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碧波浩渺的青蘿海海域,海水清澈乾淨,水溫偏冷。

在這片海域之中,各類生猛海鮮的生長速率比較慢,然後更加憑添了這些海鮮的品質風味。曾幾何時,這一片廣袤的海域之中也是漁船遍佈,出產頗豐。

隻可惜,青蘿海海域之中,不知何時開始,海寇漸漸昌盛起來。以至於現在漁業經濟近乎與停頓,很多商貿往來的船隻比起百年之前前,已少了**成。

也僅有曹氏,房氏這些大世家的商船,才能在這一片海域中暢行無阻。

此刻。

在這浩渺海波之中,有一支船隊正結成一個穩定的陣型,劈風斬浪,快速向前行駛。

在這支船隊之中,最為醒目的,便是一艘風格獨樹一幟的大型商船。

這艘船名為“珞淼號”,乃是東港陳氏和長寧王氏聯手打造的最新型商船。

它不像一般的海船那樣擁有數根高聳的桅杆,反而在本該是桅杆的位置豎起了一個巨大的圓筒狀物體。

它的體積,也遠比一般的海船來的更加龐大,很多關節部位已使用了最新型鋼鐵結構,動力來源除了傳統的風帆之外,在船艙底部還設置了一個巨大的動力艙,其中安裝一個巨大的鍋爐,以及一個利用蒸汽結構推動的螺旋槳。

這是王氏秘密研究機構推出的最新型煉器產品——“王氏蒸汽機”。

要說到蒸汽機這東西,乃是推動地球文明進步的最大利器之一。每一個普通人都知道蒸汽機的原理,但是絕大部分普通人都不知道蒸汽機的具體結構。

就像王守哲,他當然知道可以利用蒸汽產生動力,也模模糊糊知道一些大概的結構。可你要讓他突兀的設計出一整套蒸汽機結構,那是打死他都做不到的事情。

好在王氏的研究機構,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內部已經人才濟濟。關於蒸汽動力的課題,早在數十年前王守哲便已經提出概念和原理,以及大概的結構方向和思路。

蒸汽動力的結構其實並不複雜,這世界上也不缺聰明人,之所以會遭遇技術瓶頸,很多時候僅僅缺一個思路和方向而已。

在有了明確的思路和方向後,鐵匠加煉器師加技術人員,在乾金的鼓勵下一點點攻克各種難關,前前後後耗費了數十年時間。搞出了這麼一套結構龐大,卻又顯得十分原始的蒸汽動力係統。

可它再原始那也是蒸汽係統,屬於“燒開水”初級級彆的‘高階科技’,比起純粹的風帆動能來說要先進許多。

要知道,限製船運行業發展的最大問題,就是船隻的載貨能力。因為隻有足夠強大的載貨能力,才能帶來足夠大的利潤。

而限製船隻載貨能力的,實際上就是動力。

以風帆作為動力,不僅很容易受到氣候和洋流的影響,一年裡有將近一半的時間隻能被迫停航,所能提供的動力也有上限,運輸速度著實算不上多快。

但以蒸汽係統作為動力,就冇有這個困擾了。

蒸汽係統所能產生的動力,上限遠比風帆要高,而且,蒸汽動力也比風帆動力更加穩定,受到氣候和洋流的影響非常小,能夠穩定而長久地提供強大的動力。哪怕是逆流而行,速度也絕不會太慢。

除此之外,因為煤炭在這個世界上的價格十分低廉,它的消耗也算不上高。

以此為基礎,船運行業未來還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

不過,截至目前,王氏的蒸汽動力係統還處在實驗投入狀態之中,需要在實踐過程中不斷繼續改進,還遠冇有到可以大規模投產的地步。

“珞淼號”,便是王氏的試水之作。

同時,這艘名為“珞淼號”的大型商船,也是這一整支艦隊的旗艦。

它運載著最珍貴的洋玻璃製品,船上更是安裝了足足十二門神威炮,其防衛力量之強大,稱它一句“海上移動戰爭堡壘”絕不為過。

與珞淼號相比,其餘九艘商船的防衛力量就要遜色多了,每一艘商船上僅僅擁有一門神威炮。

“珞淼號”前弦甲板很高,距離水平麵足足有五六丈高,這讓它看起來遠比一般的海船更為神駿。

此刻,甲板前端,一座神威炮的旁邊,正俏生生的立著一位女子。

她模樣長得頗為俊俏,一頭長髮被簡單地紮成了一個馬尾束在腦後,身上也冇有什麼多餘的裝飾。在玄武勁裝和披風的襯托下,她的身段顯得高挑而玲瓏,看起來英姿勃發,很是颯爽利落。

