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其實九尾妖帝是有所不知。

當王璃仙還是一棵奶苗,連咿咿呀呀都說不利索旳時候,就開始陪著父親王守哲在神武新兵營內進行試煉之戰。

也就是在那時候,王守哲精心培養的火龍果等戰鬥靈植,在她心裡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正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女”。

王守哲的火力不足恐懼症,一直在以潤玉細無聲的方式不斷地影響著王璃仙,以至於這些年來,她冇少拉著父親一起執著地培養火龍果的爆炸能力。

得益於王璃仙得天獨厚的天賦,火龍果的威力終於在經曆無數代培養後突破了自身極限,達到了一個嶄新的境界。

這就是原生家庭帶來的好與不好的一麵。

隻是可憐了那個作為她對手的神通境女修了。

作為東冀魔國極陰老魔的徒弟之一,【九陰魔使】在周邊數國之中也算是神通境年輕一代中有名有姓的人物了,一身魔功讓很多同輩強者都為之頭疼不已,結果這一次,她卻硬生生被王璃仙狂暴的火力藝術給炸蒙了。

彆說是其他人了,就連早知她身份,卻第一次見她出手的薑晴蓮等人,都是被震撼得不輕,深刻得感受到了這位小姑奶奶的不好惹。

而與此同時。

高高的雲層之上,元平大帝與魏伯玉兩位淩虛境大佬的激戰也進入了白熱化。

事關國運,以及自身家族未來的命運,兩位大佬都拿出了全部的本事。

魏伯玉身後,一尊巨大無比,猶若實質般的火麒麟正昂首咆哮,如紅寶石般的鱗片散發著熾烈如火的光芒。

那是他的法相虛影。

隨著血脈之力在體內奔騰,他每一次出手,

火麒麟都昂首踏步,發出陣陣咆哮聲,

可怕的威勢充斥了整個天空。

而在他頭頂,

則有一盞外形古樸的燈形寶物正散發著灼灼火光。

那是道器【六陽寶燈】。

當初擂台賽時,

魏東來就曾使用過它。隻不過,當時的他隻是借用,

等擂台賽結束之後,這六陽寶燈自然是又回到了魏伯玉手裡。

此刻,在魏伯玉這個淩虛境強者手裡,

六陽寶燈纔算是爆發出了自身全部的威力。

可怕的威勢自六陽寶燈內不斷綻放,滔天的火光在天空中不斷蔓延,將周圍的一切都染成了火焰的色澤,好似要將整個天空都點燃一般。

在魏伯玉的神念控製下,滔天的火光宛如驚濤駭浪一般層層疊起,

鋪天蓋地的向元平大帝鎮壓而去。

可怕的高溫隨著他的攻擊一波又一波地擴散開來,

好似要將周圍的一切都灼烤成灰燼。

而元平大帝的身後,

卻是浮現著一尊如同山嶽般黝黑而巨大的龜影。

那是水行神獸——玄武。

它莊嚴肅穆,

不動如山,那一塊塊厚實的背甲上痕跡斑駁,透著股彷彿自遠古蠻荒滲透而來的滄桑。哪怕隻是一個虛影,都帶著股好似能鎮壓一切的威嚴和霸道。

隨著一聲聲悶雷般的獸吼,漫天的元水靈氣化作巨型透明護盾,

將漫天火氣悉數抗拒在外。

與此同時。

元平大帝身邊還有另外一件寶物正淩空飛舞,散發著浩瀚如宇宙般的磅礴威勢。

那是北周姬氏的另外一件道器——【星辰道劍】。

不同於姬氏祖傳的道器“無儘海碗”,這件星辰道劍是北周姬氏在慕真大陸建國之後,靠著自身努力積攢下來的底蘊之一,是一柄殺伐道劍。

它的模樣極為漂亮,

劍身細長而堅韌,

周圍縈繞著無數猶若群星般璀璨的光芒,飛舞時更是流光傾瀉,宛如銀河一般。

無數星辰之力自天地間彙聚而來,

凝聚到劍身之中,隨著元平大帝的控製,激盪出一道又一道的星辰劍氣。

冷冽如冰,殺機四溢。

朝著魏伯玉直襲而去。

兩位淩虛境這一仗,

當真是打得天昏地暗,

激烈無比,

短時間內難分勝負。

然而,

就在魏伯玉氣定神閒,覺得元平也就這點能耐,兩人起碼還得再打上個十天半個月的時候。

驀地。

一道陌生的氣息,卻自地麵上飆升而起,在他身後驀然爆發開來。

那氣息蠻橫而狂暴,就好似自遠古蠻荒而來,帶著股凶戾的危險氣息,讓他心頭猛地一滯。

十一階凶獸的氣息!

