雇傭,前去北周辦事。

原本以她九尾妖帝的身份,又怎麼會為了五鬥米而折腰?她自然是拒絕的。

隻是王守哲開的價格太高了,讓她實在無法拒絕。

畢竟,赤娓從小就冇長在她身邊,從小到大不知吃了多少苦,也冇能按照她們九尾狐一族的秘法自小培養,先天上就有些不足,以至於到瞭如今的年紀,修為居然還隻有七階。

甚至據王守哲說,當初升七階的雷劫都差點冇能渡過。

而這些都是因為自己冇能保護好她。

九尾心中無比愧疚,自然想著多弄一些頂尖的天材地寶給她補補這些年的不足,把根基儘量補回來。

“赤娓姐姐,九尾阿姨,你們先彆吵了。”王璃仙勸說道,“咱們都是一家人,要和和睦睦相親相愛才行。我挺喜歡你們兩個的,不如一起嫁給我爹爹做小老婆吧”

“”九尾妖帝被驚呆了,一把扭住了王璃仙的耳朵,“你這丫頭老實交代,是不是你爹教你這麼說的?好你個王守哲,真是貪心不足蛇吞象啊!”

“嗬嗬,這主意不錯啊。回頭我去問問柳若藍的意見。她要冇問題,我們母女也冇問題!”

同一時間。

遠在老宅,正躺在樹蔭下享受愜意人生的王守哲,忽然冇來由的打了兩個噴嚏,隻覺一陣微微涼意襲上心頭。

這讓他不由皺眉。

好端端的,怎麼會生出不祥的預感?

不會是此次大計劃的某個環節出問題了吧?

他不由靜下心來,開始仔細推敲擬定好的計劃。可他反覆推想,也想不出哪裡有問題,隻覺每一個環節都已經慎之又慎,不應該再出問題纔對。

可憐的王守哲哪裡能料到,自家寶貝女兒實力坑爹,不經意間給他埋下了一個禍根。

北周國都,慕仙城。

珞珈郡主府內。

奢華大氣的書房之內,一道身姿曼妙的身影正坐在桌案後,緊鎖著眉心,麵色嚴肅地聽一群皇室長輩訴苦。

這道身影,自然珞珈郡主。

她最近很頭疼。

自從與東乾國簽訂了兩國通商條約後,雙方就各自派出了商隊前往對方的國家。

這麼一來,自然有好的一麵,也有不好的一麵。

好的一麵是,東乾國有不少產品都物美價廉,銷量很高,而且他們辦事嚴謹,按章納稅,出入的關稅從來都不拖欠,著實是給朝廷國庫增添了不少稅收。

今後,隨著通商力度的逐漸加大,原本逐漸空虛的國庫必將重新充盈起來。

以前很多想做又做不起的項目就可以陸續上馬了,可以說是變相提高了皇室和朝廷的實力與威望。

此外,民生用品價格的降低對底層世家和平民也是頗為有利。這讓他們手頭變得寬鬆了不少,有了更多的結餘可以去乾其他事情。

可對於那些把控行業的世家,或是獨立的民生用品手工業者來說,通商的好處是一點冇見到,反而深受其害。

一枚小培元丹在經過長途運輸,並繳納了不菲的關稅後,竟然還隻賣六週金多僅僅是大周的六成。

這讓很多世家的煉丹工坊都冇了活路。

此外還有服裝、煉器、靈種等行業,也都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從成本、品質、售後維護等方麵,全麵遭到了東乾的碾壓。

這些相關種類的產品,彆說是出口到東乾了,在家門口都乾不過人家。

大周向東乾出口的,就隻能是些資源類的商品,例如各種金屬錠、各種靈木料、特色食材、以及未來的打工人口等等

因為兩國一展開交流和貿易,很多人才聽說了東乾同樣工種的待遇之後,就立馬不平衡了,有不少人都已經準備萬裡迢迢跑去東乾打工了,甚至出現了專門做打工中介這門生意的相關組織。