這位女子,自然便是這一支船隊此次的負責人,王珞淼了。

一般高品玄武世家的女子,優秀一些的會走學宮路線,剩下大部分則都是走的嫁人生子,為家族聯姻的路子,尤其是一些出身嫡脈的女子,大多時候根本無法主宰自己的婚姻。

曹麗娜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作為出身遼遠曹氏的嫡脈女子,她的資質算不上差,卻也隻能聽從家族的安排,嫁給隴左錢氏的錢勤宏做續絃。

然而,王氏卻有些不同。

在王守哲的堅持下,王氏族內的所有女子都享有和男子同樣的權利和待遇,包括嫁娶。任何一個王氏女子,都有權利選擇嫁或者不嫁,家族隻會給出建議而不會強迫。甚至乎,比家族男子權力還大一些,畢竟某些男丁長久不結婚生子,家族就會有一定措施……

在這一點上,王守哲得到了瓏煙老祖的大力支援。

因此,王守哲同父異母的妹妹王珞淼,迄今為止一直未曾嫁人。她同家族中的同輩男子一般,用自己的努力和能力為家族撐起了一片天空。

海路貿易,向來艱苦。

王珞淼選擇這種方式,來為家族承擔一部分責任,也為哥哥王守哲挑起一部分擔子。這二十年來,她一點一滴的學習著所有能學習的一切,一步步成長,一步步融入。

海風吹拂,披風獵獵。

隨著歲月的洗禮,當初的那個懵懂少女,已經逐漸蛻變成了一個成熟,且能獨當一麵的女中豪傑。

“珞淼小姐,外麵風大。”

不知何時,一個長得斯文俊秀的青年公子出現在了王珞淼身後。

他看著王珞淼,關切地說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在這一片青蘿海海域中,還冇有哪支海寇敢動懸掛著房氏旗幟的船隻。”

這支商隊雖然是王氏姻親聯盟的產業,卻是專門與遼遠房氏往來貿易的。因獲利頗豐,房氏對這一條貿易線越來越看重,派出了家族當代嫡子房景輝專門負責跟進對接。

這青年,自然就是房景輝了。

雙方合作二十年之久,關係已經越來越密切了。

房景輝的年齡比珞淼大不了幾歲,彆看他氣質儒雅斯文,可一身實力也達到了靈台境三層巔峰。放到學宮去,少不得也是個姬明鈺那等級彆的核心弟子。

可見,遼遠房氏之底蘊,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六品世家,如今恰巧處在衝擊五品紫府世家的邊緣。一旦他們衝擊紫府成功,再加上隴左紫府學宮親傳弟子房佑安作為奧援,未來發展潛力極大。

“景輝公子。”王珞淼微微頷首致意,“這一次船上裝載了數量頗多的玻璃器皿,我還是盯著點兒好,一旦有事也可快速反應。”

王珞淼身為家主嫡妹,從小受到的教育和資源也都是一等一的好。

雖然因為後續神武皇朝試煉場中的資源枯竭,而未能獲得初級血脈資質改善液,但她是王守哲嫡親的妹妹,王守哲自然不會虧待她。

“啟靈”,“淬血”,“洗髓”三丹一整套下來,她的血脈資質就已經達到了中品丙等的小天驕級彆。後來,王守哲得到的那一批嫁衣血蠱之中,也專門給她留了一隻,使用過後,她的血脈資質堪堪跨過了中品和上品的門檻,達到了上品丁等。

如今,她也已經是一代天驕了。

不過,她的年紀畢竟比王守哲小了十歲,起步也稍微晚了一點,如今的實力也僅僅是靈台境三層中後段,距離突破靈台境中期還有一點距離。

此等血脈天賦,晉升紫府境雖然還有略有些許小風險,但天人境卻冇什麼難度。更何況,王氏如今正處在飛速發展階段,各處產業年收益逐漸上漲。

就像學宮主持開發的冰煞浮島,現在也進入到了年收益數十萬的階段。而先前大量投資的守達商行,也早就已經回了本,並且年收益極其可觀。

最令王氏眾人期待的是新安鎮,如今新安鎮已經開始大規模開荒墾田,良田數量一漲再漲,給以種糧為主的王氏帶來了可觀的收益。

而且新安鎮屬於新開荒鎮,按照大乾律法,可享三十年免除國稅和郡稅的優待,僅需要繳納長寧衛的衛稅,以及給予王氏的世家稅。如果是登記在王氏名下的良田,那就連這一成的世家稅也免了。

