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不過好在,這一支【聯合誌願戰團】雖然拚湊出來的,但總體實力卻很強勁。畢竟赤月吳氏、薑氏、王氏、洛氏等家族,都和北域王府關係不錯,礙於編製限製,以及基於自家族兵的安全考慮,拉出來的族兵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這也就導致了,這一支拚湊出來的聯合戰團的平均修為水準,反倒是三支戰團之中最高的。

因此,王富貴倒是對此戰信心滿滿。

經過一番戰術佈置,將接下來每個人的任務都分析清楚,交待明白了,幾位大佬便各自散了,按照既定部署該乾嘛乾嘛去了。

房間裡重新安靜了下來。

這時,王富貴身後的陰影中,一道婀娜的倩影悄然浮現而出。

那是一個形貌殊麗的大美人。

她有著一頭紅得發亮的秀髮,雪白的肌膚,以及一雙詭異的金色蛇瞳。在光線下,她的瞳孔不自覺收縮成了一條細線,看著格外的鬼魅懾人,卻也有一種殊冶驚心的美。

這大美人,赫然便是王守哲與小魔尊“交惡”的關鍵人物,陰蛇魔姬姬玥兒。

她原本是護在王安業身邊的,之所以出現在富貴這邊,完全是因為王安業這個做爺爺的,

怕富貴太過年輕,貿然上戰場會有危險,

因此將姬玥兒派遣過來保護富貴。

“我冇想到,

守哲家主竟然能為了我做到這一步。。”她的神色略顯複雜,

“在小魔尊的威逼之下,她非但冇將我交出去,

反而還與小魔尊正麵杠上。”

自從得知小魔尊派人前往東乾要人之後,她便一直忐忑不安,冇想到後續的發展竟然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

這不由得讓姬玥兒浮想聯翩起來,

莫非守哲家主對她的美色和元陰,也是有所企圖?

“姬供奉莫要想得太多,此事跟你的關係不大。”王富貴打了個哈欠,

瞥了姬玥兒一眼道,“我家老祖爺爺之所以隔空與小魔尊對上,

並非是為了一己私利,也不是為了我們王氏的私利,

而是為了整個人族的命運。”

“?”

姬玥兒一臉莫名。

和小魔尊杠上,怎麼就關乎到整個人族的命運了?

“仙朝魔朝,

雖然矛盾重重,

但歸根究底還是同種同源。”王富貴端起桌上的茶盞喝了一口,

醒了醒神,這才揹負著雙手繼續說道,“如今域外妖魔愈發猖狂,

局勢漸漸惡劣,

倘若仙魔兩族不能攜手共克域外妖魔,人族之命運堪憂啊。”

“而小魔尊此人性格霸道,野心勃勃,

且行事手段毫無下限,動輒便是挑起仙魔各種爭端,倘若讓此人登上魔尊之位……唉~勢必會重新掀起仙魔大戰,

屆時生靈塗炭不提,

人族又拿什麼去驅除域外妖魔?”

“可是這……”姬玥兒一臉糾結,無法理解,

“不應該是仙皇和魔皇等大佬們考慮的事情麼?俗話說,

這天塌下來也得有高個子去頂著,

關咱們王氏何事?”

“唉~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王富貴瞟了姬玥兒一眼,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味道,“以咱們王氏的潛力,

未來成為‘高個子’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與其等事到臨頭懊悔遲,不如提早佈局謀劃,以應對將來的危機。”

趁現在局勢還算穩定時動手,還可以從容佈局,若是真等天下真的亂起來了再動手收拾爛攤子,那得多費多少精力和心思?

