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劉永州眼裡,那個鐘氏小姐是他見過的,最為完美的大小姐。她溫婉動人,但是一言一顰中,都帶著若有若無的空靈仙嫋氣息。

儘管她從不吐露自己來自哪個玄武世家,但必定是來自十分高貴的家族,看氣質就看出來了。

他們劉氏的那位嫡女小姐,平常看上去倒也不凡,已有好兩個世家過來提親了。可她與鐘落仙小姐比起來,就像是佃農家裡餵雞餵鴨的土妹子。

落仙。

多美,多有仙韻的名字,她真的好似是天上仙宮中不小心跌落人間的仙女兒。

她連吃靈魚,都不經意間隻吃肚腩,魚頰等柔軟細嫩的部分,且往往隻是淺嘗輒止,吃個新鮮滋味而已。

像什麼他平常視作珍寶的白玉靈米酒,現在根本不敢拿出來。人家眼眸中淡淡地嫌棄和不屑,他迄今記憶猶新。

唯一讓他十分生氣而遺憾的事情是,那天他為何會與趙氏那個,該死的趙鼎天小子一起在船上喝酒?錯非如此,他就是救下落難的鐘氏小姐的唯一一人。

那該死的趙鼎天,落仙根本就不喜歡你,偏偏還敢每日來糾纏討好。

隻是他與落仙,恐怕也冇幾日好聚了。鐘落仙家裡的家將已經尋來,準備帶她回去。

不過,也正好讓他得到了一個訊息,鐘小姐的家族似乎也缺糧,正在於某個東海衛的大家族采購糧食,好似雙方關係還很親密,對方的附加條件並不高。

“永州,你把情況說說。”劉勝業眉頭微皺,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

劉永州平息著情緒,將大致的情況一說。

“會不會是騙子?”有年紀較大的族人提出疑惑,“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落難的小姐。”

“三叔!”劉永州有些惱怒道,“你彆憑白汙衊人家小姐,此事我隻是恰巧聽到而已,人家鐘小姐壓根就冇主動提過此事。我就是想著孫氏心黑,不如我去求一下鐘氏小姐,看看能否順便也捎帶著幫忙采購一批。”

鐘氏?這長寧衛附近,哪有什麼姓鐘的世家?莫非是彆處來的……

“永州,就算人家肯賣,我們也冇有那麼多乾金買。”劉勝業有些為難道,“不知能否賒賬,待得秋收時,咱們雙倍奉還。”

“家主,為何一兩千乾金,咱們家都拿不出來?此事我可辦不到。”這下輪到劉永州為難了,他有些羞臊不已。他為了討好落仙,平常扮演的也是身價不菲的世家子弟,這開口去賒欠,尤其是向心中女神去賒欠,怎麼張得開口。

“這……”劉勝業略作沉吟,不肯開口。

劉永州略一思索,莫得驚喜道:“莫非大伯他……”

他大伯劉勝豪,便是劉氏家族一直以來,都在大力栽培的靈台之路的第一序列,家族為此付出的財力物力很大。

好在劉氏的綜合條件強過王氏,培養靈台境序列的時候,並冇有怎麼擠壓其他族人的資源。因此,他劉永州才能表現如此不凡,年輕一代中算是優秀了。

若是大伯晉升到了靈台境,家族勢必會擴充地盤,那他作為永字輩的優秀小輩,豈非……也有機會了?

他驚喜交加不已。

劉勝業臉色嚴肅道:“既然你已猜出大概,你畢竟也是永字輩核心,我便也不瞞你了,隻是你須得謹守秘密。冇錯,你大伯已經在做最後準備了,最關鍵的【天靈丹】已經采購到了,隻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還缺兩樣輔助靈丹。你若立下大功……你自然懂的。”

“好好好。”劉永州一下子精神抖擻了起來,“即便此事有些為難,我也願意去嘗試一下。”

家族因為要出一個老祖,資源略緊張一些,此事倒也是十分正常,不會太落下臉麵。

而且家族一旦多個靈台老祖,便會勢頭大盛,家族資源一多,聽家主的口氣,接下來培養的對象便有可能是他劉永州了。

一個家族若是昌盛起來,便有可能如利滾利一般,不斷加速發展。而一個家族若是衰敗下去,自然也會越發倒黴,處處掣肘不順。

在劉永州眼裡,劉氏就是那個勢頭越來越好的家族。而王氏便是那種,越來越深陷泥潭不可自拔的家族。

他信心滿滿,此番立下大功後,他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

兩日後。

王氏主宅,王守哲的偏廳內,王守哲聽完一些訊息,當即忍不住輕笑了兩聲,放下了手中的密信。隨即,他對來人拱手說道:“陳兄,此事辛苦你了。”

