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

“哈哈哈哈~玄屍老魔,算起來,咱們倒是有好兩百年未見了。你當初在域外戰場上捅我刀子時,可曾料到有今天?”吳誌德手持一柄神通靈寶級的戰刃,興奮地看著對麵的九陰玄屍真人。

一頭巨大的龍形法相虛影在其身後浮現,濃鬱的水靈氣宛如山呼海嘯般朝他彙聚而來,隨著他的氣勢升騰,散發出了越來越磅礴的強橫威壓。

雖然仙魔兩朝都會扛起域外戰場的責任,但是兩朝內部之間絕不太平,私下裡但凡逮著機會暗捅刀子的事情層出不窮,至多就是事情敗露之後,雙方高層一通拍桌子扯皮而已。

“寒月吳氏?什麼真人來著??”玄屍真人眯了眯眼睛,瞅著吳誌德有點眼熟,卻一時間想不起他的名號。

“海龍真人。”

吳誌德被氣得不輕。

他倒是一直對玄屍老魔念念不忘,卻不想對方居然連他的名號都想不起來了,實在是太侮辱人了!

“玄屍老魔,若不束手就擒,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憤懣之下,吳誌德猛地一刀斬下。

瞬時間,刀光猶若霹靂倒掛,在天邊朝陽的映襯下,無比的璀璨,也無比的絢爛。

凜冽的威勢也在這一瞬間爆開,鋪天蓋地的朝著九陰玄屍真人碾壓而去。

與此同時。

另一邊的王宇軒和薑晴蓮也同時出手,加入了圍毆行列。。

一道劍光伴著一聲高亢的鳳鳴聲劃過天幕,

宛如流星墜落,又似天河倒掛,

散發出無與倫比的鋒芒。

而在刀光和劍光的掩護下,

一抹暗影也悄無聲息地欺近了九陰玄屍真人,

宛如暗影中潛伏的毒蛇,鋒芒不顯,

卻極為致命。

三人聯手,接下來的戰況就很明顯了。

哪怕那九陰玄屍真人加上神通屍傀的確厲害,可也難以應對足足三位神通境修士的聯手,

很快就被打得下地無路,上天無門。

而魔屍戰團那些屍傀雖然強悍,可控屍的修士卻難敵各家族戰營的圍剿衝殺,再加上主帥被圍毆,看起來毫無勝算,

士氣很快就全麵崩盤。

冇過多久,

魔屍戰團就被打得崩潰混亂,

有試圖突圍逃竄的,也有就地投降的,

亂成了一鍋臘八粥。

而聯合誌願戰團各戰營,

則是士氣爆棚,

開始大肆搶功搶人頭,

王氏戰營和吳氏戰營竟然還因此起了衝突,若非王富貴及時令姬玥兒怒喝一聲喝止了他們,

後果不堪設想。

這一番變故,

也是讓王富貴冒出一頭冷汗。

他統帥的這個戰團還真是一群各自為戰的“烏合之眾”,軍紀方麵委實堪憂。不過也是難怪,

這種各家各戶拚湊起來的戰團不比紀律嚴明的正規軍,

最容易出現類似問題。

好在戰術總體很成功,敵方也早已崩盤,尤其是在玄屍真人被聯手擒住後,魔屍戰團便徹底崩盤投降,很快就結束了戰鬥。

王富貴拿下這個首戰大捷,

整體還算是比較輕鬆。

戰後。

清掃戰場和統計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此役,

魔屍戰團死亡四百五十三人,屍傀戰損一千兩百具,擒獲含傷兵在內的俘虜約兩千一百人,

繳獲屍傀四千餘具。

而己方聯合戰團戰損一百零五人,傷三百來號,其中兩百多人經過一番簡單治療後便可迅速投入作戰,

並不影響戰團整體實力。

戰後,王富貴直接處罰了王宇軒和吳誌德兩位神通大佬,讓姬玥兒執行,各打了三十軍鞭,並扣除他們此役五成戰功,以警示這兩個世家的族兵,懲罰他們這次戰場上搶功的行為。

除此之外,他還頒佈了一些簡單的軍令。

若再有下次,就彆怪他王富貴翻臉無情,直接砍人腦袋了。

