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姐們,百鍊堂的單身漢們都來了。”那邊,華瑞公主也是揹著小手,小大人似的鼓勁道,“將來煉器師會越來越吃香。這些單身漢們可都是潛力股啊,想解決單身的姐姐們,都給我打起精神來。”

此言一出。

百草園的靈植師姑娘們頓時精神百倍起來,

眼神裡也燃起了鬥誌。

見得這一幕,綏雲公主也是暗暗滿意。

華瑞這丫頭雖然頑皮,可腦子還是很好使的。尤其是在蠱惑人心這一塊,這丫頭簡直就是天賦異稟。

“來了來了。”這時候,王管事從外麵衝了進來,通知眾人,“百鍊真君他們過來了。”

姑娘們當即開始盯著門口翹首以盼,個個都容光煥發,

神采奕奕。

“切!”

唯有‘讚助商’姚成超,卻是嗤之以鼻。

他和百鍊堂的煉器師們可冇少打交道,那都是一群邋裡邋遢滿嘴都是技術來技術去的宅男,冇意思透了。

姚成超纔不相信,就百鍊堂那些死宅男,也能追得上這些水靈粉嫩的靈植師姑娘們?做白日夢還差不多

得了本公子還是喝點酒,借酒消消愁,順便等著看一會兒的笑話吧

“嘩!”

一陣清風吹過,悠揚動人的旋律驀然由遠及近,隨風而來。

輕快的節奏極為洗腦,幾乎是瞬間,就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是王寧晞用千機留影盤錄下的自製音樂,還特地用了幾個公放技術放大了音量,

聲音震得人心頭直跳。

這些東西單論技術難度算不上太高,

以王寧晞的煉器技術和創造能力,

煉製起來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

踏著這音樂聲,

男子天團按照反覆練習過很多次的瞬息,

一個接一個地踏入了聯誼會會場。

率先進入的九師兄羅永天。

他穿著一襲白衣,

身後還揹著一把寶劍。

寬鬆的服裝設計掩飾了他體型上的缺陷,

反而凸顯出了十分的瀟灑,專門設計過的髮型也讓他本就出色的五官格外凸顯出來,一眼看去,劍眉朗目,卓絕不凡。

就連眉宇間的那一抹孤傲,也變成了加分項。

反覆的訓練,也讓羅師兄逐漸褪去了原本的不自信,如今信步而行,步履翩翩,姿態是說不出的瀟灑和從容,讓人心醉。

“白衣劍聖羅永天,他那孤傲冷漠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永不熄滅的熾熱之心”十分顯然,背景音樂中竟然還有旁白介紹。

“噗!”

姚成超一口老酒噴出,整個人都是目瞪口呆。

這,這是羅永天?

在他印象中,羅永天雖然是個煉器技術很強的傢夥,

卻瘦的跟麻桿一樣,

怎麼一下子變成了男神?

“這裝扮?!”華瑞公主也氣得直跺腳,恨的牙癢癢,

“這不是學我爺爺的打扮麼?太過分了!這簡直是東施效顰,超級山寨貨!”

一旁的綏雲公主也是微微錯愕。

的確是有點過份!

安業公子那溫潤和煦,恍如謫仙下凡的氣度,豈能彆人胡亂模仿就能模仿得像的?尤其是那一抹孤傲,多多少少有點刻意了,倒像是在故意凸顯自己有多與眾不同似的。

可即便是山寨貨,羅永天依舊引起了好多個靈植師姑孃的關注。

很明顯,有不少姑娘還真就吃這一套。

她們的眼神都一下子亮了,看向羅永天的眼神都有些發直,臉頰也有些發紅,很明顯是心動了。

畢竟,她們也不是綏雲公主,冇那麼挑剔。

“接下來,請看一段白衣劍聖的個人簡介。”

隨著旁白聲音再次響起,王寧晞帶著一群工作人員,將晶石螢幕搬了過來,連接上一塊新的天機留影盤,將精心剪輯的畫麵通過晶石螢幕播放了出來。

這種晶石螢幕,都是從神武皇朝的遺蹟裡挖出來的。

百鍊真君作為仙朝有數的幾位煉器大宗師之一,自然也是考古和複原神武皇朝煉器技術的主力軍,就連他麾下的那些弟子也都是核心骨乾,這種考古寶物他們手上自然有不少。

而王氏,則是早在很多年前就開始研究天機留影盤和晶石螢幕了,對其核心原理的破解一直都是走在最前沿的,甚至於,王氏的任務大殿裡早就已經用上了相關技術。說不定,用不了多久,晶石螢幕就可以被仿製出來了。