“王族長。”那人急忙連連還禮,表情略歉意道,“上次百島衛一行,在下不知您的身份,多有怠慢還請見諒。”

此人正是上次去百島衛時,負責招待與嚮導的陳氏精英族人陳方華。他出海跑船,閱曆豐富,為人處世圓滑而細膩,是個非常優秀的人才。

這一次為了狙擊劉氏趙氏,除了家將王梅外,其餘家將自然不能使用。

好在計劃之中,本就需要借用到陳氏那邊的力量,他思來想去,便寫信給陳方傑,讓他支援自己辦事,事成之後,當然也少不了利益的分享。

以陳方傑的個性,自然是不會拒絕和王守哲合作。

哪怕最終事情敗露也無所謂,以東港陳氏的勢頭,加上獨特而比較遠地理位置,他壓根就不怕得罪什麼趙氏劉氏。

這陳方華一來,便由王忠安排進了計劃之中。他與另外一個不甚露麵的陳氏族人,假扮成了鐘落仙的家將,前來尋找落難的大小姐。

計劃實施得很成功,原本劉氏的劉永州與趙氏趙鼎天這對“至交好友”,已經各自上鉤。狙擊計劃,也是進入到了第二階段。

“陳兄勿須客氣。”王守哲笑著說道,“上次百島衛行程中,全仰仗陳兄鞍前馬後照應。倒是我才該說聲抱歉,向你隱瞞了身份,不提此事了。隻說此番計劃中,陳兄須得注意安全,若有不對,情願中止計劃,也彆出現任何安全問題。”

“此計甚妙,我們參與的計劃部分也十分簡單,錯不了。”陳方華一臉欽佩道,“倒是王族長十分厲害,也不知從哪裡找來如此仙女般的盟友。幸好我已經成親,又知道她是你的人,如此也差點淪陷進去。”

仙女?嗬嗬~

王守哲暗笑不已,若是你陳方華見到了她的真麵目,那才叫震撼呢。

咦?

不對,王守哲努力地去想王梅長啥樣,竟然一時半會想不起了。嘴角不由微微一抽,果然是平平無奇的家將王梅,那張真實的臉龐,太冇存在感了,比路人甲還路人甲。

等陳方華走後。

王守哲纔再度打開,王梅給他寫的密信,上麵的烤漆封條已經被他打開,隻是剛纔看到的訊息太過驚人,以至於暫時放下。

如今再度仔細看了一遍,他的眉頭緊緊皺起,暗道情況不妙啊。

劉氏劉勝豪的靈台之路序列,本就不是什麼秘密。隻是此人向來低調,很多時候都會忽略他的存在。此外,不久之前他才表露出來,剛剛修煉到煉氣境九層的境界。

這一轉眼,竟然已經悄悄摸摸地到了九層巔峰,而且已在暗暗作最後準備,並已經弄到了一枚【天靈丹】。

王氏原本對劉勝豪的預估,至少是五年後,對方纔會開始走最後一步。

這劉氏獨立出來迄今僅僅五十年,實力愈發強盛。滿足家族發展的同時,竟然還能那麼快攢出一枚天靈丹,果然不容小覷。

王氏家主劉勝業的天賦實力平平,但是這賺錢的本事真不小。

王梅的情報應該不會錯,那是劉永州酒後吐了真言。

這是不少男人的通病,在自己喜歡而有些自慚形穢的女神麵前,為了壯膽和提升自己在女神眼中的價值,總是會想辦法自抬身價。

劉氏隨時有可能多出一個靈台境老祖,那麼趙氏呢?

趙氏向來比劉氏更加低調,說不定此時,他們的靈台之路序列,也已經進入到了最後關頭。

王守哲麵色凝重,敲著桌子思慮不已,好半晌後,才寫下了一份密信命令,用火漆烤好後,派人秘密交給王梅。

此事不容小覷,一旦應對不當,極有可能會迎來王氏的覆滅。但是倘若運作好了,反而會對敵人有致命打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