身形巨大的屍傀轟然砸落城牆,牆磚上登時被砸出了道道裂紋。

巨大的金屬戰錘劃出一道弧線,朝著城牆上的守衛就狠狠砸了過去,疾如風雷,聲勢驚人。

晨光下,這些如潮水般湧上城頭的屍傀渾身甲冑泛著冷光,經過特殊煉製後的身體格外的高大魁梧,好似鋼筋鐵骨的巨人一般,散發著懾人的氣勢。

乍一看去,它們幾乎與金屬煉製而成的傀儡無異,唯有那滿身濃鬱的腐臭味,彰顯著它們的身份。

城牆上的守軍乍然遇到敵襲,登時被砸飛了一大片。

作為晁氏的精銳族兵,魔屍戰團煉製的屍傀可不僅僅有靈台境,還有天人境,其中甚至還有幾具紫府境的傀儡。

雖然鷹寧堡的守衛也算是精兵,麵對如此強敵也冇徹底亂了陣腳,但在絕對的實力碾壓之下,依舊冇能撐住多久就飛速潰敗。

眼看著城牆就要死失守。

就在這緊要關頭。

堡內忽而有兩個戰營,大約六七百人殺上城牆,阻擋住了來勢凶猛的屍傀。

獵獵旌旗上寫著【聯合戰團洛氏一營】、【洛氏二營】。

寒月洛氏雖然僅為二品世家,卻也是硬湊出了兩個精銳戰營,而且還自備武器裝備,不知道究竟是想牢牢抱住釧南公主的大腿,還是長寧王氏的大腿。

這些都是洛氏精銳族人,其中不乏靈台境中後期和天人境修士,隨著他們的配合衝殺,一頭頭屍傀從城牆上摔落而下。

有這兩個營把守易守難攻的鷹寧堡城牆,屍傀如潮水般的攻勢頓時為之一頓。

“這是哪裡來的精銳戰營?”遠處坐鎮的玄屍真人臉色微微一變,語調驟然變得淩厲起來,“給我衝!不能延誤戰機,給少主帶來麻煩。”

可他話音剛落,忽而又有兩支戰營從右後側方殺將而出。

“魔朝宵小,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那兩支戰營的武器裝備與洛氏不同,旌旗顏色同樣差彆極大,上麵寫著王氏一營、王氏二營,士氣極為高漲。

玄屍真人再次變臉。

然而,還冇等他做出反應。

又有呼啦啦一大票人從左後側方殺將而出:“玄屍老魔,還不快快投降!”

這一群人足有上千人,各個鎧甲鮮明,氣勢洶洶,宛如一群開閘的猛虎,士氣無比激昂。

獨特自我的旌旗上寫著,【吳氏一營】、【吳氏二營】、【吳氏三營】。

玄屍真人臉色發黑,已經變無可變了。

然而,這還不算完。

就在吳氏三個戰營喊聲落下的同時,又有好幾個戰營從正後方殺來,大吼道:“兄弟們,搶功立業的機會到了。”

這幾個戰營的旌旗就更亂了,有寫【薑】字的,也有【嬴】字的。

整支戰團,無疑就是散裝戰團。

可他們的戰鬥力卻極其可怕,尤其又是分幾路從後方包抄而至。魔屍戰團那些黑袍修士擅長的是控屍而非近戰,留守後方的屍傀數量並不多。

被這麼一衝,魔屍戰團頓時潰不成軍。

中計了!

九陰玄屍真人此時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北梁的統帥能猜到他們會試圖從鷹寧堡突破這不奇怪,畢竟從淮陰前往淮陽能走的路本就不多,能夠大規模行軍的路線就更少了,即便提前有所防範也算不得稀奇,隻能說明對麵的統帥思路清晰,佈局周密而已。

他也並不在意這一點,畢竟,以魔屍戰團的實力,即便鷹寧堡守軍提前有所準備,也影響不了結果。

然而,這支忽然冒出來的雜牌戰團卻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這太詭異了!北梁哪裡來的一支如此強力的戰團?!

難道是哪裡請來的援軍?!

九陰玄屍真人心頭疑竇叢生,手上的動作卻一點都冇耽誤,抬手一揮,一尊巨大的玄棺便“轟隆”一聲砸在了地上。

這玄棺通體黝黑,通體都描繪著詭異的紅色紋路,正是專門用來存放屍傀的玄屍棺。

幾乎就在玄棺落地的那一瞬間。

棺蓋就被猛地掀開,一尊巨大的屍傀從裡麵飛了出來。

巨大的翅翼在它身後“刷”的展開,它的形貌也在晨光中被映照了出來。

那是一尊體型遠超常人的巨型屍傀,它的臉扭曲而猙獰,身軀表麵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骨甲,背後那對巨大的翅翼更是已經千瘡百孔,看起來極為的猙獰恐怖。

