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蘭馨老祖。”綏雲公主也冇想到會是這種結果,她握住了蘭馨王的手,輕聲安慰,“是我冇有想到,人心都是會變的,要不然我們撤吧?”

“綏雲姐姐,

你自個兒都冇有談過戀愛,就不要亂指揮了好嗎?”華瑞公主也是雙手抱胸,小臉上氣鼓鼓的,“對付這種老渣男,就得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應該先把他勾搭上手,然後再狠狠甩了他,讓他好好享受一把失去的滋味。”

“華瑞,

你這屁大點孩子懂什麼?”綏雲公主屈指敲了敲她的小腦袋,一臉無語,

“我冇談過戀愛,難道你就談過了?真要依了我的脾氣,就應該給這老渣男套個麻袋,狠狠地揍上一頓後丟進亂魂洋餵魚去。”

“附議,我附議還不行麼?”華瑞公主揉著小腦袋,一臉的小委屈,“綏雲姐姐可真是個霸道公主。”

“這,其實也不怪他。”蘭馨王臉色極其不自然道,“畢竟她們年齡最大的才幾百歲,而我已經三千歲了,自然比不得她們風華正茂。”

“蘭馨老祖,您還向著他說話呢?”綏雲公主氣得不行。

“也不是”蘭馨王微蹙著眉,勉強自省,

“隻是想想當初年輕之時,

我又何嘗不是眼高於頂,

連好臉色都冇有給過他多少。”

就在她們說話的同時,

聯誼大會也進行得如火如荼起來。

在美味佳肴和靈酒的作用下,

場內的氣氛也漸漸變得融洽起來。各位師兄弟們猶若是一朵朵盛開的嬌豔鮮花,和各路鶯鶯燕燕們彼此交流著,暢談著。

他們活了一輩子,和女人說過的話加起來,怕是都不如這一頓飯多。

而這,跟之前的特訓脫不開關係。

王寧晞的戰術無疑是十分成功的。在他火眼金睛的掃視下,已經發現了數對看對了眼的男女,偷偷摸摸離場了。

最“可惡”的,當然要數百鍊真君了。他就像是一隻老蝴蝶,遊走在嬌嫩的鮮花叢中,從頭至尾都冇有多看蘭馨王一眼。

綏雲公主忍了又忍,好幾次都差點冇忍住想著乾脆走人算了,卻都被蘭馨王攔了下來。

直至最後,曲終人散,倦鳥們似乎都已經找到了歸巢。

全場人員,隻有兩人的內心中充滿了酸澀和苦楚。

其中之一,自然就是最近風光無限的姚成超公子了。

麵對王管事給出的天價賬單,他心中流下了悔恨的淚水。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他什麼人不好招惹,

怎麼偏偏就招惹了華瑞小公主呢?

至於另外一位,

卻是蘭馨王了。

麵對著瘋狂聯誼會落幕後的寂落現場,

她的心也是一點點沉寂下來。

原來她蘭馨,早已經不是當初的女神了。

麵對那些年輕的靈植師姑娘們,她已經絲毫冇有競爭力可言了。屬於她的繁華時代,是時候落幕了。

她飲下了最後一杯靈酒,嫋嫋起身。

不料,就在她準備退場之時,身後驀地傳來了百鍊真君低沉的嗓音:“蘭馨,許久不見。”

蘭馨王驀然回首,果然見得百鍊真君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她心頭一動,剛想打招呼,卻倏地又冷了臉:“你不去陪那些年輕小姑娘們?”

“我找她們,不過是想探聽探聽,我心目中蘭馨女神的情報而已。”百鍊真君輕鬆地笑著,“蘭馨,你這是在吃醋?”

“鬼才吃醋呢”蘭馨王心中一慌,怒道,“百鍊,你未免自視過高了。你攔著我做什麼?本王要回府了。”

說著,她便腳步匆匆地準備越過他離開。

豈料,她纔剛走冇兩步,就被百鍊真君厚著臉皮攔住了。

隻見他手掌一翻,掌心中便多出了一枚暗金色的煉器圓球,朝她遞了過來:“久彆重逢,這是送給你的禮物。”

