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書友們個個都是人才!快來起%點讀書一起討論吧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

“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

域外。

一處離人類防區有一定距離的荒郊野地之中,四個人類正窩在一個寬敞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深,不知什麼魔獸的巢穴,看起來像是廢棄有一陣了。裡麵光線昏暗,視野狹窄,唯有洞穴中央的一團篝火,正散發著明明滅滅的火光。

篝火旁邊,四個人類各自占據了一邊,正邊吃邊聊。

這四人一男三女,男的那個長相英俊,輪廓鮮明,一身的氣質孤傲而冰冷,女的那三個則是三位少女,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勁裝,各個都是青春洋溢,美得各有特色。

這四人,自然是仙宮弟子章懷秉,以及將他拐來的王璃慈,王瓔璿,藍宛兒三人組了。

“我原以為這外麵會很危險呢,冇想到居然一路都順風順水。”章懷秉一邊撿柴添火,一”邊感慨地說道

“域外危險當然是真的,但你也不看看是誰在帶路。”王瓔璿一臉的理所當然,“你要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是仙朝的防區,還是魔族的堡壘,都是建在戰略要地上。那些地方,說穿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當然危險重重。但又不是域外所有地方都這樣。’

“我這一路上的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的,避開了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和戰略位置,再加上有璃慈姑姑這個人形魔獸探測器在,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