因此,新安鎮的收益格外可觀。

有了錢之後,王守哲開始四處蒐羅能提高資質的洗髓丹,無極寶丹等。以王珞淼的地位以及家族貢獻,將來未必不能再分得一枚無極寶丹。

閒話暫且不提。

房景輝見王珞淼態度如此堅定,無奈歎了口氣:“既如此,我便在此陪珞淼小姐說說話吧~”

說著,他就走到了王珞淼身邊,以閒聊般的語氣說道:“再過五六日便能抵達我們房氏的盤水港了,皆時光清點卸貨便要幾天時間,珞淼小姐可有什麼打算?不準備去哪裡逛一逛……”

就在兩人說話間。

驀地。

一陣尖銳刺耳的尖嘯聲驀然響起。

那是瞭望台上的瞭望手發現敵情,吹響了警告嘯。

瞬時間,商船隊伍裡所有人的精神都一下緊繃了起來,王珞淼和房景輝也立刻停止了說話,仰頭看向瞭望台。

瞭望台上,瞭望副手正有條不紊地揮動旗幟,以旗語傳遞訊息。

“海寇來襲?”房景輝臉色一變,“究竟是哪一路海寇,連咱們的商船都敢劫掠?”

王珞淼臉色一寒,立即根據旗語傳達的海寇船隻數量和來襲方向,進行了一係列的部署和安排。

作為旗艦的“珞淼號”,則是調轉方向,主動擋在海寇來襲的方向。甲板上,那十二座神威炮全部炮彈上膛,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所有非戰鬥人員全部躲進了船艙裡,甲板上留下的,全都是有戰鬥力的玄武修士,以及懂得操作神威炮的家丁家將。

商船載貨量大,是不可能跑得過海寇的,靠著“千裡鏡”的優勢率先發現敵情,擺出防守陣型最為劃算。

幾乎就是船隊完成調度的同時,浩渺大海之上,也出現了幾十個小點。那是數十艘中小型快船,風帆鼓脹,正順著風的方向極速疾來。

在那幾十艘快船之後,還跟著幾艘大型海船。這些大型海船的速度比快船要稍微慢一點,卻也比商隊這邊載貨用的大海船快出了一倍有餘。

這些海船上方,海寇的旗幟高高飄揚,還冇靠近,就給商隊裡的所有人帶來了強烈的壓迫感。

很快,快船在眾人的視野之中就變得越來越清晰,雙方的距離開始急速拉近。

一場激烈的海戰打響。

神威炮如雷般的轟鳴聲,在海麵上炸起了一道道水浪。運氣足夠好的情況下,還能轟沉一艘小型快船。

隨著海寇快速接近,對方弩炮也開始反擊。

然而,跟神威炮乾淨利落的戰果相比,弩炮的效果就一下子相形見絀了。

“孃的!”長相粗獷的海寇首領聶龍,憤怒到雙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該死的神威炮,威力怎麼會如此強大?”

之前他也聽說過,王氏和陳氏的神威炮威力不凡,他為此還嗤之以鼻過。卻不料,現在嚐到了苦頭,不僅好些個兄弟都被神威炮打死了,連船都被毀了不少。。

“兄弟們繼續衝!”

聶龍氣得赤發皆張,渾身氣勢驟然暴漲。

與此同時,他單腿在甲板上一踏,整個人驀然騰空而起,淩空踏步,朝著珞淼號的方向飆飛而去。

不過須臾之間,他的身形便已經到了商隊旗艦珞淼號的上空。

隨著他右手一張,一把厚背大刀驀然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那是一柄法寶級的長刀。

這還是他晉昇天人境的時候,曹氏上任家主曹宥斌送給他的。否則,憑他的實力和財力,想要弄到這麼一柄法寶長刀,還真冇那麼容易。

聶龍雙手持刀,猛地一刀向旗艦斬去。

瞬時間,海量玄氣洶湧而出,凝聚成數丈大小的半圓形刀芒呼嘯而去,氣勢磅礴,霸道而慘烈。

十分顯然,聶龍是一個用刀高手,已經領悟了些許刀意。

此刻,他懸浮在空中,魁梧的身軀便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渾身的玄氣波動更是激湧澎湃,有如怒濤一般,再加上那鋪天蓋地般的刀芒,當真是威勢赫赫。

哪怕他看起來就是隨意一刀,這一刀的威力,依舊足以劈濤斬浪,攝人心魄。

這就是天人之威!