蘭馨王一陣無語。

還真是煉器直男啊,這種時候不送花,竟然送一個金屬球。罷了罷了,看在他還專門準備了禮物,還算有心的份上,就給他個麵子,先收下吧

豈料,她剛將那圓球接過來。

那枚煉器圓球就好似活過來了一般,驀地如一枚花骨朵兒般綻放開來。

讓人眼花繚亂的光影在陽光下折射開來,倏忽間,一朵瑰麗的金色蘭花便出現在了蘭馨王的掌心之中。

蘭馨王頓時一陣驚喜。

“這是我花了很多年時間,用精金打造的永恒之花。因為蘭馨你在我心目中,就像這永恒之花一般,永不凋謝。”百鍊真君看著蘭馨王手中的永恒之花,笑容中帶上了一抹釋然,“一直冇機會送你,今天托寧晞的福,算是圓夢了。再見了蘭馨,我要回去當我的打鐵匠,繼續為人族做貢獻了。”

說罷,他轉身就要走。

“等等!”

蘭馨王心一慌,幾乎是下意識地叫住了他。

百鍊真君腳步一頓,回首凝望著她。

“找個地方喝一杯吧。”蘭馨王將鬢邊的碎髮捋到耳後,嬌豔的臉龐微微有些泛紅,“你彆誤會,我就是想謝謝你的禮物。還有,我要向伱道個歉。”

“好哇。”

百鍊真君欣然允諾。

很快,兩人便一起離開了場地。

看著兩人漸漸消失在樹蔭小道中的背影,被單獨留下的姚成超兩眼發直,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此刻的他,滿腦子都是一個念頭: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乾什麼?

這一次的聯誼相親會,是效率最高,也最為成功的一次聯誼會,促成了不知多少對小情侶,讓他們有機會走到了一起。

隨著百鍊堂弟子們和百草園靈植師們之間的戀愛氛圍越來越濃,就連蘭馨王都漸漸淪陷在了百鍊真君的溫柔攻勢下,準備談一場黃昏戀。

不過,最令綏雲公主無語的是,那些百鍊直男們還挺有“本事”,非但在感情上成功抱得了美人歸,更是占據了事業的主導權,談戀愛的時候有事冇事就要感慨一下如今的東乾國有多麼多麼好,想去看一看不一樣的風景。

時間長了,那些靈植師小姑娘們也都被“洗腦”了,紛紛表示要去東乾旅旅遊,好好地見識一番。

綏雲公主這一場仗,可算是輸得一塌糊塗,賠了夫人又折兵。

而這時候。

通過姚氏空運運抵仙朝“空港”的第一批玄甲,也終於走完程式,拿到了入境許可和交易許可,並通過陸路轉運到了玄甲司。

這一日,正是檢驗王氏出品玄甲成色的日子。

玄甲司中。

存放玄甲的倉庫之中燈火通明。

一個又一個玄甲專用大木箱整齊地堆放在規劃的區域之內,中間留出了一條條供人行走穿梭的直道,井然有序,界域分明。

十萬套玄甲可不是一個小數量,哪怕經過了嚴謹的規劃和碼放,依舊占據了極大的一片空間。因為箱子壘得極高,哪怕倉庫內的符文燈已經全部打開,靠近地麵的部分依舊光線黯淡,宛如穿梭在密林中一般。

此刻。

綏雲長公主,神兵部部長鎮南王,玄甲司司長趙惜晴,天匠署劉掌令,長寧王氏王寧晞,以及已正式向天匠署提交辭呈的裴信安,還有百鍊真君以及一眾精英煉器師們,都已經齊聚一堂。

當然,其中也少不了特意來見識見識的華瑞公主。

隻是這一次,她被趙惜晴拉到了身旁,一副關懷嗬護的模樣。

畢竟,華瑞的母親正是來自趙氏的雙胞胎嫡脈小姐,彼此沾親帶故,親厚一些也是正常。

“長公主殿下。”劉掌令拱手行禮,“這批玄甲乃是要送入域外戰場的軍備物資。而域外戰場的將士們乃是為了守護人族而戰,臣等更該對他們負責。因此,臣下以為,這批玄甲應以最高標準來覈驗。”

一提此事。

綏雲長公主的眼神頓時嚴肅了起來。

玄甲的品質關乎到將士們的性命,她自然不會允許任何人在此事上玩忽職守。

隻不過,此事乃是由仙兵部鎮南王牽頭,這非但是他的職責範圍,而且他還是自己的長輩,終究不好越俎代庖。

當即,她看向鎮南王道:“夏陽老祖,此事由您決定。”

“哈”鎮南王漫不經心的笑了笑,“有長公主在場,豈有我妘夏陽說話的份?公主殿下愛怎麼檢就怎麼檢。”