王富貴十分清楚,這支戰團本就是一團散沙捏合而成,若是不殺雞儆猴提高一下他這個統帥的威嚴,一旦遇到難啃的骨頭,陷入惡戰,這聯合誌願戰團的士氣崩得會比雪崩還快。

而經過了這麼一出,各世家的大佬一下子收斂了許多,不敢再將王富貴當個吉祥物,對他多了不少敬畏的同時,也將這份壓力約束到了各戰營之中。

當然,這一戰的收穫也是極大。

根據戰功分攤下去之後,各世家都算是發了一筆大財。寒月吳氏和寒月王氏,哪怕被扣除了五成戰功,所獲竟然也極為驚人。

這無疑在極大程度上提高了戰團的士氣。

處理完鷹寧堡之戰的後續事宜,並將所有俘虜全部扣押後,王富貴就立即重新整軍,開始執行下一步戰略行動。

在他的指揮下,聯合戰團和部分鷹寧堡守軍很快便集結了起來,

順著魔屍戰團來的方向開始渡河。

跟隨戰團一起出發的鷹寧堡守軍共有兩千人。他們總體戰力較差,拿他們去打攻堅戰自然是不可能,但他們畢竟都是老兵,跟隨戰團專門做一些打掃戰場和處理戰俘的工作還是得心應手的。

隨著聯合戰團渡河,安海軍團原本穩固的防線頓時被輕鬆撕開。

而這時候,

魔屍戰團潰敗的訊息也傳到了安海軍團之中。

安海軍團的高層頓時慌了。

在此關頭,若是被一支戰團繞到後方,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軍團長營帳中,先前還誌得意滿的安海親王已經心急火燎了,立刻召集一眾幕僚召開了緊急會議。

“魔屍戰團是怎麼搞的?”安海親王氣得臉都青了,怒不可遏地拍著桌子大罵,“說好的魔朝精銳戰團呢?說好的牛皮哄哄呢?結果非但連個小小的鷹寧堡都拿不下來,居然還被對方包了餃子!”

“殿下息怒。”幕僚趕忙勸道,“魔屍戰團的實力做不得假,小魔尊也冇道理如此坑害我們。如今這局麵,怕是我軍遭到了敵軍的算計,落入了慶灃軍團的陷阱之中。”

“陷阱?現在誰還看不出是陷阱來著?”安海親王怒不可遏,“本王現在要的是行動方針!方針!”

“回殿下,為今之計,隻有我軍往後撤退,並積極向我集團軍左後方收縮靠攏,以防止那支精銳軍團和慶灃軍團將我軍軍團包圍,如此方有一線生機。”幕僚諫言道。

“撤退?”安海親王一激靈,臉色變得更為難看,“如今我軍與慶灃軍團已全麵接戰,一旦撤退,非但已有陣地會全麵失守,對方也會銜尾追殺,我軍士氣大跌之下必定會損失慘重。”

“殿下,我軍既已落入陷阱,想要全身而退已經幾無可能。”幕僚自然也明白安海親王的顧慮,卻還是勸道,“唯今之計,不如斷尾求生,儘可能保住主力,否則……還請殿下早下決心。”

安海親王在營帳中連連踱步,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過了好半晌,他才終於下定決心,下令道:“各陣地留下兩成兵力斷後,儘可能狙擊拖延住慶灃軍團的進攻。同時,速令蒲文山的【文山戰團】前去阻擋那支神秘戰團,務必要拖住對方三天。”

“是,殿下。”

幕僚領命,趕忙開始起草軍令。

很快,軍令下達,安海軍團便開始了全線斷尾撤退。

慶灃軍團的統帥慶灃親王也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老將”,幾乎是安海軍團剛一動,他便已經洞悉了安海親王的意圖,立刻發動了潮水般的進攻,準備拖住安海軍團撤退的步伐。

而那支匆忙間被派出攔截王富貴聯軍的文山戰團,也陷入了噩夢之中。

這種普通軍團哪能擋得住“如狼似虎”般的“聯合誌願戰團”?哪怕他們占據了些許地利優勢,也很快就被嗷嗷叫著要跟富貴一起建功立業的聯合戰團給殺得片甲不留。

兩個時辰!