當一個天人境玄武修士全力以赴出手時,爆發出的戰鬥力是極其可怕的。什麼商船,什麼神威炮,都根本是無濟於事。

這也是為何有一個天人老祖存在,便能稱霸地方,成為豪強勢力的道理。

天人境修士早已經脫離了凡人層次,僅憑一己之力,就極有可能滅掉一個普通的八品世家。而且在關鍵時刻,經常能左右一場小規模戰爭的走向。

“不好,是‘赤發龍王’聶龍,珞淼姑娘小心!”房景輝臉色發白,急忙擋在了王珞淼身前,左手一掣,一道靈盾旋轉著飛起,張開一道能量護盾將兩人都擋在其中。

隻不過以他的實力,去硬擋這一招,純粹是螳臂當車。

就在這關鍵時刻,“珞淼號”內部,驀地一聲長嘯聲響起。隻見一條藍色水龍從船艙內破倉而出,如一道利箭般直擊那道刀芒。

“轟!”

兩股能量猛地交擊,一道衝擊波向四麵八方擴散而去,“珞淼號”上的桅杆,甲板,都紛紛破裂。

與此同時。

一個身材頎長魁梧的老者,手持著一杆銀色長槍從船艙中飛身而出,淩空懸浮在了“赤發龍王”聶龍的對麵,朗聲大笑:“聶龍,有我在此,還輪不到你囂張。”

“是你?陳氏老祖陳儒鴻?”聶龍瞳孔一縮,表情一下子凝重了起來,“你不好好在東港待著,竟然出來跟船?”

他對陳儒鴻也十分忌憚,傳聞此人晉昇天人境後,東海那邊已經有數波海寇被他剿滅了,甚至其中還包括一個天人境的大海寇。

那大海寇橫行於東海附近海域已經百多年了,便是連東海衛的東海王等人,都拿他無可奈何,卻竟然死在了新晉天人境陳儒鴻手中。

那一戰,也令陳儒鴻名聲大噪,一時間東海海域的各路宵小都蜷縮了起來。

很多人都猜測,陳儒鴻的血脈天賦恐怕不簡單,否則也不可能如此快速晉升,擁有斬殺同級的實力。

“老夫出門,自然是為了清剿你們這些鬼蜮宵小。”陳儒鴻表情冷漠地說道,“聶龍,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陳儒鴻,你不要太猖狂!我聶龍橫行青蘿海多年,修為又比你高出一截,你拿什麼來殺我?”聶龍惱羞成怒,身上氣勢暴漲,猛地一刀朝他斬去。

這一刀,可不像之前那一刀那麼隨意了,而是正兒八經地用出了全力,刀勢愈發沉混霸道,帶著一往無前的慘烈意蘊。

“哼~!”

陳儒鴻冷哼一聲,毫不畏懼地提槍迎上。

“轟轟!”

兩位天人在空中戰作一團,就連腳下的海麵都驚起了層層波濤。

在陳儒鴻有意無意的引導下,兩人的戰鬥不斷地遠離珞淼號,免得傷及無辜。

這一幕,讓房景輝驚喜交加:“珞淼小姐,儒鴻前輩竟然也在暗中護衛?如此一來,這一波海寇死定了。咱們一起殺敵,先將海寇爪牙擊潰。”

“唉~~景輝公子,你恐怕想的太簡單了,這一次的海寇突襲,絕非偶然事件。”王珞淼歎了一口氣,眼神有些無奈地看了眼房景輝。

說起來,這房景輝應該隻需要在遼遠盤港接應便行,幾次三番非得親自來回押運,其心思她王珞淼豈能不知?

並非她王珞淼無情,隻是平常家族中優秀的子弟們見多了,這房景輝的總體表現也隻能堪稱平平無奇。

彆說與她的哥哥王守哲相比了,便是連她的守勇哥哥,守廉哥哥都遠遠比不上。

說起來這一次的船運,乃是她哥哥王守哲一手策劃的,這十艘商船的貨物全都是貨真價實,卻是被她哥哥當成了誘餌,引誘暗中的敵人出手。

王珞淼無從知曉哥哥為何知道會出事,但是她從小到大見證的奇蹟太多了,對哥哥有著無條件的信任。

這一次,又被哥哥料中了。

“珞淼小姐,你是說,這一次海寇襲擊,後麵還有幕後指使?”房景輝終究也不算太笨,當即後知後覺地想到了什麼,“難不成,是曹氏?曹氏一直覬覦我們這一塊海貿的利益,隻是十幾年前得罪了慶安左丘氏,以至於自顧不暇。”

他話音剛落。

海寇旗艦上,又是一道氣息強大的天人境修士騰空而起,短短幾個呼吸間便駕臨到了“珞淼號”上空,他揹負雙手懸空而立:“你們商隊,竟然還有天人境在暗中守護,哼,倒是小瞧了你們。隻可惜,有我曹邦彥在,你們今天一個都彆想逃。”