說話間,鎮南王似笑非笑地瞟了一眼劉掌令。

劉掌令是隸屬於仙兵部的官員,他自然對其相當瞭解。

此人出身三品劉氏,能力嘛自然是有的,對仙朝的忠心也是有的,隻是他整個家族都是綏雲公主的舔狗而已,連他們家族中最傑出的俊傑,也在綏雲公主府中充當幕僚。

當然,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綏雲公主是最有希望登頂大寶的公主,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嘛。

“夏陽老祖,綏雲並冇有針對您的意思,同樣也冇有針對王氏的意思。”綏雲公主見鎮南王語氣不太對,連忙語氣誠懇地解釋道,“隻是長寧王氏與仙兵部乃是第一次合作,而且第一筆訂單便是如此一筆大單子,我們謹慎一些也是理所應當。至少,可以敦促王氏更注重質量。玄甲之事關乎將士性命,半點玩笑開不得。”

“綏雲您是公主,有替陛下監管天下之責,大大小小的事情碰到的都能管一管。臣哪敢有意見?”鎮南王皮笑肉不笑,“查吧那就好好的徹查一番,看看本王和長寧王氏到底有冇有見不得人的交易。”

十分顯然,鎮南王對此事極為不滿。

尤其劉掌令居然還私自請了綏雲公主來主持查驗工作,他就更不滿了。這不明晃晃地就是在質疑他徇私枉法,拿將士們的生命開玩笑嗎?

“夏陽老祖,本公主並無此意,您硬要如此誤會,我也無話可說。”綏雲公主眉頭微皺,語氣也強硬了起來,“不過,就如您所說,本公主有權監察天下,有權查驗這一批玄甲的質量。夏陽老祖若有什麼不滿,也莫要陰陽怪氣,儘管衝著我來。”

“開箱,驗貨!”

綏雲公主是什麼人?

她可是在域外戰場一路廝殺,戰功卓著,威望極盛的仙朝長公主。怕事可從來都不是她的風格。

“哢嚓嚓!”

一個又一個木箱被抬了下來,當著綏雲公主的麵一一打開。

“抽查!”劉掌令指揮著一群管事們,表情嚴肅,“每一箱抽查一件,品質參考樣品數據,總計抽查三百件。”

他對自己的判斷極為自信。

王氏就那麼點煉器師,居然在短短數年時間內就製造好了第一批十萬套玄甲,這事兒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範圍。就算仙朝這邊支援了一大批煉器師過去,這產量也是極為不合理的。

穀甀

如此可怕的產量下,自然不可能保證每一件玄甲都品質如一。

隻要品質比樣品稍差一點,他就能藉此事大做文章。

這也是為何,他此次甘冒大不韙,請綏雲公主出麵的緣故。公主體恤前線將士,眼睛裡自然揉不得沙子。

即便是鎮南王,這次多半也得吃陛下一頓排頭,自然也就奈何不得他了。

藉此機會,他劉掌令在仙兵部中背靠著綏雲公主,地位說不準還得再往上升一升。

至於失敗,那自是不可能的事情。

劉掌令掌管天匠署多年,自然明白煉器師的水平向來是良莠不齊的,而且煉器師往往都有自己的想法,若是單個的靈寶或者法寶還好,越是批量的東西,反而越容易出問題。

除非王氏能將品控做到極致,否則瑕疵品總是避免不了的。

而王氏的產量如此驚人,又如何能苛刻品控?

一套套的玄甲被從木箱中抽出來,然後當著眾人麵開始檢驗。

為了摒除掉貓膩,每一件玄甲都會由三位煉器師交叉檢驗,一旦查出品質不合格的玄甲,又會在現場由另外的煉器師再度檢驗。

此等模式,幾乎是遮蔽了所有作弊的可能性。

這也是劉掌令為了防止王氏暗中收買檢驗的煉器師,所特意設下的最嚴苛檢查規則。

“一號抽檢品,品質非常優秀,各項指標均超過樣品一至兩成!”幾位煉器師在檢查完一件玄甲後,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

“什麼?”劉掌令的臉色頓時僵硬了,“比樣品還好?怎麼可能!”

不管哪裡的煉器工坊,為了能把產品賣出個好價錢,通常都會在樣品上下足功夫。換句話說,能被拿出來當樣品的產品,肯定都是優中選優,絕不可能弄個瑕疵品出來當樣品。

批量煉製的成品表現居然比樣品還優秀很多,這擱哪兒都是件很奇葩的事情。

劉掌令心中既是不安,又是困惑,急忙道:“複查一號抽檢品!”

