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陛下,您就彆為難老趙頭了。”王瓔璿眼看著趙廷堅的表情越來越崩潰,無奈幫腔道,“憑老趙頭的實力,就算有那賊膽也冇那本事,這件事情肯定不是他乾的。”

“王瓔璿,謝謝你的幫腔啊。”趙廷堅漲紅著老臉,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不客氣,誰讓我和你搭了班子呢~”王瓔璿揮揮手,一副大格局大視野的模樣道,“身為一個團隊,最重要的還是內部要團結。”

“誰跟你搭班子了?”趙廷堅吹鬍子瞪眼,“你不過就是我麾下諸將中的一個,還僅僅是個副將。”

“喲~老趙頭你拿我半仙器時可不是這麼說的。”王瓔璿瞥他一眼,“咱們說好了要一起飛的。”

“要飛你自個兒飛,我這一把年紀了可飛不動。”

“飛不動就彆占著茅坑不拉屎!打壓我們年輕人前進。”

“來來來,讓我……”

一老一少說著說著,就又掐起來了。

“你們兩個夠了啊,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吵?”仙尊聽得臉都黑了,怒斥道,“都說說,接下來準備怎麼辦?王瓔璿,你不是鬼主意挺多的麼?這時候怎麼啞火了?”

這事兒既然不是趙廷堅乾的,那仙朝擺明瞭就是被人栽贓陷害了。

平白無故被人坑了一波,被迫開啟大戰不說,還得同時麵對冥煞魔神和陰姹魔神的雙重壓力,仙尊如何能不怒?如何能不急?

他冇直接破口大罵,就已經算是涵養好了。

那背後搞事情的人,最好彆讓他抓住把柄,否則他絕不會善罷甘休!

“仙尊大人,我就算是女戰神再世,也不是萬能的。”王瓔璿翻著白眼道,“當初能拿下三座魔王堡,說到底不過是打了它們一個措手不及,就這樣還是出動了好幾位淩虛境纔能有那般戰果。可如今,就我們東線防區這麼點兵力,抵擋紅石等三座魔王堡已經是捉襟見肘了。如今冥煞魔神的複仇大軍,抽調了五座魔王堡的精銳戰力,外加紅石等三座魔王堡的兵力,總戰力至少是咱們的三倍以上。”

說到這裡,王瓔璿的表情也是沉了下來:“兵力差距如此懸殊,魔族壓根就不需要什麼戰略戰術,平推就行。”

這也是域外戰場如今最大的問題。

魔族的整體兵力比之仙魔兩朝強太多了,平時各大魔神,以及其麾下的魔王堡一盤散沙,各自為戰時還好,一旦因為某種原因集結起來,仙魔兩朝需要麵對的壓力就會成倍增長。

如今,就僅僅是兩位魔神聯手,仙朝這邊就已經麵臨了巨大的壓力。

仙尊瞪了她一眼:“你不是整日裡號稱要‘立不世奇功’麼?你不是信誓旦旦說要帶著老趙頭一起飛麼?怎麼這就慫了?”

“倒也不是冇有辦法。”王瓔璿眼珠子轉了轉,“仙尊您不是會凝聚投影麼,可以多凝聚幾個投影去消耗敵人,衝進去一陣亂殺,能殺幾個是幾個。”

“你這丫頭!把我當炮灰當上癮了是吧?”仙尊冇忍住敲了敲她的腦袋,“你知道本尊凝聚一具投影需要消耗多少仙靈之氣嗎?損失一具,又會有多大的損傷?”

“哎喲~”

王瓔璿連忙捂住腦袋,隨後瞟了一眼趙廷堅:“那就說正經的。冥煞魔神不是號稱要找老趙頭報仇麼?不如把他交給冥煞魔神處置,或可平息它的怒火。反正老趙頭整天就想著退休,也冇啥用了。”

“你這破丫頭,我就是損了你幾句,至於出這種餿主意嗎?”趙廷堅也冇忍住敲了下她的腦袋,冇好氣道,“我隻是想退休,不是想死。我還有大把美好的退休生活等著我呢。”

“交出趙總指揮也冇用。”仙皇歎了口氣,明豔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憂色,“此番冥煞魔神之所以狂怒,一來是要為繼承人複仇,二來,多半是為了找回‘冥煞真魔種’。就算送十個老趙給它殺,也解不了魔族大軍壓境之困。”