王寧晞也參與過相關研究,對天機留影盤和晶石螢幕的功能和構造自然相當瞭解。在原來的基礎上,優化一下畫麵剪輯和播放的技術,對他來說也不算很難。

閒話暫且不提。

隨著工作人員的操作,晶石螢幕上出現了白衣劍聖羅永天修煉劍術的場景。他白衣飄飄,上下翻飛,劍的每一次揮舞,都充滿了劍道的美感和儀式感。

儘管這種劍道水準,在綏雲公主眼裡那就是漏洞百出,純粹就是花架子,去了域外戰場會被域外妖魔打得連爹媽都認不出來。

可它帥啊

在場的靈植師妹子們也不是什麼頂尖高手,眼光、眼界更是與綏雲公主差了十萬八千裡,看舞劍也就是看個熱鬨,看個好看而已,自然也冇那麼挑剔。

更彆提,羅永天舞劍的動作都是專門設計過的,不求殺敵,隻求足夠帥氣,就連拍攝的角度都是精心調整過的,三分的劍術都能拍成十分。

羅永天的劍術底子本就還可以,被這麼一包裝,自然更吸引人了。

不少妹子的眼神都漸漸開始放光。

隨後又是白衣劍聖羅永天的工作場景。他依舊是那一身精緻飄逸的打扮,用強大的精神力控製著熔爐火焰,將一項項材料熔鍊分解,淬鍊精華,又將它們按照特定的比例進行各種奇妙的融合,化作更具特性的合金材料。

在姑娘們眼裡,煉器原本是枯燥乏味的。

可畫麵中展示的內容都是精心剪輯過的,省略掉了繁瑣的過程,隻凸出了重點,再加上背景音樂和舌尖體台詞的烘托,以及羅師兄那犀利的劍聖範兒配合,倒是讓姑娘們看得是津津有味。

隨後又是一段好友點評。

師兄弟們一連串或逗或損的點評,頓時又惹得姑娘們哈哈大笑。這群損友們太壞了,完全是在揭羅師兄愛裝瀟灑的老底。

如此一來,被粉碎形象後的羅師兄,又霎時間變得“平易近人”了起來。

而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晶石螢幕吸引的同時,王寧晞卻是在觀察著姑娘們的反應,同時掏出小本本飛速地記錄著情況。

一號,四號,七號,十三號,十五號姑娘,似乎吃這一款,回頭可讓羅師兄有針對性的接觸第二輪。

“接下來出場的是,有著‘百花生時我已生,百花謝時心已死’氣韻的‘百花公子’花滿樓。他平時愛花、愛畫、更愛美人,是個生性風流倜儻又無拘無束的浪子。他的名言是‘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是個典型的花花公子,好姑娘們千萬不要搭理他,因為你會讓你陷入愛河而不得自拔。”

隨著背景音樂一換,“花滿樓”瀟灑出場。

他長髮披散,衣袂飄飄,連眉梢眼角都盪漾著春光笑意。

他手持一支符筆,信手潑墨,眨眼間便畫出了一副栩栩如生的美人圖,送給了一位盯他盯得最厲害的姑娘。

“畫的好像!”那靈植師姑娘頓時捧著臉頰陷入了癡迷。這簡直是完美的戀愛男神。旁邊的幾個姑娘眼神中都是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大家注意,花滿樓是七師兄的藝名,他的真名大家可以自己試著慢慢摸索。”王寧晞又趕緊補充了一句。

其實七師兄真名花大壯,不過畫畫的確有天賦,很多煉器圖紙都是他畫的,除此之外,他還負責對煉器產品進行最後的修飾和潤色。

出來行走江湖,靠藝名撐撐場麵也著實正常。

隨後自然又是一連串的個人影像簡介,將花師兄的形象、性格更生動深入的展現在了姑娘們麵前。最後,更是少不了兄弟們互揭老底的環節,將七師兄的真名花大壯給暴了出來,惹來了姑娘們的全場爆笑聲。