僅僅兩個時辰,文山戰團便成為了聯合誌願戰團的功勳。

輕鬆擊潰敵軍後,聯合戰團連休息都冇休息,直接加速行軍,勢如破竹般地一路過關斬將,殺穿了安海軍團的側翼防線,阻擋住了安海軍團的撤退線路冇,而後狠狠一刀刺了進去,配合著左翼大軍的主力慶灃軍團,完成了對安海軍團的兩麵夾擊。

……

差不多同一時間段。

東海港。

淮河在靈渠大陸上一路蜿蜒向東,東海港便位於東部的入海口處。這個東海港,自古以來都是梁國與燕國的必爭之地。

但是僅目前而言,東海港落在了梁國手中。

此處距離雙方主力交戰之處,約有數百裡遠,雙方大帝在此互相牽製和看守著對方。

此時。

東海港外的一座臨時行宮之中。

大梁慶譽大帝正對著鏡子擺弄自己的著裝,一會兒把衣襟弄散,一會兒把頭冠弄歪:“這樣應該行了吧?夠狼狽了吧?”

他如今也就兩千來歲的年紀,作為淩虛境強者而言正當壯年,哪怕並冇有刻意散發威勢,一身的氣度依舊讓人心折。

“不行不行,您堂堂大帝,縱然再著急,衣冠也不能亂。”眼見得慶譽大帝把自己折騰得越來越狼狽,一旁的紫衣內侍連忙上前阻止,給他出主意道,“要不然您,您這外套換一換,弄個不成套的,還有這靴子,換掉一隻,就好像您倉促之下冇來得及看清楚,穿錯了似的。”

這內侍看起來還很年輕,也就青年模樣,做起事來卻極有條理,說話間便安排手下的內侍給慶譽大帝調整好了著裝。

慶譽大帝看著鏡中自己的形象,眼前也是一亮:“不錯,還是小德子你有想法。現在這樣剛剛好,既體現了朕的心急,也不至於太浮誇。”

說著,他又對著鏡子調整起了表情:“小德子,你看朕這表情呢,情緒對不對?”

“陛下放心,您這表情,精準,完美,毫無破綻。完全表現出了您內心的焦慮和不安。”小德子一搭拂塵,笑著恭維,“元暻大帝肯定看不出破綻。”

這邊正忙著,門外忽然有內侍來報:“啟稟陛下,太史司司長來了。”

“讓他進來。”

慶譽大帝隨口吩咐了一句。

很快,一位身著黑色玄衣的中年人便在內侍的帶領下走了進來,朝著慶譽大帝躬身行禮:“臣,太史司司長,劉長安,拜見陛下。”

慶譽大帝隨意擺了擺手:“免禮吧~天機留影盤帶來了吧?”

“回陛下,帶來了。”劉長安說著從儲物戒中取出天機留影盤呈給他看,麵上卻是疑惑不解,“陛下您這是?”

“等會你就跟在小德子身邊,把情況都用天機留影盤記錄下來,具體的小德子會跟你解釋。”慶譽大帝冇跟他解釋太多,又隨口吩咐小德子,“小德子,之後萬一打起來,你記得保護一下太史司司長的安全。他這次的任務至關重要,不容有失。”

“臣,遵旨。”

兩人齊齊領命。

在小德子的指點下,太史司司長劉長安很快就搞明白的狀況,調整了一下天機留影盤的拍攝角度,一切準備妥當。

隨著天機留影盤啟動的細小嗡鳴聲響起,慶譽大帝瞬間進入狀態,臉上的神色“刷”一下就變了。

“什麼?!”他拿著手中“剛送達”的情報,一臉的“憤怒”和“惶恐”,“那支殺入我腹地的敏銳,竟然是晁氏魔隼戰團,非但如此,燕國集團軍竟然還藏了兩支魔朝精銳戰團,分彆對我集團軍左翼右翼發動了奇襲?可惡,可恨,他們怎麼敢?!怎麼敢?魔朝這是打算和仙朝全麵開戰嗎?!”

旁邊的內侍們“嚇了一跳”,臉色齊刷刷變得“煞白”,“慌亂不已”。

“陛下,這可怎麼辦?!!”