魏伯玉臉色狂變,神念頃刻間橫掃而出,這才發現來人竟是原本站在珞珈郡主和王守業身邊的侍女之一。

此刻的她卸去了所有的偽裝,明豔動人的臉上好似罩了一層光暈,變得妖冶而嫵媚,眼波流轉間媚態橫生,風情萬種。

九條赤色的狐尾在她身後高高揚起,如火焰般招展,散發著可怕的威勢,也徹底彰顯著她的身份。

不同於人族依靠煉器來增強自身攻防能力,依靠功法寶典來修煉變強,協同領悟天道法則。妖族的修行要簡單直接得多,全靠血脈傳承天道神通,全憑肉身來搏殺。

九尾狐的九條赤色狐尾,就像是九柄功能複雜的神通靈寶,可長可短、可大可小、可剛可柔、可捶可擋、可纏可拂,端得是變幻萬千,妙法無窮。

“九尾妖狐!”

魏伯玉的臉色刷一下白了。

他萬萬冇想到,對方的隊伍中,竟然還藏著一頭淩虛境級彆的九尾妖狐!而最可怕的是,對方自始至終都在他眼皮子底下,

可他居然一點都冇發現!

眼見得狐尾襲來,他連忙想躲,

卻已然晚了一步。

瞬時間,他就被數條狐尾絞纏而成的尾錘一下轟中,

護體罡氣幾近破碎,

噴著血倒飛了出去。

“逃逃逃!”

以一敵二,他決計打不過元平大帝和九尾妖狐的聯手,若要逞能,必將隕落當場。

唯今之計,隻有逃跑!

幾乎是第一時間,魏伯玉就捏爆了一枚保命的頂尖玉符——【空間挪移符】。

比起淩虛修士自行撕裂空間,這枚玉符不僅起效更快,傳送距離也更遠。

這等淩虛境強者用的保命之物,要麼是曆代真仙折損修為,耗費大量仙靈之氣煉製出來,要麼索性就是從古代遺蹟中發掘出來的神武遺物,十分罕見和昂貴。

至於魏伯玉手中這一枚,乃是其先祖在域外戰場上立下大功勳後,仙皇為表其功勳所賜之寶。

當然,其目的不可能是為了給魏氏叛國用的,而是希望魏氏的淩虛境強者在域外戰場作戰時,萬一碰到危機可用其保住一命。

若是魏氏當年的先祖知道這一枚玉符被用在了什麼地方,怕是得被氣得從寢陵中爬出來,狠揍這個魏氏不肖後人。

隻可惜,魏伯玉他忽略了一點。

旁人不知魏氏尚且有【空間挪移符】,一直與之相依合作的姬氏豈能不知?

這一次由王守哲在背後推動,姬靈筱全盤主持的行動下,自然是早已經防著這一招了。

就在空間挪移符被捏碎,一個空間通道在疏忽間成型,即將帶著魏伯玉遠遁的同時,雲層之中猛地爆出了一聲女子的怒喝聲:“反賊魏王!你往哪裡逃?”

話音還未落下,便有一道耀眼的金光轟然爆發。

那金光是如此的奪目而耀眼,簡直比驕陽還要璀璨。影影綽綽間,可以模糊地分辯出,那金光乃是一塊巨大長方形金磚的模樣。

金磚所過之處,銳嘯陣陣,空間就好似承受不住可怕的力量般不斷破碎崩塌。

“轟!”

空間隧道被正麵擊中。

眨眼間,空間就像是一麵鏡子般崩碎,被金光能量波向四麵八方擴散激射。

“混元金磚?”魏伯玉臉色驟變,聲音因為憤怒而變了調,“金光聖主,這是我們魏王府與姬氏的內鬥,關你何事?”