十分顯然,花師兄也是引來了一片關注。

緊接著,又是第三個,第四個每一個人出場時,形象和人設都有所不同,卻都有著自己獨特的記憶點,給人以耳目一新,彆具一格的感覺。

“哼!噱頭倒是玩的不錯,可歸根究底,底子還是差了點。”綏雲公主感覺到了一絲危機感。

因為那些靈植師姑娘們表現得太熱情了,私下的小討論也越來越多,越來越興奮。

她情不自禁地向蘭馨王看去。

蘭馨王倒是依舊淡定如常,平靜無波,顯然這些套路根本影響不到她。

綏雲公主這才鬆了一口氣。

隻要蘭馨老祖能搞定百鍊真君,王寧晞玩的這些花活兒再多,也不過是在給百草園做嫁衣裳而已。

一念至此,綏雲公主冷冷的掃了一眼王寧晞。

她心中愈發不喜歡這個臭小子,整天茶裡茶氣,不務正業。

對,她已經從華瑞公主那裡學來了不少新詞,也明白了王寧晞那就是超級綠茶套路。

而王寧晞麵對綏雲公主的目光,卻是非常有禮貌的頷首致意。

目光與目光的碰撞中,又是爆出了一連串火花。

隨著各位師兄弟們相繼登場,各自拉了一批關注者們,現場的氣氛也被渲染到了極致。

這時候,百鍊真君作為最後的大軸,也踩著氣勢恢宏的背景音樂登場了。

經過大幅度的形象設計和形象改造,如今的百鍊真君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

如今的他一副踏實穩重的中年帥大叔形象,年齡不僅冇有成為他的減分項,反而讓他的身上多了一種曆經世事,洞察明晰的豁達感和灑脫感,再加上他沉穩的步伐,深邃堅定的眼神,像極了一位掌控一切的大人物,而且是那種霸道董事長級的人物。

蘭馨王一愣。

穀鼟

這,這是百鍊真君?

怎麼可能?他以前完全不是這幅形象,尤其是他現在展現出來的這種內在氣質,完全不是她認識的那個百鍊真君。

蘭馨王心中不解。

可隨著之後人物影像剪輯中展現出的內容,她倒是漸漸“明白”了。

如今的百鍊真君,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圍著她轉,半天憋不出一句話的憨厚青年了。

他經曆了太多太多,得到了許多,也去了更多,獨留下的,就是一片始終未曾熄滅的,為人族崛起而努力的赤子之心。

他就像是一罈酒,隨著時間的醞釀,愈發的沉澱和深邃,若隱若現間,好似給人無儘的秘密和韻味有待發掘。

“再烈的酒,也澆不滅我對她無儘的思念。”

隨著這句旁白台詞一出,蘭馨王那顆沉寂的心,猛地怦然一動。

他,他這是在說我麼?

她不禁有些慌亂起來。如果百鍊真君對她展開熾熱的追求,那該怎麼辦?是該接觸試試看麼?不,這樣太丟人了。

還是該當機立斷的拒絕?不,這樣太無情了。

亦或是像華瑞說的,實行“若漸若離、忽冷忽熱”的八字高階綠茶戰術?這,又好像太不要臉了。

一時間,蘭馨王的思緒有點亂。

“現場的每一位美女,都將獲得三株靈花。”這時候,王寧晞的聲音忽然響起,“你們可以將靈花贈予讓你感到心動的男子。記住,每個人隻能選擇三位心動男子,注意,隻能選擇三位,可以少,但不能多。而且在接下來的交流環節中,隻有贈花者可以與被贈花者相互交流,其餘人一概不許接觸。”

說話間,便有工作人員將靈花奉上,不多不少,每人果然隻有三朵。

然而,隨著贈花環節的到來,現場的氣氛卻是陷入了安靜之中。

這些靈植師妹子們長期在百草園中工作和成長,環境相對單純,接觸外界也並不多,儘管心中各自都有了心動男子,卻誰也不想去做第一個出頭鳥,一個個扭扭捏捏著不肯動彈。

王寧晞早就預料到這情況,笑眯眯地開始拱火:“看樣子咱們百鍊堂的師兄們毫無個人魅力啊,居然冇有人對他們有心動感。這樣吧,先從白衣劍聖羅永天師兄開始。我數到十,如果再冇有人送給他心動靈花,咱們就把他給淘汰掉,把他發配到東乾國去,永遠不再出現在你們麵前。”

“十,九”

王寧晞還冇數到八時,就有靈植師妹子忍不住了,扭扭捏捏地走過去送上了一株靈花,隨後,又是第二株,第三株!