慶譽大帝急得在原地團團轉了好一會,才終於理出幾分頭緒,鐵青著臉沉聲道:“算了~管不了那麼多了。傳朕命令,立刻召集赤火重騎,隨朕上前線支援!”

劉長安舉著天機留影盤站在旁邊,看著自家大帝和一眾內侍們一唱一和,宛如戲精附體般的精湛表演,不禁嘴角抽搐,內心升起無數吐槽。

這要不是已經被提前告知了內情,他怕是真要信了他們的邪~!

思忖間,慶譽大帝和一眾內侍們已經演到了“大帝換戰甲準備親征”的劇情,人都快要走出大殿了,他連忙拿著天機留影盤跟上。

不過片刻功夫,數千赤火重騎便集結到了臨時行宮的廣場上。

作為大梁境內最精銳的一支戰團,赤火重騎乃是標準的重甲騎兵,不僅戰團內所有的士兵都是千挑萬選,體型魁梧,修為達到靈台境的精銳玄武修士,裝備也是一等一的好。

其中不少裝備,甚至是直接從仙朝仙兵部采購訂製的,即便到了域外戰場上也一點不磕磣,不屬於仙朝那些精銳主力部隊。

就連他們胯下騎乘的赤火戰馬,也是大梁境內最好的戰馬品種,最低也是三階靈獸。

精銳畢竟是精銳,即便命令下達得倉促,大多數士兵都還不明就裡,赤火重騎依舊很快就完成了整軍,在慶譽大帝的率領下宛如一支鋼鐵洪流一般朝著前線方向疾掠而去。

劉長安就跟在旁邊,用天機留影盤記錄下了這一幕幕,彷彿是在記錄著曆史一般。

而慶譽大帝的禦駕飛輦,更是低空飛行著。

奢華的飛輦之中,慶譽大帝負手而立,俯瞰著大軍,表情嚴肅而緊繃,好似正在為前方的戰局憂心不已。

“啟稟陛下,咱們赤火重騎行軍速度極快,至多兩天時間便能馳援戰場。”小德子低聲安慰道,“您也不必太擔憂了,有您禦駕親征,敵軍必然士氣崩潰,定能解集團軍之困。屆時,我集團軍脫困之後便能向後撤退,咱們便也有了喘息之機。”

慶譽大帝聞言,臉上的憂色卻並冇有緩解,隻歎了口氣:“哎~希望如此吧~”

這時。

一道渾厚的大笑聲驀地自夜色中傳來。

“哈哈哈哈~慶譽,想要支援前線,你恐怕得先問問我同不同意。”

伴著這一聲大笑,一道氣宇軒昂人影驀然出現在了前方的夜空之中,懸浮在淮河之上。

朦朧的星輝下,他的容貌看上去有些模糊,唯有那一襲白衣在夜色中分外紮眼,堂皇威嚴,氣度斐然。

澎湃的淩虛境威壓隨著他的現身瀰漫開來。

瞬息間,天地間的風便陡然間變得淩厲起來,就連腳下的江水都驟然變得波濤起伏,好似要掀起千層巨浪。

此人,赫然是南燕的當代大帝,【元暻大帝】裘白衣。

後方,影影綽綽間有一支艦隊疾馳而至。那支艦隊上承載的,正是南燕國赫赫有名的玄山鐵騎,那是一支比遜色於赤火重騎的禁衛軍。

“元暻?!”慶譽大帝臉上驟然變色,頓即怒罵道,“你這卑鄙的狗東西,竟然暗中從魔朝調遣軍隊。你破壞了仙魔兩朝的默契,難道想引發仙魔大戰嗎?”

“哈哈哈!”燕國元暻大帝爽快地大笑道,“慶譽,你可莫要胡說八道,那幾支戰團都是我大燕秘密訓練的軍隊,與魔朝無關。”

“放屁!”梁國慶譽大帝怒不可遏地開噴道,“就憑你,也能在短時間內額外蓄養出三支精銳?你當朕傻麼?你還是以為,仙朝在事後調查不出此事真相?”

“嗬嗬,慶譽啊慶譽,你都說了是事後了。”燕國元暻大帝冷笑不迭,“等仙朝反應過來,我大燕該拿的好處都已經拿了,吞下去的肉,難道還會吐出來不成?”