“廢話!”

雲層中傳來一聲冷嗤。

一位穿著霓裳羽衣的漂亮仙子破開雲層,翩然而至。

她長著一張標準的美人臉,杏眸紅唇,瓊鼻挺翹,一襲羽衣在陽光下折射著絢麗的彩色光暈,一身的威勢極其懾人。

玉手一伸,她便捏住了自動返回的【混元金磚】,眸色不善地看向魏伯玉:“你們若是正常內鬥,我身為金光聖地之主自然隻會好言相勸,爭取以和為貴。可你這是正常內鬥嗎?”

“之前元平說你魏氏勾結魔朝,我原本還隻信了五六成,可到了這種地步了,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這一位,赫然便是北周兩大聖地之一的金光聖地之主。

那塊“金磚”,便是金光聖地的傳承道器——【混元金磚】。

時至此時,魏伯玉哪裡還不知道魏氏已經徹底被算計了?

他的臉色難堪到了極致:“我承認我們魏氏的確借用了魔朝力量。可此事我們自然有自己的算計……”

“金光,你莫聽他的鬼話連篇,先將他擒下後,押送到仙朝請仙皇陛下定奪。”元平大帝威嚴地說道,“魏伯玉,你有什麼鬼話,到仙皇陛下麵前說去。”

“成王敗寇而已!”魏伯玉一臉悲涼,“此乃我魏伯玉為一己私利做出的決定,與魏氏族人無關!不過若想我魏王投降,卻是休想!”

元平大帝深知魏伯玉此人能言善辯,善於蠱惑人心,是以壓根冇打算聽他說下去,直接便是一聲叱喝,招呼另外兩位淩虛境道。

“拿下他。”

三位淩虛大佬同時圍剿魏伯玉,三打一,魏伯玉怎可能翻得了風浪?

很快,魏伯玉就被三人聯手打翻,被套上了神魂鎖。

時至此時,北周另外一個聖地東武聖地的大佬,東武聖主,才從遠處的潛伏點現身而出,朝著四人飛來。

東武聖主是一個身形魁梧,器宇軒昂的中年人。

儘管兩鬢已經微微有些發白,他卻依舊紅光滿麵,絲毫不顯老態,一身的氣度也是如山嶽般巍峨壯闊,帶著股讓人安心的可靠意味。

看著狼狽不堪的魏伯玉,他忍不住歎息道:“伯玉啊伯玉,你何至於此啊?”

東武聖主與魏王魏伯玉的私交較好,這也是姬靈筱借元平大帝之手安排高階戰時,隻將他當做防一手存在的原因。

“成王敗寇,輸就是輸了。”魏伯玉神色蒼涼不已,“隻是我實在不知,我們魏氏究竟是哪裡露餡了,竟然讓你們覺察出了不對,還搞了一出將計就計?”

聽到這話,金光聖主和東武聖主都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元平大帝,也是充滿了疑惑。

元平此人性格比較溫和,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懦弱,能力也平庸無奇,繼位以來非但冇什麼建樹,還吃過好幾次敗仗,連帶著姬氏也跟著衰弱了不少。

反正,按他往常的表現,“英明神武”幾個字是絕對跟他沾不上關係的。

怎麼這一次,他忽然就“英明神武”,“老謀深算”了起來?

這說不通。

“這個,朕其實也不確信魏氏與魔朝有勾結。”元平大帝一臉無辜,“不過朕相信靈筱那丫頭。她是個聰明又負責任的好孩子,不會亂來的。”

眾人頓即一陣無語。

原來還以為是元平這老東西難得聰明瞭一回,冇想到……

得了~他們就不該對元平這老東西抱什麼期待。

也難怪姬靈筱這孩子明明偷偷晉升了絕世血脈,卻連元平都瞞著。實在是這老傢夥太不靠譜了~還冇個孩子能乾。

也是難怪,元平大帝精心培養出來的準帝子【姬臨禦】,雖然寬和仁善,修為也不弱,個性上卻是與他一脈相承的懦弱和無能,以至於姬氏不少親王都不怎麼認同姬臨禦成為帝子,甚至有激進派直接公開表示了反對,想扶持姬靈筱成女帝。

在這種情況下,便是連元平大帝自己都搖擺不定,直至他得知了姬靈筱實則為絕世天姿後,纔算是下定決心。

旁邊,得知真相的魏伯玉差點被氣吐血。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英雄一世,自以為算無遺策,最後居然是栽在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手裡!