白衣劍聖羅永天,總計拿到了五株靈花。

有人帶動下,現場的氣氛漸漸熱烈起來,其餘師兄弟們陸陸續續也收到了靈花。

畢竟,蘿蔔青菜各有所好嘛,有人就喜歡“男神”,就有人喜歡放蕩不羈的“浪子”,有人喜歡才華橫溢的才子,就有人喜歡風趣幽默能給人踏實可靠感覺的大哥。

“太少了!我喜歡的類型多,我要多拿兩株靈花。”

“我也要多拿靈花我多拿一株就夠了。”

“萬一我給出的三株靈花目標,他們都選不上我怎麼辦?”

很快,靈植師姑娘們手中的靈花就全部都送出去了,卻還覺得不夠,紛紛開始劇烈抗議起來。

每一靈花隻能和一個心動男子交流。

心動的太多,可靈花卻隻有三朵,這怎麼夠分?

人心都是貪婪的,想嚐嚐魚的味道,自然也想吃一口熊掌。

“抗議無效。”王寧晞表情嚴肅,表示堅決不給她們開這個口子,“將來能跟你們相伴一生的人就隻能有一個,你們現在好歹有三朵靈花,有三次選擇機會,足夠了。給靈花時都仔細琢磨琢磨,想好了,權衡好了,再給。誰敢再胡鬨,就逐出聯誼會。”

如此嚴格的規則,頓時讓姑娘們都下意識認真謹慎了起來。

甚至,其中有幾個還厚著臉皮將隨意送出的靈花給收了回來,然後再仔細斟酌著給了目標對象。

除此之外,也有些靈植師姑娘們開始盤算起自己的勝率來。例如某位師兄太受歡迎,拿了六七株靈花,那麼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概率就很低。

心思活絡的就開始“低就”起來,將目標對準了一些相對冷門的百鍊堂師兄們。

甚至乎,連老男人百鍊真君,都收到了七朵靈花,不,確切的說,他是收到靈花最多的一位。

“?”

蘭馨王的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隨著百鍊真君收到的靈花越來越多,她的眉心也越蹙越緊。

她怎麼也冇想到,當初那個她幾乎冇放在心上的百鍊真君,如今竟已經徹底脫胎換骨,似乎還挺受歡迎的。

她更是冇有料到,自己麾下那些原本不吭不響的靈植師姑娘們,臉皮竟然如此之厚,還將靈花獻給了百鍊真君。

哼!

她們難道不知道,無論是修為、身份、地位、還是年齡,她們跟百鍊真君之間都存在著巨大的鴻溝嗎?

“蘭馨王阿姨。”華瑞公主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瞅蘭馨王,又瞅瞅百鍊真君,疑惑道,“您不準備送上靈花嗎?”

根據規則,蘭馨王自然也分配到了三朵靈花,甚至連綏雲公主都有三朵。

整場的姑娘,也就華瑞公主冇有靈花。畢竟她才八歲,王寧晞自然嚴禁她搗亂。

蘭馨王捏了捏手中靈花,略微有些猶豫。

可當她看到百鍊真君又收到了一朵靈花,麵前的靈花已然達到八朵時,她釋然地笑了起來:“本王都一把年紀了,哪裡能和小姑娘們爭男人啊?還是把機會讓給她們吧。”

說罷,她指尖玄氣微微一動,三朵靈花頓時化作了齏粉,隨風飄盪開來,消散於無形。

“這,這樣不太好吧?”華瑞公主頓時生出了不妙的預感,“根據我四十七叔的規則,冇有靈花是不準交流的,您這不是放棄了嗎?”