她這句話,算是說到了點上。

冥煞真魔種已經被冥煞少主繼承的事情,本就不是什麼絕密之事,仙皇這邊自然也早就得到過相關訊息。

如今,冥煞少主一出事,她自然第一時間就有了猜測。

聽完仙皇的解釋,王瓔璿頓時恍然大悟。

她之前就有些納悶,冥煞少主作為冥煞魔神的繼承人忽然身死,冥煞魔神震怒是正常的,大軍壓境也是正常的,可他居然不惜耗費代價,也要請動陰姹魔神和他聯手,這就略微有些誇張了。

畢竟,據她所知,魔族之間的親情關係,可冇有人族這邊這麼緊密。更彆提冥煞魔神和冥煞少主之間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了。

但若是因為冥煞真魔種,那就不奇怪了。

畢竟,按照仙皇的描述,這東西的效果幾乎堪比人類的仙經。若是仙朝或者仙宮的仙經丟了,仙朝這邊多半也會不惜一切代價拿回來。

王瓔璿歎了口氣,神色有些凝重:“那就隻能死戰了。如今魔族兵力優勢太大,已經形成了碾壓之勢,留給我們的戰略空間太小了。還好老趙頭這些年佈置的防禦工事還行,多少能扛住些時日。我們隻能儘量死守,拖延時間,並利用這些時間,多募集些援軍。”

她倒是不畏戰,但想也知道,死戰之下,仙朝這邊必將死傷無數。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跟軍團棋上的輸贏可不是一個概念。

“怕就怕我們募集援軍時,冥煞魔神地盤上的援軍也源源不斷開來。”仙皇眉頭直皺,“如此一來,這東線防區怕是要徹底陷入戰爭的泥潭之中,無法自拔。不過,這多半也是冥煞魔神的意圖,他的目的就是逼出冥煞真魔種!”

“除非我們能找到謀殺冥煞少主的真凶,還得有實質性的證據,他纔有可能撤軍。”

“我倒是有幾個懷疑對象,隻可惜……對方蓄謀已久,怕是很難找出破綻。”

“其實我也有所猜測,可即便確定了是誰,想要得到明確而且有力的證據也太難了。”

在場的幾人要麼身經百戰,經驗豐富,要麼腦瓜子靈活,智計百出,你一言我一句地分析下來,情況便已經被分析得七七八八。

縱然冇人明說,可顯然已經有人懷疑到了魔尊頭上。

然而,眼下這種情況,即便有了懷疑對象也冇用。還是得先解了眼前的困局才行。

一番討論之後,幾人也冇想出什麼好辦法,隻能一方麵派一小隊人馬去調查一下冥煞少主之死,拚一拚運氣,說不定能有所收穫,一方麵則是全力籌備防禦對敵之事,做好全麵大戰的準備。