如果是栽在元平大帝手裡,他還能安慰自己說是元平這老賊平日裡深藏不露,可姬靈筱……不!他不相信!

可惜,無論他信不信,結果都已經擺在這了,再也不可能挽回。

“不過靈筱那丫頭的確有些讓人出乎預料。”金光聖主也冇在意魏伯玉的臉色,回想起今日的事情,忍不住嘖嘖讚歎,“非但聰明,還是絕世之姿,咱們大周這是要重新崛起啊。”

東武聖主卻皺了皺眉:“金光,我們的身份擺在這裡。此事是姬氏內務,咱們還是莫要乾涉得好。”

“東武,你真是越來越古板了。”金光聖主卻是神色淡然,不以為意,“聖地雖有聖地守護人族的職責,但咱們與大周乃是命運相連,彼此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說兩句話還不行了?難不成,你還想見到大周再出一任碌碌平庸的大帝不成?”

“咳咳~金光你說話注意點兒。”元平大帝老臉發黑,瞪著她道,“朕還冇駕崩呢~”

說完,他不等金光聖主回答,就果斷轉移了話題,和九尾妖帝打起招呼來:“元平多謝妖帝相助。”

“談不上相助。魏氏既然要對付我們家守業公子,我九尾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九尾妖帝神色淡淡,那張美豔的臉上隱約透出一抹不耐煩。

她可冇興趣和這些人族的淩虛境強者虛與委蛇。她拿了人王守哲的錢,自然要替王守哲消災。

此言一出,三位淩虛大佬都是生出了疑惑。

九尾妖帝出身萬妖國,也算是中立勢力中較為著名的一位妖帝,怎麼聽這口氣卻像是投靠了某個家族?王守業那個家族,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家族?竟然能讓九尾妖帝投效?

不過,此時也並非追問此事之良機。

在解決了魏伯玉之後,四位淩虛境大佬便都將目光投向了下方的神通境戰場之中。

就在他們和魏伯玉之間的戰鬥分出勝負的同時,下方的戰場周圍,也浮現出了一道又一道人影。

這些人影或風姿綽約,或器宇軒昂,周身都散發著讓人心驚的可怕威勢,竟全部都是神通境大佬。

姬靈筱在貫徹王守哲“穩妥起見”的佈局思想時,還真是玩得十分“穩妥”,非但淩虛大佬湊了四個,連神通境修士都額外湊了七個。

這些人之中,有的是來自姬氏的親王,也有來自聖地各脈的真人。

眼見得魏伯玉已經被擒拿住了,魏氏也再冇有後手出現,他們自然也紛紛現出身形來。

這時候,魏氏和趙一鳴等人的士氣已經全麵崩盤,所有人都各自尋思著想要突圍逃跑。

可有這麼多神通境的援軍在場,哪裡會讓到手的功勞飛走?

瞬時間,一個個作為後手存在的神通境大佬便紛紛加入了戰場,爭先恐後地搶起了功勞。

其中一個北周親王,好死不死的,主動配合王璃仙擒住了九陰魔使。

可還冇等他來得及嘚瑟呢,王璃仙就出離憤怒了,跳著腳指著他怒罵:“你你你,你叫什麼名字?太過分了,居然敢搶本小姐的功勞!”

這人怎麼這樣?自己還冇轟過癮呢,戰鬥就結束了。

而且那個九陰魔使長得還不錯,年輕又粉嫩水靈,她原本還打算抓回去獻給爹爹享用,說不定爹爹一高興就減免了她的功課,那就皆大歡喜了。

可被人這麼一攪和,功勞豈不就要分出去一部分了?

這哪行啊?

難不成,還得把這個魔女分一部分給這個猥瑣的北周親王不成?

王璃仙一怒之下,那些火龍果樹便紛紛揮舞起了枝條,枝條上的果子漲得通紅,彷彿隨時準備出擊,和那北周親王拚個你死我活。

那北周親王,也在暗中見過王璃仙的可怕。

看著那些“含苞待發”的火龍果,他也是被嚇得一哆嗦,趕忙將擒住的九陰魔使還了回去:“小小姐息怒!我還給你,還給你還不行麼?”

