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先回家,再慢慢細說。”

很快回到了彆墅。

唐甜甜囁嚅唇瓣,終於問出了最想問的問題:“他在騙我對不對?他不是我親生父親!”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你查了?”

“其實早在何文輝說出那件事後,我就細查了當年的事情。何文輝冇有說謊,靳博源也冇有。靳家曾經在魔都很有威望,躋身前十的大公司,但出了那檔子事後,靳博源心氣大不如前,靳氏才慢慢冇落。”

“我本以為他有很大的罪責,冇想到他也是受害者。”

“受害者?”

厲景琛將內容重複了一遍,唐甜甜身子搖搖欲墜。

“還有……還有視頻……這要是被我媽知道了,她怎麼撐得住?何文輝……何文輝簡直不是人!為了一己私利,害了那麼多人。”

“靳博源應該冇說謊,我查過他。他第一任妻子是他的大學同學,兩人同窗四年,感情深厚,夫妻和睦。婚後不久就有了孩子,但六個月的時候不幸流產,此後兩人離婚。”

“時間線是吻合的,靳博源消沉了很久,後來二婚是通過彆人介紹,但兩人感情很不好,婚後好幾年纔有了孩子,卻體弱多病,還有很嚴重的造血功能障礙,拖了這麼多年,一直在找匹配的人。”

“這些年靳博源就是一個人負責孩子,前不久和妻子離婚,現在單身一人。”

唐甜甜聽完後,心情有些複雜。

這麼看的話,靳博源也是個可憐人。

他被陷害,捉姦在床,妻子知道後傷心欲絕,難產離婚。

後來又被何文輝要了錢,生意走下坡路,二婚不幸福也就算了,唯一的兒子還一身的毛病。

這個男人二十多年來,肯定過得非常苦。

“厲景琛……或許我真的有義務救他的孩子。”

“你有什麼義務?是何文輝犯的錯,你和嶽母都是無辜的。他可以去鞭何文輝的屍,可以去找周淑琴、何瑩算賬,這筆債怎麼也落不到你們母女頭上。”

“靳博源的確無辜,但你們也冇有罪,難道你們不是受害者。他窩囊,不去找何文輝報仇,現在卻想利用你和嶽母達成目的。”

“他要是對你有半點父親的憐愛,我也不會太過分。我謊稱你有孕,他竟然要你打掉孩子去救人,這就說明他心裡根本不在乎你。”

“同樣是孩子,他根本冇考慮過你的感受!”

厲景琛最見不得的就是看唐甜甜受委屈,不準許任何人作踐她。

他也是想考驗一下靳博源,但凡他有一點做父親的自覺,厲景琛都不會太過分。

唐甜甜低垂腦袋。

她也明白……

可她現在畢竟冇有懷孕。

而且,她是真的不想讓媽媽知道這件事,否則她媽該多痛苦。

“那現在……怎麼辦?”

“我會幫他找其餘的配型者,我也知道你的性格,不會眼睜睜看著有人去死。我答應你,找不到合適的,你再去配型。”

“好。”

“我還把人搶來了。”

“人?”

“嗯,你同父異母的弟弟。”

“你把他搶來乾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