“曹邦彥!怎麼可能是你?你你你,你好大的膽子。”房景輝的臉色再度煞白,相比於聶龍那種海寇賊子,曹邦彥在遼遠郡可是名氣極大的天驕。

而且傳聞此子做事向來睚眥必報,心狠手辣。但凡得罪過他的人,下場都十分淒慘。房景輝甚至還聽過傳聞,曹邦彥乃是色中餓鬼,不知多少**品小世家的姑娘被盯上後,都被暗中糟蹋了。

隻不過這些都是傳聞,也冇有什麼真憑實據,更是無人敢出來告曹邦彥。

“房景輝,嘿嘿嘿~”曹邦彥戲謔地笑了幾聲,“你太愚蠢了,這青蘿海大海茫茫。等你們全都死了,誰知道是我做的?”

“你……”房景輝被氣得差點吐血,剛想反駁幾句時,卻被王珞淼輕輕一拉胳膊,拽到了身後,她抬起螓首朗聲說,“曹邦彥,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驅使海寇來劫掠我們商船?”

曹邦彥緩緩飄落到了船上,眼神貪婪地盯著王珞淼:“小妹妹,你便是王氏嫡女王珞淼吧?果然與傳聞一樣,風姿颯颯,氣韻不凡。隻要你肯乖乖從了我,我便饒你一條性命。”

“畜生……”房景輝憤怒不已,剛想衝上去時,卻被王珞淼一把抓住,往後丟摔了個跟鬥。她表情淡定自若道:“你也是天驕,從了你倒也冇什麼。不過,我們王氏冇有得罪過你們曹氏,為何要對我們動手?”

“珞淼……”房景輝摔在地上,一臉震驚和悲憤。

“有意思,有意思,你這是在套我的話吧?”曹邦彥哈哈大笑了起來,“不過,既然你這小美人兒如此識趣,那我便讓你們做個明白鬼。你們王氏,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馬上要完蛋了。”

“得罪了誰?”王珞淼微微皺眉,“難道我們對海寇打壓,得罪了‘赤發龍王’聶龍?他緣何如此能量,可以驅使曹公子?”

“聶龍?我呸,聶龍不過是我們曹氏養的一條狗,憑他也敢驅使本公子?”曹邦彥一臉傲然之色,眼神不住地在王珞淼身上掃來掃去,“你這小美人兒,莫要太冇見識……”

“嫂嫂,我的任務已經完成,都錄下來了吧?”王珞淼突然對身後說道。

“錄下來了。”一個清清冷冷的聲音響起,船舷甲板上,驀地多出來了一個人,一個戴著鬥笠緯紗看不清真容的女子。

她的纖纖玉手中,還拿著一個圓盤大小的奇怪道具。若是有點見識的人就會知道,那是非常珍貴的靈寶,“天機留影盤”。

此物煉製極難,大乾冇有一個煉器師能生產。隻有傳說中“寒月仙朝”的某個煉器家族,才能仿製神武皇朝的天機留影盤。

此物在寒月仙朝便是罕見物品,到了大乾國更是價值極貴,非等閒世家買得起。

十五年前,王守哲見識過它的妙用後,便留上了心。耗費了不少人情和乾金,才弄來了這麼一塊。這不,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性。

“你是誰?那是天機留影盤!”曹邦彥臉色一凜,寒聲道,“你們剛纔竟然在套我的話?”

王珞淼撇了撇嘴說:“蠢貨,到現在才醒悟過來麼?憑你這種智力,竟然也想對付我們王氏……瞧不起誰呢?”

“你!”曹邦彥被氣得差點吐血,怒極而笑道,“好好好,我承認我被你們激怒了。我會讓你們兩個……”

他話還未說完。

便見眼前一道水光閃過,不知何時那鬥笠女子已經欺身而近,皓腕輕抬,隔空輕飄飄的一掌。

“轟!”

曹邦彥感覺自己胸口像是被一頭荒古巨獸撞到,肋骨哢嚓嚓碎裂,身軀像神威炮炮彈一般向後倒飛而去,撞碎船舷欄杆後去勢未消,又是飛出了百多丈後才摔落海中。

“這……”房景輝的瞳孔猛縮,堂堂曹氏天驕,竟然被人一招擊飛!雖然有出其不意的嫌疑在,可,可那神秘女子,也太強大了吧?

“嗛~~”王珞淼撇嘴嗤笑,“什麼天驕曹邦彥,牛皮吹得這麼想,本小姐還以為他多厲害呢。”

“嫂嫂威武,嫂嫂霸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