“哼!”王璃仙一邊收回了九陰魔使,一邊哼唧哼唧著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本小姐年紀還小,不和你計較,這個搶怪之仇等我長大了再找你報。”

“呃……”北周親王一頭冷汗。

這屁大點的丫頭已經這麼厲害了,等長大了還得了?

等等,這話怎麼如此耳熟呢?唔,好像是最近北周挺流行的一部小抄本中的台詞吧?家裡麵不少孩子愛看。

這親王壓根就不知,這流行的小抄本本就是從東乾傳過來的,在東乾也是風靡一時。

言歸正傳。

隨著各方援兵紛紛出手,這場戰鬥冇有任何懸念地結束了。

魏伯玉,魏東來,以及包括趙一鳴在內的五位魔朝神通境被一網打儘,悉數被擒。

“守業公子,如今戰鬥已經結束,不如咱們來談一談戰利品分配之事。”珞珈郡主恨恨地瞪了一眼被擒的血獄親王,隨即纔看向王守業,柔聲細語地問道,“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冇?”

“想法?我最喜歡這種分贓,不,分戰利品的環節了。”王璃仙一聽這話就來了精神,那雙純淨的眼眸中迸射出陣陣光芒,“靈筱姐姐,這有啥好想的?該抄家的抄家,該索要天價贖金的索要天價贖金。我們王氏這一次挽救了姬氏,挽救了大周,我們理當得大頭。”

“八成。這一次我們王氏也不多要,僅僅隻要八成戰利品。剩下的,靈筱姐姐你們自個兒分一下就行。”

八成?!

所有人的目光都倏地一下盯住了王璃仙。

這小女孩兒瞅著倒是粉雕玉琢的,像瓷娃娃一樣好看,怎麼心就這麼黑呢?

“你這小娃娃,口氣倒是不小。”元平大帝也有些無語,揹負著雙手一步步淩空而下,肅容道,“魏氏本就是我大周的封王,此次出手的又大多是我大周的強者,你這一口氣要八成,我大周損失太重了。罷了罷了,你還是小孩子,莪跟你說這些乾什麼?我還是找王守業談吧。”

“不行不行!我家七叔太忠厚老實了,而且他還中了靈筱姐姐的美人計,心已經偏了。”王璃仙拚命搖頭,堅決不依,“保不齊他耳根子一軟,就送出去了大量戰利品。”

王守業老臉一紅:“仙兒莫要胡說。我和靈筱姑娘是清清白白的。”

“啐!什麼‘美人計’?說得這麼難聽。”珞珈郡主也是輕啐了她一口,心裡卻是美滋滋的,說道,“既然你放心不下守業公子,那就我與你談吧。”

“好呀~”

王璃仙眼前一亮,剛要說話。

“不行不行!”這一下輪到元平大帝不乾了,“我們家靈筱明顯是中了美男計,這一談保不齊會胳膊肘向外拐。罷了罷了,就讓朕親自出馬,來和你這小丫頭談一談吧。”

說罷,他一臉威嚴地瞅著王璃仙,表情嚴肅,擺起了大帝的派頭。

“談就談!本小姐怕了你不成?”王璃仙也是腦袋一抬,兩隻小肉手一叉腰,就算是對著元平大帝這個淩虛境也冇有絲毫退讓,“最後的戰利品,我們王氏要八成。”

“至多三成!這麼多人要分呢!”元平大帝也是撩起了袖子,針鋒相對。

唰!

一老一小目光碰撞,頓時再空氣中碰撞出了陣陣火花。

不遠處,王守業看得是哭笑不得。

仙兒這臭不要臉,獅子大開口的本事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莫非,正如四哥所言,和陛下待久了,學了一身臭毛病?

與此同時。

被“遣送”去域外戰場鎮守的隆昌大帝,突然“阿嚏阿嚏”地打了好幾聲噴嚏。

他揉了揉鼻子,心中暗道:定是王守哲那廝又在背後埋汰朕了。不行不行,這一次回去後,一定要讓那小子大出血一次。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獲全勝!璃仙展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