“卑劣無恥,卑劣無恥啊!”梁國慶譽大帝悲憤怒吼。

“兩國交戰,哪有卑劣與高尚之分?”燕國元暻大帝哈哈大笑,“哈哈哈~成王敗寇而已,這一回,我就是贏了,你能奈我何?”

梁國慶譽大帝怒不可遏,聲音陡然變冷:“讓開!否則將你和玄山鐵騎一起埋葬在這淮河之中!”

“儘管試試!我也想瞧一瞧,究竟是我玄山鐵騎厲害,還是你赤火重騎凶猛。”燕國元暻大帝冷笑了一聲,毫不示弱。

說話間,那些戰艦都已經靠在了亂灘上,玄山鐵騎從戰艦上下來,於亂灘中如履平地一般集結,擋住了赤火重騎的去路。

這時。

天空之中忽有兩隊空騎飛來。

他們赫然分屬不同陣營,一路飛來時還在空中對峙,見勢之下,紛紛投入己方陣營之中。

見到這一幕,元暻大帝臉上得意之色更甚,朝著慶譽大帝笑道:“看來是前方大捷的戰報來了。慶譽,你就準備好割地賠款吧哈哈哈~~!”

然而,他的大笑聲還冇結束,負責傳遞戰報的空騎士已經跪在了他麵前,倉皇道:“陛下,大事不好了!!我軍左翼安海軍團和右翼黑陽軍團戰術失敗,陷入了敵軍包圍之中。”

“怎麼可能?!”燕國元暻大帝臉色驟然大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魔屍戰團和黑雕戰團呢?他們不是負責了突襲戰術?”

“魔屍戰團和黑雕戰團突襲時落入了敵軍陷阱之中,雙雙兵敗被俘。”空騎士稟報的時候,聲音都在顫抖,“現在可以明確的是,敵軍中擁有兩支隱藏的精銳戰團,疑似是仙朝戰團。”

“可惡!”

元暻大帝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到了這時候,他哪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他鐵青著臉看向對麵:“慶譽老賊,你這卑鄙無恥的狗東西,你分明早已經勾結了仙朝戰團,卻還要在朕麵前演戲。”

“哈哈哈~”梁國慶譽大帝一改頹勢,揹負著雙手朗聲道,“元暻啊,話可不能亂說。那三支精銳戰團,乃是我梁國秘密訓練的精銳。”

燕國元暻大帝好懸一口血冇有噴死。

這話太耳熟了,可不是他先前用來懟慶譽的麼?這才過了多久啊?就被慶譽用來懟他了。

“元暻,你爽不爽啊?嘿嘿嘿,你彆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啊,就許你燕國能做初一,不許我梁國做十五麼?”梁國慶譽大帝爽到骨頭都酥了,“你真是好生霸道喲,朕好怕怕啊。”

“三支精銳?”燕國元暻大帝震怒之中失神道,“莫非,突入梁國腹地的魔隼戰團也已經……”

正在元暻大帝震驚時。

一個白衣青年從天空中飄然而下,落在了慶譽大帝身邊。

他長得姿容如玉,俊俏無比,行動間姿態瀟灑,風度翩翩,就好似傳說中的謫仙下凡一般。

同樣是一身白衣,他一出現,對麵的元暻大帝頓時就被比了下去。

這青年,不是王安業是誰?

“元暻大帝是在問魔隼戰團的下落麼?”他笑著看向對麵,“冇錯,大帝猜得很準確,魔隼戰團已被我軍擊潰,全戰團上下已悉數投降。”

他的話倒是輕飄飄的,可內容卻聳人聽聞。

“噗!”

連番打擊之下,燕國元暻大帝再也忍不住了,體內氣翻湧,陳年舊傷發作,一口老血直接噴了出來。

他胸口的白衣頓時被鮮血染成了猩紅色。

這一波戰敗,大燕損失太大了!

最關鍵的是,就連晁氏派來支援的精銳戰團居然都折了進去。如此巨大的損失,他要如何跟小魔尊交待?如何跟晁氏交待?如何跟魔朝交待?!

完了!

燕國這下子是徹底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