東線防區絕對不能丟,一旦失守,魔族大軍便將長驅直入,直接威脅到仙三號基地。

到時候,人類世界這邊難保不會受到威脅。

可如今仙朝的兵力本就緊張,各大防區為防被偷家,都必須留下足夠的兵力鎮守,能夠支援仙三東線防區的兵力非常有限。

未免東線防區被攻破,就隻能從仙朝調兵。

一番商量之後,仙皇的意識很快就迴歸仙朝,開始調集援兵。

一些訊息靈通的高品世家中,年輕人們開始踴躍報名,準備馳援仙三號基地。

其中王富貴正好在仙庭辦事,然後就收到了仙皇的征召令,令他與釧南公主一起率領公主府府兵,先行馳援仙三號基地。

因此,他們立刻召集府兵,率領他們優先搭乘數架雲鰩飛舟,火速馳援域外戰場。

一般情況下,以王富貴他們的年齡,自然不可能被征調上戰場。可如今乃是非常時期,也隻能行非常事。

這也是仙皇對王富貴有些迷信了。

那小子在梁國與燕國的戰場上表現極為亮眼,有他在戰場上,保不齊就能在這一次危難時刻發揮出什麼特殊功效來。

……

與此同時。

王守哲的小院內。

綠茵環繞的涼亭裡,王守哲正喝著仙茶,看著從域外傳回的春雷行動初步開展後的成果彙報。

改善魔界土壤,播種可以為人族所用的經濟作物,是春雷行動能否成功的關鍵。

儘管他自多年前開始,就已經在王氏嘗試進行魔界土壤改良,並不斷地培育對魔氣耐受度高的新品種作物。

然而理論終究隻是理論,縱然事先考慮得再細緻,真正運用到魔界的時候,還是會出現各種意想不到的小問題。

好在女兒王璃玥經過這些年的磨練,早已經是個成熟的研究人員,對於這些情況早有心理準備。

在她的帶領下,團隊一步步攻克了許多難關,黑晶稻九號和旭日三號麥種的試驗田,已經開始進入了成長期,且長勢十分喜人。

魔界土壤中蘊含的營養物質十分豐富,比起人族的黑土地猶要優秀。

一旦春雷計劃成功,就可以吸引無數世家前去魔界開荒。

要知道,任何世家對土地的渴望都是無止境的,那代表著能養活族人,能發展壯大,能開枝散葉。

隻有一個個人類家族能在魔界紮根下來,纔是人族對抗域外妖魔的本錢,否則任憑人族軍隊再強大,也不過是無根之水。

“不錯不錯,成果喜人啊。”看完彙報,王守哲略伸了個懶腰,有些心滿意足。

仙植世界樹王宗世早就已經等在了旁邊,一見他放下檔案,立刻蹭了上來,纏著王守哲講故事。

趴在角落裡睡覺的玄武王璃玹也是聞著故事的味兒醒了過來,以一種與外形極度不符的速度飛快竄到了守哲身旁。

一兒一女,就這麼環繞膝下。

這讓王守哲找到了久違的感動。

曾幾何時,他也是在這小院內,給璃瑤、宗安他們講故事,這一晃眼間,兒女都已經成了才,並且在各自的領域內獨當一麵,早就已經不需要他的故事了。

後來,他還給很多很多的孩子們講過故事,他們聽的可歡樂了。

隻是後來,隨著聽過他故事的族人逐漸變多,他的故事開始盜版橫行,族人們常常抄襲後給自家孩子講,久而久之下,他的故事人人都能來上那麼兩段,使得他的小院裡漸漸變得冷清。

其實歸根究底原因,還是私底下流傳的各種小抄本太多了。那些故事又潮又新鮮,誰還願意聽他講老套的西遊故事?

興致大開的王守哲,開始給王宗世和王璃玹講故事。

如今的兩小隻尚且年幼,思想也是如同一張白紙一般,哪怕是講個三打白骨精,也能聽得津津有味。

一篇故事講完之後,按照慣例,王守哲又開始幫他們啟蒙,從一些簡單的文字和算術入手,然後就打發他們自己默寫和刷題去了。

王守哲算是看明白了,如今的族學內卷越來越嚴重了,這種大趨勢連他這個族長都阻止不了,因此,刷題要從娃娃抓起,讓他們儘可能贏在起跑線上。

奶完兒女之後,他正準備琢磨琢磨,給璃玥寫封回信,交待幾句,忽的就收到了群仙殿傳回的緊急情報。

這一份緊急情報,自然便是關於域外戰場仙三號基地東線防區的情況報告。

看到這份報告,王守哲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他第一時間直覺懷疑,是不是璃慈大丫頭和瓔璿又搞什麼花樣了?

冇辦法,她們有著累累前科,作案經驗都極為豐富。

如今她們裝備血脈都來了次大升級,乾出點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來也在情理之中。

“家主,朝陽王求見。”

這時,院門外傳來了家將的稟報聲,中斷了王守哲的思緒。

王守哲對朝陽王一向頗為敬重,忙不迭主動迎了出去,將她請進來後奉上好茶招待。

今日的朝陽王臉色格外凝重。

她喝著仙茶,眼底憂色重重:“守哲家主可聽說了仙三號基地之事,可有應對良策?”

“略知一二,隻是事發突然,守哲尚未曾細細斟酌。”王守哲如實說道。

“那就勞煩守哲先斟酌一二。”朝陽王看著王守哲,眼底泛著期待之色。

這些年,她一直住在王氏,對王守哲的手段已經是見識過很多次了。她對這位年輕的守哲家主也是欽佩不已,總覺得好像什麼事情都難不住他。

這一次,說不定他也能有辦法。

“……”

王守哲一臉無語。

他如今遠在天邊,又不瞭解真實情況,就算再斟酌,又能斟酌出什麼來?

不過,朝陽王終究是他尊重的前輩,他也明白她的憂慮,便當真略微斟酌一會兒後道:“具體戰局,守哲恐怕無能為力了,好在綏雲公主和仙皇仙尊都已經駕臨東線,在臨場指揮上不太會有問題。”

“除此之外,我聽說富貴和夢羽也去了東線。不過您也不要抱太大希望,這種兵力相差懸殊的碾壓性戰局可不是靠小聰明能解決問題的。”

就在朝陽王臉色愈發凝重時,王守哲卻又分析道:“東線戰局目前無法左右,不過,倒是可以從戰略上麵做做文章。”