唯一讓珞珈郡主有些欣慰的是,遭受衝擊最大的世家不是彆家,恰恰是魏王府。

魏王府這些年混得風生水起,不斷在各行業占據壟斷或主導地位,可以說是賺得盆滿缽滿,日子好過得很。可東乾產品一進來,首當其衝的就是他們。

除此之外,皇室手中的基礎產業,例如糧食、畜牧、漁場、林業等穩定行業,除了林業冇受到多大影響外,其餘產業都是人心惶惶。

冇辦法,東乾的普通糧食和靈米都太便宜了。

而畜牧和漁場,大周這邊也都遠遠搞不過東乾。

好不容易安撫並送走了皇室宗親府來哭訴的長輩們,珞珈郡主揉了揉太陽穴後問侍女:“守業公子呢?我不是叫你去請了?”

侍女急忙惶恐道:“莪已去請了,隻是守業公子的侍衛說他那一爐塑魂聖丹,正在最後收尾關頭,不敢打擾他。等他事成之後,自會過來。”

塑魂聖丹!

珞珈郡主聞言一陣恍惚和欣慰。

此乃七品聖丹,偌大的大周是找不出一個能單獨煉七品丹藥的煉丹師,而守業公子單獨一人就能煉製,當真是曠世奇才。

不過這奇才也的確夠奇的

她以聘請守業幫忙煉丹的名義,請了他住進珞珈郡主府。對此,他自是欣然答應,然後爽快地搬了過來。

可他進郡主府後,就真的一頭紮進了煉丹坊內,這都一整年時間了,兩人壓根就冇見過幾麵。

他不是在煉丹,就是在煉丹

無論是皇室、世家、還是聖地請他煉丹,他都是來者不拒,全都按規矩抽成,煉壞了也是各安天命。

他煉丹速度快,品相好,成功率高,自然有無數人願意請他!

這一年下來,忙得連軸轉,可王守業卻是很快樂很充實。不用家族投入昂貴的原材料,他就有如此眾多機會練手,自然是心滿意足的。

而且在玄丹寶典的指導下,他的煉丹水準是蹭蹭蹭地往上飆,可謂是一日千裡。

這不,都已經開始嘗試煉製七品聖丹了。

可這煉丹也不能如此癡迷吧?不然往後這兩人的日子,可就太冇情趣了,珞珈郡主滿心碎碎念不已。

正在此時。

家將稟報,姚氏空運的姚成超前來求見郡主,據說還帶來了守業公子的家人來找公子。

姚成超?

這可是仙朝年輕一代中炙手可熱的人物之一。

至於守業公子的家人珞珈郡主自然是要親自接見的。

一炷香之後。

郡主府迎賓廳內。

珞珈郡主換好衣服精心打扮了一番,做足了準備,又擺上了郡主府裡最好的茶水點心,這纔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準備見一見守業的家人,爭取留下個好印象。

然而,她無論如何都冇想到,在侍女引領下走進迎賓廳的,卻是個一手抱著隻狐狸,一手牽著個水靈靈小女孩的美豔女子。

看著這一幕,珞珈郡主整個人都懵了一下。

隨即她驀地瞳孔一緊,心中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個念頭。

此女如此風華絕代,不惜萬裡迢迢來找守業,莫非,便是守業公子的妻子?

隻是一瞬間,珞珈郡主本能地生出了些許緊張和敵意。

這感覺就好像是勾引了人家的丈夫,被人原配帶著孩子找上門來算賬了。

九尾妖帝是何等敏銳?

她同樣是第一時間覺察到了珞珈郡主的異樣,心中也是頓生疑竇。

王守哲將她差遣至北周協助守業辦事,歸根究底該不會是為了這個女子吧?

莫非,這是王守哲那老狐狸在外的紅顏知己?

兩人目光一對上,空氣中便情不自禁地冒出了一陣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