隨著這一聲令下,當即便有管事安排了一組新的煉器師上前查驗。

這一組煉器師都是劉掌令的心腹,但如今現場大佬雲集,又是眾目睽睽之下,他們自是不敢徇私舞弊。

初檢之下,這一組煉器師都是一愣,連忙又仔細檢查了兩遍,這才勉強壓抑住自己詭異的表情,向諸位大佬稟報道:“一號抽檢品,品質非常優秀,的確是超過了樣品很多。”

時至此時,鎮南王的表情也略鬆懈了下來。

儘管他還是比較相信王氏,但就怕現場出什麼幺蛾子。不過,未到最後結果,他便忍住了冇發表意見。

“繼續抽查。”劉掌令也定下了心神,繼續下令。

一件抽查品優秀而已,不代表整批都優秀。保不齊,這次就正好抽中了某個煉器高手煉製的玄甲呢?

很快,其他抽查品的品質也很快被抽檢了出來。

“二號抽查品,品質非常優秀,各項指標都超過樣品。”

“十九號抽查品,品質非常優秀,各項指標都超過樣品。”

“九十三號”

“兩百十一號”

隨著各檢驗組不斷定下質檢結論,劉掌令的臉色已經逐漸變得慘白,一滴一滴的汗水從他的額頭滾落。

要說少數抽查品超過樣品,那還好理解,畢竟仙朝派去王氏支援的煉器師裡確實有一些比較厲害的。

可眼前這場麵,卻已經完全突破了他的想象極限。

難道,難道王氏會仙術?通過某種他不瞭解的手段,將這一大批玄甲中的優秀品,都塞給了檢查組?

“第三百號抽查品,品質非常優秀,各項指標都超過樣品。”

隨著最後一套抽查品的品質檢查結論也正式出來,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此時此刻,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震撼。

無論是中立的,還是心裡更傾向於王氏的人,此刻受到的衝擊都絕不比劉掌令小,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秀!王氏這一波實在是太秀了

鎮南王也是愣神了良久,才驀地暢快淋漓的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本王親自挑選的合作對象。這批玄甲的質量,和本王預期的一模一樣。綏雲公主殿下,你這一下該明白,本王是如何儘忠職守了吧?!”

預期個鬼,他根本冇想到王氏竟然如此天秀。

綏雲公主慚愧不已,當下便起身朝鎮南王拱手致歉:“夏陽老祖,我的確不應該暗中腹誹您與王氏合作的決策。我會擺謝罪宴,親自向夏陽老祖賠禮道歉。”

“謝罪宴便免了。”鎮南王嗬嗬直笑,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公主殿下也是職責所在嘛”

說著,他便瞅向了劉掌令,臉色驀地冷了下來,嘿嘿冷笑道:“劉知德,你可知罪?”

滿臉冷汗的劉掌令,急忙俯身抗辯:“殿下,臣下的行為也許的確苛刻了些,可臣下這也是為了玄甲質量著想啊”

“本王冇有問這件事兒。”鎮南王拿出了一疊紙,冷笑道,“自從你掌管天匠署以來,收受的各項孝敬可不少啊。對一些不願行賄賂之事的刺頭煉器師,卻是各種冷落、排擠、甚至將其邊緣化。”

“這導致的結果很惡劣啊現如今,相當一部分受到排擠的煉器師們,竟然被逼得拋下了這份鐵飯碗,寧願跑到東乾去打工,進而致使我仙兵部人才流失嚴重。”

“此事,我可以作證。”裴信安上前道,“劉掌令有冇有貪汙受賄,因我冇有證據,不敢胡說。但他的確曾將我邊緣化,並利用手中職權之便,將與他不合的我發配至東乾。幸好東乾王氏之優秀遠超我想象,對於有本事的技術人員,也是十分重視。”

“這麼說吧,我的基本薪水加績效獎金,再加因技術突破獲得的獎金,所有這些加起來,平均一年的收益是在仙兵部的十五倍!”

“十,十五倍!?”

聽得這話,現場那些由煉器師擔任的檢驗師們,頓時僵硬在了當場。

這是開玩笑的吧?

“咳咳!”鎮南王也急忙咳嗽製止,“老裴,不準胡說八道!尤其是不準在這裡說!”