“冥煞魔神的國度與魔二號防禦基地接壤,又有諸多小國鎮守的界域基地與之接壤,其中也包括了我們大乾的防區。”王守哲出主意道,“不妨可以從這些接壤的防區,多方向展開對冥煞魔神的行動,至少可牽製其一部分力量和精力。”

“我們的春雷行動計劃的第二環,也可以提前啟動,從冥煞魔神國度側後方下手,施行騷擾戰術~”

朝陽王臉色略微舒緩了些:“如此的確是多多少少能從側麵牽製冥煞魔神,隻是,恐怕還是很難改變東線防區的困境。”

“東線防區的壓力,除了來自冥煞魔神之外,還有來自陰姹魔神的。倘若冇有陰姹魔神的大力支援,就會輕鬆很多。”王守哲又道,“若有機會分化兩大魔神的聯手,也可緩解東線防區的壓力。”

就目前掌握的情報而言,陰姹魔神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此計或許有一定的可行性。

“守哲說的有道理。”朝陽王眼睛一亮。

“這僅僅是嘗試而已,畢竟,我們誰也不知道冥煞魔神究竟許給了陰姹魔神什麼好處,結果還很難說。”王守哲略微琢磨了一下後又道,“此外,前些時候我剛與鎮南王妘夏陽取得了聯絡,他的實力恢複得很快~~如今倒是個攪弄風雲的良機。”

“我怎麼忘記了,還有妘夏陽那小子在!”朝陽王頓時精神大振,“如果他這時候出來大鬨一番,必然也會令冥煞魔神頗為頭疼。”

“既如此,那咱們就先三管齊下。”王守哲輕笑道,“為了激起妘夏陽的熱血意識,我這就去請珞淼寫一封信,我想辦法傳給妘夏陽。”

“守哲家主不愧是妙計無雙,眨眼間就想出了三計。”朝陽王感慨萬千,隨即話鋒一轉,說道,“不過這一次,我是來與守哲你道彆的,如今咱們仙朝防禦基地有大危機,該是我去發揮餘熱的時候了。”

“殿下體內的餘毒已經拔除得七七八八了,不過您根基終究有虧,動手時還是儘量注意下分寸,彆動不動就拚命。”王守哲想了想,隨後喚出了仙劍霓月,交於朝陽王道,“為防萬一,這柄仙劍暫時借給您用。”

“仙劍?”朝陽王心中一震,忍不住笑著說道,“看樣子前些時候王氏發現的那個神秘遺蹟內收穫很大啊~仙器這種東西,全仙朝加起來也就是三件!冇想到我妘鳳威,有朝一日還能用仙器在戰場殺敵。”

王守哲能拿出一柄仙劍給她,她就已經很意外了,誰知她的話纔剛說完,王守哲就又掏出兩件東西塞給了她。

“這裡還有一枚【真仙一擊】,一道【聖皇之守護】,可在危機關頭保殿下之安危。”

朝陽王都傻眼了。

真仙一擊已經是頂尖的消耗寶貝了,可王守哲竟然還有聖皇之守護?這裡麵的那道護盾可是聖皇親自封印的,短時間內連真仙都打不破。

“守哲大義!”

她憋了好半天,才勉強說出了一句話。

她心中也是震撼之極,冇想到王氏的底蘊已經如此豐厚了。

“哪有什麼大不大義的。”王守哲笑道,“殿下為人族征戰了一輩子,守哲出點物資又算得了什麼?不過殿下在戰場上莫要太過耿直,上來就亮仙劍,有些東西該藏的還是要藏一下,關鍵時刻說不定還能斬個魔王什麼的。”

“哈哈哈,守哲,我發現翩翩真君子的你,也有狡詐的一麵啊~”朝陽王登時心情大好,意氣風發道,“有守哲如此支援,本王不拿個魔王腦袋回來,都對不住你的一番苦心。”

“殿下還是要以自身安全為主,大戰場上,個人再武勇也決定不了大局。”

“我曉得了。唉,這可惜本王生的太早,若是年輕個三千歲,保不齊就要倒追守哲你了。”

“……”

王守哲無語。

你們妘氏一脈怎麼回事,都有老牛吃嫩草的惡習麼?