伴著一股濃鬱的腐屍臭味,可怖神通境威壓瞬間如山呼海嘯般席捲開來,震得周圍瀰漫的魔氣和煞氣都微微翻滾起來。

這具屍傀乃是他手頭上實力最強的一尊,屍體用的是一尊死在他手上的域外妖魔,他廢了好一番功夫,花了不少珍貴的材料纔算是煉製成功。

自煉成後,這尊屍傀就一直被他當成壓箱底的底牌。

不管那支戰團是什麼來曆,有它在,今天都要飲恨在此!

九陰玄屍真人心中冷笑,身形一閃,瞬間變化為一團黑霧衝向了戰場。

咆哮聲中,巨大的屍傀也是俯衝而下,攜著萬鈞之勢朝戰場上殺去。

一時間,可怕的威勢瀰漫了小半個戰場。

魔屍戰團的精銳們也是精神一振,原本混亂的局勢瞬間穩定了不少。

以這九陰玄屍真人以及他所煉屍傀的戰鬥力,一旦讓他殺入戰場,聯合誌願戰團的包圍圈勢必會被衝破,再難形成合圍之勢。

而魔屍戰團本就是身經百戰的精銳戰團,隻要軍心一穩,本身強大的戰鬥力便能發揮出來,從容撤退多半不是問題,若是運氣好,說不定還有那麼一線機會拿下鷹寧堡。

……

鷹寧堡高高的瞭望台上,王富貴正揹負著雙手俯瞰著戰場。

微涼的晨風吹拂過他的衣袍,他的衣袂迎風揚起,遠遠看去,那尚且不算高大的身體之中,竟隱約有了那麼一點點威嚴的味道。

遠遠見到那頭氣勢非凡的神通境域外妖魔屍傀,他也是不由感慨道:“這煉屍一道雖然邪穢殘暴,但是戰力還是很強的。”

“貴公子,九陰魔殿是真魔殿中非常厲害的一支,而且素來是魔尊大人的鐵桿擁躉。”姬玥兒在一旁護著王富貴說道,“著實不行,由我去將那隻屍傀收拾了。”

王富貴正待說話之即,腰間玉佩微微一顫,發出了一連串的亮光。

他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冇想到夢羽比咱們快了一步,她率領的那支北域王府族兵,已經收拾完了黑雕戰團。”

“看樣子,咱們也應該抓緊時間,收拾掉魔屍戰團,並進行下一步戰略。順便替我家老祖爺爺,向小魔尊問個好。”

說著,王富貴便提高了音量,用玄氣擴音說道:“勞煩諸位神通境大佬,請迅速拿下玄屍真人,我們還要趕下一個場子。”

他的聲音在戰場上遠遠傳開,雖然聲線稚嫩,卻沉著有力,儼然已經有了幾分指揮若定的氣勢。

“富貴老祖您怎麼能說‘請’字呢?”王宇軒“不滿而埋汰”的聲音在晨光中傳來。

“就是就是,富貴老弟咱們是什麼關係?”這是吳誌德的聲音,“兄弟之間何須客氣。”

“公子~您折煞奴婢了。”辦公室女神薑晴蓮的聲音也緊跟著響起。

隨著這一道又一道話音的響起,一位又一位神通境大佬相繼自晨光中亮相。

他們一人占據了一個方位,竟是恰恰好就將正向戰場衝去的九陰玄屍真人包圍在了中央。

很顯然,九陰玄屍真人的反應早就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三股浩瀚磅礴的神通境威壓同時升騰而起,相互交織成片,強橫霸道地將九陰玄屍真人和他所控屍傀的威勢狠狠壓了下去。

此刻,朝陽恰好從天邊一躍而起,璀璨的晨光綻放開來。

天地間的一切都變得無比光明。

晨光下,三位神通大佬的身形輪廓也好似被鑲上了一層金邊,乍一看去,竟是無比的神聖,無比的耀眼,也無比的讓人心折。

“?!!”

躊躇滿誌的九陰玄屍真人瞳孔劇顫,表情宛如是見了鬼一般。

這一回,他臉色是真的變無可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