“我倒是覺得蘭馨老祖冇錯。”綏雲公主讚賞道,“咱們蘭馨老祖是什麼身份,豈能和那些小姑娘一樣,如此自降身份?而且百鍊真君對咱們老祖,那是早就情根深種了。華瑞你放心,百鍊真君跑不掉的,他肯定會將那些靈花都扔掉,然後屁顛屁顛地單獨找蘭馨老祖,想辦法討好她。”

蘭馨王坐姿端莊地端起王管事送來的靈茶抿了一口,一副怡然自得的小傲嬌模樣:“綏雲你莫要胡說。我與百鍊乃是故交好友,既然是朋友,便是一起喝喝茶敘敘舊也是尋常事。”

十分顯然,她對綏雲公主的話頗為認同。

以她的身份,豈能主動去貼百鍊真君?

“呃”

華瑞公主瞅了瞅蘭馨王,又瞅了瞅遠處的百鍊真君和王寧晞,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濃。

王寧晞這時也彷彿察覺到了王璣蝶的注視,扭過頭來對她眨了眨眼睛,笑容格外的溫潤和煦。

王璣蝶的小臉頓時垮了下來。

完了完了這一波麻煩了,明顯是被那臭四十七叔算準了。

仔細想想,從四十七叔帶著百鍊堂男團進場開始,情況就完全陷入了他的掌控之中,道具是他準備的,遊戲規則也是他製定的,這一切分明從一開始就是他的陷阱。

反倒是她們,明明占據了挑選場地的便利,卻一點都冇能好好利用起來,太失策了!

蘭馨王阿姨,綏雲姐姐,你們都太嫩了。

我家四十七叔,他可是膽大包天到敢退婚的主!而且,在經曆過那麼多波折之後,四十七嬸還依舊對四十七叔癡心不悔,絲毫冇有影響到兩人的感情,可想而知四十七叔段位之高。

家中奇葩辣麼多,她四十七叔絕對是眾多奇葩中最為頂尖的之一。

不得不說,王璣蝶不愧是王氏後裔,對於跟王家人對上的凶險有著清醒的認知。小小年紀的她,居然是現場預判最為精準的一個。

果不其然。

這會兒,王寧晞正悄悄向百鍊真君傳音:“師尊,您看到了吧?”

“寧晞”百鍊真君語氣苦澀,傳音的聲線都有些顫抖,“我是冇想到,她竟然真的無動於衷。我輸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師尊您以前把姿態放得太低了。您在她眼裡,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甚至早就已經忘記的老舔狗。她自認為自己隻要一個眼神,您就會屁顛屁顛湊上去討好她,自然也就不會把您放在心上。”王寧晞再度拱火,隨即話鋒一轉,又道,“既然咱們倆之間的打賭您老輸了,接下來您就得全盤按照我的計劃辦事。您可千萬要忍住,彆拉胯,否則,您這一輩子都搭不上蘭馨王了。”

“我明白了!”百鍊真君點了點頭,眼神也漸漸堅定了起來,傳音道,“就照你說的做。”

話音一落,百鍊真君便走下台去,堅定地往蘭馨王的方向走去。

蘭馨王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繼續喝著靈茶。

這一次百鍊給她的印象很不錯,引起了她的興趣。等會他來了,自己就勉為其難好好和他聊一聊,再做下一步決定吧。

豈料。

百鍊真君走到半道上便停了下來,眼神深邃,聲音柔和地朝旁邊一個靈植師小姑娘道:“多謝你送的靈花,我對伱也挺有好感的,我希望我們可以深入地聊一聊,加深一下對彼此的瞭解。”

靈植師小姑娘頓時又羞又喜,連連點頭應了下來。

雖然百鍊真君年紀是略大了點,可他又有風度又有味道,給人的感覺又特彆可靠,還是聞名遐邇的煉器大宗師,可比那些毛毛躁躁的小年輕強出了不知多少!

至於年紀,他可是淩虛境強者,就算年紀大了點也還能活很久,說不定比自己活得還長一些呢,怕什麼?

“哢嚓!!”

蘭馨王手中的靈茶杯碎了,碎片落了一地。

她整個人也僵在了位置上,臉色也一陣青一陣紅,變得極其不自然。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那個老傢夥,他怎麼能跟那小姑娘搭訕?難道說,他其實根本冇有那麼癡心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