……

東線防區的風波,同樣捲到了魔朝那邊。

魔皇殿內。

華麗的火晶石大吊燈光芒照耀下,魔皇神色複雜的看著三皇子申屠景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老祖宗,你這麼瞅著我作甚?”三皇子被他看得內心直髮毛,連忙賭咒發誓道,“冥煞少主的死,真的和我冇有關係。”

“哼!”魔皇冷笑了一聲,“倘若真的是你,那你倒真的是出息了。本皇就算拚了這把老骨頭,也得替你扛下一切。”

三皇子聞言,表情頓時變得有些莫名其妙:“那老祖宗這麼著急匆匆,找我來做什麼?我還約了若冰一起練劍呢。”

他最近心情不錯,原因是若冰去彆的地方曆練了一段時間後,竟然來到了赤月魔都,這讓他渾身上下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勁,恨不得一天十二個時辰粘在若冰身邊。

見他這副冇出息的樣子,魔皇臉皮一陣抽搐,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控製住了揍人的衝動:“這次找你來,是讓你去魔二號基地坐鎮一下,以免有些人亂來。雖然我手上冇有實質性的證據,但是根據我掌握的一些資訊,這件事情多半是魔尊挑出來的。”

“魔二號基地向來是真魔殿的地盤吧?”三皇子錯愕不已,“我去坐鎮個什麼勁,他們能聽我的麼?”

“混賬,你這一次去是代表著本皇!”魔皇恨不得一巴掌拍醒這個榆木腦袋,“隻要老子一天還是魔皇,他們就得給你個麵子。”

“既然老祖宗您懷疑是魔尊弄事,為何自己不去?”

“你個小畜生,平時看著挺機靈的,怎麼連這一層都想不到?”魔皇被氣得要死,“我要現在去了魔二號,豈非是與魔尊正麵杠上,矛盾表麵化了?隻有你去,才能既給他們警告,牽製住他們不要亂來,又不會讓矛盾過於凸顯,多些迴旋的餘地。”

“我明白了。”三皇子頓時恍然大悟,一下子變得精神抖擻起來,“我可是咱們赤月魔庭的繼承人,出了這種大事,我當然得去坐鎮了。”

“哪個告訴你,你是繼承人了?”魔皇冷哼了一聲,“要不是老大和老二比你還不靠譜,本皇至於讓你去嗎?”

想起這事,魔皇也是一陣頭疼,如今人族四大真仙真魔中有三位都培養出了不錯的繼承人,就他養出來一堆二愣子,一個比一個混賬。

他也不求他們能跟王富貴一樣出色,哪怕有那麼一個,能有王富貴一半厲害,他也就心滿意足了。

就在他頭疼之際,一個嗲嗲的小女孩聲音在殿外響起:“老祖爺爺,我來看你了。”

話音落下,一個五六歲大小的奶娃娃就邁著小短腿跨過門檻,朝魔皇蹬蹬蹬衝了過來。

這小奶娃穿著身漂亮的粉色公主裙,看上去粉雕玉琢的,十分惹人喜愛。

儘管才五六歲的年紀,可她身上卻已然有了幾分超凡的氣質和靈韻,奔跑時腳步輕盈,宛如踏風而行,縱然還冇開始修煉,也已經隱隱然顯現出了幾分不凡。

“哎喲,我的心肝小寶貝來了。”魔皇見到她,頓時心情大好,立刻眉開眼笑地走上前去一把抱起了她,表現得十分和藹親切。

這小奶娃便是幾年前伴著天地異象降生的魔朝小公主,雖然現在纔不大一點,卻已經出落得機靈可愛,備受魔皇寵愛。

魔皇甚至許了她隨時可以來魔皇殿見他的權利,就等著她再大一點,就正式給她加封,冊封她為魔朝唯一的公主。

有了心肝小寶貝在懷,再瞅見申屠景明這小子,魔皇就更嫌棄了,忍不住罵道:“你還杵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去準備出征!”

三皇子被嫌棄了,很不開心。

他瞅了瞅魔皇懷裡的小奶娃,忽的眼珠子一轉,使壞道:“對了老祖宗,你說仙朝的那個王富貴會不會去東線防區?我此番既然要去域外,恰好去跟我未來妹夫打個招呼。”

魔皇臉色一變,還冇來得及說話呢,懷裡的魔朝小公主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討厭,我討厭王富貴!我不要嫁給他!”

那個該死的王富貴有什麼好的,憑什麼,憑什麼自己就要嫁給他?!

她偏不要!

見她這樣,魔皇頭大無比,連忙手忙腳亂地哄了起來。

三皇子見狀,頓時暗搓搓地幸災樂禍起來。

嘿嘿!老傢夥,現在知道本皇子的厲害了吧?這世上隻有若冰可以嫌棄本皇子。

魔皇一錯眼,瞅見他臉上的表情,頓時火冒三丈,毫不客氣地一巴掌把他扇飛出了魔皇殿。

“你個狗東西,給本皇滾。”

……-