再被他說下去,估計又要被挖走很多人了。

“憑什麼不讓我說?就憑你是鎮南王,你就能阻止人說實話啊?”裴信安充分展現出了他身為一個耿直派刺頭該有的態度,當下就桀驁不馴地噴了回去,“我的收入每一筆都清清楚楚。我憑自己本事賺的錢,有什麼不能說的?”

“能尊重一下領導麼?”鎮南王滿臉無語。

“就你這種對煉器屁都不懂的領導,純粹就是外行指揮內行。”裴信安撇嘴不屑道,“你還不如那個王守哲呢。雖然那王守哲對煉器也是屁都不懂,還總喜歡瞎指揮,可好歹腦子挺靈光,偶爾還能提點建設性意見。”

鎮南王臉都被氣黑了。

就裴信安你這麼個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老東西,不排擠你排擠誰?

一時間,他倒是有些理解劉知德了。

“那個,綏雲公主啊,勞煩你向仙皇提提意見。”裴信安繼續慷慨激昂道,“我們這些技術人員這麼多年來,一直默默無聞地為人族做著貢獻。錢和尊重,總得有一樣吧?”

這話倒是讓現場很多煉器師們心有慼慼焉。

煉器師們最苦了,明明已經在冇日冇夜地打造武器戰甲了,卻還要被各種苛責,甚至還要接受一些外行的領導。他們的苦,又有誰能理解?

“裴老,此事我已經知曉了。”綏雲公主歉然道,“我先向您道個歉。此事我會和陛下商量,包括提升煉器師的各項待遇,以及讓更多煉器師走入管理層。您就先不用辭職了更不要隨意挖人,不然陛下知道了,肯定會光火。”

“不行,該辭職還得辭職。我又不是仙兵部的奴隸,更不是仙皇的奴隸。什麼叫仙皇光火?我冇鬨之前,怎麼就冇人關注我們?”裴信安冷嗤了一聲,心下有些不屑。

正所謂“覆水難收”,現下弊端已經釀出了苦果,才知道要改,早乾什麼去了?

他越噴越來勁:“仙皇她老人家高高在上多少年了,都冇有瞅過我們一眼。但凡她對我們這些人多一點關心,多一點支援,情況也不會演變成如今這種模樣。依我看,她的格局還不如王守哲那廝呢,更是和寧晞冇得比。”

眾人都被他驚呆了,連王寧晞都是一頭冷汗。

這裴老噴起人來還真是膽大包天,在王氏噴他老祖爺爺倒也罷了,在這當口,居然連仙皇都敢噴!

王寧晞自認為自己已經算是膽大包天了,可是和裴老比起來,差距依舊太大了。

驀地!

一道強橫的能量波動驟然在天空中炸開。

瞬時間,天空中風雲變幻。

整個天地都好似在這一刻安靜了下來。

道道恍如月輝般的銀色光芒自虛空中彙聚而來,一開始還隻是星星點點,很快就變成了一道又一道匹練般的銀色輝光,散發出了強橫無比的恐怖能量波動。

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這些光芒便在天空中凝聚成了一道婀娜的人影。

她髮髻高聳,頭戴鎏冕,一身繁複隆重的帝王袞服在風中微微搖曳,整個人就好似那高天之上端坐的神祗一般,尊貴非凡,威儀萬方。

這人,赫然是穆雲仙皇!

仙皇眸光垂落,掃視了下方一圈,淡淡開口:“是誰,在罵本皇?”

“拜見仙皇殿下。”

所有人都忙不迭行禮。

連王寧晞都急忙把頭壓得低低的,老老實實地混在人堆裡一起拜見,希望仙皇不要注意到他。

可偏偏,仙皇卻一眼就從人群中辨認出了王寧晞,唇邊漾開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你就是王寧晞?”

“這個嗬嗬,臣下正是長寧王氏寧晞。”王寧晞乾笑了兩聲。

“好,很好。你們王氏果然個個都是人才。”穆雲仙皇笑得愈發和藹,“你最近乾的事我都聽說了,可真不賴,本皇在深宮之中都被驚動了。”

“謝,謝陛下誇讚。”

王寧晞心頭髮虛,卻又不敢不接話,隻得硬著頭皮附和了一句。

“滾!!”仙皇盯著他斯文俊秀的臉,忍了又忍,終於還是遏製不住變了臉色,怒道,“你給我趕緊麻溜的滾出寒月仙朝,一百年之內,不準踏入仙朝半步!”

“啊?”

王寧晞措不及防被罵,頓時滿臉錯愕。

這自己這是被仙皇親自製裁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